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怒,他氣,卻又不敢太過分,畢竟,他確實和寧碧霞之間,說白了,就真的是什麼都不是。只是,他卻沒有預感到,他現在說的這麼一句話,確實非常的傷人,最少,寧碧霞被傷到了。

「羅晨天,請你說話放尊重點,我是我,你是你,我們兩個從來就沒有過任何關係,以前是,現在是,包括以後也是。我愛和誰交往就和誰交往,這些你管不著。請你立即滾出去,別打攪我和鄭先生吃早餐。」

顯然,羅晨天的話,深深的刺痛了寧碧霞,而且,將羅晨天和鄭詩哲一對比,卻是發現兩個人一個天一個地。

羅晨天雖然武功修為不錯,但是比她寧碧霞就差了不少,平時雖然對她百依百順的,但也正因為這樣,才讓寧碧霞覺得毫無情趣,身為島國的武者,島國的血脈裡面,女人永遠嚮往的是可以征服她的男人,而羅晨天卻沒有這方面的能耐。加上今天這一個跟蹤、搗亂和惡語中傷等,更是讓寧碧霞決定和羅晨天之間,再也沒有必要保持之前的那種說不明道不白的關係。

而反觀鄭詩哲,不止是傳說中的修魂者,實力強大,而且也擁有不錯的樣貌身高,更是氣定神閑,榮辱不驚、膽識過人。這些,都是羅晨天不可能比擬的。這樣的男人才是女人最佳的擇偶選擇。

「不,碧霞,我錯了,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和你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你不能因為一個外人就這樣對我。」

寧碧霞絕情的話語,讓羅晨天瞬間就慌亂了。他預感到將會失去寧碧霞,所以忙求情。而這時候鄭詩哲卻知道,今天這個早茶似乎是沒法吃下去了。遂起身對著寧碧霞說道。

「今天謝謝寧學長了,我還有一些事情,就先走了。」

羅晨天紅著眼盯著鄭詩哲,狠話涌到嘴邊卻看到了寧碧霞冷冽的目光,卻一句都不敢說出口來。

「鄭先生你走好,這次真不好意思,下次我再親自去找你賠罪了。」

寧碧霞何曾不知道鄭詩哲現在離開,不過是讓她有時間處理她和羅晨天之間的事情。而且,因為羅晨天的出現,本來就沒吃什麼東西的他,卻也是沒了胃口繼續吃下去。所以,寧碧霞的內心卻是很難受的,更是憤恨的看了一眼羅晨天,越看越覺得如今的羅晨天是那麼的差勁,連給已經應了一聲:「好的!」就此離開的鄭詩哲提鞋的資格都不配。更別妄想成為她的未來老公了。


「碧霞,你和那小子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今天你和他約會。據我所知,在昨天以前,你根本就不認識他。」

此刻,鄭詩哲已經離開了,而羅晨天似乎也預料到他可能是怒急攻心而產生了誤會,所以,語氣也是放緩。

就在寧碧霞要解釋的時候,手機鈴聲卻響了起來。她趕忙從袋子中拿出手機,按下了接聽鍵。

「嗯!好!我知道了。我們現在就過去。你先等我們一下。」

顯然,是有重要的事情,通過電話告知了寧碧霞,所以,她放下電話后,就對羅晨天說:「山口虹回來了,有事向我們彙報,我們得過去一下。」

「山口虹?他回來了嗎?國內關於山口組的棄黑洗白問題解決了嗎?」

對於公事,顯然羅晨天還是很快的放下了,只是,今天發生的一切,包括對鄭詩哲的怨恨,暫時都埋進了心裡。若想永絕後患,必將斬草除根。這一直都是羅晨天的行事規則。

超級小農民 我也不清楚,他沒在電話裡面說,我們去了就知道了。」

說完話,羅碧霞已經先一步離開了包廂,而賬單在鄭詩哲離開的時候已經付過了。然後由著羅晨天載著她前往了山口組在燕京的總部而去。

燕京三環外的一棟高雅別墅中。此刻大廳裡面正有一個年輕人拿著高腳酒杯不斷的搖晃著。紅色的葡萄酒隨著他的搖晃不斷的在酒杯中盤旋撞擊,煞是好看。而他的心情赫然是很好的,因為嘴角上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讓他看起來更是迷人。

