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秘境的時候,劉丘對慕容冰一見鍾情,明眼人能看出來,可要說慕容冰對又黑又胖的劉丘一見鍾情,這也有點太……

這簡直比劉丘四日成就武尊還讓人不敢置信。

看了一眼只知道在那傻笑的劉丘,江離好半響才回過神來,縱然是武祖轉世,也生生被這個消息驚呆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看了一眼只知道在那傻笑的劉丘,江離好半響才回過神來,縱然是武祖轉世,也生生被這個消息驚呆了。

轉頭看向李咬金,「胖子,情定終生到什麼程度了?不會已經那、那什麼了吧?」

「什麼那什麼?」李咬金一臉純潔的疑惑道,臉上儘是茫然。

「滾床單唄!」江離一瞪眼,兇狠的道。

「呃,這個好像還沒有,四天時間,他晚上都是在重力精武室跟我練功,白天出去的時間也不多,應該沒那個機會吧……」李咬金抹了抹眼睛,一臉無奈和不爽,嘀咕著,「你說說,那慕容冰小妞也不知那隻眼看差了,像胖爺這麼帥氣比人,霸氣凜然的男人不選,竟然挑了這麼個掉進炭灰里找不出來的黑球,真真是……」

「唉,未來道侶啊,你可什麼時候才能出現在我生命的長河裡啊?就像那一道璀璨的流星,將我的人生點亮!……」

不理會濕意大發的李咬金,江離走到劉丘身邊,罕見的放下身段,很沒形象的伸手搭在劉丘的肩膀上,面帶笑意,「行啊小黑,老大沒看錯你,關鍵時刻出手一點都不含糊,這才四天不見就把人家萬丹閣的女弟子給收了,夠厲害,比老大都強!」他已經從驚愕中脫離,滿心歡喜,由心祝福劉丘。

「嘿嘿!……」

劉丘除了傻笑,什麼都不會了,能夠看出,慕容冰已經把他的心都填滿了,又黑又胖的糙漢子眼睛里總有柔情流露。

很顯然,他已經完全拜倒在慕容冰的裙擺下了。

對此,江離除了祝福之外,並沒有不好的想法,他並不擔心慕容冰的出現會影響劉丘的修行,也不擔心她會左右小黑對他的忠誠。

通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江離知道,劉丘骨子裡是一個及有主見,非常有底線,看事很透徹的人,別看平時他不說話,風頭都讓李咬金佔盡,但實際上,他絕對比李咬金要成熟很多。

「好了,走,我們找個地方聊聊。」江離招呼一聲,帶著黑白二胖徑直去了老地方,那個楓林小築。

到了地方后,江離先是把販賣寶葯得到的元石分配了一下,十萬中品元石,他留下了四萬,黑白二胖則一人三萬。

對於這個結果,黑白二胖欣然接受,三萬中品元石,對他二人而言,那就是天文數字,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財富,尤其是劉丘,他感覺,自己手裡拿的,是數個自家的身價!

