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用什麼淘寶這個名字幹嘛,這一用,立即給馬雲找到了機會。

相反,自己似乎對於馬雲還沒有什麼報復的理由。

誰叫你用淘寶的,這不是活該嘛不是。

雖然張寧真的沒有想過用淘寶來吸引用戶,但是,潛意識裡,張寧還是覺得淘寶這兩個字用得好,至少感覺淘寶牛氣,比拍拍好多了。如果不是因為淘寶交易平台使用了這個名字,恐怕張寧的c2c平台,他就直接命名淘寶了。

要知道,這兩個字,在後世,他就是網上購物的代名詞。

「誤會誤會,我們是會錯了意,以為張寧老弟你真的想抄我們。沒想到,原來不是,我這次前來,可是向你道歉的。」

馬雲一幅後悔的樣子,連連道歉,看得張寧目瞪口呆。

我靠,這太會演戲了吧。

這表情,這動作,若不是知道淘寶是在炒作,張寧還真以為他們是誤會自己了。

「不管怎麼樣,我得向張老弟你道歉,一切都是誤會。」

「誤會,看著不像呀,借勢炒作就炒作嘛,我也不會怪你們。」

張寧直接點破。

「看來一切滿不過張總。」

聽到張寧點破,馬雲終於承認,而且還用讚賞的眼光看著張寧。

這讓張寧內心不斷的吐血。

我了個叉,這個裝逼的傢伙,尼瑪,比我都會裝逼。

「張老弟,我們是在炒作,不過,我們也是迫不得已,希望張總能理解。」


「理解,理解。」

雖然心裡不爽,但此時也得打腫臉撐著,「馬總,你也不需要道歉,我們用淘寶這兩個字在先,雖然我並沒有想借你們淘寶吸引什麼人氣,但你們能夠借這一個機會炒作,而且你們炒作還炒作的這麼好,這是你們的本事。」


「我就知道張老弟是個開明人,佩服,佩服。」

「佩服你妹。」

張寧欲哭無淚,不過,還是壓著心裡的不爽,「什麼佩服,我才佩服你們才對。之前的事我不想計較,不過,我希望馬總的炒作就此停止。若不然,我雖然好說話,恐怕,也會想一些辦法用在你們淘寶的身上。」

「當然,當然,之前的事,一切都是意外,只是誤會。」

與張寧聊了兩個多小時,馬雲心滿意足的離去。

留在辦公室的張寧,卻是感慨萬千。

他感慨的,倒不是這一次被馬雲給坑了一把。

被坑就坑嘛,自己又不是沒坑過別人,現在別人坑了自己一回,也算正常。

只是,今天馬去前來,卻讓張寧對未來的電子商務之戰,感覺到有一些擔心。

有馬雲這個裝逼的天才在,壓力山大呀。 其實,壓力更大的,還在後面。

在馬雲離開企鵝科技之後,馬雲的下一步動作,又一次前來。

「張總,阿里巴巴想在我們的hao123上面打廣告。」

李興平知道企鵝科技也涉足電子商務,對於這一份業務,第一開始卻是拒絕。只是,阿里巴巴連續三四次派人前來談這一筆業務,並且說,如果hao123不合作,那麼,他們阿里巴巴則要告企鵝公司壟斷。同樣,與hao123這一邊差不多的,還有來自搜搜這一塊的搜索業務。阿里巴巴也派了人前來,想在搜搜的關鍵字上,給他們進行推廣。

「靠,這個馬雲,膽子夠大的,業務都做到自己家門口了。」

這讓張寧不得不感嘆,張寧的大膽與聰明。

大凡其他的企業,在他們做推廣的時候,雖然也知道企鵝科技的各個平台,是一個非常好的推廣平台。但是,因為與企鵝公司競爭,他們問都不問。想來,也是想到,這還要問嗎?對方是自己的競爭對手,企鵝會給你做廣告,做推廣才怪。

當然,這都是一些競爭企業負責人的自我猜測。

事實上,張寧也不見得是一個喜歡搞壟斷的人,他們如果有人來問,張寧還真與他們合作。

可惜的是,至今為止,一個傢伙也沒有。


但馬雲卻是例外。

甚至,不但例外,馬雲還考慮到,如果張寧不給予合作,還想出了壟斷的法子對付自己。

的確,如果自己的所有平台拒絕與競爭對手企業合作,的確涉嫌壟斷。不過,張寧對於這個壟斷之類的,倒並不擔心。別說國內,哪怕是國外的微軟,要說判他們壟斷,也是一件困難的事。只是,想到馬雲之前的炒作手段,這壟斷估計企鵝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拿著壟斷說事,恐怕又得給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寶平台,打上那麼一些廣告。

