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簇簇的成熟的稻穀在人們的鐮刀下不斷地整整齊齊的躺倒在地上,也從他們的身後不斷的傳來開心的說笑聲。

在他們的後面,緊緊地跟著脫粒的機器和幾個大男人們,他們的前面又有幾個專門遞送稻把的兒童在來回不斷地奔跑著。

機器旁邊不斷地出現一堆堆的稻草,脫粒機裡面隨著隆隆的聲音,那金燦燦的穀粒在不斷的增加。

田邊上面,挑谷擔的大男人們正在揮著汗水一擔一擔的把那金黃燦燦的稻穀挑向曬場。

另一邊,一台大型收割機正在飛快地收割著,在它的後面,高高揚起的那個大尾巴上,金色的穀粒啦啦地落進下面的麻袋裡面,然後就被飛快地裝進停在一邊的拖拉機上面,已經裝滿了稻穀的拖拉機歡快的噠噠噠的吼叫著馳向曬場。

整個田野上面到處是一片緊張繁忙的景象。

正在這時,從遠處的田野上走過來一支有六七個人組成的小隊伍,他們每個人的手裡都拿著不同的樂器。其中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手裡拿著一把二胡。

他們就是當時在那個火紅的年間代里最最盛行的「毛*東思想文藝宣傳隊的小分隊」。

這時候,他們來到了一處正在忙碌著的人們的身邊,站定后在二胡和笛子的伴奏下,陳玉蓮和另一個女知青演唱了一首《英雄王成》的主題歌:

風煙滾滾唱英雄,


四面青山側耳聽,側耳聽,

晴天響雷敲金鼓,大海揚波作和聲,

人民戰士驅虎豹,捨身忘死保和平!

為什麼戰旗美如畫?

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它,

為什麼大地春常在?

英雄的生命開鮮花。

英雄猛跳出戰壕,

一道電光裂長空,裂長空,

地陷進去獨身擋,天塌下來只手擎,

兩腳熊熊趟烈火,渾身閃閃披彩虹!

為什麼戰旗美如畫?

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它。

為什麼大地春常在?

英雄的生命開鮮花。

一聲吼叫炮聲隆,

翻江倒海天地崩,天地崩。

雙手緊握爆破筒,怒目噴火熱血涌。

敵人腐爛變泥土,勇士輝煌化金星!

為什麼戰旗美如畫?

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它。,

為什麼大地春常在?

英雄的生命開鮮花。

她們一唱好,正在緊張地勞動者的社員們立即就報以熱烈的掌聲。也有的社員趕緊給他們拿過茶水去請她們喝水。

這時,一個男知識青年就開始唱紹興蓮花落「三根扁擔」了:

葵花朵朵向太陽,

知識青年心向黨。

立志做個新農民,

上山下下志在四方。

今天我不把別的唱,

要唱三根扁擔事一章。

……

完成了這一處的宣傳鼓勁之後,他們就走向了別的地方。

就在宣傳隊員們離開不久,田野上就想起了一陣「滴滴滴……」的哨子聲,到了田間休息的時候了。

於是乎,正在勞動著的人們就呼啦一聲湧向了田邊地頭的樹蔭之下或河邊,一邊納涼一邊吃點心了。

這時候,絕大部分人都拿出自己帶來的點心開始吃起來了。然後有的人卻是不甘寂寞,他們一邊吃著點心一邊說著那些永遠不會過時的開心段子。

「海根,來,你來說一段笑話給大家聽聽。」這時,在人群中一個三十歲左右的人看著自己身邊的一個被他就做海根的人說道。

「好吧。」那個被叫做海根的男人說著就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喉嚨就開始講了起來:

據說在一個夏天,徐文長路過一個地方,碰到了一個瞎子。


這時徐文長忽然心生一計。

於是他就對這個瞎子說道:「喂,先生,大熱的天氣,你熱不熱啊?」

「熱,都快熱死人了。」那瞎子聽了就搖著頭說道。

「那咱們一起下河去洗個澡好不好?趁著現在沒有人。」徐文長看著這個瞎子似乎非常誠懇地說道。


「好啊。」那瞎子也就愉快的答應了下來。

於是兩個人就脫下身上的衣裳,一先一后的下到了河裡開始洗澡了。

這時,那瞎子就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大(注,在這裡紹興方言就叫『duo』馱音)輩『輩又與背是偕音』。『馱背』。」徐文長一本正經地說道。

