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說步家和舞家似乎有些過節。」青水笑著說道。

「先生,舞家已經沒了,我不想說什麼,過去的就過去了,好嗎?」步大小姐再次搖搖頭。

青水點點頭笑道:「好!」

步大小姐在雨神門只是一個普通的弟子,她的師父真正來說連個長老都不算,不然也不會和舞星雲訂婚,她不喜歡舞星雲,但舞家比步家強大,如果舞星雲不是葉長老的弟子,那麼憑藉步大小姐是雨神門的人也不敢惹步家。

但舞家不但欺負步家,舞星雲更是讓師父向步大小姐的師父提親,步大小姐憎恨舞星雲的原因是因為步家的一個堂妹被舞星雲給玩弄后殺了,甚至都準備對她下手。

舞星雲的實力比起步大小姐差不多,步大小姐知道舞星雲的為人,這是個人面獸心的東西,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還是個變~態,所以她想了很多辦法,當她看到青水的時候就想著或許這個人可以幫她。

所以接下來才殺了舞天仇,只是沒有想到舞家最後真的滅亡了,舞星雲也死了,只是她沒想到的是舞星雲是被蛇家的人殺死的。 第2328章醜女?做人不能太~賤~了

步大小姐做的事情青水不知道,步大小姐也沒有打算說什麼,舞家已經消失了,她感覺這是舞家罪有應得,可她知道一個女人,一個漂亮的女人在這個世界如果自己不夠強大,就要有個強大的人照顧才能自主的生活。

她的實力不錯,但比她更強大的很多,舞星雲死了,作為他的未婚妻,雖然沒有成婚,但多少也會受到影響,接下來應該會有一些人打她主意。

步大小姐的師父地位在雨神門並不高,步家更是要靠她步大小姐……

「青先生,不知道這次你來雨神門所謂何事?」步大小姐微笑著說道。

「我叫青水,步大小姐還是叫我的名字吧!」青水想了想說道。

「水兄!你應該長我幾歲,我叫步非煙。」步大小姐有點打蛇隨棍上的趨勢。

青水一愣,這個水兄讓他想到了東方之秋,那個也是叫自己水兄的女人,一個很漂亮很大氣也很獨特的女人,不過很快就拋開了,這個世上很多人有交集,但終究是過客,有的交集時間長一些,有的交集時間短一些真正能陪著自己走到最後的還是最親人的和幾個真正的朋友。

「好名字,以後沒事可以去赤家找我,我這段時間都在那裡,我介紹我的妻子給你認識,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找我幫忙,能幫上都幫你。」青水之所以這樣是感覺內心虧欠,舞星雲不管好壞,就算是不是自己殺的,但也是有著自己的原因,青水想補償步非煙。

「那小妹謝過水兄了。」步非煙輕笑著點頭,今天的收穫很大,青水現在的名聲很大,能和他扯上關係,就沒有人敢動自己了。

尉遲丁這個時候拿出一個小牌子遞給她:「去吧,去雨神殿吧!」

步非煙心裡一跳,很激動,接過牌子:「謝謝尉遲護法,水兄有時間我去找你!」

青水點點頭,步非煙離開了,那美麗搖曳的身影很美,一種心動的感覺,這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不是很強烈,很淡,卻是很清晰。

「怎麼,看上我們雨神門的這朵花了。」尉遲丁眼神一轉笑道。

「只是感慨。」青水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你的兩位妻子可是明顯比非煙要漂亮一籌,老弟真是艷福不淺。」尉遲丁現在和青水熟悉了,也就隨意了。

