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眼前好看得不像話的臉,樂小米好似有千言萬語都在喉嚨處像是被卡住,愣愣地說不出一個字。

「恩?」看著呆萌的人兒,他伸手磨蹭著她臉頰,臉上璀璨笑容越發的清貴無雙,那原就俊美無比的臉上猶如盛開怒放的曇花,美艷不可方物。

「樂小米!別再被他迷惑了,他會是個吃人的妖孽啊!」夏可欣見軒轅昊盯著樂小米的神情不懷好意,大有魅惑勾·引的趨勢,慌忙出聲驚醒夢中人。

樂小米瞬間清醒,面紅耳赤,隨之懊惱警惕地猛將快親著她的人用力推開,羞惱地起身去坐在另一邊,幽瞪著誘她的人。

這丫的怎麼回事,這裡可是他未婚妻的房間里,雖然司徒凝香沒在這裡,他在這個司徒凝香住了八年的地方,如此魅誘她,真的好嗎?

陰謀沒得逞,軒轅昊很是失落,看著氣鼓鼓幽看著他的人,軒轅昊恨不得立即將夏可欣這個壞他好事的人給剔除出她身體,或者魂魄驅散。

還是二人世界好啊,這三人世界,總是輕易就破壞了氣氛。

他本想趁這鬼丫頭緊張忐忑時,偷親一口呢!

被她控訴地盯著,軒轅昊故作淡定地又揮了揮手裡的紙,「認清自己模樣了吧?」

瞥了眼紙上的模樣,樂小米蹙蹙鼻,「那又如何,我爹媽給我的啊,丑是丑了點,但是有比我現在沒有好啊。不對,我現在也有的,嘿嘿嘿……」

夏可欣潑冷水:「你得意什麼,那是我的!」

「你的你用啊,你動動手試試!」樂小米無比得意地靈活動著手臂,顯擺自己有身體。

軒轅昊看她小人得志的樣子,不再一臉的緊張和戒備,笑了笑,小心地把紙折好,又貼身放好。

樂小米看他這個動作,心暖暖開口:「昊昊啊……其實你不用留著那張紙的!」那不是我的長相啊,雖然長得也不美,但是比那紙上的好十倍啊。

「留著辟邪,這種地方邪氣中,帶著當護身符。」

軒轅昊淡淡地說完,就瞪著她變臉了。當真,樂小米瞬間鼓臉,炸毛了,「你才辟邪呢,你才長得辟邪呢,人家我可美著呢!」

「嗯,是很『美』,你『美』得與眾不同!」軒轅昊認同地點頭。

「你就挖苦我吧,反正我覺得我長得很美!」樂小米頭自傲地扭去一邊,哼哼兩聲。

軒轅昊清淺而笑,沒再繼續打擊她,其實她著心態挺好的,要不然自怨自艾,他還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呢。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他優雅地吃著手裡的餅,餘光見她手裡的餅突然掉落,軒轅昊眼疾手快地去接住,抬眼看去,就見她一臉驚恐地盯著牆角的方向。

軒轅昊忙看向她瞳孔劇增死盯著的地方,並沒有任何異常,「小米,怎麼了?」

樂小米臉色煞白地指了指牆角位置,有些說不出話來,「她。……她……在…在在的……」、

這個石室她之前都有透視過,起先根本就沒看到,剛才一回頭去,居然突然出現了。

「什麼她在的?」軒轅昊看她被嚇得不輕,忙伸手將拉在懷裡抱著,戒備地盯著她指的方向,可他沒看出異常。

「一個……女女女的,白……白白衣服……冰棺里!」樂小米驚恐得舌頭都打結。

「嗯?司徒凝香?沒有啊。」軒轅昊用透視也沒看到。

「地上啊!」樂小米緊緊抱著他手臂,聲音都有哭腔了。

軒轅昊抱緊她,透視地上,透視到極限,也沒有看到,不解地看著她快哭了的樣子,「沒有!」

樂小米因為內心的害怕,顫音驚呼:「怎麼可能?你用透視啊,地下三尺的樣子,洛華生沒有把人搬走,而是藏在地下的。」

軒轅昊見她情緒不好,拍拍她背安撫她驚恐的情緒,再次用透視看,依舊透視了很遠,也沒有找到她說的人。

「小米,我用透視看了,依舊沒有看到,你確定?」軒轅昊垂頭看懷裡的人,看她被嚇得臉色蒼白的樣子,她的話一點也不假,但他為何沒有看到?

