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前地落下去的士氣,逐步回升,且超過了最初。

看到眾人如此高興,蕭然也是很高興,現在他們這群人,倒也不怕金龍太子他們了。

看到對手士氣高漲,金龍太子的臉色難看了起來,語氣冰冷地喝道:「藍通、玄機,你們倆真得要和本太子作對?」

「金龍,本皇子已經出現在這裡了,難不成你是覺得我來看戲的嗎?」豪邁的藍通,雙手叉腰,臉上洋溢著滾滾戰意,與童天鬥倒是有點相似,但卻比他穩重一些。

「金龍,今天你們占不了上風。所以,我勸你還是後退一步,放我們過去吧!這樣,對大家都好。」玄機一副書生摸樣,看似弱不禁風,但他的話,份量很重。

「哼!憑你們倆也想讓我們退步?你們未免太高估自己了吧?」向來與金龍太子沆瀣一氣的聖天太子,冷哼了一聲,態度依舊那般狂傲和目中無人。

聞言,藍通冷笑了一聲,說道:「聖天,我是打不過你,但要拖住你,不是難事。玄機也能夠做到金龍。你們倆刨開的話,誰還能打得過蕭然?就算你們的另外四人實力很強,但我們這邊的人,也不是吃素的。這般比較的話,誰佔上風?不就很明顯了嗎?」

「所以,最後奉勸你們一句,不要冥頑不寧!」

威脅!

明目張胆地威脅!

遠處的空地上,頭髮一灰一白兩位老者正在觀戰。

「這個蕭然,還真是有能耐。居然把藍通和玄機給請來了,如此一來,金龍太子和聖天太子那邊倒是不佔優勢了。如果事情按照這樣發展下去,蕭然沒準還真得可以通過玄陰峽谷。到時候,進入火魂學院也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可惜啊……」灰發老者嘆了一口氣。

「可惜金龍這個傢伙不是省油的燈,他的幫手,可不止於此呢。但是……」白髮老者接過話茬,語氣里透著幾分擔憂,但很快他便是舒展眉眼,露出了一抹笑容。「但是藍通這個傢伙,也很夠義氣。」

沒有說話,灰發老者笑著點了點頭。

哈哈哈!

空中的金龍太子突然大笑了起來,笑聲當中充滿了氣憤和激動。四周空氣飛速涌動,金龍太子體內湧出了澎湃的力量,盪起層層漣漪。

他俯視蕭然等人,眼神當中燃燒著一種龍形的火焰,極為驚人。充斥著暴怒的話語,自其牙縫當中蹦出來:「蕭然,這麼多年來,你還是頭一個敢跟本太子如此作對的人。你能請得動藍通和玄機,的確讓本太子吃驚。但是,即便如此,你也休想通過玄陰峽谷!」

眉頭一皺,蕭然有種不祥的感覺,他的拳頭暗暗緊握起來了。

「邱兄、林兄,請現身吧!」話音未落,金龍太子朗聲喊道,聲振寰宇。

竟然還有人?!

咻咻!


十道身影自玄陰峽谷內暴掠而來,領頭的兩人,正是金龍太子口中的邱元和林弘。

「大天王朝,邱元?」

「密雲王朝,林弘?」

藍通和玄機相繼喊出那兩人的名字以及來自的王朝,且臉上布滿了凝重。

由此可見,這兩人絕非等閑之輩!