「我想想見見你們門主,不知道能不能?」青水想了想問道。

「門主閉關了,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副門主在,要不見見副門主?」尉遲丁說道。

「那就有勞老兄了!」青水知道這一切發生的事情應該都是這個副門主做出的決定,自己能得到一些好東西也是因為這個副門主答應自己那無理要求,應該算是無理要求。

青水很想見見這個人,他其實就是想見見這個人,也就是發生這些事情誰是雨神門的最高存在,門主閉關,顯而易見是這個副門主做主。


穿梭在雨林之中,很快就到了一處看起來很獨特的竹樓哪裡,這是一座紫色的竹樓,不是很高,和周圍的竹樓高度差不多,但卻似有著非同尋常的氣息。

「大人請你們進去!」

這座竹樓下有著一個男子守衛,之前來的時候他上去通報,現在下來了。

尉遲丁帶著青水走進竹樓,淡淡的清新氣息夾著竹香味道,很好聞,香味很淡索繞弊端,踏進去后才知道這竹樓裡面很大,而且和外面看起來很不一樣。

地面上如前世高檔木質地板一樣,牆壁上也是如壁紙一樣,房間裡布置屬於那種古色生香,一張木桌,幾把凳子,都是看起來很精緻的那種。

房間里站著一個女人,一個妖嬈的女人,青水最先看到的是那雙修長的腿,豐腴渾圓的臀,纖細的腰肢,不過青水很快看到了對方的臉,這是一張恐怖的臉……

她的臉上橫七豎八的都是疤痕,顯得無比猙獰,這些疤痕卻是避開了雙眼,這說明是被人故意划的,整個臉一直到臉頰下巴耳朵後面哪裡,都是疤痕。

看身材這個女人之前絕不會丑,可是現在這張臉真正能有勇氣看上一會的人絕對不多。

「坐!」女人倒是開口了。

她的聲音卻是絕美無比,有一點淡淡的沙啞,可是特別的好聽,她的性子很淡,青水明白,這樣的女人心理不扭曲已經很不容易了。

「謝謝!」青水從看到她的面貌到現在沒有任何錶情變化,沒有嫌棄厭惡,也沒有被驚嚇到,這讓女人也是一愣,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要知道她的臉可是被用獨門武器劃破的,而且將一些混合的獨門毒藥滲透到肌膚里,想祛疤就是仙丹妙藥也沒有,不然這個世界的神奇到了女人這個層次,祛疤還是可以的。

解毒女人也試過,但這種獨門還是混合毒,現在去判斷是什麼毒一樣不能少幾乎是難入登天。

所以女人已經放棄了治療。

「青先生,你是做大事的,雨神門雖然不是頂級大勢力,但也算是有些人,人多了難免出些混球之類,他么也受到了該有的懲罰,青先生莫非還不願意放手?」女人輕輕的說道。

「姑娘言重了,我這次來就是看看,希望雨神門以後不要為難赤家。」

「有你在,沒有人能為難赤家,你還擔心什麼呢?」

「我也不能一直在赤家,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有時候有些人喜歡玩些陰謀,比如借刀殺人什麼的,就算是能將他們砍掉,可如果悲劇發生,就算是殺了一些人也是沒有什麼意義。」

「我明白了,如果你信得過我,我可以幫你照顧下赤家,在下三域我還是可以做到的。」女人說道。

「有姑娘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你幫了我的忙,我怎麼謝你一下呢。」青水很認真的想著。

「不用了,我什麼也不需要,也不喜歡接受別人的東西。」女人很平靜的說道。

「你素身上中毒了,要不我給你想法解下毒作為回報。」青水想了想說道。

「多謝你的好意,我已經習慣了,不用了。」女人搖搖頭沒有任何波動的說道。

青水沒想到女人這麼平靜,本來以為對方聽到自己給他解毒會很激動的,不過一想就明白了,對自己沒有信心,青水雖然有信心,但在診斷之前也不敢就保證自己能,不過女人直接拒絕,所以他也就沒有在堅持了,其實是用天眼神通可以看出來什麼毒,但他沒有那麼做,做人不能太~賤~了…… 第2329章又見李家小姐

女人既然拒絕青水自然也不會堅持,本來是作為回報的,也許是對方不看好自己吧。

青水笑笑:「那你什麼時候有這個想法的時候可以找我,我就不打擾了。」

事情已經解決了,青水就打算離開了,該回去把赤熬和赤風接過來,這樣也算是了卻了自己的一個心愿,本來他都沒想過還能幫赤熬赤風他們找到父母,畢竟在不在世上都不好說,在哪裡都是未知,這樣找比起大海撈針還要困難。

沒有想到,有些東西似乎是註定好的,是一種緣分,除了這樣真的沒有辦法解釋。

女人並沒有挽留,而是起身送青水離開。

青水和女人擺擺手身影直接消失了,他相信這個女人是那種一言九鼎的人,不答應就是不答應,一旦答應了就會做好這個事情。

「副門主,為什麼不讓他給你醫治一下呢,他的一些情況調查了不少,他是個神醫,絕對是神醫中的神醫,或許真的可以治好你。」尉遲丁輕輕的說道。

「我不想再次失望,何況我現在很好,已經習慣了。」女人輕輕的說道。

她的雙眼明亮如星辰,只是在布滿疤痕的臉上有種明珠暗投的感覺。

青水離開了,沒想到雨神門的副門主是個女人,還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不過青水對於別人的故事沒有什麼興趣,回到赤家交代一聲告訴赤陽很快就會帶著赤熬赤風回來。