剛洗了不一會兒,徐文長就說道:「啊喲不好,我得到岸上去一下。馬上就回來的。」

「好,馱背,你就快點下來。」那瞎子說道。

「那當然了,你就放心吧。」徐文長說著就往岸邊走去,可是這一走去,徐文長就再也不回來了。

好長的一段時間過去了。那瞎子想上岸去了,可是衣裳就讓那個馱背收著。

於是,這個瞎子就大聲地「馱背,馱背」地叫道。

這時剛好有幾個女人路過這裡,他們看到一個瞎子正在赤身露體地從河裡走上來,嘴裡還正在一個勁的叫著馱背,以為他要耍流︶氓。就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紛紛拿起路邊的樹枝打起這個瞎子來了。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她們一邊打一邊說著:「打你這個瞎流︶氓!」

誰知,她們越打,這個瞎子就越是大聲的叫喊著「馱背」。

旁邊聽著的人都不由得哈哈地大笑了起來。

正在這時,「滴滴滴……」的哨子聲又響了起來。經過一會兒休息的人們就又投入了緊張的勞動之中去了。

這時候,那支田間文藝宣傳小分隊來到了一條大河邊上,他們這時候需要用船擺渡到對岸的一個生產隊里去宣傳了。

一會兒,他們幾個人來到了船上,有一個老農給他們搖船,船兒在慢慢地向著對岸行駛著,他們幾個人也就在船上說笑著。

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鐘的時間,船眼看就要到岸邊了,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天上亮起了一道強烈的閃電,緊接著就是一陣震耳欲聾的炸雷,隨著雷聲就刮來一陣狂風。

隨著狂風,飄泊似的大雨也緊隨而來……

那狂風掀起的大浪把小船也刮的左右搖晃了起來。大雨打的他們睜不開眼睛。

在這樣惡劣的天氣下行船,對於缺錢形象這樣幾個在農村裡長大的人來說雖然也有些緊張了,但還可以抵擋。

但對於像陳玉蓮這樣的從城市裡來的女孩子來說,那種驚心動魄的心情就是可想而知的了。

這時,隨著小船的搖晃,陳玉蓮她們一邊蹲在船里,兩隻手緊緊地抓著船舷,嘴裡不斷地大聲的「啊……啊……」地驚叫著。

正在這時「呼」一陣大風刮來,「嘩」一個大浪洶湧著就向正在劇烈搖晃著的小船打來那浪花就有很大一部分打進了船裡面,把坐在船里的人都打得渾身濕透了。

「啊……」幾個女人緊張地蹲在船中用兩隻手緊緊地抓著船舷驚慌失措的大聲叫喊著。

「嘩……」又一個大浪打來,小船猛烈地一晃,「噗通」一聲,正坐在旁邊一點的陳玉蓮一個不留神就被晃到河裡去了。

雖然她會游泳,道,但在這樣的狂風大雨中,他終於也沒有一下子抓住小船,被一個浪頭給推離了船邊。

「阿蓮別慌!」錢興祥大叫一聲,一個猛子就跳入河裡,幾下就來到了陳玉蓮的身邊,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臂就把她拉到了船邊,陳玉蓮也就連忙一伸手臂抓住了小船。

其他的人也急忙前來拉她。

眼看著小船就要側翻了,錢興祥大聲地說道:「你們別忙,穩住小船!」他說著左手一用力就把陳玉蓮托進了船邊,陳玉蓮一用力也就艱難地爬進了船里。

緊接著錢興祥也爬進了船里。

瓢潑似的大雨還在一個勁的下著,整個天地間就是灰濛濛的一片,好不容易,大家終於把船弄到了岸邊。

幾個渾身上下已經濕透了的人就互相擁擠在河岸邊的一個抽水機埠頭的旁邊避著雨。

他們看著這狂風怒吼,雷電交加,大雨傾盆的天氣,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在這時候,他們一個個都冷得有點發抖了。

