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一下吧。」朱曦皺眉道,「這沙漠比起仙境的還要荒涼,找個背風處吃點東西。」

「只怕有人要打攪呀。」麗英冷聲道。

「這都第五批了。」王皓皺眉。

「難怪你會煩心,我也受不了了。」莫寧嘆氣。

朱曦淡淡說道:「猜猜他們會怎麼說?會不會一樣是『交出神劍,留下仙寶,乖乖受擒,啊哈哈哈哈』這幾個調調……」

——「交出神劍,乖乖受擒!」

四面牆頭露出二十來個腦袋,其中一個刀疤臉尖叫道。

「呵呵,還真被你猜准了。」王皓一臉佩服。

「居然有個十四級的。」莫寧驚訝道,「莫非這是最後一批啦。」

朱曦四人四個方向警戒,看著二十多個大漢慢慢縮小包圍圈,發現最低的神魄也是八級,還有兩個十三級,一個十四級的。

刀疤臉見四人無動於衷,根本不理會他的威脅,皺眉道:「短刀幫在此:短刀一出,腦袋咕嚕!你們難道沒聽說嗎?」

「你們身上有好吃的嗎?」朱曦搖頭。

「好吃的?」刀疤臉一愣,忽然哈哈大笑,一臉猥瑣道,「什麼好吃的比得上你們當中的漂亮女娃啊。」

「真沒勁!」王皓嘆了口氣。


「你很危險!」莫寧嘆氣。

「殺了他,可以嗎?」麗英冷冷說道。

「真懷念香芹啊。」朱曦嘆氣。

「你是想她的筋斗雲吧!」麗英眉頭微微一皺。

刀疤臉神色不悅,說道:「還是第一次見到被我們打劫的,有說有笑,沒被嚇著的……」

「你們不衝上來,我才懶得理你!」朱曦皺眉道,「打劫也要有敬業精神,好不好?一起上吧。」


「啊?你們真不交出神劍?」刀疤臉一臉鬱悶,撓頭道,「五級,八級,九級,十三級。喂!漂亮女娃,你是當家的,你說。」

「嗨!沒勁!」麗英嘆了口氣,「這樣吧。一起給我們磕個響頭,我就原諒你們,放你們離開……」

「什麼?」刀疤臉雙目圓瞪,一揮短刀,「你這不是反過來打劫我們嗎?看你長得水靈靈的,話里怎麼這麼多刺呢。」

「沒救了!居然有這麼傻的傢伙。」王皓緊握權杖的手鬆了下去。

「我肚子餓啦!」朱曦皺眉道,「再這麼下去,你們要付飯錢的啊。」

「飯錢?」刀疤臉神色赧然,摸摸肚子,「我也沒吃飯啊!各位兄弟們,既然雙方都沒吃飯,我們先吃了飯再打劫吧!」

二十來個大漢瞬間收起短刀,排成兩排,振拳高呼:

「短刀一出,腦袋咕嚕!短刀一收,喝酒吃肉!」

……

朱曦四人差點暈倒,齊齊嘆了口氣,皺眉道:

