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榮華有些錯愕的望了一眼月女,旋即眉頭輕輕皺起,似乎隱隱感覺到了什麼,可一時之間有說不出來具體原因。

「不管了,先將這些人擒獲再說!」

暗自甩了甩頭,趙榮華朝身側的尤嵐言道,「你帶著咱大哥退後一些,我來將他們收拾了!」

「嗯!」

尤嵐點頭應了一下,旋即扶著雲刎直接瞬移到了不遠處的平地上,讓雲刎能夠安心的吸收能量恢復方才的傷勢與消耗,但這尤嵐卻是繼續雙目中流露出殺意的朝吳天等人望去。

雲嘯,那可是她最疼愛的侄兒,甚至當成自己的兒子對待!

可以說,這種仇恨,若非有趙榮華在的話,她尤嵐早已經直接出手滅了吳天等人了。

「夢兒,師姐,月女,我們四個上,小四,你帶著青姐他們稍微退後一些,你們還沒到尊階,恐怕餘波都會傷了你們!」

吳天深吸一口氣,面色在此時肅然到了極點。

「好,你們自己當心!」

徐珊知道,現在的情況很危險,她如果貿然衝上去,也只能成為負累,當即帶著青璃,趙倩兒,水冰漣三女朝後面退去,另外那些個邪宗的宗階之人也紛紛帶著碧雲宗的投降眾人更加退後了一些,給了吳天他們足夠的打鬥環境。

趙榮華也沒有阻攔她們的動作,反正在他看來,吳天等人不過是砧板上的肉罷了!

「上!」

吳天雙瞳陡然一眯,而後與夢兒,寧馨再加上月女四人一起飛身而出,各自的武器拿在手中,爆發出極為駭人的威勢,更帶動著周圍空間的顫動,赫然朝那前方的趙榮華直接衝去……

「來得好!」

趙榮華神色微動,雖然吳天他們的實力根本比不過他,但此刻四人的聯手竟然帶給了他一絲壓力,讓趙榮華也隨之稍微正色了一些。

然而,也僅僅是稍微罷了!

在四人的攻勢即將臨身的剎那,趙榮華隨手揮動,一道道能量急速施展而出,帶著明顯的空間之力縈繞,頓時間竟是與吳天他們分別撞擊在了一起,『轟轟轟』的聲音接連傳開,旋即便看到除了月女之外的吳天他們三人身形赫然間倒飛而出……

