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陳有為平靜的話語,顧盼兒嬌軀一顫,良久才嘆息道:「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能夠進入現在的單位不知道花了家裡多少心思。就這樣離去,我不知道如何面對家人。」

「其實你完全沒有必要想這麼多!」陳有為當頭潑了一盆冷水道:「外面的世界的確很精彩,但是還遠遠不是現在的你就能去適應的!」

迷離眼神頓時清明一片,滿是倔強的顧盼兒顯然很是不忿對方如此說道。

「不論是你現在的知識結構還是你的閱歷水平,都不足以現在就拋開一切下海闖蕩。」陳有為目光灼灼的上下打量有些羞澀的顧盼兒道:「尤其是像你這樣的美貌女孩,估計到時候被人給賣了都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真要是出現那種情況,你就是後悔都來不及。」

原本還想爭辯幾句,想到自己曾經的那讓人可怖的經歷,顧盼兒頓時無語。

「你還小,我給你的建議就是好好利用現在有利的時機多讀些書,考個證書什麼的。」陳有為想了想,決定給眼前這個印象非常之好的上進女孩一個念想:「這樣好了,你去考個會計證,如果到時候你的能力達到了要求,並且還想離開現在這種工作環境的話,我負責給你介紹一個讓你絕對滿意的工作。」

顧盼兒又驚又喜,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按照你的情況,或許將你給放在一個封閉固定的工作還真是有些浪費,」陳有為吐著圓圓的煙圈,幽幽道:「我很看好你這種積極樂觀向上的性格,沒準兒將來我還真會有你這麼一個著名女企業家的好朋友呢!」

顧盼兒聽的心曠神怡,不自覺就是為自己美好的未來開始遐想。

「我可記住了,陳有為……」看到陳有為瞪著眼,顧盼兒好笑道:「陳大鄉長!到時候你可不能食言哦!」

精神煥發的陳有為呵呵笑道:「放心,本大鄉長言出必行!」

滿心歡喜的顧盼兒又賞了陳有為一個大大的衛生球,那種嬌俏的模樣簡直能夠讓陳有為看花了眼。心中竊喜的顧盼兒含羞低頭,看的陳有為更是心中一片火熱。

如此嬌艷欲滴的動人尤物實在是讓人垂涎三尺,陳有為內心騷動。對方似乎對自己也是好感連連,這樣的機會如果就這樣從手中溜走,陳有為自己也會痛恨自己。

不過嘛,陳有為面帶苦笑,現在的環境還遠不是後世那種只要看對了眼就可以立即找個地方開房。如果自己真的就這麼大大咧咧的提出要求,恐怕別提什麼將這麼一個貌美如花的妹子給泡到手,以後能不能再見面也是難說。

陳有為暗暗鄙視著自己,見到何苗那個大美女自己是如此,眼下在顧盼兒自己又開始胡思亂想。難道說自己真的回想記憶中另一個世界的自己那般處處留情成為一個花花公子么?

一頓晚飯,陳有為顧盼兒都是吃的很痛快。當然說是顧盼兒請客,陳有為作為一個男子漢大丈夫自然不能幹出那麼大煞風景的時期。主動付賬后,陳有為陪著心滿意足的顧盼兒又在光線朦朧的夜景下漫步良久。

直到送顧盼兒回到學校宿舍之後,陳有為才在微微夜風的吹拂下轉身離去。

這真是豐富多彩的一天啊!

陳有為默默感嘆。 臨近新年,冷冽的寒風漸漸開始肆虐,隨著水陽縣委縣政府的各項人員調整結束,無數人帶著好奇忐忑的火熱心情才算是逐步冷靜下來。當新一任水陽縣的領導班子開始重新調整鄉鎮領導班子的時候,其影響就要小的多。除非當事人為此操心不已,局外人尤其是在縣局工作的人基本就可以對之無視。

新任小河鄉黨委書記的秦大明最近心情很是不一般,就在兩個月前試圖爭取當個一把手以失敗告終,在他看來沒有什麼強硬後台能夠保住現在的位子都是難事。尤其是同柳萬根的針鋒相對受到嚴重挫敗后,他更是偃旗息鼓低調之極。

做夢都沒有想到縣裡居然突然就發生了如此讓人震撼的大事情,更讓秦大明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都做好要被調離出小河鄉思想準備的時候,自己竟然真的被這從天而降的大餡餅給砸個正著。


