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地的狼屍,都是帝星辰的戰利品。不過帝星辰謹慎,卻沒有忙著挖取黑敖狼的眼珠。黑敖狼的眼珠是它身上最為值錢的東西,其他的東西,像皮毛卻是不怎麼值錢的,帝星辰現在也不在乎這點錢財了,只是休息了半刻鐘后,恢復了戰鬥力后,他觀察了一下四周的環境后,就開始採集自己的戰利品了。

「暫時安全。」帝星辰輕舒一口氣,取出匕首,開始挖取黑敖狼眼珠。


這些眼珠,他若全部繳納上去,不知道帝國皇室和其餘七大家族會怎麼想,這樣的戰績雖然會引來懷疑,甚至是暗中的調查。但帝星辰也是不懼,他完全可以說是早路上撿到的嘛!!!

看著這滿地的黑敖狼屍體,想想幾天前自己看到這些狼群還要逃跑,「戰場不愧是最好鍛煉人的地方,短短几天的時間,就讓帝星辰進步的如此神速!!!」

回到山洞休整一天後,第二天又開始了無情的獵殺,如此又殺了兩支狼群之後,天空中的烏雲已經厚重到了極點。大風呼呼地刮起來,吹動山林泛起碧色的松濤,樹葉沙沙地響作一片。

嗷嗚……

風聲中隱約傳來大批黑敖狼的嗥叫。

帝星辰面色微微一變,這些天的黑敖狼怎麼會這麼多了,難道今天狼潮又要爆發了,再次動用爬上一棵大樹,觀察了一下四周的景色后,帝星辰卻沒有聽到大批黑敖狼急速奔襲的聲響。

他並不意外,反而心中一定。

這就意味著,黑敖群距離他要至少要超過幾百米。這樣的距離,再加上他本身的速度,以及熟知地形,已經足夠他安全返回山洞了。

「這黑敖狼也有著狡詐,在這樣的天氣出擊。大風呼嘯的聲音,松濤的聲音,都在很大程度上為它們做了遮掩。」帝星辰心中微微一嘆,以最大速度,直朝山洞飛奔。剛跑了幾百米的距離,他就迎面撞上了一支小隊伍。。。 第七十四章黑敖狼王

「快跑!」遠處傳來一個驚恐地大叫一聲,在周圍其他人驚訝的目光中,一個身型瘦小的男子轉身就跑。

「快跟上!!快點跟上!!」其他的參賽者自然也不笨,反應過來后,連忙拔腿就跑。

嗷嗚——!

身後傳來連綿起伏的狼嚎,聽這聲音就知道黑敖狼的數量足以上千!


在這愛森林中,很多人都是組織了一些自己的隊伍,像帝星辰這種喜歡單獨行動的人,自然是沒人願意跟他組隊,再說了,不對付帝星辰抖算好的了,帝星辰可是代表著美杜莎家族參戰的,更是被認定為美杜莎的未婚夫,美杜莎是誰???

羅馬帝國的女神,羅馬帝國年輕一代共同嚮往的對象,現在這顆大好的白菜就要給帝星辰這頭豬給拱了,任誰心裡也不好受吧!所以帝星辰除非是找到美杜莎家族的人,不然鐵定是一個人單獨行動咯!

不過帝星辰還是喜歡單獨行動,他身上的秘密那麼多,要是隨便被發現一點,估計都會有強者來找他,特別是他胸口處的通靈寶玉,這玩意雖然他沒弄懂,但是就朝著它救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回了,也知道這是一個逆天的寶物,更何況它還能讓自己重生!!!

其他世家組織的一個小組,他們五人各個臉色慘白,大喘著氣,拼勁全力奔逃。

「等等我啊!」楊元慶拔腿飛奔,卻仍舊落在了最後面,他倉惶大叫求救。

他已經感覺到身後黑敖狼的鼻息聲。

但是讓他絕望的是,平素對他照顧有加的小組成員,現在居然連頭都不回一下。平時拍著胸脯大談義氣、友情的夥伴們,更彷彿是沒有聽到他的叫喊。

吼!

楊元慶的耳後,忽然傳來一聲狼吼。

下一刻,他就感到一股巨力從他背後壓迫而來,一下子就將其撲倒在地。

他跌倒在地上,摔得頭暈眼花。

他下意識地拼了勁,回首抵抗。

咔嚓!咔嚓!