「大天王朝,一千支新生隊伍中實力排行第六;密雲王朝,排行第九。」額上滲出了汗珠,之前勸阻蕭然不要來玄陰峽谷的秦邢,喉嚨哽咽,面容堅硬。

先前藍通和玄機的出現,使得蕭然他們的優勢迅猛回升,能與金龍太子比齊抗衡。如今邱元和林弘的降臨,則又把勝利的天平傾斜向了金龍王朝。

剛剛回升的士氣,一下子又跌落下去了。

看來,金龍太子真得不打算給蕭然一點活路了,居然請了三大幫手,且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

「這個混蛋!」目光紛紛地瞪著金龍太子,雲陽拳頭緊握,指甲都陷入到了肉里。但卻,無可奈何。

「藍兄、玄兄,多謝你們幫助了。只是,我沒想到金龍太子他居然……」懷著沉重的心情轉頭看向了旁邊的藍通和玄機,蕭然卻發現,這兩人的臉上卻沒有絲毫擔憂,而是洋溢著一股興奮和得意。「二位,你們這是?難道……」

「這就是最近鬧得風生水起,把炎雲都給打敗了的蕭然嗎?沒想到他還能請得動藍通和玄機。呵呵,只是可惜啊!還是咱們金龍太子技高一籌。」

「這個傢伙來自三流王朝,卻能攪得這新生考驗風雲變幻,也的確有些本事。但是想要撼動我們金龍太子的地位,倒也太過於痴心妄想了。待會兒將他打傷,奪了他的火魂珠,讓他滾到外院去!」

「最好,讓他連去外院的機會都沒有。這種人,只有一個下場——死!」把蕭然視為肉中刺后,金龍太子對他可謂是不拔不快。

聞言,邱元幾人都嚇著了。新生考驗不準出現死亡,而金龍太子卻要殺了蕭然,看來他是真得動了怒火。

不過,很快他們便釋懷了。就算金龍太子殺了蕭然,學院那邊最多會嚴厲斥責一番罷了。難不成,他們還會為了一個三流王朝的人,將金龍太子趕出火魂學院不成嗎?

此時,金龍太子志得意滿,興奮至極,眼神里滿是狂妄和猙獰,大聲喝道:「蕭然,就憑你那三流王朝的背景,你也敢跟本太子比拼幫手?你也配?你還有什麼手段,都使出來吧!哈哈哈!」

話音未落,蕭然倒是沒有說話,而身邊的藍通卻是面帶笑容地往前走了幾步。

雲陽等幾百新生都把目光看向了他。

冷冷地掃了金龍太子等人一眼,藍通喊道:「大天王朝,排行第六;密雲王朝,排行第九。哼!雖然你們很強,但在你們之上,可還有人呢。」

聞言,金龍太子眉頭一蹙,臉色變化。

「鍾兄、黃兄,你們的對手來了。」藍通回頭,沖著茂密無盡的林木大聲喊道。

咻咻!

兩記破風聲急促響起,十道人影飛速而來,又是兩大王朝的隊伍。

看到那十人,金龍太子等人的面色飛速變化。邱元和林弘更是大驚失色,眼瞳當中湧出了一絲忌憚。

鍾天、黃西!

「排行第五的神鐘王朝以及排行第八的西天王朝?」秦邢再次大吃一驚,眼神里湧出澎湃的興奮。如此一來,他們這邊的優勢,又翻轉回來了。

勝利的天平,再次傾斜向了蕭然他們。

「天啊,竟然又是排名前十的強者隊伍!而且他們的實力,分別都比邱元和林弘強。」新生們非常高興,一個個歡天喜地,熱血沸騰。

「一千支新生隊伍,實力排行榜前十中,除了第七之外,其餘全部到了。這真得是一場群英薈萃、天才雲集的大戰啊!」掃了一眼四周,雲陽臉色漲紅,興奮地喊了出來。

這時,眾人才發現,事情果然如此。

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蕭然,站在一邊的玄機猛吸一口氣。他發現,這麼多人匯聚此地,間接、直接的都是因為一個人——蕭然!