樂小米一聽更害怕了,雙手緊緊地抱著他腰:「她…她她手交疊放在腹部,手裡還拿著一朵好像是雪蓮的花,臉跟老妖婆有五六分像,白色衣服上綉著金色的花紋,枕頭也是白色的……

為什麼你看不到,我看得到?我之前也沒看到的,就剛才回頭去,就看到她突然出現了。」

軒轅昊劍眉緊蹙,雖然不記得司徒凝香長什麼樣了,穿的衣服倒是有點印象,是白色的,手裡拿的冰魄雪蓮是施過法術,是國師說能驅除邪氣。

聽她描述,是司徒凝香不假,但是為何他看不到?

見他沉默,樂小米雙手緊緊地拽著他,仰著蒼白的臉盯著他,緊張問,「昊昊,你怎麼了,為何你看不到我能看到啊?我起先也沒看到,剛才一下子就看到了。」

見她真是嚇得不輕,身體都控制不住顫抖,軒轅昊擁緊她,給她安慰:「別怕,你看到的應該就是司徒凝香。而我看不到,應該是洛華生害怕我找到,做了什麼針對我的,讓我不會察覺到她的存在的障眼法。

上次我來過,也沒看到,才說他們把人轉移了。你剛才進來看不到,或許是受了障眼法的影響。因為你是特殊魂魄,等適應了這裡,就沒能限制你的能力了。」

「那怎麼辦?」

樂小米臉色十分不好看,軒轅昊說人被搬走了,所以根本就沒想到過會在這裡見到人。

剛才還與他打情罵俏的,一個扭頭,就突然看到牆角躺了人,即便她再膽大,也被驚嚇住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你能不能看看四周有沒有什麼開關?」軒轅昊盯著牆角位置,他真的看不到。

樂小米緊緊地拽著他衣服,查看四周,了解地下開關布局,指了指另一邊牆角,「那裡粉色紗絲下,有塊冰壁可以拿開,裡面有個洞。再將裡面的鐵鏈用力拉,鐵鏈末端鎖捆了個很大的石頭,將石頭拉掉下一個洞,會壓住彈起冰棺上大石板的開關。」

「來,別怕!別忘記你才是真正的鬼,她最多就是個活死人,還沒你可怕,你不用怕她。」軒轅昊邊安慰她,擁著人朝她說的牆壁走去。

樂小米也不想害怕,但如果沒想過這個人會在這裡,卻突然看到了,心口那一陣顫抖,不是說她不害怕就不害怕的。

軒轅昊按照他說的,雙手用力拉鐵鏈,就聽到了石頭滾動的聲音,隨後便是咚的一聲后,就看到牆角處,突然有石板升起,最終立起。

看著石板彈起,就像是打開棺材蓋,驚得樂小米全身毛根都豎立著,嚇得緊緊地抱著軒轅昊的腰,大氣不敢出。

夏可欣透視不了,但是看到地上的石板突然立起來,她也很緊張。

機關沒多嚇人,但石板下還躺著個死人,石板突然立起來,總有種詐屍的感覺,嚇得人心臟都忘記跳了。

「別怕,沒事的!」軒轅昊擁著她朝司徒凝香的位置靠近,如今石板打開,他也能看到裡面的人了。

樂小米緊張得大氣不敢出,渾身僵硬地任由軒轅昊帶著走。

之前聽聞司徒凝香是天下美人,即便死了,怎樣都與恐怖沾不上邊,可被剛才這突然一嚇,她真覺得司徒凝香好恐怖,被嚇得心口出現窒息感。


兩人站在側方,看著地上躺在冰棺里的人,就像是睡著了一樣,臉色微微泛點白外,一點也不像是死人。

長得真是絕美!

