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遠十餘名修為強橫無比的煉魔高手,像僕從一樣簇擁著兩名男子而來,那兩名男子一個看起來極其的耀眼,光芒萬丈,那種不怒而威的氣勢比之帝王更甚,散發唯我獨尊、捨我其誰的孤傲與霸氣,甚至連鳳天闕這樣的人物在他面前也顯得黯然失色,被他的光芒全部蓋了過去!

如果只能夠用一個詞來形容這人,只能夠是「天之嬌子」!

而另外與他並肩而行的男子也頗有幾分王者之風,只是初看之下,完全被他身旁的人給掩蓋了過去,顯得十分平凡。但只要你的目光仔細停留在他的身上,就會發現此人極其的不簡單,甚至不會比旁邊的男子差。只是一個外放,一個內斂。

這兩人在十幾名煉魔期蓋世高手的簇擁之下而來,如人間帝王,那有我無敵的強者之姿,帝王般居高臨下的俯視,這氣場一下震懾住全場,所有人都鴉雀無聲,定定的看向了那兩名中年男子。

來人正是七大修真世家周、李兩家的周玄極與李重山。

這兩人都是千年前風頭最勁的天嬌人物,猶如現在的七大修真巨頭。其中周玄極更是當時龍虎天嬌榜的榜首,縱然千年過去了,所有人依然忘不了他那驚人的傳奇事迹。

這兩人乃是李、周兩大家族修真王朝下一任繼承人,本身更已是紅塵仙,法力濤天,一出現之後所有人都趕著過去巴結獻媚。

周玄極連看都懶得看這些人一眼,撥開了人群朝著魔天宗的人走了過去,他的目光鎖在了魔天宗主那絕美的身影之一,凌厲的目光柔和了下來,這個鐵血冷酷無情著稱的男人,眼中居然深情款款,讓眾人都驚掉了下巴。

「小言,這些年你過得還好么?我很想念你。」周玄極不顧其他人在場,直接而乾脆的把自己對她的思念之情傾訴出來,當所有人都是空氣一樣,不存在。他的眼中只剩下她那美麗熟悉、又有一些陌生疏離的倩影。

風品言似乎很不待見他,臉色十分冰冷,有些惱怒的說道:「周玄極,你不要再自作多情,我跟你是不可能的!以後休要再來糾纏我。」

周玄極絲毫不以為忤,並沒有因為風品言當眾讓自己下不來台而氣惱,而是自信的一笑,堅定而不容置疑的強勢道:「總有一天你會看清楚,誰才配得上你的。一千年,一萬年,甚至更久,我還是會等著你。不過如果哪個男人敢碰你的話,我會讓他從這天地之間徹底消失,但凡跟他有半點關係的,我也要全部誅殺乾淨!所以,為了不連累其他人,小言,你知道該怎麼做,不要讓我不開心,明白么?一旦我不開心,會有很多的人不好過!」

其他人聽到周玄極這深情而霸道得無理的「表白」,又掉了一地的下巴,兩眼瞪大,腦袋都有著不夠用。這到底是在深情告白,還是裸的威脅?!

很多老一輩的人都知道周玄極與魔天宗主之間的一些傳聞,不過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但讓人不解的是魔天宗主雖然一直拒絕了周玄極,但卻也沒有接受過其他的男子,即使是傳聞與她過往甚密的東方太一,兩人都沒在一起。

今日才知道,極有可能是周玄極自己得不到,也不肯看著別人抱著美人歸。估計魔天宗主也是害怕對方真會做出什麼瘋狂極端的事,才一直獨身至今。畢竟周玄極這個人極其的可怕,再加上周家的勢力,沒有人敢招惹!

但周玄極這樣霸道而自私到極點的「愛」,讓人不由得有些同情起魔天宗主來。魔天宗主可是千年前的人間第一美人兒,卻因為被他愛上,而註定孤獨終老。他不強迫她接受自己,但也不能夠接受任何人。若是接受的話也只能是他。這個男人好霸道!

