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運起天勢勁護著雙瞳,但一枚枚小太陽羅列著,他仍感到眼前一片頭暈目眩,太可怕了,這得有多少武院高層蹲在次呀。

麗山武院中,職位的評定很有講究,一般情況下,都是按照資歷和修為來劃分。

因為,修為越高,說明你的理論水平和感悟也越多,在麗山武院的職位,就分有四個級別。


半步鍊氣士,可聘為武院執事,負責院內日常管理事務,以及協助導師完成教學任務。

一重到五重鍊氣士,可升為導師或者教官,主要負責對學員進行教導和訓練。

而鍊氣六重乃至半步煉魂師,則擁有長老之位,成為武院真正的高層,至於煉魂境強者,便是太上長老了。

不過這般老怪物,而在麗山武院也不過五指之數,麗山城三大家族更僅有兩到三尊。

他他仗著有天勢訣護體,將感應力觸碰一枚耀眼光團,結果悲劇了。

光芒閃耀,陸羽嘴角忍不住裂開,雙眼刺痛得要留下眼淚,面色蒼白無比,暗罵道:「靠,太厲害了,真是好奇害死貓,再玩就要死人啦!」

識海與眼球中一片灼燒,就像熒惑火劫降臨,他連忙切斷感應,可不想被某位缺乏耐心老怪物誤認為是入侵者,蹦躂出來,成為其掌下冤魂。

憑藉那剎間探測,他預估至少有三名太上長老,八位長老在藏經閣附近潛修。

陸羽心有餘悸,快速穿越閣前廣場,步入藏經閣大廳中,嘴裡還念念有詞道:「真是奢侈呀,這號稱武院重地的藏經閣,果然名不虛傳,幾乎全扎堆這附近了!」

「咦,剛才有人偵測藏經閣,是哪個小傢伙?」

藏經閣不遠處的一座閣樓中,一位鬚髮皆白,肌膚卻嫩若嬰兒的老者,緩緩的睜開了火球般的瞳眸,磅礴的靈魂力肆無忌憚的橫掃閣前廣場。

嗡~~

幾位行走在廣場的導師級人物,頓時僵住了,他們驚駭的望向藏經閣四周,不知是哪位太上長老發飆了。

很快,這如潮的靈魂力消退了,這名太上長老沒有找到「肇事者」,他忽略了匆忙入閣的陸羽。

因為按照修行常識,外放感應力,至少需要鍊氣境的修士,方才能辦到,顯然,陸羽的本事超越了一般的修行常識!

藏經閣,一樓大廳,長寬不下十丈,所有的器具均由老木構建而成,雕龍畫鳳,古樸蒼茫的氣息撲面而來。

其內主要分為兩大部分,一樓的藏書室和二至四樓的藏經室。

藏書層雖然樓層少,但放置的各類圖書經典,上至天文地理、下至詩詞歌賦,應有盡有,藏經層專門收藏修行所需的功法,三層加起來,也就千來部。


顯然,絕大多數弟子對藏經層更感興趣,不過初級學員,就別奢望啦。

陸羽很自覺的排著隊伍,諮詢台後,一名年約三十,面色嚴肅的武院執事,不厭其煩的給即將入室的學員宣講藏經閣規矩。

「進入藏書室挑選書籍,不得將書籍帶離,不得私自抄錄,不得損壞頁角,如若違反其中一條,將按照武院規定,從重處罰······」聽著執事滔滔不絕,陸羽有些冒汗,這傢伙還真是盡責呀,要不要每個人都講一遍嘛!

當他聽得頭昏腦漲之時,終於是輪到了。

他拍了拍有些獃滯的面容,微笑的看想有些口乾舌燥的執事,說道:「劉執事,我想進入鍛造圖書室閱覽,請批准!」

咦,原本想稍微喝口茶水潤喉的劉執事,眼角一跳,他雖然大部分時間都蹲在這裡,但陸羽造成的轟動,他還是有所耳聞。


這重新崛起的小傢伙,不出意外,將來必可成為叱吒麗山城的主宰之一!

