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元香和百里凌雲剛剛坐下準備吃飯,上官雲便過來了。

百里凌雲見上官雲不請自來,而且已經坐下,似乎要跟他們一起用膳,心裡微微有些不高興,眉頭也皺了起來,不過他並沒有開口,這裡畢竟是上官府。

陸元香好奇的看了上官雲一眼。「上官,你怎麼跑來跟我們一起用膳?」

上官雲聽到陸元香的話,心裡一陣的苦澀,他覺得陸元香似乎對他的到來有些不高興。自己什麼時候那麼不招人待見了?

「我順便來看看你們,不知道你們在府里住的是否習慣。不介意我跟你們一起用早膳吧?」上官雲也是厚臉皮,說著已經拿起糕點吃了起來。

陸元香和百里凌雲自然是不好拒絕。

上官雲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滿足了!不過看著百里凌

看著百里凌雲和陸元香恩愛的樣子,他倒是有些吃不下飯,知道百里凌雲是故意的。

看著百里凌雲喂著陸元香,陸元香臉色羞紅的吃著。他們兩個人的樣子別提多麼迷人了。

百里凌雲就是噁心上官雲的,誰叫他過來打擾他們夫妻獨處的。

陸元香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又不想拒絕百里凌雲,知道這個男人就是這樣的小心眼,就喜歡惡趣味,自己也沒有辦法,索性就縱容吧!只是有些不好意思面對上官雲。畢竟這還有個大活人在呢。

上官雲心裡雖然不舒服,但是他努力讓自己壓制,不讓別人看出自己的心思,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隨機轉移了話題:「元香,我想知道我母親的情況如何?大概什麼時候能夠醒過來?」

百里凌雲聽到上官雲的話,目光忍不住放在陸元香的身上,他確實不想自己媳婦那麼辛苦,尤其是她現在有了身孕,不過雲若夫人的病不簡單,他也知道陸元香是個重情重義的人,肯定會盡心儘力,她就是這個性子的人。

陸元香聽到上官雲的話,也絲毫都不覺得有什麼意外,她現在並不是不想救人,只是睡美人並不容易解,她必須要保證萬無一失,這其中的風險,她確實承擔不起。

「上官,我還在研究之中,你放心吧!」陸元香認真的說道。

上官雲不會懷疑陸元香,她是醫者,知道她在這些方面都特別的有本事。若是自己連她都不信,那還能相信誰呢?想到這裡便點點頭道:「元香,我知道我不應該這麼著急,可是她是我母親,我本能的還是想要知道她什麼時候能夠好起來,可你如今的情況我也了解,我也不希望你太過於辛苦!」

陸元香點點頭,並沒有繼續開口。

早膳之後,陸元香繼續在房間里研究,百里凌雲也沒有去打擾她。

他覺得既然來了京城,心裡那麼多的疑惑也解開了,他自然不會去放過那些兇手,陸元香說的沒有錯,那些人這些年活的太滋潤了,如今自己豈能讓他們繼續滋潤下去?

有些仇也是時候該報了。 洪荒大黃蜂

連碧沒有想到會見到自己家爺,他激動的眼淚都快要出來了。「爺,您什麼時候回京的?怎麼都不通知我一聲?對了,夫人有沒有來京城?」

百里凌雲聽到連碧這麼多話,心裡微微有些不喜。「閉嘴!」

連碧被百里凌雲的冷臉嚇了一跳,爺該不會是欲求不滿吧?難不成夫人真的不在京城?不過夫人要不在京城,爺自然也不會在京城。不過爺不說自己自然也是白問。

他可不想成為爺的出氣筒,便識趣的閉嘴了!

百里凌雲看了一眼連碧,他怎麼之前沒有發現這小子在經商方面居然這麼有才能呢?這才短短几個月他在京城的生意就風生水起了。這能力確實不錯。

他當初讓連碧幫陸元香做事,是因為連碧腦子靈活,嘴巴又討喜,做這些事情肯定是非常的容易,如今看來自己果真沒有看錯人。

「你有沒有跟君侯府的人碰上?」百里凌雲聲音依舊清冷,但並不嚴肅。

連碧搖頭,他做事向來小心,怎麼可能露餡,那豈不是跟自己爺添麻煩嗎?「爺,我辦事您也不放心嗎?我怎麼可能讓他們知道是我?而且我來京城那麼久,都一直躲避著君侯府的人,自然不可能讓他們知道。」

百里凌雲心裡其實清楚,百里天賜那人不動則已,動肯定會不折手段。他並不知道自己的人在京城,要不然早就出手,他惜命,怎麼可能放過一個對他有威脅的人存在呢?