正是這個人,攪動了整個新生考驗,打破了數十年來形成的一流王朝統治新生考驗的格局!正是他,讓得前十強隊對立抗衡。

這個傢伙若是真得進了火魂學院,憑他的天賦和能耐,估計火王封禪戰中,絕對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對手!哼,往後,肯定有好戲可看了。

「哈哈,都出來了,這樣的陣容,好久好久沒有看到了。」白髮老者來了精神,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些個小傢伙,還真是血氣方剛,年少輕狂啊!」捋了捋鬍子,灰發老者也是微微笑了笑。

「如果這事要是傳到了學院里,估計這個蕭然會在瞬間名揚全院,蕭老頭估計都會忍不住跑來觀戰了。」白髮老者的兩個眼睛眯成了一條縫,笑容讓他臉上的皺紋顯得更多了。


「打吧打吧,好久沒有看到這麼熱鬧的場面了。」

「現在你還覺得蕭然他沒有勝算嗎?」看了灰發老者一眼,白髮老者笑問道。

被問得有些語塞,灰發老者白了身邊的白髮老者一眼,不再說話了。

看到灰發老者面露難色,白髮老者更是開心,哈哈大笑了起來。 金龍太子舉起右手,如同一軍之帥似的,號令身後百人。

命師 諸君助我一臂之力,進入學院之後,可得金龍王庇護,獲得絕好的修鍊資源!」

「是!」眾人齊聲喝道。

同時,蕭然站了出來,大聲喊道:「頂天立地乃男兒本色,你們願意忍受金龍太子的欺壓羞辱嗎?!」

「不願意!」數百新生齊聲高喊。

「既然不願意,那就隨我出戰吧!」

「吼吼!」眾人齊聲吶喊,聲勢驚人。

嘩!

兩撥人馬,在雙方強者的帶領下,衝殺在了一起。

「邱元、林弘,交給我們倆了。」說著,鍾天爽朗地笑了一聲,往左邊而去。同時,黃西緊跟其後。

三等世子妃 聖天太子,我來纏著。」玄機面色一寒,做好了奮力一戰地準備。

「那金龍太子,留給我吧!蕭然,至於其他人,就麻煩你帶著其他人阻擋了。此戰,必須勝!」說完,藍通直奔金龍太子掠了過去。

沒有在意那麼多,蕭然帶著其他人,與金龍太子麾下百人混戰在了一起。

失去了金龍太子等幾個有名的強者,所剩下的那些人,雖然實力也很強,但論單打獨鬥的話,的確沒人是蕭然的對手。他們聯起手來的確很麻煩,但藍通他們幾大一流王朝的強者,也是不少,雙方比較之下,蕭然他們倒是佔了不少優勢。更何況,蕭然他們人多勢眾,就算整體實力差了一些,但數量上也是可以彌補一些。

交手幾分鐘,金龍太子那邊就有好幾個人已經被打得失去戰力了。同時,蕭然這邊也有十多個人傷重在地,無力反抗。

看到己方處於劣勢,金龍太子倍感憤懣,頓時加強攻勢,打得藍通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

這個傢伙,看來是被逼急了!見到金龍太子連番施展強力武學,藍通眉頭緊蹙,額上熱汗涔涔。他們雖然同為傷門境強者,但金龍太子的天賦、底蘊都要比藍通強了不少。

「藍通,我不想跟你徹底撕破臉皮。所以,你不要逼我!」一拳震退藍通后,金龍太子的嘴角狠狠抽了抽,厲聲警告道。

「哼!金龍,你的確很厲害,但我藍通也不是泥捏的。想要打敗,不拿出點真本事的話,哼!」冷哼了一聲,藍通快速躲閃起來,他要拖延時間,讓蕭然解決掉其他人,再來回援他們。

見到藍通如此不知好歹,金龍太子怒喝一聲:「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轟!

可怕的魂力波動轟然自金龍太子體內爆發開來,空間模糊,聲勢駭人。同時,只見他雙手猛地抬起來,驚世駭俗的魂力一下子奔涌而出,化為百丈高大的浪潮一般,帶著席捲天地之勢,朝著藍通奔涌而去。

「千浪滅天!」金龍太子一躍而起,站在了魂力浪潮的頂端,乘風破浪,周圍空間,轟隆隆作響,如同千軍萬馬奔襲而來似的。

見到這般情況,藍通臉色大變,狠狠一咬牙,右手一翻,一朵寶藍色的火焰升騰而起——深海魔焰。

呼呼!

