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突然變得簡單了起來,她便用忙碌麻痹自己不去想他。

她曾想過許多種未來,自己費盡周折,才終於得到了原諒:即使不能名正言順在一起,卻也能如師徒那般關係,守在他身邊……

卻獨獨沒有這樣的一種,有朝一日,他與自己……行到了陌路。

月色清冷,寒冷的冬夜,冷風徐徐的追著,沒有雲朵也沒有幾顆星星。

夜是無邊深邃的墨藍,彷彿無盡的黑洞,要將凝視著它的人拉入永夜的深淵。

叩叩——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蕭慕雲隨便披了件了衣服,便起身去開門。 晚上七點,陸瑤抵達縣裡的火車站,一下車,就看到在外面伸著脖子等人的簡明兄妹倆。

陸瑤連忙拿著行李朝他們跑過去。

「嫂子,嫂子!」

簡小妹此刻也注意到了朝他們跑來的陸瑤,大力的朝她揮著手。

簡明連忙走過來接住她手裡的行李。

「嫂子,餓不餓,我們先去吃飯吧。」

夏天天黑的比較晚,七點的時候外面還亮著呢。

晚飯也才剛剛開始。

陸瑤確實是餓了。

「那我們先去吃東西吧。」

兄妹倆騎了兩輛自行車,簡明帶著行李,簡小妹帶著陸瑤。

「你二哥什麼時候給你們打的電話?」

這兩人知道她的火車班次,還等到這時候,肯定是簡大哥和他們說的,並且安排他們過來接她的。

坐車真的很累,幸虧他們倆騎得自行車,她還可以坐在後面休息一會兒,不用急著趕路。

「快兩點吧,二哥說你家裡出事要回來,讓我們過來接你一下。」

快兩點?


看來是趕在出任務前打的。

「哎,坐自行車真的是太舒服了,不過,你們騎自行車來不累嗎?」

從家裡到縣上,需要一個小時呢。

「二哥說了,你回來后肯定累了,要我們想辦法讓你休息一下,我和三哥找不到車,總不能拉著駕車子來接你,所以索性就騎自行車來了。」

陸瑤:「……」

駕車子…

陸瑤還真是想象不到自己舒服的躺在駕車子里,兩兄妹拉著她的場面,絕對是一道風景線!

簡大哥想的還真挺周到的。

簡小妹趁著路上沒多少人,往後朝她拋了個媚眼。

「嫂子,是不是被我二哥感動了?」

說完,又專心的騎車。

陸瑤朝她翻了個白眼。

「我一直都很喜歡你二哥好不好,沒有最喜歡,只有更喜歡!」


聞言,簡小妹佯裝一陣惡寒。

「三哥,你看看他們,我們倆累死累活的,她還在這裡炫耀,真的是很過分了!」

簡明笑而不語。

哥過的幸福,他比誰都開心。

嫂子能和小妹相處的如親姐妹一般,也是好事。

「好了,別鬧了,嫂子該餓了。」

簡小妹嘻嘻哈哈的應著。

三個人在縣裡吃了混沌,簡明兄妹倆把陸瑤給送了回去。

天色已經晚了,簡明知道這個時候上門打擾實屬不該,特別是孩子個個外出歸來,父母肯定有很多話要說,所以他們兄妹倆就把人送到家門口,不進去了。

「進去喝杯水吧。」

忙了一下午了,肯定口渴了。

簡明擺擺手,說道。

「不用了,嫂子,你趕快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們有空的話就去醫院裡看爺爺奶奶。」

他們也是剛知道,不然早就去縣裡看望病人了。

「家裡的事不省心,還是我先去探探路,後天我會去你家看望你父母,到時候再決定吧。」

聞言,兄妹倆也沒有勉強,騎著自行車回去了。

兄妹倆走後,陸瑤敲了敲門,高聲喊道。

「爹,娘,我回來了!」

屋裡都沒燈火了,顯然父母已經睡下了。


陸瑤又開口叫了好幾聲,才聽見堂屋門開鎖的聲音。

陸建業和王秀花點著蠟燭,陸瑤依稀聽見母親的聲音。

「當家的,我們是不是聽錯了,瑤瑤沒說要回來啊?」

「聽沒聽錯,出去看看就知道了。」

陸瑤笑了一聲,她是擔心爹娘知道她回來還要去接她所以才沒提前告知的,他們倆照顧病人已經很累了,實在不適合勞累。

陸瑤又拍了拍院子的木門,「爹,娘,是我回來了,你們沒聽錯。」

滑落一秒鐘,母親驚喜的聲音伴隨著越來越急的腳步聲靠近她。

「當家的,是閨女回來了,瑤瑤,瑤瑤!」

王秀花激動的鬆開陸建業的手就往門邊跑,打開門便看到了日思夜想的閨女。

「瑤瑤,真的是瑤瑤回來了。」

王秀花拉著陸瑤的手讓她進去,陸建業見到閨女也是開心的不行,這幾天的壞心情頓時煙消雲散。

「快進屋,外面黑。」

進了屋,吹滅了蠟燭,取而代之是暈黃的燈光。

「瑤瑤,怎麼這時候回來,也不和我們說一聲去接你啊,剛剛我們睡了,還以為聽錯了呢。」

王秀花一邊說話一邊給陸瑤倒了一杯水,陸瑤接過來喝了。

「擔心你們嘛,所以就回來了。」

瞞住了簡大哥出任務的事情。

「擔心什麼,你爺爺奶奶都已經躺在床上了,還能欺負我不成?」

說完,王秀花覺得這話不妥,朝李建業偷瞄了一眼,看他沒不高興,這才放下心。

母親的小動作陸瑤看在眼裡,笑了聲。

「娘,一句話而已,你這麼怕我爹啊?」 「阿哲?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慕雲,不好意思,打擾你休息了!只是……我想第一個趕來祝福你,生辰快樂!」蘇哲說著,將一枚精緻的玉簪抵了過來。

