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章果老只能用白眼來表示。「別關顧著對我白眼了,感受一下你自己身體內的變化。」驕陽仍舊笑,但章果老聽到驕陽的提醒,也顧不得她那揶揄的笑容。

細心的感受著自己身體內的變化,也一細看之下才發覺,驕陽襲來的靈氣,在滲入他的體內之後,已經開始在慢慢的融合。這一發現,讓章果老更是驚得連嘴都合不攏嘴了。

這靈氣師完全就是給靈力者的最佳後備啊!這樣一來,就不擔心身體內的靈力被消耗光了。有個移動式的聚靈陣,這是多麼強悍的一個技能。當然這對於驕陽這個攻擊式的前鋒來說,有點雞肋。

「怎麼樣?評價下。」儘管對於驕陽來說,有點雞肋,但是她還是很喜歡,很享受被人誇讚的。對此章果老儘管知道這丫頭又在尋找自我的優越感了,但是這樣的技能,確實值得擁有極高的優越感。

這是多少人相求都求不來的,「不錯,以後打架都可以無所顧慮了。」章果老那激動的模樣,好似很想現在就像出去干一架似地,看的驕陽一陣無語。那手腳都不能動的人,還想著跟人打架,真是讓人不省心。

「你呢,還是好好的養傷,其他的就別想了。」對於驕陽那無情的打擊,章果老表示很大度的接受了,那模樣,好似擁有那個技能的就是他章果老似地。「等我回來,咱們在一起研究研究傳送陣。」

。 聽到驕陽的話,章果老表示很願意接受,傳送陣雖然自己不能布置,但是畢竟比驕陽要了解許多。而且到時候真的布置成功了,那也是有自己的一份功勞的,想想都讓人覺得激動。


「好。」笑著對著驕陽點頭,但心裏面的激動,已經不能用言語來形容了。「好什麼好,好好的養著,不然我就白救你了。」話略帶生硬,從外面響起,明顯是對著章果老的聲音從大廳里傳出來不滿。

驕陽坐在牆面的最邊上,在外面墨清潤根本就看不清是誰。但是卻見著章果老在那八仙桌邊上坐著。「我幸苦的救你,不是讓你出來顯擺的,回去躺著。」那話里可沒有絲毫的溫文爾雅,生硬的不行。

聽的驕陽微微挑眉,看向章果老。可見他的樣子,卻絲毫沒有生氣的模樣,反倒是眸子之中滿是笑意,那笑,卻是寵溺。這讓驕陽看的一陣雞皮疙瘩,果然有些感情,是她所不能理解的,就好比章果老對墨清潤的親情。

「怎麼,你墨大神醫救人就應該默默無聲的低調?」這話說的,是什麼邏輯?驕陽忍不住翻白眼,這明顯的關心話,卻被他硬生生的說成這樣,也真是難為了這墨清潤了。

墨清潤顯然沒有預料到這裡面的是人驕陽,畢竟昨夜他們那麼晚了才從魔域之中出來,想來今天會好好的休息,卻不想這麼早就到了這裡來了。只是墨清潤不知道的是,驕陽的睡眠本來就是可有可無的。

一時間,墨清潤的臉色變得了幾變,這個女人,他絕對不想在看到。但是此刻看到了如若不打招呼,日後自己的那些書籍,怕又是要遭殃了。硬著頭皮,從外面踏了進來,尋著聲音,朝一旁看去,只見驕陽帶著玩味兒的笑意,正看著自己。

「早啊!」臉上方才的嚴肅不在,立馬堆滿了笑意,對著驕陽伸手打招呼,那模樣,就算的唱戲的,變臉速度恐怕都沒有這麼快,真的看的驕陽又是一陣驚奇,原來男人也是有多面性的,就如同此刻的墨清潤。


驕陽噙著笑意,歪著腦袋,看向了外面,搖了搖頭。「貌似不早了,差不多日上三竿了,你的時辰怕是不準。」驕陽說的真摯,但墨清潤又哪裡不知道,這丫頭就是在嘲笑自己比她還晚。

但,有火卻不能發。深呼吸,絕對不能發脾氣,自己的弱點被他掌握在手中,還是先忍忍。而且自己的那些寶貝,看來要找個地方存放了,不然一直這樣被這個女人壓迫,長此以往也不是辦法啊!

