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火長老進去,大門也自動關上,顯然是在討論機要事務。

宗主和四位護宗長老都在殿內,看到幻火長老進來,宗主簡單道:「坐吧。」

幻火長老見眾人神情凝重,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便問:「發生什麼重要的事情了嗎?」

等幻火長老坐定,宗主才道:「束劍宮方面要求我們儘快製造出一個理由。」

此話一出,其他長老便低下了頭。

「他們瘋了嗎?」幻火長老一聽,方坐下,又頓時站了起來,慍怒道,「所以你們討論的結果是?」

「束劍宮的要求我們不能拒絕。」

「但那是自尋死路!」幻火長老沉聲道,其它四位護宗長老沉默不語,顯然之前已經被說服。

「束劍宮需要我們神煉宗的滅亡,但也不一定是非要滅亡不可」,宗主道,「我們之前已經討論好了方案,你看一看吧。」


說著,宗主憑空捏出一隻捲軸,飛向幻火長老。

幻火長老將捲軸展開,細細地看下去,眉頭越皺越緊。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言謙在辦公室上正在處理文件的時候,一位男子走了進來,直接來到了他的身邊,隨著他的動作微微俯身浮在他的耳邊,說了一段話。

言謙眉心舒展開來,第1次面對著梁思雨除外的人笑了起來,「好,現在飛車帶我過去,我今天就要請他來我家一趟。」

說完眼前立刻起身跟著男子直接離開了辦公室,剛好來送文件的秘書見狀,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微微出神,吃到他的背影消失,他才想起了自己的目的,這時歐陽來到他的身邊,抬起了格式化的笑容,「這些文件交給我吧,等整條回來之後再處理也不遲,他應該有事要出去做。」

秘書點頭看著歐陽嫣,時不時看待了些,但很懷念,回神過來,微笑著轉身離開,但想到了什麼立刻轉過來跑到了他的身邊,將自己的名片遞了過去,緊接著紅著臉做出了一副打電話的手勢,便跑著離開了。

歐陽看著手裡的名片無奈失效,隨後搖搖頭將名片直接扔在了垃圾桶里……

他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著,隨後看了一眼放在自己身邊的文件,打開慢慢研究了起來,隨後打開電腦,點了一下碼字文件,直接將想到的靈感全都寫了上去,很快,他的領導全部打完,看著那一張寫著1萬字,滿足笑了笑隨後點開網站公布出去……

妍希坐在車上正快要到學校的時候,手機叮的一聲響了起來,他立馬拿出手機看著通知,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看著梁思雨,「哇塞,我家大神竟然更新了!不知道這一次能更新多少字!媽的,早知道他更新這麼不穩定,我以前就不看他的書了,搞得我現在心塞塞的。」

梁思雨傾向隨後忘了一眼,那個熟悉又陌生的筆名是為網路小說大神,他寫的類型簡直就沒有他寫不了的,無論是圓形還是藍屏的玄幻或者是現代異能古言,快穿,純愛總之什麼樣的類型他都有,而且每一本都很出色,是一位金牌大學。

而這一次打開新書,開心書的內容是真正的職場上的,裡邊的人物讓他感覺很像一個人,就連做事風格都一模一樣,當然,他不確定,或許也只是有點渴了,畢竟現在的小說人物性格,尤其是一個大公司級別,已經達到了國際富豪第1排行的超級富豪,性格都差不多一模一樣,而且做事也是相當的雷厲風行,就像他家言謙。

要不是他知道言謙沒有認識的作者是朋友,他都以為這個人是照著他來寫的。

他也看過他寫了一本小說,是現代言情的,讓他感覺文筆很好,風格清爽,每一字每一句都顯得美好而洒脫,沒有一點拖泥帶水,而且每一篇文章都沒有那種重複的感覺,也不會顯得很水,情節緊湊每一本都是100多萬字以上,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來的,那麼多的靈感能夠寫100多萬字,而且從來都沒有重複過,也不覺得情節狗血,反而充滿現實生活的感覺。