魔天宗主似乎對周玄極的威脅並不太放在心上,她冷漠的扭開了頭,淡淡說道:「我跟誰在一起是我的私事,你還管不著。」

其他人以為魔天宗主必定是在嘴硬,實際上還是屈服在周玄極的淫.威之下,否則哪個正常的女人會獨身千年而不嫁?

但這也只是其他人自己的猜測,真實的情況只有魔天宗主風品言自己知道。她的目光溫柔無限的落在了東方太一的身上,但很快就移開了。如果她心目中最完美的男子願意攜手白頭,那麼她也不會獨守空閨千年不嫁,而非外人所想的那樣。

東方太一見周玄極出言威脅,大步走到了風品言身前將她護在了身後,冷冷的逼視著周玄極說道:「好一個周玄極,果然是霸道!哼,真當天下都是你的么?所有人都要遵你號令?真是可笑!難道你還想跟我再打上一場?」

周玄極看向東方太一,眼中精芒閃爍,臉色一下充滿了殺氣,整個人都變得有些邪魅可怕,他陰冷道:「如果你硬要出頭,我不介意跟你繼續打完之前沒打完的那一戰。我會讓你知道,我有沒有實力說這個話!哼,如果你還是東方家的人,或許真的可以跟我抗衡,可惜,你如今也只是一個被家族放棄的棋子罷了,怎麼跟我斗?」

這時風品寒、洛雲從二人也走了上前來,風品寒語帶殺機道:「周玄極,不要欺人太甚。雖然周家勢大,但現在還不是你作主。大不了萬盟宗、魔天宗跟周家拼個你死我活,看誰怕了誰!」

李重山一直都不曾言語,這時卻走上前來對周玄極說道:「玄極,不要意氣用事,現在不是跟這些人糾纏的時候。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

周玄極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他是個野心極大的人,不會為了任何人任何事耽誤自己的正事。

眼見一場龍爭虎鬥就要打了起來,最後卻不了了之,圍觀的人都十分失望。

正所謂看熱鬧的不怕事大,他們都想一睹千年前天嬌榜上排名最前的幾人-大打一場,開開眼界。而且還是天嬌人物群毆,想想都過癮興奮,但偏偏這個時候就沒有了下文!

在千年前的時候,風品寒與周玄極同列榜首,卻從未交手過,所有人都很好奇兩人到底誰更強一籌。

而且當時排天嬌榜的時候,東方太一與李重山二人都是中途退出,但卻因為他們太過驚艷,即使退出了還是被人排在了第四、第五位,但很多人都相信這兩人若是出手,只怕不會比風品寒和周玄極差。

難得有機會可以看到這幾個蓋世人雄交手,卻這樣就沒了下文,連一些暗中隱藏著的紅塵仙都搖頭嘆息,十分失望。

過了大約四個時辰之後,整個大地都劇烈的抖動了起來,群山崩塌下陷,大地裂開,先前那些巨大的裂溝不斷的變大、延展出去,一塊塊的地殼往下塌沉而落,就像是未日降臨一般。那仙光蒸騰,綸音急促,仙光中的所有影畫一下被撕裂消散,大地底下發出轟轟隆隆的巨響,好像有什麼龐大的物體在往上升起。

很快在群山中映的地帶,所有的山峰都崩裂碎開,沉入了地下,出現一個方圓十幾里大的無底天坑,其中仙光億萬道升騰起來,照耀著諸天萬界,所有人沐浴在仙光之中,神清氣爽,所有的疲勞一掃而空,同時修為緩緩增長,許多人長久不治的暗疾,也在慢慢痊癒著,一些天姿耗進,再也沒有半點進境的人,境界的壁壘也隱隱有鬆開的痕迹,似要突破!