百里凌雲的目光清冷,他突然覺得很可笑,即便百里天賜是他的父親又怎麼樣?他從小就覺得自己是個孤兒,甚至連孤兒都不如。

君侯府里沒有多少美好的回憶,他可以不去爭,也不可以不去搶,但是他心裡的那口氣不出,憋在心裡難受。陸元香有句話說的很對,他應該讓君侯府的人知道,當年他們沒有把他殺死,那就等著被他報復。

連碧感覺到百里凌雲冷硬的神情,知道爺來到了京城就會變成如今的樣子,這京城確實不是什麼好地方,尤其是君侯府的那些人,他真的恨不得把那些人殺了,為爺報仇。

爺這麼多年吃的苦、受的委屈,飽受的折磨,他們都銘記在心,就等著有一天報仇。

連碧現在都能感覺到百里凌雲身上所散發的冷意,而這些冷意自己都會顫抖。他比任何人都沒有,百里凌雲怎麼回事?他肯定要有事情交代自己,自己也總算是有事情可做了?

別看他似乎把生意上的事情處理的很好,但他確實不喜歡做生意,不過都是為了陸元香,也間接的是為了百里凌雲。如今有事情交代自己去辦?想必會很刺激。若是能為爺報仇,就更好了!

百里凌雲清冷的聲音響起:「徹查側侯王妃這些年跟那個道士走的進,把那個人想辦法控制起來。」

「是!」連碧顯然對這樣的事情更加有熱情,即便有危險,他也覺得高興。

連碧沒有去問原因,爺的吩咐只要照辦就好。


「爺,您來了京城還是要暫時躲避一下君侯府的人,免得打草驚蛇了。那人對你可是下了死手!」連碧一本正經的道。

百里凌雲似乎並不擔心,他總要回君侯府一趟。

侯府一趟。那人想要他的命,豈會那麼容易?自己非但沒有死,而且腿傷好了,他們會不會很失望?

他們搶走屬於自己的東西,那自己自然要讓他們償還了,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的本事。「不用擔心!一周之後,我會去君侯府。」

「爺,你要三思,君侯府那邊你還是不要去好?最起碼也要有所準備才行。您幾百年要報仇,也不能太情敵了。屬下不能看著您娶冒險!」

百里凌雲搖搖頭,他並不是冒險。若是沒有準備,他怎麼會回去?百里天賜就是恨的殺他,那他為什麼送上門?因為他是不會在明面上動手的,而自己自然會送他們一份大禮。希望他們不要太難過!

對於親情他曾經是渴望過,羨慕過。但是後來他覺得很可笑,因為那些人不值得他用心對待,那些人也根本就算是他的親人,又何苦要把情留給他們?

「無需擔心!」百里凌雲非常鎮定的道。可是連碧心裡依舊不放心,這事情也太過於嚴肅了,讓他真的沒有辦法不擔心的。

連碧目光始終看著百里凌雲,他希望爺能夠改變主意。這件事太冒險了。讓他怎麼能夠放心。

他突然想到了陸元香,或許夫人能夠勸阻百里凌雲,想到這裡,便打定了主意。

百里凌雲自然不會讓連碧去打陸元香的主意,陸元香現在正在忙著救人,而且她有了身孕,這些瑣事自己能夠處理,不能麻煩她,更不能讓她知道,等自己處理好了,把她風風光光的接回府里,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擔心。

「你不準麻煩她!」嚴肅的聲音把連碧嚇了一跳。

「可是爺,您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您讓屬下怎麼跟夫人交代?你明明知道你在夫人的地位有多麼重?難不成你想看到她難過嗎?」連碧第一次沒有畏懼百里凌雲的威嚴,毫不客氣的說道。

他知道這世上唯一能鎮住百里凌雲的人真的不多,但陸元香的話絕對有用,誰叫自己爺愛慘了夫人呢?

百里凌雲知道連碧的意思。不過他是不會同意。「她如今忙,有了身孕!」

「什麼?」連碧吃驚的叫道,爺這麼給力,他們居然有小主子了,那就更不能讓爺有損傷了。

百里凌雲不喜歡連碧一驚一乍的樣子,忍不住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道:「閉嘴!」

連碧怯怯的看著百里凌雲,他心裡打著小九九,現在確實不能找夫人,若是夫人有個閃失,那爺還不要瘋了?「爺,你是不是擔心夫人被君侯府的人發現?那我們就保護好夫人就是了?也不能讓您一個人冒險?你不為了自己,也要為了夫人和小主子著想啊?實在不行,讓屬下把老祖宗給您約見出來,到時候你在從長計議,這樣如何?」

百里凌雲其實自己心裡確實也沒有確定,這件事他確實有些心急了,若是真的回府,他肯定要做了萬全的準備,要不然怎麼可能回去?他現在比任何人都要惜命,怎麼可能拿這件事開玩笑?