「王后說的極是。」那模樣,雖然算不上卑微,但是卻絕對是下了矮樁的,這樣驕陽的心裡又是一陣涼快。「嗯,你們慢慢聊,咱們回見。」驕陽依舊笑看著二人,說罷,便轉身要離開。

章果老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那臉頰上噙著的笑意,卻讓人看得出來,他是相當喜歡這個丫頭的。倒是墨清潤,看著驕陽離開之後,那溫文爾雅的模樣,瞬間垮塌,「把脈。」那語氣雖然說不上可惡,但絕對不算和善。

。 章果老也並不在意,對於年輕人之間的鬥嘴,他也不曾放在心裡,反而覺得這樣挺好的,至少證明關係融洽。當然,如果驕陽在這裡的話,定然會說是章果老的眼睛被泥糊住了。

不然是從那個地方看出來,他們關係融洽的?「現在想走還不用那麼急,先養段時間,不然走殘了,我可不會在管你了。」對著章果老,墨清潤的話,永遠都是如此難聽,但是那話中卻難掩關心之色。

章果老活了幾百年了,連這點不可能不會聽不出來,只是淡淡的笑著,點頭應承著墨清潤的話。「我走了。」只是把脈之後,墨清潤便要離開,章果老倒也沒有阻攔,只是開口說道。

「我知道,如果覺得太累了,以後可以間隔時間長一點過來。」他知道,他在魔王閣還有要職,加上魔域的事情,他也是相當的繁忙的。章果老是出自於關心,但似乎墨清潤卻並沒有打算好言接受。

「養好自己,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蹙眉,那臉頰上的微微的不耐煩,章果老自然是看在眼裡,但卻沒有在說什麼。墨清潤收拾好東西之後,便走了出去,留下章果老一個人對著他離去的背影深深的看著。

章果老又何嘗明白,如果真的到了看他生厭的地步,又怎麼會為他治療?更何況這樣的治療還是如此的特別,要是一般人根本就不會選擇用這種方式來救治。

只是那麼多年的心結,不可能就那麼幾日就解開了,這一點章果老比誰都明白。雖然進展的緩慢,但他知足了。至少如今的一切都是正面,而又向上的。眼下他最期待的卻是驕陽那丫頭,聚靈陣,只要想到就覺得令人熱血沸騰。

而且那丫頭如果一旦布置聚靈陣的話,絕對不會只是一個小小的聚靈陣,定然會布置極大型的,不然依照她的進階的速度恐怕也不會等到現在。章果老激動之餘,還是忍不住驚嘆,這丫頭的對於陣法的天賦真的天賦異稟。

只是不知道跟她是異族有沒有關係,雖然如此想著,但這些事情終究影響不了此刻他內心的激動,要不是身體不允許,他此刻恐怕都想要去魔王閣親眼見證這一刻。

而驕陽離開金耀學院之後,便直接回了府邸,這會兒季末與季婕早已早等著驕陽的歸來,本來季婕聽了自己哥哥說今日驕陽要去魔王閣布置聚靈陣的事情,她還有些不敢相信,她作為魔王閣的魔女大使,自然是明白聚靈陣意味著什麼。

如此一來,她還能淡定,就是真的有問題了。不過,季婕看了看身做在高位的季末,依舊在淡然的喝茶,那模樣絲毫沒有受到影響一樣。也不得不佩服,果然是冷血動物,除了嫂子之外,恐怕沒有什麼能引起他的吸引力了。

季婕不由的撇了撇嘴,果然是有異性沒人性的代表。季末自然是看到自己妹妹的那些小動作,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並沒有什麼表示。而那邊驕陽剛剛踏入府邸,季婕便撲了過去,「嫂子……」

