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很是鬱悶的看著娘親,不是說給舅舅來買衣服的嗎?看她那樣子,一點都不像吧。

「娘親,你不是說要節約嗎?那你還買這麼多衣服,讓你給我買一根冰糖葫蘆你都不願意,哼,我不理你了,」果真寶寶說完就背對著上官幽,一副委屈的模樣。

「寶寶這是吃醋了嗎?」

上官幽走過去摟住自家兒子的肩膀,結果卻被寶寶給推開了,上官幽一看寶寶這樣,就知道他是真的生氣了。

「好了,寶貝兒子娘親錯了,你要是不生娘親氣了,娘親給你買冰糖葫蘆吃。」

一聽有那個糖葫蘆吃,寶寶的眼睛裡面就亮了起來,「你說的是真的?」

見上官幽點頭,寶寶一下子就高興了起來。

「那我們拉鉤,你不許耍賴。」伸著自己的小手,勾著上官幽的指頭,寶寶早就把剛剛的事情忘到一邊去了。

對於自己的娘親寶寶還是很了解的,所以剛剛他那是故意的,誰讓娘親平時對他摳門死了,他們好歹現在也算一個小富婆了,也讓他感受一下有錢人的生活嗎?

「瞧瞧你就那麼點出息,這你就滿足了,再怎麼的你也得要好多好吃的吧。」腦海裡面小黃雞的聲音傳了過來,帶著一絲鄙視,顯然對於寶寶的要求很是不滿意。

「是因為你想吃吧?你自己怎麼不說,我們半斤八兩好嗎?」

寶寶一語戳破了小黃雞的的計謀,聽著寶寶這麼說,小黃雞頓時沒有了言語。它可不敢跟著上官幽對著干,今天就是因為它說了錯話,害的它就只能看著他們吃好吃的。

雖然它是鳳凰,不過小黃雞還是一個怪胎,它就對食物有特殊愛好,要不怎麼會有這麼一個肥嘟嘟的身材呢,果真還是人以類聚,物以群分的。

「我靠,還真沒發現啊?」

就在小黃雞跟著寶寶在那裡交流的時候,上官幽的一聲驚嘆把寶寶嚇得一大跳。剛想去問娘親怎麼了,就看到從裡屋走出來的上官立,愣在了那裡。

他們遇到上官立的時候,上官立就穿著一身破爛的衣服,臉上還有著灰,整個人就跟一個醜小鴨一樣,沒想到他這換了一身行頭,收拾乾淨了,看起來就跟換了一個人一樣的。

「原來小舅舅長這樣,娘親,小舅舅長的也不賴嘛,不過還是沒有漂亮爹爹好看。」

寶寶站在娘親旁邊,看著轉換過後的小舅舅,不禁拿著他跟月初寒對比了起來。

「這有可比性嘛?他們兩個人的氣質就不一樣。」對於這個失蹤了的師父,如果不是上官熠提起,上官幽差點都忘記了,也不知道現在這月初寒在幹什麼。

上官立有些不習慣,他還是第一次這麼穿這麼好的衣服,以前的他一直都是一身破爛,看著銅鏡裡面的自己,上官立都有些認不到自己了。

「上官姐,我這……」

面對上官幽,上官立顯得有些扭捏,這一切都是上官幽給他的,家人,物質,如果沒有上官幽,他還是一個小叫花子吧。

「這什麼這,這看起來挺不錯的,那就這件吧,你以後就是我弟弟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那麼客氣的,在我這裡也沒有那麼多的客套事情,你隨意就好了。」

