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眼前這眾多的仙法技,他能得到的,也只有一部而已,還是氣級中品的,要是來部氣級高品,那就真的完美了。

有些異想天開,古牧老老實實地到標有「中品」二字的地方走去,他可不敢確信柳陌不會再下手陰他,要知道他吃了對方那麼多的靈果……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但是,古牧還是想試試跨越雷區一下,於是乎,他就試著往標有「高品」的區域扔了一本精級仙技捲軸過去。

砰!

捲軸掉落在了地上,眼見柳陌沒有設置防護罩,古牧登時大喜過望。

咻!

身形速度暴掠而出,就在古牧以為可以進入氣級高品區域之時,驀地,前方似是出現了一道無形的屏障,他剎不住腳,措手不及之下,狠狠地撞了上去。

嘭!

感覺被撞擊得渾身骨頭快要散架了,古牧幸虧他修鍊了大天不滅體,否則,這麼一撞,不把鼻子撞斷才怪。

「我他娘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揉揉有些發疼的臉龐,古牧憤憤地盯著四周,可惜不見一個人影,這柳陌分明是想給他顏色瞧瞧,才挖坑讓他跳的。

沒想到他還真的跳了……

這屏障應該是不阻止死物,專門是為了防止活物進入的,看來柳陌是費了一番功夫來整他的,嘖嘖,還真看得起他。

對於這待遇,古牧是該高興呢,還是該高興呢?

想想,還是默默無語比較好。 既然不能覬覦氣級高品仙技,看來也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目光在書架上掃了掃,古牧眼前一亮,出手抄起一本仙技。

大日虛空拳,攻擊系仙技秘籍。

這是古牧在第二層中找到的第一本氣級中品仙技秘籍。

在眼前這一片書架之中,都是與拳法有關的修鍊仙技和輔助仙技秘籍,拳法有意,古牧對拳意不過一知半解,所以略一考慮下,便放棄了修鍊的念頭。


書架雖然很大,但是真正的仙法技數量卻並不多,所有種類加起來不過區區百來卷。當然,對於一個修士來說,一輩子能夠將其中的一半學精學透,就已經是足夠受用的了。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當然,古牧可不會傻傻的去研習所有仙技,先不說適不適合自己,就是適合,他也不可能花大心思在上面。

因為,任何強大的仙技,都要有與之匹配的實力,不然就不可能發揮其全部威力,貪多嚼不爛,只會讓修鍊進度大大延緩。

修鍊了這麼久,古牧也有了自己的心得,他自然非常清楚貪多嚼不爛的道理,所以在經過了比較之後,他還是選定了一本名為十字斬的仙技秘籍。

十字斬,劃出十字形的仙技秘籍,講究的是一力破十會,古牧已經練成了太陽之力和太陰之力,如果以這二力催動這氣級中品仙技的話,或許威力會不遜色於陰陽蓮。

畢竟,陰陽蓮凝聚的時間不短,而十字斬追求的是乾淨利落,如果在目前來看,對敵之時,古牧會毫不猶豫地使用十字斬。

當然,如果能夠將雷電之力成功融入陰陽蓮,再加上敵人太強的話,古牧自然會選擇陰陽蓮,因為融合了三種力量的陰陽蓮,將會更加的恐怖!

思緒拉回,既然古牧現在能夠輕鬆操控太陽之力和太陰之力,那他自然要發揮自身的優勢了,因為,這二者配合之下,絕對能夠發揮出十字斬最大的威力!

所以在看到了這本仙技秘籍的介紹之後,古牧就立即將這卷幾乎可以說是為他量身打造的仙技秘籍收入囊中。


……

第一層,柳陌就在自己平時靜坐的位置等待著。

「小傢伙,你選擇了什麼仙技秘籍?」

「十字斬。」古牧毫不隱瞞的說道。

「行,那你走吧。」

說完,柳陌直接趕人了。

聞言,古牧很無語,對方設置了防護罩,已經讓他吃了暗虧,至於還這麼小心翼翼么?