此人便是山口組的三位順位繼承人的山口虹,如今被派往華夏區負責山口組在華夏的業務。

島國最大的黑幫山口組到了今年是成立一百周年的日子,而就在上一個月底,在島國警方的警戒之下,山口組在神戶市總部舉行了盛大的儀式,全體骨幹全都參加了這一儀式。如今的山口組已經走上了一條棄暗投明的洗白之路,除了抗震救災、反對毒品,甚至批評島國首相、執政黨等。

而在山口組成立一百周年之際,島國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承認黑she會合法性質的國家,只要山口組在制定的法律下正常活動,那麼就會給其成員發放合法准證。雖然山口組擁有近20000名正式成員,15000名非正式成員,是島國最大的黑幫集團,極道文化的典型代表,但是它在島國卻從來不是隱藏在社會陰影中的神秘組織,而是高調活躍在島國境內及境外,如華夏等國際風口浪尖下的集團組織。

如今索引著山口組「前世」的關鍵詞:炫酷的紋身、血腥的肉搏、斷指和ji女等逐漸成為了塵封的歷史。「今生」的山口組正走上一條被廣大島國人民接受的道路。因為在各次大地震中,都少不了山口組的身影,他們第一時間給災民運送食物等救災物質,並開放各處事務所作為庇護中心,行動經常趕在警察前面。街頭有尋畔滋事或者發生謀殺案等,也會報警甚至協助警方調查。去年萬聖節,山口組還給社區的孩子發放糖果等禮品,平時也總為社區老人服務幫忙。

不過,雖然在合法組織,但是山口組的生財之道卻依然遊走在「罪與罰」的邊緣。島國公安調查廳官員稱山口組的主要收入來源是走私毒品,其次是賭博和敲詐行為。不過,為了可持續發展,山口組已經走向了經營企業、投機股票和搞房地產等領域。據米國《財富》雜誌統計,山口組去年收入達800億美元,相當於泰國一國的年度預算。其超高的收入在全球黑she會財富排行榜上高居榜首,另外山口組在企業銷售額的排行榜上,排在了島國著名跨國企業日立之後,位列第八。富有程度可見一斑。

所以,本來要插班進入燕京大學讀書,以此交好鄭詩哲的山口虹,卻陰差陽錯的遠離了華夏,回國參加了這次山口組在島國政府和警署的監督下,進行的正是洗白宣誓活動。而且,這項活動還異常的順利。所以,一直拖到了如今,才再次來到華夏。一到華夏,他就聯繫了一直給予山口組武力支撐的兩大隱忍世家在華夏的繼承人電話。

如此好事,豈能讓山口虹不開心高興呢!最少如今在島國,雖然他依舊脫不去是黑幫頭子兒子的名號,不過卻已經可以明目張胆的從事各種經營活動、參與各種宴會,而且還成為了島國頂級的富二代、公子人物了。

這種名正言順的感覺,非常的美妙。就彷彿如同他此刻抓在手中的晶瑩剔透的高腳杯裡面裝著的紅酒一般,看起來不只是賞心悅目,喝起來更是甘甜可口。

不多時,羅晨天和寧碧霞就一起來到了這裡。

隨著隨從恭敬的將兩個人引了進來,山口虹也放下了紅酒高腳杯,笑容滿面的向兩個人迎了上去。 「兩位一起前來,可真是讓我山口虹這小小的別墅蓬蓽生輝啊!哈哈哈……」


大笑招呼著,山口虹主動去迎接到來的羅晨天和寧碧霞兩個人,話落,走進前的山口虹更是一手攀在了羅晨天的肩膀上,可想而知,他們兩個人的關係該有多好。 專業惹人嫌[娛樂圈]

「酒井家這位公主也就幾個月不見,想不到,這胸前的兩團似乎又大了一圈呢。這都是吃什麼長的啊!看著真是讓人心癢眼饞啊。」

心裡在看到酒井碧霞,也就是真名叫做酒井碧霞的寧碧霞瞬間,山口虹明顯無法掩飾眼眸中的重重的想要佔有的yu望。不過,也就是一閃而沒而已。可偏偏酒井碧霞卻發現了他眼眸中的這一絲yu望,本來就冷若冰霜的臉上更是覆蓋了一層重重的寒冰,讓整個大廳都覺得有了一絲的寒冷。