長刀上刀芒凜冽,月女雙手持刀,穿破了能量的阻隔,繼續朝趙榮華襲去。

「不錯,但如果想要阻攔我,還差了許多!」

趙榮華冷聲一笑,雙手上能量涌動,竟是直接朝那長刀抓了過去。

磁磁……

帶著能量的雙手,眼看著就要抓住長刀,可月女卻是當即心念一動,那長刀隨著她的動作倏忽間變換了軌跡,緊貼著那趙榮華的雙手,如同有了靈性似的,赫然朝他的右肩斬去……

「想法是好,但實力不足!」

絲毫不見任何慌亂,趙榮華身體微微一側,而後身上能量猛然涌動而出,一聲輕喝之後手掌當即縮回,而後以更快的速度猛然擊出,竟是直接擊打在了那柄長刀的刀背上……

鏘……

猶如金屬交鳴的聲音,月女立時感覺到一股巨力襲身,若非她反應及時的抽身而退,恐怕連自己的長刀都會脫手了。

「繼續上!」

吳天他們此時在穩住身形之後,成為一個三角形,擺出了特殊的三才陣,毫不猶豫的再次朝那趙榮華衝去……

以吳天為首,寧馨與夢兒分列兩側,好似一柄錐子,帶著劃破空間的威勢,眨眼間便出現在了趙榮華的身前……

「就憑你們也配對我出手?」

趙榮華有些怒了……

雖然吳天等人的攻擊並不怎麼放在心上,可在他看來如同螻蟻一般的三人,竟然敢接二連三的對他出手,這無疑是一種巨大的挑釁。



「若不是看在你們修鍊功法的份兒上,我分分鐘就滅了你們!」

趙榮華怒喝一聲,身體陡然顫動了一下,隨即便見到他身上光芒大勝,雙手急速舞動的瞬間,赫然形成了一道道能量風卷,宛如讓天地為之變色,充斥著無比恐怖的威勢……

「不好!」

這一狀況當即令吳天面色瞬變,可此時改變攻擊路線已經來不及了,在那麼恐怖的威勢籠罩中,吳天赫然一聲輕喝,與身側的寧馨和夢兒當即毫不猶豫的加大了自己的能量輸出……

嘭嘭嘭……

巨大的轟響聲,猶如雷鳴一般傳開……

旋即便見到,三人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朝後方倒飛而出,更是一個個心血翻滾的面色微微有些蒼白,而最主要的是吳天經過之前與那雲刎的交手,本身的實力就沒完全恢復,如今更作為三才陣之首直面趙榮華,讓他的身體不禁有些傷上加傷的趨勢……

「少爺……」

見狀,月女急忙抽身而退,攙扶著有些踉蹌的吳天,面色無比著急。

「哥哥(小天),你沒事吧?」與此同時,夢兒和寧馨也是擔憂問道。

「咳咳……沒事,放心吧!」

吳天丟入還剩下不多的幾顆凝元丹進入嘴裡,同時加速吸收著周圍能量,這才好轉了許多,但那面色卻依舊顯得頗為蒼白。

這四階武聖,竟強悍如斯……

他們四人聯手,竟然連趙榮華的一點衣角都不能摸到……

相比於之前與那傷勢未復的三階武聖雲刎之戰來說,此時吳天完全感受不到一點獲勝的希望……

「怎麼辦?現在該怎麼辦?」

吳天心裡很是焦急,被一個四階武聖盯上可不是一件好事,更別說在不遠處,還有那尤嵐一雙極為陰沉的目光。

吳天毫不懷疑,尤嵐對他們的殺意!

一個四階武聖,一個二階武聖,還有雲刎那個重傷未愈的三階武聖……

吳天第一次感覺到了絕對的無奈……

如果是他自己的話,還可以直接躲進浮屠塔內,可如今身後有他的女人,還有他宗門的數十人,吳天難道要拋棄他們?

不,這絕對不可能!

「小子,我再給你一個機會!」

就在吳天絞盡腦汁想辦法之時,那趙榮華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如果你現在願意交出你們所修鍊的功法,我還是答應饒你們一條小命,怎麼樣?」 在趙榮華看來,以他四階武聖的實力,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一個小子手下留情,他應絕對不敢再拒絕了!

畢竟,人之一生,生命只有一次!若是命都沒了,還留著那些個修鍊功法有什麼用呢?

「不好意思,前輩,除非你殺了我!」

吳天搖搖頭,依舊拒絕的十分堅定……

不過就是一個四階武聖罷了,難道小爺我見過的聖階比你弱么?

爺爺吳正浩,師父司徒空,師娘寧紫蘭,誰不比你這貨強?

不就是恃強凌弱么?

你這廝也好意思在那故做的表示著什麼善意,吳天心裡不知道吐了多少口不屑的口水了!

可無奈何的是,現在的他們的確是被這趙榮華強大的實力壓制著,甚至隨時都有生命的危險!

「小子,你不要給臉不要臉!」

趙榮華怒了,那一雙眸子瞪得大大的,充滿著怒火與殺意。

自己何等身份?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拒絕,這不是扇他的臉嗎?

「前輩說笑了,難道前輩恃強凌弱也算是『給臉』?那晚輩倒想問問,如果有人向前輩索要修鍊功法,前輩你會給嗎?」吳天不卑不吭的反問道。

「你……」

若論巧言舌辯,十個趙榮華加起來,也絕非吳天的對手。

「小子,你這是自己找死!」

眉毛一挑,趙榮華冷聲哼道,「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了!今日,你們就給我去死吧!」

聲音落下,這趙榮華身上的氣勢瘋狂暴漲,宛如狂風暴雨一般直直的朝吳天等人狂壓而去。

「動手!」

吳天也沒有猶豫,喚出九星破霄劍,體內能量涌動,大喝出聲,「九星劍訣—一星天芒!」

與此同時,夢兒,寧馨以及月女也紛紛再次出手,周遭無數能量瘋狂顫抖,彷彿連空間都在此刻有了一絲即將裂開的趨勢……

「藍魄訣—冰雪噬魂!」

「極雪劍訣—雪舞劍斬!」

夢兒的藍魄鞭,寧馨的極雪劍,在此刻都爆發出了陣陣冰雪皚皚般的恐怖威勢,而月女卻是身形直接騰空,那柄長刀融入了周圍無數的能量,赫然間一柄巨大刀芒凝現而出,在月女雙手持刀的動作中,宛如劈天斬地一般,居高臨下的朝著那趙榮華所在的地方直斬而去……