「這仙光真是神妙啊,老夫當年與人爭鬥時被對方自爆元神所傷,留下的暗疾,居然被這仙府發出的仙光一照,暗疾全消!哈哈哈,這回就算什麼都撈不中,老夫也賺了!」一名煉魔期的老怪高興的大笑起來。

「哈哈哈,我、我終於又突破啊!太好了,真是太好啦,我還以為自己這輩子修為止步於此,只能夠等著老死,與大道無緣了!」

不少人在仙光之中獲得了巨大的手處,全都忍不住高興的大叫起來。周浩在仙光的沐浴之中,也感覺自己的功力越加的精純幾分。

很快就見一堵龐大得難以想象的「牆」從地下升了起來,隨著它的上升,轟隆聲不絕於耳,不但群山抖振,連長空似乎都被震得快要碎開!

等到這堵「天牆」定住不再上升之後,周浩才看清了它的全貌,高足有一千多丈,長有七八里,看起來非石非金,非鐵非玉,不知道是什麼材質。而且整堵「牆」渾然一體,並沒有任何銜接的跡象,像是一塊由人工雕琢而成的巨大符牌,上面有無數的古符文,沒有人知道是什麼意思。

同時在它的上面有一道道畫面一閃而沒,快得讓人看不清。它全身散發出一股股紫氣,把自身罩籠住,透過紫氣層隱隱可見有九道龐大的門戶按九宮分列其中。

「九宮仙門!」

有人看到九道龐大的門派之後驚喜的叫了出來,激動無比。

這是仙府的入口!

聽說這仙府十分特別,入口就有九個,但每一個入口通往的地方都不一樣,從不同的仙門進去的話會有不同的仙緣,正因為如此這仙府被世人稱之為九宮仙府!

仙府不是第一次出世了,大家都知道這九宮仙門出現之後,要過一時半刻才能夠開啟,在開啟之前所有人都爭先恐後的往不同的仙門飛了過去,打算佔據最有利的位置,等仙門一開第一個衝進去。在這種時候,誰最先進入仙府,誰就有可能得到仙緣!

周浩往最中正的仙門飛了過去,他擁有天下速度最快的步法,那極天步一施展開來,許多煉魔期的老怪都被他遠遠甩開,他就像是一道光電劃過長空,一下就出現在中央仙門的最面前,第一個到達! (這是為「byf5678」兄弟投的月票爆更,後面還有一章。順便向大家求下月票!)

周浩憑著極天步的恐怖速度第一個衝到了中央仙門之外的台階上,隨後有許多修為高深的強者也都落在了中央仙門之下,他們看周浩修為低微,居然也敢佔據著仙門第一的位置,都十分的不憤,彼此對視一眼,然後面色不善的逼上前來,想將周浩的位置奪走。

但很快他們就停了下來,因為後面又有一波人馬來勢洶洶,這一波人馬當中有兩名紅塵仙,還有一名跛腳男子,跟一名身後盤著三頭恐怖無比龍蛟的男子。

鳳天闕一馬當先,率領著萬歸城幾人氣勢洶洶的趕了過來,臉色不善,目帶兇狠的瞪了幾下那些煉魔期、渡劫期的高手,嚇得對方連忙自動退出一旁,不敢招惹這個煞氣衝天的主!

鳳天闕來到了周浩面前,冷笑一聲,霸道強勢的說道:「這裡是強者為先,小雜種,不想死的話現在自己滾到後面去!否則,我先送你下黃泉!」

這鳳天闕聽到周浩居然敢和自己結拜義弟作對,早就想整治對方,只是現在仙府出世在即,他也懶得動手。不過無論周浩是否與衛學友有過節,他也不能夠容忍有人搶在自己前面。

周浩掃了一眼這個氣勢迫人,強勢無比的男子,又看了一下他身後幾頭可怕的龍蛟,衛學友,還有萬歸城的那兩名紅塵仙,心裡憤怒無比,但現在對方勢大,若是一起出手對付自己的話,他肯定會被這些人瞬間撕碎。

不過被人這樣欺辱而不反抗,又非他的作風,什麼都能夠忍,就是這鳥氣忍不了!