接下來,江離讓黑白二胖施展了一下元素之力。

與他預想的沒錯,劉丘覺醒武脈產生的是冰元素元力,而胖子李咬金則是風元力,都是很有戰鬥力的元素元力。

知道二人的元力屬性后,江離又發福利了。

拿出兩張紙,唰唰唰的在上面寫下四篇武技,兩套步法,一套掌法,一套腳法。

步法一人一套,掌法是劉丘的,腳法是李咬金的。

寫好之後,江離將兩張紙分別遞給了黑白二胖。

二胖欣喜的接過去,老大一出手,次次是驚喜,他們知道,老大又送好東西來了。

帶著這樣的心情,二人認真的看起了紙張上的武技。

李咬金手上的,分別是《追風步》和《碎風十三腳》。

劉丘手上的,分別是《冰芒步》和《冰魄八掌》。

一共四套功法,盡皆是萬古級武技,在天葬神地上,絕對是出則驚世人的絕世武技,別說是元素境武師,就是武祖境武祖都回來爭搶。

功法都是江離按照二胖元力屬性挑選出來的,是他記憶中這兩種元素元力武者武師境之下能夠修鍊的最強萬古級武技。

兩個步法就不用多說了,都是根據二胖元力的元素挑選出來能夠加快速度的武技,配合上他們的《陰陽劍盾》功法,施展起來事半功倍,速度將會提升到新的高度。

《碎風十三腳》是一部天賦極高但體質極差的武聖強者參悟出來的,傳承數十萬年,一直都沒有被泯滅在歷史的長河裡,可見其價值。武聖強者將他畢生對風元力的感悟都濃縮在了他最擅長的腳法中,演化出十三腳式,動則撕風碎雲,借用撕裂之力,一腳強過一腳,至強時有天大的威能,在歷代的修習武者中,最強者是一位武神強者,實力直追武祖,他全力之下,十三腳踏出,山河破碎,界壁崩殂,威力極大。

李咬金覺醒了風元素,這《碎風十三腳》無疑很適合他。江離挑選這不功法也是很用心的,一直以來,黑白二胖都是速度見長,攻擊手段極少,只會一些垃圾武技,如今正式踏入武道,成就武師境,也是時候挑選出一種攻擊見長的武技專修一番了。

《碎風十三腳》威力巨大,專攻,十三腳式變化莫測,交替進攻,再配合上李咬金的速度,殺傷力定然極強,同階之內的弱者,怕是沒等看清他的身影,便會被他踩在腳下。

再說《冰魄八掌》,按來歷來說,已經無史可查,但它的榮光卻比《碎風十三腳》更大,傳說一百萬年前,有一位邪修武神為禍千山神天,后被一人族武神八掌拍碎神魂,肉體鎮壓與倒影山淵之下。

說到這裡,大家已經能夠猜出,那人族武神施展的八掌,正是這《冰魄八掌》。

能夠被武神使用,固然是武神有化腐朽為神奇的手段,能夠將《冰魄八掌》超水平發揮,其威力已經不完全屬於武技,更多的是武神之力,可這也從側面說明了,這個武技還是有可取之處,強悍到讓武神為之青睞的地方。

顧名思義,《冰魄八掌》利用的就是冰元素元力至寒之力,一掌比一掌更寒,至強可於炙夏封湖,火口封漿,威力強大。

劉丘比李咬金的出身要好一點,但也只是有限的一點,掄起修鍊的武技來講,並不李咬金強大,都是些垃圾,跟《冰魄八掌》完全沒法比,甚至都不如發動《陰陽劍盾》時普通劍刺來的強悍。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慕顏你一路辛苦,是該好好休息。」

「你娘的東西,外公一會兒就讓人送去你的房間。但你也莫要太過睹物思人,好好休息,養精蓄銳,知道嗎?」


慕顏乖巧地點了點頭。

寧付生這才招來丫鬟,命他們給慕顏帶去。

同時凌厲的視線掃過在場所有寧家人,冷冷警告道:「顏兒只是來我寧家小住,是寧家最重要的客人,所有人都必須對顏兒恭敬有加,不得怠慢,聽到沒有?」

「是,我們知道了,族長。」

一場豐盛的宴席,就在一片詭異的安靜中結束。

慕顏被送進了寧家最好的廂房。

……

剛進入房間,慕顏立刻在房門和窗戶上都貼上符籙,防止有任何人靠近和偷窺。

「七煌,怎麼樣?你覺得這寧家有什麼古怪的地方?」

空間中的紅衣少年面色古怪,「你應該問這寧家有哪裡不古怪的!」

是的,寧家太奇怪了。

整個寧家本家竟然都建在了不見天日的地底。

要說地底安全。

可問題是,以寧家眾人如今的修為。

整個浮空島上能對他們造成威脅的人幾乎是沒有。

他們建起這樣的堡壘,要防範誰呢?

而更奇怪的是寧家的人口結構。

太簡單了!

寧家在浮空島定居也已經有兩千年了。

最早的老祖宗寧崑山到如今還沒有過世。

可偌大一個寧家本家,竟然只有這麼幾個人。

而且明明有那麼大本事,卻要蝸居在這樣一個地方。

寧家的人真的不會怨懟和不甘嗎?