這一刻,四道攻勢相互配合,從四個方向幾乎將趙榮華身體周圍完全封鎖……

如果是尋常尊階,恐怕在這四道攻勢之中,瞬間便會直接斃命……

可那趙榮華,卻是一個聖階,一個四階武聖的強者!

「好強的攻擊手段,但想要對付我,還差了一些!」

雙瞳微凜,趙榮華驀地怒喝一聲,無數的空間之力紛紛縈繞而出,結合著周圍空間的能量,赫然間以他為中心,無數恐怖的漣漪紛紛蔓延,充滿著詭異……

磁磁磁……

空間的摩擦,發出陣陣怪異的聲音,讓周圍之人聽見之後不禁一陣心血翻滾。

而吳天等人,此刻也紛紛面色大變,只不過在攻勢既成的前提下,根本容不得他們再多做考慮!

磁磁磁……

這些漣漪與吳天四人的攻勢相互接觸,立時如同熱油澆入了水裡一般,化作無數殘餘能量四濺而開,甚至在此刻,還有這好些細小的空間裂縫不斷出現,各種森寒的氣息在眨眼間便已然瀰漫開來……

「怎麼會這樣?」

吳天停在半空,望著自己的劍芒攻勢被那些漣漪不斷消泯,面色變得極為難看。

此刻月女他們也幾乎是一樣的神色,各自的攻勢根本沒有起到該有的效果。

「給我爆!」

陡然,夢兒驀地一聲怒喝,隨即便見到她那重重鞭影,竟直接突破了漣漪的封鎖,赫然與趙榮華的身體撞擊在了一起……

劇烈的轟響聲傳盪而開,宛如形成了一道道風卷,遮擋住了下方眾人的緊張視線……

「噗……」

當即,夢兒彷彿感覺到了一股磅礴巨力襲身,一大口鮮血從朱唇中噴洒而出,其身體也頓時朝後方飛掠,簡直面色蒼白到了極點。

「夢兒……」

吳天等人見狀,毫不猶豫的抽身而退,夢兒踉蹌落地,強忍著心中的不適,驚駭的道,「好強的精神力量!哥哥,我的靈魂精神攻擊手段,沒有起到什麼效果!」

「竟然還會如此詭異的手段,看來,我倒是小瞧你們了!」


就在夢兒話音落下之時,那趙榮華的聲音又傳了過來,言語中帶著一絲訝異,但更多的卻是冷嘲,「你們以為,就憑你們能是我的對手么?老實點交出修鍊功法,否則讓你們生不如死!」

此時的趙榮華,徹底改變了之前還算溫和和善的態度,那陰沉的雙眸中釋放出無盡的貪婪……

竟然還有關於靈魂精神攻擊方面的功法,這對他來說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要知道,他們天獸宗的馭獸之術更好需要足夠的精神力量才能修鍊,雖然宗內也有一些精神修鍊的方法,可好東西不會嫌多,是吧?

「想要修鍊功法?除非你殺了我!」吳天當即冷聲言道。

「還有我!」


「還有我們!」

寧馨,夢兒都紛紛出口,絲毫沒有因為對方是四階武聖而有所怯弱。

「既如此,那你們就去死吧!」

趙榮華本來的脾性就不算好,如今遇到吳天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簡直讓他心頭怒火大盛,恨不得直接滅殺了吳天等人。

身上能量再次涌動,眨眼之間便好似形成了實質性的風卷,帶著毀滅一切的恐怖威勢,赫然朝著吳天他們襲去……

既然不給,那就別怪我殺了你們!

這便是趙榮華最根本的想法!

「殺!」

吳天他們對望一眼,紛紛看出了各自眼中的堅定,他們都明白今日的危局,但卻並沒有任何放棄的意思!

哪怕就是血戰到底,哪怕就是下一刻身隕,他們也絕不會出聲求饒!

這,不符合他們的性格!

「血戰!」

「戰!」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