當然,還有一件事更是讓秦大明目瞪口呆,半年前還只是縣政府小小辦事員,就算是當上副鄉長也不過兩月的陳有為,竟然借著此次縣裡的調整一下子成為自己的副手小河鄉鄉長。

心情舒暢之餘,秦大明還是試圖通過各種關係打聽自己此次上位的內幕,對於已經通曉官場某些規則的他來說,世上肯定沒有無緣無故的好事就這麼掉到自己頭上。

而真的得知自己成為小河鄉黨委書記的重要原因,就是已經進入縣委主要領導視線,並在此次鄉鎮調整中擔任小河鄉代鄉長的陳有為的鼎力推薦。那一刻秦大明真的是有種說不出的感慨,自己當初沒有選擇同這個年輕人為對立面真的是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

說是代鄉長其實也是很短暫,下半年的各級人代會召開時間就在眼前。

陳有為的代鄉長不過半個月很快就將這個代字給去掉。九一年年末的時候,年滿二十三歲的陳有為以創紀錄的年齡正式就任水陽縣小河鄉鄉長。


天空厚厚的雲層壓的很低,呼嘯的北風將西伯利亞的寒流全數傾瀉在崇山峻岭的水陽境內。劇烈降溫的天氣使得勤勞不已的鄉民也不得不躲避在家,乘著這種難得的壞天氣好好休息一番。

冬季的白天亮的晚,尤其是這種寒冷無比的天氣下更是如此。

精神煥發的秦大明趕到自己辦公室的時候還不到八點鐘,看著外麵灰蒙蒙的一片,秦大明就知道這樣的天氣恐怕這一天又是什麼事都做不成了。

聽到隔壁辦公室里傳來開門聲,秦大明拿著水杯穩步過去,哈哈大笑豪爽的嗓門響徹整個辦公區域:「有為,吃過了么?來,你的好茶給我分點兒!」

還在回味街上一家新開早點鋪蔥油餅不錯的味道,陳有為邊給辦公室的煤爐換好煤,邊笑呵呵地說道:「秦書記早啊,茶葉在抽屜里,自己拿!」

就任小河鄉鄉長一個多月,陳有為漸漸熟悉了自己的工作。面對一個跟自己關係不錯,尤其是近來更是同自己套著近乎的秦大明,陳有為進入現在的狀態很快,當然這也跟他之前在小河鄉樹立不低的聲譽也是息息相關。

即將過去的九一年對於來到水陽縣工作一年多的陳有為來說,也是充實無比節節高升的一年。從之前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員到小河鄉的副鄉長只不過用了兩個月,從副鄉長到正鄉長同樣不過兩個多月。如此進展神速的提拔,就是陳有為自己想想也是感覺到有種不可思議。

當然,對於陳有為來說,讓他真正感到驕傲的還是自己在小河鄉的期間,通過自己的努力引導小河鄉的人們對改變自己命運而進行的一系列工作,並且取得明顯效果的成績。柳家灣的水渠工程如此,水陽古道的翻修同樣如此。

尤其是工程量不小的水陽古道翻修,在陳有為還是小河鄉副鄉長的時候,工程就已經開始啟動。到了他正式擔任鄉長的時候,水陽古道的工程已經正式進入攻堅階段。利用農閑之際,整個小河鄉動員了數千勞力,憑藉微不足道的一些資金和補貼,硬是將小河鄉境內通往江北省的古道給拓寬平整。

雖然限於條件,水陽古道還基本是石子路,不過經過翻修后的道路已經可以並排同行兩輛卡車。道路修好后的效果是立竿見影,就算是再遲鈍的人,也能發現現在每到逢集的時候,小河鄉的街道要比明顯要紅火許多。

像陳有為一大早還在感嘆的蔥油餅早餐店就是其中明顯的一個例證,之前每頓早餐都是不斷重複的稀飯包子,包子稀飯簡直能把陳有為給吃膩。現在每天的早上,可供選擇的早點那可就多了許多,至少連陳有為最是喜愛的熱乾麵也已出現。僅僅如此,陳有為也對自己的工作成績感到驕傲,最起碼自己的肚子不會受罪。

「有為,你天天在街上買著吃是不是也太不方便了,要不去我家搭個伙?」秦大明從辦公桌抽屜里拿出一個精緻茶葉筒,笑道。

放了滿滿的水壺在煤爐上,將房門微微留下一道縫通風,陳有為洗完著手笑呵呵道:「那倒不用,我這人習慣這種簡便,吃完嘴巴一抹就是溜之大吉,連碗都不用洗。」

「呵呵呵,這倒是實話,想當初我年青的時候,上工掙工分的時候也是這樣。」

秦大明接過陳有為遞過的香煙,美美的放在鼻上嗅了一下,感慨道:「那個時候也沒有成家,在家裡吃過就拿起鋤頭就往地里去。當時年青力壯渾身有出不完的力氣,所以下田也特別有勁。」