赤陽夫婦心情很激動,很想和青水一起回去。

「青水,我們和你一起去吧,慢一點也好。」赤陽妻子說道。

青水明白一個母親,這是母親對於兒女的虧欠,想過去,而不是帶回來,就算是帶回來也是親自去。

想了一下,青水點點頭:「那好,這裡就讓赤三叔他們管理一下,放心吧以後不會再出什麼大事了。」

他沒有明說,不過大家都知道青水去了一次雨神門,何況雨神門的人被人殺了還被逼著補償了數件神器,這絕對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雨神門都這樣了,誰還敢去招惹赤家,那絕對是作死的節奏。

簡單的準備了一下,青水要離開的時候心思一動,五行神棋似乎還有位置可以設置,這一想就激動了,這樣的話回家就容易多了,這個點青水就設置在了八荒城。

至於位置則是蛇家周圍的大莊園,哪裡如今已經重新建築,至於蛇家早已成為了過去,算是徹底消失了,這裡現在是青水和兩女以及幾個戰神的地方。

赤陽給青水等人永遠都在赤家留著莊院,哪裡永遠都是青水的。

位置設置好后,笑著向著赤陽夫婦說道:「之前疏忽了,現在好了,這一下來回一次可以很快了,總的來說比起之前我一個人來回的時間差不度,甚至還要省一點時間。

現在才是上午,青水直接帶著赤陽夫婦直接使用了五行神棋,瞬間到了鳳舞州,順道去看了看搜魂夫婦。

搜魂看到青水后簡直不能相信,開心的上前就是一個熊抱:「多久了,還好你沒有忘記我。」

「怎麼可能會忘記老哥呢,這不是太忙了,我家都難得回一次,這次也是回家,這不還是先到你這裡。」青水笑著說道,特別的開心。

當進入搜魂的玉山糖的時候青水心裡一跳,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那裡幫人看病,優美的身影,豐腴的身姿,性感的嘴唇和雙眼,她的姿容和竹青火雲琉璃差不多,甚至略微差一點,但青水卻是從沒有忘記過她。

這個女子和他前世認識的一個女子長的一摸一樣,聲音性格都像,李燕,李家的那個女子,青水不知道為什麼她會在這裡,不過這個時候搜魂說道:「這丫頭資質很好,我的本事已經學了一多半了,將來或許可以獨自開一個御膳堂。」

「哦,這樣啊,那很好,對了,我那乾兒子呢?」青水看看沒有看到搜易的身影笑道。

「和她母親去他外公家了,不管他了,來來大家都是兄弟今天好好喝一杯。」搜魂已經和赤陽夫婦認識了。

「那就少喝點!」青水笑著說道。

「老弟,弟妹,放心不會耽誤時間的,青水的速度你們放心吧,最遲讓你們明天見到孩子。」搜魂拍拍赤陽的肩膀說道。

李燕看到青水也是明顯一愣,因因太久沒有見的原因,所以看到他的時候似乎沒有認出來一樣,現在認出來是青水微笑著說道:「你回來了。」

「嗯,燕兒小姐你現在也是一個神醫了。」青水很開心,看到她就會有種很開心。

「你可不能埋汰我,我的這點能力我清楚,也就老師肯教我,我太笨了。」李燕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可是個聰明的丫頭,這個給你,先學學,然後再給你老師學,一會我給你們演示一下。」青水將一些針灸的本子遞給了她,這是青水實踐出來的一些實用的針灸之術,一般人也可以學習的。

「老弟,你這樣也太明顯了吧,怎麼對丫頭有意,要不,我給你們做媒。」搜魂哈哈笑道。

「我用人做媒嗎,好了,我們先喝酒,燕兒你先看,不懂的問我。」青水打蛇隨棍上的說道。

李燕臉色微紅,這個傢伙居然從燕兒小姐變成了燕兒的稱呼了……

心兒不由的一慌,多少年了,她都沒有忘記這個年輕人,拒絕了很多人的提婚,她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本來她不喜歡醫術,可是現在她很喜歡,想到這裡不由的看向在哪裡正開心喝酒的男人。

