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相不相信,你的命運已經無法改變,這是事實。」神尊道。

「至少我可以不修鍊元氣給你,你就晉不了階。」周楓反駁道。

「嗯,這是你自己的選擇,我不會強求你,但是你最好能明白一件事。」神尊說道。

「什麼事?」

「魔尊毒煞!」

這四個字就像有魔力般,像個夢魘,每聽到這四個字周楓的心就像有一股寒氣飄過。

周楓再次陷入進退兩難的深淵,事實上他也的確沒得選擇。


「只有你我聯手,『裡應外合』,才能對付魔尊,你自己想清楚。」

「我想問你最後一個問題。」周楓突然打斷道。

「什麼問題?」神尊詫異。

「我們的約定是答應幫你做一件事情,但是既然你能隨時強佔我的身體,何必要提出這個約定?等你得到我的身體后難道還有你做不到的事情反而我做得到?」周楓疑惑道,擦乾了身上的水滴。

「這個問題問得好,我說過要你做的事情絕對是你力所能及的,而且不會違反你的道德和良心。至於為什麼會有這個約定,你難道還不明白嗎?」神尊說到這裡賣了個關子。

「你說清楚一點。」周楓自認為很淡定,其實現在心裡是七上八下的。

「之所以有這個約定,正是因為我自始自終都沒有想過要做出有損神威的無恥之事,以至回到『故鄉』后遭六界謾罵,這麼說你難道還不明白?」神尊鄭重地解釋道,看他仍然不太相信,又補了一句:「說通俗一點,你剛才提出的疑問,算是我們之間的合作關係里一個矛盾衝突,而我提出的這個『多此一舉』的約定,又正好可以彌補這個衝突,達到雙贏,懂了嗎獃子?」

周楓越聽越覺得頭腦混亂,但是經過這次交流,他總算是相信了神尊是正派人物,應該沒有害他的道理,這才恢復了瀟洒的笑容:「好了,相信你了,真他媽的啰嗦。」

周楓的判斷也是有根據的,尤燕跟李瑤都跟神尊沒有任何關係,單憑他三番兩次維護那兩個女人的尊嚴,就是一種正義的表現。

「嗯,那麼,現在我們可以開始『人神合一』的第一步修鍊了。」神尊寬慰地說道。

周楓眼前一亮,急忙道:「什麼什麼?人神合一?是什麼東西?可以跟我說說嗎?」這種感覺就像撿了一個漂亮的石頭,突然有個專家還對你說這是一塊翡翠。

「呵呵,看來你對未知事物很是興緻勃勃嘛。」神尊讚賞道。

「別打岔,快說,那是什麼東西?」周楓恨不得扒開腦袋把神尊挖出來問個清楚。他並不知道神尊的元神丹是懸在他的丹田之處,只知道那聲音每次都是在腦海里響起來的,便以為那廝是在自己的腦袋裡。

「你不是常問我有沒有什麼修練武術的秘訣嗎?」神尊反問道。

「對,你這個王八蛋每次都令我失望。」周楓用埋怨的口氣道。

「那種秘訣當然是沒有的,不過……本尊的魔法可不止治病一個用途啊,小夥子。」

「什麼意思?他媽的乾脆點。」周楓有些迫不及待。


「你別著急呀。你知道在我們那世界里,醫療系的魔法師最重要的是什麼?」神尊依然是反問。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我的房東是只貓 第369章奇緣

「不知道。」周楓只好耐心地等待他指點,但心裡想道:「媽的,當然是醫療魔法了。」

「嘿嘿,醫療系魔法師在整個戰隊里起著最重要的作用,所以醫療系魔法師最重要的技能不是治療能力,而是保護自己的能力,還有逃跑的能力。」神尊朗朗道。

「我靠,逃跑?這也算能力?」周楓忍不住有些鄙視了。

「你懂什麼?如果連自己都保護不了,一上戰場就死了,那又如何保護自己的戰友?」神尊興緻勃勃地解釋道。

「額……那倒也是……」周楓承認自己理虧了。

「而人神合一指的就是當我達到一階實力以後,只要你的身體足夠強壯,就能夠直接憑你的意識召喚並駕馭我的魔法,在戰鬥中可守可攻,而且我保證你跑路會跑得比任何人快。隨著你的身體日益強壯,真氣日益充沛后,召喚和駕馭魔法的能力也就越強,加上我的第三方控制,若你我的默契能達到天衣無縫的境界,我敢說這個世界里任何人都不是你的對手。」神尊滔滔不絕地說道。

