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人完全被紫夜此時的憤怒所震住,他們雖然紫夜武道修之強,已經遠遠超過普通族人,但他平日里對家族的人非常有善。也許是因家族的敗落使他對跟他同病相憐的族人更加珍惜。

可是此時的紫夜完全沒有了平日里的和藹,眼中只是憤怒和殺機。

看到此時族人們才感覺到此時他們家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險,剛剛興起的家族似乎遭到了強大的對手。 人群中慢慢走出一個族人。這個人叫紫木平日里跟紫午走的很近。他慢慢的說道:「昨天紫午說要去跟叫李義的人決鬥,但后不知什麼原因沒有跟他決鬥。」

紫夜連忙問道:『李義是什麼人,我怎麼以前沒有聽到過此人。」

「不知道,我以前也沒有聽說過此人。」紫木搖著頭說道。

一旁的紫星說道:「這個名字我有點耳熟,是不是昨天在角斗場上給跟你決鬥的曹剛療傷的人呀!一定是他。」

聽到紫星的話一旁的人群中開始騷動了起來。

「讓我奇怪的是以紫午的性格,跟人決鬥不可能比不成。而且他要是比不成的話,因該很興奮才是。但是紫午昨天就像根本沒有什麼事情一樣,回來就去休息了。這個太不正常了。」紫木一臉好奇的說道。

紫星開始皺起了眉頭,他看向了紫夜說道:「你怎麼看此事?」

紫夜看了半響躺在床上的紫午說道:「原來是那個少年呀?可以理解紫午為什麼去找他決鬥了。」

說著紫夜轉向紫星說道:「那天我也留意過那個少年。因該不是他,他沒有這樣的實力。」

紫星默認的點了點頭說道:「那個少年確實沒有這樣的實力。但是不排除與他沒有一點關係。此事一定與他有關係。」

「您怎麼這麼肯定跟他有關係,那個少年有什麼不妥嗎?」

「你知道那天那個少年給曹剛治療時使用的功法是什麼嗎?那個功法非同小可呀?」

「我當時查看過那個少年使用的功法。雖然他使用的功法有些奇怪,但是我沒有感覺到什麼異樣。他使用的功法到底是什麼功法呀?叔叔您快告訴我吧。」


「聽說過鬼道一門嗎!那個少年使用的功法就是鬼道功法。」

紫星停頓了一下,加重了語氣說道:「而且似乎比我以前看到過的鬼道功法更有幾份詭異。這個少年不簡單呀!」

「鬼道功法!這個功法有什麼特別之處嗎?比我們們一族的功法還要厲害不成嗎!」紫夜不服的說道。

「那是當然。我們們怎麼能跟鬼道功法相比呢。」紫星非常肯定的說道,這讓周圍的族人非常震驚。

「我們們家族族訓中有二個勢力我們們不能招惹。其中一個就是鬼道一門。上次那個叫李義的人使出鬼道功法是我第三次感受這個功法。」紫星停頓了一會繼續說道:「哎!在前二次見到這個功法的時候,真是讓我觸目驚心呀。時隔多年但每次想起都讓我有種置身地獄的感覺。」紫星忽然臉色煞白,似乎回想起什麼恐怖的事情,讓他全身一顫。讓站在一旁的紫夜也不禁產生了無名的恐懼。會是什麼樣的事情能讓一個歷經無數次生死戰鬥人,這麼害怕!

「上次那個叫李義人的使用的功法,我可以肯定一定是鬼道功法。他散發的氣息讓我太熟悉了,一定是鬼道功法!絕對不會錯。」

紫星向紫木說道:「你帶二個人去監視那個叫李義的人吧。你們要小心行事不要被他發現了。」

紫木聽到此話,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紫木說了聲「是!」二話沒說,帶著二個親近的族人去監控李義去了。

紫木等三人已經來到李義平時採礦的地方,他們在遠處監視李義。聽到李義使用的功法的詭異和恐怖,他們也不敢靠近的太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監視著李義。不僅如此這三個人忐忑不安地在遠處監視著李義。

此時李義靜坐在礦石堆得一旁,通過附在紫午身上的冰魂,感悟著紫午身上的功法。

忽然有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在了李義面前,毫無預兆的向李義攻了過來。李義被這一忽如其來的攻擊,嚇住了。連忙用雙手格擋,但此人的攻擊太過快速,李義根本沒有接住此人的攻擊。生生擊出去很遠。

