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子衿的家本來就在這附近,走過去壓根沒有多遠,剛要拒絕,就見李文峰將車門打開,「上車吧。」

這樣子,是不是不太好拒絕?


衛子衿只好讓自己的女兒上了車子,「不遠的,就在前面的路口轉彎就到了。」

衛子衿指路說道。

李文峰啟動車子,往前面的路開去。

衛子衿沒想過跟這個老同學有更多的往來,畢竟小學的同學,她基本上都忘光了。

下了車子,本想就這麼說聲再見的,誰知道李文峰也跟著一起下來了。

站在她們門口,衛子衿乾笑了一笑,「要不進去坐坐?」

「好啊!」李文峰答應的爽快,似乎怕她會後悔一樣。

事實上,這話一說出來,衛子衿就覺得後悔了。

她就只是隨口那麼一說,誰知道李文峰還真就答應了。

乾笑著請他進了屋子,看到玄關處的男式鞋子,是左應城的,收了起來,拿了一雙乾淨備用的鞋子遞給李文峰,「進來吧。」

寧寧先換好鞋子,跑進屋子裡面,直接上了樓。

準備去給爸爸打電話,打小報告去。

媽媽簡直是太笨了

,不僅看不出來李.老.師對她有意思,還親自把人給叫進家裡來了。

喚了張姨,出來倒茶。

「你先坐吧。」

張姨很快的把茶端上來,這是她這裡這麼久,第一次見有夫人的客人上門來,不敢怠慢,切了水果送上來。

因為衛子衿是個孕婦,所以左應城在飲食方面很注重,水果都是進口的,十分新鮮。

李文峰吃了幾塊水果,味道還覺得不錯,四處打量了下這間屋子,沒想到看上去是在老房區,其實屋子裡面的裝修還是不錯的。

以前的時候,就聽說衛子衿的家境不怎麼樣,她是生活在單親家庭中。

沒想到,衛子衿的家裡,還有一個保姆。

這年頭,要在申城這樣的大城市裡面請一個保姆,最起碼要個三千塊錢。

三千塊錢,幾乎是他工資的三分之二了。

李文峰猜測,難不成是衛子衿家發達富裕了?

衛子衿撥了撥長發,見李文峰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尷尬的笑笑,「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李文峰連連擺手,呵呵的笑道,「沒有沒有。」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尷尬的燙到了喉嚨說不出話來。

臉頰憋得通紅,放下茶杯,「那個,你家的廁所在哪裡?」

「就在那邊。」

衛子衿剛給他指了路,李文峰就迅速的起身小跑了過去。

「媽媽,媽媽!」寧寧飛快的從樓上跑下來,踩在地板上發出咚咚咚的聲音。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在樓梯上跑,怎麼還是不聽!」萬一一個不小心,就從樓梯上摔下來呢。

衛子衿黑著臉,寧寧也不怕,反而是將手機遞給她,「媽媽,爸爸突然打電話來說,想跟你說幾句話。」

她放在包裡面的手機,什麼時候到了她的手裡去了。

衛子衿,「……」

手機屏幕上還亮著老公兩個字,衛子衿瞪了她一眼,接過手機到外面去接電話。

她剛喂了一聲,就聽到揚聲器里傳來男人不悅的聲音,「聽說你邀請了個男人回來?」

「……」不用想,這個事情一定是寧寧說的。

扭過頭,從窗口裡面看見寧寧正沖著自己擠眉弄眼的,真是服了。

「怎麼不說話,心虛了?」左應城又問。

衛子衿乾笑,「……那個,其實他是寧寧新來的老師,還有他是我以前的小學同學呢,這麼多年沒見了,他送我們回家,所以我就想著請他進家裡喝杯茶而已。」

「這麼近的距離,還要他送你們回家?阿泰呢?」左應城沉著聲音,濃濃的不悅,「我才剛走幾天的時間,你就領著個男人進門了?」

聽得出來左應城的聲音裡帶著咬牙切齒,估計這會兒自己要是在他面前的話,免不了受一頓懲罰。

頭皮發麻,衛子衿解釋,「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個樣子,其實我是沒想讓他進來的。」