哼,小氣鬼。

告別了柳陌,離開了法技閣之後,古牧心下思索,朝著後山走去。

一路上,古牧捏了捏懷中的仙技秘籍,心中不由得火熱了起來。

他已經將紫府與太陽和太陰二力完美的整合在一起了,他很好奇,陰陽蓮的威力能夠達到哪個地步,作為不亞於它的十字斬,應該可以給他一個大致的估測。

來到後山,古牧並沒有立即練習,而是將十字斬拿了出來,仔細的將這卷仙技捲軸再看了一遍,保證自己將其中的內容牢牢記住。隨後,才屈膝盤坐,緩緩閉目。

將狀態調整到巔峰,古牧站了起來,在步伐站定之後,他擺出了一個架勢,按照十字斬上所記載的內容施展了起來。

十字斬,他並沒有打算用殘虹劍激發,而是決定用雙臂化作刀劍,將其修鍊出來。

這樣,才能較快完成陰陽二力的融合,將十字斬的極致發揮的淋漓盡致。

太陽之力和太陰之力瞬間衝到了他的雙臂之上,只見他雙臂交錯,連環揮舞,同時身體也按照一定的幅度搖擺著。

古牧在山林修鍊,時而曲臂交錯前擊,時而雙拳如同車輪風舞般的大開大闊,這片區域,不時發出砰砰砰的沉悶聲,在林間回蕩。

古牧在這一刻,已經將全部的心神都凝聚在了這一套仙技之上,體內的太陽之力和太陰之力更是洶湧澎湃,如同開閘之水般的宣洩而下。


「呼……呼……」

隨著古牧將這一套路的動作連續不斷的施展了出來,這手臂揮使力量就愈發的凌厲了起來。當動作完成一半之後,古牧並沒有停歇,反而是將動作愈發的加快了一點,整個套路與太陽和太陰二力的配合更是達到了一種極為微妙的地步,二者相輔相成,十字斬隱隱有出現的徵兆。

終於,古牧步伐緊湊來到了空曠地帶,恰逢他這個套路的一次完結,他全身心的陷入其中,左臂划橫,右臂划豎!

左陰右陽!

「十字斬!」

砰的一聲,一個十字在古牧身前成形,壓住心頭的興奮,古牧將這十字斬重重的推送而出,十字呼嘯,擊在了樹林的棵棵參天大樹上。

頓時,這片樹林倒了的樹延綿足有數十丈之遠。

古牧如夢初醒般的從十字斬的揮使境界中迴轉了過來。他膛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一大片區域,幾乎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傑作了。

這攻擊範圍雖然不大,但距離,貌似增長了不止一星半點啊。

一想到這兒,古牧的心中就是一怔。

十字斬,不愧是純粹的攻擊仙技。

不過,這個攻擊距離,似乎已經是十字斬的巔峰了。

哦不,古牧再目測一遍,發現應該是超越了巔峰才對。

十字斬可是他剛剛開始學習的仙技啊,難道就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他就將這一門仙技修鍊到頂點,甚至是超越了?

古牧感覺自己的體質好像比以前更強了,難道是仙靈體體質強橫加上大天不滅體的緣故?

他猶豫了一下,翻開了十字斬秘籍捲軸,立即看到了上面的描述。

辟府之境發出十字斬攻擊的巔峰效果,能夠在三十丈左右。

可辟府之境最強的可是九重巔峰啊,現在古牧也才二重而已,攻擊距離,直接是達到三十五丈。

摸了摸鼻子,古牧的心中充滿了不解,莫非自己的運氣好到了這樣的地步,他的體質竟然是特別適合這門十字斬不成。

可就算是如此,這樣的速度也實在是太可怕了吧。

這次完成仙技修鍊,用的時間,也才半個時辰不到。

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林間的風輕輕吹拂著樹葉,「沙沙」的聲音不絕於耳,此時的古牧正獃獃地望著他身前那倒了老遠的參天大樹,腦袋尚且有些轉不過彎。

按他現在的修鍊速度來看,柳陌說他是修仙奇才,似乎有那麼一點的可信度。

不過,再妖孽的天才也有隕落的時候,寶劍藏於劍匣,斂其鋒芒,才是王道。

深深吐了口氣,古牧心想現在既然將十字斬也練成了,不如就趁早開溜吧,要知道這後山如今被他破壞得一塌糊塗,如果一不小心被人逮個正著,估計會有他好受的。

剛要離開之時,古牧回頭再看了一眼自己的「傑作」,不由得咧嘴一笑,憑他現在的實力,如果現在田震那老傢伙不長眼來招惹他,古牧很有信心,定然可以一拳將其轟殺!