。 被季婕這突如其來的熱情驕陽有些莫名其妙,伸手將這個八爪魚似地撲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給扳開。「有什麼事情,好好說。」季末此刻也起身,走向驕陽,將那個還想要撲來的妹妹,直接用五指山給隔離開來。

看的季婕又是一陣白眼,這哥哥護妻的樣子太明顯了好伐。「離遠點。」還淡淡的加上三個字,將驕陽帶離季婕。季婕忍不住的滿頭黑線。「我是女人,我是女人好伐?」

季末回頭,依舊淡淡的看了一眼季婕,「女人也不例外。」這下不止是季婕無語了,就連驕陽也很是無語。這兄妹兩個還可以在奇葩一點,真的,她絕對不打死,只會打殘,當然這些都只是驕陽想想罷了。

叫她打,她還捨不得呢!唔……不得不說,秀恩愛什麼的,那真的就只是深情流露而已。最後的最後,季婕無語,真的沒話可說的了,只得跟著二人朝祠堂走去。

三人輕車熟路的來到了魔王閣,這次到來,季婕也沒有在裝扮魔女的華服,只是依舊一身素衣,季末則是根本就沒有去想這些事情,儘管如此,出現在魔王閣大殿之時,那些人依舊對季末季婕二人畢恭畢敬。

「你們散了吧!我就隨處走走。」季末沒有說話,反倒是驕陽開口,下面的人聽罷,明顯有些遲疑,但看著王與魔女大使二人沒有任何錶示,好似默認了一般,下面的人這才緩緩地退了下去。

對於這些人的態度,驕陽並不在意,畢竟她與魔王閣之間的關係,只是一個王后而已,實力上是絕對不足以讓人信服的,至少比起季末季婕這兩個人來說,她為魔王閣所做的,實在的不值得一提。

但季婕心裡卻很是不爽了,看了看自己哥哥,雖然季末沒有說話,但是看的出,他那眸子之中也是透露著戾氣。見此,驕陽倒是笑意盈盈的伸手阻止了季婕想要說的話。「沒事兒。」

言罷,便自顧自的朝大殿門外走去,她要的不是他們口頭上的臣服,而是心裡的臣服。所以季婕出不出聲對於她來說,都是沒有必要的。季末依舊不說話,但是步伐卻跟上了驕陽。

驕陽的出現,在魔王閣來說不算是陌生,但大多數人都只是聽說,很多還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之中的王后,不免有人嫉妒,有人羨慕。畢竟能得到魔王的垂青,這是多少人祈求都求不來的。

但更多人則是看到驕陽的容貌之後,便這才驚覺,她確實有那個資本成為王后,就單單論那容貌,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的形容詞都不會讓人覺得誇張。更有些許男兒,對驕陽流露出痴迷的模樣。

驕陽走出大殿之後,收到的都是這些奇怪的眼神,反而沒有看到合適的場所在布置聚靈陣。而且在這些奇怪的眼神中,自己後背的那到深邃眸光,越發的冷冽,就連她都感覺到自己的後背好似被季末盯出了一個窟窿似地。

。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季末,此刻的季末緊緊的握拳,那菱角分明的俊臉上,好似布滿了霜寒,看的讓人心生寒意。那些望著驕陽的男兒,這才驚覺,自己看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魔王閣的王后。


不用看,只是用感覺,就能感覺到來至魔王身上的冰寒,心下一顫,趕緊施禮離開此處,不然身首異處還不知道是為什麼。看的驕陽則是無語,這個男人,真的是太霸道了,連別人看都不給看,真的是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

儘管很無語,不過,心裡卻忍不住甜絲絲的,唇角微微的翹起,證明著此刻驕陽的心情愉悅。跟在二人身後的季婕見此,已經無語了,對於自己哥哥這種行為,只能用千年,萬年的老醋罈,不然怎麼那麼酸,真真是夠了。

而驕陽卻不在想那麼多,深深的呼吸,用心的感受這周圍的地勢。放眼整個大殿出去,便是寬闊的廣場,驕陽感受到周圍i的靈氣波動真的虛弱的可以,也就放棄了在這廣場上布陣的想法。

