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不追究他的大膽罔上了?

慕天達暗下鬆口氣,這才發覺後背已經汗濕重衣。


可他高興得太早了,楚帝又掠他一眼,卻道,「慕尚書你家千金不就在那邊宴飲嘛。」

言下之意,將人喚過來當場問一問她的意見就是了。

假如楚帝真當場給慕曉楓賜婚的話,就算現場徵求慕曉楓意見,也不過走過場而已。

在場的人包括楚帝自己都相信,就算真讓慕曉楓表達意見,她也絕不敢與一國之君對著干。

想到慕永朝那個一無是處不學無術的大兒子慕雲昭,不就是在皇宮宴會上被楚帝賜了個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做妻子!

想到這裡,慕天達剛剛緩和的神情立時再度緊繃起來,今天他的一言一行,都似走在刀刃上一樣。稍有不慎,就會跌個粉身碎骨。

看來陛下今天是鐵了心要拿他家曉曉開刀。

「稟陛下」慕天達顧不上抹額頭涔涔冷汗,拱手,深深鞠躬,「小女身體不適,今天並沒有進宮赴宴。」

「今天進宮赴宴的姑娘,是慕永朝慕大人所認的義女。」

慕天達乾脆一口氣,將大夥的疑惑與好奇統統滿足了。

幸好剛剛求楚帝賜婚的張廣已經被張工羽以喝醉為由,強行帶離了宴會現場;不然他在場聽到這話,都不知會惱怒成什麼樣。

不是慕曉楓,卻偏偏按照慕曉楓的喜好打扮,分明就是故意混淆視聽。

楚帝似乎也覺意外,眯了眯眼,意味不明的打量了慕天達一下,才沉聲道,「慕尚書這話真有意思。」既為慕曉楓不進宮赴宴推脫了責任,又點明了雖帶著慕永朝所認義女進宮的用意,還劃清了與慕永朝所謂兄弟的界限。

慕天達怔了怔,隨即苦笑。

他家曉曉千叮萬囑的,有意思他也得做,沒有意思他也得這麼說。

楚帝說完這話,便將這話題岔了開去,慕天達懸著的心,直到這會才緩緩落地。

心裡不禁暗暗僥倖,幸好曉曉今天沒進宮來,不然的話,誰知道陛下會不會突然心血來潮拉出個七老八十的男人,非讓曉曉嫁了!

他放下心來, 極品透視

好不容易挨到宴會結束,慕天達終於鬆了口氣,然後以最快速度出宮去。

今天這事,真將他嚇得夠嗆。他要儘快回去,將今天的事告訴曉曉。嗯,還要儘快為曉曉另擇佳婿才行。

如若不然,誰知道什麼時候陛下再一次心血來潮惦記上他家曉曉的婚事。

慕天達走得急,不過有人走得比他更急。

才離開宮門不遠,慕府的馬車還未開始加速,就十分突然的被人當街給攔了下來。

「伯父,」一個男子將馬車攔停之後,十分謙恭的走到馬車跟前來,「我有事情想跟你談談。」

慕天達在馬車裡聽聞這聲音,心裡先是愕然怔了怔,隨後才認出這到底是誰。

一想起前事,慕天達就難抑的心裡無名火起。

他唰的一聲拉開帘子,冷眼看著外面站著的年輕公子,「裘公子有何要事?」

裘天恕聽聞他這刻意疏遠的稱呼,有些難過的轉了轉眼睛,不過想起自己以前所做的混帳事,他暗下咬了咬牙,忽略慕天達冷眼冷臉,一副熱切親近模樣,契而不舍道,「伯父,我想跟你談談與大小姐的婚事。」

倒是夠坦白,也夠無恥的!

慕天達心裡氣不打一處來,斜眼睨過去,依舊冷聲道,「今天宴會上確實美酒多多,裘公子還是趕緊回家吧。」

言下之意,喝醉了就回家喝醒酒湯去,在這攔著他算什麼事!

裘天恕知他心裡怨怒,可他想起那個對他不屑一顧的女子,那個令人趨之若騖的女子,想起那個女子因為他一時糊塗退婚而生出許多波折讓人看輕的女子……,他這心裡就愧疚成一團。

裘天恕始終認為,慕曉楓退婚之後一直都沒有再議親,一定是對他還有情意……。

可是, 一級BOSS:你結婚,我劫婚

如今,被伯父冷眼相待也是他活該。

默了默,他才看向面容泛沉的慕天達,懇求道,「伯父……」

「我可沒有裘公子這樣的賢侄!」慕天達沒好氣的打斷他,素來溫和的臉龐這會也冒起了淡淡怒意,「還請裘公子讓一讓。」

你不想回家是你的事,不過請你還是最好哪涼快哪待著去,別在他跟前擋道就行。

裘天恕看見他嫌棄眼神,心下一緊,忽有幾分傲氣也浮了上來。

既然人家不稀罕,他又何必上趕著拿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可想了想,期間種種前事確實是他不對在先,也不能怪慕天達對他態度不友善。

