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對於這黑色風暴,楚暮無比的忌憚。

自然自知無法脫離黑色風暴的襲卷,楚暮就沒有將劍氣浪費在掙脫上,反而收攏凝聚天元劍氣護在身軀上,形成更加強力的防護力。

這時候,又有十幾人被黑色風暴襲卷吸入其中。

儘力的抵擋,但一身劍氣再怎麼精純,也無法扛得住黑色風暴的絞殺,幾個呼吸時間內,護體劍氣紛紛被撕破。

「寶甲,開!」有人一聲低喝,被絞碎的長袍之下,突然顯露出一身雕琢細微精緻花紋的護甲,護甲緊貼身軀就像是一層皮膚似的,並且在劍氣的激發之下散發出氤氳光芒。

這光芒看似如同煙霧一般,輕易就會消散,但實則無比堅韌,任由黑色風暴不斷的侵襲始終不可動搖。

但只要仔細的觀察就會發現,隨著黑色風暴的不斷絞殺,那一層氤氳光芒還是在一點點的消散,又一點點的得到補充,顯然是用劍氣補充的。

堅持了一會兒,此人連忙從空間腕輪之內取出一些恢復劍氣的丹藥丟入口中,又取出靈石握在手中運轉功法吸收。

楚暮的天元劍氣護體被黑色風暴絞碎,下一息,也許就會死亡。

就在那致命的剎那,苦練大半年卻始終沒有練成的劍氣護體秘法第三層的無形劍氣突然一顫,形成了迴流,涌遍全身。

劍氣護體秘法第三層練成!

練成的剎那,無形劍氣的衝擊迴流,竟然讓毀滅風暴在一瞬間被震開,形成一片短暫的真空地帶。

根據劍氣護體秘法第三層的記載,練成第三層之後,那一層無形劍氣的防護強度相當於下品寶甲的防禦,也就是可以抵擋下品劍器的鋒芒。

真空很快消失,黑色風暴再度侵襲而來。

「這樣下去不行,就算是無形護體劍氣可以擋得住一時,也無法擋得住長久,而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足以破開這黑色風暴。」楚暮的神色冷靜,大腦一片清明,念頭前所未有的通透,迅速的計算起來。

他一眼看向黑色風暴的正中心處,根據他所掌握的知識,龍捲風的中心,也就是風眼是最為平靜的一處。

「他這是在做什麼?」

「自找死路嗎?」

「不想著出來,竟然還要往裡面而去。」

凡是看到楚暮行動的劍者,一個個目瞪口呆,旋即發出冷笑,以為楚暮是在自找死路。他們之所以有這個空閑,是因為黑色風暴雖然可怕,但只有幾十道,並且每一道絞殺一個劍者之後就會自動消散,所以現在所剩下的黑色風暴之內全部都有一名劍者,沒有其他的黑色風暴會絞殺他們了。

古劍大陸的歷史悠久,但在一些常識上的認知卻和地球不同。

地球的知識傳播極快,在絡上都可以隨意尋找到,因此,許多知識都不是秘密。

但是在古劍大陸上,有些知識卻是被當做了秘密,只有極少的一部分才知道,更何況,類似於風暴這種東西,眾人都知道它的威力很強大,不要被捲入其中。一旦被捲入其中,必須儘快想辦法破開風暴而出,而不是說往風暴中心而去。