「他都送我跟寧寧回家了,就站在門口,我不請他進去喝杯茶,是不是不好,況且我就是那麼隨口一說,沒想到他還答應的那麼爽快了!」

「這麼說,你還有理了?」

「哪有啊!」衛子衿乾乾的笑著,討好的說,「我就是實話實說了,你要是不喜歡,我現在就讓他離開,好不好?」

吃醋中的男人需要哄,尤其是左應城這樣的。

光是離開,還沒有用,左應城不是那麼好應付的。

只是他現在人在國外,不太好應付,冷哼一聲,「等我回來,再好好收拾你。」

生氣的掛斷電話。

衛子衿回到屋子裡面,就看見寧寧抱著貓咪,跟李文峰面對面的坐著。

那小眼神極為的不善,衛子衿看的就更加頭疼了。

跟左應城一樣,遇見不喜歡的人時,看人的眼神就很兇。

而她更加佩服的是李文峰居然還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寧寧對他的敵意。

—題外話—推薦好基友蔚三爺的文文《秘密新婚,總裁愛妻極致》

簡介:她提出分手,時晏抽出皮帶摔在她的臉上,冷笑。

「最後一次,怎麼也要纏綿一番,不是?」

極致的歡愛,從未有過的冷漠。

這一夜過後,他們互不認識。

文荒的小夥伴們趕緊去收藏起來吧

… 寧寧對李文峰的敵意很重,很不喜歡這個壞老師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媽媽。

就連趴在寧寧大.腿上的貓咪,望著李文峰都炸毛起來。

衛子衿走過去,「寧寧,你忘了爸爸說的話了嗎,不可以讓貓在沙發上。」

「我爸爸再過幾天就回來了!」寧寧不甘不願的將放掉貓咪,目光是看著衛子衿的,話卻是沖著李文峰說的。

想要警告李文峰,不要對她媽媽起壞的心思,不然她爸爸會很生氣的。

貓咪從李文峰的腳邊經過,突然叫了一聲,炸毛起來,用爪子抓了一下李文峰的腿后,飛快的跑掉了鰥。

「是不是抓到了?」衛子衿連忙關心的問道。

李文峰搖搖頭,「沒有沒有,我的衣服攔住了,沒抓到。」

衛子衿舒了一口氣,抱歉的說,「抱歉,這隻貓其實很溫順的,可能懷.孕了,所以脾氣變得暴躁了點。」

「沒事。」李文峰瞥了一眼蹲在它自己窩裡的貓,毛色很漂亮,衛子衿現在這麼有錢,想必養的寵物應該也是很名貴的種類。

「你現在丈夫對你挺好的吧。」李文峰作為一個老同學開口問道。

卻是帶著一點酸意的,衛子衿那麼漂亮,他很好奇是什麼樣的男人娶了她。

「還好,也就那樣。」衛子衿敷衍著他,左應城對自己好不好,沒必要告訴外人。

然而,李文峰的心裡卻不是這樣想的,聽著衛子衿的語氣,好像對她的丈夫很是不滿。

他跟衛子衿同學六年,升到初一的時候,衛子衿就沒有在這裡上初中了。

聽說是去了一家好的初中,日子過的還算是不錯。

後來,他又聽說衛子衿的媽媽去世了,衛子衿也消失不見了。

可是現在看她的生活不像是普通人家,在申城能請得起保姆的,腦海里便不由得有了其他的想法。

難不成衛子衿是被男人給包.養了?

這麼一想,就全部通透了,難怪衛子衿在提起她丈夫的時候,臉色很不好呢。

「那你丈夫是做什麼工作的呢?現在在哪兒啊!」李文峰更加好奇,衛子衿是不是真的被男人給包.養了。

憑她的這副姿色,被男人包.養,很正常。

他那會兒上大學的時候,就有很多豪車來接送學校的校花,那些個校花,在他眼底看來,比不上衛子衿的十分之一的美麗。

「我的丈夫就是公司一個普通的小職員,現在正在出差呢!」衛子衿隨意的說道,把左應城的名號亮出來,會不會嚇著他了??

衛子衿說這句話,李文峰一點也不意外。


更加肯定衛子衿是被男人給包.養了。

家裡能請得起保姆的人回事公司的一個小職員?還有人正在出差,擺明就是一個借口。

李文峰呵呵的笑著,目光往衛子衿的身上看過去,前兩次見面的時候沒注意到,這才發現他的肚子凸隆.起來,是懷.孕了。

估計包.養她的男人,想要個兒子,可是她沒用生了個女兒,於是女兒就呆在她的身邊。

真是個美麗的孕婦呢。

李文峰又不禁想,衛子衿這麼漂亮,那她被幾個男人給包.養過了呢?

思想越想越猥瑣,看著衛子衿的眼神也變了。

衛子衿不是察覺不到李文峰的眼神,太醒目了,跟以前碰上的那些個老色鬼的眼神幾乎一模一樣,讓她很噁心。

沒想到這個李文峰,心裡也儘是想著些齷齪的事情。

下意識的將外套摟緊了,眼神往別處看去,「時間也不早了,你不要回去嗎?」

她的聲音很是輕柔,像是被春風拂過一樣,聽的李文峰一下子沉醉了,開始浮想聯翩。

直到衛子衿咳嗽了好幾聲,才讓他回過神來,抓了抓頭髮,「……那個,你說什麼?」

「現在已經很晚了,難道你不要回去嗎?」衛子衿站起來說,也沒有挽留他的意思。

難怪寧寧不喜歡他了,她也不喜歡他猥瑣的眼神在自己的身上打量著。

還記得以前上小學的時候,李文峰是個斯文淡笑的男生,沒想到長大了居然是這樣。

明顯的在趕人,李文峰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呵呵的笑著,「對對,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衛子衿送李文峰到門口,「你開車的時候小心。」

她乾笑著,扯著嘴皮,然而也不知道這個李文峰是故意的還有無意的,手碰了下她的身體,衛子衿立即就笑不出來了。

斂起細眉,嚴肅的看著李文峰。

「下次有機會,再一起出來玩。」

「這恐怕不太行,我懷.孕了,醫生說不能隨處走動,況且我先生也不允許我隨意外出。」

衛子衿很明確的拒絕了李文峰的邀約,說的是實話。

本來左應城就已經很生氣她讓李文峰進來了,要是再跟他一起出去玩,豈不是要把天給翻了。

「那也沒事,身體最重要。」

上車之前,再次打量了下衛子衿的身體,八成她肚子里的這個是個男孩子,否則她的金主怎麼可能會這麼重視呢。

李文峰的車子剛開出去沒多遠,又一輛寶藍色的車子開進了路口。

還是一輛保時捷的跑車,衛子衿剛想著這裡誰家突然一.夜暴富了,開了一輛這麼***氣的車子。

還沒想好,保時捷的跑車就直接撞上了李文峰的一輛奧迪的車子,保時捷的車頭被撞的變形,而奧迪則只是掉了保險杠。


李文峰剛剛進入到社會上工作,父母也專門為他買了一輛性能好一點的車子,才開了幾天,就發生了撞車的事情。

第一時間,就是心疼自己的車子,下車找對方算賬。

誰知一抬頭,看到對方的車子,比自己的受損的更加嚴重,最主要的還是那居然是一輛保時捷。

當下腸子都悔青了,他沒事作什麼孽下車,應該就開車逃跑的。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