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李豆餅不能再動用本源法則了,一旦他失去本源法則,那他的雷電拳套也就會消失,接下來,他就只能憑藉著肉身力量去和這些影子大軍抗衡了。

但要知道,這些粉色影子實在太多,僅憑藉肉身力量,就算累死李豆餅,他也打不完。

有本源法則的時候,李豆餅可以用雷法則在自己的雙拳上凝聚一雙雷電拳套,這樣他一拳下去,一次性能轟碎六個粉色影子。

可沒有了本源法則,沒有了雷電拳套,這樣李豆餅只能一拳打碎一個,而且打碎后,人家影子還能重生,這才是讓李豆餅抓狂的地方。

但抓狂歸抓狂,那些影子撲上來了,李豆餅還得必須擊碎它們,不然的話,那些影子就會攻擊李豆餅。

就這樣,李豆餅一直做著無用功,他的雙臂都已經酸麻了,每抬起一次,就酸痛無比,而就算如此,李豆餅也得出拳。

「砰!」又是兩拳打出,幾個紅色的影子同時崩碎掉,趁著影子重生的那一會兒,李豆餅趕緊放下手臂,準備休息一會兒。

「你的本源法則還剩下多少?不超過三分之一吧?」蘇靈兒看著垂死掙扎的李豆餅,淡淡的問道。

「哼,怎麼?你想打探敵情嗎?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李豆餅冷哼了一聲,回答道。

「你既然敢來歐陽家族,就得考慮到這個後果,我沒有時間和你浪費下去了,現在我就送你上路!」蘇靈兒的心中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她覺得,還是趕快解決掉李豆餅比較好,省的夜長夢多。

於是,蘇靈兒雙手結印,給影子大軍下達了一個命令,那便是死死地禁錮住李豆餅,讓李豆餅動都不能動一下,這樣的話,蘇靈兒就能夠非常輕鬆的取下李豆餅的性命。

「你想幹什麼!」李豆餅面色一變,剛想要大喊兩句,卻突然發現,自己身邊的粉色影子都變得狂暴了起來,開始不要命的向自己撲來。

一開始的時候,這些影子只是有組織的向李豆餅圍去,一波十多個,二十多個,而且都很有規律,這才讓李豆餅能夠勉強自保。

但很可惜,現在不行了,這些粉色影子一個個都跟吃藥了一樣,徹底暴走了,不要命的往李豆餅的身邊沖,密密麻麻的,一次性衝上來幾百個,這怎麼守?能守得住嗎?除非李豆餅長了幾百條手臂,那他才能守得住。

不然的話,幾百個粉色影子一起衝上來,李豆餅就算擊碎其中十幾個,也依舊無濟於事。

只要粉色影子貼近李豆餅的身體,那李豆餅就沒好日子過了,雖然這些粉色影子的攻擊不高,但耐不住它數量多啊。

一個粉色影子傷不到李豆餅,那就兩個,兩個傷不到,那就三個……到時候幾百個粉色影子同時對李豆餅發起進攻,就算李豆餅是造化境後期強者也會吃不消的。

「不幹什麼,只是送你上路而已!」蘇靈兒說完,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手。

隨著蘇靈兒抬起玉手,蘇靈兒的整個右手也散發出了粉色的光芒。

「你到底想幹什麼!」李豆餅不能淡定了,看蘇靈兒的意思,這顯然是要下殺手了。

「你必須要付出代價!」蘇靈兒語氣冰冷到了極點,任憑李豆餅怎麼說,她都沒有絲毫心軟,而此時在她的右手手心處,一團粉色的能量正在快速的凝聚,也不知道是要凝聚成什麼東西。

「我可以把搶來的錢還給你,行不行?就當是我侵犯歐陽家族的代價了!我再倒貼兩百萬,你看這樣行嗎?」李豆餅最怕的就是死了,所以李豆餅此時只能用金錢誘惑蘇靈兒了。

「你要付出的代價,就是你的生命!」蘇靈兒冷冷的看著驚慌失措的李豆餅,隨即一甩右手,一支散發著粉色光芒的能量箭直接射向了李豆餅,其目標正是李豆餅的眉心,這支能量箭便是由剛才那團粉色的能量凝聚而成的。

妖族修士和人族修士不同,他們並不修鍊法則,使用的也不是法則,他們用的是自己的本源能量。

畢竟妖族修士和人族修士本體的差別還是蠻大的,人族修士剛開始修鍊的時候,是需要凝聚金丹,然後修鍊金丹,通不過不停地突破,讓金丹蛻變成本命元神。

而妖族修士不同,妖族修士一開始,他們的本體都是妖獸,妖獸開始修鍊則是要先凝聚獸魂精魄,然後修鍊獸魂精魄,通過不停的突破,使自己的獸魂精魄進化成妖靈,從而便可以化為人形。