低頭點上一根香煙,秦大明深深吐出一道濃濃煙霧,透過裊裊青煙的目光明亮過後又是一陣迷離:「也就是那個時候的優異表現,我才被上級看中進行重點培養,才有了現在成為小河鄉鄉長以及書記的可能。」

陳有為給秦大明的水杯倒上滾燙開水,又給自己也泡上一杯香氣濃郁的香茗,淡笑道:「這就說明我們能夠進步到現在的原因之所在,我們每做出一份成績都會得到上級的充分觀察和肯定。」

秦大明拿起放在辦公桌上的紅塔山,搖頭笑道:「有為抽煙的檔次一直不低啊,你這工資夠不夠?」

「呵呵,還行,」陳有為不知道秦大明究竟是一時的好奇,還是真的有什麼想法,淡淡道:「其實以前是裝場面,自己頂多也就是抽個喜梅什麼的便宜煙。現在嘛,呵呵,這不是從雲霧山公司老孟那裡順來的么?要是我自己買還真的好好考慮一下。」

秦大明丟掉手裡的煙蒂,用腳蹭了蹭,笑著點頭道:「也是,那個老孟倒是挺大方,伸手就要給我塞條紅塔山。不過嘛,我倒是覺得無功不受祿,他那廠子我也沒有出什麼力……」

陳有為在辦公桌后坐下,輕啜著滾燙熱茶,不以為然道:「那倒也沒有什麼,老孟那人還是挺講究的,一條煙而已,書記也沒有必要想的太多。」

靜靜享受著無邊香醇對舌蕾的刺激,陳有為沉聲道:「只要我們不主動對老孟這樣對小河鄉發展有貢獻的公司企業吃拿卡要,對方真要是給我們一些禮物份子什麼的,我們也完全沒有必要視之蛇蠍坐立不安。」

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秦大明詢問的目光掃視過去,陳有為嘆氣道:「真要說來,這也算是我們國家長期以來存在的陋習,如果我們真不接受老孟的心意,心思活泛的他肯定胡思亂想,沒準兒還以為我們這是對他不滿意呢!」

想到後世風氣越來越差,甚至後來直接就從現在這個時候的吃吃喝喝發展到讓人詬病不已的官商勾結,陳有為暗暗搖頭卻也堅持著自己的觀點:

「當然,作為國家幹部,我們心中要始終堅持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只不過作為社會基層的我們這些鄉鎮幹部每天面對的情況也是複雜多變,尤其是隨著經濟發展的過程每天要面對的誘惑也更多。這樣以來,這就需要我們要提高警惕,明辨是非,絕對不能因此而觸犯法律,做下那些害人害己的錯事來。」

有些好笑的秦大明細細琢磨陳有為的長篇大論,一開始還以為這是對方在給自己解釋著什麼。不過聽著聽著秦大明的臉色肅穆起來,久經世情的他自然能夠聽出陳有為話里話外的意思。

「是啊,每天看電視聽廣播,國家的經濟發展越來越好,人們富裕之後花錢自然就大手大腳起來。」秦大明苦笑搖頭道:「不說別的,只是前些年一聽說那些什麼萬元戶之類的,我們這些辛辛苦苦背靠黃土臉朝天的苦哈哈真是有些難以想象。我們拼死拼活一年工資也不過一兩千塊,如此反差要是心裡沒有想法那才是怪事。」

陳有為彈彈煙灰,點頭同意道:「那還是幾年前的說法,現在沿海城市一些人的收入在普通人看來簡直就是恐怖,十萬才起步,百萬不算富!社會貧富差距愈發拉大,這種強烈的不平衡勢必將會造成人們的思想,尤其是我們這些手中掌握著權力的官員受到的誘惑那就更是可想而知。」

「嘶」的一聲,秦大明倒吸一口涼氣,我的天,十萬才起步!百萬不算富! 「是啊,所以我才說,在這種讓人感到窒息的環境中,一個官員能夠堅持本心只是接受商人的普通禮物倒也罷了。可是一旦內心的道德底線被突破后產生的負面情緒那才真正值得我們關注。一失足便是千古恨!誤己誤人啊!」