本來她以前是看到大殿的,只是大殿是議事的,所以用來布陣,真的不是很好。想要選擇一個安靜,單獨的地方,雖然有些困難,但卻不是沒有那個可能。畢竟魔王閣也算是人傑地靈之地,這從驕陽第一次來魔王閣的時候便已經知道了這一點。

驕陽在前面用靈氣感受這周圍的靈氣波動,這對於靈氣師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而季末季婕在身後跟隨。目前知道驕陽要布置聚靈陣的只有季婕季末二人,對了,算上章果老也就三個人而已。

而且加上有季末跟在驕陽身邊,在魔王閣,沒人敢跟著驕陽,儘管此刻驕陽正在魔王閣各個禁地亂竄。看的季婕忍不住一陣眼皮直跳,季婕掀開眼瞼,看著那依舊平靜無波的季末。也是忍不住一陣的感慨,果然這樣的寵妻無度,也只有自己家的這個哥哥能做詮釋的如此淋漓盡致。

那些看守,鎮守禁地的護衛,真真是有苦難言,又不知道這王后突然來禁地亂竄什麼。又怕自己看管的魔獸因為她的到來而被逃脫,到時候受罪的還是自己。

儘管苦不堪言,但看著站在一旁依舊不說話的季末,誰又敢說這王後半點不是?只得放縱她繼續亂竄。而驕陽此刻站在禁地的最中間處,這裡是一個密林,但她將靈氣放出去之後,便遇到了四個方位的阻礙,而且那阻礙距離她這裡的距離,是相當的遠的。

怎麼說呢,這個禁地不算大,但也不算小,剛好那些阻礙就是禁地四面的環山。「季末。」感受到這一點之後,驕陽在禁地內終於出了聲音,絲毫沒有估計身後那快要蘇醒的魔獸。

就是驕陽的這一聲起,那些護衛被嚇得腿都快軟了,心底都是暗想到,這王后真的是姑奶奶了,她到底知不知道這魔獸一旦叫醒,意味著什麼?那是十階五星的魔獸,這是還差五星便要進階為神獸的魔獸。

。 這樣一旦被叫醒,恐怕大半個魔王閣又要生靈塗但。而季末與季婕卻沒有去在乎這些,他們自然知道這裡面關押的是什麼魔獸,但此刻比起驕陽要做的,那簡直是不值得一提。

季末與季婕幾乎在驕陽的話落下一瞬間便趕往了驕陽所在的位置,剛剛趕到,季末便開口詢問道:「這裡?」他雖然是詢問,但那話中卻滿是肯定。驕陽點頭,算是回答了季末的話。

見此,季末攬起驕陽的腰肢,騰空而起。「那小黑熊就交給你了。」驕陽對著下面的季婕俏皮的眨眼,季婕剛剛從找到合適的地方那股興奮勁裡面醒悟了過來。忍不住抽搐,暗罵。

這兩個人,真的是夫妻了,算計人來,都不帶想的。回過頭去,看著那已經蘇醒了過來的暴熊黑魔獸。這還差五星就進入神獸的小黑熊,真不知道她是哪裡看出來它這麼大的體積是哪裡小了。

雖然心裡心裡無限的抱怨,但季婕手中的動作也不敢怠慢半分。畢竟那暴熊黑魔獸已經起身,一步一步喘著粗氣,朝季婕而來。看著它的體積如此的龐大,但是它的速度卻是相當的敏捷。

季婕也就剛剛準備好攻擊的模式,它便一個閃身朝季婕衝刺了過來,那速度,有如閃電,看的人眼睛忍不住一花。但季婕的速度也不滿,手中的靈力猛然的聚集,形成一朵龐大的無色冰蓮,那無色的冰蓮,帶著濃郁的防禦氣息,抵擋著那暴熊黑魔獸的這突然的一擊。