如今淘寶最差的就是名氣,最差的就是流量,張寧不可能讓他再來一次。

如此,這也在另一面證明了馬雲手段的高明之處。

你不合作,他們就又再來一次炒作。

你合作嘛,也好,正好給他們推廣推廣。

「興平,反饋回去,只要他們給錢,我們就接下他們的業務。」

來而不往非禮也。

連續被馬雲幾大動作坑了一筆,張寧不可能一直坐著不反擊。

「芸芸,我們的c2c平台現在有多少商家入住。」

「不是很多,到目前來止,只有1000多家。」

「這麼少?」

「張總,我們這才剛開始弄c2c平台,別人對於我們也不是太了解。」

「我知道,但現在只有1000多家商家,那怎麼行。」

c2c平台最重要的是什麼?

在此前,有不少專家說,是人氣,是用戶。

但是,張寧都要說no。

在電子商務開始之前,哪裡有什麼人氣,哪裡有什麼用戶。

用戶從無到有,從有到萬萬千千,其實是一個一個培養出來的。

新婚男神太危險 ,不是c2c平台越做越大,而是c2c平台越來越多的店主。

布衣大亨 ,單憑平台自己去推廣,有的時候,真的很難。

因為大家對你這個平台很陌生,大家對你的產品也很陌生,只有一些喜歡新鮮的用戶,他們這才加入。這也倒至,哪怕企鵝商城現在是國內第一的電子商務網站,其實真正的購買用戶,也沒有多少,而且,他們也還是不賺錢。

但是,如果有成千上萬,甚至是幾十萬的店家,幫助你來推廣他們的平台,那效果,絕對是事辦功倍。

想一想,你的好友,你的親戚,你的同學,你認識的朋友,他們都在開網站。

做為朋友的你,做為親戚的你,做為同學的你,你是不是該去捧下場?

不捧場,點擊一下,增加下人氣,這總做得到吧。

哪怕你沒有這個自覺,但做為這一些店家,他們自然而然,也會自己前去做推廣。

一家店主拉十個用戶,或者拉十個ip,十家拉一百,一萬家就是十萬ip。

如果有十萬家店鋪,光是ip流就有幾百萬,想不引起他人注意都難。

所以,c2c平台的第一步,不是用戶,也不是流量,更不是產品,而是店主的入住。

「張總,我們已經有了下一步動作,我們會派業務員前往珠三角,長三角地區,進一步將一些店家拉到我們企鵝。」

「去現實拉業務,這個可以緩一緩,這太要時間。而且,芸芸,你不覺得,淘寶不是已經拉了一些店主到他們那裡開店么?」

「張總,你的意思是,讓在淘寶開店的店主,來我們這裡開店?」

「對,沒錯,都是在網上賣東西,在淘寶上可以賣,在企鵝難道不可以。而且,我們這裡的流量比淘寶還多出不少。」

「可是,他們會來嗎?」

鄧芸芸並不是特別看好這個計劃,說道,「我們有過調查,不少在淘寶上開店的用戶,他們並不知道我們企鵝商城。或者說,並不是他們不知道企鵝商城,而是他們本來就對互聯網了解很少,這一批店家也是淘寶花費了很大的力氣,這才拉過來的。他們連我們企鵝商城的網址,估計都不會知道。」


「呵呵,芸芸,這有什麼難。他們不知道,我們就讓他們知道。他們不知道怎麼去我們企鵝商城,我們就教會他們去。 你的大明我做主 ,或者留言,我希望每一家店主都能看到我們企鵝商城的信息,並且,讓他們來我們這裡開店。而且,為了吸引他們來我們這裡開店,我們還應該搞一個活動。比如,開店有獎。凡是來企鵝商城開店的用戶,不但所有費用全免,而且,企鵝商城還給每一家來這裡開店的店主一次首頁推薦的機會。我就不相信,有這樣的推薦,他們還會不來。」

馬雲呀馬雲,你有張良計,我也有過牆梯。

你用我的資源給你們打廣告,那你們千辛萬苦拉來的用戶,我也不客氣了。

心裏面計較,企鵝商城立即組建了50個發貼小分隊。

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佔領淘寶,還是佔領淘寶,無論如何,也要佔領淘寶。

ps:求訂閱,求月票,求打賞,求妹紙入住qq群。 只是一夜時間,淘寶無數店主起床,都發出一條消息。

企鵝商城正式推出c2c業務,所有新入住商家,免費首頁推薦一次。

推薦是什麼?