「伯父,」裘天恕略略躬身作揖,「以前是我年輕不懂事,若是我有做得不對的地方,還請伯父你指正並原諒。」

慕天達皺起眉頭盯著他,從鼻孔發出一聲冷哼。

對於自詡清高的裘公子今天能如此沒臉沒皮的在這跟他套近乎,慕天達表示,他已經沒興趣再跟這位糾纏下去。

「裘公子不讓是吧?那請自便。」

話一落,慕天達便摔了帘子,端坐在馬車裡再也不理會裘天恕。

車夫又不是傻子,趁著剛才兩人對話的時候,已然四下打量過了。眼下見自家老爺摔了帘子,立時便驅馬緩緩往旁邊趕去。

裘天恕在前面攔著,他可以從旁邊繞道。

看著馬車突然再動起來,裘天恕驚了驚,但見馬車並沒有向他撞過來而是避開往旁邊走的時候,他又傻了傻。

待馬車終於趕了起來,他才記起自己攔下慕天達的初衷。

「伯父,我對大小姐一片真心,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吧。」

他的聲音很高,慕天達又沒有走遠,自然聽得一清二楚。

「這混帳小子是不是瘋了?嚷嚷那麼大聲?」

什麼再給一次機會?難道還想著他會將曉曉再嫁進昌義侯府?

簡直白日做夢!

「伯父,以前是我錯了,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珍惜大小姐的。」

這不是故意在人前敗壞他家曉曉名聲?慕天達聽得臉都瞬間綠了。 慕天達透過帘子恨恨的盯了眼裘天恕,儒雅臉龐布滿慍怒,不過除了這一眼外,他並沒有再做其他事情,而是任由馬車疾馳而去。

這個時候,他站出來反駁斥罵拒絕裘天恕,還不如直接沉默忽視來得好。

裘天恕聽著「得得」的馬蹄聲瞬間遠去,不由得愕然又失望的站在原地。

「好狗不擋道!」一聲冰冷如鐵的低喝忽然自遠處呼嘯而來,裘天恕正詫異間,就見一輛用沉香木打造的馬車速速奔來。

那輛馬車不刻意張揚卻已經高調招搖的奢華,令他立時認出來者是誰。

而那聲剛剛彷彿還在遠處的冷喝,此刻卻如響雷般炸在耳里,他看著頃刻疾馳而來的華貴馬車,臉色明顯的變了變。


道,他不得不讓。

不讓,他就等著被那輛奢華名貴的馬車直接撞上順帶輾壓,而且,之後他是傷是死大概也占不了理,過後可能還要被人幸災樂禍的罵一聲「活該」,因為他此刻所站是正正道路中間。

可這道,他若是讓了,便等於間接承認自己是好狗。


不讓,也沒辦法否認這侮辱人格的比喻。

總之,不管他讓不讓道,都已經被離王殿下那個冷麵車夫給貶成了狗。

可是,這會,他明知自己被貶被辱,這道也不能不讓。

馬車幾乎轉眼就到了跟前,容不得裘天恕思考或不悅遲疑。他皺著眉頭往旁邊退了退,馬車幾乎同時貼著他面門急驟而過。

而就在他心生怒氣的時候,那本該疾馳遠去的馬車,卻忽然無聲無息飛出兩顆小石子。

一顆打在他后小腿彎曲的穴位上,另一顆則打在他後腦處。

兩顆小石子幾乎同時擊中他身上兩處,而裘天恕連反應的時間也沒有,被石子擊中,直接的單腿一屈重重跪了下去,當然,他這跪還是朝著慕天達離去的方向。

而他張開的嘴巴,兩片薄薄嘴唇倒是開合了幾下,只不過可惜,丁點聲音都沒發出來。

「主子這兩石子丟得真妙!」馬車裡,風華瀲灧的錦衣男子旁邊,張化轉著眼珠瞟著外面跪姿古怪的身影,笑得越發和氣。

微彎的眼睛里,卻轉出淡淡鄙夷。

就裘天恕那德行,還敢肖想慕姑娘,真真沒有一點懶蛤蟆想吃天鵝肉的覺悟。

這場皇宮宴會所引起的風波,慕曉楓總算躲得清閑又有驚無險的度過了。

慕天達倒是有心想跟她談一談未來「女婿」這事,不過被慕曉楓一句「長幼有序,大哥還未成親,哪裡輪到爹爹操心我的婚事」為由給推到天邊去了。

不過,她這一推,慕天達倒也不著急,因為慕少軒開化之後,終於要與紀媛成親了。

BOSS級打臉專業戶[快穿]