「一幫活寶!」 傍晚的瑰納格沙漠邊緣,村落廢墟。

朱曦四人圍了個小半圓,面朝刀疤臉眾人坐在氈布上進餐;刀疤臉等人圍了個大半圓,面對著還在準備。

小半圓對大半圓;就像誇張的笑臉,或者沮喪的哭臉,以及哭笑不得的小丑臉。

——「好香啊!」

二十來個漢子舔著嘴唇,乾咽著口水,直勾勾盯著朱曦四人塞進嘴裡的食物。這饞貓相哪像劫匪,簡直是餓慌了的乞丐。

「他們在幹什麼?」

麗英眉頭一皺,看著對面三個漢子各取出一個沉甸甸的袋子,往地上一倒,蜥蜴,蛇,蠍子,沙鼠……一堆都是動物屍體。頓時小臉驚呆了,胃部一陣抽搐。

「快別看,不然你會受不了的。」朱曦微笑道。

「對對,麗英姐你千萬別看,這是他們的食物。」

「他們是住在附近的,看來不是最後一批啊。」

朱曦看著短刀麻利的切除爪子,去皮,剝除內臟之後,赤色的肉,黃色的卵和蜥蜴的尾巴被丟進了三個冒起熱氣的鐵通里。

「不到萬不得已,我也不想吃那些東西。」朱曦皺眉道,「最大的也不夠塞牙縫啊。」

「你什麼不吃呢,只要大肉都行的吧。」莫寧微笑道。

「莫非瑰納格沙漠沒有魄獸?那食物可就麻煩了,再說我們的坐騎也要食物啊。」王皓若有所思。

「維持一個月沒問題。途中倒要儘可能收集食材。」莫寧點頭道,「要沒有大型食材出現,是有些麻煩。」

「喂,我們要走啦!」朱曦見刀疤臉眾人還沒煮熟食物,都眼巴巴看著熱氣騰騰的鐵桶,一時都忘警戒了,便起身說道,「怎樣?還要打劫嗎?」

「吃飽的對付餓肚皮,這不公平!」刀疤臉起身說道,「喂!看你們也不像壞人……你們有神劍嗎?」

朱曦三人面面相覷,隨即齊齊搖頭。

「又是沒有神劍的旅人。你們走吧!」刀疤臉坐了下去,看都不看朱曦四人,鼻子嗅嗅蔓延的食物氣息,盯著鐵桶一動不動了。

朱曦坐上原本是藍琦的坐騎獅虎獸,朝淡淡看來刀疤臉揮揮手:「我們走啦!告訴你們個消息,擁有神劍的人已經往玉衡去了,你們不用等啦!」

「多謝了!我也告訴你們個消息,運氣好的話,瑰納格大漠可以找到傳說中的金玉石。」

刀疤臉坐了下去,嘀咕道,「嗨!難怪等不到,原來早就走啦。」

滿天星斗的大漠之夜,靜得神秘,冷得刺骨,也美得嚇人。

朱曦四人越過道道沙谷,翻過座座沙丘,在淡淡星光下往東疾疾行進。不久四人分別騎乘奇奇和月月,繼續趕路。

「我感覺自己能摘到星星了呀。」麗英伸出的小手在風裡張揚。

「好羨慕啊!」王皓看著朱曦背後衣袖滑落露出銀白手臂的麗英,微笑道,「麗英姐抱著還會冷,還會寂寞嗎?」

「你呀……」莫寧微笑道,「還是不大了解他呀。」

「有麗英和你們,我心裡滿滿的,更沒什麼可擔憂的,只是苦了你們。」朱曦微笑道。

「是我錯了。」王皓微笑道,「一想起短刀幫,我就想這世上原來還有這麼單純的人。他們說的金玉石你們有聽說過嗎?」

「很貴呀,聽說每顆都要百萬以上呢。」莫寧點頭道。

「鯨魚屎?」朱曦皺眉道,「這東西這麼有值錢嗎?沙漠哪來鯨魚?」

「呵呵……」麗英笑得花枝亂顫。

「不是海洋鯨魚,聽說是一顆顆圓圓的白色玉石。」莫寧笑道。

「據說吸收金玉石后能增加修為,頂上好幾年修鍊呢。」王皓微笑道,「只是幾乎沒人見到,都成傳說了。」

「魄師不會把這種珍寶拿出來賣的,瑰納格大漠極其險惡,普通人留著沒什麼用但也不敢去找。」莫寧點頭道,「因此價值百萬也只是猜測而已。」

有關金玉石的傳說,在開陽大地都有盛名,但幾乎沒人見過其真面目。傳說里是圓圓的金色玉石,到莫寧耳朵里成了白色玉石。

其實無盡歲月以前,瑰納格沙漠有些地方是浩瀚海洋;作為海洋霸主的鯨魚魄獸,唯獨它們當中有不少修為都達到了數十萬年。

朱曦的大神經歪打正著,「金玉石」顧名思義是跟鯨魚有關。只不過不是鯨魚的屎,而是修為高達九十九萬年卻渡劫失敗,那鯨魚魄獸死後留下的魄核——就是所謂的金玉石。

莫寧聽說金玉石是白色的,那是還沒渡劫就死去的鯨魚魄獸的魄核。

一般鯨魚的壽命跟普通人類差不多,最多也就一百多年。覺醒魄核成為魄獸的鯨魚本來不多,而修鍊到了九十九萬年的更是鳳毛麟角,因此偶爾有人發現一顆金玉石,傳說便就此誕生了。

本來魄獸的魄核是紅色的,為什麼這裡的魄核又是白色和金色的呢?這跟瑰納格沙漠獨特的氣候有關,日夜的溫差,風沙的磨礪,無盡歲月日月精華的滋養,最終才形成了獨特的金玉石。


吸收一般魄獸的魄核,對十級以上魄師修為的提高几乎沒什麼用;吸收五十萬年以上修為的獸核有用,卻很難得到。

朱曦之前在仙境取巧戰勝了修為六十四萬年的冰王蜂后,可以取她魄核卻沒這麼做,驕傲的蜂后正因為這樣才會降服,才會送他無比珍貴,連仙人都羨慕不已的蜂王漿。

即使是十月,朱曦發現瑰納格冬季的太陽比瑤光夏天的還要猛烈,沙漠不斷升騰的熱量從空中看下去,就像黃沙蒙上了一層扭曲變幻透明的霧氣。即使在高空,也能感受到這霧氣的熾熱。