天空中,突閃出一道狼影。

黑暗中,一隻黑敖狼的身形頓時就被照亮。

它的體型比普通的黑敖狼要大數倍,渾身狼毛炸立,裂開的嘴角中,露出白銀色的鋒銳牙齒。

楊元慶瞳孔猛地縮成了針尖大小,腦中回蕩著一個念頭——「黑敖王!」

狼巢中狼群規模龐大,不單有三隻小妖巔峰級的黑敖狼,還有大妖級的黑敖狼王,小妖巔峰級的黑敖狼就是可以跟玄師巔峰比肩了,而大妖初期的黑敖王更是厲害,玄靈中期級別的玄修也不可能是它的對手。

下一秒,黑敖狼王張開大口,一聲脆響,將楊元慶的整個腦袋都咬斷了。

鮮血和腦漿濺了一地,黑敖狼王垂下腦袋,就這楊元慶的脖頸開始吞吸血液,啃噬脂肉。

無數的黑敖狼從它的身邊,飛奔而過。

轟隆隆,雷聲不絕於耳。

嘩嘩嘩,大雨亦傾盆而下。真正的狼潮來臨了!即使是皇室的護衛金甲戰士估計也攔不住這麼多的黑敖狼群,這場狩獵之戰估計誰能活到最後就是最後的勝利者了,

「愛森林深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闖出來如此之多的狼群???「帝星辰爬在一個大樹頂上,努力的隱藏著自己的身軀,下面那血腥的場景他看得一清二楚。

羅馬帝國皇室也絕對想不到這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直很安靜的愛森林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要是這群狼群一直這麼廝殺下去,估計能活下去的人絕對不會超過二十之數,要想到,參加這場狩獵戰的人可是成百上千,活下來的卻二十不到,這死亡率可以想象一下有多誇張了吧!!!

「啪!!!啪!!!啪!!!

玉牌碎裂的聲音不斷在狩獵場大本營響起,不管是皇室,還是其他家族的人的玉牌都有碎裂的想象,其他世家的玉牌碎裂的更是誇張!!!

「怎麼回事!!!「杜比亞看到自己家族的代表牌居然碎裂了一塊,他還記得那是家族中一個玄王級別長老的孫子,似乎是一個叫陽升海的小傢伙,代表他的玉佩居然碎裂了!!!杜比亞臉色鐵青的看著那堆玉佩。

「還好,那兩個小傢伙沒事!!!」杜比亞鬆了一口氣后,旁邊卻傳來羅塔家族家主的尖吼之音,「什麼!!!老八死了!!!」羅塔奧拓雙眼不敢相信的看著那玉牌!!!

羅塔家族家主的第八個兒子叫羅塔洲,在這場無情的黑敖狼潮中,成為了那三頭小妖巔峰的黑敖狼嘴下的晚餐!!!

「什麼!!!羅塔洲居然也死了!!!他可是玄師巔峰修為呀!以前似乎還能跟羅塔峰爭鬥一番的狠角色!!!」

「愛森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次的狩獵傷亡居然如此之高!不知道那幾個小傢伙能活下來多少???」杜比亞也是一臉緊張的看著。

一夜之後,玉牌台上銳減了五分之二的玉牌,犧牲最多的自然是那些世家和其他排名較落後的家族,他們是名副其實的炮灰。

第二天,大家心中都是一驚,想不到這次狩獵戰這般兇險,這麼多人都是在狼潮中犧牲掉的。哪怕是有一些倖存者,亦都是或傷或殘,心中還充滿著恐懼之感。

楊元慶他們自己組織的那個小組,已經是全軍覆滅了。

此後五六天,情勢更加惡劣。每況愈下。

先是出現了小妖巔峰的黑敖狼,緊接著又有情報傳出,狼潮中隱現大妖初期的黑敖狼王!

這樣的消息,無不讓外出的家族長輩心驚膽戰。

若是遇到小妖巔峰的黑敖狼,必須至少得有十多個玄師級以上的玄修通力合作,才能對付。這還不算上黑敖狼身邊的那些普通黑敖群。

皇室家族,不得不派遣出玄皇級別的家老,應付危局。要是裡面的年輕一輩死完了,估計羅馬帝國也會覆滅了,那裡面的人大部分都是羅馬帝國的下一代年輕者,要是全死了,估計其他家族都會造反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參賽者們的每天都過得相當艱險和漫長。

即便是帝星辰有玄師修為,也得小心翼翼了。畢竟說不定就遇到大妖初期的黑敖狼王呢!!!