深海魔焰迎風爆漲,眨眼間化為一頭百丈大小的猙獰巨獸。

這隻巨獸樣子形似麒麟,頭生尖角,身上滿是藍色鱗片,背生尖刺,尾巴修長,如同龍尾一般,神異非凡。

吼!

深海魔蛟獸朝著金龍太子奮力咆哮,聲波驚天動地。它踏空而行,每一步踏出,腳下空間都會響起破裂的聲音,彷彿空間都承受不住它的威猛要被踩破了似的。

「魔蛟嘯天地!」深海魔蛟獸成形,藍通怒眉倒豎,額上青筋暴起,厲聲喝道。

巨大的深海魔蛟獸奮力咆哮,身體陡然綻放寶藍色的光芒,極為刺目,險些要把太陽都給比下去了。一股可怕的波動自它體內爆發開來,隨後沿著喉嚨,自血盆大口當中猛地爆發而出。

螺旋狀的藍色火焰柱,驟然撕裂天空,直挺挺地朝著百丈巨大的魂力浪潮轟擊而去。

轟!

藍色火焰柱狠狠地擊中了魂力浪潮,頓時天地變色,風雲變幻。一陣輕易間就能滅殺生門境強者的衝擊波,呈環形朝著四周洶湧起伏,驚天動地。

百丈大小的魂力浪潮猛地止住了,被擊中的部位猛地往後凸起,像是要將其貫穿似的。

哼!

金龍太子冷哼一聲,那個凸起急速消下去了。同時,魂力浪潮猛地一震,將藍色火焰柱的攻勢給擋下來了。隨後,魂力浪潮慢慢往前移動,且有要將藍色火焰柱給比下去的架勢。

見況,藍通眉頭一蹙,眼神里寫滿了震驚。這是他最強的一招,沒想到居然還是鬥不過金龍太子。

「喝!」穩住局勢后,金龍太子輕輕一跺腳,百丈大小的魂力浪潮綻放黃色光芒,力量兇猛爆發,帶著無匹的攻勢,頂著藍色火焰柱往前沖。

嘩嘩嘩!

藍色火焰柱被震散,化為萬千溪流,肆掠天空,燒得天空一片寶藍。

眼睜睜看著金龍太子越來越近,但藍通卻無計可施。連自己最強的武學都敵不過金龍太子,那他還有什麼辦法呢?

就在這時,魂力浪潮的左右兩邊,突然爆射出數十道黃色火焰柱,朝著深海魔蛟獸爆沖而去。

什麼?!藍通臉色劇變,嚇得魂飛魄散。

嘭!

數十道黃色火焰柱一下子擊中了深海魔蛟獸,白色氣浪轟然炸開,遮天蔽日。一聲洞穿人心的哀嚎聲響起,寶藍色光芒大作,無數零碎的藍色屍塊從天掉落。但很快又化為藍色火焰,消散天空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肯定是深海魔蛟獸被轟成渣了。

噗嗤!

藍通猛地噴出一大口鮮血,身體如折翼鳥兒似的,墜落下來。

「什麼?藍通,敗了?!」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蕭然大驚失色,略有惶恐。

嘩!

空中,十道黃色光芒撕裂空間,帶著無匹的氣勢直奔傷重的藍通而去。

藍通已經落敗,且傷勢不輕,但金龍太子卻還不放過。

好毒辣!

「殿下!」藍火王朝的四人,嚇得后脊樑竄起一股冰寒之氣,毛骨悚然。

這四人急忙抽身想去援救藍通,但他們的對手同時飛升而起,全力出手,一副要將他們阻攔下來的架勢。


「有我們在,你們幾個,休想插手其他地方。」

「滾開!」藍通越來越危險,但他們四人卻只能遠遠看著,無力援救,這讓他們極為焦急和暴怒。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