素雅潔凈的瓜子臉,五官精緻得無可挑剔,端莊略帶稚氣,神清骨秀,端麗無雙,驚世絕艷,清麗絕俗……是位名副其實的絕世美女。

冰棺里熟睡的美人兒,女人看了都不由地痴迷,可想她活著時,敏麗動人的身姿是有多讓男人著迷,再為之傾情。

樂小米本害怕的心,看到熟睡的人的美艷,也稍微平靜了些。只是一想到她將要附身在這個身體上,就莫名地有些抗拒。

「如今怎麼辦?」樂小米側頭問,莫名地惶恐不安。

「我想把她移去另一個山洞,上次我來沒看到,四處尋找,在一百里左右的地方也有個這樣類似的山洞密室。那個密室的開關更為複雜,把人安置在那裡,比較安全。」

「我先送你下山,你在村戶里等我,我晚上一定會回去陪你,你別害怕。」

軒轅昊擁緊她,沒想到這次帶她來,還幫了他如此大忙,要不然他這次會白跑一趟。

「好,這裡是什麼地方啊?為何會有這些機關石室?」樂小米實在不解,這裡是雪山,這裡的山洞石板機關又是人為的,卻又沒什麼人的痕迹,太奇怪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這裡被發現已經是好幾十年了,是洛華生的師祖來雪山上找冰魄雪蓮無意中發現的,後來梅鶴老人帶洛華生來雪山,住的就是這個地方。

聽洛華生說,梅鶴老人的師父發現這裡時,裡面有好多具屍骨,大人孩子都有,梅鶴老人的師父就將他們入土了。

我也是八年前跟著洛華生安置司徒凝香在這裡,才知道,用意眼也發現了附近有類似的洞,但都有幾處活動過的痕迹,裡面沒有屍骨。

而我上次來發現一百里的地方那個洞,沒有人跡,裡面有幾具屍骸,我也將他們埋了。

從屍骸來看,應該死了不下百年,具體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死在這裡,我不知道。」

軒轅昊擁著她走去開關處,雙手用力地將石頭拉起來,這個石頭很沉,還需內力深厚才能拉動關閉石板。

石頭拉起后,地下的開關彈起,石塊又緩緩地放下,那個石頭也歸位,外面的機關石頭也放回去,與平常無疑。

盯著地下的人,樂小米心口一陣陣緊縮,軒轅昊擁著她朝外面走去,將機關啟動關門。一直到洞外,樂小米才大大地喘氣,感覺呼吸順暢點了。

「還好嗎?」

軒轅昊擁緊她,她在洞里的樣子,是真被嚇得不輕,臉色都煞白了,身體顫抖不已。

樂小米搖了搖頭,「現在沒什麼事了,你說她沒在那兒,而我突然看到,被驚嚇住了。」

「來,喝點熱水!」軒轅昊將水壺放去她唇邊。

樂小米忙抱著喝幾口,細看的話,會發現她的手都有些輕微的顫抖。

等她喝了,軒轅昊也喝了幾口。

「當時你說你看不到,可把我嚇慘了。」樂小米拍著胸口順氣道。

「春城時,洛華生為了奪走雙生魂,對鬼老頭動殺念,我威脅他如果敢殺鬼老頭,我必毀司徒凝香身體。他就是匆匆回來找人布置了這個地下機關,又讓國師做了些什麼法陣,能避開我的感知的陣法。

之前我也是透視過山洞,沒找到后,第一反應是把人移走了,所以就去搜周圍的山洞,沒想到是設置了障眼法。」

軒轅昊將她抱在懷裡往山下飛去,用了半個時辰,就到了山腳下,又去了那戶人家。

這家人有一個老爺爺,一兒一女,女兒已經嫁人了,兒子也娶了媳婦,生了個孩子,一家人過得簡單幸福。

老爺爺在院子里坐著,看到兩人回來,便揚起點溫和笑意,「咋就回來了?」


「爺爺,還得嘮叨你們了。山上太冷,夫君他帶著我不方便,只有回來讓我在您這裡等他回來,又得打擾您了。」

軒轅昊將人放地上,樂小米就歉意地朝老人笑笑,昨天來說是夫妻,家裡有人得了病,需要找到一朵冰魄雪蓮去做藥引。

昨天老人就勸軒轅昊別帶著她上去,要不然啊,走不遠,冰魄雪蓮沒找到,人就會被凍病著。

「沒事沒事,快進屋去暖和身體,正在做午飯,正好就可以加上你們的。」老爺爺站起身熱情招呼著人進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老人的兒子叫汪飛雄,二十四五的樣子,妻子叫木琴,也是二十歲左右,他們的兒子三歲了,叫汪天山,長得虎頭虎腦的孩子,很是可愛。

