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打了個寒顫,楚雲下意識的,就準備挪動身體,向後退去。

不過就在他剛准晃動身軀時,卻徒然發現,自己因為當初承受古道山宗主全力一擊而受的傷,至今還沒有半點癒合的跡象。

眼下只能無奈的躺倒在原地。

「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似乎看出來楚雲聽到自己聲音后的恐懼,那人連開口說道。

「你…你到底是何人?」楚雲忍著體內五臟六腑傳來的劇痛,緩緩開口道。


他也沒有想到,當初古道山宗主那廝,下手竟然如此之狠辣,連他已經破虛無的肉身,都在金色拳頭下,完全癱瘓。

「我?我是金池境海央宗的宗主,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海央宗。」

「你…竟然是你?」

聽到那人開口,楚雲此刻簡直連罵娘的心都有了。

先前他就一直懷疑,為何混沌冥海四周的修士,會變得如此之多。

想來想去,他都覺得這一切,應該跟海央宗的宗主有關。

真是老天有眼,讓他在這裡遇到了對方!

「咦?你認得我?」聽到楚雲滿是不敢置信的語氣,那人身體微微一頓,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

什麼時候,自己一名四流宗門的宗主,都變得這般有名氣了。

「難道我不應該認識你?」

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楚雲也知道,這事也不能全怪對方。

畢竟可不是所有人都有這般大的膽魄,不顧一切的想要進入混沌冥海。

「恩?這位兄弟,恕老朽眼拙,你的樣子,我的確沒有印象,難道我們曾經在哪裡見過?亦或者,有過數面之緣?」

那人想了又想,還是一個勁的搖頭。

他的確是沒有見過楚雲。

「見過?我們這次應該是第一次見面。」楚雲回應道。

「第一次?那閣下又是如何認出來老夫的?莫不是,我沈清楓的名號,已經響徹整個北大陸了?」

「哼!憑你地玄境的修為,還想在北大陸出名?別說北大陸,就是金池境,你這身實力,也決然不是最頂層的存在。」

聽到對方開始自吹,楚雲有些躺不住了。

可奈何,他渾身劇痛,想要起來,卻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

「咦?你都傷成這樣了,還能看出來老夫我的實力?」

見楚雲十分可憐的樣子,沈清楓不由語重心長道,「哎,終歸而言,你不過是一名孤家寡人,不像老夫,還有海央宗那般巨大的宗門相伴。」

「怎麼樣?看你這樣子,應該是被那些個地玄境修士打的吧?那十餘名地玄境修士的實力如何?」

「嘖嘖嘖,這下手,挺重啊?都把你打成這個樣子了!若不是老夫心善,好心將你從混沌冥海的外圍拉到這裡,只怕,你這條命,也都送給那些先天生物咯。」

「閉嘴!」

沒好氣的看了眼沈清楓,楚雲不屑道,「你以為地玄境的修士,可以阻攔的了我?」

好歹自己這條命也是對方救下來的,楚雲態度也沒有太過強橫。

「哦?莫非混沌冥海的外面,增加了天玄境的修士看守?」聽到楚雲如此這麼一說,沈清楓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他還準備過不久,就從此地離開。

眼下連天玄境的修士,都已經來看守混沌冥海,以他不過地玄境的實力,又怎麼可能從那些老古董手裡,活得性命?

「你這傢伙,看來也挺厲害的么,竟然能從天玄境修士的手中跑到這裡,說說吧,當初對你動手的人,是金池境哪個宗門的長老或是宗主?」

「是北骨派的青骨老鬼?還是南風山的月靡老婦…?」

沈清楓一連說了七八名金池境的天玄境修士。

而這些人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便是…他們都是第一階段的天玄境聖主!