因此,即便他的修為和地位都遠高於陸羽,嚴肅的面容仍是寄出一絲笑容,語氣平和道:「是小羽呀,鍛造書籍盡藏於右過道第五間,這是開啟手牌。」

「謝謝劉執事!」陸羽取過其遞來的令牌,朝劉執事拱了拱手。

「對了,還有一個時辰便閉室,抓緊時間吧。」劉執事很滿意陸羽的謙遜,面帶微笑的目送陸羽消失在右側過道中。

第五藏書室上沿,刻畫著「工程鍛器書室」六個金字蒼勁有力,陸羽將手牌印在門側的菱形凹痕上,轟隆一聲,厚實的大門打開了。

書室雖然布置很簡單,十分寬敞,卻容納了近百個書架,宛如一個巨大的棋盤,均整整齊齊的排列著。

每個書架寬抑丈高九尺,擺放著上百本典籍,粗略一算,將是多麼恐怖的數字。

這個書室雖然名為「鍛造」,卻並非僅有鍛造學書籍,還包含了工程建造、機關設計等諸多的領域。

「我的神呀,這該怎麼選呀!」書海中,陸羽已經眼花繚亂,別說學了,就算一排一排的隨意瀏覽,都夠嗆!

「想不到一個分支便這般龐雜,難怪師父說勿要貪得無厭,入門容易,精修難呀!」他發出陣陣感慨,穿梭在茫茫的書海中,尋找鍛造術基礎相關的書籍。

很快,他便鎖定了一座書架,抽出了一部名為《煉器要訣》的書籍,主要是闡述鍛造器物的基礎流程。

「煉器材料的選取煉精,火候的掌控,初步鍛造與定型,紋路的融合,最後的開鋒,嘖嘖嘖······」陸羽看得連連點頭,煉器之法果然博大精深,越是高級的器物,所需要的工序越繁雜。

他明白單靠思維解析,短時間內很難悟透要領,果斷開啟了天勢訣。

呼,赤紅的雙瞳有星辰沉浮,陸羽強行領悟書中要點,書頁「嘩嘩嘩」的翻滾起來······

而後的兩個時辰,陸羽不僅悟完《煉器要訣》,更翻閱了兩部關於鑄劍書籍,初步掌握了具體兵器的鍛造之法。

他想好了,等七百兩黃金到手,便向美女師父請兩天假,到武院坊市中的兵器店鍛造兩口劍練練手。

噹噹當~~~

此時,藏經閣內響起了清脆的金銘聲,上午閉閣的時間到了。

「哎,時間怎麼過的這麼快!」

陸羽戀戀不捨的放下手中的書,頓感有些頭暈目眩,不禁拍了拍腦袋苦笑道:「哎,離火煉體需要勁力做燃料,天勢感悟需要精力來助推,這兩種超級狀態,還真是難以維持太久呀!」

這些日子,他也想過怎樣解決這時長弊端,希望坊市能給他意外驚喜吧。

「七百兩黃金,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他輕鬆的朝室外走去,劉執事很友好的與他道別······

接下來兩天,陸羽過得很有規律和充實,白天安心晨練上課,中午到藏書室鞏固鍛造法,傍晚到應秀萱處接受小灶。

不過美女師父沒有告知他鐵劍門的的事,暗自吩咐應閥料理,僅是讓他好好修行。

第三天終於到了,陳方與羅原果然沒敢耍賴,乖乖的交上了七百兩賭金,當這些金光閃閃的票子離手一刻,他們的心滴血不斷。

這些錢大多都是兩人東拼西湊借來的,可以想象,接下來的日子都要在還債中渡過了。

如今他們唯一能期望的,便是鐵劍門順利擊垮陸家,然後讓陸羽如數的將錢吐出來!

「別得意,就怕你有錢拿,沒命花!」望著陸羽滿意離去的瀟洒背影,陳方惡毒的低吼道。

。 「金票在手,天下我有!」

大道上,陸羽掂量著從陳方兩人手中「劫來」的大把金票,心中豪氣大發,連走路都輕飄飄,像極了暴發戶。

金票,天元大陸通用的貨幣之一,由信譽極佳的大錢莊或商會發行,面額從十兩到萬兩不等,這點倒與華夏國古代很像。

沒辦法,七百兩核算起來就是七十斤,誰沒事整天揣著這麼重金子到處溜達!