陳有為眉梢輕嘆:「其實,這也是種非常矛盾的想法,或許有些人就是從這樣接受起商人的普通禮品,而喪失警覺性一步步的走向犯罪道路。」

秦大明聽的滿頭大汗,拿起辦公桌上的香煙就點上,抽個不停,良久才眼神緊張的問著陳有為道:「這樣說的話,那豈不是說我們這些幹部以後就是在刀尖上行走?這樣的日子想來肯定很不好受。」

「呵呵,書記也不用這麼煩惱,其實關鍵還是我們自己堅持本心,有所為有所不為!」陳有為笑呵呵道:「我們這是不是話題說的太遠了,我們水陽這裡現在整體風氣還不錯,只要我們能夠深刻保持警惕,想必這樣的事情就於我們無關了才是。」

秦大明表情輕鬆許多,大口灌了一口茶水,訕訕笑道:「那也是有為你說的嚇人,我這個沒有見過大世面的泥腿子哪裡能想那麼多。如果不是聽你這麼一說,搞不好自己將來是怎麼進去的都不知道!」

輕嘆一口氣,秦大明打量著談笑風生的新搭檔,現在的他對於陳有為看法可是不一般。通過自己的關係,得知自己上位就是始終同自己關係還不錯的陳有為時,一時間秦大明百感交集默默無語。

幾乎是看著這個自己比較賞識的年青人如同坐火箭一般,在短短的半年時間內飛速提拔。秦大明心情百味複雜,他自己幾乎是用了二十年的時間,不知道歷經多少坎坷磨難,才走到現在這個位置。

第一時間得知內情的秦大明當時就被這完全意想不到的消息給震的呆若木雞,至少有一件事在腦海中迅速閃過。這個當初自己很有好感的年青人恐怕將來的成就遠遠不止於此,或許當初同他的交好真的是自己這輩子最正確的選擇。

「有為,馬上就要到新年了,你對鄉里明年的工作有什麼想法?」秦大明起身掂起茶瓶給陳有為的保溫杯續上熱水,沉聲道。

陳有為點點頭,抽著煙沉吟道:「想法是有些,不過還需要進一步的考慮,總的來說還是那句話,小河鄉的致富沒有一條像樣的道路那是絕對不行的。至於說其他嘛,我的意思還是先將雲霧山茶葉有限公司為試點,將我們小河鄉的茶葉產業先行給做起來。」


「這個思路是對的,要想富先修路,對於我們小河鄉來說,這種說法尤為顯得重要緊迫。」秦大明同意道。

「不過,僅僅是雲霧山一家公司能夠撐起全鄉的茶葉市場么?」秦大明眼睛發亮有些小亢奮道:「要不要我們繼續發動其他的客商前來投資?」

陳有為失笑搖頭道:「書記能夠有這麼一個長遠想法非常不錯,但是就我們小河鄉的實際情況來說,我們當前最需要做的是鞏固現有局面。老孟他們願意來我們這個偏鄉僻壤的犄角旮旯那是有他們強大實力做支撐,換個人讓他像雲霧山公司那樣紮起這麼大的攤子,那絕對是不可能。」

秦大明拍著腦門,大笑道:「是是是,我還真是犯了急躁的毛病,這飯還是一口一口的吃好。」

「不過,今年我們將鄉里水陽古道翻修一遍,消耗的資金也就差不多了。要是想在明年繼續在交通上做出文章,那難度可就大了去了!」提到資金,身為一把手的秦大明簡直比陳有為這個鄉長還要著急。

陳有為也是有些一籌莫展,通過李鐵軍許諾的扶貧資金將水陽古道大致給翻修一下,若是再期望向縣裡伸手就是他自己也覺得老臉泛紅。再怎麼說水陽縣的財政局也不是專門給小河鄉一家開的,能夠給自己批上這麼一筆資金,就不知道艷羨其他多少鄉鎮機關。

「沒事兒,車到山前必有路!」陳有為給低頭不語的秦大明打氣道:「縣裡雖然指望不上,可是還有地區不是,再不行我跑一趟省里!這活人還能被一泡尿給憋死?」

「呵呵,有為你倒是敢想!」秦大明自然以為對方只是胡侃一起安慰自己。

陳有為還真為自己剛剛的突發奇想暗自叫好,這個年頭什麼跑部向錢的風氣還沒有興起,或許自己真的不管不顧的向上一番走動,還真能夠給自己這急缺資金的建設項目搞到一筆資金。

「說起來,我們搞這條水陽古道也花不了多少錢,」陳有為幫秦大明盤算賬目起來:「前期縣裡批給我們的二十萬基本上就將道路的地基給打好,現在并行兩輛貨車完全沒有問題。如果我們將古道完全修成國道一般的規格,全部用上水泥的話,全長不過二十多公里的道路想必滿打滿算也就需要個百十萬的樣子。」

秦大明的牙疼起來,草,這還不多?居然如此輕描淡寫的說什麼才百十萬!