有時候他的旁白寫的真的是好,尤其是有一本他最記得清楚的是寫婆媳關係的那女主,因為生的兩胎都是女兒,所以就讓他的我否責怪,他生不了,男孩就要他兒子跟女主離婚。

女主一聽離婚,反駁的那一句讓他到今天都很印象深刻。


【為什麼我們都是女人,而你卻看不起女人?女孩子就不好嗎?女孩子一樣是您的親生孫女,難道您就不是女的嗎?為何你卻不喜歡女的?再加上,生男生女是由我來抉擇的嗎?生男生女是取決於你兒子的精子!你兒子的精子生不了男孩子就怪我了?憑什麼呢?我嫁到你們家不是作為生育工具的,而且我也說了,不管生男生女,我只生兩個,生不到男孩子也別怪我當初你們說的挺好聽的,說不會男孩女孩都喜歡,但現在呢,你們這是怎麼樣的?口口聲聲說的那些全都給我推翻了,那好我沒話可說,我為了我的孩子我不說什麼,但是你卻要我吃這些葯!我可以很明確的跟你說,我不吃!要我繼續生可以,讓你兒子吃這些葯,吃成他的精子,全部都是男孩!】

梁思雨一直都很好奇這位作者是男是女,而且很多時候,他從晚上翻看或者是查他的信息,畢竟很多金牌大神在網上都會有介紹的,很多作者都會有照片在網上可以找得出來,但唯獨是他二十幾西安小說功夫小說是從來不會參加網站上的活動。

也沒有粉絲見面會有很多很多的粉絲都想見他一下,但他從來都沒有回復我,記得他好像在一本小說里寫過題外說他不願意從小說的生活中公布出去,他只是喜歡寫小說,而不是想要成名,所以他不會接受任何的粉絲見面會或者是什麼什麼形式的見面?他只想在小說跟生活中保持著兄弟,不讓生活而影響,到自己寫小說。

梁思雨看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本來他也挺好奇他長得什麼樣,想見一下自己喜歡的小說大神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而這一刻,看到那句話時他直接就打消了這個念頭,雖然他的文筆不算得上是最好的,但是他每一個文,都充滿著讓人深思的內容,寫的不狗血,也很現實。

剛停在了學校門口,梁思雨的思緒直接讓言館館給拉了回來,「女人,到了!」

楊思雨沒好氣瞪了一眼楊光光,看著他一副小大人模樣的神色,忍不住點了下他的小額頭,言館館嫌棄般的打開了他的手。

「別碰我,我最討厭別人碰我的頭了。」

梁思雨直接揉了他柔順的髮絲,一副挑釁的神色瞪著他,「小屁孩才幾歲,上幼兒園的小年紀竟然跟我這麼拽,我就摸了,怎麼著?你有本事你就摸回我啊!」

「哼,等我長大了,我就把你的頭髮全都給剪光!」

「那就等你長大再說吧,等你長大都不知道到什麼時候了,十幾年之後,我都可能不會再出現你的面前了,更別說你把我的頭髮全剪光!」

「你肯定不會離開我的,我爸爸絕對不會放你離開,他那麼喜歡你肯定會把你取回來的啊,怎麼可能會讓你離開呢!」

「他說娶我我就要嫁嗎?真搞笑,我肯定不會嫁給他的,畢竟我們兩個本來就是兩個世界的人,雖然我現在寫小說賺的錢也多了一些,但很多時候,我都覺得我跟你老爸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所以我現在是不會考慮等以後哪天真的覺得可以了再說吧,反正現在不會。」

言館館不說一句話,一副意味深長的眼神,瞪著梁思雨,隨後直接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梁思雨看著妍希還在看小說,無奈的打了下他的額頭,「已經到學校了,別看了,回去再看吧。」

「我就不去了,我在車上等你們吧,我很想要快點看完他的小說,然後再刷評論區,反正我現在是不想走了,我就在車上等你們,你去接安琪兒吧,反正都一樣走不走進去都可以。」

梁思雨翻了下白眼,「那隨便你吧,你在這裡等小心一點啊,不要讓壞人給抓走了沒人在這裡照顧你,你可要小心點,我聽說前兩天有個女生差點就在這裡被人給抓走了。」

妍希聽到這句話,立刻抬頭看著梁思雨,「真的假的?那你說他們現在會不會就在附近盯著這裡找個機會?」

「這有可能哦,你就在這裡等著吧,我先走了,不然他一會真的下課去別的地方,或者是去我們教室找我的話就不好了。」

「不要,我要跟你們一起去,小時候我晚上再看吧,反正他更新很慢,慢慢舔舔!」


說完妍希立刻起身,拉著梁思雨的小手,跑下了車,隨後晚言年軒他們的方向走,一同走進了學校。

走到學校門口,保安攔截在了他們面前,「不是校內學生不能進去。」

梁思雨立刻從口袋裡拿出了學生證放到了他們面前「這是我的學生證,他們是我的家人,我因為有些東西要在宿舍里拿,所以他們就陪我一起去,可以一起進去嗎。」

也許也將自己的學生證拿了出來,遞給保安,保安看了一眼後點頭,「跟我來簽個名再進去吧。」

鹽鹽酸跟言館館以及三四個保鏢簽了名字后,直接走進了校園,而另外其他幾位保鏢,只是站在門口守候著楊思雨帶著他們風風火火的往安琪兒的教室走去,來到門口剛好下課鈴響起,他哦,門市人站在樓道上看著慢慢起身收拾東西的安琪兒,他並沒有留意到正在窗口看著他的4人,剛背起書包離開時看到他們正在門外立刻嚇了一跳。