這沓金票繪著順通商會的印記,為越國三大商會之一順通出品,其背後罩的,更是越國五大閥之一的申閥。

「按照這裡的購買力計算,一兩金子摺合起來估摸五千RMB,那麼七百兩就是三百五十萬RMB,媽呀,發達啦!」

一路上,這傢伙心裡啪啪的打著算盤,嘴角口水直冒,這第一桶金可比前世來的容易多了。

當初為了融一輪資,一大群人求爺爺告奶奶的,想想都不堪回首。

「果然搶,才是最快捷的來錢方法,不過像我這種良好市民,只會用文明的方法去搶!」

陸羽無比得瑟,回到宿捨去邀出李通和白子娜,一同殺向武院坊市······

麗山武院有個坊市不奇怪,這座校園遠離麗山城,開闢於茫茫山域之中,平時學員們購買物品並不方便。

武院高層下令修建一座坊市,允許信譽好的商戶進駐,解決學員們的生活與修行所需。

這幾十商戶也「不負眾望」,多為麗山城大商鋪的分戶,從衣食住行到藥劑兵器無一缺少,分列在寬闊的坊市大道兩側。

盛夏已過,開始秋高氣爽,三人排成一排,一家店鋪一家店鋪橫掃而過。

經過前幾日的風暴,逛街的學員們早已明白,這主已不是過去那任人諷刺的陸大廢了,他重新崛起,已然註定!

「陸少!」

「陸少,好!」

眾人紛紛朝他友好的打著招呼,陸羽心中雖然有些厭惡,但表面功夫還是做得很好,頻頻點頭回禮。

而店面中的掌柜都紛紛打折,在他們眼中,只要陸羽能順利的修行下去,將來成為麗山城的主宰之一,也是很有可能的!

陸羽也沒有讓他們失望,頻頻出手,僅僅一刻鐘時間,上百兩黃金,便落入那些微笑似奸的掌柜荷包里。

「不愧是陸大少,這花錢速度,如流水呀!」看著陸羽手中的金票,嘩啦啦的流出去,李白兩人的眼睛都直了。

很快,三人走出了藥劑店,李通和白子娜手中塞滿了大包小包,都是淬體增勁的藥劑。

初級學員最注重肉身淬鍊,若每日鍛煉之餘能加上一場葯浴,修行效果必可翻倍。

連一向文靜的白子娜都興奮得滿臉通紅,他們雖然出自世家,但身份並不顯赫,這些動扎就二兩黃金的中級藥劑,足以耗掉他們近半個月的伙食費。

他兩都位列煉體境三層圓滿,這幾十副藥劑在手,有把握突破到煉體四層——煉骨期!

「兄弟,謝啦!」李通大手一揮,開心的拍著陸羽的肩膀。

「呵呵,沒事,我們誰跟誰呀!」陸羽臉上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為他們兩人花出這些錢,一點都不心疼。

因為錢沒了可以再賺,但友情卻是無價的,開源節流,後邊的兩個字陸羽根本不去考慮,窮文富武,修行就需要花大把錢。

之前的豪賭戰可遇不可求,他不會奢望每天都有這般蠢蛋來送錢,他不過想到了一個好的開源方法,那就是鍛造兵器。

這玩意兒是武者不可繞開的環節,而好的兵器,價值動紮成百上千兩黃金。

當然,陸羽並不奢望一開始,就擁有打造這般寶器的實力,不過羅奇心晶在手,那也是遲早的事。


一路下來,陸羽給他倆買了很多東西,但自己仍兩手空空,白子娜不禁費解道:「小羽,你怎麼都不買,現在可是長修為的時候,對自己可不能太吝嗇呢?」

「不用管我,我的訓練方法有些特殊,暫時不需要藥劑淬鍊。」他不是在說笑,擁有離火虛焰淬體,比什麼藥劑都要純凈與有效。

他現在急需的,是延長和增強體內勁力的寶物,而這最好的寶物,自然就是靈石了!

