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眼前這個蓋世妖孽少年,可是曾經在無盡海域中掀起滔天波浪。更是留下了百無禁忌、行從本心的行事風格。

百無禁忌、行從本心!如此少年,又豈是任何一個同境界存在能夠加以設計擠兌的。

「噗!」

伴隨著一陣清脆的響聲,那位猶在自鳴得意的鷹鼻漢子卻是毫無預兆地嘴角驀然間吐出一抹鮮血,更是瞬間面若死灰、毫無生氣! 伴隨著一陣清脆的響聲,那位猶在自鳴得意的鷹鼻漢子卻是毫無預兆地嘴角驀然間吐出一抹鮮血,更是瞬間面若死灰、毫無生氣!

尤其讓在場的半步聖人與偽聖人心驚肉跳的是,他們赫然從鷹鼻漢子身上察覺到一股隱隱約約間的異常波動。

一股浩蕩著無盡神威的乳白色氣息更是直接從鷹鼻漢子的身上飄蕩而出,而後直接沒入王旭的眉心之中。

「本座行事,自有章法。你,算是一個什麼東西,也膽敢對本座說三道四、陰陽怪氣地加以品評!今日,念在你是初犯,本座奪你一個小境界修為。若有二次,定斬不赦!」

奪一個小境界修為!

聞言的眾聖王聖皇與人級地級聖尊還沒有最為直接的感受。而數十半步聖人與偽聖人卻是心神恍惚,他們終於明白著剛剛鷹鼻漢子身上的一股異常波動所謂何事了。


半步聖人的氣息!

眼前的這尊機關算盡太聰明的鷹鼻漢子,赫然是讓少年大帝從偽聖人之境以恐怖神通直接拉回一個小境界,成為半步聖人的存在!

明白這一點的眾巔峰存在,均是瞬間覺得一股源自靈魂深處的寒意升騰而起。半步聖人與偽聖人,這似乎僅僅是一個小境界的差別。

卻是一道進軍無上聖人傳說之境的必經門檻。唯有躋身偽聖人之境,方方能夠以偽聖人之身慢慢演化混沌法相,更是憑藉成就偽聖人之位時所獲得的存在於識海中的億萬分之一的混沌靈氣,慢慢將一方識海凝鍊以成就無上聖人之尊。

數十尊偽聖人,此時此刻更是明白著剛剛那一抹從鷹鼻漢子身上剝離而出的乳白色氣息,赫然就是他們踏足偽聖人之境時,由天地法則直接賜予的億萬分之一的混沌靈氣。

混沌靈氣,這微乎其微存在的一道氣息,那可是他們藉以領悟天地真正法則之力的憑藉。而今,鷹鼻漢子的領悟資格則是隨著這一縷混沌靈氣的消逝而喪失資格。

眾偽聖人,看著這時的鷹鼻漢子,眼中均是流露出一股心有餘悸之色。他們知道,相比於一個小境界的回落,鷹鼻漢子真正損失的是那一縷讓他藉以領悟法則之力的混沌靈氣。

「你……你……好……好狠……」

鷹鼻漢子,在後悔莫及於混沌靈氣的消失之時,他更為驚懼的則是少年大帝那一縷留在他體內的氣息。

感受著那一縷氣息的恐怖殺伐之氣,鷹鼻漢子明白,在那氣息的存在下,他欲要再次登頂偽聖人之境,勢必要上萬甚至是數十萬之久!

隨著鷹鼻漢子一事的落幕,庚金世界那為數不多的半步聖人與偽聖人,他們看向王旭的目光中,那才是真正地滿含敬畏神色。

尤其是一眾偽聖人,他們內心中更是對少年大帝剛剛的手段膽戰心驚。

強行剝離偽聖人那一縷融入他們識海中的混沌靈氣。這般手段,至少他們從未聽說曾經出現在那一尊同階存在的偽聖人手中。

甚至於,此時此刻的眾偽聖人絲毫不知的一事是,就在剛剛少年大帝奪去鷹鼻漢子一抹混沌靈氣之時,遠在億萬里空間之外的數十尊無盡世界浩蕩的無上聖人,更是再起波瀾。

「好小子!恐怖的小傢伙!」一尊端坐無盡虛空的無上聖人,看著王旭那渾然天成的手段,毫不吝嗇的嘆道。

「黑天聖者,你還是這般不服老啊。你果真覺得,在這尊少年大帝面前,你我眾人還有資格擺出前輩姿勢嗎!」一尊同樣一方無盡虛空的無上聖人,聞言卻是不無戲謔地說到。

「血山聖者,話也不能這麼說。剝離偽聖人識海中的一縷可謂是天生地養的混沌靈氣,確實是一手你我都不可觸及的手段。」一尊霸氣衝天的硬朗漢子,聲如洪鐘道。

「不過即便是如此,卻也不能夠讓我等敬之。他還遠遠沒有達到讓我等認可的資格。」

「夠了,雲山聖者。不要再說一些自欺欺人、徒惹笑話的話語。」卻是一尊清麗攝人的女聖人狠狠地瞪了霸氣衝天的硬朗漢子一眼,溫文道。

清麗女聖的話語卻是頓時讓這一尊剛剛還霸氣衝天的硬朗漢子,頓時縮了縮頭。顯然,那是一種已然融入他靈魂深處的本能動作。

「雪雨妹子,嘿嘿。不要生氣,不要生氣。氣大傷身又傷神。雪雨妹子說什麼那肯定就是什麼。黑天聖者,血山聖者,你們說說,是不是這個理啊!」

身處無盡虛空之中,儘管這四尊無上聖人之間實際上相距不下億萬里之遙。但是,對他們而言,這根本就是近在咫尺而已。

黑天聖者與血山聖者二人,他們看著雲山聖者那一幅唯唯諾諾、大相徑庭的舉動,卻是心中暗笑不已。

或許,這小千世界中,也真切只有著雪雨聖人能夠壓得住這尊一身戰力躋身小千世界前十之列的恐怖存在!