很快便揚起了笑容跑了出去。

形形色色的學生走了出來看到言年軒跟言館館的時候,立刻冒出了星星眼,直接上前,蹲在言館館的面前,「小朋友你是來找姐家的嗎?你長得好帥氣啊,你是要找誰嗎?看我認不認識我,幫你把他叫出來好不好?」

一些女生則是來到了眼帘上的面前,看著帥氣的他並沒有看出他真正的性子。

「帥哥,你叫什麼名字?留個電話號碼或者加個微信可好?」

言年軒跟言館館突然面對著這麼多女生圍了過來,滿兩斤鴨肉,不知所措。

保鏢站在遠處看到這個情況,立刻走了過來,攔在了他們面前將女生推出了一到這裡保證言館館跟言年軒的安全。

女生見突然幾個面露兇相的男人走了過來,將他們擋在了兩位男生的面前,看著他們的臉,忍不住身體打了個顫抖,雖然想上前跟他們多說幾句話,但還是直接被嚇跑了。

安琪兒看著這一幕無奈笑了笑,直接走向了梁思雨跟妍希面前,「你們怎麼來了?我記得好像你們的下課時間應該是會比我晚吧?我正打算去找你們了。」

「我今天被教授罰了,所以妍希就裝病,請假去看醫生去了,不過也沒有,真的看醫生,就是回家裡一趟,你今天晚上可不可以幫我抄一下呢?」

「沒問題啊,但我的字跟你的又不同,萬一被李教授認出了怎麼辦?」


「你會模仿嗎?」

「我會模仿啊,但是我會寫得很慢,李老師罰你抄什麼?」

「會模仿就行了,顯得慢沒事,反正一晚上流流長可以慢慢寫,我明天10點才交。」

「那行吧,剛好我10點才上課,到時候抄到9:00就應該差不多了!」

楊思雨見安琪兒答應的這麼爽快,立刻笑了起來,摟住了他的脖子,「謝謝你啊,你人真好,不像妍希一跟他說就會吐槽或者是記著我一點都不好,還是你比較好,願意幫我抄!」

妍希建梁思雨這麼光明正大的在說他的壞話,忍不住瞪著他,「我說你這話說的就不夠意思了哈,我沒有答應幫你抄嗎?我一開始是吐槽了也不想幫你抄,但我最後不也是答應你了嗎?現在這樣吐槽我,真的好了,姐姐?」

「別在這裡跟我攀親戚,你才不是我的妹妹!」

「拜託,這只是一個尊稱好嗎?這是一種禮貌禮貌,你懂不懂?你這麼大個人了還不懂禮貌嗎?」

「哎喲不好意思哦,對於面對著你,我真的不知道禮貌是個什麼樣的東西。」

「我真沒發現你嘴巴這麼臭!說話簡直是咄咄逼人,一點都不留後路啊。」

「謝謝誇獎。」

「拜託,我好像並沒有誇你吧,你是哪裡聽到的?你理解有問題嗎?哦對了你學習這麼差,理解有問題,應該也是正常的,我不怪你。」

安琪兒看著兩人再一次的懟了起來,如果不知道的話,都以為他們兩個是冤家!一言不合就吵架,彷彿就像天生的天敵一樣,但他們兩個卻是以一種別例。

因為他們兩個看起來天敵,一言不合就吵架,實則是好的不得了的好朋友,簡直就是中國好閨蜜! 兩人等在殿門前,葉寬細細地看著素銘,彷彿是要將素銘看穿一般。

「師父從沒有收過玄王境界以下的弟子,你是第一個。所以我很好奇,你憑成么能夠成為這其中最特殊的一個。」

葉寬緩緩地走近素銘,因為兩人的距離越來越短,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緊張。

素銘十分淡然道:「那師兄看了這麼久,可有得出什麼結論?」

葉寬笑道:「我就是看不出師弟你有何特殊之處,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試驗一番。」