「鳳天闕!別以為所有人都怕了你,要打的話我現在就奉陪!哼,我周浩修為雖然低微,但也不是軟弱可欺的,寧可站著死,決不跪著生!就算你殺得了我,我也要你跟著陪葬!」周浩半點不退讓,眼神凌厲的與鳳天闕對視,兩人之間硝煙瀰漫,電光火石,一觸即發。

周浩暗暗摸出了五羽神禽,打算對方一動手,馬上給他一扇子,死的是誰還不一定呢!

衛學友見周浩居然連修真七巨頭都不怕,膽敢頂撞,驚訝無比,有些佩服他的膽量。同時衛學友心中也是暗喜,心想這次周浩主動招惹鳳天闕,簡直是自己找死,心想讓鳳天闕幫自己除掉這個眼中釘也不錯!

鳳天闕也是一愣,他沒有想到區區一個渡劫六重天的周浩,敢跟他當面叫板,但很快反應過來之後,他勃然大怒,厲吼道:「好個周浩,果然是膽大包天!但過剛易折,越囂張的人死得越快,今天我就先宰了你這小畜生,看還有誰敢在我鳳天闕面前放肆!」

鳳天闕含怒一掌辟出,那掌力濤天,如洪流一樣奔泄湧來,周浩瞬息間感覺自己八方都是恐怖的掌勁洪流,自己變成了怒海上的一葉小舟,快要被恐怖的力量生生撕碎!他想要反抗,但全身被那恐怖的勢給住,無法動彈,想動用神禽扇都極其艱難!

他這才體會到了修真巨頭的恐怖!

就在周浩危急的關口,忽然一股更加恐怖百倍的力量瞬息衝來,將成片的虛空直接碾得炸開,像紙糊的一樣,那凝成實質的真元化成巨大的光拳,有小山那麼大,一下轟在了鳳天闕的身上,將他轟飛了過去!

那個光拳完全由海量的真氣凝成實質,且如山體大小,光是這股真元的雄厚度,就比周浩一身法力加起來都要多上五到六倍左右,連一座山峰都能夠一拳打成粉碎!


這鳳天闕被光拳一下震飛出去,居然受了輕傷,他一抺嘴邊的血漬,兩眼怒火中燒,像發狂的野獸一樣紅了眼,大吼著指揮那三頭恐怖的龍蛟朝遠處的那名紫衣男子攻了過去。


那名紫衣男子眼神冰冷無情,淡淡吐了兩個字「找死」,然後大手一下抓出,一個恐怖無比的通天巨手從虛空直接化出,朝著那三頭千餘丈的巨大龍蛟抓落,那通天巨手大有上萬丈,五指如根根天柱,有無數的元氣凝成長河,在五指之間纏繞,又像是恐怖的天刀,不斷的盤絞切割,將虛空都絞得崩滅!

三頭龍蛟見恐怖的大手蓋落下來,也知道厲害,怒吼著扭頭往三個不同方向飛去,打算逃出大手的攻擊之後,由三個方向朝紫衣男子攻擊,但它們很快就發出了驚恐的哀嚎,那個巨大的手掌發出恐怖絕倫的吸力,將它們死命的往掌中扯進去!

這三頭龍蛟力大無窮,每一頭都可同時拉崩十座巨峰,三頭加在一起,連紅塵仙都拉不住,它們的法力之雄厚就不必多說。但此時在那巨大的手印吸扯之下,它們完全抵擋不住巨掌發出的吸力,極力掙扎,但最後還是很快被強行扯入掌心之中。

龍蛟的體魄極其強大,一身鱗甲比起下品的仙衣戰甲都差不多,甚至中品的靈器都難以傷到它們。不過就在它們被通天巨手撈入掌心之中,那在掌間與五指之間纏繞的恐怖元氣長河,瘋狂的盤繞在它們的身上,像最鋒利的仙刀,將它們的鱗甲劃開,皮肉一塊塊的翻了起來,露出龍骨,龍血更像是瓢潑的大雨,傾盤而落!

