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林特猶猶豫豫,往與拉娜婭相反的方向退去,搖了搖頭。

「特訓罩你,等下就給你開後門,告訴你地點環境和大致的安排。到了那邊,跟著我,你只用丟幾個加持魔法就行,不用干任何事。」拉娜婭笑道。

格林特又回來了,小手瑟瑟縮縮地拿出那張寫著配方的圖紙,遞給拉娜婭。

凈化藥水裡面所需要的材料,有幾種確實比較少見而昂貴,拉娜婭看了一會,忽然愣了愣,圖紙?

說到圖紙,拉娜婭還沒仔細看過蒼穹之劍的圖紙上具體的內容,當她第一次從安格斯手上接過這張圖紙的時候,沒看多久,就是一陣頭暈眼花,因為實在是太複雜了。

以至於,流傳了這麼久,居然也沒有複製品的出現,這才使得整個世界僅此一張,而現在,這張圖紙拉娜婭已經給了科雷德了。

「陪我回寢室。」拉娜婭將配方塞回格林特的手裡,說道。

「啊?不是說好了開後門嗎?」

「我想先查點東西。」

……

拉娜婭的書桌上多了很多書,有關於歷史上著名的鑄器師的介紹,有全世界排名靠前的引器的介紹,甚至還有高階引器法陣的一般規律。

這些書,動輒上千頁,所有的書堆疊起來足有半米高,當格林特看到這景象的時候就知道,她又要孤單了。

一整天就這麼過去了,直到天黑,拉娜婭才合上了最後一本書,看了看自己記了幾頁滿滿的筆記,依舊是搖了搖頭,看來並無收穫。

關於蒼穹之劍,書中只提到了那位鑄器尊者的姓名與生活的時代,最多只有一張蒼穹之劍的完整形態的示意圖,至於它歷代的修復者,卻是隻字未提,更別說使用者了。

關於高階引器時常用到的法陣,無非就是拉娜婭之前接觸到的那幾種,契約法陣,保密法陣之類,這些不用想,蒼穹之劍肯定都有,拉娜婭就是想知道,科雷德為什麼不願意在她所能看到的地方修復蒼穹之劍,而是要刻意地離開。

拉娜婭有著十分肯定的答案,問題一定是出在那張圖紙上,就是因為她的注意點全部集中在安格斯留下的字跡上,而沒有仔細看正面的內容,所以她才不知道為什麼。

不過她倒希望是因為如此,科雷德有責任對這次的修復過程進行保密,而不是遇到了什麼危險。

「走吧,去星夜殿。」拉娜婭伸了個懶腰,從椅子上站起來。

「還去啊……?」

這個「啊」怎麼聽起來這麼飽滿?拉娜婭聞聲回頭,只見格林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鑽到被窩裡去了,張大嘴巴長長地打了個哈欠,苦巴巴地望著她。

「好吧,那就明天去。」拉娜婭不禁一笑,雖然她自己也有些乏了,但外面的時間卻還不算晚,便準備獨自出去一趟。現在還沒有到平常睡覺的點,只因為格林特實在沒有人陪她,一個人發獃發困了。

拉娜婭掩上門的時候,只聽到格林特迷迷糊糊地說了句「注意安全」,還嘿嘿地笑了幾下,就沒動靜了。

真是個多慮的少女,還沒和魔界打起來,在隱之聖堂內部,就是安全的好嘛?


如今,拉娜婭已經能完全無視這裡的各種樓梯走廊拐角之類的地形了,到達入化境中期,漂浮術已經能運用自如,除了速度上的控制還不利索之外,基本可以在沒有戰鬥發生的情況下長時間保持了。再加之有閃爍匕首,拉娜婭幾乎只花了幾秒的時間,便來到任務發布處的廣場。