說著,葉寬將一隻手輕輕搭在素銘的肩膀上。

看似隨意的舉動,實際上龐大的規則力量已經襲向素銘的全身。

素銘瞬間感覺自己的肩膀像是不聽使喚一般,完全失去了知覺。

一隻手無力地垂了下來,素銘心中警惕之意驟然上升,腳步剎那間向後推開數丈,同時右手做出一種抗拒的姿態。

身體脫離了葉寬的手,素銘左肩的知覺也恢復了大半。

素銘冷哼了一聲,葉寬如此突然出手,明顯有著欺負人的意思。

葉寬道:「反應能力還不錯,不過這點實力就要成為師父的親傳弟子,還是太弱。師弟,不如主動和師父說先只是進入內門如何?」

葉寬說著,他覺得十分理所當然,但是素銘卻是抬起頭,怒視著他。

身形一閃,素銘悄然靠近葉寬的身邊。

葉寬一驚,他沒想到在玄王境界面前,一名小小玄尊居然還會反抗。

葉寬冷笑著,一隻手隨意地在空中抓握。

規則力量無聲無形,卻猶如萬千鎖鏈一般將素銘禁錮得動彈不得。

玄王中境,這樣的實力,他足以傲視神煉宗的大部分人,加上身為宗主的親傳弟子,平時也根本沒人敢動他。

素銘渾身被禁錮,卻是並不慌張。那些規則清晰地呈現在素銘的面前,他已經看到所有規則的結構,看清了規則的弱點所在。

素銘拔出劍,手中蘊含著一部分空間之力,重重地朝著那規則的致命之處斬了過去。

啪!一聲輕響,素銘渾身一松,隨即數千道黃白色的火焰向葉寬的身體鎖去。

葉寬眼睛微眯,他感到有些吃驚,一名小小的玄尊居然破開了他的規則!

「很好,看來你也不完全是廢物,難怪師叔如此看重你,倒是我小瞧你了!」

說著,玄王境界的威壓全力壓逼而去,宛如山石壓頂一般,

素銘呼吸略為變得困難,但是身負秋玄聖火的他,面對著王境強者的威壓,早就已經有了一定的抵抗能力。

一步輕踏,點點空間漣漪在素銘的腳下蕩漾開去。

葉寬有些被激起了爭強好勝之心,身為玄王中境的強者,若是連一名玄尊都解決不了,說出來,豈不是要讓人笑話?

這一次不僅僅是規則之力,同時向外傾瀉的還有磅礴的靈力。

玄王強者的靈力相對於玄尊境界的武者,起碼要強上十數倍,若是動用靈力,那絕對是碾壓的姿態!

葉寬不想做得太明顯,所以他的身形漸隱,然後又出現在素銘的身側。

磅礴的掌力輕輕緩緩地按壓在素銘的肩上,素銘避無可避!

素銘臉色蒼白,但是想要他這樣便屈服,那葉寬還是小瞧了他。

「山河隕落!」

素銘輕喝,一指傾盡所有的靈力與自己領悟的所有規則力量,他便如此點了出去。

空間內的尖嘯音不斷,蛛一般的裂縫滋長著。沒有地動山搖,也沒有天崩地裂,但是招式的威力卻絲毫沒有變化。

亂舞山河的動靜被神煉宗內的陣法給強行壓制住,但是宗內不少人已經感覺到這種變化。

葉寬狠狠地將素銘一推,身體迅速與素銘拉開一段距離。

他看著自己的衣袖,那裡被撕裂了一角。

知道其他長老的目光已經注視到這邊,葉寬臉一陣抽搐,卻是強笑道:「師弟憑藉著玄尊境界,竟是能做到如此,倒是讓師兄我刮目相看了。」

素銘看望著皮笑肉不笑得葉寬,心裡不僅更加惱火。

虛偽的人最要讓人警惕,素銘淡淡道:「若非做到如此,怕是我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廢人了吧。」

葉寬乾笑了一下,好像沒聽懂素銘話中的意思一般。

這時候,運宸殿的門開啟,門中走出五人的身影。幻火長老素銘認識,其他四人只是簡單的掃視了素銘一眼,也並無太大表示。

幻火長老的臉色十分難看,青中帶白,好像一張西瓜皮。

其它四位長老的臉色也是十分陰沉。

他們行走的速度極快,素銘也沒怎麼看清,便消失在素銘面前。

只有幻火長老稍停了一下,臉上似乎帶著一絲歉意道:「你們進去吧。」

葉寬頻著素銘進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