按照不了解的正常人的想法,風暴的邊緣威力那麼強大,那麼中心處的威力也必定會更加強大才對。

正是這種想法才使得古劍大陸上大部分人都認為風暴中心是最為危險的所在,而少部分知道真相的人,又不會將這種事情公布出來。

畢竟,會施展風暴攻擊的劍者有一部分,自然界的各種風暴也非常的多,有時候這都是關係到能不能搶在別人之前得到更多更好的資源,傻子才願意去公布呢。

所以,他們看楚暮往風暴中心而去,一個個冷笑不已。

慘叫聲響起,又有人在風暴之中堅持不住而亡。

那些激發出寶甲的劍者,則不斷的與黑色風暴對抗,護住全身。

不一會兒,有一道黑色風暴卷著一個劍者沖向宮殿,撞擊在宮殿上,宮殿紋絲不動,黑色風暴突然潰散,那個劍者當即抓住機會,瞬間沖射而出落在宮殿的邊緣上。

「什麼,竟然用這種方法上宮殿。」一些劍者看到,頓時捶胸頓足,沒想到被其他人第一個到達。

「哈哈,沒想到我這是因禍得福啊。」這個劍者哈哈大笑,連忙沿著宮殿邊緣迅速往宮殿大門飛奔而去,要在其他人的面前率先進入宮殿。

「走。」


「不能讓他搶先。」

一個個再也不管被捲入黑色風暴之中的劍者,迅速往宮殿飛奔而去。

「區區風暴,也想困我七殺劍道傳人。」一道黑色風暴之中,那劍者渾身上下爆發出無比恐怖的殺意,這殺意如劍凝聚,竟然讓黑色風暴的旋轉在瞬間微微一頓。

旋即,這劍者冷喝聲中,一劍將全部殺意凝練,往前劈斬而出,這一劍,蘊含濃烈至極的衝天殺意和全部的先天劍氣以及全部的金之意境之力,直接將黑色風暴切開一道小小的裂口,整個人化為一道光芒迅速鑽出。

「是黑鷹劍府的應劍一,傳聞他獲得七殺劍道傳承,看來是真的。」應劍一的聲音不小,傳入不少人的耳中,引起一連竄的驚嘆。

「竟然是劍道傳承,恐怕這一次地宮的最大獲益者就是他了。」

「哼,七殺劍道又如何,我真炎劍宗的無空言師兄也獲得一門劍道傳承。」

「別以為你們真炎劍宗有人獲得劍道傳承就很了不起,我黑水劍宗也有人獲得劍道傳承。」


嗤啦一聲,楚暮的無形護體劍氣被風暴撕裂,可怕的風暴之力侵襲而來,直要將楚暮的身軀撕裂之際,他終於鑽入了風眼之中。

身上的青色長袍被撕開,手臂上有一道深可見骨的裂口,鮮血汩汩流出。

要不是及時,恐怕不是受到這一點傷。

連忙取出造血丹服下,丹藥之力化開之後,傷口開始止血,一點點的癒合。

「暫時是安全了,但,要怎麼才能夠脫離這風暴。」楚暮暗道,通過風暴的黑色看去,隱約之間可以看到不少人已經沖向宮殿,往敞開的大門沖了進去。

「以我的實力無法破開風暴,除非像其他人那樣,由風暴自己沖向宮殿。」

卷著楚暮的黑色風暴,是幾十道黑色風暴當中最後一道了,正飄忽不定的往宮殿而去。

楚暮乾脆細細的感受四周的黑色風暴之力。

這黑色風暴的威力十分恐怖,充滿毀滅氣息,而那一瞬間無形護體劍氣被切開的時候,傷及到手臂之際,楚暮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其中所蘊含的那種恐怖的撕裂力量。