妖族修士和人族修士最大的區別就是,無論是妖族修士的獸魂精魄還是妖靈,都無法獲得法則,所以妖族修士只能使用自己獸魂精魄或者妖靈中的本源能量。

而人族修士則是在突破金丹境的時候,隨即獲得一種法則,作為自己的本源法則。

其實人族修士的本源法則和妖族修士的本源能量還是有點相似的,人族修士的本源法則有很多種,比如風法則,火法則,水法則,時間法則,空間法則等等。

妖族修士的本源能量也分很多種,不過這卻是和妖族修士的本體有關。

就比如說現在的蘇靈兒,她的本體是九尾狐,她來自於九尾狐一族,那麼她的本源能量便是九尾狐獨有的本源能量,所有九尾狐的本源能量都是一樣的。

通俗來講,就是一個種族,一種本源能量。

龍族修士的本源能量就和九尾狐一族的本源能量不一樣,這完全取決於妖族修士的本體。

蘇靈兒現在運用的便是她的九尾狐本源能量,這支粉色的能量箭便是由九尾狐本源能量聚集而成的。

蘇靈兒這一次已經準備一擊必殺李豆餅了,所以她也沒有絲毫留手,她的這支能量箭,完全能夠重傷造化境後期的強者。

而現在的李豆餅都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再加上李豆餅現在深陷影子大軍之中,被暴走後的粉色影子死死的纏住,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隻能量箭是能夠秒殺掉李豆餅的。

能量箭的速度非常的快,只見一道粉色的光芒閃過,能量箭便已經飛入了影子大軍之中,距離李豆餅的眉心,不過只剩下二十米的距離了,以能量箭的飛行速度,這二十米的距離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

李豆餅看著無限接近自己的能量箭,眼中充滿了絕望,他現在很想躲開,但他卻做不到。因為此時此刻,李豆餅已經被幾百個粉色影子牢牢困在了原地,李豆餅想要活動一下都無比的困難,所以說,這一箭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必中!


這也就代表著,李豆餅將要喪生於此。

李豆餅也知道自己此時的處境,絕望的他也不想再掙紮下去了,他都掙扎半天了,早已經是筋疲力盡,現在,他實在無力掙扎了。

於是,李豆餅決定認命了,他閉上了自己的雙眼,因為他不想看到自己的腦袋被能量箭射穿的那一幕。

「嗖!」散發著粉色光芒的能量箭終於來到了李豆餅的面前,李豆餅也聽到了能量箭飛行與空氣摩擦所發出的聲音,李豆餅知道,下一秒,自己的生命就要走到盡頭了。

然而,時間剛好過去了一秒,就在李豆餅認為能量箭會射穿自己的眉頭,奪走自己生命的時候,這一切卻並沒有發生。

「嗯?」李豆餅皺了皺眉頭,一臉疑惑的睜開了雙眼,頓時,眼前的一幕把他驚呆了。


只見一身黑衣胡王道此時正站在李豆餅的左側,那支能量箭被胡王道牢牢的抓住了,而那支能量箭的箭頭此時距離李豆餅的眉頭只剩下不到一厘米的距離了。

「胡……胡師兄!」李豆餅乾咽了一下口水,他知道,這是胡王道及時救了自己。

「呵呵,你沒事吧?」胡王道淡淡一笑,抓住能量箭的手掌微微一用力,那支能量箭便直接被胡王道捏碎了。

「我沒事!」能量箭碎了,李豆餅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此時此刻,李豆餅看向胡王道的眼神不再是畏懼了,更多的是敬畏和感激。

「我知道你的本源法則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你下去休息吧!」胡王道說完微微擺手,只見那些暴走後的粉色影子頓時變得安靜了下來,再接著,那些粉色影子便如同潮水一般,向四周緩緩散去,給李豆餅讓開了一條路。

「這……」李豆餅一臉驚訝的望著這一幕,他知道玄境強者非常厲害,比造化境修士強上很多,但他卻不知道具體強上多少。

而現如今看到這一幕後,李豆餅才知道玄境強者和造化境修士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了。

