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衛決定以死謝罪。

秦少宇看的心煩,手一揮將所有人都趕了出去。

「地上不幹凈,傷口要仔細處理。」葉瑾道,「忍著點。」

「嗯。」沈千凌覺得自己真是非常倒霉。

「走路不看道的毛病什麼時候才能改。」秦少宇伸手捏捏他的臉蛋,半是心疼半是無奈。

怎麼一刻鐘不在身邊都要出事。

待到傷口處理完,沈千凌兩隻手都被包成了粽子,左腳也有些扭傷,躺在床上很是怨念。

「下次再這樣不注意,小心我打你屁股。」秦少宇低頭親親他,「記沒記住?」

「我方才是有事要找你說。」沈千凌辯解。

「我都聽到了。」秦少宇好笑,「無非就是錦里客棧里找出了銀子,你們在院內那麼大聲音在說,我如何會不知道。」

沈千凌語調幽幽,「所以我摔得一點價值都沒有?」

「客棧的事情交給千楓他們去處理。」秦少宇握住他的手腕,「我們哪裡都不去。」

「這幅樣子,就算我想去也去不了。」沈千凌伸直雙手,覺得自己簡直就是木乃伊。

既然受了傷,那當然就不能再繼續跑步,也不能再繼續節食,所以減肥計劃只好暫時擱淺。

「張嘴。」秦少宇盛了一塊紅燒肉喂到他嘴邊。

「不。」沈小受很有原則,「要吃菜。」

「吃什麼菜,張嘴!」秦少宇皺眉。

「你要尊重傷患選擇。」沈千凌試圖爭取權益。

然後他就被強行塞了一塊肉。

沈千凌:……

「我喜歡就好,管其他人做什麼。」秦少宇喂他喝湯。

「越來越胖了怎麼辦。」沈千凌嚴肅提醒他,「世界充滿旁人異樣的眼光。」

「誰敢異樣你,我就幫你揍誰。」秦少宇又餵給他一筷子雞肉,「揍到對方不敢再異樣為止。」

沈千凌覺得自己和他沒有辦法溝通。

完全就是一個野蠻人。

而與此同時,風雪城的百姓也十分揪心,因為據說沈公子摔傷了!雖然由於天氣的原因,這裡的百姓不像江南一般,喜歡在茶餘飯後出門閑話家常,但該有的八卦還是必須有!這晌大家看到暗衛垂頭喪氣出現在大街上,都覺得很是奇怪,於是紛紛湧上去問原因——要知道在平常他們可是很活蹦亂跳的,臉上時時喜氣洋洋,簡直就像天天在過年。

「公子不小心摔了一跤,手受傷了。」暗衛還沉浸在失職的自責中無法自拔。

百姓紛紛倒吸冷氣,沈公子受傷了啊,可了不得!

八卦的傳播能力是無窮的,不消片刻工夫,幾乎全城百姓都知道沈千凌受了傷,並且已經由最原始的「沈公子摔倒手受傷」初級版,變成了「沈公子摔倒受了傷」進化版,再變成「沈公子摔倒之後重傷昏迷」高級版,再再變成「沈公子為了讓天氣放晴,不惜上天去找雪龍王,結果不慎掉下雲端,法力大損,至今昏迷不醒」的豪華版,待到沈千楓清點完錦里客棧所藏的銀兩,帶著人往回走時,百姓正聚集在街頭,雙手揣在袖子里滿臉憂心,互相分享著「沈公子心繫風雪城,沖九天大戰雪龍王」這種壯烈故事,甚至還在商討要不要給他蓋一座廟。

「給我?」沈小受被這個消息驚呆了,蒼天可表,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也會擁有一座廟!