奇奇和月月的消耗明顯大了很多,朱曦四人便在一處沙丘降落。

「還記得在仙境溜沙的事嗎?」莫寧微笑道。

「太好玩了!」朱曦微笑道,「被沙蟹活吞了,這感覺很奇怪。」

「好像你和麗英姐都被…哥斯拉魄獸吞進去了,之後你們怎麼出來的?」王皓問道。

「這……」朱曦一愣,還沒說完。

「從嘴裡出來呀。」麗英趕忙說道。

——「你們看!紅色的沙塵暴!」

朱曦剛騎上獅虎獸,就發現遠處「紅色沙暴」鋪天蓋地籠罩過來了。

「麻煩了!」王皓皺眉道,「怎麼辦?衝過去嗎?」

「別怕!衝過去吧!」朱曦一縱坐騎,率先沖了過去。麗英罩上紗巾,撲哧一笑跟了上去。

莫寧和王皓面面相覷,隨即搖了搖頭,又嘆了口氣。

——「等等!」

朱曦喚住獅虎獸,叫道,「這不是沙子,是蟲子!」

他的話剛說完,漫天飛舞的紅色蟲子,嗡嗡聲已近在眼前;紅色的蟲暴瞬間就把四人淹沒了。

人還好,罩著護體光球,一些蟲子停在球上沒什麼關係;魄獸就嘶鳴著,像是遇到極其恐怖的對手,頓時狂躁不安。

「收了他們!」朱曦啪一聲雙掌拍向爬滿蟲子的獅虎獸,震落了滿地的蟲子后,收起了坐騎。

——「有蹊蹺!」王皓皺眉道,「莫非我們遇上巫族啦!」

「巫族?」莫寧皺眉道,「這蟲子怎麼回事?跟巫族有關嗎?」

王皓皺眉道:「我聽人說過,瑰納格大漠有個叫巫族的組織,擅長詛咒??——你們沒碰到蟲子吧?千萬別碰!不然就麻煩了。」

麗英看著左手食指一個針眼小的傷口正冒出一絲血痕,眉頭一皺,說道:「小蟲子怕什麼,沒事的。」

「麗英姐你…你被咬了?!」王皓神色凝重。

「沒事吧?」朱曦伸手進去,抓起麗英的手輕輕擠了擠,卻發現滲出來的血暗紅的,「有毒啊,我幫你解毒吧。」

「解毒倒不難,可詛咒就麻煩了。」王皓皺眉道。

「你怎麼啦?」朱曦見麗英忽然捂住肚子,臉色煞白,像是很痛苦的樣子,「糟糕,肚子痛嗎?」


「沒事…沒事……」麗英忽然身子一軟,倒了下去。

「這……」朱曦三人發現麗英雙腿間暗紅的血在滴瀝,白裙瞬間被染紅了,她雙目緊閉,人已昏過去了。

「好歹毒的手段!」朱曦輕輕抱起麗英,一道神魄罩住了她,「不但毒性極強,而且還有邪惡的詛咒……此地不可久留,我們得想辦法離開這蟲暴,找地方幫麗英治療。」莫寧和王皓點點頭,三人成品字形,疾疾往前掠去。

——「哈哈哈哈哈……」

剛到一處寬闊的砂岩谷,突兀的笑聲忽然前方想起,朱曦三人一愣,神色凝重,停住了腳步。

「我們擋住她!」莫寧站在朱曦身前。

「你趕緊幫麗英姐解除詛咒!」王皓一掠向前,也把朱曦護在了身後。

「靠你們了!小心點。」朱曦點點頭隨即盤坐下來,把麗英橫放在膝蓋上,閉目凝神,運起神魄開始幫麗英解除詛咒。

——「德威斯,又有四隻美味的小羊羔進籠子啦!」 「羅斯萊茲,還是你厲害。這次三隻男的給你,那女的給我吧。」一道男子的聲音,陰冷得讓人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我開始喜歡刀疤臉了,傻愣愣的多可愛啊!」王皓手中權杖一顫,白色的神魄哧溜溜,哧溜溜電弧一般不斷上下遊動。

「德威斯,你我還分什麼彼此,一起慢慢享用吧。」蟲暴里一個渾身紅色緊身衣,火紅頭髮,白眼黑唇的中年女子,雙手托著兩團像是火焰的不斷飛舞的蟲子,慢慢走了過來。

緊接著,穿著黑色皮褲皮甲,留著白色短髮,手握十字護手黑巨劍的冷峻男子出現,面無表情說道:「羅斯萊茲,那神魄最高的一隻被你蟲子咬了,不快點抓住,她會先死掉啊。」

「死掉也好玩呀。」叫做羅斯萊茲的女子,一掃朱曦四人,淡淡說道,「死了味道確實差遠了…動手!每人一個。」

「八匹馬!」

「龍蛇狂舞!」

王皓和莫寧早已聚起神魄,瞬間兩人分別掠向各自的對手。

——「熱血沸騰!好啊!這味道最好了!」

羅斯萊茲口裡念念有詞,紅色蟲暴齊齊向她飛來,聚成道道浩大的火紅漩渦,就像恐怖的龍捲風暴停在了她上空。

雙手揮舞,兩道蟲子聚成的鞭子卷向八匹向她衝來的高頭大馬。

八匹白馬被八道火紅蟲鞭捲住,被密密麻麻的蟲子瞬間裹了個嚴實;白馬嘶鳴著往前沖,速度卻減弱了不少。

等衝到羅斯萊茲跟前,砰呯呯,八匹白馬和蟲子接連潰散。

莫寧的五道綠色巨蟒,呼嘯著穿過蟲暴,從五個方向撲向德威斯;德威斯雙眉一皺,長劍疾疾空中劈了五下,五隻嗜血大黑蝙蝠嘰嘰叫著迎向巨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