「百十萬的項目款在地區申請的話,估計有些難度,」陳有為自顧自的繼續分析琢磨道:「要是去省里的話,這種額度的款項應該就不算什麼了……」

鮮血直往秦大明的腦門涌去,我的天,這就將主意打到省里了!

目光複雜的秦大明糾結無比的看著自己的搭檔,心中狂呼,難道這個傢伙真的像縣裡某些人所說的那樣,外表普通其實完全就是上面的高幹子弟下來鍍金的?

可是想到幾乎是親眼見證陳有為那完全是靠著成績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秦大明輕輕搖頭,如果對方是什麼高幹子弟的話,那也完全不用受這個罪。柳家灣村乃至小河鄉的整體條件是多麼的惡劣,秦大明是心知肚明,他可不相信陳有為真的是什麼高幹子弟下來的話,這其中的苦頭絕非常人所能堅持下來。

或許正是人家這種積極進取,敢想敢幹的精神才能夠一步一步走到現在,秦大明暗自輕噓一口長氣,心中主意已定。有著這樣一個年輕氣盛卻又偏偏還目光長遠頭腦理性的搭檔,或者窮困潦倒的小河鄉真的有希望在自己這一屆煥發出蓬勃的生機。

將煙盒中最後的兩根煙取出,陳有為給低頭沉思的秦大明遞過,笑道:「反正時間還早著呢,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想辦法。倒是有關雲霧山茶葉有限公司明年的發展我們鄉里需要給予重視。」

「嗯,雲霧山茶葉有限公司是我們小河鄉最大的投資商,而且他們的搞法很是適合我們小河鄉這種土地稀少的山區。如果他們真的能夠發展起來,那帶動的可不是一家兩家,搞不好我們整個小河鄉因為這種公司加農戶的經營模式而脫離貧困,其中的意義很是不凡啊!」

秦大明滔滔不絕,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研究,他現在對於雲霧山茶葉有限公司的情況了如指掌。對於這種非常有利於本地農民的經營模式他是相當看好,更何況他非常清楚,將來一旦這種模式證明是成功的,無論是對小河鄉還是當地鄉民,甚至是他自己都是有非常大的好處。

整整一個上午,陳有為秦大明二人針對小河鄉的現狀進行不斷的探討和爭論。

之前就對秦大明印象不錯,陳有為對於這個貌似豪爽其實內心頗有些城府的資深鄉幹部更加的看重。在陳有為看來,一直對鄉黨委書記這個位子很是眼饞並且不斷採取動作,這並不算什麼,有上進心這很好。


紈絝佞臣:皇上不可以

在小河鄉這樣的鄉鎮基層已經幹了二十年左右,秦大明對於鄉鎮工作有著非常豐富的經驗。通過一段時間的徹底了解,陳有為給在鄉里聲望還算不錯的秦大明一個基本接受的態度,這也是當李鐵軍等人徵求意見,他直接推薦此人的原因之所在。

當然,用熟不用生也是陳有為另外一個重要想法,不管如何,陳有為在小河鄉已經半年之久,同秦大明的關係也始終保持不錯。再加上自己的想法多多少少被對方所了解,彼此形成搭檔后,也減少了許多無謂的溝通了解時間。

真要是換了個人前來,不說別的,只是讓陳有為去花時間重新一個陌生人,那所需要花費的時間和精力就足夠他去做很多事情了。

總的來看,秦大明基本符合陳有為的心中要求,雖然眼界學識上差了點兒,實際工作經驗和應變能力還不錯。更重要的是,或許是真的被自己的能力所欽佩,又或許是對自己身後隱隱顯現的強橫背景所震撼,陳有為對於秦大明的態度感覺還不錯。

有著這麼一個完全沒有什麼架子,並且願意跟自己這個主抓經濟發展鄉長配合的鄉黨委書記,陳有為還能有什麼說的。 陳有為拆開一盒紅塔山,自己點上一根,又示意秦大明自己拿,吐出長長的青煙,無不愜意地說道:「看來書記你對我這個工作計劃也是基本認可了,既然這樣,那我就按照這個思路搞份正式的文件出來?」