木琴朝兩人笑笑,便轉身去用碗舀了兩碗熱水來遞給他們,「快喝喝暖身!」

「謝謝木琴姐!」樂小米接過碗感激道。


「謝謝!」軒轅昊也微微頷首。

貌似這家人都有些怕懼軒轅昊,特別是木琴,都不敢看她,而汪飛雄也是。

軒轅昊面部表情已經比樂小米見到他的第一次時好多了。但他身上的氣場太強大,知道他功績的,就是敬畏,不知道的就是畏懼。

脫下帽子,手套,樂小米手捧著熱熱的碗喝著,喝完后便是幫忙做飯,總不能白吃白喝。

吃了午飯,軒轅昊便離開去山上,樂小米看不到他身影后,才折回去幫助木琴做些事。

木琴洗著碗笑問:「妹子,你男人是做啥的,性子有點冷,我都不敢看他。」

「他是當兵的,性子就這樣,木琴姐,別介意啊。他其實心底挺好的,要不然我也不敢嫁給他。第一次見他,也被他冷冷的性子給嚇到了,跟他說話都很緊張。」樂小米簡單解釋。

「性子冷沒事,只要他對你好就成。」木琴笑了一下。

「恩,他對我挺好的。」樂小米朝木琴羞赧一笑。

沒事做了,樂小米就坐在門檻上盯著遠處的雪山,感覺這裡離天空很近,藍藍的天白白的雲,看著讓人心情舒暢,心胸開闊。

「爺爺,你們是一直都住在這裡的嗎?」樂小米看向旁邊坐在板凳上編東西的老人。

「是啊,住了好幾代人了!」老爺爺感嘆。

樂小米支著腦袋盯著遠處的雪山笑道:「這裡挺好的,每天一出門就可以看到遠處的雪山。」

老爺爺笑笑:「那是你才來,覺得新鮮,讓你住十天半月的,天天看都那樣,就沒覺得有啥了。」

樂小米贊同,回頭問:「爺爺,我們來之前,一個郎中朋友說,他的師祖進雪山採藥時,發現一個山洞,裡面有機關。

開了機關進去,裡面居然有很多白骨,說是至少死了一百年了,爺爺可聽說過是咋回事嗎?」

老人微楞,隨後回憶著說:「這事我也是聽父輩們說的,說是幾百年前,這大山上住了很多雪人。有一天,一個雪人下山去,跟人有了衝突,打死了人。

死的人家裡有權有錢,便帶著很多人追到這座山,對山裡的人圍攻,把那些雪人打死了,還把他們的東西都搶光了。

當時啊,天神大怒,山上的雪就跨下來,鋪天蓋地把那些人活埋了。而那些雪人住的洞穴也都被雪掩藏了,如今時不時會被人發現一兩個。」

「雪人?可郎中的師父說是人啊?」

「爺爺,雪人長什麼樣呢?「樂小米好奇問。

那個天神大怒,一定是那些人搬東西時動靜太大,引發的雪崩。

「呵呵呵……哪有啥雪人啊?父輩都是這樣騙小孩兒的。」老人見她信了,就愉悅地呵笑。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樂小米發窘,原來是跟有狼外婆一樣騙小孩兒的啊?

虧她這個大小孩兒還被騙了!

「那些人啊,應該是逃難逃到這雪山裡,然後見雪山有洞,就住進去,又修了那些機關。不過,其他都是真的。」老人解釋道。

「那一直就沒人上山去看過嗎?」

老人盯著遠處的雪山,眼裡滿是對神靈的敬畏:「看到天神發怒,附近的村鎮人都不敢踏進那雪山了,也就最近百年,才有人上山採藥。碰見山洞,有好心的就讓山洞裡的屍骸入土,沒有碰見的,依舊在山洞裡。」

樂小米想說那不是什麼天神發怒,是人造成的,但看到老人的敬畏神情,她便沒說什麼。

有些信仰即便是迷信,也不一定全是壞的。而且,根深蒂固的信仰,也不是她幾句話就能打破的。

「爺爺沒去過雪山嗎?」樂小米看著老人的神情猜測。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