拍了拍上官立的肩膀,上官幽希望上官立不要有那麼大的心裡壓力,她是真的拿他當自己的弟弟在看待了。

既然上官幽這樣說,上官立頓時鬆了一口氣,他還以為上官幽一時興起,好了很多,「嗯,我知道了。」

「舅舅,舅舅,你有沒有發現你真的很帥。」

惡魔總裁:娘子,別跑 ,寶寶一副認真的模樣,其實剛才他就想說了,不過沒機會而已,這會兒娘親去結賬了,寶寶拉著上官立的手顯得高興,他從今以後,也是有舅舅的人了。

「帥?那是什麼意思?」

對於上官熠嘴角冒出的字眼,上官立顯得很是陌生,他還沒有聽過別人說過這個,不過從寶寶的表情上來看,應該是一個不錯的意思吧。

額,寶寶怎麼忘記了,這話也就他跟娘親明白什麼意思,娘親告訴過他,這是另一個世界裡面的語言,寶寶去問過娘親幾次,每次娘親都是含糊其辭的不願意提起。

「這個……帥啊,該怎麼給你解釋呢,」

寶寶撓了撓自己的頭,寶寶還從來沒有問過娘親,這個是什麼意思的呢,他只知道這個詞是夸人的,每次遇到長的好看的叔叔,娘親就是這麼說人家的。

「他的意思就是你長的好看的,好了我們該回去了,我們這次可是得罪了城主的兒子,也該收拾收拾好趕路離開了,如果這城主是一個護短人,我們到時候就走不了了!」

從裡面出來,上官幽提著兩包衣服,顯得很高興,看來這次這老闆是沒賺到上官幽多少錢了。


「對,就是這個意思,我要說的就是這個!」

聽著娘親解釋,寶寶高興的拍了拍手,果真還是娘親厲害,自己根本就什麼也不知道嘛,更別說讓他解釋了。

上官立很是主動的從上官幽手中提過東西,聽著上官幽這樣說著,臉騰的一下子紅了起來,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誇她呢。

因有了上官立,所以上官幽置辦起東西來也快了不少,不出半個時辰,上官幽就已經收拾好了,看著城裡還沒有什麼動靜,上官幽帶著上官立跟寶寶,就駕車跑路了。

她現在才沒有時間去跟這城主的兒子耗著呢,正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這大半天在城裡面轉著,這城主的壞話她也沒少聽到的,免得惹禍上身。

就在上官幽帶著上官立還有寶寶失落森林而去的時候,另一邊,失蹤了的月初寒此刻正在麒麟山莊裡面,要不是族中事物纏身,他才突然不告而別,這上官熠一直是他心裡的一塊心病。 就在上官幽帶著寶寶還有上官立趕往失落森林的時候,失蹤的月初寒正在麒麟山莊,如果不是山莊裡面的事物纏住了他,他才不會就這樣不告而別的,上官熠的事情一直是他的一塊心病,他總覺得他與他們母子還是有關係的。

跟著他們相識,對於月初寒來說,他感覺自己是幸運的。能夠認識寶寶,月初寒覺得這一切都挺有意義的,不管寶寶是不是他兒子,他都會很喜歡他的。

月初寒的房間實在麒麟山莊的最高點,麒麟山莊依峭壁而建築物,是一個易守難攻之地,雖然這麼多年過去了,但是想要打探麒麟山莊的不在少數,而這次也是因為這個事情,月初寒被長老們給叫了回來。

站在閣樓上面看著下面的民眾,月初寒的目光暗沉著,居然有人敢打麒麟山莊的主意,他們早就已經淡出了江湖這麼多年,到底會是誰呢?

「莊主,你讓屬下調查的事情,屬下已經調查清楚了。」

門口響起了自己守衛的聲音,暗影恭敬的站在門口。

月初寒收回了目光,一雙眼睛很是幽深讓人看不明白他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進來吧。」不大不小的聲音傳了出去,暗影推開門走了進來。

暗影是月初寒培養的暗衛,只聽命於他一人,看著窗外,月初寒渾身散發著一股凌厲的氣息,「調查的結果怎麼樣了?」


「啟稟莊主,這上官幽就是當時送到那個房間的女人。」

暗影跟了月初寒這麼多年,他很明白月初寒的性格,也就一五一十的將自己打探到的情況全都告訴了月初寒,不敢有所隱瞞。

果真是這樣的,月初寒自從遇到上官幽母子,就覺得他們與眾不同,跟自己很投緣,沒想到這上官幽就是那個女人,而寶寶就是自己的兒子,不知道怎麼的,月初寒在聽到這個笑意的時候,心裡鬆了一口氣。