受到這一擊后李義口中流出了大量的鮮血。此時李義看清眼前的人,正是前天那個角斗場上的那個奇怪頭髮的人,紫夜。

看到此情形,藏在一旁的紫木也走了出來,站在了紫夜的背後。

「你這是幹什麼!」李義向紫夜喊道。


「你不記得自己做什麼了嗎!!那我就讓你想起來!」說完身形一晃,瘋狂向李義攻了上去。此番攻擊速度之快李義根本沒有招架之地。

這一番攻擊之下李義渾身上下全是傷,現在他連站都站不穩了。搖搖晃晃的起著身狠狠地望向紫夜。

「想起些什麼事情了嗎?」紫夜又問向李義。聽到紫夜的問話,他沒有回答,他的意識也開始有些恍惚。

「少年人!少年人!你能聽得見嗎?你能聽得見嗎?我是曹剛!」

「我是你前幾天救的曹剛!要是你聽得見得話用意念回復我吧。快回答我,快回答我。」忽然一個嘶啞的聲音在李義的腦海中徘徊著,讓李義一時不知所錯。

那個聲音又說道:「不要害怕!我不會害你。不要害怕。快回答我。」

李義鼓起勇氣用意念回答說:「你是誰!你在nǎ里?」

那個聲音聽到李義的回答,似乎興奮了起來用顫抖的聲音說道:「我是曹剛,前幾天我在角斗場上與紫夜決鬥。受到紫夜的暗算深受重傷,在我將死之際是你把我的魂魄保住了下來。放進了你的體內。」

聽到此處李義才恍然大悟,原來那本書中說的是真的,人死後魂魄還可以保存住,當時李義並沒有指望能夠保住魂魄,僅僅覺得此人死的太夠可憐,想為他做點什麼。沒有想到第一次施展此術,居然成功了,而且是根本沒有意識到的情況下。

李義慢慢平靜了心神說道:「那這幾天你為什麼沒有說話。跟你決鬥的人正在攻擊我呢!看來我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現在我們們需要合作,共同打敗眼前的敵人。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打敗紫夜。這段時間我觀察過你修鍊的功法,此功法確實很神奇。要是我幫你的話,我們們有可能打敗紫夜!現在你就施展你的功法。我會幫你的!就是體外形成真魂魄。」

李義慢慢低下了頭,黝黑細長的頭髮已經完全蓋住了他的臉,與此同時他的旁邊慢慢開始形成一個模糊的人影,過了數分鐘后在場的人們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

「曹剛!」

「曹剛!」

「你們看就是他。」

「太不可思議了,怎麼可能!」

「我不相信!」

圍觀的人們開始騷動了起來,他們無法掩飾心中的震驚與興奮,紛紛喊了出來。

望向李義的人們都開始瘋狂了起來。

最後出現在眾人面前的個三個一摸一樣曹剛,他們手上分別拿著狼牙棒、雙刀、長劍,在手中飛快地揮舞著,一步一步靠近紫夜。

圍觀的人們完全被眼前的情景震驚。在這些人當中最為震驚的人是紫夜,他不能相信李義能把受到此等傷害的曹剛給救活,還能讓他以這種方式出現在他面前。

更讓他震驚的是此時的曹剛似乎比先前強大許多,不僅如此還分化成三個曹剛這讓紫夜一時無法接受。紫夜心想這難道是幻覺嗎?但是這三個曹剛散發的實體感讓紫夜剛剛浮現出的想法完全消失了。

在感受到曹剛身體中散發的氣勢后,紫夜生平第一次感覺到他離死神領進的感覺。他完全沒有了隱藏自己實力的想法,全身一顫左手陡然出現了一把淡紫色的長劍。通透的劍身中發出淡淡的紫色光芒,讓人些許心寒。讓人心驚的是,此時紫夜手上的劍太透明,不細看根本看不出劍身的存在。可以說是殺人於無形中的最佳利器。

紫夜全然沒有了剛開始的那種平和之氣,身周散發出了滔天的殺氣。

一聲怒吼后,紫夜身周出現了無數透明的線,有如進入一個布滿蜘蛛網的地帶。看到這個情形三個曹剛同時向紫夜沖了上去,揮舞著手中的各自的兵器直擊紫夜的要害擊去,讓人防不勝防。紫夜手中的長劍在身前一晃,身前就出現了無數刀影,站站在李義前面的三個曹剛連忙用各自手中的武器隔擋,數隙間響起了無數聲兵器撞擊的聲音。不僅如此有其中的一個曹剛被生生振飛了出去.震飛的曹剛似乎受到了不小的傷害,起身的動作沒有先前那麼敏捷。而是緩慢的速度走到了李義的身旁。