所以,酒井碧霞也並不答話,只是走到了一張座位上坐下,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畢竟作為山口組背後的支持力量,酒井碧霞和山口虹之間的關係,顯然就是上下級一般。不過,既然今天有另外一家的少爺松本晨天在,多看了酒井碧霞幾眼的山口虹,還是打消了要向她接近的念頭。

因為山口虹比誰都明白,雖然他的家族長輩都儘力的讓他去泡眼前這個大美女,可是,只有他知道,他和她之間也許真的不可能,而這種不可能不是因為他山口虹不想,而是因為她酒井碧霞的態度從小到大,幾乎都是拒他於千里之外的感覺,更是因為中間還有一個和她門當戶對的松本晨天在。讓山口虹完全就沒有了任何能夠競爭的資本。

「山口虹,你小子今天看起來意氣風發的,看來這幾個月回國去,定是那事很順利吧。」

同樣一手搭在了山口虹的肩膀上,松本晨天看著山口虹的感覺,不由感慨道,而他說的那事,自然就是山口組獲得國家認可,走向洗白之路的祭祀的事情。

「還好,還好。天皇保佑,沒出現任何的阻礙。一切都很順利的進行到結束。」

將一杯紅酒倒給松本晨天後,看了看一眼整個人冷若冰霜一般的酒井碧霞,山口虹還是沒自找無趣的過去也給她倒酒。而是讓僕人給她倒上了茶水。只不過,酒井碧霞卻並沒有立即就喝,待山口虹將話說完后,才毫不客氣的說了話。

「山口虹,我師傅讓你帶給我的東西呢?拿給我!」

「東西自然在山口虹老弟這,等下他就拿給你。不過,難得大家聚上一聚的,怎麼說大家都是一起長大的,難道你就不能夠多坐一下,陪我們一起聊聊天,喝喝酒嗎。」

聽到酒井碧霞冰冷的話語,本來今天就因為鄭詩哲的事情,異常不爽的松本晨天不由先出聲了。可是,換來的卻是酒井碧霞更為無情的回答。

「和你們一起聊天喝酒?本小姐沒興趣。山口虹,趕緊把東西拿給我,我沒時間在這裡跟你們耗。」

「你……你是不是又打算去見那個小子?繼續跟他約會?」

松本晨天被反將軍也是氣急,不由得往最壞方面去想。因為酒井碧霞和他剛來到山口虹這別墅,屁股還沒坐熱,這妞兒就要走了。以他的觀念想,不是去找鄭詩哲是去找誰。

「知道了你還問?不過,我找不找他,和你有關係嗎?你松本晨天又不是我酒井碧霞什麼人,所以,我想要做什麼?和誰約會,哪怕嫁給誰,這些都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酒井碧霞的話語更是越來越冰冷,作為地主的山口虹自然也聽出了其中的味兒來,不過,他知道,現在他該做的,應該是立即拿出酒井碧霞的師傅托他帶給她的東西,然後讓酒井碧霞離開這裡先,才是最佳選擇。

所以,山口虹命人很快就拿來了一個包裹交給了酒井碧霞,而拿了東西的酒井碧霞則一聲不吭的直接轉身就走了。

當然,外面自然有山口組的司機送她去她想去的地方。

「我說晨天老兄,你這樣和她對著干,是無法泡到她的。不過,聽剛才你們的對話,難道這丫頭有喜歡的人了嗎?看把你急的都快成熱鍋上的螞蟻了。」

看到松本晨天盯著酒井碧霞的美麗身影一步一步的消失在廳外,然後鬱悶無比的他一口氣將一杯紅酒全都給喝了下去后,山口虹才如兄弟般的問道。

「唉!老弟你不知道,我對她可是喜歡得不得了,這麼多年過來了,青梅竹馬的,而且我們雙方家族都樂見其成,可是,今天,她卻約了一個男孩去吃早茶不說,還讓我碰見他喂她喝茶的親密舉動。她那種小女人的嬌羞樣子,我這二十年來就沒見到過。」