兩者相撞,「轟……」一股強大的靈氣碰撞,朝四周散發出兩者靈氣,激蕩的靈力,讓四周的樹木猛然的一下被推翻在地,而且碗大的樹木,只是一瞬間,便被攔腰折斷。

可想兩者之間的靈力是如何的強大了,那些護衛想要上前幫忙,卻被剩餘的靈力,直接掀翻出了一丈多遠,有些實力差一點的,只是感覺到胸口的血液不斷的翻湧,更甚至一口鮮血吐出,染紅了腳下的草地。

而季婕的髮絲被激蕩的靈氣吹拂的胡亂飛舞,冷然的看著眼前的魔獸。季婕手中的靈力護盾猛然的一手,不過只是眨眼之間,只見她的手掌之間,帶著一股劍雨,那劍雨自然是她用她的靈力而成。

帶著排山倒海之勢,直接朝那暴熊黑魔獸襲去。空中的驕陽看到季婕的攻擊不得不感概,這樣華麗的打鬥真是漂亮,而且她也並不認為這攻擊力只是漂亮,那殺傷力也應當是相當的厲害的。

而她這輩子都無法做到這樣華麗的攻擊,她會的,只是簡單,快速,一擊必勝的攻擊,猛然的一下看到這樣的攻擊,她還是很想要嘗試的,但她卻比誰都明白,那都只是想想而已,她不能修習靈力,這終究是個遺憾。

「你說,讓季婕一個人對付,真的可以么?」雖然季婕看不出落敗之勢,但驕陽還是難免會擔憂,畢竟那是快要進入神獸級別的魔獸。「這都對付不了,還真沒臉說是我妹妹。」

。 驕陽無語,她決定不在說話了,對於想來感受自我良好的季末,她只能用無語來表示,只是擔憂的看了一眼下面仍舊打鬥激烈的一人一獸。而他們二人也沒有閑著,季末帶著驕陽直接躍入上空,驕陽的將靈氣放置出去,用靈氣感受著周圍的靈氣波動。

這裡的靈氣十分的濃郁,而且這裡的地勢好似一個天然的聚靈陣,雖然並不明顯,但在驕陽的感受之下,絕對沒有錯。這樣一個滋生靈氣的地方,在布下聚靈陣,絕對是極佳的地方。

而且這下面的禁地地方相當的大,如果同時讓上千的人來修鍊,恐怕都不是什麼難事。「就是這個地方。」驕陽看了看四面的環山,對此表示相當的滿意。見驕陽確定了地點,季末這才帶著驕陽從空中落了下來。

此刻季婕已經將那小黑熊處理好了,看的驕陽也是一陣羨慕,畢竟這樣的實力也是不容小覷的,她向來都知道季婕的實力不差,但是絕對沒有沒想到會如此強悍。

「你們兩個。」季婕看著驕陽與季末二人,一陣咬牙切齒,雖然打敗了那暴熊黑魔獸,但此刻季婕的一身素衣,也是被掛壞了好幾處,顯得有幾分狼狽。而驕陽直接伸出大拇指,雖然氣還哽在喉,但是看到驕陽如此動作,還真的有氣發不出來了。

只得瞪了瞪了事,驕陽的動作也不緩慢,直接抽出匕首,刺入那暴熊黑魔獸的腦袋之中,取出靈核,這東西她可沒有打算落入別人的手裡,儘管那人有可能是季末,也有可能是季婕。

對於驕陽的動作,季末與季婕二人都不會說什麼,在他們的眼裡,好似平常事一般。但看在別人的眼裡,那就不一樣了,堂堂魔王閣的王后做樣子的事情,著實有些讓人吃驚。

不過儘管吃驚,但也不會說什麼。驕陽將那靈核收好了之後,看著地上的暴熊黑魔獸的屍體,倒是沒有多看一眼,如果是天星恐怕會想要拿來烤肉吃,但這人不是天星,而是驕陽,她可沒有貪口腹的習慣。

「清場。」驕陽對下面的人丟下一句話,便離開了原處,下面的守衛速度倒也不慢,驕陽的話落,就開始著手開始清理這地方。季末自然是跟在驕陽的身後的,驕陽雖然速度很不錯,但是爬坡的速度明顯是沒有他快的。

