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洛洛這一路走來,從來都是順風順水,即便是上次被破吸收鬼陣,也不像這般沒有一絲反抗之力。

這是絕對的實力差距,這是絕對的實力碾壓!


但是樊洛洛不甘心,即便是鴻蒙真神又如何?她依舊要戰到底。

不等樊洛洛擦乾嘴角的鮮血,那男人再次攻上來。

「輪迴,定!」樊洛洛說話的瞬間,身體直接瞬間移動到那男人面前,隨後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隨後再次一個瞬間移動離開,男人為解開了禁制。

他依舊在笑,只是這個笑不似從前那般隨意,而是帶著些許怒意。

「很好,很好……」男人連說了兩次很好,但是表情卻是咬牙切齒。

隨後再次瞬間移動,來到樊洛洛的面前,這一次,他拳頭剛揮出來,就被樊洛洛定住。

上一次,樊洛洛是打的有些生氣了,所以不管不顧直接一拳頭打在人家肚子上,但是並沒有什麼作用。

如今樊洛洛冷靜了下來,並沒有再給他一拳,而是雙手成爪,狠狠的向他的頸部抓去。

鮮血化為毒霧,輔之領域隨之開啟,雙領域的狀態下,樊洛洛雖然消耗的神力很大,但是對男人的傷害也更加明顯。

毒蟲也出動了,兩隻蟲子一口咬在對方的頸部,隨後離開。

與此同時,男人為解開了禁制,將樊洛洛一掌擊飛。

奇恥大辱,對於男人來說,這就是奇恥大辱!堂堂鴻蒙真神,卻被一個連神都不是的臭丫頭給弄傷了!

男人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再次發起進攻,頸部的傷口已經癒合,毒素還在他的身體中蔓延。

「你這輪迴領域和你老師的不一樣。」男人一邊進攻一邊說道。

「稍有改進。」樊洛洛一邊躲避一邊說道。

「天賦著實不錯,已經成型的東西還能再次改進,你很不錯,若是放任你繼續成長下去,等你成神,我未必是你的對手。」男人有種的說道。

「多謝!」樊洛洛淡淡的說道。

「只是你我之仇早就已經結下了,從你師父那邊開始,你我就已經不可化解,所以今日,你必死!」說話間,男人的攻擊已經落在樊洛洛身上,這一下樊洛洛頓時就感覺到了不同,原來之前,這男人居然還沒有用全力。

輪迴和輔之領域兩個領域對這個這個男人根本沒用,如此消耗下去,最先死掉的只會是樊洛洛。

所以樊洛洛乾脆撤掉了兩大領域,換了一個這人所不知道的領域……鬼域。

鬼域一出,那男人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停止了腳步。

鬼域樊洛洛從來沒有施展過,所以並不知道其作用,但是卻沒想到作用居然這麼大。 樊洛洛並沒有在乎這男人是為何會忽然停下腳步,她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就會擺脫控制,所以樊洛洛在那男人停下腳步的瞬間便發起了進攻。

輪迴領域和輔之領域再次開啟,樊洛洛猛烈的攻擊,那男人也漸漸受了傷,但是依舊掙脫不了。

樊洛洛的神力瘋狂消耗,樊洛洛已經給自己吃了很多的丹藥了,能多削弱對方一分也是好的。

終於,那男人掙脫了束縛,不顧傷痛向樊洛洛衝過來。

此時的樊洛洛已經油盡燈枯,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所以,樊洛洛直接遁入玉佩空間之中。

眼看著樊洛洛就在自己面前卻忽然消失,男人知道樊洛洛一定是遁入了空間之中。

所以他直接釋放自己的空間,尋找樊洛洛的下落。

成神之後,領域進化為空間,一方空間覆蓋在原本的空間之前,原本的空間就會暫時的屬於覆蓋空間的主人。

樊洛洛進入玉佩空間之後不敢停留,直接傳會洛醫城,隨後又鑽進玉佩空間中療傷。

她知道,那個人沒有多久就會追上來,所以抓緊時間恢復神力。

那男人原本在之前的地方尋找,但是翻來覆去找了很多遍也沒有找到樊洛洛。

畢竟這不是他自己的世界,所以找起人來還是有些麻煩的。

他將整個空間覆蓋在整個神域,就像之前找到樊洛洛那樣。

如此一天之後,他終於找到了樊洛洛的所在之處。

隨後他直接撕裂空間,一腳邁進空間裂縫之中,再次出現,便已經是洛醫城上。

樊洛洛感受到了那男人的恐怖氣息,她並不想再洛醫城動手,所以再次傳送離開。

那男人剛要動手,結果樊洛洛的氣息就消失無蹤。

他閉上眼睛再次查探,雖然這樣很費他的修為,但是他為了殺樊洛洛,不怕消耗。

找到樊洛洛的位置,男人再次傳送,男人傳送的同時,樊洛洛也傳送。

如此反覆,樊洛洛並沒有太多的消耗,無非是費一些神石而已,到那男人卻消耗的十分厲害。

終於,男人憤怒了,在傳送的同時就直接凍結了空間,樊洛洛即便是想跑,也是跑不成了。

「碾壓!」男人根本不給樊洛洛再次逃跑的機會,直接上來就是大招。

明明是很快的時間,卻在樊洛洛面前變成了慢動作一般,她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一點一點被擠壓,一點一點承受不住,從毛孔中滲出血來。