鄭詩哲因為被松本晨天的忽然闖入,而將茶杯靠近酒井碧霞嘴邊的舉動,在松本晨天的眼中自然是情侶之間親密的舉動,而這一幕,如同毒蛇一般在撕咬著他的心,讓他氣憤、嫉妒和無奈。

「來,老哥你喝杯酒消消氣,不就是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野小子嘛!看把你這個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松本大公子給愁成這樣,等找時間,讓人去把他偷偷做掉不就得了嗎?來,別多想了,我今晚帶你去帝王樓那玩玩,聽說那裡最近來了一個美的冒泡的妞兒,到現在還沒有人能夠一親芳澤呢?我們今晚去碰碰機會。」

「帝王樓里美的冒泡的妞兒嗎?怎麼個美法?」

山口虹自知松本晨天的性子,雖然在酒井碧霞的面前一派正人君子的樣子,可是,他們兄弟倆私底下不知道去打過多少野食。而美色,自然是松本晨天的最愛之一。特別是極品的那種。

「據我的手下彙報,據說可以用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傾國傾城來形容。不過,我覺得這些太誇張了,估計都是那些沒見過美女的俗人誇張的,但是,以此來說的話,我個人覺得,應該和剛走的那位在姿色上有得一拼。」

「你說和碧霞一個等級的美女嗎?嘖嘖嘖,那今晚肯定得去瞧瞧才行。來,老弟,我敬你一杯。」

「預祝今晚老哥能夠拔得頭籌,干!」

「叮……」

兩隻透明的高腳杯輕輕的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然後,兩個人雖說是說的干,其實,只是輕輕的抿了抿杯中的紅酒,而此刻,外面早已經有所準備的僕人們,則開始將酒菜上了上來。

現代修仙錄 ,一面喝著酒。同時,還有兩個身穿島國和服的容貌清麗的女子在一旁服侍著,暢快的聊著天,說著話,包括夜晚帝王樓一行的事情。當然聊得最多的話題,則是關於現在風靡全球的網路遊戲——第二世界了。 下午,已經回到了宿舍的鄭詩哲正和刀鋒、白天羽兩個人在宿舍中鬥地主,因為下午沒課的關係,三個人也都懶得出去忙活一些別的,所以就聚在鬥地主了。不過,雖然只是鬥地主,但是沒有彩頭,自然很沒趣。

於是,就拿了一張本子記錄誰輸誰贏,輸的人,將要負責今晚的大餐。

而打了快一個下午,自然在刀鋒和鄭詩哲的相互算計下,白天羽是輸得一個四腳朝天。三個人中,唯獨他是負數的積分,其他兩個人都是正數的。而且還是一百分以上的正數,可想而知了。

「我投降,我認輸,我不打了。怎麼每次都是我輸呢!我這是倒了什麼霉的,每次拿到的都是這種爛牌,大鬼小鬼一個不見就算了,就連JQKA也跟我無緣嗎?那麼多局了,每次最大的都不超過10。這讓人怎麼打啊!」

一把將牌拍在了床鋪上,白天羽懊惱無比,雖然他的牌其實如果能夠出手的話,完全就是一手牌,可是,他卻沒有任何一個壓制的牌在,做不到先手,自然,只能讓那些沒有形成炸彈的牌胎死腹中了。這一局下來,他愣是一張牌都沒有出過,又被狠狠的在本子上記上了分數。

「小白,這個可怪不得我們。牌可是你發的,要我說,你的手看來是真的很臭,是不是昨晚在被子裡面偷偷的背著我們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到現在還沒洗手。」

「聽鄭哥這麼一說,我倒覺得似乎很有可能是這麼一回事。」

一旁的鄭詩哲這時可是抓住了機會的落井下石,更是扯出了一些有的沒的道理,而不善言辭的刀鋒自然點頭附和。讓白天羽更為氣惱。

「不就是打飛ji嗎?說得那麼隱晦做什麼呢?這裡就我們三個,又沒有其他人,你們覺得,我需要做這種既傷身又無聊的事情嗎?」

白天羽拿著一種鄙視的眼神看著兩位室友說道。而換來的則是兩位室友居然同時點頭,異口同聲的說:

「需要,很需要。」

「靠,你們才需要呢?我想要什麼妞沒有的,就憑我這白家繼承人的身份,不知道多少妞兒要倒貼過來呢。」

刀鋒聽到白天羽這樣說,想想也是,以燕京白家的富有程度,白天羽作為唯一的繼承人,如果想要找妞爬床啪啪啪的話,自然有無數的妞兒會迫不及待的給他一起去做。可鄭詩哲自然也是明白這一點,不過既然在宿舍無聊的鬧騰,自然不會因此而就結束。

「那我們可不知道了。啪啪啪這種事情,既要消耗體力,又要找時間地點的,哪裡有打飛ji方便快捷呢。隨時隨地都可以來上一發。不過,小白,不要怪哥啰嗦,作為你的好兄弟,我可提醒你哦!小擼怡情、大擼傷身、強擼可是會灰飛煙滅的哦。別到時候應了網上流傳的那句話,咦,那句話怎麼說來著了。啥啥啥精貴,啥啥啥流淚的。」

「鄭哥,你是說年少不知精子貴,老來望逼空流淚這句話嗎?」

鄭詩哲其實懂得這句話,可是,當時,就是故意沒說完整,沒想到白天羽卻接上了話頭,讓他不由臉上擺出一副嚴師的樣子一般的拍著白天羽的肩膀。

「對,就是這句『年少不知精子貴,老來望逼空流淚』小白,看來你還是不錯的,孺子可教也!」


「鄭哥,我怎麼覺得,我好像進入了你的圈套的感覺呢?」

白天羽看到鄭詩哲如此態度,不由疑惑的道。那有一絲尷尬的臉紅表情,讓刀鋒是差點就捧腹大笑了。

「小白,你可真是小白了,如此的後知後覺。哈哈哈……」

刀鋒的笑聲,讓白天羽更是鬱悶不已,比他打了一下午的鬥地主輸那麼慘還鬱悶。不過這時候,鄭詩哲的手機卻響了起來,於是,他忙示意其他兩個人別說話,才接起了電話。

「我的何青小寶貝,昨天咋倆才分開,今天就想我了嗎?如此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我,是不是想要跟我去約會啊!」

「……」

電話是何青打來的,不過,在鄭詩哲接聽並且調笑的發聲后,電話那一頭卻並沒有一如過往的嬌嗔的反駁說話,而是一片的沉默,不過,鄭詩哲卻又明明通過仔細的感知,能夠感受到電話那一頭有呼吸聲,雖然很是細微,但是,他卻能夠撲捉得到。

而何青這時候打電話過來,且一聲不吭,讓鄭詩哲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所以,他趕緊再次說話了。

「青,怎麼了?無論遇到什麼事情,請你都跟我說。」

「……」

電話那一頭,卻已經沒有說話,只不過抽泣的聲音卻是能夠聽到。而女人的哭泣往往就是男人的軟肋,更別說是何青這種級別的大美女了。所以,鄭詩哲有了一絲的慌亂了。

「到底怎麼了,誰欺負你了,你怎麼哭了。」

電話那頭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聽聲音,顯然是何青正拿著紙巾擦拭眼淚什麼的。然後,她再次調整了一下,清了清喉嚨,才說到。

「鄭詩哲,對不起!雖然你很霸道、很無賴。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偏偏就喜歡你對我的霸道和無賴。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有一天會喜歡上一個比我小的男生,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你。可惜,我們卻只能有緣無份,今晚我就要訂婚了。我給你打的這個電話,是為了告別,同時,我也希望你能夠來我的訂婚宴上給我祝福。」

「訂婚?訂婚宴?祝福?」

這些字眼快速的劃過鄭詩哲的腦海,讓他內心仿若被一根針刺痛了一般,呼吸都有了一絲難受。

「鄭哥,你沒事吧!」

旁邊的刀鋒和白天羽自然也是聽到了手機漏音中傳出來的話語,同時看到鄭詩哲捂了一下胸口,艱難的呼吸,不由關心的問道。

鄭詩哲對他們兩個搖搖頭,示意沒事,並再次深呼吸讓內心平靜下來才說話。

「和誰訂的婚!訂婚宴設在哪裡?」

「陳晨,就是那天在金店那個纏著我的男的。訂婚宴設在帝王樓一層。」

「嗯!那我最後再問一個問題。如果可以不嫁給他,你會從此以後跟著我嗎?」

當這個問題問出來,鄭詩哲的內心彷彿被掉了十五桶水,七上八下的,沉重無比,因為,他必須要一個明確的答案,這個必須何青本人給予他,因為,無論對待朋友、兄弟還是女人,他都希望他們是自願靠近他、接近他、愛著他的,而不是被迫的。他不喜歡被迫的感覺,更反感因為他,他身邊的人而被迫。