跟著上官幽相處了一段時間,就連月初寒自己也沒注意到,他對於上官幽有著一些不一樣。不過這些全都被知道寶寶是自己兒子的心情給掩蓋住了。

一旁的暗影很是驚訝,莊主這是笑了嘛?他有多久沒有看到莊主笑了呢。這還真是一個奇迹,看來莊主這次出去,改變了不少,是因為那個讓自己去查的姑娘嘛?

對於寶寶,月初寒是很喜歡的,他就是古靈精怪一個,而且很是聰明,假以時日,他一定會有所作為的吧,沒想到自己的兒子都那麼大了,這會兒,月初寒的心早就飛到了上官幽他們那邊去了。

月初寒知道他們要去失落森林,心裡不禁有些擔心,失落森林裡面遍布魔獸,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很少有人能夠活著進去,活著出來的,這他們要是去失落森林的話,這期間還是很危險的。可是如今族中事物也需要他。

如果不是走不開,月初寒還想直接去保護他們母子,轉過身,看著一旁的暗影,想了想,還是將這件事情交給了暗影。

「你帶上一個人給我保護上官幽他們母子,記住了千萬不能出一點差錯,有什麼事情,及時向我彙報。」

「是,屬下知道了。」

暗影知道這兩人對於月初寒的重要性,不用月初寒說他也會好好的保護他們母子兩個的。這兩個人一個是未來的少莊主,一個是莊主夫人,他再怎麼也不敢有所疏忽。

「嗯,那你下去吧。」

月初寒只想儘快的將自己手上的事情給完成了,這樣自己就可以去找他們了。 外星嫡女重生手札 ,月初寒站在窗戶前,眼神飄向了遠方。

在那裡站了一會兒,月初寒轉身去了閣樓的頂層,這個閣樓的頂層是一個夾層,整個閣樓依靠著山壁所建造的。

他伸手向畫像麒麟的眼睛裡面注入了一道靈力,旁邊一道僅容一人寬的密道出現在了那裡。這裡面就是月初寒修鍊的地方,除了每屆的麒麟山莊的莊主外,這裡是禁止人進入的。

族中事物都交由長老處理了,他在這裡只是壓陣的,這些事情還不至於讓他親自出馬,他來這裡,也是想安靜的修鍊,他們是上古遺留下來的神的後代,擁有著麒麟血。

傳說擁有麒麟血的人,有著某種特殊的體質,修鍊起來也是事半功倍,不顧從五年前他的靈力暴漲后,就一直停滯不前了。

而另一方面,暗影從麒麟山莊離開后,他帶著一個暗衛,便朝著上官幽那裡趕過去了,失落森林的大名他們還是聽過的,那裡面的兇險程度,暗影多少還是知道的,這上官幽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他還不知道該怎麼像月初寒交待。

等到他趕到城鎮的時候,整個城鎮的貼著上官幽的通緝令,「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跟著暗影一起來的是夢安,她也是月初寒的暗衛之去一,只不過她是一個女的而已。

「找個人問問不就知道了?」

暗影白了夢安一眼,他真不知道為什麼莊主就選擇讓她進入暗衛裡面的,這腦袋這麼笨,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知道解決。