當初他將楚雲從昏沉空間,拉倒自己精心開槽的山洞內,完全是因為不想見死不救。

至於對方的實力,都傷成這樣了,他也不好估算,只且當成了一名很普通的破玄境修士,頂破天,也就跟自己差不多。

「都不是。」搖了搖頭,楚雲嘆息道。憑他現在的體魄,別說去尋找殺戮之子,就是離開這裡,都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

「都不是?難道憑你的實力,還能從第二階段的天玄境聖主手下,活得性命?」眼睛一眯,沈清楓的神情,明顯已經變得誇張起來。

捫心自問。

至少他面對第二階段的天玄境聖主,肯定是無法抗過一個呼吸的。

楚雲能從那等存在手中活得一命,而且還安然進入到混沌冥海,可見其實力至少要遠勝與他。

「厲害也沒有,厲害也已經被打殘廢了。」沈清楓心中自我安慰著,站在原地等待楚雲答覆。

「你也太看得第二階段的天玄境聖主了,若真是那等存在出手,我豈會傷成這樣?」楚雲苦澀道,「也不瞞你,將我傷成這樣的,是古道山的宗主!」

「古道山?咦,好熟悉的宗門名字,怎麼一時間有點想不起來了。」

在原地躊躇半晌,突然,沈清楓的眼眸一縮,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般,狠狠看向楚雲,「你…你…你剛剛說,你是從古道山宗主手中逃到這裡的!?」

此刻在沈清楓的內心深處,簡直如深海中翻滾起伏的驚濤駭浪,久久無法平息。

古道山宗主,那是什麼概念?

那可是整個北大陸中,有著絕對實力的第四階段天玄境霸主!

楚雲能在那等存在手中活得性命,還進入到混沌冥海,豈不是說,他的實力,也至少是天玄之境?

「不錯。」楚雲點點頭,沒有隱瞞。這事恐怕整個金池境的修士,都已然知曉了。

「那難道閣下,也是天玄境的無上修士?」眼睛一亮,沈清楓緊接著問道。

眼下他被困在此地,多少還是因為,自己實力不濟,無法從昏沉空間內離開。

若楚雲乃是天玄境的聖主,那他完全可以藉助對方的幫助,安然離開這鬼地方,去尋找自己得到符昭中描述的東西。

「可以這麼說吧。」

楚雲點點頭,有著大帝之鐘的他,在這個世界,完全可以媲美一些弱小的天玄境修士!

「太好了!若閣下是天玄境的聖主,那我們就可以離開這裡,去混沌冥海更深處的地方了。」

臉色先是露出一抹喜色,緊接著,沈清楓的神情微微一愣,有些複雜的看向楚雲。

要知道,整個金池境,已經很久沒有人天玄境的修士敢進入混沌冥海了,楚雲出現在這裡,難道也跟他一樣,是因為得到了某種符昭的緣故?

「對了閣下,我還沒有問你,你是為何會進入混沌冥海?難道是要找什麼東西?」聲音明顯變得警惕起來,沈清楓徐徐問道。

「我找人!」

楚雲哪還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不過他進來這裡,的確不可能和沈清楓的意圖一樣,因為他要找的,乃是傳聞已經隕落在北大路的,殺戮大帝!

… 「你找人?」不可思議的看向楚雲,沈清楓加重語氣,「你跑混沌冥海里,找人?」

他已經開始懷疑楚雲是不是在忽悠他了。

「不錯,我要找的人,在混沌冥海最深處。不過眼下…以我這具身體,怕是無法離開這裡半步。」

楚雲沒有繼續解釋下去的意思。

因為無論沈清楓信也否,不信也罷,他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將這具已經癱瘓的身體,癒合才行。

