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出現在了域外,蘇寒照著內心之中的記憶,向著仙人屍體的位置所在而去。

如今距離蘇寒得到地圖已經過去了幾十天,他也不知道仙人屍身有沒有被人得去。

不過此時已沒時間去確定,只能先直接趕到那裡看看才是正理。

仙人屍身的所在,在元泱界和彩金界之間,距離元泱界大概有兩億里路程。文淵問道:「蘇寒,你方才在那演武場中,是如何破了那個女人的規則禁法的?」

蘇寒道:「我看到她那禁法上有上百處破綻,隨便挑選了幾處,也就給他破掉了。」

文淵聞言,有些無語。

「我不知道現在有多少人知道你的這個本事,但是這個本事,你輕易不要動用。」文淵道。

蘇寒看著文淵。

二人疾速趕路,文淵道:「你可知道,能夠使用規則禁法的人物,少說都是寂滅境中上層的強者了,即便是在元泱這樣的超級大派中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

「而你的實力還很弱,說起來,更多是依靠取巧,你本身實際的力量,或許也就是勉強接近寂滅境的樣子。」

蘇寒點點頭,這一點他承認。若是沒有空間規則,可能要更慘一點。先前在還沒空間規則的時候,分身還殺過寂滅境修士,但那依靠的是對方對他的輕視。

「所以如若你保留了這個秘密,那麼在那些自以為吃定你的人想要擊殺你的時候,你就可以給他們一個驚喜了。」文淵道,一副諄諄教誨的模樣。

蘇寒撇撇嘴,「我從武者開始,就是這樣和我的敵人打交道的。」

事實上,如非蘇寒總是被人輕視,他早就死五百回了。

文淵索然寡味,「不好玩。」

「怎麼不好玩?」蘇寒道。

「你太厲害了,我想帶你一段時間都不行。」

蘇寒聞言愕然。



就在說話之間,他們已然接近了仙人屍身的所在。

遠遠地,可以看到一大片足有數千里的隕石群,隕石群的厚度都足有數十里。

「就在這裡面。」

「大海撈針啊。」文淵很快就發現了問題所在。

這一片隕石,被一股時空力量包裹著,因此神識在這裡將會顯得毫無用處。

更危險的是,這股時空力量,很可能代表著這片巨大而又密集的隕石群中,有著一股甚至很多股時空亂流。運氣好,就會像當初的蘇寒本尊一樣,被傳送到了蠻荒世界。運氣不好,就會永遠墮入時空深淵,不得超脫,那是比死還可怕的噩夢。

「小心一些。」蘇寒道,當先進去。

文淵一愣,看著蘇寒的背影,「誒?你小子是在叮囑我嗎?」

一進入隕石群,蘇寒便發現自己的神識幾乎要被完全封閉了,有的時候甚至還不如目光來得有用。

一顆顆隕石,緩慢旋轉著,又在兩億裡外的元泱界的牽引下,繞著元泱界旋轉。

「轟!」

一顆正在緩緩移動的隕石,被一道時空漩渦吸引,被捲入其中,很快消失不見。

大概清楚了周圍的情況以後,蘇寒加快了速度,向著隕石帶的縱深而去。

「來者何人!」

深入隕石帶十幾里,他們忽然被一群人攔住了。

為首的是一位化體境界的修士,他身著太華派的服飾,沉聲道:「此地為我太華派佔據,閑雜人等,請即刻離開!」

文淵沒有說話,這個時候一拉蘇寒,二人便向外而去。

蘇寒有些疑惑,但他知道文淵絕不是逃跑。

很快,他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他明明是在後退的,但是身體卻又似乎在另外一個空間,穿越了這些修士,進入了裡面。