「參悟這黑色風暴,也許對於我的撕裂意境有幫助。」暗暗說道,楚暮分出大部分心神參悟起來,小部分心神留意四周的動靜。

這對於能夠心分二用的他而言,輕而易舉。

黑色風暴之中所蘊含的撕裂力量果然十分可怕,楚暮也不敢太過觸及,只能一點點的感覺一點點的分析一點點的參悟,再和自己的撕裂意境互相驗證。

以往,楚暮參悟撕裂意境,都是通過風之意境和金之意境入手的,但這一次卻是直接從撕裂力量入手,比以往更加的直接。

如此一來,不僅省去了一個入門,還讓楚暮更直接的進入主題,參悟起來比以往更加迅速一些。

黑色風暴迅速的卷向宮殿,這個時候,全部劍者都已經進入宮殿之內。

巨大的宮殿總共有四座大門,全部都敞開著,只要能夠落在宮殿上,就能夠通過敞開的大門進入其中。

「撕裂撕裂……原來如此……竟然也是這般……」

一種種領悟出現在楚暮的腦海之中,精神世界的暗金色劍芒不斷的波動著,似乎有增大的跡象。

不一會兒,只見那暗金色的劍芒真的增大了一絲,這表示楚暮的撕裂意境,也再一次的加深了,從原本的三成二,提升到三成三的程度。

不要小看這十分之一成的提升,整體的實力也會有不小的提升。

這時,黑色風暴衝擊在宮殿上破碎,楚暮也趁機落在宮殿邊緣上,可惜,要是待在黑色風暴內的時間長一些,只怕他可以繼續參悟,將撕裂意境提升到三成四乃至三成五也說不定。

沒有停留,楚暮迅速的往宮殿大門而去,一晃身,直接進入宮殿大門之內。

(未完待續) (謝謝「皋陶」的打賞,大年夜平安)渺小!

楚暮闖進宮殿大門之後,看到裡面的一切,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如同螻蟻。

此時,整個宮殿之內,空無一人,好像之前進入的那些劍者全部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似的。

宮殿的高度差不多有百米,寬度和長度差不多有數千米,在四面,有一扇又一扇閉合的十米高的大門。

一眼掃過,大門總共有一百扇。

每一扇大門都像是用某種金屬煉製而成,古樸而厚重,而每一扇大門上都有著不同的紋路雕刻,看上去是一頭頭荒獸的外形。

除此之外,整個宮殿之中,顯得十分空空蕩蕩,唯有正中央處豎立一塊劍碑,這劍碑彷彿一劍口倒插。

空寂,荒蕪,滄桑!


一時間,楚暮不知道該如何?

選擇一扇大門進入?

一閃身,楚暮迅速的接近劍碑,發現劍碑上有一段文字,他仔細看去。

「原來如此。」看完之後,楚暮方才點點頭。

原來,這座宮殿,還不算是真正的天荒地宮,而只是天荒地宮的一個進入口,僅此而已,至於真正的天荒地宮位於哪裡,卻沒有任何的說明。

劍碑上面的內容大體是說,一百扇大門,推開不同的大門會進入不同的地方,在那裡接受天荒地宮為劍者所安排的考驗,只有通過考驗,才有進入真正天荒地宮的資格。

如果沒有通過考驗的話,下場只有一個:死。

按照劍碑上的記載,推開不同的門所進入的地方也不同,自然考驗也不同,但在進入之前,究竟是什麼考驗,無從得知,因此也無法提前做好準備。

楚暮並沒有著急去推開大門,而是盤腿坐下,開始恢復自身的劍氣修為,還有劍氣護體秘法第三層的無形護體劍氣以及精氣神等等,至於左臂上的傷口也在迅速的恢復。

一部分是造血丹的功效,一部分則是進入天荒境之後所獵殺的荒獸得到的精純靈氣對血肉的強化,不僅使得力量爆發力反應力等等各方面都有了長足的提升,連自愈能力也是明顯提升許多。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楚暮的天元劍氣全部恢復,並且第七轉有所精進,距離第八轉也不遠了。

楚暮都估計,突破到第八轉的時候,應該也是突破到化氣圓滿的時候。

此外,劍氣護體秘法第三層的無形護體劍氣也全部恢復,具備下品寶甲的防禦能力,左臂上的傷口也結痂脫落,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疤痕,相信沒多久就會消失。

「是時候了。」楚暮睜開雙眼,起身,迅速的往前方而去。

隨意一眼掃過,楚暮迅速的繞了一圈,將一百扇大門上的每一幅圖案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一頭又一頭外形各異的荒獸。