「我叔叔說的果然沒錯,是我太低估了你的實力了。你果然不簡單。那麼我今年就不能留你。」說著紫夜手中的劍身重的淡紫色光芒更加耀眼了幾分。 受到紫夜猛烈的攻擊后,曹剛對李義說道:「紫夜的速度太快了,要想辦法讓他的速度變慢!你有什麼方法嗎?」

「不要跟我說這些,我會有什麼方法呢!趕緊來保護我。我現在能站在這裡已經是很勉強的事情了。我和他的實力差的太多了。」李義此時感受到紫夜那超強的氣息,雙腳開始不停的顫抖著。此時以李義的實力挑戰紫夜確實太勉強,要不是曹剛的出現李義早已被曹剛斬殺當場。

「我看上次你跟紫夜打的不分上下,這次多了二個人怎麼這麼不堪一擊呀。」李義顫抖著對曹剛說道。

曹剛無奈的說道:「雖然你我合作,讓我出現了三個分身。但是這三個體外分身畢竟是不是我的本體。連我一層的實力都沒有發揮出來。更何況現在看來紫夜上次根本決鬥的時候根本沒有使出全力。」

「那我們們這次不就死定了。」李義有些絕望地說道。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這麼容易死的!要是你死了我也會死。我不能就這樣死去!聽好了!給我再形成一個冰魂魄,像上次對付紫午一樣對付他。我來拖延時間。這是我們們現在唯一的活路!」說完三個曹剛迅速擋在李義面前排成一排,而且三分曹剛手中的武器光芒更加明亮了。

「我現在只能產生一個魂魄,你已經用了一個。讓我再產生一個魂魄怎麼可能呢!」

「別說沒用的話,趕緊給我弄出一個,要不然我們們二都要死。我不想再死一次。快點!」在李義體內的曹剛狠狠地對李義說道。

此時紫夜根本沒有給李義和曹剛喘息的機會,手中揮舞著透明的長劍飛快的向李義和曹剛沖了過來。不僅如此紫夜身體周圍出現的無形的天絲也不斷的擴張,不僅如此它的擴張範圍越來越大,慢慢有著包圍李義和曹剛趨勢。

與此同時手握狼牙棒的曹剛首先沖向了紫夜,當他接近紫夜的時候手中的狼牙棒迅速變大,棒身中的刺也迅速伸長。瞬息間狼牙棒變成了一個巨大長滿刺的棒,有如一面長滿刺的巨牆,擋在了紫夜面前。

「轟!」的一聲巨響,紫夜的長劍狠狠地擊在了棒身上。

與此同時手拿雙刀和長劍的曹剛向周圍慢慢圍繞著他們的天絲狠狠地攻了上去,一陣攻擊之後那些隱藏在周圍的天絲慢慢顯現了出來,並且有著開始慢慢崩潰趨勢。但是沒過多久天絲又開始它生長起來,又恢復到原樣。更讓三個曹剛無奈的事,紫夜以急速在他們面前飛快的移動著,在不同的方向攻擊著他們,讓他們連連倒退。保護李義也更加困難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你來我往的攻擊,顯然此時這三個曹剛已經有些狼狽不堪。

雖然紫夜此時面對三個曹剛和李義,有如一個單挑四人。但是紫夜家族的人們並沒有出手,顯然他們是無比相信紫夜的實力。即使紫夜面前的是三個曹剛和一個來歷不明的李義。紫夜一向是個我行我速的人,他不願意在角斗時有人來幫他,這個是他們家族都很清楚的事情。

此時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李義立馬盤膝坐在地上慢慢運行起飛魂功法,沒過多久李義已經完全沉浸在運行飛魂功法中。雖然李義在飛魂功法上有著無比的天賦,但是在短短地數息間領悟第二個魂魄確實有些勉強。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巨大的外力生生的擊中了李義,被這一忽如其來的外力擊中下李義渾身劇痛,口中流出了大口鮮血,生生震飛了出去。當他睜開眼睛環視四周后他才發現,三個曹剛都被紫夜打敗並且消失的無影無終。李義體內的曹剛也沒有了聲音。李義看到此情形完全絕望了,看來他的生命已經到看了盡頭了。

紫夜慢慢走到李義的面前,用他手中的透明的長劍指著李義說道:「紫午的事情是不是你搞出來的!」

李義沒有回答,只是閉上了眼睛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曹剛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你傷害紫午我就不能留你。」

說完紫夜拿起長劍正要刺向李義。

「慢著!」看到紫夜要殺李義,紫星連忙制止紫夜說道。

紫夜接著說道:「他不能死,他的功法這麼奇怪。要是他死了紫午怎麼辦!把他帶回去。」

本來紫星是想派紫木監視李義后私底下處li此事,也派了他去監視。畢竟紫午的事情確實太過蹊蹺,而且也沒有確確的證據證明李義是兇手。但是紫夜根本不管紫星的想法,忽然直接找到李義決鬥。此時紫星非常生氣,但也不好發作。事情到了此地步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希望李義與紫午的病有關係。要不然再找到兇手就太難了。

