這可是暗勁境界才能領悟的武學之道。

暗勁,勁氣外放,氣與身合。人御氣而動,人未至,氣已在十步之外。氣合道,勁氣一攝,則人隨之而至。這就是縮地成寸的奧秘。

「縮地成寸!」張士元肝膽欲裂,徹底被林洛這一手嚇傻。

這可是僅有他師傅和師祖才能領悟的武學之道。

這個林洛,怎麼如今年紀,就領悟了這等秘術。

那他,哪還有活命機會?

他雙目睜圓,全身的血肉,都彷彿凝固般,徹底失去了行動力。

他的心神,也在這刻崩塌,失去了求生的慾望。

坐地等死!

他徹底放棄了反抗。

在這樣一個強大的高手面前,一切反抗都是徒勞!

只是,他萬萬從沒想過,作為天師道最傑出的天才弟子,竟就這樣出師未捷身先死。

他原以為,倚仗天師道的秘術,借符籙之道,足以與天下英雄爭高低。豈料,在這位青年前,一切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最引以為傲的自負,在這刻瞬間崩塌。

「呼!」他長吁口氣,看著一指如劍,指向自己眉心的鋼指,慘然一笑。

他。

睜著雙眼。

直面生死。

他要讓骨子裡流淌的高傲血脈,在最後一刻,帶著尊嚴死去。

就在這時,異變陡生。

「咔!」

室內的最後一盞燈光,熄滅了。

咔!咔!咔!

窗外的霓虹燈,一盞接著一盞,盡數熄滅。


咔!咔!咔!咔!咔!咔!

整個明珠市,所有的燈光,在一瞬間熄滅。

整座城市,頃刻間,陷入無盡的黑暗。


「吱!吱!吱!」

馬路上響起了一連串的剎車聲。

「砰!砰!砰!」


一連串的汽車撞擊聲,接連響起。

「砰!」一聲尖銳的槍聲,響徹了整個夜空!

「砰!砰!砰!砰!」緊接著,密集的槍聲,源源不斷響起。

一指戳去的林洛,聽著林家堡周圍的槍聲,身體陡然一滯。

黑夜中,張士元神色大喜。

「天助我也!」張士元暗叫一聲,求生的本能,瞬間激發了他的所有潛能。

嗖嗖嗖嗖!

他瞬間甩出八枚符咒。

「分身符!去!」張士元長喝一聲,四枚符咒瞬間化作八道虛影,包裹著他的氣息,朝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同時,他身體暴退,迅速隱匿在黑夜中。

林洛再次回過神時,張士元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嗯!」林洛雙眼一閉,感知傳了出去。

「九道感知!」林洛心神一震,驚喝道:「天師道的分身符!」

他現在的境界,並沒有修鍊到上丹田,也就是傳說中掌管陽神的泥丸宮。神魂之中的神念,還無法透體而出,感知每個分身的真偽。

而靠下丹田的氣海,感知勁氣的波動,卻並不能識別出分身真偽。

樓下的槍聲越來越密集、激烈,他知道,是林家堡遭遇了入侵。

此刻,是夜煞小分隊的成員,在激烈抵抗。

從槍聲的來源和激戰程度來看,戰無不勝的夜煞小分隊,反而受到了極大的火力壓制。

看來,人數至少五倍於夜煞小分隊。

否則,以夜煞小分隊的實力,不可能被壓制住。

「是誰,竟有如此大手筆!」林洛閃過剛才全城燈火熄滅的場景,暗叫道:「關掉整個城市的燈火,只是為了以物理的手段,強制破壞掉林家堡的監控防線。不得不說,這次碰到了厲害對手。」

「砰!」一聲破窗而出的聲音,把林洛拉回現實。

怎麼抉擇?

是追,還是放棄?

