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聽雨說著,向身旁的唐沖投去一個敬佩的微笑。

「不錯!最高的是唐沖!不過很遺憾,唐沖的戰功點數,沒法統計了!」

王勁惆悵地一笑,亮出了手中唐沖的那面滅血功牌。

只見這巴掌大小的滅血功牌上,一片血紅如火,由密密麻麻的血點構成的血面,令這原本雪白的功牌,都變成了血紅色。

「為何無法統計呢?」唐沖也不由得問道。

「這面滅血功牌的戰功點數,上限是三千,這已經突破了三千的上限了!要統計起來,只能根據唐沖的表現來評估!」

王勁解釋道,「唐沖的表現,我會如實上報烽火營的!」

「戰功點數突破滅血功牌的上限,這恐怕是製造功牌的烽火營器衛,絕對沒有想到的啊!」楊戰一臉嘆服地看向唐沖。

「統領大人章玄對唐沖十分看好,甚至對唐沖獎勵了金犀發冠,現在看來,統領大人的確眼光獨到!唐沖將來的成就,絕對遠在我等之上!」

劉鋒也十分感慨地說道。

連三位黃魚衛都對唐沖如此稱讚,旁邊的那些武者們,不管是出自真心,還是想巴結唐沖,都是對唐沖交口稱讚。

「唐沖,你的戰功點數,等回頭我會給你通知的!」

王勁說道。

不管烽火營估算出來是3001,還是比3000多得多,總得有個點數回報給唐沖。

……

一個多時辰后,隊伍穿越了那個荒谷,又來到了黃蠍鎮上。

「王魚衛,舍妹李冰竹被殺之事,還請王魚衛稟明烽火營,為我們黃蠍鎮李家主持公道!」

此時,李冠華一臉悲憤地說道。

顯然,李冰竹喪命之事,李家不會輕易罷休。

「王魚衛,白鷗鎮白家也請烽火營主持公道!」白靜雪也說道。

「好!」

王勁點點頭,「大家都散了,各回各鎮,等待烽火營獎勵的同時,也加緊修鍊,很快就到犀角城獸武大會的日子了,想進入烽火營,便必須在獸武大會上取得名次……」

就在這時,只見不遠處一位花家堡的弟子,正是花開,快馬加鞭的趕來。

「唐沖兄,你們回來了么?大事不妙,烽火營賽家的三位強者,賽東揚、賽狂和賽烈三人,正在赤蜂鎮上,揚言要廢了你唐兄呢!」

花開急惶惶的說道。

「有這事兒?」唐沖一怔,看了旁邊的王勁一眼。

「唐沖,你放一百個心!有我王勁在,他賽東揚就算先把我給廢了,也別想廢了你!」

王勁一臉的威嚴,拍了拍唐沖的肩膀。

聽到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在場的這些武者們都是大吃一驚。

「看來,賽家已經知道全船覆滅,以及和唐沖兄的恩怨了!」

「賽家這種大宗族,就是難纏!姓賽的一個接一個,從金蟹鎮到烽火營,勢力太大了!」

「嗯,賽家是龐然大物,但願唐兄能夠化險為夷!」

很多武者都為唐沖擔憂,捏一把汗。


烽火營下來的賽家強者,那都是真正的玄修士,可不是先前的賽強、賽騰這種淬體境的小角色可比的。

接下來,這些武者們各回各鎮,為犀角城的獸武大會而加緊修鍊,不可能再跑到赤蜂鎮上,看唐沖如何面對此事了。

「三位魚衛,我們走吧!」

唐衝倒是一臉的安靜祥和,道,「我倒要看看,賽家這三個角色,怎麼把我唐沖給廢掉!」 正午時分。

赤蜂鎮。

青石大街上,唐沖租賃的武院門口處,早已經是人山人海。

不過,站在武院門口的三個人,就像身上有刺兒似的,誰都不敢挨得太近,與他們保持著距離。

這三人,正是前來找唐沖尋仇的賽家高手——賽東揚,賽狂和賽烈。

三人都是十五六歲的少年,但個個氣勢強橫,站在那兒如刀如劍,如萬夫不擋的大高手一般。

很快,賽東揚的眼睛眯了起來,看到一大夥武者,出現在青石長街的另一頭。

「終於來了,好!」

賽東揚露出一個「等你已很久」的笑意。

……

幾百步外。

「唐沖,賽家這三個傢伙,在烽火營中都是頗有背景的,是左統領禹炎那一派的人!」

一行人快步走著,王勁低聲說著,「這三人,交給我們三個來打發,你完全不必理會他們!」

說話間,楊戰和劉鋒兩人,都搶在了唐沖的前頭。

在放血幫的地下洞窟里,唐沖對他們三人,都有救命之恩。

眼下,他們三人也擺明了要為唐衝出頭。

「好!多謝三位魚衛!」

唐沖也不矯情,點頭領了這份人情。

很快,人潮讓開一條路,唐沖這一行人便與賽家的三人,在武院門口碰了頭。

「你就是唐沖?」

賽東揚嘴角冷笑,用很輕蔑的目光,打量了唐沖一眼,「我還以為唐沖有三頭六臂呢,原來也就這麼個模樣!」

「賽東揚,這麼沒味兒的話,這裡沒人愛聽!有事說事,沒事閃人!」王勁板著臉喝道。

「王勁,我賽東揚確實有事兒,但這裡沒你王勁的事兒,你可以閃人了!」賽東揚沉聲道。

「少廢話!你不就是想找唐沖的麻煩么,開始吧!」王勁冷笑著道。

「王勁,我明白告訴你,我賽東揚如果惹出點什麼麻煩,賽家絕對罩得住!你王勁如果攤上點什麼麻煩,段家可不見得會把你罩得滴水不露!」

賽東揚這句話,令許多看熱鬧的武者都聽不明白。

唐沖知道,烽火營中有好幾個派別,看來賽家和段家,便是其中比較龐大、而又互相敵對的派別。

「段家會怎樣罩我,我不知道。」

王勁搖搖頭,突然大聲道,「我只知道,你今天想找唐沖的麻煩,我就給你兩個字——休想!」


這一句話,聲若洪鐘,極其堅決,極有氣勢。

唐衝心中也為之一暖,王勁這個人,很值得自己傾心結納!