李豆餅在影子大軍中掙扎了半天,都要累死了,卻依舊無法突圍出去,而胡王道只是輕輕擺了一下手,便將這些影子大軍嚇退了。由此可見,兩者差距到底有多大。

「沒什麼,你下去休息吧,接下來就交給我們了!」胡王道說完,便指了指自己的身後。

李豆餅連忙扭頭向胡王道的身後望去,他這才發現,原來所有的情報人員都趕來了,此時正整整齊齊的站在那裡,隨時聽后胡王道的調遣。

「好,那我就下去休息了!」李豆餅點了點頭,也不矯情,直接向旁邊沒人的角落走去,他現在確實需要休息。

胡王道見李豆餅離開后,這才看向了蘇靈兒和歐陽無敵,一臉傲然的說道:「歐陽家族的人聽著,今天就是你們的滅族之日!」 胡王道的話語就如同從地獄傳上來的一般,冰冷無比,讓歐陽家族的所有人都是渾身一顫,雖然歐陽家族的弟子們和長老們現在都藏在暗處,但外面發生了什麼,他們還是能看得到了,此時胡王道的話,他們自然也能聽得到。

「你是什麼人?」歐陽無敵微眯雙眼,此人一開口就說今天是歐陽家族的滅族之日,那不用問了,這個人肯定是歐陽家族的仇人。

歐陽無敵並沒有見過胡王道,所以現在歐陽無敵非常的疑惑,除了那個神秘強者和胡王道以外,歐陽家族難道還有其他的仇人嗎?

歐陽無敵剛開始以為,這剛來的一群人是李豆餅的同夥,應該都是強盜。可是當歐陽無敵聽完胡王道的話后,他就不這麼覺得了,強盜雖然殺人不眨眼,但他們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錢,如果他們如願以償的拿到了錢,那他們便不會殺人。

可此時眼前這個人竟然說要滅掉歐陽家族,這就有點奇怪了。開口就說要滅掉人家全族的,只有一種可能了,那便是仇人,而且還是血海深仇。

「你不知道我是誰嗎?」胡王道疑惑的看了歐陽無敵一眼,他還以為趙長老回去以後,會將一切都告訴歐陽無敵呢,但讓胡王道沒想到的是,歐陽無敵到現在還是一無所知。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歐陽家族和你到底有什麼仇恨!」歐陽無敵搖了搖頭,說道。

歐陽無敵現在的壓力非常大,從剛才胡王道露出的那一手來看,胡王道的實力絕對要在李豆餅之上。李豆餅是造化境後期的強者,而胡王道的實力在李豆餅之上,那麼胡王道的實力最起碼也得造化境巔峰了吧?甚至胡王道的實力還很有可是玄境!

歐陽無敵不敢再想下去了,這位面有點太嚇人了,就連造化境初期強者都異常稀少的南域,竟然降臨的一名玄境強者,而且還是沖著歐陽家族來的,歐陽無敵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運氣也太背了吧。

「好,那我就告訴你我是誰!我叫胡王道!」胡王道淡淡的說道。

「你就是胡王道!」歐陽無敵瞳孔一縮,這一切還是來了,胡王道來了,胡王道已經忍不住要動手了!

「哦?你聽說過我?」胡王道似笑非笑的看著歐陽無敵,問道。

「趙長老和我說過,他在迪克城和你相遇了!」歐陽無敵實話實說,畢竟這根本不算是什麼秘密。

「呵呵,我就說嘛,這麼大的事情,他怎麼可能瞞著你呢?」胡王道冷冷一笑,原來趙長老把一切都告訴歐陽無敵了,怪不得歐陽無敵聽到自己的名字后,並沒有太過於驚訝。

「是,他把一切都告訴我了。我知道你是來複仇的,但我要告訴你,胡王霸是我殺的,和歐陽家族的其他人無關,和林磊也無關,若是你要報仇的話,那就殺掉我吧,還請你放過歐陽家族那些無辜的弟子們!」歐陽無敵知道,就算歐陽家族的所有人都加起來,也不是胡王道的對手,絲毫勝算都不會有的。

與其白白送死,還不如以最小的代價來換取歐陽家族全體人員的安全,當然了,這個代價就是歐陽無敵需要付出自己的生命。

歐陽無敵覺得,胡王道是來複仇的,那他只需要解決掉殺死胡王霸的兇手就好了。

「歐陽無敵,你也太天真了吧?殺掉你自己?那不可能,我今天來,就是要滅掉歐陽家族的,歐陽家族的所有人都得死!」胡王道冷笑著說道。

「為什麼?我殺了你胡王霸,你只需要殺掉我,就能為你弟弟報仇,可是你為何還要傷害無辜呢?」歐陽無敵一臉的不解。

「哼,歐陽無敵,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別的暫且不說,殺掉胡王霸的真的是你嗎?別以為我不知道真正的兇手是誰,你想為他頂罪嗎?這不可能,冤有頭,債有主,我必須要殺掉真正的兇手,才能算為胡王霸報仇了。」胡王道說到這裡,頓了頓,繼續說道:「當然了,這只是私人恩怨,所以我只需要殺掉真正兇手就好了。可是,我和你們歐陽家族之間並不只有私人恩怨,這是我的門派和你們歐陽家族的恩怨,我的師尊非常恨你們歐陽家族,他讓我幫他滅掉歐陽家族。師尊的命令,我不得不遵從!」