周楓聽得眉飛色舞,整個人幾乎要飛了起來,問道:「哇靠,還有這麼過癮的事情?為什麼你不早說?」

「早說沒有用啊,我這不是剛剛才突破一階實力嗎?再說憑你之前的體質,完全無法控制我的魔法,說了也是白搭。」神尊回道,「你現在不妨試試,集中精神,感應一下自己的丹田位置,旁邊有一顆球狀的元神丹,那就是我的元神,然後用你的意念召喚我的魔法。」

周楓心中一動,二話不說就直接試了一下,集中精神……元神丹……想到這的時候他分了一下神,想道:「我靠,搞了半天這傢伙不是在我腦袋裡呀?是在我肚子里?」

「渾蛋,別分神。」神尊怒道。

周楓有些愧疚之意,開始重新測試。集中精神……元神丹……魔法……給我魔法,魔法,你他媽的快給我呀。嗯?沒動靜的?

「我拉你奶奶的腿呀,這算啥玩意?難道沒有什麼咒語之類的嗎?你叫我怎麼感應?」周楓喪了氣,大咧咧地罵道。

「沒有咒語,你慢慢練吧,現在也急不來,目前最重要的是把你的體質煉好。」神尊說道,好像這結果正在他意料之中。

周楓想想也有道理,萬事開頭難,現在急也沒有用。

從浴室出來換上了自己清爽的西裝后,周楓這才想起和宗偉江的「約會」,晚飯都來不及吃就馬不停蹄地奔往帝豪酒吧!

奇緣酒吧里,激光四射,音樂聲震耳欲聾。

穿過混亂的舞池,周楓有如西天取經一般,在吧台找到了宗偉江。

「你怎麼才來呀?居然叫我不要遲到?」宗偉江一見面就埋怨道。

「抱歉了兄弟,剛才在健身館玩過頭了。」周楓無奈道,給酒師招了招手,要了一杯黑品樂。

「健身館?你現在天天去嗎?玩過頭該不會是發生了什麼艷-遇吧?」宗偉江神秘地笑道。

「艷你個大頭鬼。」周楓斜了他一眼。

「咦,你額頭怎麼了?」宗偉江疑惑不解地指著周楓的太陽穴那片瘀紅。

周楓下意識捂了一下,趕得太急居然都忘了給自己治療,也只好擱著了,說道:「說起來倒霉透了,今天又被兩個女人打了臉。」

宗偉江抿一口酒,差點噴了出來,詫異道:「又被兩個女人打臉?嗨呀你小子實在是艷福不淺啊。」

「這還艷福不淺?」周楓不可思議地盯著他。


「有什麼問題?我想被女人打還沒有那福份呢。」宗偉江苦著臉道。

「你喜歡這種福份?那還不簡單,明天你在尤燕面前罵她一句豬頭,我保證如你所願。」周楓笑道。

宗偉江一聽就像踩了釘子,連連擺手道:「別跟我提這個,我可不敢惹那個姑奶奶,你以為我是你嗎?」

換了以前周楓會感到無比自豪,可現在他陷入沉思之中,想起尤燕那一巴掌和臉上的淚痕,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啊。

「先生,請問有火嗎?」

在這失神之際,周楓的耳邊傳來一個十分甜美的聲音,轉頭一看——無比震驚。對方竟是個貌比西施的美女,澄妝影於歌扇,散衣香於舞風,拭珠瀝於羅袂,傳金翠杯於素手。這臉蛋和身段加上她嫵媚而不俗氣的氣質,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犯罪,偏偏她還穿著超低胸的紅色連衣短裙,凸起的兩顆大球擠出一條深深的溝壑,冰肌玉骨。

宗偉江這個正兒八經的人一時間抵抗不住,竟流了滿地的鼻血,怔得像一塑雕像。周楓慶幸自己是從花叢大學畢業的蜜蜂,面對這樣的誘惑早就習以為常,但不管怎麼說,這個美女也確實把他震憾了。

「先生,請問有火嗎?」那美女又道,看到對方那六神無主的表情,不由充滿了自信,還露出一個迷死人不嘗命的微笑。她似乎習慣了男人那種充滿**的眼神,而且她打扮成這樣也像是故意讓別人看的。