賽東揚目露凶光,他想一句話把王勁嚇退,看來這是不可能的。

「唐沖,賽強和賽騰,還有賽家整船的人,是不是你殺的?」

突然,賽東揚將目光投向了唐沖。

「賽強和賽騰,是我殺的!至於賽家其他人是怎麼死的,你問他們去吧!」唐沖冷冷說道。

「唐沖,你果然夠狂!你這是在找死——」

賽東揚一語既出,氣勢爆發,丹田中濃郁的玄氣迅速擴散,瞬間便將他整個身軀都籠罩了起來。

對面的王勁也是如此,在丹田中玄氣的籠罩之下,肉身輪廓顯得龐大無比。

之前,唐沖也向王勁了解了一下所謂的凝氣八境。

淬體境之後的凝氣八境,共有八重境界。

氣霧境、氣露境、氣雪境、氣雨境、氣泉境、氣溪境、氣河境、氣海境。

賽東揚剛剛踏入氣露境,比王勁的氣霧境強了一重。

賽狂和賽烈,都是氣霧境,實力和楊戰與劉鋒相當。

這三對三的局面,賽東揚一方略佔上風,但也不敢貿然與王勁動手。

「唐沖,如果賽強和賽騰是敗在你手下而死,那我們賽家也無話可說,技不如人!不過我聽說,你是用了什麼卑鄙伎倆,暗算了他倆!」

突然,賽狂如此說道。

「你的意思是?」唐沖冷聲問道。

知道對方是故意抹黑,也就懶得和他多費口舌解釋什麼。

「眼下,我把實力壓制在淬體境九重,你與我過上幾招。若你能勝我一招半式,那我便認了你的實力,賽強與賽騰之死,便是技不如人!」

賽狂說道。

「呵呵,這小子想黑你啊,不過是低級黑。」

這時候,龍祖那充滿不屑的聲音響了起來。

唐沖當然知道這賽狂的心思。

只要自己聽信了他的鬼話,與他交上手,他便會立刻以全力攻擊自己,就算把自己打殘甚至打死,也可以找個「失手誤傷」的借口。


「唐沖,你猶豫什麼?敢不敢與我走上幾招?如果不敢,那就說明你當時是暗算了賽強和賽騰!」

賽狂緊緊逼問道。

「唐沖,別信他的鬼話,他這是想坑你呢!」

「這是凝氣八境的玄修士,在挑戰淬體境的武者么?太可笑了!」

周圍許多武者的聲音響起,他們都是支持唐沖的。

「唐沖,我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你!我手指一彈,你不死也會重傷!你信不信?」


面前的賽狂,一臉狂傲地盯著唐沖,神色極其猖狂。

唐沖也盯著賽狂,盯著他那張天生的狂傲的臉,不由得拳頭緊握,咬牙切齒!

出道以來,唐沖還真沒有受過哪個敵人如此這般的蔑視!

賽狂高高揚著那稜角分明的臉,甚至一臉享受地閉上了眼睛,根本不怕唐沖隨時的暴起出手。

他對唐沖,是既有挑釁之意,又有侮辱之意!

「唐沖,辦他!」

突然,龍祖大喝一聲,「反正你已經作得夠大了,再辦了這個賽狂,也不怕作到哪去!辦他!」

賽狂這個無比猖狂的姿態,已經嚴重激怒了龍祖。

「我倒想辦他!不過,以我現在淬體境十重的實力,能斗得過他這個氣霧境的玄修士么?就算我能不死,萬一受了重傷,也會影響接下來犀角城的獸武大會!」

唐沖可不是無謀匹夫,心中想到了很多關聯。

「你想的倒是周全!不過你忘了么,血繭刀蛛是幹什麼吃的?那玩意兒在無人駕馭的情況下,都能夠困縛住楊戰,只要你好好駕馭它,還怕困不住他賽狂?」

龍祖說道。

「對!我怎麼忘了剛剛收服的血繭刀蛛了呢!」唐衝心中一喜。

「唐沖,有種你便與我一戰!沒種,你便從我褲襠底下鑽過去,我可以考慮放你一馬!」

賽狂冷笑著說道。

「太過份了!」


花聽雨怒容滿面,伸出纖纖玉指,指著賽狂斥道,「賽狂,你不用在這裡耀武揚威!等我進入烽火營后,第一個要挑戰的就是你!」

「聽雨,息怒。」

唐沖輕輕拍了拍她的肩頭,隨即大聲喝道,「賽狂,接招!」 聽到唐沖竟表示接戰,無數人都大吃一驚。

「唐沖,不要衝動!」

王勁立刻阻止,向賽狂說道,「你一個氣霧境的修士,居然逼著淬體境的武者過招,你賽狂還要不要臉?」

「臉?多少錢一斤?」

賽狂露出一個兇殘的笑容,只要逼得唐沖應戰,那就算達到了目的。

「王魚衛,不必為我擔心!」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