「這、這太恐怖了!那三頭龍蛟的戰力每一頭都可比肩煉魔後期的蓋世強者,聯合起來,甚至能夠與紅塵仙一拼,但現在居然被周玄極一招所敗,而且周玄極好像要屠龍啊!!」

「周玄極果然不愧是千年前的第一天嬌,法力簡直恐怖啊,只怕是一般的紅塵仙遇上了他,都有死無生!!」

許多人看著周玄極風輕雲淡的一招,就把鳳天闕的三頭可怕妖獸制住,同時似乎要下殺手,都被他恐怖的手段給震懾住。

遠處的魔天宗主、東方太一幾人看周玄極出手之後,臉色也微變,風品寒有些苦澀的對洛雲從道:「看來被他先行一步了。」

紅塵仙之上便是天仙業位。千年之前風品寒雖然與周玄極並沒有正面交手,但兩人的實力互在伯仲之間,如今千年過去了,雖然他也成仙,但法力比起周玄極來卻要差了一籌,對方明顯是剛突破到仙人之境,一舉衝過了紅塵仙的境界,直接成就天仙之位!

這是萬古奇才,才能夠做到的事,連風品寒都差了一點,但周玄極卻做到了,說明此人真的不簡單!

洛雲從怕風品寒的道心受損,連忙安慰道:「風師兄不必難過。這次仙府若是得到仙緣的話,你我用不了多久也可以馬上突破到天仙之境,不會比他差的。」

洛雲從、風品寒突破到紅塵仙之後,法力也遠比一般的紅塵仙要深厚得多,且後勁很足。大多數人突破成仙之後,所有的潛力都會被用光,從此止步。而他們兩人才剛突破紅塵仙不久,修為又精進一大截,隱隱有再次突破的跡象,說明他們將來的成就也是極大的,潛力沒有用完。

風品寒點了點頭,他知道洛雲從在開解自己,反過來安慰道:「洛師弟放心,為兄只是感嘆一下罷了,道心沒這麼容易動搖的。」

鳳天闕一直以為自己天資蓋世,雖然周玄極是千年前的天嬌之首,心想自己未必會比他差多少,剛才那一拳,認為不過是對方偷襲,自己才沒有反抗之機。可是現在看周玄極這一手,就降服了他耗費七七四十九日才降服的龍蛟,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這三頭龍蛟是他的命根子,眼見它們在周玄極化出的虛空大手印中慘叫不斷,龍身被恐怖的元氣切割得慘不忍睹,快要被絞殺,又急又怒,向周玄極喝道:「住手!周玄極,難道你不怕周家與太一門成為死敵么!!」

周玄極一下撤開那虛空大手印,三頭龐大的龍蛟如山脈一樣重重的砸在了仙門下的台階,發出砰砰響聲,但這仙門下的台階不知道用什麼禁法護住,這樣龐大的龍蛟砸下來居然沒有砸壞半點,那龍蛟反而痛得哀叫不止,奄奄一息。

周玄極緩緩走了上來,他神態高傲,如同帝王一般審視著鳳天闕,嘴角微揚,眼中帶著一絲蔑視與嘲弄,說道:「我周玄極天不怕地不怕,縱然太一門主在這裡,惹得我毛了,照樣敢當著他那老東西的面宰了你這不長眼的小畜生!以後嘴巴要放乾淨點,若是再讓我聽到你叫他小畜生,我就讓你去輪迴投胎做一條真正的畜生,明白了沒?」

鳳天闕氣得險些要昏過去,全身發抖,怒瞪著周玄極,卻無可奈何。這個男人太強勢可怕了,自己根本無法與之抗衡!同時他也有些懼意,少了先前的狂妄。因為他真正的知道了這個叫周玄極的男人有多恐怖,他有多狂,他是真的敢把自己像畜生一樣宰了!