青水若有所乾的回頭看向她,正看到那雙美眸,充滿著深深的情誼,至少在青水看來是充滿了情誼,青水心頭一震,起身站起來。

「老弟該你喝酒了,嗯,你去幹什麼?」

「先等等!」青水頭也不回的說道,然後直接走到李燕身邊,一下子將她擁在懷裡。

李燕本能的要掙扎,不過這個時候青水說道:「燕兒,我就抱抱你,不知道你信不信,我上輩子喜歡你喜歡的要命,可是最終沒有那個緣分,那似乎是個夢,而你和夢中的她一摸一樣,知道我第一次見你會有那樣的反應嗎,我喜歡你,很喜歡。」

李燕身體有點僵硬,她知道自己沒有他身邊的女人漂亮,修為也不如,現在也明白為什麼他會這般注意自己,但她心裡很開心,原來他真的喜歡自己。 第2330章團聚,回歸,告落一段


她其實一直將這種心思掩埋,在這個男人面前她找不到任何的優越,所以她從沒有表露過自己的心跡,只想把這種美好永遠的留在心中。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青水會這個時候抱住她說出這樣的話,一時間有點發愣,更多的是驚喜。

當初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就感覺到青水的眼光有點不一樣,後來才知道原來自己長得很像一個人,她伸手輕輕的抱住青水的脖子,臉上露出欣慰羞澀的笑意。

「我就說你小子打丫頭的注意,現在暴露了吧!」搜魂嘖嘖笑道。

「她是我前世的妻子,這輩子遇到她這是老天讓我們再做夫妻。」青水開心的說道。

李燕身體輕輕一顫,沒想到青水會說出這樣的話,輕輕的從他懷裡掙開,抬頭看著青水:「我不想成為別人的替代品。」

青水摸摸鼻子尷尬的笑笑:「其實前世她不是我的妻子,她不喜歡我,我遇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有人家了。」

「你是為了你一個夢,完成你夢中的那個心愿才喜歡我的嗎,畢竟夢是夢,現實和夢畢竟不一樣。」李燕真不想成為別人的替代。

「你這小腦袋想的太多了,我是那樣的人嗎。」青水伸手揉揉她的腦袋。

李燕拿開青水的手嗔道:「不許揉我的頭,」

接下來青水繼續喝酒,然後才辭別他們和赤陽夫婦向著青家趕去,青水知道赤陽夫婦心裡很急,所以在搜魂這裡停留的時間不長就直接前往青家。

青家到了!

這一次距離上次回來的時間還不長,而且如今的青家也是有著守護神獸,加上夜凰孤舞這個強大的存在,在鳳舞州青家絕對是無敵的存在。

這一次青水回來的悄無聲息,所以當青家人看到青水后明顯的一愣,但很快就是驚喜。

一會的時間青家人都來了,青水把赤陽夫婦介紹給青家人,而青水則是拉住一個年輕的男子和一個年輕的女子走了過來。

赤陽夫婦其實介紹的時候自然就知道這兩個男女就是自己幾十年前分散的孩子。

「義父!」

赤熬和赤風對青水很尊敬,也很親,特別是赤風,抱著青水的胳膊就像個小女孩一樣。

「他們是你們的父母,開心嗎?」青水笑著說道。


「其實我們就想知道誰是我們的父母,畢竟被拋棄了,想知道為什麼,其餘的還真沒有太大的想法,我們已經習慣了,義父你就是我們的父親,奶奶和義母們對我們也是如親生的一樣。」赤風平靜的笑道。

「丫頭,你就不想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你們的父母當初拋棄你們是為了讓你們有那麼的一線生機,這些年他們一直都在生死線上生存,心中忍受著思念你們的煎熬。」青水也是一個父親,自然知道一個父親到什麼程度才能做到當時的那樣。

接下來青水把赤家發生的事情一點點的說下來,赤熬和赤風眼睛也紅了,赤陽夫婦看著面前的兒女:「是我們無能,才讓你們受了那麼多苦。」

「對不起,父親、母親,是兒子不理解你們。」赤熬心中感觸很大,忍著眼淚說道。

「娘,對不起!」赤風拉著她母親的手小聲說道。

赤陽的妻子一震,緊緊的握住赤風的手:「是我們對不起你,你認我這個娘了。」

「你們生下我們,自然是我們的父母,至於後來發生的事情也是你們愛我們,我們很開心有這樣的父母。」赤風忍不住哭了,開心的哭了。

幾十年沒見,青水看到他們開心的哭著,那種感覺特別的好,青水心中也是很開心,似乎對於某種東西也堅實了一些。

赤陽夫婦向著青衣行大禮,直接磕頭,他們和青水也算兄弟,孩子叫青衣奶奶,所以這個頭他們心甘情願的磕。

青衣趕緊將他們夫婦扶起來:「使不得!」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