與此同時,第三生產隊的曬穀場上,整個曬場上人聲鼎沸,一片緊張繁忙的景象,社員們一個個都在奮不顧身地搶收著被雨淋濕了的稻穀。

個把鐘點后沒遇過天晴,雲開日出,又是一個烈日當空的艷陽天了。

夏天的雨來的快,去的也快。

黑暗的夜幕下,耀眼的燈光把生產隊的曬場照耀的如同白天一樣,在這裡剛剛吃過晚飯,還為喘過一口氣的社員們就又聚集在曬場上開始緊張地脫粒打穀了。

因為他們要把當天收割下來的還沒有進行過脫粒的稻穀要在當天夜裡把它們全部打下。所以全體社員們就在吃好飯後,連身體都沒有擦洗就又投入了緊張繁忙的挑燈夜戰了。

這時,錢興祥和他的爸爸錢東照在一起忙碌著。

錢東照這時之穿著一件小褂子站在脫粒機的後面拚命地轉動著稻把子,嘴上還在一個勁的叫著:「來,來,快點。」

他的臉上身上,已經是百汗如流了,整件白色的小褂子已經全部濕透了。他後面的錢興祥在父親的催促下,把稻把子一把接著一把地遞給自己的父親。

「爸爸。我來吧。」這時,錢興祥看到自己的爸爸已經有點累了,就看著自己的父親說道,一邊朝著他的身邊走去。

「好。」錢東照說著退到了兒子錢興祥的位子上給兒子做助手了。

這時,大隊里的高音喇叭正在播放著革命現代京劇《沙家浜》中郭指導員的一段唱腔:

朝霞映在陽澄湖上,

蘆花放稻穀香岸柳成行。

全憑著勞動人民一雙手,

畫出了錦繡江南魚米鄉。

祖國的好山河寸土不讓,

豈容日寇逞凶狂。

…………

那優美雄壯激越的歌聲像衝鋒號一聲聲的激發著社員們的鬥志,經過幾個小時的戰鬥,曬穀場上的一個個的稻穀垛,變成了堆在地上的一座座的金黃-色的小山包。

「好!任務完成了。大家收拾好東西就回家去休息吧。」老書記錢東照看著場上的稻穀和自己那些勤勞勇敢的社員們高聲的說道,

一會兒社員們都收拾好工具回到自己的家裡去洗澡休息了。

「爸爸,你看,今年的收成會怎麼樣?」一邊的錢興祥看著自己的父親問道,一邊把自己的一件小褂子搭到肩上去。

「嗯,要是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恐怕不會比去年差。」錢東照看著地上的稻穀笑著說道。

緊張繁忙的夏收夏種就這樣在社員們的拼搏之下很快的過去了,剩下來的工作就是進行田間管理和積肥了。

大隊里的要求是要積足積好春花的肥料,爭取明年的春糧豐收。因此,家裡只要有小船的人家就全部出發去積肥料了。

剩下來家裡沒有小船的社員就搞晚稻的田間管理。

這時,一年一度的工農兵上大學和讀高中的推薦的任務下來了。今年山陰大隊讀高中的名額是一個,而錢興祥也到了讀高中的時候,因此大隊黨支部一致推薦錢興強去讀高中。

夜色已經降臨,天上那一彎皎潔的銀月正斜斜的掛在深藍色的夜空上面,向著地球上潑灑著銀色的光芒。

陳玉蓮剛吃好飯坐下來準備看點書了。門外就響起了敲門的聲音。

聽到敲門的聲音,陳玉蓮的俏臉上不覺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誰啊?」問了一聲,就急忙去開門了。

「是我。」外面傳來一個雄渾的聲音。

「咯」的一聲,門開了,錢興祥滿面笑容地一步跨進門去,嘴裡還不忘親熱的叫道:「蓮。」

來到一把椅子的旁邊,錢興祥也不待女主人發話就毫不客氣的坐了下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