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是第五高手李破軍,同樣是入微九品。

秦家是秦家第一高手秦望海,入微境九品。

除此之外,三家各還有超過二十名聚靈境以上武者、近百名養氣五品以上武者。

聽到這個實力,陸昊心裡微微一抽。

倒不是怕,而是覺得,過去那些年,陸家能平安度過,還真是運氣不錯。

只怕仲孫家為界山,擋去了不少風雨。

這三家的實力,任何一家,都比原來界山的兩大家族陸家、范家加起來還強。

只有仲孫家,可以穩壓他們。

但是,緊接著,虎富透露的一個消息,讓陸昊眉頭豎了起來。

「宋家來人了,虎、秦、李三家高層,如今都聚於此。」

「哪個宋家?」

「就是接替仲孫家的那個宋家!」 宋家來的使者叫宋慶,他傲然高坐,看著面前的這些人。

這些偏遠之地的小家族,根本弄不明白,究竟什麼才算是真正的實力。

雖然大家都是入微九品,但宋慶有信心,一個人就收拾眼前的三個人。

「宋兄此次來,不知有何吩咐?」

虎呼風站在宋慶面前,臉上是毫不掩飾的警惕。

「你們最近鬧得過了些,所以我出面來做個仲裁。」宋慶平靜地道。


虎呼風三人聽了這句話,愣了愣,然後一齊笑了起來,

只不過虎呼風是狂笑,秦望海是冷笑,李破軍是陰笑。

無論是哪種笑,都不懷好意。

很明顯,宋家是看上了界山的利益,要來插一手了。

他們打生打死,雖然擊垮了陸家,但自己家族,也頗有傷亡,更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現在宋家卻要來撿便宜,哪有那麼容易的事情!

「宋兄大概是遠道而來,累得有些迷糊了吧,說這樣的蠢話……」

「我看也是,仲裁……以為這是什麼時候了,不過是軒轅陵的一個沒落家族,也敢說仲裁?」

聽到他們冷嘲熱諷,宋慶冷冷一笑。

不過,他正要發作,突然間,聽到外邊一聲慘叫。

「嗯?」

虎呼風臉色沉了下來,陸家鎮,現在由他們虎家控制。

當眾家在此會面的時候,傳來這慘叫聲……

就是在打虎家的臉,讓人懷疑虎家是否能控制得住局面。

「怎麼回事,虎寅,你出去看看!」

虎寅才應了句,就聽到第二聲慘叫,他走到門前時,第三聲慘叫又響起。

屋裡別的客人不明白,而虎呼風與虎寅卻聽出來,這些慘叫的,都是虎家的虎者。

而且都是聚靈境的武者!

強敵來襲!

虎呼風目光盯著宋慶,是不是宋家的人?

不過他並不是太在意,虎寅是入微四品,就算是強敵,虎寅也足夠應付。

「看來虎家遇到麻煩了,也難怪,你們眼界不廣,實力低微,卻還敢這麼囂張。」宋慶略帶諷刺地說道。

虎呼風麵皮抽了一抽:「姓宋的,當初我們對陸家動手,可沒少給你們宋家送禮,現在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先解決掉外邊的麻煩再問我什麼意思吧,如果有人把你們也解決了,正好,省了我們宋家的事!」

宋慶的話,讓虎呼風就想當場翻臉,但是,李家、秦家的人在,他又怕給這兩家撿了便宜。

略一猶豫,他說道:「一點點小麻煩,我們虎家,輕鬆……」

話未說完,又聽到了一聲慘叫。

這聲慘叫,離得就很近了!

虎呼風強自鎮定,神情卻微微有些不安。

對方推進的這麼快,虎家的武者,怎麼連攔住片刻都做不到?

虎寅去,應該沒有問題,畢竟是入微境的武者。界山先後兩次狂獸之災,加上仲孫家離開、陸家被驅,已經沒有什麼入微境武者了……

這時,虎寅的聲音傳來:「住手!」

在虎寅的聲音停下之後,又傳來聲慘叫,分明是虎寅想要阻止對方,結果對方還是得手,將又一個虎家武者擊殺。


「小兔崽子,你好狠!」

虎寅高聲喝罵,屋裡的幾人都是一怔,這證明,來者的年紀,應該不大。

「血債血還罷了。」來人的回應也傳了進來,聲音果然有些嫩。

「區區一個小兔崽子,也敢來向我們虎家挑釁尋仇?」

虎寅的話又讓屋裡眾人一怔:鬧得這麼大聲勢,竟然只有一人?

宋慶臉上冷笑更濃,悠悠開口中:「一個小子,就把虎家鬧得雞飛狗跳啊,虎家……呵呵!」

然後,聽到外頭虎寅怒喝,還有元氣迸發的聲音。這聲音讓宋慶神情稍稍收斂:這個虎寅的實力倒還不差,虎家並不全部是飯桶。

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聲音傳了回來,虎呼風稍稍安心,因為他聽出了,這些聲音,都是虎家星級戰技的聲音。


虎寅一連串攻擊,打得對方沒有還手之力……

他正想到這,突然間,所有的聲音嘎然而止。

虎呼風眉頭一挑,臉帶喜色:成了,制住了來人!