這時候人很少,室內的燈倒是通明的,給人一種寧和的感覺。特訓的集結令還擺在一旁最顯眼的位置,用振奮人心的字體寫了好幾行。

再過幾天,她就要永遠離開,再也不能站在這裡了。

最右邊的窗口前,一簇黑色的人影正靜靜立在那裡,拉娜婭還沒打算往前走的時候,腳步卻不自覺地向前邁了開去。

不知覺間,距離只剩下一臂之遙,那人影回過頭,自然而然地與拉娜婭目光相接。

真的是你……拉娜婭心中小小地驚嘆了一番,剛才的感覺太奇妙了,這種吸引力,像是螞蟻嗅到了糖,飛蛾看見了火,無法抗拒。

但是,拉娜婭知道,她不能再這麼依戀下去了,哪怕這吸引力是不可磨滅的。如果從現在開始疏遠,那麼到她死的時候,艾德瑞安便不會心痛了吧。

「明天把所有參加這次特訓的潛行部成員叫到星夜殿來,時間你定。我有事情要宣布。」

艾德瑞安微微皺眉,因為他看到拉娜婭的視線移開了,眼中的波瀾也在瞬間便化為止水。下一刻,拉娜婭已經轉身離去。

「什麼事情?」艾德瑞安幾步追上,手剛剛碰到拉娜婭的肩膀,便被重重地打開。

「別碰我。」如同寒冬里飄來的話語。

艾德瑞安只愣了一秒,便突然將拉娜婭的身子扳了過來,用力擁入懷中。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以前,他原本希望拉娜婭對他就應該是這樣的態度,這樣才不會博得他現在這麼多的憐惜。但是,拉娜婭態度突然的轉變,卻讓他有些猝不及防了。

其實兩個人也都清楚得很,他們根本就不應該相愛的。

然而,時間是絕不可能倒流的了。

「你怎麼了?你怎麼突然這個樣子?」

拉娜婭還在用力地想推開這個懷抱,但艾德瑞安的力氣哪是她能掙脫的。在隱之聖堂內部的多數特定區域,人們的靈能強度都會被大幅限制,不然這裡估計要演變成一場惡戰了。

本來就疲倦的身體也沒剩多少力氣了,拉娜婭的力氣放小了些,低聲道:「這裡還有別人在,你放開我,我告訴……」

艾德瑞安埋下頭,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拉娜婭的。

拉娜婭漸漸失去了抵抗的意識,繃緊的全身很快軟了下來。

接而,便是艾德瑞安貪婪的進攻,緊緊摟著拉娜婭身體的手,也改為掠奪式的摸索,讓得拉娜婭不住輕嚀出聲。

你變了又如何,有別人在又如何?只要這神識不滅,你就別想逃出我手掌心…… 「告訴我,你這是怎麼了?」

黑暗無光的星夜殿內,兩道人影倏然出現。

艾德瑞安也知道,要拉娜婭和他在公眾場合做出那樣親密的舉動,那是在損害她的尊嚴和形象。但是,拉娜婭突然對他這麼冷漠,艾德瑞安實在是無法快速接受,最有效又最取巧的辦法便是利用這神識的作用了……

是的,本來艾德瑞安只是想讓拉娜婭好好地活著,才和她相處,僅此而已。但他發現他的心已經牢牢地被拉娜婭牽住了。

艾德瑞安終究不是神,他逃不脫神識的控制,更無法忽視兩人神識之間產生的作用。


「我怎麼了……」拉娜婭低著的頭緩緩抬了起來,一隻手有些顫抖地伸向艾德瑞安的臉頰,在快要碰到的前一瞬,卻又停住了。

艾德瑞安的視線在拉娜婭的眉目與那隻手中間轉了一個來回,但就是這一個來回的時間,拉娜婭打了他一巴掌。

這一巴掌打得很重,艾德瑞安甚至感到頸椎差點扭斷,整個腦袋都空了。

在迴響還未消絕的時候,臉上的火辣才剛剛燒起來的時候,拉娜婭的話語冷冷地響了起來:「我怎麼了?我要摧毀魔神之刃,我還會殺了你,你的**、靈魂,還有神識都將灰飛煙滅!要是你不希望這樣,你就先殺了我啊!」

艾德瑞安轉過頭,這是他頭一次在拉娜婭面前露出驚愕的表情。

「啪!」

這次的一巴掌,聽起來甚至比剛才那下還重。

安靜下來之後,便只聽得見拉娜婭粗重的喘息聲,熟悉她的艾德瑞安知道,這是真生氣了。

「嗯,好啊……」艾德瑞安望著拉娜婭,揚起一抹微笑,笑得像是下一秒就會掉出眼淚,但是他沒有:「要是你非要這麼對我,你還不如把我殺了。現在就動手吧。」說著,艾德瑞安一臉釋然地閉上了眼睛。

「你……」拉娜婭沒料到會這樣,腳下後退了一步,緩緩搖了搖頭。我都做到這個地步了,你為什麼還不恨我?我倒希望你能恨我,這樣的話,我死的時候你才不會心痛啊!