一旁的衛學友和萬歸城的兩名老怪,嚇得臉色發白,全身都在發抖,像在看一頭太古凶獸般盯著周玄極,后怕萬分。他們怎麼都想不到周浩居然會跟這個不可一世的可怕男子扯上關係,心中十分後悔得罪周浩,若是周浩向周玄極告他們一狀,今天他們可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萬歸城雖然也是一個大派,但是跟周家這樣的修真王朝比起來,根本不堪一擊。周玄極可不會像顧忌太一門那樣顧忌萬歸城,若是被他知道自己曾那樣對付周浩,只怕抬手間就滅了自己!

「沒想到周浩這小子居然跟周家有關係!他們都姓周,難不成、周浩是他的私生子?!」更遠處目睹了這一切經過的魔雲宮主臉上全都是震驚之色,心裡也有些后怕。

如果自己的猜測是真的,那魔雲宮可就慘了,得罪了周氏修真王朝未來靈皇的私生子,等周玄極成為靈皇之後,報復起來,整個天來島都承受不住他的怒火!

聽聞周玄極之前曾有一獨子,但是幾年前在外遊歷的時候,與人發生爭鬥。對方不知道他是周氏王朝的人,居然將他殺死,最後周玄極帶領著數百萬大軍,將那個門派殺得雞犬不留,甚至是跟這個門派有過往的所有人,都被誅連,前後死了過千萬人,轟動了整個人間。

周玄極也因此成為人間頭號恐怖人物,被所有人列為最不可招惹得罪的人,甚至被稱為絕命閻王!

如今他獨子已死,如果周浩是他的私生子,等周玄極成為靈皇之後,那麼周浩就是周氏修真王者唯一繼承者,將來的靈皇!

「但願我的猜測不是真的!」魔雲宮主心中有些惶惶不安,生怕自己最怕的事情會變成現實。同時他對身旁的心腹道:「馬上去給我再把周浩的身份來歷徹查一遍!」 (這一更同樣是為「byf5678」兄弟爆更的,求下月票,收藏!)

鳳天闕受此大辱,也不好再呆在中央仙門,帶著衛學友幾個狼狽的往旁邊的仙府飛了過去,去到那個仙門之後,他將氣全都撒在了一些散修身和其他門派的人身上,將搶佔著最有利衛置的人全都打了出去,然後自己牢牢佔據著。

這時魔天宗主向周浩傳音道:「周浩,快過我們這邊來,等下我們一起走。這樣比較安全一些。」剛才魔天宗主他們本來要出手的,但是見周玄極搶先出手,所以就在一側旁觀了。

周浩搖了搖頭,向她傳音道:「仙府之中十分兇險,更有厲害的仙陣,一不小心就會陷入其中,萬劫不復。但是我身上有古衍上人給我繪的圖紙,上面有中央仙門平安通往仙府核心的路線,你們還是過來跟我一起吧。」

先前太上教的那些長老死命保護著的滄雲宮秘函,實際就是古衍上人給他繪的中央仙門通往仙會核心仙殿的路線,這古衍上人曾不止一次進入過仙府,每次都從中央仙門而入,所以對於一路上的種種陷阱、仙陣十分熟悉。

見周浩這樣說,魔天宗主心中大喜,連忙傳音告訴了風品寒、東方太一他們,於是幾人便往中央仙門而去。


周玄極見魔天宗主他們一行人朝這邊而來,掃了周浩一眼之後,一語不發的朝另外一個仙門而去,跟李重山匯合。他以前也曾進入過一次仙府,對上次進入的仙門比較熟悉,而非怕了風品寒他們幾人。