「呃呃,我怎麼沒有想到!」

「那是因為你笨的原因嘛!」 逍遙小地主 ,這次他們出來,就是主要是保護上官幽他們母子的。

帶著夢安,暗影來到了本鎮最大的酒樓,在這裡可以聽到所有他想要的信息,果真他們兩個在那裡坐了大概有二十分鐘,就聽到了具體的事情。

暗影有些驚訝,沒想到這上官幽居然這麼大膽,連城主的兒子都敢打,心裡不禁對她很是崇拜,所以說這滿城的通緝令也就有了一個說法了。

如今他們還沒有找到上官幽他們,看著這個情況,這上官幽估計帶著兒子跑了吧。

稍一思索,暗影跟著夢安就朝著去往失落森林那邊趕過去,這個地方是她的終點站,自己在那邊等著她一定不會差的,希望自己能夠趕上。 「娘親,你怎麼一直讓小舅舅趕車啊?我還想小舅舅陪我玩呢。」

趴在車窗的寶寶,一臉無聊像,這兩天他們都在趕車,休息的時候都在野外,娘親說是為了躲避城主追殺,誰知道她是不是因為要省錢呢,這一路上他也沒看到有誰追殺過來,過得倒是挺安逸的,就是太無聊了。

這熊孩子,上官幽真想問,我到底是不是你親娘了,不就是讓上官立駕會兒車嗎,他娘親連夜駕車的時候他又不是沒看到。

「你就不知道心疼一下你娘親,你娘親也很累好不?我怎麼生了你這麼一個小沒良心的。」

「好啦,娘親也辛苦了,來兒子給你揉揉,娘親你就消消氣啊。」

上官熠知道娘親做這麼多都是為了他,雖然心裡很心疼,但寶寶是個聰明的孩子,他不想娘親擔心,兩個小小的手給上官幽捏著,看著娘親笑起來,寶寶心裡暖暖的。

「跟著我們的人,剛才把那些圍追我們的人都給處理了。」

小黃雞從外面飛了回來,圓乎乎的身體想要支持他飛很久,看起來顯得很是吃力,倒在車裡面大口的喘著粗氣。

跟著他們的人,上官幽在昨天就有所察覺了,所以她才會連夜趕路,不過那些人似乎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遠遠的跟著,並沒給他們造成威脅,不過上官幽還是不能放心,就讓小黃雞去盯著。

「這人看起來不像是壞人,娘親會不會是來幫我們的?」上官熠將小黃雞抱在懷裡,一臉不解的問著娘親。

這人也不傷害他們,就那麼遠遠的跟著,還幫他們打壞人,寶寶實在想不出他們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誰知道呢,既然沒惡意就讓他們跟著吧,不過小黃雞你要隨時觀察他們的行動,不能掉以輕心!」這些人到底什麼目的,上官幽還不知道,為了寶寶,這次她絕不允許自己失敗。


上官幽想了想,讓車外的上官立放慢了速度,既然有人幫自己對付那個城主,那麼她也就不用操心這麼多了,反正那兩人的修為都不低。

「看地圖這裡離下一個鎮子不是很遠,這失落森林離這個鎮子很近,我們可以在那裡好好休整一下。」

連續的趕路對於上官立還有寶寶都是一個很大的消耗,上官幽很是擔心他們的身體,他們不像自己有這般修為,可以自由控制,對於自己來說,這根本就不算什麼。

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吃頓好吃的了,上官幽說了那麼多,寶寶就覺得這句是最好聽的了,「喔!太好了,娘親我太愛你了。」伸手抱著上官幽的臉就親了一口。

「這麼大個人了,不嫌害臊。」一旁的小黃雞一臉誇張,拿著翅膀捂著眼睛。

「你這是羨慕嫉妒恨吧,好歹我還有娘親可以親的。」

寶寶摟著上官幽的脖子,一臉的顯擺,看著小黃雞憋屈的樣子,笑得很是歡快,還真是充分遺傳了他娘的基因。

暗影和夢安兩個人站在樹上,跟著上官幽他們的車移動著,這車上可是載著他們未來的少主跟莊主夫人,兩個人絲毫不敢有所疏忽。

他們當時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的時候,上官幽他們就已經掉到了那個城主設下的圈套裡面去了。