推薦就是廣告。

首頁推薦是什麼,首頁推薦就是最牛叉的廣告。

這一些店主雖然從實體的店面轉到網上的網店,有很多的不適應。有一些店主不怎麼會打字,還有一些店主,為了開網店,這才剛剛配電腦。但是,不管他們熟不熟悉,他們對於推薦,對於廣告,還是懂得的。

在他們心中,也同樣明白。

網上的推薦與現實中的廣告,其實一樣。

只要廣告打下去,不愁沒有用戶,不愁自己的產品賣不出去。

淘寶平台的確是免費給用戶開店,但是,淘寶平台的推薦,都是要付費的。

有一些實力比較強的店主,通過付費,的確獲得了更多的利潤。但是,大凡一些店主都是普通的店主,他們的資金有限,只能掛在上面,等著別人來購買。這樣的銷售,雖然並不是一個產品也賣不出去,但卻很慘淡。

如今,居然有一家企鵝商城可以免費推薦。雖然只有一次的機會,但是首頁推薦,怎麼說,也可以給自己增加不少人氣。而且,這一家平台也是免費開店。他們都是在網上賣東西,在一家賣是賣,在兩家賣也是賣,肯定多註冊幾家。

不要說,這一些店主只是一看,一時之間,就此紛紛到企鵝商城開店。

淘寶。

「雲哥,那個企鵝太無恥了,這樣一拉,我們前期的努力,全白費了。」

看著每天都有店主跑去企鵝商城,陸兆喜是氣得吐血。

只是,對此他們又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些店主去那裡開店。

「兆喜,不要鬱悶了,企鵝的張寧不是白混的,雖然這的確很無恥,但這是大勢所趨。網店開起來又不要成本,不像現實一樣,在哪裡開不是開,為什麼不多開幾家。他們企鵝能借著這一點優勢搶掉我們的用戶,也算正常。不過,我們也沒有太多的損私。至少,這一些店家雖然會到企鵝那裡開店,便他們也還會繼續用我們的淘寶。」

「那隻能讓我們的店主每天都流到他們那裡么?」

陸兆喜大為不爽。

「這沒辦法。電子商務不比別的業務,這註定是一場持久而漫長的大戰。不過,如果我們什麼也不做,恐怕,我們遲早有一天會被企鵝商城吃掉。店家上面,我們已經沒有太多的優勢了。要發展新生的店家已經到了瓶脛。我倒是覺得,我們可以利用我們c2c平台的一個優點,打企鵝商務一個措手不及。」

「雲哥,你有什麼辦法?」

「降價,我們要讓這一些店家瘋狂的來一次降價,這個降價幅度,至少得降20%以上。」

「啊,20%,這麼多。雲哥,這恐怕店主不會答應。這降價的太厲害。」

「我們可以給他們彌補,只要參與降價的,我們可以給他們做推廣。」

「可是,這樣一來,我們的淘定就沒錢賺了。」

淘寶本來就是靠賣推薦賺錢,也就是等於賣廣告。

將推薦免費給店主,本來淘寶就不賺錢,此舉,反而會讓自己虧損更多。

「我知道,不這麼做,我們根本打不出自己的優勢。我們現在所要做的,就是要將淘寶,打造成為全國最為便宜的電子商務平台。只要以後有人想到網購,那麼就會想到淘寶。因為,我們這裡是最便宜的。」

「可是,雲哥,萬一企鵝商城也跟著降價怎麼辦?」

「不會,他們不敢降,也不能降?」

「為什麼?」

「他們的企鵝商城並不是一個單一的c2c平台,他們還有一個b2c的業務。如果讓c2c降得太嚴重,那他們b2c則沒有任何利潤。而我們只是純粹的c2c,降多少,怎麼降,什麼時候降,我們都可以自己安排,而他們,卻不能。除非……」

「除非什麼?」

「算了,沒什麼,這沒多大可能。」

馬雲心裡其實還是有些擔心。

降價原則上,他認為企鵝不可能跟著降價。

只是,他又有一些擔心,萬一張寧這小子,就想與自己拼了,就想這些年,打死也不賺錢,打死也要做電子商務,那自己這個降價,估計也沒有辦法。不過,馬雲並沒有將自己的擔心說出來,「兆喜,你吩咐下去吧」

「好,我立即就去。」

淘寶行動非常快速,立即就討論出了具體的降價事儀,並且,在後台公告上發布了參加降價的具體原則。若是有店主參與,則有可能推薦到首頁。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