就聽那化體修士說:「還好沒動手,不然咱們就都要交待在這裡了。」

當那種奇異的感覺消失的時候,他們已經又往裡面深入了好幾里。

或許是這裡面實在太大了,太華派布防的力量有限,又或者是他們運氣好躲過了那些人。

總之,他們已然穿過了小半個隕石帶。

「這樣下去不行,再找下去,被對方發現,我們就成了瓮中之鱉了。」文淵說。

蘇寒道:「抓個人過來。」

「果然是英雄所見雷同。」文淵笑笑,消失不見,再出現時,手上已經提了一個人。


雖然吃驚於文淵的可怕,但蘇寒卻故意不顯露在臉上。

「說,仙人屍身在哪裡?」文淵問道。

那人只是個化體修士,如何經得起折磨,片刻后,他們便得了答案。

「沒有?」蘇寒和文淵一起驚訝道,看著那個人。

「是啊。」對方哭喪著臉,我們已經在這裡找了小半個月了,熊長老說,很可能是給捲入時空亂流,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未完待續) 蘇寒與文淵互視一眼,忽地覺得有些蹊蹺。

「最近這段時間,可有別的門派的人進來過?」

「零星來了一些人,但都沒能闖進來。」那人乖乖答道。

再問這個人也問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蘇寒當即將其打暈,將他隨手丟在了附近的一刻隕石上。

文淵看著蘇寒做了這些,笑道:「殺了豈不是更省事?」

蘇寒沒有理會他,道:「以我看,此地空間亂流這麼多,仙人屍身只怕已然穿過時空裂縫,穿越到了不知道這世界的哪個地方了。

文淵則向著周圍看著,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你在看什麼?」蘇寒問道。

「看接下來去哪裡找。」

「你還覺得這裡會有?」蘇寒問。

「就在這裡。」文淵說,「來時天給了我一樣東西,他說這個仙人屍身一定就在這裡。」

「那到底在哪裡?」蘇寒問。

「我也不知道,可我知道天肯定不會說錯。」

蘇寒不明白,為何天說這個仙人屍身對他很重要,甚至派了一位看不出深淺的人來幫助他。

他在這邊看了一會兒,文淵向著一個方向飛去,「走,有人來了。」

蘇寒跟著他離開。

一路上,蘇寒開始關注這些時空亂流,經過觀察,他發現這些時空亂流所形成的時空裂縫都很小,其中有很多,甚至連一個人都無法傳送。

「轟!」前方傳來轟然巨響,激烈的爭鬥聲傳來。

文淵笑笑,「你的冤家來了。」

蘇寒道:「誰?」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是誰了,他們隱匿在了一顆隕石上。看著前方,到處都是化為碎片的隕石塊,氣勁橫飛。規則四濺,顯然是有寂滅境的高手在爭鬥。

「原來是於安瀾。」蘇寒道。

此時於安瀾和伯子安一道。正被一群太華派的修士圍攻,但這個時候,方才顯現出兩個人的實力出來,一群太華派的修士實力也不弱,可就是拿兩個人沒辦法,反而接連被傷了十幾個。