山腰某處。已經歷經激戰的三位玄師巔峰強者,面對著一隻剛剛趕來的小妖巔峰的黑敖狼。

死亡的氣息已經撲面而來。

「可惡,玄氣不足了,若是有六成,不,只要三成,也不至於被它這樣追趕!」身為三人中領軍的羅斯特,望著一步一趨,慢慢接近,彷彿貓戲老鼠般的小妖巔峰黑敖狼,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水。

「前面就是山壁,已經沒有退路了,怎麼辦?」一位臉色蒼白的成員開口道。

「還能怎麼辦?只能寄希望於援兵了。聽說皇族的威廉平大人已經出關,奔赴戰場了。」那可是玄皇級彆強者,估計眼前這頭黑敖狼就是他隨便揮揮手的事情。說這話的是喬布家族的一個玄師。

原先是有幾個小組的,分別來自德瑪家族和喬布家族,他們面對狼潮,通力合作,如今卻只剩下這麼三人。

「指望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的威廉平,還不如拚死一搏!」羅斯特咬了咬牙,「黑敖狼之所以可怕,是因為它的速度非常的快。讓人捉摸不定!我有一個困人的法寶,只是需要一定的時間念咒語,一動

不動。在此之間,你們要保護好我。」

「好!」另外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都站到了羅斯特身前,替他暫時擋住這隻黑敖狼。


明知道希望小的可憐,但是誰也不會如此甘心赴死。

「困住它,就有活命的希望!上天保佑我啊!!」羅斯特滿目猙獰,緩慢地舉起右手。是生是死就賭在這一次了!

三人一狼並不知道,就在高處的大樹上,一位黑髮墨衣的少年正淡淡地瞧著這一幕。

「人生真是無聊啊……你們還是不要勉強了吧!!!」他坐隱藏在樹梢上,嘀咕著說道。羅斯家族跟美杜莎家族不合,他早就知道的,現在看到羅斯家族的領軍人物居然也要參死在狼群之中,這讓他大感意外呀!

帝星辰一邊觀看著遠方的動靜,一邊看著腳下的這場好戲。

「戰吧,死吧。你們如此平凡的人生,太無聊了。只有這樣的生死激戰,才能給你們的人生平添出一絲的精彩。這樣你們的人生,就有價值了。」

他在心中淡淡地笑了,絲毫沒有出手相助的慾望。

哪怕他有這樣的能力,但這又如何呢?其他家族的人死了就死了,還可以減少競爭,何熱而不為呢!!!

對他來講,實力強的人才可以更好的活著,帝星辰才不會幹救人這種無聊的事,如果下面是雷國他或許會出手的!!!

樹梢上,帝星辰饒有興趣地看著。

在他坐著的大樹下面,一場生死激戰正在上演。


黑敖狼踱著步子,慢慢接近。

兩位玄師,滿臉的凝重,擋在它的面前。


在他們的身後,羅斯特半蹲在地上,左手捧著一個圓形的球體,隨著羅斯特的咒語的響起,球體像是盛開的蓮花一般展開,遙遙對準著黑敖狼。

「蓮花鎮!!!」忽然,他猛地大喝一聲,體內玄氣盡數湧向那奪盛開的蓮花。

一股無形的波動,頓時爆發出來。

羅斯特右手一扔,一朵盛開的蓮花朝著黑敖狼籠罩而去。

黑敖狼確實被羅斯特的這多『蓮花鎮』給鎮住了,但這隻黑敖狼在不斷地掙扎著,蓮花鎮似乎也隨著黑敖狼的掙扎而震動了起來。

畢竟是小妖巔峰的黑敖狼,它的力量十分巨大,而羅斯特還在源源不斷的提供著玄氣給那多蓮花。

隨著黑敖狼的掙扎,羅斯特覺得自己已經控制不住這多蓮花了,蓮花被黑敖狼托著向前走,為了控制住蓮花,羅斯特的的重心已經壓得很低了,但仍舊讓他有一種要被拖拽向前的感覺。

「我們已經沒有任何殺招了,此次必須成功的把這頭黑敖狼困住,否則凶多吉少!」羅斯特將一口鋼牙咬得嘎嘣作響,額頭上青筋暴起,滿臉的猙獰之色,盡最大努力奮戰。

羅斯特已經沒有了退路。

不成功,就是死!