「生辰……啊!謝謝!我自己都給都忘了!」蕭慕雲接過那支雕琢成蓮花的玉簪愛不釋手。

這簪子做工精緻又不失大方典雅,她的撫摸著那精巧的蓮花瓣,開心的笑了起來。

「要我幫你帶上嗎?」

「啊……好。」

「果然很合適你,也不枉費我與楚帥的一番辛苦了!」

「師兄也參與啦?真是麻煩你們惦記了,我很喜歡!」

「哪裡,其實是楚帥說,你原來的簪子如今被白家姑娘帶著,怕你睹物傷心,所以要做一隻更好的給你!我也不過是給他打打下手罷了,在這之前,我也不知道他竟然還會這個!」

「呵呵,是啊!我師兄會的東西太多了,有時候想想我都很嫉妒他的!」

「往後的日子還長,你這麼聰慧,慢慢學肯定可以超過他的!」

「就你會哄我!進來坐坐嗎?外面怪冷的!」

「不了,我就是回來打個轉,馬上就要回前線去了!」

「這麼急?我看你風塵僕僕的,剛回來吧!」

「嗯,前線的戰事越演越烈,如今連人界與鬼界都牽涉進來了,確實是有些忙不過來!」

「哦!是這樣啊……那你快去忙吧!我這邊沒什麼事,不用惦記我。有深雪跟我作伴呢,蘇家這邊的運作有我盯著,你不用擔心丹藥的供給跟不上!」

蘇哲自然並不擔心這些,他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輕輕的拉起她的手來,落下了一個冰冷卻溫柔的吻。

「慕雲,我知道你放不下他,我也不想逼你。可是……也希望你能偶爾回頭看看我,我相信自己可以帶給你幸福!」

「阿哲……」蕭慕雲有些驚訝的收回了手。

「我知道,我在這個時機表白是有些狡猾,可我真的不想再這樣默默的等下去了。你和他曾經發生過的一切,我都可以包容!只要你願意,我、甚至蘇家,都會成為你的後盾。希望你能認真的考慮一下我!」

「……我。」

「你不用著急給我回復,我可以等,等到你慢慢放下他。另外,有個消息要告訴你,我想你聽了會更開心吧。」

「嗯?是什麼事,仙界大捷了嗎?」


「不,是林皓,他回前線了。」

當那個名字毫無預兆的出現時,蕭慕雲呼吸一滯。

蘇哲看了她一眼,有些落寞的笑了笑,便踏著雪路,轉身離開了。

之後,陸陸續續的,便有一些消息送到了她的手上。

有來自散人居的,也有蘇哲和楚河送來的。

大都是關於仙魔大戰近況和林皓的。

都知道她關心林皓,所以他的消息也從未間斷,尤其是蘇哲就連他身邊人的消息也會一起告訴她。

所以雖然她並不在他身邊,卻也好像在他身邊一般,對他了如指掌。

林皓回了前線后,大小戰役不斷。

失憶后,經過三個多月的學習和磨合,他不再像之前那樣跟楚河鬧彆扭,也開始學習各種事務的打理,憑藉著他的聰明才智,似乎一切都向著好的方向在前進著!

而他,依舊是戰場上那個最亮眼的星,無人可以掩蓋其鋒芒。

蕭慕雲時長將那些消息反覆的拿出來看,看過後再小心的收好。

她的小羽,長大了。

再也不需要她了,或許就這樣……也好。 「娘,一句話而已,你這麼怕我爹啊?」

陸瑤忍不住打趣。

王秀花和陸建業均是一愣,這丫頭,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還打趣起父母來了。

「你這丫頭,渾說什麼話,你爹對我這麼好,我怕他做什麼?」

陸建業對她好,她都知道,這次公婆生病住院,她沒再像之前婆婆倒下那會全程照顧,建業在他父母面前堅持大嫂和她輪流照顧,輪到她的時候,建業也有幫她照顧公婆,就是婆婆對她冷言冷語,也被建業給堵了回去。

有這樣的男人,她怎麼會不為他著想呢,剛剛說了那樣的話,她不是怕他責怪她,只是擔心他會誤會她或者是心裡多想。

畢竟那是他的親生父母,她剛剛那話是有點幸災樂禍的意思了。

陸建業上去朝閨女腦袋上招呼一巴掌。

「出門一趟,膽子變大了,都敢打趣我和你娘了。」

陸瑤佯裝很疼的往後退了退,手捂著腦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