這簡直太玄幻了好嗎。

秦少宇在一邊很沒同情心的笑出聲。

「說正事。」沈千楓雖然也很想笑,但是畢竟還是要比他弟夫稍微靠譜一點,於是道,「客棧里少說也有上千兩黃金,還有七八罐銀子,零零散散藏在不少地方,有些看上去已經有些年份。」

「有些年份?」秦少宇喂沈千凌喝水,「能不能看出來多少年?」

「至少也是五十年前,看封口的火蠟樣式就知道。」沈千楓道,「其中有一小箱金子被老鼠啃開,裡面的金子樣式與當日暗衛在後廚柴堆撿到的一模一樣。」

「所以那錠金子其實不是誰落下的,而是被老鼠啃出來的。」秦少宇道,「也怪我們當時粗心,否則說不定還能早些發現秘密。」

「現在也不算晚。」沈千楓道,「回來之時恰好遇到了東北歡喜門的左掌門,便打發他派了幾個弟子,前去京城替吳老闆請木匠師傅。」

秦少宇笑道,「這樣也好,不用白不用。」

「除了幫吳老闆修葺客棧外,其餘銀子我會派人送去王城給皇上。」沈千楓道,「有些金錠上頭還有前朝印記,應當是亂黨之物。」

「那天聽吳老闆說,錦里客棧已有百年歷史,原本是另一戶家族相傳,不過上一代不務正業,所以才賣給了他。」秦少宇道,「如此看來,應當是當年周王北逃時經過此處,於是便埋了一部分財寶在此處,想著以後有機會再來取。」

「可惜他被楚王斬首與極北雪原,自然也就沒機會再回來取,這筆財富也就成了秘密。」沈千楓順著他往下猜測,「而周珏顯然也是這兩年才得到消息,否則在當初的客棧老闆想要出手之時,他便應當找人去買下來,不會讓吳老闆捷足先登。」

「而周珏也一定不知道財寶的具體方位,又不能明目張胆來找,所以才會派那幾個毛皮商人暗中破壞。待到客棧一倒,吳老闆不僅會欠銀子,說不定還會背人命,到那時若是有人出面說要買客棧,吳老闆定然會求之不得。」沈千凌道,「如此一來,就什麼都能說通了。」

「但是他萬萬不會想到,當日白茫茫的一支利箭,會將這場精心策劃的陰謀全部戳穿。」秦少宇笑笑,「也只能說他運氣太差。」

「乾的是逆天之事,自然會遭老天懲罰。」沈千凌想了想,「不然將原本的客棧推平,在上頭給百姓蓋一個集市吧。將客棧移到數百米之外的另一處空地,以免周珏不死心,又跑來找吳老闆的麻煩。」