二人顯然沒有殺人的意思,俱是將對手擊傷了事,也正因此。才使得眼前的戰鬥如此膠著,不然若是他們有心下殺手,戰局早就是一邊倒的場面。

「看那邊。」文淵指著一個方向。

包括曾經追殺過蘇寒的辛苑奇和另外一個男子飛了過來,逐漸接近了於安瀾與伯子安。

「停!」

於安瀾當先喊道。

辛苑奇點點頭,一眾太華派修士,紛紛後退,不過卻依然是將兩個人包圍在中間。

「於安瀾,你真當我太華派無人,區區兩個人,就敢來到這裡撒野?」

「咯咯咯。」於安瀾微微笑道。「辛大哥看來一定是誤會了,我們此來,是特意尋求合作的。」

「合作?」辛苑奇冷笑。「仙人屍身,已是我囊中之物,憑什麼與你合作?」

「辛大哥莫要這般說。」於安瀾微微笑道,「奴家知道,你們還在找仙人屍身,或許是有了一點眉目,但距離找到卻還差了許多。」

辛苑奇不為所動,「恰恰相反,我們已然準備在這兩日撤離。準備善後事宜了。」

「哦?」於安瀾道,「那看來倒是奴家擔憂地多了。」

「是。杞人憂天,念在你二人也沒傷我門人。還請自行離去吧。」

「我聽說近日有人要將消息給散布出去,特別擔心辛大哥,方才急匆匆趕來通風報信,如今這般看來,哪怕是奴家把消息放出去,對這邊事情的結局,其實也是無甚影響咯?」


「你什麼意思?」辛苑奇的眸光冷了下來,殺機外放。

「別嚇我們。」於安瀾道,「傳說太華派實力近年突飛猛進,在鍾陽界已然可以排到第三,甚至隱隱約約有達到第二的趨勢。」

「若是眼下元泱界的各大門派盡皆來到此地爭奪仙人屍身,不知道太華派擋不擋得住呢,子安你說呢?」

伯子安冷笑道:「卻也說不定,畢竟盛名之下無虛士,傳言太華派有一位很少出手的高手,非到太華派面臨危亡時刻不會出手,說不定有這人在,還真能有什麼奇迹也說不定。」

「我知道了。」於安瀾點點頭,「我也想看這樣的奇迹發生,就是不知道這樣的事,那位會不會出手呢。」

他們這般自說自話,完全不將辛苑奇等放在眼中。

辛苑奇道:「二位,說明你們的來意吧。」

這話一出口,於安瀾和伯子安互視一眼,便知道此行的目的已然達到了一半。

「既然這個消息你我兩家都知道,那自然是見者有份,所得的好處,大家平分。」

「好狂妄的口氣,就你們兩個人在這裡,我一聲令下就可以要你們的命,你們還敢在這裡跟我談條件?」

「你大可試試。」伯子安冷冷道。

於安瀾道:「誒,子安你稍安勿躁,辛大哥只是與我們開個玩笑。他當然知道,只要這消息在元京傳開,馬上這裡就沒他們什麼事情了。」

伯子安道:「就怕有的人被虛名所累,還真以為自己有多了不得。」

於安瀾道:「子安你怎能這般說人家呢?大家是友非敵,若是消息傳開,我們同樣得不到任何好處,以後這樣傷和氣的話,不要再說了。」

辛苑奇也不傻,於安瀾二人一個黑臉一個白臉,都是演給他看的。

他語氣略微緩和,但依然冰冷而又生硬:「你們只有兩個人。」

這話看似不明不白,卻已顯示出了辛苑奇的退步。

言下之意,你們只有兩個人,就想要分一杯羹。

「我們帶了人,就在外面,隨時可以進來幫忙。」於安瀾道。

「有多少?」辛苑奇問。

既然已經開了口。這一步便是非退不可了。

但是於安瀾帶著的人,既不能太少,也不能太多。不然都會有麻煩。

「放心,定然在你們的接受範圍之內。」於安瀾笑著。

沒一會兒。果然有一群人進來,蘇寒目測了一下,寂滅境的修士應該有二三十個,化體境界的人有三十多個。

比起太華派在這裡的人,是遠遠不如了。

「好了,現在可以說說你們到底是遇到了什麼麻煩了吧?」於安瀾問,「為何在這裡呆了十多日都沒收穫?」

「找不到仙人屍身的所在。」辛苑奇道。

「嗯?」於安瀾奇怪,「藏和安不是親眼看到了仙人隕落於此嗎?還有一段神識記憶。作為憑證。」


辛苑奇道:「正因為神識憑證很難作假,所以我們才沒有懷疑被騙,而是在這裡苦苦尋找了那麼多天。」辛苑奇說。

「後來我們想,也許是仙人有什麼保護手段,將自己給保護了起來,所以從禁制等手段上來找尋。」

辛苑奇想了想,還是決定說出來,「經過了大半個月的尋找,我們的確是有了一定的發現,只是這發現的所在。頗為奇怪,讓人摸不著頭腦,這些天我們試了很多辦法。都對那個地方束手無策。」

「可否帶我們去看看?」於安瀾問道。

「可以。」辛苑奇道。

既然決定了要合作,那麼自然要顯得有誠意一些。

辛苑奇和身旁的那人當即帶著於安瀾和伯子安往隕石帶的一個方向而去。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