還有寧煦。

之前花玉華提到寧煦的時候。

寧付生等人的臉色簡直比提到了她母親寧妍心還要難看。

寧中業甚至當著自己這個「外人」的面直接給了花玉華一個巴掌。

而且寧煦被自己殺死在修真大路。

按理說應該很久沒有回寧家了。

這些人竟沒有一個提起來。

就好像整個寧家都沒人關心寧煦的死活一般。

這一切的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

……

七煌冷哼一聲:「最古怪的是這整個寧家,都處於監視大陣之中。無論你在寧家的哪一個角落,哪怕是最私密的浴室、卧房,控制大陣的人,都能將你的一舉一動看的清清楚楚。」

慕顏沉著眉眼,微微垂下了眼帘。

是的,這也是她一進寧家就發現的。

明明應該是最能放心依賴的家中,自己的行為舉動卻每時每刻都被人監視著。

這行為的目的簡直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監控著這個家的人又是誰呢?

房門被敲響。

丫鬟和小廝抬著一個木箱子進來,對慕顏恭敬道:「慕顏小姐,這些是族長讓我們給您送來的,請您過目。」

慕顏知道,這些應該是屬於寧妍心的東西。

她打開箱子看了看,發現裡面都是寫衣服首飾。

明顯已經有些年頭了,卻被保養的很好。

足可見保管這些東西的人平日里有多上心。

慕顏輕輕翻著箱盒中的衣服,神色有些恍惚。

寧妍心似乎和她一樣,偏愛素淡清冷的色調。 劉丘比李咬金的出身要好一點,但也只是有限的一點,論起修鍊的武技來講,並不比李咬金強大,都是些垃圾,跟《冰魄八掌》完全沒法比,甚至都不如發動《陰陽劍盾》時普通劍刺來的強悍。

因此,攻擊力的問題,同樣也一直是劉丘存在的困境,如今終於突破元素境,江離自然要幫他一把,只要能勤加修鍊,早日將著《冰魄八掌》掌握,不求大圓滿境,更不奢求巔峰至演,只需達到純熟的境界,再配合上他的步法和《陰陽劍盾》,在這神地上,同階之內自可縱橫睥睨。

黑白二胖很快便將紙張上的武技記在腦海里,隨後便將紙張撕碎,徹底銷毀。

他二人雖然見識不多,但也能夠看出,老大給他們的武技絕對是高深的東西,了不得的武技,一打眼看上去,字裡行間都透漏著深奧晦澀的武道玄機,只是在腦海中演化了一下,體內的元力便躁動了起來,隱隱有奔騰之勢!這等尚未修鍊便能引起元力回應的武技,他二人聞所未聞。

常理來講,境界越高,武道造詣就越高,對武道的感悟就越深,實則不然,也有很少的一些情況,他可能並不是很強大的武者,但對武道的造詣卻極高,跟丹道一樣,就比如林慕顏的存在,她現在的丹道造詣已經超過了神武學院很多丹藥部老師的水平。

所以,江離給黑白二胖的這兩套武技雖然沒有一個是武祖創下的,但其中的威力卻依舊不容小覷,能夠被稱為武師境能夠修行的最強萬古級武技,自然有它的強大過人之處,也許比很多武祖參悟出的武技都更強。

「謝謝老大!」劉丘鄭重的道謝,李咬金則是嬉皮笑臉的。

「唰!~」

一聲輕響,接著一道明亮的紅光照滿了屋子內所有的空間,一股清香擴散開來,讓人覺得頭腦一清,神魂一穩,彷彿世界都清晰了,武道都透徹了。

那是一朵紅色蓮花,靜靜地托在江離的手心中。

黑白二胖疑惑的看著江離,他們不知道老大這是要做什麼,從血海上九死一生得到寶貝,據老大說是禁血紅連,莫非老大是想要在此地煉化?不行不行,此地雖然隱蔽,但並不是非常安全,一旦被被人看到,消息傳了出去,那可就糟糕了。

黑白二胖不疑有他,在他們眼裡,這等至寶,那就是老大的,也只有老大才能將其發揮出應有的價值。

「嗖!嗖!嗖!」

指尖射出三道元力,手腕上的九龍升天棍表面流光一閃,兩道神罰之力隨之湧入元力中,化做三道元力之劍,一閃而過,禁血紅連隨之被均切成了三瓣。

「這!……」

黑白二胖大驚,看著江離的動作,整個人都呆住了,那可是之寶,老大竟然親手給切了?!