「好。」秦少宇點頭,「都聽你的。」

「手怎麼樣了?」沈千楓問,「疼不疼?」

「有一點,不過沒關係。」沈千凌道,「葉大哥說不要碰水,三四天就會好。」

「這幾天你便留在客棧照顧凌兒吧。」沈千楓看著秦少宇,「外頭的事交給我便好。」

「我不用照顧。」沈千凌略囧,自己只是摔傷手而已,為什麼他哥要說得好像生活不能自理。

「自己拿個筷子看看。」秦少宇在一邊道。

沈千凌:……

我可以拿勺子。

「現在就算讓少宇出去,他也不會願意。」沈千楓站起來,「吃完飯早些休息吧,我讓廚房煮了些暖身的湯水,外頭看上去又要下大雪。」

稍晚了一陣子,慕寒夜也前來探望了一下傷患,還拿了一包糖炒山楂。

「謝謝。」沈千凌囧囧有神。

「方才我去外頭買的時候,老闆還在問我說天帝有沒有下凡。」慕寒夜感慨,「不愧是泱泱中土, 冷酷總裁的呆萌甜心 。」

沈千凌:……

「慕兄若是沒事,現在就可以走了。」秦少宇將糖山楂放到桌上,「不送。」

「我才剛來。」慕寒夜提醒。

「水要涼了。」秦少宇指指一邊的大浴桶。

原來要沐浴啊……慕寒夜摸摸下巴,立刻又有了新思路。

「阿黃!」片刻之後,慕寒夜悲愴衝進卧房。

黃大仙原本正在疊衣服,聽到動靜后嚇了一跳,「怎麼了?」

「手受傷了。」慕寒夜委屈。

「我當出了什麼大事。」黃大仙很是無語。


「這還不算大事?」慕寒夜將手伸到他眼前,強調道,「流血了。」

「對深閨小姐來說,這的確算嚴重。」黃大仙把他的手打開,「對你來說,這和蚊子叮沒什麼兩樣。」


「誰說的。」慕寒夜強調,「我向來身嬌體弱。」

這四個字略雷,再想起他昨晚不要命的勇猛情形,黃大仙心裡更無語,抱著一疊衣服放進柜子里。

「起碼幫我包一下。」慕寒夜扯扯他的衣袖。

黃大仙隨手取出來一瓶藥酒遞過去。

「阿黃幫我。」慕寒夜孜孜不倦。

黃大仙想要繞過他出門。

慕寒夜立刻蹲在了地上,還抱住了膝蓋,就像是被主人拋棄的大狗。

黃大仙:……

慕寒夜凄凄慘慘道,「血流成河。」

「你……夠了!」原本只是個小傷口,此時卻在不斷往外涌血,顯然是他在用內力逼,面對如此腦殘的行為,黃大仙原本不想理,走到門口卻還是妥協,拿過一邊的繃帶幫他纏好。

慕寒夜目光炯炯,「傷口是不是不能沾水?」

黃大仙手下一滯,然後道,「隨便沾。」

慕寒夜:……

「好了。」黃大仙站起來。

「阿黃。」慕寒夜狗皮膏藥般跟在他身後,「等等要幫我沐浴。」

「做夢。」 鳳女之傾城醫后

慕寒夜撲上去壓住他。

「滾!」

「不。」

「放手!」

「沐浴!」

裝死。

亂摸!

裝死!

親!

總裁,我跟你沒完!


咬!

「住手!」

「沐浴。」

「……」

誰能救他!!!!!

雖然都是小受,但沈千凌和黃大仙顯然不是一個等級。比如說此時此刻,沈小受就正舒舒服服坐在浴桶里,讓秦少宇幫自己洗澡。

全身皮膚都是滑嫩嫩,真是不能更加誘人。於是秦宮主假借沐浴之名,將自家小豬全身上下摸了個遍,甚至連小小凌也沒有放過!

「流氓!」沈千凌抗議。

「嗯,我就是流氓。」秦少宇將他抱出來,放在大毯子上擦乾,然後低頭親了一下小肚子。

沈千凌痒痒,用沒受傷的腳丫子踢踢他。

氣氛正好,卻偏偏有人要搗亂。院內先是有暗衛低呼了一聲「是誰」,而後便是幾聲沉悶聲響,像是有重物落地。

「給秦宮主的禮物。」聲音很熟悉,正是當日的白茫茫。

待到秦少宇出門之時,對方已經無影無蹤,院內丟了五個大麻袋,細看似乎還在微微動彈。

「什麼東西。」暗衛露出嫌惡的表情,髒兮兮的。

「打開一個看看。」秦少宇用腳踢了踢。

暗衛解開繩子,就見裡面竟然是個五大三粗的高壯男人,眼睛與嘴都被堵著,看上去像是中了迷藥。

「怪不得來了一堆人,還以為是來打架的。」暗衛將那人的眼罩拿掉,「誰啊,不認識。」

「若是沒猜錯,大概就是毛家五兄弟。」沈千楓聽到動靜,也從屋裡出來,「我們的人沒找到,倒是讓白茫茫搶了先。」

「東北應該是他的地盤,比我們熟悉也不為過。」秦少宇道,「不過如此一來,倒替我們省了不少事。」

「先關押到客房,你們幾個守著。」沈千楓道,「一旦蘇醒過來,登時前來報告。」

「是。」暗衛領命,拖著那幾個大麻袋離去。

「看來他的確有些手段。」院內重新安靜下來,秦少宇對沈千楓道,「白茫茫,聽上去不像是個真名字。」

「你有沒有聽說過東北連城一族?」沈千楓問秦少宇。

「連城?」秦少宇搖頭,「從未聽過,什麼來路?」

「據說是世代守護長白雪山。」沈千楓道,「聽上去像是神話故事,再加上從來沒有人見過,所以江湖上也無人當真。不過據說他們倒是真的以射箭見長,據說連五歲孩童也能百步穿楊。」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有印象了。」秦少宇點頭,「先前在王城聽過一段說書,便是講連城一族不自量力,想從我手裡搶凌兒的故事。」

沈千楓:……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