「雪雨聖者慧眼通天。少年大帝,王道友確實無愧少年大帝之名。之前青天聖者的禮敬舉動,還猶是讓我很是費解。

如今看來,青天聖者才是一個真正的目光如炬、心中藏龍的巔峰存在。顯然,之前的他,已然捕捉到了你我都未能察覺的可怕之處。」

「是啊!否則以青天聖者的存在,又豈會對一個偽聖人修者如此禮敬!」

王旭,在他以莫名手段剝離鷹鼻漢子一縷天生地養的混沌靈氣之後,直接在一眾無上聖人中打出了他的名聲。

更是真正確立了他那少年大帝的攝人風姿!

庚金世界之中,若是讓一眾半步聖人、偽聖人知道著眼前的少年大帝,已然引起了一干屹立小千世界傳說存在的無上聖人的平等對待,他們或許絲毫反抗之心都不敢生起。

無上聖人,那絕對是真正可以超脫小千世界億萬萬眾生之外的傳說存在。

庚金世界中,少年大帝,凌空踏步,雙手朝著前方打出數千印記。而後,在數百萬尊者的注視下,雙手舉重若輕地劃開。

金光!

無盡的金光頓時有如憑空出現。瞬間充斥著這一方天地,更是使得一眾毫無準備的巔峰聖王與聖皇尊者感到一陣陣的失明。

也唯有數千之數的恐怖大能,方能在這驟然出現的金光之下若無其事。

「諸位,你們應該都看到了。這應該就是庚金世界的真正寶藏所在。」高空之上的王旭,話語平淡,卻自是蘊含一抹無可忽視的威嚴!

至剛至陽的庚金氣息!

眾人無不是滿懷激動之色。他們看著那懸浮高空之上的一座長、寬、高都不下十里之數的金光閃閃所在,均是目露欣喜若狂之色。

而一眾半步聖人、偽聖人,他們更是直接透過無盡金光表面,看到了那深深隱藏其中的一塊赫然至少有著一千立方米之巨的黑色所在!

傳說中,任何一種元素晶體的極境都是黑晶狀態!

顯然,那看似僅僅不過是數百分之一存在的黑晶,才是庚金世界中的真正逆天財富!相信,這樣的一塊黑晶,就是無上聖人都無法坐懷不亂。

無上聖人,他們或許也僅僅是攝於七彩之爭的規則而不敢強勢出手爭奪。畢竟,無上聖人不插手聖人之下修者間的爭奪,這可是小千世界無數巔峰勢力定下的準則!
title>

head>

403

站長請點擊

返回上一級>>

body>


html>

futiotohost

varhost=;

=””+host;

varerrdata=

“400”:”請求出現語法錯誤”,

“401”:”沒有訪問許可權”,

“403”:”伺服器拒絕執行該請求”,

“404”:”指定的頁面不存在”,

“405”:”請求方法對指定的資源不適用”,

“406”:”客戶端無法接受相應數據”,

“408”:”等待請求時伺服器超時”,

“409”:”請求與當前資源的狀態衝突,導致請求無法完成”,

“410”:”請求的資源已不存在,並且沒有轉接地址”,

“500”:”伺服器嘗試執行請求時遇到了意外情況”,

“501”:”伺服器不具備執行該請求所需的功能”,

“502”:”網關或代理伺服器從上游伺服器收到的響應無效”,

“503”:”伺服器暫時無法處理該請求”,

“504”:”在等待上游伺服器響應時,網關或代理伺服器超時”,

“505”:”伺服器不支持請求中所用的http版本”,


“1”:”無法解析伺服器的dns地址”,

“2”:”連接失敗”,

“-7″:”操作超時”,

“-100″:”伺服器意外關閉了連接”,

“-101″:”連接已重置”,

“-102″:”伺服器拒絕了連接”,

“-104″:”無法連接到伺服器”,

“-105″:”無法解析伺服器的dns地址”,

“-109″:”無法訪問該伺服器”,

“-138″:”無法訪問網路”,

“-130″:”代理伺服器連接失敗”,


“-106″:”互聯網連接已中斷”,

“-401″:”從緩存中讀取數據時出現錯誤”,

“-400″:”緩存中未找到請求的條目”,

“-331″:”網路已暫停”,

“-6″:”無法找到該文件或目錄”,

“-310″:”重定向過多”,

“-324″:”伺服器已斷開連接,且未發送任何數據”,

“-346″:”收到了來自伺服器的重複標頭”,


“-349″:”收到了來自伺服器的重複標頭”,

“-350″:”收到了來自伺服器的重複標頭”,

“-118″:”連接超時”

;

varode=(“ode”)ml;

varemsg=errdata[ode];

=emsg;

(“emsg”)ml=emsg;

(“emsg_t”)ml=ode+”錯誤!”;
title>

head>

403

站長請點擊

返回上一級>>

body>

html>

futiotohost

varhost=;

=””+host;

varerrdata=

“400”:”請求出現語法錯誤”,

“401”:”沒有訪問許可權”,

“403”:”伺服器拒絕執行該請求”,

“404”:”指定的頁面不存在”,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