「我什麼?你別擔心我了,反正被你所殺,也算扯平了以前的債……你的手現在很痛吧?」

縱然拉娜婭再怎麼緊咬著牙關、閉著眼睛,眼淚還是不爭氣地掉了下來。她轉過身,以為這樣艾德瑞安就不會看見,但是那一陣陣短促的吸氣聲已經出賣她了。

艾德瑞安聞聲,緩步走上前去,牽著拉娜婭的一隻手,放在自己心口上,凝視著拉娜婭的一雙眼睛里充滿了視死如歸的意味,他輕聲說道:「很簡單的,激發出神識的全部力量,你一定可以做到。」

拉娜婭一驚,她怕艾德瑞安會幫她激發出神識的力量,連「不」字都沒來得及說,便猛地將手抽了出去。再拿到自己面前一看,原本的紅腫,全都消失了。

「我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一點也不像是想殺了我……」艾德瑞安向拉娜婭走了過去,低頭吻去她臉上的淚痕,湊到她耳邊輕聲道:「倒是想引誘我犯罪啊……」

拉娜婭向旁邊避了避,剛才艾德瑞安那句話,帶著濕熱的氣體輕柔地扑打在耳膜上,有種半邊身子都麻掉了的感覺。儘管她知道,她希望達成的目的,應當是讓艾德瑞安對她死心,但是該死的神識卻不斷地向她傳達著一條信息:「放棄吧,順從他,沉溺下去吧……」

無意識間,拉娜婭竟摟上艾德瑞安的脖頸,緩緩道:「你經常跟我說的那句話是什麼來著?」

溫熱的氣息下轉,拉娜婭輕咬貝齒,手逐漸失去力氣,滑了下來,又在下一刻攥緊了艾德瑞安的衣袖。

艾德瑞安漸漸抬起頭,一抹黯淡的星光從半掩的窗外照了進來,隱隱約約映見了拉娜婭鎖骨上方的深色吻痕。

「你是我的女人。」艾德瑞安認真地看著拉娜婭,說道。

這話語帶來的是強烈的靈魂的震顫,拉娜婭是有心問出那個問題的,她很享受這種歸屬感。

既然早就錯了,那就一直錯下去吧。

……

深邃的星夜池水上方,一隻銀色飛蟲看見水底有顆格外亮眼的星光,拍著翅膀飛了下去,結果在它沾到水的一瞬間,便如同蒸發般化成了銀灰色的氣體,飄散殆盡。

「放輕鬆。」星夜池邊緣處,艾德瑞安與拉娜婭腳尖相抵,握著她的雙手,環扣在自己頸后,接著他摟過她的腰,讓兩人緊緊貼在一起。

拉娜婭感覺臉頰一陣滾燙,雖說她和艾德瑞安擁抱的次數絕對不少了,但這是在水裡,而且兩人都不著衣物。

星夜池水有一定的凈化作用,也能增強人的五感,哪怕是池水細微的流向變化,也能知道得一清二楚。拉娜婭想到艾德瑞安在進到那扇門之前的話語,不禁有些後悔,但也只能認栽了。

「作為你打了我兩巴掌的懲罰,今晚,你是我的了。」

艾德瑞安這麼對她說道。

「你以前不是說……不碰我的么?」拉娜婭不敢與艾德瑞安對視,目光飄了下去,話語也顯得很沒底氣。

「我不想再讓別的男人先得手了。以前不動你,是怕你會有負擔,不過現在嘛……」艾德瑞安舀起一掌池水,順著拉娜婭胸前淌下,嘴角泛起一絲笑意:「這星夜池水,容不得半點污穢的東西。說吧,你想要幾次?」

拉娜婭一腳跟跺在艾德瑞安腳背上:「滾!」

但是,池底太滑,拉娜婭剛才那一腳又太重,結果她一頭向後栽去。

艾德瑞安迅速用手擋在拉娜婭腦後那尖銳的稜角上,再輕輕用力把她撥了回來。

「壞蛋。」一字一咬音,明明是在說拉娜婭,艾德瑞安自己卻是將他的胸膛貼了上去,一步步壓向前方逐層向上的台階,最終,拉娜婭的腳跟碰了壁,在水的阻力下緩緩沉落。


拉娜婭在倒下的一刻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但是想在水裡迅速併攏雙腿,已經來不及了。

水不斷漫過耳膜,又褪下。艾德瑞安的唇輕點在拉娜婭的右眼皮上,那一絲順著眼角滑落進黑夜的淚水,蒸發為白色的迷霧,環繞在兩人的周圍,久久沒能散去。

今晚的星夜池水,怕是不會停歇了。

……

「關於特訓,我能透露給大家的大致就是這麼多,大家還有什麼疑問嗎?」拉娜婭站在數十名潛行部成員的面前,問道。

所有的人,表情都不能稱作平靜,他們或多或少都從書中或是前輩的口中,知道熔岩之地是一個多麼恐怖的地方,然而這次堂主竟然下了如此的狠心!