紫星長嘆了一口氣,接著看向紫木說道:「野蠻人那邊你去打點一下吧。知道怎麼做吧!」

紫木連忙回答說:「是,您放心!」說完帶著幾個人就往一個方向跑了過去。接著紫星又叫其他族人把李義押到他們住的礦石洞中。

此時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和一個帶著黑色面具的人在遠處望向李義被押去的方向。此人就是前幾天帶著李義到角斗場的木葉和他的徒弟木旋。


「師傅,這個少年確實不簡單呀!他使用的功太匪夷所思!您知道他使用的是什麼功法嗎?」木旋似乎對李義的功法非常感興趣對木葉說道。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但是我可以肯定一定跟鬼道一門有關係。」

木葉搖著頭繼續說道:「可惜了!我看那個少年這次凶多吉少了。這麼年輕就有這等修為實乃不易,要是他的功力能高一點就好了。可惜呀!」

木旋有些擔心的說道:「您不會要去救這個少年吧。師傅您要以大局為重呀。現在不是我們們招惹紫夜的時候!」

木葉沒有回答,只是望向李義帶走的方向。過了一會兒他笑著對木旋說道:「不用擔心,我沒有那個想法!走吧」

說完他向另一個方向走了過去,木旋緊跟在木葉後面跟了上去。 九重軍考試第七日,九重山考場

這次的紅狼群似乎有著詭異,體積明顯大了一圈,偶爾也會出現巨大紅狼。氣勢浩的盪圍上了這些考生。

面對眼前這群明顯變強的紅狼群,李行武根本沒有了第一天那種洒脫的感覺,眼中充滿了疲勞。垂下身體轉身看向身後的楊一凡和小葵,臉上流露出苦澀。

小葵看到李行武此時疲態,走到跟前輕聲說道:「行武!我知道你已經拼了全力了。我們們不能在這樣下去了。楊一凡的事情還是先不要管了,這樣下去你會出事情的。這種亂戰中誰還會留意這些事情呢!今天狼群的規模明顯比前幾天不一樣…」

還沒等小葵說完。李行武立馬打斷小葵的話,搖著頭說道:「不行,小葵姐在這些眾目睽睽之下,讓一凡那個小子隨意施展我們們家族的劍術太危險了。一定會被人發現的,我沒事情不用擔心我。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那些狼群快靠近了。」說完緊握著手中的武器,緊盯著前方的紅狼群。

確實這段時間為了不讓楊一凡出手,他已經拼勁了全力。雖然以他的武道修為對付這群紅狼群並不困難,但是這種大範圍的擊殺,確實讓他消耗太大的體力。

而且其他名家中的子弟組成的勢力也試探性的為難著他們,特別的武器名家賀家。他們所帶的武器冥跑有意的排列著,在這些炮火的攻擊下狼群們有意無意的向著李行武所處的方向瘋狂的涌了過去。面對這樣的攻擊李行武想試著躲避。但是以各大名家子弟所組成的勢力配合的非常完美,更何況要保護楊一凡並且不他出手。在這種情況下他沒能有效地躲避這些紅狼群的攻擊,生生的對抗了這個紅狼群。也讓其他考生輕鬆了許多。

雖然有時小葵也在一旁協助著李行武,但畢竟她的實力無限。在這些名家聯盟有意為難下,她也無可奈何。

預備軍的考試慢慢演變成了李行武和這些名家聯盟的對決,但是可以看出李行武明顯落於下風。

「嗚嗚嗚…」一隻巨大紅狼大聲吼叫了起來。接著周圍的紅狼群們開始吼叫起來,氣勢巨大。

讓眼前的考生們充滿了恐懼。

「嗚嗚嗚…」

狼聲四起,接著紅狼群又開始了瘋狂的攻擊。

與此同時賀家的鳴炮最先響了起來,站在名家聯盟的正中間,有規律的向紅狼群發射著,並且一群人賀家子弟,移動著攻擊紅狼群。這些移動的賀家子弟的主要目的是引導狼群的方向,他們讓這群狼群遠離了他們本群,有意無意的引導它們攻向了李行武所在的方向。

跟在他們後面的是暗器名家羅家的子弟。他們貼身保護著賀家中人,不讓他們受傷。畢竟這種武器的釋放需要一定的時間間隔,一不小心就會受到攻擊。 等待下一世花開遇見 。讓貼近他們的紅狼死的無聲不息。