「要死了么?」這是樊洛洛的第一個念頭。

「我不甘心,為何我如此孱弱。」這是樊洛洛的第二個念頭,他的神力甚至是生命力靈魂力都在瘋狂的燃燒,去抵抗那強大到遇到抵抗的碾壓力。

「我要變強,更強!我要成為這世上最強的神,我要眾神都聽我號令,我說他應該是,他就必須死,我說誰該活,誰就能活!我不甘心,我還沒有成神,我不甘心!」樊洛洛的心中不住的吶喊,但是卻沒有任何作用。

玉佩空間也因為樊洛洛的關係而漸漸分崩離析,楚漣卿等人終於得以從玉佩空間中衝出來。

「丫頭。」楚漣卿想要去擁抱樊洛洛,但是周身強大的壓力讓他寸步難行。

樊洛洛的肉身漸漸破碎,但是她的身上忽然就散發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

「悟道?」那男人一愣。

樊洛洛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終於悟道成功,稱為了凡神修為,而在成為凡神的瞬間,天地之間一絲絲鴻蒙之氣鑽進樊洛洛的身體,修復著樊洛洛破損的身體。

男人回過神來。「成神又如何?成神的過程中,你可還不是神!」

壓力很大,樊洛洛的身體無限的崩壞,隨後無限的修復,再這樣的過程中,樊洛洛的身體強度越來越大,靈魂力越來越凝聚。

「唉……」一聲嘆息突兀的出現在那男人耳邊,男人打了個寒顫,猛地回頭。

「何必呢!」入目的是一個乞丐模樣的男子,他看著那男人嘆息道。

「閣下是何人?」男人警惕的看著那男子,問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日前來是想救下那個姑娘。」乞丐說道。

「閣下莫要多管閑事!」男人眯起眼睛說道。

「我與她有緣,這一遭,我不得不相救。」乞丐說道。

「閣下可要想好了。」男人眯起眼睛。

「想好了!」乞丐喝了一口酒,笑眯眯的說道。

隨後,乞丐適當出自己的空間。

「逍遙道?」男人一愣。

這乞丐,便是樊洛洛之前遇到的,解開了自己心結的那個乞丐。

「沒錯,既然閣下知道在下修的是逍遙道,就應該知道我為何會救她,不救她就是與我之道背道而馳,救了她,我的逍遙道會更上一層樓。」乞丐說道。

「閣下不必說的如此多,今次我已經與她不共戴天了,今日不是她死就是我亡。」那男人說道。

「行吧,既然說話解決不了,那就打吧!」乞丐收起酒葫蘆無奈的說道。

兩個人都是天道,所以實力也差不太多。

「其實今日就是沒有我,你也留不下她。」乞丐說道。

「笑話,區區半神,我還留不下她?」男人不屑的說道。

「你沒有發現么?」乞丐詫異的問道。

「發現什麼?」男人一愣。

「那是神道!」乞丐指著樊洛洛說道。

「什麼?」猛地看向樊洛洛,周身金光,果然是……神道!

「你還覺得你能留的下她?」乞丐問道。

「若是神道,我就更要殺了她!」男人眼中露出一絲癲狂。

神道,猶在天道之上,若是樊洛洛神道成功,自己死只是對方一句話的事。

從世界有神的存在以來,能夠成就神道的唯有一人,那就是上古第一位真神,神王塔米。

而樊洛洛將是第二位!

樊洛洛神道的誕生,說明了她將是下一位神王。


神說要有光,世界上便有了光,神言普通聖旨,有神才有世界萬物,才有天道!

所以,他這個天道在神道的眼裡,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聽貧僧一句勸,空、跆、柔、泰還是都統統關門吧,省得在這裏丟人現眼……”

陳杰的毒舌開始發威了,二十五名挑戰者聞言,一個個被氣的臉色鐵青。

按理說他們的養氣功夫還是可以的,如果陳杰僅僅只是說他們也就算了,但現在陳杰在侮辱空、跆、柔、泰,這簡直就是不可原諒!

不僅二十五名挑戰者被氣的渾身發抖,那些來自世界各地的空、跆、柔、泰的弟子,都被陳杰一番話激怒了!