「不知道這些圖案和考驗有沒有關係?」暗暗沉思了一會兒,楚暮隨意進行選擇。

畢竟對於這些他完全不懂,也沒有什麼好考慮的,就跟著自己的感覺走,第一印象選擇哪一個就選擇哪一個。

閃身出現在面前的大門前,楚暮雙手按在大門上,用力推動。

「什麼!竟然不動!」楚暮暗暗吃驚,這一推哪怕是數千斤的重物也會被他推動,但大門竟然紋絲未動。

「看來,單單是要推開大門就已經是一種考驗了。」

深呼吸,渾身氣血翻騰力量涌動,天元劍氣如龍咆哮,楚暮的力量在瞬間爆發而出,於雙臂猛然往前,這哪怕是重達上萬斤的巨石也會被瞬間推動。


但這扇大門卻只是一晃,僅僅被楚暮推開一點而已。

再度深吸一口氣,這一次,楚暮的力量連續爆發,一下子推動三次,將大門又推開了一線。

一次又一次不斷的推動,足足十次之後,大門才開啟了一道縫隙,有一抹氤氳的光澤閃爍,但還是無法進入,因為縫隙太小了。

稍微喘息幾口氣之後,楚暮再度發力推動大門。

他正在重複著之前先進入這裡的劍者的做法,終於,在推動第三十次的時候,大門打開的縫隙已經足夠楚暮進入了。

一閃身,直接透過縫隙進入其中,消失不見。

只見那大門微微一顫,好像有人推動似的,緩緩閉合。

哐當一聲巨響,迴響在巨大的空蕩的宮殿之中。

久久,這巨大的響聲方才沉寂下去。

突然間,空空蕩蕩的宮殿之中,正中央處的劍碑上,有一道虛影蔓延而出,在上空凝聚成一道中年文士的身影,一身黃色長袍背負雙手,目光淡然的掃過一百扇大門。

「這一次進入地宮的劍者,都還不錯,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人能夠走到最後,獲得天荒劍令……」這中年文士的身影微微一嘆,有一種源自歷史長河的亘古滄桑:「已經有萬年了,沒有人能夠拿到天荒劍令,不知道……」

聲音漸漸沉寂下去,最終隨著那中年文士再次進入劍碑之內而消散於無形。

……「推開大門並不容易,但是我進來的時候,整個大殿之內空無一人,其他先進入的人應該都已經推開大門進入其中了。」楚暮暗道,他出現在一片空地上,空氣有些潮濕。

「不過,進入宮殿的人至少也有四五百個之多,我所進入的大門不可能只有我一個,那為什麼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呢?」

「是他們已經通過考驗了或者死亡了,還是推開同一扇大門所進入的考驗場所都不一樣?」

種種疑問在心中盤旋。

楚暮張眼望去,這個地方似乎看不到邊際,但有趣的是楚暮的身後左右兩邊,各自有兩道圍牆,似乎是人為砌成的。

圍牆非常的高,看不到盡頭一樣,連上空楚暮也看不到盡頭,那一扇巨大的門也不見了,感覺就好像是被傳送到另外一個地方一樣。

這裡有著濃郁的荒氣,靈氣非常的稀薄,哪怕是楚暮有食靈珠在身,不斷的將靈氣吸納吸納,於十五米範圍之內,但還是非常的稀薄。

「有水汽,難道這裡有水澤?」

信步往前走去,距離兩道不見頂的牆壁越來越遠,漸漸的,楚暮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走出了多遠,只看到遠處有一片碧綠汪汪,似乎是水波在蕩漾著。

「考驗?這裡到底是什麼考驗?」楚暮一邊行走,一邊暗自思索,因為從進入這裡到現在,並沒有出現任何異常,也沒有任何的提示,讓他不知道根本要經歷什麼樣的考驗。

對於人類而言,最讓人顧忌的不是困難,而是未知。

只要能夠知道要面對什麼,就算是再困難,也會去想辦法,實在是沒有辦法,那就只能夠等死,反而心安理得些。

但未知,往往是造成恐懼的來源,處於未知之中,難免會生出種種猜測,越猜測越多,心思就會越亂,一旦亂了,種種雜念滋生對於自身將會十分不利。

而恐懼一經出現就會佔據內心,那個時候,只怕會影響到心神。

雜念一出現,楚暮立刻覺察到,立刻將之斬殺。

強大的靈魂力量和劍勢賦予他更加堅定的意志,不受到種種雜念的影響,也就不會因此而亂了心神滋生恐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