這一停頓的時間並不長,卻是讓古牧逃離的心思落空。

「何方宵小,竟然敢在這裡放肆?」

一道怒喝聲從遠處傳來,古牧心裡一咯噔,暗道一聲不妙,他哪裡聽不出來,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柳陌。

很奇怪啊,說曹操曹操就到,古牧鬱悶地想,這老傢伙不應該在法技閣嗎,怎麼突然跑出來溜達了?

不過,既然來人是柳陌,古牧就很大方地站在原地不打算走了,開玩笑,老熟人耶,他怕啥?

「古牧,又是你小子?!」

柳陌才到,一看見古牧,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就像要凸出來一樣。

「那個,陌老,您好啊。」

捎了捎頭,古牧露出一個自以為靦腆的笑容,有些訕訕地回應道。

「好個頭啊!」

柳陌有些苦笑不得地說道,他剛剛向宗主稟報空間里那片果林的事,瞎掰杜撰有個不知名的蓋世強者來將其掃蕩一空,如此狗血的理由自然被雲飛揚狠狠地訓了一頓。

最後,柳陌保證有解決之法,雲飛揚才沒好氣地哼了一聲,讓他好好想想,柳陌心裡憋屈,本來想來後山散散心,誰知道竟然讓他遇到有人在大肆破壞樹林。


心頭有氣沒處撒的柳陌立即把決定將此人作為了出氣筒,誰知道他風風火火地衝過來,看見的人居然是古牧?!

他娘的,要不是這小子,他怎麼會被訓得那麼慘?

「這事,是你乾的嗎?」

柳陌沉聲質問道,一副公事公辦地姿態,落在古牧眼裡,感覺是這麼的假。

「陌老,您老先別激動啊,聽我說,我不是故意把這搞成這樣的,要說有錯,還得算上你一份。」

「算我一份?!」

柳陌有種暈厥的衝動,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然敢把屎盆子往他頭上扣,這是要造反的前奏啊!


「你小子少來這一套,這禍明明就是你闖的,與我何干,我告訴你,如果宗門怪罪下來,你敢亂說話,看我不拍死你!」

柳陌惡狠狠地警告著,就像被踩到尾巴一樣,他聲色俱厲地道,簡直無法無天了,他才不當這目無尊長的臭小子的替死鬼。

不過話說回來,幾十年過去了,敢這麼戲弄他的人,還僅唯獨古牧此家,事出異常必有妖,看來是他對這臭小子太好說話了!

「陌老,您先別生氣,聽小子說完。」

古牧倒是氣定神閑,有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氣勢,見到這臭小子不僅不知悔改,還如此悠哉悠哉地模樣,柳陌瞬間氣不打一處來。

「有話快說!」

柳陌沒好氣地冷哼道。

「陌老,您可知為什麼我會把這裡摧殘成這樣嗎?」

「為什麼?」

「因為我在修鍊十字斬!」

「修鍊十字斬?!你臭小子唬人啊!」

柳陌不由得提高聲音,古牧見對方有發飆的趨勢,立馬解釋道。

「陌老,這點請您務必相信,小子絕不敢騙您。」

「不敢騙我?你小子連天都敢捅個窟窿,騙我又算什麼?」

「呃,陌老您謬讚了,小子不敢。」

「……」

古牧的沒皮沒臉,讓柳陌大傷腦筋,他白不相信古牧用十字斬把這裡弄得遍地狼藉,要知道,這臭小子拿走這部氣級中品仙技才多久。

不到一個時辰!

不到一個時辰之內,練就氣級中品仙技?這若是放出風聲去,絕對會讓人嗤之以鼻。

所以,打死柳陌也不相信!

「臭小子,快從實招來,你如果敢在我面前打馬虎眼,看我等會不好好收拾你,實話告訴你,現在我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你最好掂量著辦。」

得,話都挑明了,古牧收起剛剛嬉笑的的表情,神色一正。

既然對方不信,那他就再施展一次!

雙臂劃出一個奧妙的軌跡,柳陌本來還是很漫不經心的,可當他看到最後,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喃喃自語道。

「這傢伙,真的練成了么?」

像是為了回應他的話,古牧眼中厲光閃過,太陽之力和太陰之力匯聚雙手,照著之前的模樣,在胸前劃出一個十字。

「十字斬!」




發表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