這是要幹嘛?二人非常擔心,這一下切開,寶物會不會被毀了啊?

元力一動,江離控制著其中的兩瓣飛落進黑白二胖的手中,手腕一轉,將剩下的那一瓣收了起來。

「一人一瓣,要在最快的時間內蓮花掉,這禁血紅蓮有益靈養神,凈垢萬物的奇效,你二人如今雖然主修武道,丹道為輔,它對靈識的滋補對你們而言不比煉丹師那麼重要,但有它鎮在你們的識海,對武道的進境也是大有補益的。」江離表情很淡然,很顯然,這個決定是他早就做好的,並非臨時興起。

黑白二胖已經傻了,根本就沒聽清江離說的話,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極度震驚的狀態里。

老大切開禁血紅蓮就是為了給他們分?

這等至寶老大也拿出來給他們?

對禁血紅蓮的珍貴,黑白二胖早就在海谷秘境中從江離的口中了解了,那絕對是整個神地都絕無僅有的絕世寶物,寶葯都不足以形容,那完全就是一個先天至寶。

再者,就算江離不說,黑白二胖也能看出來禁血紅蓮的珍貴,在秘境里,那相互殺伐的六頭凶獸,那無窮無盡的蠻獸潮,都直觀震撼的證明著紅蓮的寶貴。

江離的舉動完全超出了黑白二胖的意料,二人可以對蒼瀾發誓,他們從來沒想過老大會將紅蓮分給他們,連一絲年頭都沒生出來過,即便做夢都沒想過,在他二人心底,那等至寶理所應當就是老大的,沒有老大別說至寶,連那些寶葯他們都不可能得到,說不得小命都丟在裡面了。


黑白二胖很認得清事實,他們從不奢望,一切全憑江離安排,但今天老大的舉動卻讓他倆傻眼了。

「老、老大,你這真是給我倆的?」李咬金磕磕巴巴的,用一種見了鬼一般的目光看了看手中的禁血紅蓮,又看了看江離。

「呃,你不是李咬金么?我可能給錯了,你還給我吧……」江離撇了撇眼睛,做出一個恍然的樣子,伸手就欲將李咬金手中的禁血紅蓮拿走。


「別,別介啊……」李咬金一聽江離的話,那還不明白,頓時嘎嘎大笑了起來,一把將禁血紅蓮抱緊懷裡,一副老母雞護崽的姿態,見江離的手伸過來,急忙向後跳去數步,生怕老大反悔。

「嘿嘿老大,潑出去的水是收不回來滴!嘎嘎,胖爺我要一飛衝天起,雄踞神天之巔,獨攬萬千風光,享盡無盡矚目……」李咬金躲出去挺遠,站在那裡舉著手中的蓮花,興奮的大笑著,挺著大肚子,搖頭晃腦的陷入無盡瞎想中……

見李咬金這幅樣子,江離無奈的摸了摸鼻子,只覺這等小弟太丟人!

搖了搖頭,不再看他,免得堵心,這也太沒出息了,禁血紅蓮雖然珍貴,但也不至於如此吧?以後的路還長著呢,日後去了神天,要是給他個驚風木、冰魄之心之類的武祖至寶,他還不得直接瘋掉?

對江離而言,禁血紅蓮很重要,不過還遠遠達不到林慕顏那種成都,對煉丹師而言,禁血紅連確實是太重要了,不過對江離而言,禁血紅蓮也就是個過度用的寶物罷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