在死亡的刺激之下,他拚命地向那多蓮花灌注玄氣,嘴角更是吞服著丹藥,而兩邊自然是喬布麟和德瑪星的攻擊。

隨著玄氣的注入,困住黑敖狼的蓮花,也爆發出更強的吸攝力,把黑敖狼狠狠的鎮壓著。黑敖狼感覺到不妥,嚎叫起來,猛然間展開了瘋狂的進攻。

喬布麟和德瑪星艱難抵擋。

就在羅斯特感到要強行鎮壓成功的時候,忽然他的臉色驟變。

「該死。玄氣不足了!」他忽的噴出一口血來,神情霎時間萎頓至極。『蓮花鎮』一旦鎮壓失敗,就會受到蓮花反噬。這便是『蓮花鎮』的一個缺陷。

嗷嗚!

失去了『蓮花鎮』的牽制,黑敖狼猛地張開獸口,高聲嗥叫起來。

整個身體瞬間暴發出它的全部力量,而它的牙齒之間寒芒閃爍。

全身的力量彙集在前爪,后爪一蹬地,猛地抓向前面的喬布麟和德瑪星。

寒爪穿過喬布麟和德瑪星中間,直接擊中半蹲著的羅斯特。看來黑敖狼也是看出了羅斯特的危險更大一些。

羅斯特還來不及慘嚎。就被黑敖狼的爪子穿透了心臟,胸口瞬間變成了一片血紅,瞬間死亡。

「快跑!」剩下的喬布麟和德瑪星再無點滴鬥志,分別向兩旁逃跑。

黑敖狼追上喬布麟,直接撲倒,將其咽喉咬碎。

最後只剩下來自德瑪家族的德瑪星了,他被黑敖狼堵住方向,只能一步步地退到峭壁邊上。

「啊啊啊。我要死了!」他背靠著峭壁,仰頭絕望地嘶吼起來。發泄著心中的恐懼。

但忽然他聲音頓止——他看到了樹榦上的帝星辰了。

「帝星辰,是你嗎?快點來救我吧!!!」他楞了一下后,猛地大叫起來,喜極而泣。

「哎呀,被發現了。」帝星辰呵呵笑了一聲,慢慢地舉起右手。

他右手食指朝著下面一指,一記月刃飛了出去,並向著德瑪星飛射而去。 第七十五章坐收漁翁

月刃射中那求救的德瑪星。洞穿他的頭骨,從頭頂一直穿到下顎。

「呃!」他的臉上還殘留著劫後餘生的狂喜之色。然後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上。

這一幕,倒把那隻黑敖狼嚇了一跳。

它望著樹梢上方的帝星辰,嘴角裂開。露出裡面寒光繚繞的牙齒。

「無知的畜生。」帝星辰淡漠地看著,輕輕一躍,從高達幾十米的樹梢上跳下。

在空中,他對著黑敖狼就是一記月刃轟出,周圍的空氣隨著這記攻擊都是停滯了一下,月刃中雷電四溢。

這記月刃長有十多厘米,渾身都是透明的紫色雷弧。

黑敖狼揮舞了一下自己的利爪,後腿一蹬地,由下而上地朝著帝星辰射來,帝星辰嗤笑一聲,月刃直接朝著黑敖狼腰間劈去。

黑敖狼見月刃劈來,瞬間往旁邊閃去,「咦!!!這畜牲反應倒是挺快的嘛!!!」

帝星辰手中瞬間又是形成了一記月刃,月刃在帝星辰手中不斷流轉,黑敖狼躲過一擊后,瞬間向帝星辰撲來,帝星辰的速度又豈是蓋的,鬼影迷宗步伐瞬間展開,輕輕鬆鬆躲過了黑敖狼的利爪!!!

在躲過黑敖狼的利爪后,帝星辰抓準時機,一記月刃再次劈出,瞬間劈在了黑敖狼的腰間,但是黑敖狼不愧是小妖巔峰期的妖獸,一記月刃只是在黑敖狼的腰間留下了一道十公分的傷口,鮮血從傷口中流了出來。

「死吧。」帝星辰的黑色雙眸驟然一縮,手中的月刃變得更加的凝實了,還透著幾分寒冷和殺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