驕陽也落得自在,由季末半抱著,快速的朝東南方向而進。速度不用說,自然是相當的快,不過只是一瞬間,二人的身影已經不在遠處了。很快,驕陽與季末已經到了位於東南方向的環山山頂上,驕陽朝下俯視。

由於眼下的地方是四面環山,此刻在驕陽眼中的下面,好似跟一個木盆似地,被四面的山給圍繞了出來。驕陽找好了地方,將自己身體內的靈氣召喚了出來,那股深藍色的靈氣形成一股靈氣球,在這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的奪目。

將那靈氣球放置在山頂朝氣最濃郁的地方,此刻好似在那山頂放了一刻藍色的水晶球似地。

。 在陽光下,讓下面的季婕等人都看的相當的清楚。做好一個,驕陽再次讓季末帶她去另外幾個山頭,依次分別按照方才的方法放置靈氣球。

做好這一切之後,驕陽很明顯就感覺到了身體內的靈氣虧損了不少,但好在不算多,對於接下來的布陣,沒有太多的影響。不過也由此可見,這個陣法耗費的靈氣,恐怕是大的讓人無法想像。

「末,你能固定住在中間那處么?」驕陽指了指四面環山的最中央,那裡根本就沒有任何山體,也就是說,需要在拿出憑空停留。這樣的難度,要說這乞靈大陸上能做到的,恐怕無根手指都能數得出來。

就算是章果老恐怕都不行,季末順著驕陽指著的方向看了看,眸色未變,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好似這樣的難度只是小兒科似地。見季末說可以,驕陽也難免送了一口氣,不然她還得搭檯子,那樣太慢了。

「那行,你帶我過去。」季末仍舊沒有說話,但是手上的動作也沒有減慢半分,單手摟著驕陽的腰肢,季末腳下一點,直接朝那虛空處飛奔而去。

飛翔的感覺迎面而來,如果是膽子小一點的人恐怕都會嚇得驚叫出聲,但驕陽卻將雙眸睜開,詳細的用眼眸測量距離。那模樣絲毫沒有受到騰飛的驚嚇,反倒是好像在地面一樣自在。

就算在下面看著這一切的季婕,都忍不住一陣心驚,雖然看不清二人是什麼表情,但是她卻已經覺得有些提心弔膽了。「停……」驕陽突然出聲,季末倒也配合的相當的好,就在驕陽話落的瞬間,二人便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

此刻季末的腳下卻好似縈繞著一圈黑色的煙霧,儘管淡淡的,但是在下面一直觀看著的季婕卻看的清楚。心下不驚再次感概,自己哥哥的實力又精進了許多,怪不得可以敢託大,帶著嫂子往天上飛,原來是人家早有準備,還害的她一陣擔心,看來是多餘了。

二人在空中停留,驕陽的速度也不慢,將自己儲物空間之中早就準備好的靈符靈石拿了出來,催動著身體內的靈氣,藍色靈氣順著她的手腕,不斷的滲出,縈繞在驕陽與季末二人的周圍。

那些靈氣好似認主一般,一點一點的滲入驕陽手中的靈石之中,有了靈氣的支撐,驕陽將五塊靈石一一的擺放在她的面前,有了靈氣作為支撐,也不擔心靈石會掉下去。

五塊靈石帶著強悍的靈氣,還有屬於驕陽的靈氣,不斷的圍繞,此刻在空中的二人好似神仙下凡似地,朦朧之中,仙氣十足。拋卻驕陽即將要做的事情,單看現在的模樣,到很是養眼。

而驕陽卻沒有心思去在乎這些,眼眸高度集中的盯著眼前的五塊靈石,生怕有一點的閃失。就連季末都忍不住緊張了起來,雖然沒有說話,但摟著驕陽的手臂,明顯力道大了許多。

驕陽將五塊靈石控制住之後,便將另外的五張靈符也注入靈力,有了靈力的注入,自然如同那五塊靈石一樣,操控了起來,自然是因對自如。五張靈符憑空而起,離開了驕陽的手中。驕陽手中口中均不停歇。