靈石,天生地養,深藏於地下,由天地靈氣經過千萬年沉澱孕育而成,其中蘊含著極為豐富的靈力,可供應修者修行以及恢復所用。

當然,除了這些,靈石在煉丹、煉器和布陣等各個方面,也有極大的用處。

因此,世上流傳著一句話,如果你掌握了一座靈石礦脈,那麼你就擁有了一切!

陸羽沒有再亂晃了,徑直撲向坊市中央區域的靈石店。

「哦,我說小羽你怎麼不買藥劑,原來是打靈石的注意!」

李通露出恍然的神色,卻接著說道:「不過小羽你買是否有些早了,我們修為太低,要吸收其中的靈力,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呵呵~~」

陸羽笑而不語,白子娜卻翻了翻可愛的白眼,嗔道:「你笨呀,不是有吸靈器嗎?」

這種神奇的寶器,可將靈力導出並吸納入體,不過就是價格也略顯昂貴。

「還不是因為那玩意兒也挺貴的嘛!」李通尷尬的撓了撓頭笑道。

靈石店並不大,也就三四十平米,不過裝飾卻比其他店鋪華麗不少,寬大的櫃檯中稀稀拉拉的擺放著二十來枚靈石,與富麗的店面,有些不符。

「喲,是陸少來了,快請進!」有些犯瞌睡的牢掌柜,頓時來了精神,他親自出門迎接,一張老臉都笑成了菊花。

沒辦法,誰讓陸羽現在是麗山武院大紅人呢!

先是連挑兩大少年精英,宣告天賦回歸,接著應秀萱為師父,當時這位大美女發飆胖揍流雲宗高徒。

他當時可是在場呀,到現在武院也沒有什麼說法,可見這應導師的能量有多大,他一個小小的靈石店掌柜,敢不小心服侍嗎!

「掌柜,我想買靈石,拿最好的給我看看。」陸羽也不廢話,進店后直接看門見山道。

「陸少,我們靈石店,是麗山城最大的靈石供應商瑰寶閣的分店,每一枚靈石都品質上乘,是精品中的精品!」掌柜說辭一套一套的,不過到底,還是沒能拿出中品以上的靈石。

孕育時間以及產地條件的不同,靈石品級有很大的區別,一般都分為上中下三品,而每品間的靈力蘊含率達數倍差額,價格上的差距更在十倍以上!

煉體武者無論怎麼用,下品靈石都是夠了,而鍊氣境導師的渠道很廣,自不會在這種小店中購買,所以店中沒有常備中品級別的靈石。

「恩,我明白了。」


陸羽沒有多說話,他出自大世家,所見的靈石不在少數,細心的觀察掌柜拿出來的下品靈石,發現品質都還不錯。

有些無聊的李通隨意的瞄了一眼價格,手上捧得大包小包,差點哆嗦了一地,大聲叫道:「媽呀,一百兩一枚,這麼貴,搶錢嗎!」

「呵呵這位學員,小店價格最為公道,童叟無欺,否則武院且能讓我們進駐坊市?」老掌柜微笑中不禁帶著一絲鄙視,又開始了新一番狂轟濫炸······

坊市大道上,一群武院初級班少年,眾星拱月般的圍著一位靚麗少女前行。

她年約十四,與陸羽等人年紀相仿,已生得花容月貌,略顯稚嫩的俏臉上,淺蘊著千嬌百媚之質,將來必是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極品美女。

她如初放的牡丹,招引這身邊這群狂蜂浪蝶,晶瑩的俏臉上矜持的微笑,卻暗含著一絲不可見的不屑與嘲諷。

。 坊市裡,一群少年精英若群星拱月般,伴著一位靚麗的美少女走在大道上。

她年約十四,已生得花容月貌,俏臉上淺蘊著千嬌百媚之質,將來必是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極品美女。

望著這身邊這群狂蜂浪蝶,她晶瑩的俏臉上矜持的微笑,暗含著一絲不屑與嘲諷。

「秋小姐,前方便是極富盛名的龍鳳閣在武院中的分號,其內常出難得一見的珍品,我們可以去觀玩一番。」

出言的少年彬彬有禮,氣質不凡,正是初級班第一強者莫雲,那強者的自信,淡淡的笑容,讓陪同在旁的他們少年,失色不少。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