洛雲從來到了周浩身邊,開玩笑道:「小子,行啊,老夫當初救你的時候還以為你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後人,沒想到居然是周氏修真王朝出身,真有你的!連我都被瞞了這麼久?小子,你老實交待,周玄極是你什麼人?不會是你老子吧?」

其他人聽后,也都十分感興趣的看向了周浩,想知道他跟周玄極是什麼關係。他們都了解周玄極,能夠讓他出手的人,絕對不尋常。

周浩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與那個人的關係,苦笑了一下,言不由衷的瞎編道:「我養父姓周,跟周家有一點牽扯而矣。我曾經隨父去過周家,與這周玄極曾有一面之緣,想必他記得我,所以才會念在我養父的情份上出手而矣。並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如果我是周家的人,有周家的庇護,當初怎麼會被人追殺?」

洛雲從當時救周浩所殺的那些人,是周玄極的正房夫人娘家的人,所以他並不知道周浩與周家的關係。

但大家都不笨,知道周浩是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世,也就沒有再問下去。

李重山、周玄極兩人在一幫煉魔高手的簇擁下來到了另一重仙門之外,但這裡早就有許多人圍在了仙門之外,最裡面的是三名紅塵仙,他們的氣息極其的強橫,如三頭太古凶獸一樣霸道的守著仙府大門,許多人都十分顧忌這三人,離得遠遠的,不敢靠近。

而周玄極與李重山來到了之後,直接就走了過去,強勢的喝斥道:「給我滾開!」


那三名紅塵仙成仙多年,雖然是散修出身,但三人抱成一團,所向無敵,在仙人之中都有不小的凶名,雖然頗有幾分忌憚周家的勢力,不過被周玄極這個後輩當著天下人的面像喝斥畜生一般喝斥,臉上紅一陣青一陣,惱羞成怒。

其中一人上前幾大步,指著周玄極喝斥道:「周玄極,你休要欺人太甚!我烏山三仙可不是好惹的!周家雖然勢大,但我三人早已紅塵為仙,逍遙天地之間,惹急了我兄弟三人的話,小心老夫把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宰了。到時就算周家報復,天大地大,我三人何處都去得,周家能夠奈我何!」

「我話不說二遍,數到三之後,你們還不從我眼前消失的話,我叫你們永生後悔!」周玄極冷麵無情的說道,半點也不將對方的威脅放在眼中,依然是我行我素,霸氣十足,那種語氣里透著的無敵信念,還有不容反駁的強勢,讓人驚心!

「好!好好好!好你個周玄極,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么?今天老夫就領教一下你的本領,看你有多少斤兩,敢這樣目中無人!」那名紅塵老仙怒極,鬚髮亂飛,衣衫飄揚,恐怖的氣勢與戰意滾滾而出,如江海巨流,磅礴無邊,一下碾壓八方,那些離他很近的修真者一下被恐怖的勢,給震得橫飛出去,像是秋風掃落葉!

那名紅塵老仙怒極之下,毫不掩飾自己的氣勢,瘋狂外放,像打開了缺口的洪流,席捲八方,縱然離得很遠,周浩依然感覺到他身上波動的法力好像江海巨流,似要斥破虛空!

「這烏山三仙早在萬年前就成仙了,聽聞他們快要突破到天仙業位,這次前來仙府就是想尋仙緣然後作出突皮,三人個個都是法力無邊!周玄極太過強勢了,居然連這三位成名已久的老仙都敢招惹,只怕這次有大麻煩!」

「那可不一定!周玄極可不是有勇無謀之人,他焉有不知道對方底細之理?既然他明知厲害,還是敢如此狂妄,那必定是有他狂妄的資本!嘿嘿,老夫修練幾千年了,都沒有見過紅塵仙爭勇鬥狠,這回終於可以大開眼界!」

「可不是!我也從沒見過紅塵仙爭鬥,不知道仙家手段到底是什麼樣?或許看他們爭鬥,可以讓我們領悟一些東西,再作突破都說不定呢!」

許多人都被周玄極與那烏山三仙的衝突吸引注意,全都關注著這邊,低聲議論不休,不時指點。

「喝!」

烏山三仙中的老大青陽道人鬚髮皆怒,大喝一聲,如雷霆天崩,一手揚打出去,滿天雷火噼啦噼啦的打落下來,每一顆雷火都有十丈大小,光是一枚雷火都足以將渡劫六、七重天的高手炸得灰飛湮滅,何況成片的恐怖雷火打落!

