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麻煩的要命。

你要說這不是那位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故意的,你打死他都不相信。

哼,幼稚!

好在樓成這些天也算是訓練有素,哪怕現在一直在這吐槽著可是發音動作表情一概到位,使用技能就沒有不成功的。

哼,神靈!

不過這個時候戰場上的局勢又有了新的變化。

在他們的視野邊緣出現無數的巨型生物,威名遠播的亡靈猛獁。

猛獁是一種生活在遠古冰原中的巨象,它們渾身披著厚實的長毛可以抵禦零下幾十度的嚴寒,成年猛獁擁有一副超過兩碼長的異形牙刺,在衝鋒狀態下可以輕而易舉的刺穿標準的全身重甲。


按照道理來說,這是一種早就消失在歷史潮流中的遠古生物,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在靈力潮汐之後,特別是在深淵力量降臨之後,越來越多的這樣的從前只在傳說中出現的遠古生物以另外一種形態出現在人們面前。

就比如現在樓成眼前的亡靈猛獁。

繼承了真正的猛獁巨象的強壯身體和驚人的防禦力,特別是在亡靈化獲得了一身厚厚的骨甲之後在防禦力方面甚至有了巨大的提升。

亡靈猛獁是亡靈生物之中公認的攻城戰級別的戰略武器。


據說幾十年前有一年死亡之地的亡靈生物反攻死域城,有一隻從死亡之地最深處走出來的王者級別的亡靈猛獁差點撞碎了死域城的大門。

雖然眼前的這些亡靈猛獁和傳說中的那隻無論是在實力上還是體型上都有著千差萬別,可是關鍵是樓成他們這些人和當年守衛住死域城的那些人也不一樣啊!

「永遠不要擋在一隻奔跑的亡靈猛獁面前,除非你想被他碾碎。」

如今樓成他們需要面對的還不只是一隻,真正六隻小山式的亡靈猛獁一字排開,低著頭,長牙向前以驚人的速度向著樓成他們發起了衝鋒。

六隻亡靈猛獁,二十四條柱子似的巨腿輪著翻的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砸擊著地面,發出了地動山搖的氣勢。