「我歐陽家族什麼時候得罪你的門派了?唯一的衝突就只是殺掉了胡王霸,還有別的嗎?」歐陽無敵自然不知道自己無意間連著破壞了冥天老祖的兩個計劃,這才讓冥天老祖記恨上了歐陽家族。

歐陽無敵很是不解,在遇到胡王霸之前,歐陽家族根本就沒有和胡王道的門派發生過衝突,甚至歐陽無敵都不知道胡王道的門派叫什麼名字,名字都不知道,又怎麼能發生衝突呢?

「有些話我不方便講出來,總之你們歐陽家族壞了我師尊的好事,我的師尊很生氣!」胡王道並沒有說出原因,他總不能告訴歐陽無敵,自己要滅歐陽家族的原因是,歐陽家族連著兩次破壞了冥天老祖侵佔南域的計劃吧。那樣說的話,很丟人的,再說了,萬一這話傳到帝神城的耳朵里,那冥天老祖就悲劇了,不僅是冥天老祖,估計整個門派都會受牽連的。

「我看是沒有原因可講吧?」蘇靈兒突然開口道。

「哼,就算沒有原因又如何?我想滅你們歐陽家族,易如反掌!」胡王道說完,給了自己身後那四十九名情報人員一個眼神。

那些情報人員自然知道胡王道這個眼神的含義,胡王道這是讓他們都將自己的氣息釋放出來。

於是,非常壯觀的一幕發生了,整整四十九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一起釋放氣息,聲勢浩大無比。

「這是……四十九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歐陽無敵面色一變,這陣容也太變態了吧,這可是四十九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啊,若是再加上李豆餅的話,那就是整整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啊。

先不說胡王道了,光是這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在南域就已經無人可擋了吧!一想到這裡,歐陽無敵不由得微微一愣,這胡王道身後的門派到底得有多強大啊,這一派就派出了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更是讓胡王道這個比造化境後期修士還要強的強者領隊,由此可見,胡王道身後的那個門派絕對是個龐然大物。

然而歐陽無敵不知道的是,這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對於胡王道所在的門派來說,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甚至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歐陽無敵很鬱悶,歐陽家族什麼時候招惹上這種等級的敵人了?貌似歐陽家族這些年來都是一直低調發展的,並沒有和什麼門派結仇啊,以前唯一的一個仇家,南域徐家,也在幾個月前原地解散了。

還有一個仇人,那便是白浩,可眼前這群人顯然和白浩不是一夥的。

這就更加奇怪,若是說胡王道是為了胡王霸,而來找歐陽家族復仇的,這還多少說得過去,可現在顯然不是那麼一回事。

胡王道竟然說歐陽家族曾經得罪過他的門派,這讓歐陽無敵百思不得其解。

「眼力還不錯嘛,不錯,我這一次出門比較倉促,所以只帶了這五十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不過想來,滅你們歐陽家族,應該足夠了!」胡王道摸了摸下巴,一臉傲然的說道。

「……」歐陽無敵一陣無語,心道:這還比較倉促呢?若是你不倉促的話,是不是準備帶一百名玄境強者來南域啊!

「有沒有什麼遺言,趕快交代一下,給你們兩分鐘的時間,兩分鐘后,我的人就要開始殺戮了!到那個時候,你們再想說就來不及了。」胡王道淡淡的說道。

「非要逼我們魚死網破嗎?」歐陽無敵知道,今天這一劫,歐陽家族註定是逃不過去了。

那可是整整五十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啊,別說這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一起出動了,若是沒有蘇靈兒在這裡的話,一個造化境後期強者都能將歐陽家族滅掉。

然而就算蘇靈兒在這裡,那三名造化境後期強者也就足夠了。

「魚死網破?呵呵,歐陽無敵,你太天真了,你覺得你能和我魚死網破嗎?」胡王道不屑的說道。

此時此刻,歐陽家族那邊只有一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和一名造化境初期的修士。

而胡王道這邊卻是有著五十名造化境後期的強者,並且還有著胡王道這個玄境強者壓陣,兩邊的實力根本不在一個水平線上,可以說是相差太多了,胡王道這邊的實力和歐陽無敵那邊的實力,簡直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所以當胡王道聽到歐陽無敵說到「魚死網破」這四個字的時候,才會覺得如此搞笑。