「你先把人給我找到。其他的再說!」百里凌雲冷淡的道,目光清冷的看向別處。要說君侯府唯一能讓他不記恨的也只有老祖宗了,別人他都不喜!

連碧聽到百里凌雲這樣說,立馬答應了,這事肯定會立馬去辦。「爺,三天之後給您答案!」

百里凌雲根本就沒有理會連碧,直接離開。

百里天賜派出去的人很多,曾經他認為一定可以殺死那孽障,不然自己很有可能喪命。可是誰知道百里凌雲居然消失了,而且耍的他的團團轉,讓他如何不惱火?如今更是沒有百里凌雲的消息,他心裡的火氣就越來越大。

這幾日,他明顯的感覺體力不支了,難不成真要應了那法師的話,想想心裡更是煩躁,覺得自己當初救不該心軟,就該把那個孽種給殺了,要不然也不會連累他這些日子一直做噩夢,想想心裡不免煩躁了起來。

百里天賜向來都信天命,對法師的話,自然是百分之百的相信,而且從不懷疑。

而且這些年他也過的十分的順利,順風順水,對法師也是相當的照顧,覺得自己多虧了高人指點,要不然自己如今也不會如此,想到這些,他決定找大師再幫自己做一場法事,說不定能祛除自己心裡的雜念。

侯王妃這些年一直吃齋念佛,對府里的事情基本上不怎麼過問,就連過繼在她名下的兒子百里凌風,她也基本上不怎麼過問,不過那孩子小的時候,她倒是十分的疼愛,後來不知道怎麼了,就突然轉性了,吃齋念佛,一心向著佛法,再也沒有過問侯府中的事。

不過府里的事情向來都是有老祖宗過問,也沒有人敢造次。

百里凌風也就是侯府的小世子,府里本就人丁稀薄,他是唯一的男孫,所以向來都特別的受寵。也深受百里天賜的疼愛,也養成了他紈絝子弟的風流樣,不學無術,欺男霸女的事情也沒少做過。

京城裡的百姓都對他是又懼又怕。

百里天賜雖然寵愛百里凌風沒有錯,但也很這個兒子不成器,凈給自己丟臉,他也沒少被同僚笑話。

他覺得自己這都是造的什麼孽?百里凌雲那人雖然是自己兒子,但他是怪物,會剋死自己。小兒子又不成器,他這輩子難不成就後繼無人了?想到這些心裡不由的惱怒起來。這都是什麼命?

他非要讓法師好好的給給算計算計!

算計!

「老夫人,您是不是又想念凌雲少爺了?」身邊的老奴也有五十歲了,她照顧老祖宗很多年,對於老祖宗的心事,她向來都十分的了解,知道老祖宗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大世子,也知道大世子雖然為人淡漠,但絕對不是壞孩子,只可惜老爺不信,把大世子折磨的那麼狠,要不然老祖宗也不會一氣之下不再理會老爺,這母子之間也結了仇。

雖然老爺每次都想跟老夫人和解,可是老夫人的脾氣硬,認定的事情就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要不然他們母子之間也不至於變成如今這樣。

老祖宗的神色淡漠,臉上有著一抹化不開的憂愁。「秀菊,你陪在我身邊也有幾十年了吧。你說凌雲那孩子,在我有生之年他還能不能回來?別看那孩子清冷,但比任何人都重情。可惜他的命太苦了……我這幾日一直做夢,夢到他質問我為什麼不幫他,不讓他過的舒服,我這心裡就特別的難受。」

秀菊聽到老祖宗的話,忍不住嘆口氣道:「老夫人,我覺得凌雲少爺是個有孝心的孩子,他肯定會回來。在他的心裡,您其實一直都很重要。請恕老奴說句不中聽的話,有人並不想讓凌雲少爺回來。凌雲少爺回來了,還能有命嗎?」

老祖宗聽到秀菊的話,眉頭微微一皺道:「那老道的話豈能相信。不行我絕對不能讓凌雲出事,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護著他。秀菊,你讓人去找凌雲,讓他回府一趟,當年的事情我做錯了,如今我不想繼續錯下去,不想讓那個孩子繼續痛苦。我要讓他好好的,這樣我心裡才能放心的下。我已經老了,以後也沒有什麼用了!」