好在他們來的即時,從外圍給他們來了一個措手不及,這城主怎麼也沒有想到,欺負自己兒子的人居然會有這麼厲害的幫手,因此對他們也很是忌憚,這不知是第幾波來試探他們的了,坐在月初寒的暗衛,他們可不都是擺設,全都給他們來了個有來無回。

「喂,暗影你說他們有完沒完啊,不如我去幹掉那個城主吧?居然敢對我們未來的少主這樣,真是活膩了。」夢安將帶血的刀插回了劍鞘,眼睛裡面閃著寒光。

白了夢安一眼,暗影真不知道這小子是怎麼當上莊主的暗衛的,這智商讓暗影都有些看不過去。

「城主不能殺,這樣會引起恐慌,而小少主這邊就更加危險了,他們肯定會懷疑過來,你就會引來更多的殺手,你說你笨不笨啊?」

呃呃,對於暗影的反應,夢安有些始料未及,他還從來沒有見過暗影這般過,在夢安的印象裡面,暗影一直都是一個不苟言笑的人,這樣的話從他嘴角說出來,夢安感覺自己需要時間來消化一下。

「這個我還真沒有想到,不過這樣下去,那些人就會跟到失落森林了,這城主還真是縱容他兒子。失落森林裡面危機四伏,如果他們跟上去的話,就會多很多未知的變動,對於小少主他們很是不力啊!」

「這個你放心吧,我已經讓那傢伙去了,這城主的軟肋就是他兒子,後面他們應該不會在出來礙事了,看著這個樣子,他們應該是發現我們了。」

對於上官幽,暗影還是很了解的,不過以上官幽的實力,應該不可能發現他們,難怪莊主會對她們母子另眼相看,他們一定有過人之處吧。

如果要讓暗影知道,其實這一切都是小黃雞說的,他肯定是認栽了。


小黃雞可是上古神獸一族,其潛力可是不容小窺的,它都能夠發現月初寒,這暗影兩人的實力還在月初寒之下,想要識破他們,對小黃雞來說,並沒有什麼難度。

跟著上官幽他們的身後,暗影跟夢安兩個人始終保持著距離,月初寒只是讓他們在暗處保護他們母子,所以他並不打算跟他們挑明了身份。

「暗影,你說這上官幽整天蓋著個面具,莊主到底是看上這女人哪點了?」

跟了上官幽一兩天,不由的對著上官幽產生了好奇心,他不明白,這莊主為什麼會對這樣一個女子另眼相看。

「不該你知道的,你就別瞎操那份心了,言多必失,你什麼時候才能學會。」

暗影說完看著前面的車跟了上去。夢安有些不解,不就問了一下嘛,還給他說教,真是的,用得著這樣嘛,腳下用力,夢安也很了上去。 「娘親你看前面有人家耶。」

趴在車窗上,眼前突然出現的一家人家,讓寶寶很是興奮,這麼說的話,他們應該很快就可以到鎮上去了。

上官幽看了一眼,又把地圖拿出來對了一下,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估計我們天黑之前就可以趕到了,這裡到城鎮應該沒有多遠了。」

這會兒已經是夕陽西下了,上官幽上前替換了上官立,自己駕著車。等著上官幽他們趕到城鎮的時候,天還沒有黑,隨便找了一家乾淨的客棧就住了下來。

「唔,還是客棧舒服,」

倒在客棧軟軟的床上,寶寶一臉享受的樣子,這兩天的露宿,對於寶寶來說就是一種煎熬。不一會兒寶寶就睡著了,上官幽給他蓋好被子,寶寶今年才五歲,讓著他跟著自己趕路,確實難為他了。

上官幽以為寶寶一路上會鬧情緒,不過他還挺好的,上官幽將小黃雞喚出來照顧寶寶,便離開了。

寶寶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醒過來,上官幽去叫他的時候,寶寶早就已經把衣服給穿好了。

「今天怎麼這麼積極了?」

「因為我肚子餓了啊,娘親有沒有吃的啊?」拉著上官幽的手,上官熠的眼睛裡面閃著小星星。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