這一天,慕府處處張燈結綵,人人笑逐顏開,入目所見皆一片喜氣洋洋。

慕曉楓作為慕府的掌家人,又作為慕少軒的妹妹,還兼作撮合兄嫂的大媒人,按理這一日她該忙得腳不沾地才對。

不過,事實卻正好相反。

為了籌備今天這場盛事,慕府上下可都卯足了勁,所以慕少軒成親這日,慕曉楓反而可以完全放鬆清閑下來。

聽著熱熱鬧鬧的鞭炮聲與瑣吶聲,在喜堂里親眼目睹終於禮成的一對新人,慕曉楓臉上洋溢著滿滿的歡喜之色。

哥哥終於成家了,她盼了好久的紀姑娘終於當了她嫂子。

「禮成,送入洞房。」隨著司儀一聲高喊,慕少軒歡天喜地的牽著新娘進洞房了。

這一聲高喊也將慕曉楓跑遠的思緒拉回來。

「小姐,」青若看著微微含笑的少女,瞧見少女眼底下隱現的淡淡鴉青,不由得心疼道,「現在離開席還早,你不如先進內堂休息一會吧?」

慕曉楓搖了搖頭,笑道,「我心裡高興,精神好得很呢。」

「你不用在我身邊轉來轉去了,出去看看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吧?」

其實慕曉楓也就這麼隨口一說,主要是不想留著青若在身邊嘮叨。

外面的事一早就有紅影這位能幹的大管家安排得妥妥噹噹了,哪裡還有什麼地方需要慕曉楓操心。

青若見她說得認真,以為她真的不放心,便點頭道,「奴婢這就出去,不過小姐你也抓緊時間休息一會吧,看小姐這些天忙得連眼睛都黑了。」

慕曉楓擺了擺手,「嗯,你忙去吧。」

就在這個時候,本來熱熱鬧鬧歡歡喜喜的好日子,慕府門外卻突然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不過確切說起來,那並不是慕府的客人,而是一支有意衝撞喜事讓人覺得晦氣的送葬隊伍。

「小姐,小姐,外面出事了。」青若腳步極匆忙,她跑進內堂的時候,慕曉楓還能清晰聽聞她喘不均勻的呼吸聲,「這大喜的日子,竟然有人抬著棺材從我們慕府大門外路過。」

坐在桌旁單手撐著額頭的少女眉頭一緊,紅白喜事撞在一塊,誰看見心裡都不會舒服。

「更氣人的是,八人所抬的棺木竟然在路過我們府門的時候忽然掉了下去,眼下那棺木正正堵在我們府的門口外……。」


慕曉楓握了握拳頭,冷笑一聲,「我倒要去看看,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存心在我們家門口鬧事。」

而且,鬧的還是她哥哥成親的大事。

說罷,她騰的站了起來,一甩袖子便轉身匆匆往大門走去。

還未走到門口,慕曉楓的臉色就微微沉了沉。

因為外面原本喧天的喜慶瑣吶聲,這會幾乎已經被那哭喪悲傷的哀樂聲完全掩蓋過去。

「欺人太甚!」

冷哼一聲,慕曉楓腳步加快了些,不過嬌俏面容之上卻仍舊泛著淡淡溫和笑意。

青若在一旁看見她那華光流漾的溫和笑容,立時覺得心裡毛毛的。

心中憤怒的同時,卻又隨即莫名興奮起來,也不知是哪只倒霉鬼敢惹她家小姐生氣,希望那有眼不識金鑲玉的倒霉鬼,不要在這會才突然「識相」得臨陣退縮才好。 很快,慕曉楓就走到了門口。

「小姐?」紅影看見她過來,倒是詫異的怔了怔,才迎了過去,面露愧色道,「是奴婢安排不周。」

慕曉楓擺了擺手,掠了眼門口外「掉」得正正的黑壓壓棺木,淡淡道,「先想辦法解決這事。」

「小姐?」

紅影有些困惑的望了望外面,壓著聲音道,「這是華東街南五巷的李家,奴婢已經打聽過了,他們家這兩天確實在辦喪事。」

慕曉楓也有些意外,「真在辦喪事?」

她原先還跟青若一樣,以為是有人故意搗鬼;可轉念一想,她又疑惑道,「他們不知道我們府在辦喜事嗎?」

就算真辦喪事,也該知道避諱才是,他們出殯可以繞遠兩條道而行,為何偏要從他們府門前經過?

紅影臉色沉了沉,瞥看門外那些手忙腳亂的人,輕聲道,「奴婢打聽到,另外兩條道同時發生了意外,一時半會大概無法通行。」

這出殯落土也講究時辰,所以李家才會顧不上避諱而改道從他們府門前經過。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