「靠,是個高手。」

的確,對於這些皮粗肉厚的亡靈猛獁來說,短時間承受遠古守衛的攻擊並不是什麼難事。

相反,以他們的衝擊力一旦撞擊到遠古守衛的身上,哪怕以遠古守衛的身板也承受不了這種攻擊。


當然如果樓成讓遠古守衛取消紮根狀態,以近戰模式迎擊這些亡靈猛獁,以遠古守衛那同樣恐怖的體型也未必會吃多少虧。

只是一旦取消紮根狀態,在很長的時間內這些遠古守衛將無法再次紮根。

這就意味著樓成他們設計好的防禦體系將出現難以彌補的漏洞。

或許這才是那位一直隱藏在幕後的高階亡靈真正的目的。

「只是你真當我拿這些亡靈猛獁沒辦法嗎?」

樓成冷哼一聲。 如果提早一天,樓成承認他的確除了命令遠古守衛取消紮根狀態前去迎敵沒有第二個辦法。

不過此時已經是他進入死亡之地的第二十五天,離他離開白骨枯園地下城已經超過一個多月。

他的那枚屠神之證也終於在幾個小時前正式被完全吸納,他也真正獲得了神權的加持。

「死亡之域」

這是樓成所獲得的神權的名字,是一個極其稀少的領域類神權。

神權雖然都來自神靈,可是神靈的身份不同,獲得的選項不同,屠神者最終所獲得的神權也都不一樣。

其中也有可能出現一些千奇百怪的垃圾神權。

就比如曾經有一位王座所獲得的神權就是讓他所接觸到的食物變得更加美味。

自從那以後食神成為了統計資料庫里被擊殺次數最少的神靈。

但是也會有一些比較強大的神權。

其中性價比最高也最稀少的就是領域類神權。

事實上屠神者獲得神權后在他們凝結王座的過程中他們每一個都需要將他們的神權升華反覆磨練直到形成領域。

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以此為基礎最終形成他們「自己的國」用以安置王座。

可以說領域類神權是神權的最終形態。

人們之所以不提倡剝奪過多的神權就是因為神權一旦數量增加在形成領域時的難度就會增加,這會降低成就王座的幾率。

可以說一開始就獲得領域類神權的職業者天生就佔了大便宜,他們成就王座的幾率要比其他人要大的多。

樓成的這個「死亡之域」神權能夠大幅度提升他的死亡屬性技能在領域內的威力以及讓在領域內戰鬥的亡靈傀儡們獲得巨大的加成。

可以說是作用廣泛。

最關鍵的是只要在他的領域範圍之內的任何地點,他可以隨意降臨而不需要耗費任何力量。

也就是說樓成獲得了一個範圍型的沒有任何消耗和CD的閃爍技能。

正是這個神權的出現讓樓成真正了解了那些提前掌握了神權的少年王座的真正強大之處。

這才是樓成真正的底氣所在。

現在樓成的領域範圍是方圓三百米,他看著那群死亡猛獁不斷的接近,眼睛眯成了一條細線。

「好!就是現在!」

意念一動,樓成瞬間出現在其中的一隻亡靈猛獁的背上。

「死亡生物掌控!」

獲得自偉大的無窮死域的主宰者的技能瞬間使出,一道近乎無形的光芒落在他左邊的一隻亡靈猛獁身上。

那隻亡靈猛獁突然調轉了方向,彷彿發了瘋一樣朝著他的一隻同伴撞擊過去。

彷彿兩輛極速前進的巨型卡車全力相撞,兩隻亡靈猛獁同時撞了一個頭骨碎裂,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樓成隨手就是一個屍爆術。

「砰砰砰!」


正在全力衝鋒的亡靈猛獁,突然遭遇到一串恐怖的大爆炸。

巨大的爆炸以兩具亡靈猛獁的屍體為核心轟然而起,離他們很近的那四隻亡靈猛獁瞬間被捲入爆炸。

他們巨大的身軀瞬間就被炸上天空,大量的血肉如同冰雹般自空中落下。

屍爆術的威力和被引爆的屍體的體積和屍體的數量有絕對的關聯,以那兩隻亡靈猛獁的巨大身軀所引發的屍爆術再加上死亡之域的恐怖加成所爆發的威力是極其可怕的。

那四隻亡靈猛獁沒有任何反抗餘地的就被炸成了碎片。

至於樓成則在爆炸剛剛興起的時候重新閃爍回了他原本的位置,就彷彿從來沒有離開過。

「發…發生了什麼!」

李易覺得他自己要瘋了。

他看見了什麼?一個森林操縱者當著他的面一個閃爍跑到了幾百米以外,然後一隻亡靈猛獁就莫名其妙的發了瘋,再然後是一場驚天動地的大爆炸!

這是一個森林操縱者應該有的能力嗎?

哦,對了,他還是一個死徒。

死徒這個職業真的這麼漂的嗎?

李易突然有了一個打算,等他回到長安城他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去找那位姬存希少爺要求加入死亡教派。

就是不知道以他的身家夠不夠資格轉職死徒…

倒是莫明溪看出了一些門道。

「領域類神權?死亡屬性的領域類神權?」

以莫明溪的見識她當然看得出樓成之前的這些操作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一個剛剛到正式職業階的少年王座?這個小子比我想象的還要更優秀啊!」

莫明溪意味深長的看著樓成。

她知道今天的這個麻煩應該是過去了。

雖然亡靈生物大多都是那種死磕到底的蠢貨,但是絕對不包括那些高階亡靈。

從之前那個高階亡靈的布局來看,他似乎有著遠超常人的智慧。

那麼他當然能夠看得出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想必他也知道無論如何今天他都不可能佔到什麼好處。

既然如此估計對方也不會繼續糾纏下去。

雖然深淵化逆轉會引起低階亡靈生物本能的對這片土地進行攻擊,但是有高階亡靈的壓制這種本能也會很快被抑制下去。

今天的圍應該算是解了。

事情的發展的確如莫明溪所料,在這些亡靈猛獁死亡之後,再沒有出現過新的亡靈生物。

一直持續到深淵化逆轉被完成,都沒有任何一隻亡靈生物來過這裡。

等到深淵化逆轉真正完成,一股全新的力量出現在這一片土地上,樓成他們可以明顯的看得出這一片土地比起周圍的土地更多了幾分生機。

「只可惜這種深淵化逆轉持續不了多少時間!」

高雲翔教授嘆了一口氣。

這一片土地遠在絕地死亡之地中級區域,這裡所遭受的深淵化污染程度遠超過地球其他地方。

哪怕這裡現在短時間內驅逐了深淵力量,可是在周圍無處不在的深淵力量侵蝕下還是會很快重新被污染,變得和周圍環境沒什麼兩樣。

一想到這裡,高雲翔教授就覺得有些意志消沉。

「不過我們至少讓這片土地重新煥發了生機不是嗎?」

莫明溪笑著說。

只要讓這片土地重新煥發了生機,哪怕沒有多少人看見那也是值得的。

因為這意味著至少還有希望。

還有將這個世界從深淵力量的侵蝕下拯救出來的希望。 「真是個變態,簡直就是一個人形的妖獸,真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是真么修鍊的。」小公主雷嘟嘟盯著林楓,心中暗道:「這樣的肉身,恐怕都能夠和狂雷妖獅想比了。」