。 要將靈符鑲嵌到靈石之中還得需要靈咒,這是一道最重要的工序,不然整個聚靈陣就算布置起來,那也都只是個花架子,根本就不會有實質性的作用。口中的靈咒一處,那靈符好似有感應似地靈符上的咒文開始泛紅,漸漸的泛出了亮光。

儘管在這陽光最盛的午時,那咒文的顏色比陽光還要刺眼許多。靈氣也大量的不斷注入靈符與靈石之中,五顆靈石,五張靈符,靈氣不得有半點不均,所以可見此刻的驕陽是如何的高度集中精力了。

那靈石比起小小的低級靈石自然要大許多,需要的靈氣自然要多的多,如此一來,驕陽體內的靈氣消耗的特別快,儘管此刻她已經是藍階的靈氣師了,但是那靈氣的供給,還是有些困難。

特別是後面,前面倒是無所謂,後面隨著靈氣的不斷消耗,供給起來,那是想當的困難的。少於藍階以下如果要布置如此大的聚靈陣話,到時候陣法沒有布置成功,人恐怕都已經支撐不住倒下了。

畢竟靈氣師的靈氣只是依靠著收集,壓縮,如此得來的靈氣,所以用到最後,很容易用完。當然還有一種可能那是用不完的,那就是不用。而此刻的驕陽,卻不知道是什麼金烏當空熱的,還是靈氣消耗太快,她的額角已經開始滴落汗滴。

不過想來是第二個原因最多,畢竟吸血鬼是被金烏曬不出汗水來的,當然也沒有那個吸血鬼去試過,除非不要命了差不多,當然驕陽也算是特別的存在。

見此,季末去沒有出聲打擾,畢竟在關鍵時期,他也不敢妄自動驕陽半分,只有將身子穩住不搖晃,便是最大的幫助了。隨著驕陽的靈咒一落,突然,緊閉的雙眸猛人的睜開。

此刻驕陽的身體周圍已經布滿了濃郁的靈氣,而且那藍色,在陽光下顯得格外的迷離,但此刻卻無人欣賞這好看的一幕,下面的季婕將手掌緊握成拳,緊緊的握住,無比擔憂的看著空中的二人。

那模樣,比起季末與驕陽二人還要緊張。而魔王閣的眾人自然也是看到這方向的異樣,紛紛跑了過來,但還未跑進禁地的範圍內,便被季婕一記冷眼過去,生生的停在了禁地外面。

雖然在禁地的外面,但是卻不影響大家看到空中的二人,此刻眾人一陣驚嘆。雖然不解這王與王后在做什麼。但只是看那二人的身姿,便好似神仙眷侶似地,讓人心生羨慕之情。

而驕陽掙開眼眸的那一霎那,便果斷開口。「第一顆,東南方。」驕陽雖然沒有明說,但二人的默契那也不是一兩日的,自然是明白的。季末的手中速度不慢,直接將排列在第一的那顆靈石直接用靈力打了出去,直直的朝東南方而去。

依照季末的實力,想要控制靈石的走向,還有落地的地方,那是很簡單的。果然不出所料那靈石直接落在了方才驕陽放置靈氣球的位置。「第二課,西北方。」說起來很長時間,但實際是不過只是瞬間完成。

。 按照驕陽的話,很快將四顆靈石分別放置在四個山頭上,其實有了驕陽之前那那些山頂上作為鋪墊,季末行動起來,還是相當的容易的。四顆靈石分別放置好了之後,驕陽將最後握在手中,一手握著那塊靈石,一手捏著五張靈符。

捏著靈符的手,朝空中一揮,五張靈符迎風而起,這次不用驕陽說,季末也都知道,將靈符直接用靈力推動,快速的朝四個方位的靈石而去,此刻那四張靈符好似利劍似地,直直的朝各自的靈石而去,那模樣哪裡有靈符紙張的那樣柔軟。

靈符到達靈石的地方不過只是眨眼之間的事情,那靈符觸碰到靈石之時,便開始融入那靈石之中。五張靈符幾乎是同時在融合,驕陽見此,手中的也速度自然也不會落下,將手中的靈符直接蓋如靈石之上。