他們不時也會使出強大的刀法迎戰這些瘋狂的紅狼群。

另一方面練氣名家王家和訓獸名家上官家在賀家的左右二側迎戰著紅狼群。

練氣名家王家子弟發出各種氣脈,攻向了紅狼群。而且這些人的身體似乎非常強壯。對於訓獸名家上官家族,他們的面前出現了無數巨大的戰象排成了長長的一排。不知他們這些戰象從何而來,這幾天這些戰象有著無數傷亡。但是在數量上不僅沒有變少,而且變得越來越多。

而且古怪的是靠近他們的紅狼群中不時會出現失神的紅狼。它們似乎受到什麼迷惑,失去心神攻擊周圍的紅狼群,互相廝殺了起來。

在這四個名家的互相協助下,名家聯盟雖然面對這群強大的狼群,但還算輕鬆。

李行武這邊就沒有這麼幸運,他一人要面對無數狼群。沒有過多久他渾身上下都是傷,開始站不穩了。慢慢變得不能擋在楊一凡的面前擊殺狼群。忽然一雙手抓住他后領用力一拉,把他拉到了身後。

「謝謝!這段時間幫我對付這些狼。不用擔心我。現在開始讓我自己來吧!」說完擋在了李行武的面前。

此時的李行武非常狼狽,在這幾天的生存戰中由於過度消耗體力,這一拉他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看到此情形,小葵驚訝的看向楊一凡愣了一會兒。

小葵連忙喊道:」不要說笑了,現在的狼群不簡單呀!一不小心你就會死在這裡,這場考試與外面傳聞的根本不一樣。」說完小葵正要拉住楊一凡,沒等小葵拉住楊一凡就向一旁的狼群跑了過去,用手中的黑竹連續擊出了好幾下。隨後身周出現了二個紅狼的屍體,一時間出現了無數沙塵。接著他背著李行武就往一個方向跑去,小葵看到此處不知所措的跟在了他的後面。跑了一會兒楊一凡把李行武放到了一顆巨大的樹旁。

作為草地村村民楊一凡經常與爺爺到山上打獵,期間他學會了許多打獵的技能,所以此時面對這群紅狼群他並沒有害怕。

更重要的是通過多年來日復一日的艱苦練習,楊一凡此時的劍術也算小有所成,已經遠遠超出了同齡人。更難得的是與李義進行對戰中他的劍術中也蘊含了一些李義家族的劍術。當下面對這些巨大數量的紅狼群,也能全身而退。

小葵楊一凡和小葵分別在站在李行武的左右開始開始保護著他。小葵此時沒有再管楊一凡出手帶來的後果,全身集中的對付紅狼群。楊一凡和小葵還算默契,在這些瘋狂的狼群的攻擊下他們沒有讓李行武受傷。當下李行武也沒有閑著,他吞下了幾粒家傳靈藥后靜心打坐著療傷。

在面對這群狼群,楊一凡更多的時候並沒有用手中的黑竹使出劍術迎戰狼群。而是用這幾天用樹林中做的各種打獵武器。這段時間他白天並沒有休息在樹林中砍下許多樹坐了許多標槍等打獵武器。

楊一凡之所以來到此處就是因為這裡有著他準備的各種打獵武器。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李行武慢慢睜開了眼睛,慢慢站到了小葵和楊一凡身旁。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李行武走到楊一凡的跟前,看清他身周擺放的各種打獵工具,並且布置了一個巨大的火堆。他先是一驚,暗自說道:「這些稀奇古怪的道具,這小子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呀!」


經過這段時間的廝殺,雖然斬殺了許多紅狼,但是這些紅狼的數量並沒有減少,四面八方不停地出現兇惡的紅狼群。但是讓李行武感到奇怪的是,他所處的地方並沒有受到先前他所遇到的那種瘋狂的攻擊。他環視了一圈四周,當他看清這個戰場的時候,他才慢慢意識到了一些道理。

出現這種結果有二個原因。首先四大名家組成的聯盟,發現李行武受到重傷並且已沒有了戰鬥能力,賀家流動組沒有再針對李行武對紅狼群進行有意的引導。轉而全力防守起來。

另外,他們所處的地方,已經遠離了狼群流的方向,在這個戰場上主要由名家聯盟和平民群二股勢力對抗著這群狼群,而且這些紅狼群也似乎察覺到這個問題,像流水一樣主要向這些人攻擊著。

所以在靠近馴獸名家和平民群的地方產生了一處安全地帶,在此處要是沒有人有意引導這群狼群的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