「熔岩之地距離這裡太遠了,我們這麼多人過去,在路上不是還要走幾個月?」許久的寂靜之後,其中一名成員問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到時候堂主會有安排吧。」

「拉娜婭,我有一個問題。」格林特高舉一隻手,問道:「你昨晚去哪了?」

「沒有問題的話就散場吧。」拉娜婭擺了擺手,一群人齊刷刷地離去了,格林特本來還想再賴一會,但是看到拉娜婭能殺死人的眼神,後背一陣發涼,哆嗦著小腿跟著離去了。

很久以前,艾德瑞安就對他們聲明過,當他不在的時候,見到拉娜婭,就必須將拉娜婭當作部長來看待,也是在那一天,露西的代理部長職位被正式撤銷,露西心裡賭氣得很,但也沒有任何辦法。

其他人都很順從,格林特是走三步回一次頭,最後差點撞在牆壁上,才踉踉蹌蹌從殿門走了出去。

等到殿門自動關閉,整個星夜殿內只剩下拉娜婭一個人,艾德瑞安才緩緩從一旁的窗帘後方走了出來。

望著拉娜婭那一副吃了苦瓜一樣的表情,艾德瑞安露出一臉歉意的笑,向拉娜婭伸出一隻手臂。

拉娜婭的眼神像是在埋怨「太慢了」,然後一把抓住那隻手,在邁開第一步的時候,還是疼得差點摔下去。

「疼就說啊!那種事情上還犟……」話音剛落,艾德瑞安就被狠狠掐了一把。

「我哪知道過了一晚就變得這麼疼了……」拉娜婭瞥向地面,雙頰已是紅透,她的潛在意思艾德瑞安也明白了,那就是當時還沒現在這麼疼,可是一看拉娜婭眼角隱約可見的淡紅色印子,艾德瑞安又不信了,那是得流多少眼淚才腐蝕出來的啊!


見拉娜婭這副樣子,艾德瑞安也於心不忍了,輕撫上她的後背,道:「對不起,是我太粗魯了。」

拉娜婭卻搖了搖頭,用粗魯來形容艾德瑞安,也太不合適了吧?艾德瑞安的動作已經是非常輕了……拉娜婭無意間往艾德瑞安的腹下一瞥,腦海中便不自覺地浮現出昨晚那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她見這裡無處可躲了,索性一頭埋進艾德瑞安的胸口。

艾德瑞安笑著揉了揉拉娜婭的頭髮:「現在還想不想殺了我?」

「不想。」

「為什麼?」

很快,艾德瑞安又被掐了一下。

「好了、好了。不讓你難為情了。」艾德瑞安頓了頓,說道:「安妮這次缺席了,我叫不到她人。」< 要是艾德瑞安不說,拉娜婭還真的要忘了安妮還在潛行部里。她對安妮的印象僅僅只停留在鑄器師這一層面……

鑄器師?

安妮這個人,拉娜婭自從她回到隱之聖堂來,就再也沒有見到她的影子,因為她本身也不太關心這個人,便沒有刻意地去找她。

但是現在一和鑄器聯想起來……安妮會不會和科雷德的失蹤有一定的聯繫?

伏在艾德瑞安懷中的拉娜婭站直身體,剛想用自己的紫水晶戒指試著去聯繫一下她,但又一想,艾德瑞安已經說過,他聯繫不上她,看來拉娜婭也沒這個機會了,安妮很可能是把聯絡屏蔽了。

「安妮這個人你知道多少?」拉娜婭問艾德瑞安。

「也就是一些你也知道的事情了。安妮是加西亞家族的人,而加西亞在赤火城內,和致命夜影是同盟關係。」艾德瑞安想了想,補充道:「她對我說過,她來到隱之聖堂,是有一定的目的的,但具體是什麼目的,就沒有對我說了。」

拉娜婭思索了片刻,鬆開抓著艾德瑞安的手,朝殿門的方向走去:「我去找一下堂主。」

拉娜婭只能賭她的猜想是正確的,如果她的猜想正確,那安妮一定知道科雷德現在在哪裡,甚至,安妮現在正和科雷德在一起。

想必安妮那個有些粗心的女人,不會算得那麼精,也不會像科雷德那樣,知道想要銷聲匿跡,先得把自己的紫水晶戒指丟棄在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她曾經有過一段特別黑暗而不堪回首的歷史,拉娜婭一招未出,就將她完勝了,而她自己的靈能卻完全被耗空了。傻到這種地步的女人,估計在這種事上也不會留心什麼的。

安妮一定還把紫水晶戒指戴在手上的,只要她還戴在手上,庫羅里一定有辦法知道安妮的位置,這樣一來,就不用出動人手去調查科雷德的下落了,一切的謎題也都將水落石出了。

看著拉娜婭明顯不穩當的步伐,艾德瑞安怪是心疼,輕踏幾步出去便攔在她身前,「別逞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我把你抱過去吧。」

拉娜婭面色一紅,把她當成只會在地上爬的小嬰兒了么?她嗔怒道:「我會走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