「真是無趣,沒想到天月王朝的武者居然這麼弱,連續兩個人,居然連我都一拳都接不住。就這樣也好意思挑戰神風帝國,也不覺得丟人。」林楓譏諷的看著天月王朝的一眾武者說道。

「你很強,可是未免太狂妄了一些。」那看上去面色有些病態蒼白的天月王朝的武者說道,雙目之中有著精光閃過。

林楓的表現實在是大出他的意外。

「你可以試試,我到底是不是真的狂妄。」林楓平淡的說道。

「那我就來試一試,不過這也算是最後一戰吧,一招定輸贏。」那人看向林楓,淡漠的說道,一股氣勢悠然升起。

「好就一招定輸贏。」林楓感受到那突然升起的氣勢,面色為之一凝,盯著那年輕的武者。

「在下慕容恭生,地境四重武者。」那青年看著林楓緩緩開口道。

「小子,慕容少爺出手,這一次看你還如何囂張。」其他兩個沒有出場的武者都是冷笑一聲,對於慕容恭升的實力,他們非常的有信心,他可是天月王朝年輕一輩的領軍人物,非常大強大。

「慕容恭升?他居然就是慕容恭升,沒想到這一次,天月王朝居然將他都拍了過來。」一旁的各大勢力都是已經,顯然對這個名字非常的敏感。

而一眾的年輕強者也都是面色瞬間凝重了起來。


「清月姐姐,這個慕容恭升是什麼人,怎麼這些人都這麼吃驚,是不是很強?」月茹自然也是聽到周圍的驚呼聲和瞬間凝重起來的氣氛。

清月也是面色凝重,緩緩的開口說道:「慕容恭升,是天月王朝的皇子。再其十多歲的時候便已經名揚整個天月王朝,甚至連神風帝國知曉他。」

「啊,那少爺不是很危險。」月茹輕掩小嘴,驚呼道。即便對林楓有著信心,可是兩人之間境界必定相差很多。

「放心吧,你家少爺也不是普通人,而且我可不信在千幻殿這三個月他的實力沒有進步。」清月微微一笑,安慰月茹。

對於清月,這幾年的相處,月茹已經非常的信任,所以在月茹說出來此話之後,月茹也是輕輕送了一口氣,只不過眼神之中的擔憂之色並沒有完全的消退。

林楓似乎並沒有察覺到周圍的驚呼聲,逆天劍出現在他的手中,挽了一個劍花說道:「林楓,地境二重武者。」

「嗤。」聽聞林楓開口,天月王朝的另外兩名武者都是不由得嗤笑出聲:「小小的地境二重武者也敢和慕容少爺叫板,我看你真的時不知死活。」

「真是聒噪,這裡怎麼有一隻狗亂吠。」林楓淡漠的掃了一眼那說話的武者。

「小子你找死。」那開口說話的武者面色瞬間大變,沒想到居然被一個少年罵做為夠這等低階的妖獸,實在是讓他難以忍受。

「有膽你就下來,我一劍劈殺你。只知道在哪裡叫囂,說你是狗都是抬舉你了。」林楓冷笑的說道。

「你……」「給我閉嘴。」

那武者還想要開口說話,直接便是被慕容恭升呵斥的閉上了嘴。不敢說話。

「閣下,沒想到你還有這個閑心和別人鬥嘴。」慕容恭升淡漠的說道。

「沒辦法,我這個人一直都不喜歡惹事,可是如果有人招惹我,我就會讓他知道無論你實力怎樣,背景如何,我都會在他身上撕裂一條傷口,讓他感覺到疼痛。」林楓面色瞬間變得森冷了起來。此刻的他如同一直嗜血的蒼狼,讓人感覺到驚恐。

「別再廢話了,出手吧。」慕容恭升對著林楓開口說道,非常的隨意。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