所以,何青的這個回答,對他來說很重要。因為,如果她不願意的話,那麼就算他去做什麼,都會顯得沒有任何意義,只不過會增添彼此的煩惱而已。

「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會在意你身邊有多少女孩子,只要心中有我一個位置,我就心滿意足了。」

顯然,何青在說如果的時候,想到了龍詩雅,那個如同火精靈一般靈動而熱情四溢的絕色美女。當初龍詩雅都不介意鄭詩哲多她一個女人了。還幫鄭詩哲泡她,而她自然通過一段不短時間的觀察,得知,像鄭詩哲這樣總是讓人驚訝,如同奇迹一般,身居那傳說中的王八之氣的男人,不可能只屬於一個女人的。

所以,退而求其次便是,希望他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心中有她一席之地就可以了。

「好!我知道了。你去化妝準備吧!今天既然是你的訂婚禮,你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場才可以。到時候,我一定準時到。」

說完話,鄭詩哲,也不待何青再說什麼?而是將電話主動掛斷了。然後拿著手機給龍詩雅發了一條簡訊,告訴她先去燕京大學的校門口等他后,才對刀鋒和白天羽說。

「趕緊去換衣服,今晚我們去吃霸王餐。」

「我看鄭哥這是打算去打鬧婚宴了,要不要請援軍。據我說知,何青輔導員的何家上面有陳家,陳家之上更有很多大家族的影子呢!」

白天羽豈不知鄭詩哲想要去婚宴上當場搶親。不過,別看他平時嘻嘻哈哈的,其實早已經對一切身邊人調查過的他,早已經在何青成為他的輔導員的時候,就讓白家的情報網調查過何青包括何家的基本情況了。

「嗯!說得也是,如果只是我們幾個人去,確實面子不夠大。那小白,你給你老爸打個電話,讓他今晚也過去,同時,讓他在招呼點有身份的人一起來。」

「好嘞!」

答應著,白天羽就去一邊打電話去了。而鄭詩哲正破天荒的換了一套筆挺的白色西裝,西裝雖然他穿起來英氣逼人、帥氣無比,可是,不喜歡受到任何束縛的他,自然不太喜歡這樣的感覺。所以,很少會穿,可是,今天卻不同,今天可是何青的訂婚宴,而且他是要去搶婚的,自然必須盛裝出席。

這個時候,鄭詩哲更是感慨龍詩雅想得周到,一早就為他備好了各種服飾了。龍詩雅不愧是從小跟著龍王這個爺爺一起長大的女孩子,雖然沒有父愛母愛的滋潤,卻讓她比一般的女孩子成熟很多。

「如果以後真的會有很多老婆妃子的話,皇后這個位置,也只有詩雅適合。」

鄭詩哲不由在內心想到這一點。因為從自身出發,他發現,雖然他不是好色之人,不過,現實的情況是,因為他出色的外表,更加上深藏不露的功夫,不自覺的都會吸引一些美女的聚焦。

如夏曉曉、龍詩雅包括何青都是一樣,不期然的會遇到各種事情,然後和他產生微妙的關係,雖然現今他還是處男一個,不過這隻不過是他不想這時候就奪取她們的身體而已。不然,以龍詩雅為例,只要他提出要和她去開房啪啪啪的話,龍詩雅斷然是不會拒絕他的。

「呵呵……這些東西,還是不要亂想了才是,畢竟沒必要。順其自然就好。」

搖搖頭,將這些紛亂的思緒拋開,鄭詩哲看向已然換好了衣服的刀鋒,今天的刀鋒則是穿了一襲黑西裝,正好和他形成了黑白配,而且環胸抱著他那把木刀,站在他的身後,儼然就是一個貼身保鏢一般。 帝王樓,並不坐落在燕京的鬧市區裡面,而是幾乎來到了燕京的外環上面。因為在寸土寸金的燕京,是無法建造如此規模的帝王樓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