成仙之後就可以修練種種神通,勾通天地法則,借用天地之力,這烏山三仙中的老大修練的就是雷系的神通,此時光天化日之下驟然引動滿天雷火,如天劫,像未日天災,瘋狂打落!

不過面對如此可怕的攻擊,周玄極卻十分的輕鬆,沒有半點緊張,等那些雷火快要落到身上的時候,才淡然一喝「法相天地!」只見他全身都流動著紫光,陡然間身形猛漲,變成了一身穿紫色電光仙甲的天神,高有千丈,手執方天畫戟,腳下各踏著一尾九龍紫電巨龍,如同雷神降世!

我的世界,餘生和你 吼!」

那紫色仙甲天神大喝一聲,成片的虛空晃蕩不休,他一手狂撈而落,將漫天的雷火全都吸落大手之中,一陣揉捏,最後化成一個巨大無比的雷球,一下吞落嘴裡,在他龐大如天柱般的身軀之中發出轟轟雷鳴,就像裡面是一個世界,正雷霆萬圴,有天劫醞釀。

「怎麼可能?他居然把我辛苦祭煉的紫炫陰雷給吞了?」烏山仙老大看得目瞪口呆,這陰雷是他親自煉製,他當然知道這紫炫陰雷有多恐怖,一沾就爆,連紅塵仙像他這樣吞落腹中,都要給炸得魂飛魄落!

隨後烏山仙老大一陣狂喜,哈哈的得意放聲大笑道:「好你個周玄極,居然敢將老夫的陰雷吞下去,看我不炸你個魂魄飛散!」

隨後他連連變換法訣,想將周玄極吞下腹中的紫炫陰雷引爆。那陰雷是他千辛萬苦所煉,其中寄託有他的神識,但此時他施法想將其引爆的時候卻臉色忽變,暗叫不妙,他居然感覺自己與紫炫陰雷的聯繫已經完全被切斷。一定是周玄極借法相天地的神通給煉化了他的神識!

「哼,區區紫炫陰雷也想傷得了我?簡直天真!這紫炫陰雷被你祭煉過後,威力反而小了許多,且讓你看看真正的雷霆手段!」化身成為天神般的周玄極發出嗡嗡的洪亮聲音,然後張口一叱飛撒而出,快到了極點,眾人只見眼中光芒一閃,就落下來,將烏山仙老大一下裹住,然後爆開!

雷光如潮,吞沒天地,恐怖的力量擴散出去,將一下都粉碎,甚至許多逃不及的修真高手被捲入無邊雷火之中,慘叫著被劈得粉身碎骨!連那烏山仙中的老大都被這道可怕的雷光給炸得屍骨無存!

「走!」餘下的二仙見周玄極如此可怕,反手之間就鎮殺了他們的老大,知道就算聯起手來也只是死路一條,馬上扭頭就逃,化作兩道虹光遁走,瞬息萬里之外,快到極點!

周玄極卻明顯不想放過他們,要趕盡殺絕,他威嚴的大喝道:「哪裡走!全部給我把命留下吧!」然後手中的方天神戟一下刺了出去,一下化作滿天戟影,如箭雨般穿空而去,很快就追上了兩人,然後唆!唆!唆!的落下,形成了一個囚籠將兩人困住。

那化出的戟影雖然並非實物,但卻散發著極其恐怖的勢,完全是有絕大的法力凝成,彼此間產生恐怖的場域,形成空間牢籠,將兩道遁光逼得現出真身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