「有,當然有。」周楓戀戀不捨地把目光移開對方的胸部,盯在她臉上,摸一摸褲袋,然後幾乎是下意識地把拳頭舉在對方的香煙下方。

美女見狀先是一怔,後來又感到驚奇,她面前那個周楓本來就不抽煙,身上哪裡有打火機?但他遞過來的拳眼上還真的亮起一束火苗。

美女有些好奇,香煙吸燃后竟抬起她完美無缺的玉手掰開周楓的手指,裡面空空如也,不禁稱奇道:「你會變魔術?」

周楓更加受寵若驚,這個應該已經絕種的美女居然會主動拉他的手,這是什麼意思?但聽到美女的問題他還是出於下意識地答道:「不……不會……」

美女嫣然一笑,說道:「你很謙虛嘛,謝了。」說完便離開了。

周楓和宗偉江的目光同時沿著對方的的婀娜步伐盯著那雙和尤燕媲美的長腿,久久失神。

此時神尊的元神丹在周楓的體內突然擴漲了幾下,周楓的頭頂上方又出現一個任何人也無法看見的黑影。黑影空空洞洞的兩個眼圈充滿了驚訝,暗想道:「這個小子……剛才居然憑下意識召喚出我的火元素魔法?簡直是不可思議呀!難道女人還可以激發男人的潛能?妙哉啊,如此看來,我倒是應該改變一下自己的傳統思想了,必須順從他的潛意識才行。嘿嘿嘿……這個小色鬼,除了好色之外,心腸倒還是不錯。」

直到那美女的背影消失,兩個人才把三魂六魄收了回來。宗偉江壓著興奮說道:「關老弟,這妞……你認識?」

「咦,你幹什麼?上火了?」周楓正想回答,卻發現宗偉江的鼻孔周圍全是血。

「啊?是嗎?抱歉,我失態了……」宗偉江下意識地捂了捂鼻子。。

周楓嗤之以鼻,這小子抵抗力也太低了吧?不過也怪不得他,那美女的殺傷力的確超凡。無意間他發現吧台里的調酒師也是滿面通紅,鼻血染了一嘴,宗偉江也發現了,雙雙怔住。

只見那調酒師一邊抹著鼻血,一邊靦腆地說道:「額?其實……我也上火了。」

眾人又有意無意地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定海神針,居然不知不覺間撐得鼓鼓的,急忙調正坐姿,用衣角給擋住,場面極其尷尬。

宗偉江又道:「喂,我問你呢,你們認識?」

「不,不認識。」周楓有些尷尬地說道,腦子裡仍然在幻想著一個齷齪的畫面,實在不忍心讓這個畫面中斷。

「不認識?那她怎麼找你借火?」宗偉江有些奇怪。

「這個……大概是因為我帥吧,或者是我的人品好。」周楓得意洋洋。

宗偉江和調酒師都被打擊了,心裡痛苦地忖道:「天哪,為什麼你這麼不公平?難道我長得很醜?難道我的人品就有那麼差嗎?」

酒吧門口外。

一個絕色女子右手夾煙,暴露的穿著秀著她的極品身材,顯得周圍的一切均暗淡無光。此人正是剛才和周楓借火的那個美女。

馬路邊一輛全鍍金加長版勞斯萊斯幻影裡面下來一個面容憔悴的六旬老人,恭恭敬敬地給那絕色女子鞠了個躬:「大小姐,請上車吧,舒董他很擔心您的安全。」

「我知道了,我想回家的時候自然會回,再玩一會。還有,別跟著我。」被稱呼大小姐的絕色女子噴出一口煙,冷冷道。

「大小姐,現在外面很亂,而且舒董的身體也不好,您就別讓舒董再為您擔心了。」老人不敢正視對方,自始至終一直低著頭,神色顯得有些焦慮。

「王管家,請你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本小姐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來管了?」大小姐怒道。

「是是是,老奴該死,但是職責所在,希望大小姐諒解,我也絕不敢為難大小姐。」叫王管家的老人把頭埋得更低,生怕稍微說錯一句就會腦袋搬家。

「回去告訴我爺爺,等我玩膩了,自然會回去,叫他別擔心。」大小姐的語氣突然變得溫柔起來,徑直沿馬路邊逛去,頭也不回。她的步伐優雅,流露著一種神聖而不可侵犯的貴族之氣。


大小姐走遠后,王管家這才直起腰板,此時的神態卻是換了一個人,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虎虎生風,不怒而威,哪裡還有剛才那副奴才相?