那靈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融入靈石之中,幾乎是下一瞬間,驕陽的靈氣不斷的朝四周擴散,形成五道藍光,不斷的朝那靈石之中注入。而且速度相當的快,靈氣的走動,帶著空氣的流動,下面禁地已經形成了不小的旋風。

但此刻的驕陽卻無心去管這些,仍舊不斷的朝那靈石之中注入靈氣。而且伴隨著靈符不斷的嵌入,速度也越發的迅速。此刻本來臉色蒼白的驕陽,此刻那臉色更是蒼白無比,好似白紙一般,幾乎接近透明了。

但那靈氣好似根本沒有停歇的意思,仍舊如同狂蹦的小溪似地,不斷的匯入那五塊靈石之中。驕陽的身子也漸漸的無力了起來,自己都有些無力站立了,依靠在了季末的懷中。

看的季末更是一陣心疼,但此刻卻容不得說放棄,只是擁著驕陽的手臂越發的緊了幾分,面容上的擔憂之色毫不掩飾。靈符漸漸的開始完全的鑲嵌入了靈石之中,有了驕陽的靈氣,那靈石晶瑩剔透幾乎好似冰水晶似地。

此刻的驕陽由於過度的透支靈氣,已經開始有些神情渙散,但仍舊在咬牙堅持著。隨著靈符的完全鑲入,屬於驕陽的靈氣猛然的反彈了回來。「嘭……」五股靈氣的回彈,在空中形成了不小的破壞力。

好在此刻季末速度夠快,就靈氣反彈,直接抱著驕陽躲開了那反彈的靈氣。最中央的那顆靈石有驕陽強大的靈氣作為支撐,儘管在這場不小的破壞力之中仍舊還能安然的在空中憑空矗立。

就在驕陽與季末跌下來的瞬間,那五顆靈石也開始運行著它的作用了,猛然的一瞬間,整個禁地開始充斥著濃郁的靈氣。那靈氣好似翻滾的雲海一般,綿綿不盡。

這樣的變化,是在場所有人都能感覺到的,這樣的充足的靈氣,讓在場所有人的內心都是激動澎湃的。而季末抱著驕陽落在地上之後,驕陽雖然沒有昏過去,但是卻有些腦袋迷糊了。

儘管如此,還是看到空中那支撐著整個陣法的靈石,那顆靈石最陣法之中的陣眼,一旦沒打破,那麼整個陣法將會無用。「將全部的靈石都隱藏起來,特別是這一顆。」

。 驕陽輕聲的說著,眼眸卻沒有離開最中間的那顆靈石,季末自然是明白驕陽所想的。但是此刻她已經虛弱到了極點,自然這一件事不會讓她來。「嗯……」只是點頭答應。

那邊季婕卻快速的奔來,看到如此虛弱的驕陽,也是忍不住一陣心疼。「嫂子,怎麼樣,要不要緊?」驕陽此刻因為聚靈陣開始啟動,充裕的靈氣讓她恢復了些許,但還是很虛弱。

「沒事兒。」驕陽笑了笑,但那蒼白的臉頰,惹得季婕心疼不已。「扶著你嫂子。」季末卻開口說話,季婕雖然不理解自己哥哥這是為何,但是卻沒有詢問,直接將驕陽依靠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則是攙扶著她。

只見那邊季末卻直接一躍而起,朝空中而去。在空中方才二人停留的地方停留了下來,手中的靈力直接傾瀉而出,帶著濃郁的墨黑力量直接擴散開來,將整個禁地的上空都籠罩住。

這也是驕陽第一次看到他布置這種類似結界的靈力罩,看的又是一陣驚奇,只是可惜自己不會。有了季末靈力罩的保護,那靈石好似憑空消失了一般,但那充沛的靈氣證明著它仍舊是存在的。

也證明著她的陣法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季婕自然也是感受到的,此刻已經有些陷入癲狂之中了。感受著那充裕源源不斷的靈氣不斷的縈繞,這簡直就是寶貝的不能在寶貝的東西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