「老夫人,您別這麼說,老奴想辦法讓人找到凌雲少爺,您別擔心!」秀菊認真的道,她當年也是蒙受老夫人的一分之恩,在府里也算是老人了。

所以府里的很多的事情,她都清楚,也知道那些人的目的,不過她一點兒都不害怕,在她的記憶里,凌雲少爺是個可憐的而且堅強的孩子,他的性子最像老夫人,老夫人當初救了他,把他交給了慕雲大師,成為了慕雲大師的徒弟。


她知道要找到凌雲少爺,還是需要慕雲大師幫忙,他們師徒的感情向來很好的。而且老祖宗的身體確實不太好,她知道凌雲少爺是個孝順的孩子,一定會來看望老祖宗的,她想老祖宗能夠好好的,看著凌雲少爺成親、生子。

她覺得這府里最明白的人可能就是侯王妃了,這麼多年她不問府里的任何事,一心向佛,她心裡想的是什麼,也沒有人知道。

而凌雲少爺就像府里的禁忌,從來沒有人敢提起,能夠記住凌雲少爺的還有幾人?能夠真心對待凌雲少爺的又有幾人?她想凌雲少爺曾經吃過的苦,受過的罪,某些人終將得到懲罰。

老祖宗心裡一直念著百里凌雲,她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牽挂,對於自己兒子她非常的不喜,他做事太過於狠毒,古言說:虎毒不食子!可他卻要殺了自己的親生兒子。他是怎麼下的去手。他怎麼能夠把自己兒子當成怪物。

從七歲到現在,一晃那麼多年過去了。百里凌雲從來都沒有回過君侯府,一次都沒有過。她知道百里凌雲對這個地方厭惡,可是自己卻知道他是個有孝心的孩子,即便他從未出現,可是每次自己過壽,都會收到一份禮物,這份禮物是他送的,他都記得!

她知道百里凌雲心思縝密,他是個有孝心,心細的好孩子,可是這樣的孩子,受過的委屈,吃過的苦就太多了!心裡特別的難受,心疼他所經歷的一切。


百里凌雲回到上官府,看著陸元香專心致志的樣子,嘴角忍不住掛起一抹笑意,雖然笑容看上去似乎很淡,但是陸元香忍不住抬頭看向他道:「你去找連碧了?」

百里凌雲點點頭,他沒有打算瞞著陸元香。

「你是不是有什麼計劃?打算什麼時候回君侯府?到時候我們一起!」陸元香這麼說,百里凌雲一點兒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因為他了解陸元香,知道她的想法,就如同她知道自己的想法一樣,可是問題是自己並不想帶她回去,那邊太過於兇險,怕傷到了她。

「媳婦,等我處理完那邊的事情,再帶你去回去可好?」百里凌雲一本正經而又嚴肅的道。


陸元香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她顯然對百里凌雲這個說法不贊同,他不相信自己?「凌雲,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弱,更何況你覺得百里天賜會傻到在自己君侯府殺人滅口?他還沒有那麼大的本事,而且我們不需要躲著藏著,你當然要以百里凌雲,大世子的名號進去。若是你出了事,君侯府也別想好過,你說對不對?」

百里凌雲知道陸元香聰明,確實跟他想到一起去了,這次他自然要風風光光的回到君侯府,不能繼續的躲躲藏藏,他確實也沒有什麼好怕的,更何況他也不是一點兒職位都沒有。

他當年建立的功勛,老將軍和皇上都知道,不過他的腿和他身體的原因,一直沒有答應罷了,如今他想要官職還愁什麼?這些他沒有告訴過陸元香,就是怕她多想。

陸元香猜測百里凌雲在京城應該還有別的身份,而且他應該有官職。而且不小。不過皇上之所以能夠讓他這麼多年逍遙自在,肯定這其中也是有原因的,不過對百里凌雲來說何嘗不是一種保護?想到這裡,她就不糾結了!反正如今自己

正如今自己不管怎麼樣都已經是百里凌雲的人,不管怎麼樣的他,都是自己所愛的人。

百里凌雲揉捏著陸元香的秀髮,半天都沒有說話。順勢把陸元香拉到自己的懷裡,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陸元香的臉頰頓時紅了起來,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並不是不習慣跟百里凌雲的親密,這個男人對她向來都特別照顧、心細,恨不得把自己捧在手心裡,把最好的一切都給自己,可正是因為這樣,自己才會那麼的愛他,不忍心看著他受委屈,不想他為君侯府的事情傷腦筋。