「對哦…你被古道山宗主打成這樣,想要恢復,應該是極其困難的。」

沈清楓惶然大悟,同時在他內心,也有幾許小小的慶幸。因為若是承受古道山宗主雷霆一擊的是他,恐怕,他就是有再多的性命,也要隕落在此。


「對了,這裡是什麼地方?不是說混沌冥海外圍,是昏沉空間么?怎麼這裡…」幽幽嘆了口氣,楚雲目光巡視四周,沖沈清楓問道。

「這裡是我在昏沉空間一處懸崖上開闢的山洞,而在我們腳下不遠處的地方,便是夢魘獸的地盤,我正是因為無法抗衡夢魘獸施展的手段,所以才不得已逗留在此。」沈清楓解釋道。


「夢魘獸?就是那些可以施展出無上幻境的奇異生靈?」楚雲微微驚訝。

「不錯!也就是你小子運氣好,被我救到了這裡。不然,你從昏沉空間一隻掉下去,可是會遇到很多龐大之極的生靈,其中有些先天生物,縱然是天玄境聖主見到,也要頭疼!」

「我在這裡昏迷了多久?」突然想到了什麼,楚雲開口詢問。


「昏迷了多久?恩…差不多,有半個月了,具體我也不清楚。這鬼地方,一天到晚都昏沉的很,誰有心情去管他過去了多少時間?」沈清楓攤攤手,說道。

「好吧,那沒什麼事情,我就先修養身體了,等我修養好了,我們在動身離開這裡。」

「好。」

沈清楓躊躇片刻,只得同意。

唰——

楚雲身影從原地消失,進入到自己的沙中世界內。

在昏沉空間內,可沒有絕對的安全,至少他修養身體時,不希望被別人打擾。

沈清楓見楚雲消失,只在原地留了一粒肉眼看不見的塵沙,也沒有說什麼。

畢竟他在這裡大多數的時候,同樣生活在砂中世界。

「希望那傢伙可以快點醒來。」

沖腳下細微的塵沙旁打入一道流光,沈清楓也從原地消失不見。

他這麼做,是為了楚雲出來后,自己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

……

沙中世界。

楚雲剛一進來,頓時在這片世界內的月銘便火速趕來此地。

不過當他趕到一片荒蕪沙漠上,看到面前血肉模糊,一副虛弱之極的楚雲后,整個人都石化在原地。

「怎麼…怎麼可能?」

短暫的震驚片刻,月銘火速來到楚雲身旁,將其托在懷中,一臉急切問道:「楚前輩…你,你怎麼了?究竟是何人,將你傷成這個樣子的?」

「我沒事,別擔心了。我來這裡,是來調息的,你這般吵鬧,我還怎麼安靜的修養?」苦澀一笑,楚雲在對方懷中無奈搖頭。

「是…是!我安靜,我安靜。」

點點頭,月銘拖著楚雲,很快就將其帶到了先前沙丘山的遺址當中。

在這些無數閣樓宮殿內,還是有很多閉關調養的上好之地。

月銘將楚雲送入到其中的一棟閣樓后,就很快離開,生怕打擾到他調養。

「月銘這小子…」

看著身下極軟的蒲團,楚雲微微一笑,開始調息這具完全破爛不堪的肉身。

悠悠歲月。

楚雲在沙中世界修養的日子,轉眼已經過去了三個月的時間。

在這段時間裡,混沌冥海四周,再也沒有一人敢妄想進入此地。

因為整個金池境的修士,都已經聽說。

就在不久前,古道山的宗主親自出手,在這片虛空中,將一名有著天玄境第二階段,勉強觸碰到第三階段的無上存在,完全的湮滅!


「呼!」

砂中世界內的一處閣樓之中,盤膝坐在蒲團上的楚雲深吸口氣,緩緩睜開雙眼。

早在一個月之前,他就已經可以勉強的活動身體,而此刻,他體內被古道山宗主一拳所留下的頑疾,終於徹底的消散一空。

「身體已經恢復了,別說…讓那老斯這麼一打,我修鍊的不滅之體,都有快要突破的跡象。」

搖頭一笑,楚雲當然也知道,自己想要突破到肉身不朽的境界,還需要很漫長的一段時間,很有可能,在自己世界洪荒大劫到來前,也無法突破到那一層次。

「比起參悟萬朝道法,肉身想要更近一步,同樣困難重重!真不知道,日後我該怎麼繼續修鍊。」

楚雲還年輕,修道日子也還短。

若是沒有日後的洪荒大劫,他肯定堅信,自己能夠成為天玄境的頂尖存在。

但是眼下,留給他的時間已然不多了,他能將肉身突破到不朽的層次,已經是極限,至於想更近一步,達到肉身成聖,無疑是痴人說夢!

「走一步,看一步。」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