在他們看來,這少林的和尚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然而在陳杰說完後,臺下頓時響起一片掌聲,不過基本上都是華夏人在鼓掌,外國人鼓掌的少之又少。

“日僧大師,還請不要在侮辱空手道!”小泉一郎臉色鐵青的說道。

“貧僧只是在述說一個事實!”陳杰面色平靜,想了想又加了句:“只要諸位施主能夠破了貧僧的金鐘罩,那貧僧自然會收回剛纔那句話,但如果諸位施主破不了……呵呵……”

包括小泉一郎在內的二十五名挑戰者,都是勃然大怒,下起手來自然是越狠了,陳杰知道自己剛纔那番話起了效果,心中頓時大喜。

而陳杰在二十五位著名武術家的圍攻下,面色依然是絲毫未變,笑容不減分毫,甚至臉上的笑意反而更加燦爛了。

因爲隨着二十五名挑戰者不斷擊打,他的修爲也在快速的增加,現在隱隱似要衝破瓶頸,突破了!

“已經達到巔峯了,只要再加把勁,絕對能夠突破……”陳杰心中喃喃着,恨不能讓二十五名挑戰者出手再狠一些。

“轟隆~!……”耳邊突然響起一聲雷霆炸響,一種熟悉的感覺浮上心頭,體內的暖流正在瘋狂涌動,這種感覺陳杰相當的熟悉。

跟當初突破第一次與第二次時的感覺極其相似,但卻更加強烈了許多,陳杰知道這正是在衝刺第三次之體的瓶頸,只要能夠打破桎梏,那他就能夠正式晉級。

然而陳杰激動的心情突然落到了冰點,因爲他發現修爲居然不夠,雖然現在已經在衝刺瓶頸,但能不能衝破瓶頸卻還是未知數。

“不行啊,得想個辦法再刺激一下他們,讓他們下手更狠一些,不然這次修爲可能就要突破失敗了……”陳杰心裏着急的想道。

如果說以前突破之時,那種感覺讓人生不如死,那現在痛苦再次增強了數倍,陳杰臉上再也不能表現的平靜,緩緩地,陳杰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痛苦之色。

看到陳杰臉上忽然浮現出一絲痛苦之色,小泉一郎等人頓時精神大振,本來他們都已經絕望了,現在發現陳杰臉上突然浮現一絲痛苦,就知道剛剛的攻擊起了作用,或許那處穴位就是這和尚的罩門。

“大家一起攻擊他的巨闕穴,那裏應該就是他的罩門!”小泉一郎連忙高聲提醒了一句。

隨後就見二十五名挑戰者,快速的輪流攻擊着陳杰的巨闕穴,一個個仿若打了雞血一樣,那瘋狂的勁很難讓人相信,這還是做事一絲不苟,平時非常嚴肅,儀態莊重的師傅(師兄)嗎?

而陳杰心中則是歡喜若狂,本來他還想着怎樣才能刺激他們,讓他們出手更猛一些,好助他突破,沒想到小泉一郎卻幫了他一個忙,這下倒讓陳杰省事了。

“怎麼回事?大師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難道他們真的尋找到了大師的罩門?破了大師金鐘罩的防禦?”

“大師您要挺住啊,可不能輸給扶桑鬼子……”

不少人看到陳杰臉上浮現出一絲痛苦之色,頓時心都提到嗓子口,還以爲是小泉一郎他們真的尋找到了日僧大師的罩門,才使得日僧大師面露痛苦之色。

在二十五名挑戰者的瘋狂攻擊下,陳杰的修爲也在瘋狂的增加,當修爲達到頂點的時候,陳杰終於如願以償的突破到了!

“這就是突破的力量?!”陳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種感覺前所未有的好。

“實力至少增強了三倍有餘!現在修爲已經突破,那也是時候該解決這些人了……”在陳杰看來二十五名挑戰者,現在都已經失去了價值。

小泉一郎神色突然一變,因爲陳杰臉上的痛苦之色,突然之間消失了。

只見陳杰緩緩睜開雙目,含笑環視四方,最終目光落在小泉一郎的身上,因爲可以看出二十五人當中,小泉一郎纔是真正的話事人。

“阿彌陀佛,多謝施主等人相助,貧僧多年來未有寸進的金鐘罩,剛纔終於突破了!”陳杰緩緩起身,雙手合十,對小泉一郎等人施了一禮。


“你……”小泉一郎聞言氣的想吐血。

金鐘罩的修煉方法他們自然是知道,先是以棍棒等武器擊打修煉者,打得越重,修煉的速度就越快,令肌肉產生強大抵抗力,毫不覺痛。

說白點就是捱打,打到你都打不疼了,原理就跟鐵頭功一樣,一步一步的打,打到最後頭可碎磚爲止。……

只是讓小泉一郎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等人居然無意間成全了眼前的和尚,使得眼前和尚的金鐘罩更上一層樓。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