只見王管家朝遠處的各個角落招了招手,四面八方即刻走來幾個體形魁梧的黑衣人,把王管家圍在中間。

「你們幾個一定要留心,千萬別讓大小姐發現你們,同時必須保證她在回家之前不能少一根頭髮,要不然,你們知道後果是什麼!」王管家威風凜凜地喝道。

八個黑衣人同時微微一點頭,身形一晃,像八條疾速的影子往大小姐的方向奔去,消失在夜市中……

酒吧內,吧台前。

周楓幾杯烈酒下肚,漸漸感到有些醉意,便託詞說道:「老江啊,我好像差不多了,也該回去了。謝謝你陪我喝酒。」

「你不是吧?這樣就醉了?」宗偉江有點不盡興。

「嘿嘿,你明明知道我對煙酒這玩意都不是很在行。」

「那我送你回去?」宗偉江說道,他向來不喜歡逼別人喝酒。

「哎不用,不用,我自己還能回去。你呢,就在這裡再坐一會吧,說不定剛才那個美女會回頭來找你再借個火呢,哈哈……」周楓說完大笑。

宗偉江鄙視地拍了他一掌,叮囑道:「路上小心點呀,出了事情我可不負責。」

周楓走出酒吧門口,一晃一晃地往宿舍的方向逛去,心裡嘲笑道:「宗偉江你個煞比,老子一個大爺們還能在路上出什麼事?」

經過一條巷子的時候,周楓發現那裡站著一個全身黑色的男人,黑服裝黑眼鏡黑皮鞋,活像黑客帝國里的基努-里維斯,酷斃了。他向來看不慣這種愛裝b的人,借著酒意唬弄道:「喂,我說你小子,這半夜三更的不在家好好獃著,杵在這裡幹什麼?你當你是蜘蛛俠嗎?喂小子,我說你呢。」

那黑衣男子一聞酒味就知道他是發酒瘋,而且現在才晚上九點多,哪裡是半夜三更啊?所以也不搭理他,只是定定地看著前面一面鏡子。

周楓感覺有些奇怪,也瞅了一眼那面鏡子,撓著頭道:「神經病啊,這大黑天的,一個大男人穿得像鬼一樣跑到巷子里來照鏡子?這人……瘋了!」

黑衣男依然沒搭理他,眼睛定定地盯著前面的鏡子,從他那個角度上看,鏡子映射的卻是前方一個夜宵店的一張小餐桌,桌前坐著一個性感迷人的美女,正是那位大小姐。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第370章神秘美女

周楓說完繼續一晃一晃地往前走。前面出現一個夜宵店,生意十分紅火,餐桌都擺到馬路邊了。從門口經過的時候,突然裡面闖出一個比周楓還要醉的年輕人,一臉猥瑣之相,賊頭賊腦的。當他看到旁邊一個性感美女正在孤獨地喝悶酒時,色心大起。

只見那猥瑣男堆著一臉賤笑,晃到大小姐旁邊,說道:「咦?美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呀?要不大爺來給你樂一樂……」說完竟伸手去摸大小姐的臉蛋。

一道電光火石的白芒閃過,猥瑣男尚未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的手掌穿了一個血淋淋的窟窿。

「啊!」大約過了三秒鐘,他才鬼哭狼嚎地叫起來,汗如雨下。

眾人被這場景嚇呆了,所有談話聲戛然而止,裡面一些客人還走出來看熱鬧。而大小姐的表情卻出奇地冷靜,只是淡淡地瞄了一眼遠方的一條暗巷……繼續喝著她的啤酒。

再說周楓恰好路過,聽到這聲慘叫后酒也醒了一大半,一時間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急忙去扶起那猥瑣男,一手握住他的傷口,另一隻手則伸進褲袋裡拿出一個創可貼。

受了如此重傷的猥瑣男被他這麼一握,更是痛得面目扭曲,大罵道:「我靠,你想幹什麼……」說完舉起拳頭準備轟過去。

周楓急忙道:「這位兄弟,別著急,別著急,我是醫生,是來幫你的。」

猥瑣男聽他這麼一說才放下了拳頭,而且手掌被他握住以後好像還真的不太疼了。事實上就在他們說話這會,那條小縫隙里已經是玄光燦爛,情景和治李瑤的腳底時差不多,秒治。

重生之鉅變 但為了掩人耳目,周楓還是把隨身準備的創可貼蓋了上去,說道:「你看,沒事了吧?這可是我的獨門創可貼呀。」

眾人一看,紛紛豎起大姆指,感嘆道:「哇,神醫啊,太神奇了!」

那猥瑣男更是驚愕不已,被這一刀穿過後,他的酒一早就醒了,連連道謝:「啊!謝謝神醫,謝謝了,剛才多有得罪。你這創可貼多少錢?」

「不用客氣,我不收錢的,若是真的要收,你也付不起。」周楓朗朗道,眉飛色舞。

大小姐看到這個創可貼,也是好奇心大起,不禁仔細打量了一下周楓,恍然發現這不就是剛才幫我點煙的那個男人嗎?

周楓從后褲袋抽出一張紙巾,擦了擦手上沾的血,正準備繼續往家走,突然眼前一亮:我的媽呀!這……這不是剛才在酒吧里那個超級要命的美女嗎?

他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湊近了一點,那條深深的溝壑,美到離譜的臉蛋……果然沒有錯,不由驚奇笑道:「哎,怎麼是你呀?」說完他居然還步了那個猥瑣男的後塵,伸出手指向大小姐的臉指去——儘管他並沒有打算去摸對方的臉,但是動機也比較明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