秦大明笑看眼前動作瀟洒,舉止間隱隱有些大氣的年輕鄉長,心中感慨,卻是非常配合道:「行,我估計真要是能夠實現這個工作計劃,搞不好我們小河鄉明年就能繼續放個衛星了!」

「放衛星?」

陳有為怔了一下,搖頭輕笑道:「這個說法不好,人家還以為我是在吹牛呢!」

「哈哈,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秦大明眯成一條縫的眼睛,閃爍著明亮的光芒:「明年的經濟發展指標,縣裡定的可不算低。真讓親眼目睹我們小河鄉明年的成績,恐怕那些傢伙們個個都知道什麼是著急了!」

陳有為不屑的笑道:「高么?我怎麼不覺得!」

秦大明拍著腦門,搖頭連連:「還不高?光是我們小河鄉的經濟增長率就要達到百分之三十!縣裡還真看的起我們,直接就給我們來了個全縣最高標準。」

「老秦,如果我說明年我們小河鄉的經濟增長率不低於百分之百,你信不信?」陳有為如此石破天驚的話語,簡直能夠讓沒有思想準備的秦大明呆若木雞。

百分之百?

心中哆嗦的秦大明大腦一片空白,他就算是再看好雲霧山茶葉公司的前景,也不敢有如此大的想象。

「其實,這種所謂的經濟增長率就是個數字遊戲,並沒有什麼太多參考價值。」陳有為慢條斯理的說道:「去年雲霧山茶葉有限公司建廠所投資的兩百萬雖然不少,可是今年他們進行的千畝茶園建設上的投資也是不低,據說準備投入三百萬。」

起身給坐卧不安的秦大明重新換上茶葉,陳有為笑道:「僅僅是這種固定資產的投入,就可以知道今年小河鄉的經濟增長率就已經是遠超去年。也就是說,我們哪怕完全一點工作也不做,明年的工作指標就能夠輕鬆完成。如此以來,這個指標是不是有些意義不大?」

「原來是這麼個演算法啊,一開始還真把我給嚇住了。」秦大明輕啜兩口茶水,恍然大悟。

「不過嘛,對於我們小河鄉來說,我們自然要自己的發展思路,」陳有為輕輕頷首:「只要能夠將我們這個落後貧窮的山區快速發展起來,其他一切都是虛的。」

秦大明重重點頭表示同意:「是這個理!」

「呦,不知不覺就到了午飯的點兒,」抬手看了看時間,陳有為起身拿起香煙,邀請道:「中午一起吃個飯,我請客!」

秦大明也不推辭,笑呵呵道:「行啊,去哪兒?」

「聽說王建民的鋪子最近進了幾隻黃羊,這玩意兒不錯,要不我們去嘗嘗?」陳有為想到王建民這個傢伙前一段時間被柳萬根收拾的不輕,就是一陣好笑。

秦大明深深看了一眼雲淡風輕的年輕鄉長,似乎沒有看出什麼異樣,眉梢一挑呵呵一笑道:「王建民這個老小子倒是敢作敢當,居然能夠跟老柳對上實在是讓人意想不到。」

這還不都是你在背後煽風點火當後盾么?

陳有為難得理會這些不能見光的小貓膩,當做不知道其中內情,將話題岔開:「不過王建民的手藝倒是不錯,他要是能夠將自己的飯館給好好經營一番,說不準將來還真是我們小河鄉街道上的一個不錯的名片。」

王建民的飯館稀稀落落沒有幾個人,今天不是逢集,天氣又這麼冷,雖說小河鄉的集鎮人氣比以前要多上不少,出現這種情況倒也算是正常,能夠為人所接受。

「呵呵,兩位領導來了,裡面請!」

至少就王建民成天笑呵呵的面容上,陳有為倒是沒有看到他唉聲嘆氣的沮喪勁頭。

因為是陳有為請客,秦大明沒有像往常那樣大嗓門吆喝著。

「來個火鍋,就你那新到的黃羊!」陳有為扔過一根香煙,徑直往裡屋走:「天氣冷,多搞點兒辣椒!」

王建民笑呵呵的將煙捲往耳根上一夾,連忙道:「好的好的,保證讓兩位領導吃好喝好!」

猶豫了一下,王建民跟著陳有為二人後面,點頭哈腰的笑道:「領導,你看上個月的賬單是不是該清了……」

秦大明眼睛一瞪,準備發飆,被陳有為一把攔住道:「今天我請客,老規矩一概現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