「那可不一定!」歐陽無敵覺得,今天就算是死,也絕對不能讓胡王道贏得太輕鬆。


「是嗎?那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和我魚死網破!」胡王道一臉不在乎的說道。 歐陽無敵眼中閃過了一絲堅定,隨後他便扭頭看向了蘇靈兒,說道:「丫頭,接下來的戰鬥,你就不要參加了。這是我歐陽家族和他之間的恩怨,跟你沒有關係,我不能害了你!你趕快離開歐陽家族吧!」

歐陽無敵之所以這樣說,也算是完全為了蘇靈兒著想,他想讓蘇靈兒現在趕緊離開歐陽家族,因為兩邊的實力差距確實太大了,歐陽無敵一點勝算都沒有,他不想讓蘇靈兒留在這裡白白送死。

「歐陽爺爺,你這樣說就見外了,我和林磊的關係,您應該知道的。歐陽家族的事情,我不可能不管!」蘇靈兒確實搖頭拒絕了歐陽無敵的好意,她自然知道歐陽無敵的意思,對此,她甚是感激。

但是,蘇靈兒是一個非常痴情的人,她既然愛上了林磊,那就會愛林磊一生一世,如今和林磊關係非常親密的歐陽家族遇難,蘇靈兒不可能不管的。

蘇靈兒知道,林磊早已經把歐陽家族當成家了,而歐陽無敵,林磊也早已經把他當成了親爺爺。所以說,蘇靈兒就算犧牲掉自己的性命,她也一定要保住歐陽家族。

「丫頭,我老了,活夠了,就算死了,也不算虧了,現在我唯一牽挂的就是我的小孫女,小雪。不過我相信,林磊磊一定會將小雪救出來的。所以,我可以說是死而無憾了,但你還年輕啊,你還有很多大好的時光,沒必要陪著我這個糟老頭子一起死的!」歐陽無敵繼續勸道,他真的不想讓蘇靈兒陪著自己一起送死。

「歐陽爺爺,我愛林磊,而林磊一直把您當親爺爺,所以,您也是我的爺爺。我怎麼可以不管你?我做不到!」蘇靈兒搖了搖頭,說道。


「唉,你怎麼就這麼糊塗啊,你留在這裡,咱們都得死啊。」歐陽無敵嘆了一口氣,一臉無奈的說道。

「不會的,我們不會死!」蘇靈兒搖了搖頭。

「嗯?那可是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啊,咱們不是對手。雖然我歐陽家族有數萬弟子,可那些弟子在這些強者的面前,根本就如同螞蟻一般!」歐陽無敵覺得歐陽家族今天註定要被滅掉了。

「不會的,歐陽爺爺,請你相信我!」雖然蘇靈兒也不認為自己是那五十名造化境後期強者的對手,但她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聽我一句勸,你現在趕快離開歐陽家族,你不是歐陽家族的人,想必胡王道是不會難為你的。等你遇到林磊的時候,幫我轉告他,一定要把小雪救出來!」歐陽無敵說道。

「歐陽爺爺,這話還是您親自和林磊說吧,相信他一定會聽您的話的!」蘇靈兒說道。蘇靈兒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那便是歐陽無敵今天不會死。

「呵……行,如果今天能活下來的話!」歐陽無敵苦笑著點了點頭。歐陽無敵知道,自己是勸不走蘇靈兒了,所以只能放棄了。

「你們聊夠了嗎?兩分鐘,查不過了,接下來,我就要下令剷除你們歐陽家族了。從今天起,歐陽家族將正式成為一段歷史!」胡王道看著蘇靈兒和歐陽無敵,冷冷的說道。

「胡王道,人在做,天在看,你這樣做,遲早是會遭報應的。就算今天歐陽家族被你滅掉了又如何?總有一天,會有一個人強勢歸來,重建歐陽家族。到那時,那個人一定會為我們報仇的。我想你已經猜到那個人是誰了吧?」歐陽無敵看著胡王道,冷笑著說道。

「你是說……」胡王道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人的名字,一個讓胡王道渾身直打冷顫的名字。

「那個人就是林磊,他會重建歐陽家族,到時候,他會親率歐陽家族的大軍,討伐你的門派,為我們報仇!」歐陽無敵繼續說道。

「林磊!又是林磊!哼,就算林磊很厲害,又能如何?我的師尊可是天下無敵的,就讓林磊來吧!」胡王道雖然一提起林磊這個名字,就不由自主的渾身直顫抖,但他還是裝作一副什麼都不怕的樣子。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