「把他拖進來,我要好好審審,看看究竟是什麼膽大妄為的勢力,敢來冒犯我們虎家!」虎呼風揚聲叫道。

「呵呵。」

外頭傳來輕笑聲,然後,各家守在門口的護衛,一步步向後退了進來。

既有虎家的,也有宋、李、秦三家的護衛武者,臉色都是蒼白,彷彿看著怪物。

一個身材修長的少年,拖著虎寅,踱進了屋子。

「人我拖進來了,誰要審呢?」陸昊進來之後,笑眯眯地問道。

在確認虎家的虛實之後,陸昊就決定強攻!

虎家在這裡,對他有點威脅的,就是二十多個聚靈境以上的武者。

但是,正面碰上,這些武者,只怕連他的身體防禦都攻不破!

他就這樣,一路打進來,除了虎寅還能多撐片刻,其餘眾人,都是被他摧枯拉朽般擊殺。

「你……你……」

虎呼風騰地站了起來,戟指陸昊,神情驚駭。

陸昊將虎寅往地上一扔,就象是扔一塊破抹布,看虎寅那模樣,已經氣絕。

虎呼風覺得自己有些呼吸不過來。

他感覺得到,眼前少年,入微四五品的境界,與虎家的天才虎嘯相當。

但是,虎嘯絕對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虎寅擊殺!

而且,虎呼風自己覺得,自己有把握勝過虎嘯。可在這個少年面前,他彷彿遇到的是洪荒怪獸。

不僅僅是他有這種感覺,在場的李破軍、秦望海,同樣有這種感覺。

唯一對陸昊身上的氣息不陌生的,是宋慶。

雖然宋家是一個沒落的守護使家族,但宋慶畢竟是從軒轅陵出來,在那裡,他見過不少這樣天才絕艷的少年。

儘管如此,宋慶還是很驚訝。

他原本以為,只有軒轅聖陵,擁有守護血脈,才會誕生這樣的少年強者。最多在一些大的世家,還有武魏帝國皇室,可能也有這樣的少年強者。

卻不曾想,在這裡,邊遠的界山,竟然會看到這樣一位!


陸昊輕輕拍了拍手,象是撣去灰塵,又象是提醒屋裡眾人。

拍完手后,他笑著道:「容我自我介紹,我叫陸昊,界山陸昊!」 界山陸昊!

這個名字,象是驚雷,在眾人面前響起。

在座眾人,哪個不曾聽說過這個名字?

三家聯手,敢於對陸家發難,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聽說陸家這位天才,甚至受天策府看重的陸昊,已經殞身於牧野墟。

宋慶更是跳起,臉色難看至極。

他比這三家知道得更多些,因為宋家在軒轅聖陵中,與慕容劍的家族,同屬一派。

三家攻陸,宋家表面上是坐視不理,實際上卻沒少推波助瀾。

否則以聶達與陸昊的關係,聶達肯定是要進行某種程度的干涉。

這個原本確認已死的傢伙,怎麼又活了?

不但活了,而且實力,比傳聞中要強大得多!

「這怎麼可能,陸昊已死……」

「就是,那個小子,如果有這實力,都可以進入國士榜,怎麼一直默默無名?」

那些護衛武者中,有人忍不住叫道。

陸昊哂笑了一聲,向著虎呼風一招手:「廢話不多說,今天先滅你們,等我有空,會去廣運城拜訪虎家。」

「好大的口氣,小兔崽子,以為勝了虎寅,就了不起了?」

在確認陸昊身份之後,虎呼風就知道,今天不可能善了!

他向周圍使了個眼色,虎家眾人,蜂擁而上,撲向陸昊。

不僅如此,他還厲聲道:「李破軍,秦望海,陸家之仇,你們也有份,你們想等著這小子再殺到你們家去么?」

李破軍與秦望海沒有說什麼,他們只是全神戒備,同時向著自己家人打了個手勢。

而這個時候,陸昊已經動了!

虎家人雖然不堪,但是實力並不弱,被他一路殺來,剩下的聚靈境以上,幾乎都集中在這裡。

轟!

虎家眾人結陣而殺,一道道元氣,組成風陣,席捲而來,狠狠轟向際昊。

陸昊不躲!

面對虎家十名以上聚靈武者的合擊,他只是怒吼了聲,元氣蒸騰運轉,護住身體內部。

迎風而上,他彷彿將風陣生生撕開,闖進風陣之中。

足以開碑裂石的攻擊,打在他的身體之上,除了拂動他的髮絲和衣裳,竟然沒有任何作用。

怪物!

虎家人看到這一幕,心中同時呼出這樣的聲音。

就算是通幽境的強者,也不能如此硬扛而毫髮無損,可眼前這小子,卻偏偏做到了。

他們不知道,這是陸昊三個月浸泡玄黃龍血的結果,只是為自己的攻擊無效而膽戰心驚。

幾乎同時,陸昊出手,揮掌打出。

五形拳,虎形!

虎家以虎拳著稱,陸昊就偏偏用虎形對付他們。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