百里凌雲和陸元香誰都沒有開口說話,可是他們都明白彼此的心意,就這一點兒也都是他人沒法體會的。

「凌雲,你要回去,我會跟你一起。你說過我是你的妻,你不能拋棄我!我不能讓你被別的女人瞧了去,我的心眼就那麼大,只能容下你一個!」陸元香很少用這樣的口氣跟百里凌雲說話,可是百里凌雲心裡卻很動容,面癱的臉也微微鬆動,輕輕的吻上陸元香的紅唇,好似再獎賞她一樣。

陸元香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用力推了一把百里凌雲,有些鬧就成怒,這個人真是過分。

百里凌雲怎麼會任由陸元香推開自己呢,不由將她抱緊了,但又擔心會傷到她腹中的孩子,所以格外的小心翼翼。「彆氣,打我!」

陸元香用手捶打著百里凌雲的胸膛,但沒有用力,「打你都嫌手疼,你的肉太硬了!」

百里凌雲忍不住抓住陸元香的手。溫柔的幫她吹了吹,陸元香臉頰不由的一熱。「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討厭了!」

嬌羞的聲音,讓百里凌雲眼前一亮,無論陸元香什麼樣子,他都愛,而且是愛慘了她,這輩子也非她不可。「到時候,我們一起回去,你是我的妻,唯一的!」

他不像其他男人喜歡三妻四妾,這輩子他唯一認定的就是陸元香,她在自己心目中的美好,是沒有人可以代替的,任何人都不行!

他清楚的記住陸元香說過的每一句話,她說若是有一天你厭煩了我,請一定要告訴我,我會離開。但再這之前請不要背叛我,那我會殺了你!

百里凌雲雖然一直都冷淡、淡漠、無情,可是誰都不知道,他內心裡其實對親情特別的渴望,可是親人又是傷他嘴上的,這輩子他都不想甚至不願意提起的。他以為自己一個人可以孤獨終老,可沒有想到遇到了她,她就是自己生命里的太陽,照亮了自己的人生,也終於有了溫度。

陸元香看著百里凌雲,沒有開口說什麼,其實有些話,不用說,已經明了。

「你說我師父和師母能不能和好?」陸元香非常不確定的問,她心裡要說不擔心那肯定都是假的,下載沒有人會比她更擔心了,她真怕林老會被慕雲拒絕。

即便是過去的時候,自己師父做的不對,如今他知道懺悔了,也是好事。而且他們都不年輕了,希望他們能夠幸福,不然爺真的太可憐了!

百里凌雲點點頭。「放心!」他跟慕雲學藝,所以對師父也十分的了解,師父雖然跟他一樣冷淡,但師父卻心地善良,外冷內熱。林老肯定能夠把師父安撫好,要不然就太沒有本事了,自己以後肯定會笑話他的。

陸元香聽到百里凌雲的話,心裡就放心多了,「凌雲,既然我們現在沒事,不如回山谷一趟,我想看看你長大的地方,說真的我很好奇!」

百里凌雲聽到陸元香的話,沒有多大的動容,在山谷里雖然辛苦,但是他卻很快樂,那時候小小年紀的他,就告訴自己一定要報仇。

他腿斷了,又經常痛苦,只有師父照顧他,安撫他,雖然有時候很嚴厲, 虐殤:代罪新娘 。要不然自己早就是白骨一堆了。

慕雲在他心裡的地位非常的重要,亦師亦友也是家人!

陸元香忍不住握住百里凌雲的手。「凌雲,所有的事情都過去了,以後有我陪著你。咱們以後可以去的地方會更多!」

百里凌雲當然相信。「走吧,我帶你去見見我師父!」

慕雲和林離那一夜誰都睡不著,分別了幾十年,如今重逢了,確實就像是做夢一樣,有些覺得虛幻的不夠真實,可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就在自己身邊,那是感覺有些奇怪,但是卻很踏實、很溫暖。

林離並沒有說話,他不知道說什麼好,對於慕雲的事情,他多多少少從百里凌雲那邊了解了一些,但不夠全面,可此刻他也不知道怎麼問?

心裡愧疚的同時又覺得欣喜,老天爺待他不薄,還能讓他看到自己心愛的師妹。可是一想到這幾十年,她孤苦無依,又怨恨自己。

若不是自己當初那麼自私,就不會這樣。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