林洛陷入兩難。

林家堡入侵,他需要全力以赴抵禦外敵。

但同時,閻伯因他而死,他不殺此人,難降心中滔天殺意。

「殺!」

「殺!殺!殺!」

林洛心中殺念不可阻擋。

不殺此人,難以泄心中之恨。

不殺此人,自己的心魔難盡。

此人必殺。

「殺!」

林洛怒吼一聲,瞬間做了決斷。

「唰!」他睜開眼睛,透著月光,看著從窗口閃出的身影,瞬間動了。

縮地成寸。

剎那間,已是十步之外。 再一個剎那,林洛已經到了窗外。

剛一站穩,林洛心神陡然一顫,周身汗毛乍起。

「砰!」

一聲隱匿在激烈槍響中的聲響,從無盡的黑夜中悄然傳來。

是狙擊手。


而且是很高明地狙擊手。

因為,子彈的射擊點,已經精準地計算了提前量。只要林洛踏出半步,就會命中生亡。

可惜,林洛巍然不動。

不僅未動,還瞬間朝正前方十二點方向望了過去。

「啪!」

林洛唰地一下激活同位素腕錶上的通訊功能。

「白一!」林洛神色一凜道:「十二點鐘方向,約八百米外,有敵方狙擊手。」

「收到!」通訊信號中,傳來白一簡潔而快速的回答。

「這裡交給你了!」林洛喝道。

「好!」白一回答道。

林洛切斷通訊,轉身望向大廳,沉喝道:「胥子,照看好閻伯的屍體,我追人去了。」

也不等胥子作答,林洛已經凌空躍下。

一落地,林洛就暴露在了一位抹著偽裝油彩,僅距他十步之遙的敵人面前。

此人穿著特質的迷彩裝,臉上抹著隱蔽性極佳的偽裝油彩,手上端著一柄美製M16突擊步槍。

雖然抹了偽裝油彩,但從他的骨骼特徵,外形和體型,還是一眼認出是典型的歐美人。至於具體是歐美哪國,就難以辨別了。

看著從天而降的獵物,這位白人雇傭兵,眼中閃過一絲嗜血的笑意。

「砰!」槍聲響起。

維克,剛從蘇丹戰場上緊急調回的米國前陸戰特種兵。如今隸屬於黑水保安諮詢公司的雇傭兵高手。是黑水王牌中的王牌。

如今近的距離,他還從沒失手過。

所以,在槍響的剎那,他就叫了一聲子彈擊中目標的擬聲詞——嘣。

「gameover」,遊戲結束。維克自信默念了一句。

然後,等待著林洛的軀體轟然倒塌。

一秒!

兩秒!

三秒!


目標居然還沒倒。

「嗯!」維克眼中閃過一絲剎那。手指又扣在了扳機上。

終於,林洛動了。

而就在維克以為目標要倒地時,眼前的黑影,竟然剎那間原地消失不見。

「FK!」維克驚叫一聲,一梭子子彈瞬間射出槍膛。

可就在下個剎那,他的眼前陡然一暗,一道詭異的身影,像憑空出現般站在了他面前。

「見鬼!」維克用英語驚叫一聲,瞬間摸向腿部的SIGP2269mm手槍。

可惜,他再也沒機會拔出心愛的槍。

林洛出手如電,雙手抓住維克的頭部。

咔嚓一聲。

維克的身體萎了下去。

嗖!

林洛沒有任何停留,再次沖了出去。

又是一次縮地成寸。

只是,這一次踏出之後,林洛感覺體內內氣,為之一滯。就好像加速奔跑一段距離后,肌肉的酸脹無力般。

「嗯!」林洛神色微變,心中猛地一驚道:「五次,只運轉了五次縮地成寸,就幾乎耗盡了蠶食鯨吞積蓄的內力。還好,只是內氣停滯了一剎,並沒有透支。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林洛曾有過使用「蠶食鯨吞」之後的後遺症,很清楚這種危險。

「我體內的內力,僅能維持機能運轉,卻是連最後一次縮地成寸都不能激發。也就是說,以我現在的境界,只能使用五次。」林洛心中一凜,牢牢記住了這個數字。

不到萬不得已,決不能使用五次。

連四次都要慎用。

最好是保持在三次以內。

這樣才有餘力施展功法。

否則,即便追上敵人,也無力殺敵。還有可能被擊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