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獲自由后,三胖咬牙忍住身體的不適,圍繞著四眼轉了一圈。

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連三胖都覺得額頭滲出一片冷汗,為自己剛才的遭遇感到慶幸不已。

如果不是四眼在第一時間內,不顧生死沖了過來,替三胖挨了幾塊兒彈片的衝擊,恐怕,這一會兒躺在地上的就是三胖了。

不僅如此,還有可能三胖受的傷比四眼都要重得多。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三胖情緒較為激動的問道:「老四,你受傷了?要不嚴重啊?快把後背轉過來讓我看看!」

聽到三胖說話時那種不容置疑的口氣聲,四眼只好無奈地轉過身去。

怎奈?首先映入三胖及其下屬眼帘的,便是幾塊兒看似微不足道的彈片。

如果僅僅是彈片,那還倒好辦多了。

關鍵問題是,那些彈片爆炸時產生的衝擊力太猛了,導致深深地插入四眼背部皮膚內。

至於那些呈不規則形狀的彈片,如果不儘快到正規醫院動手術取出來,很有可能感染傷口,並且因此而誘發各種不容小覷的併發症。

「三哥,這點傷算得了什麼啊?我真的沒事兒……你就放心吧!」

雖然四眼嘴上這麼說,實質上後背還是會時不?時不時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灼燒感,疼痛更是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好幾次都眼前一黑差點昏厥過去。

盯著四眼背部那幾道令人看上去觸目驚心的傷口,三胖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老四,上來我背你回去吧。」

事已至此,三胖也顧不上埋怨四眼了。

畢竟,這一切都怪四眼太過於衝動了,就算要炸毀槍械,也不至於那麼早動手,搞得大伙兒措不及防,連後撤到安全距離的準備時間都沒有。

四眼心裡也跟明鏡兒似的,對此充滿了愧疚,在三胖的攙扶下,從地面上慢慢地站了起來,逐漸挺直了腰板。

僅僅是這一個幅度非常輕微的動作,也把四眼折騰的夠嗆,額頭上立刻滲出一片密密麻麻猶如豆大般的汗珠。

可是,即便如此,四眼仍舊站在原地,不肯挪動分毫,對站在面前背對著自己的三胖更是無動於衷。

察覺到身後的四眼好半天都沒有動靜,三胖不由得扭頭催促道:「老四,你還在那裡墨跡什麼呢?趕快上來!」

四眼並沒有回答三胖的問話,而是抬起右腳邁開步子,試著向前走了半步。

「嘶……」

誰曾想?四眼剛剛走了半步,便牽動了背部幾處傷口周圍的肌肉組織,疼得呲牙咧嘴,別提有多麼慘了。

不得已的情況下,四眼只好認栽,暫時選擇屈服於現實,心不甘情不願的趴在三胖背部,任憑其背著自己。

一路上,別看三胖跟四眼都沒有說話,但是,他們彼此心裡在想什麼?對方都很清楚。

三胖非但不會因此而責備四眼,反倒打心眼兒里關心好兄弟的傷勢,生怕因為自己走得太慢,而錯過了四眼傷勢最佳救治時間。

就這樣,三胖背著四眼一路拔足狂奔。

在三胖的印象當中,好像從m市撤退之時,他都沒有跑的那麼快!

輾轉周折返回廢棄倉庫后,槍聲遠沒有離開時那樣激烈了。

出於對安全的考慮,三胖決定還是按原路返回,找到一根垂直向下的細鋼絲繩之後,率先順著牆壁爬了上去。

「噔噔噔……」


孰料?三胖剛剛爬到廢棄倉庫三樓頂層天台,便聽到腳下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顯得雜亂無章。

此時,另外兩名防守方小混混,也緊隨三胖之後爬到了天台上方。

「噓!」

不等四眼及其下屬開口說話,三胖便伸出右手食指擋在嘴前,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嗚嗚嗚……」

恰巧此時,三胖隱約間聽到廢棄倉庫三樓頂層天台下面,傳來一記十分輕微的抽泣聲。

三胖隨即停下腳步駐足不前,試探性問道:「老四,你有沒有聽見什麼動靜兒?」

被三胖這樣一說,四眼立刻集中精神,側耳傾聽起來。

果不其然,四眼也聽到了……

只聽,四眼一臉凝重的確認道:「沒錯三哥,真的有哭聲。」


聞聽此言,三胖的面色頓時變得鐵青,可謂難看至極!

三胖自言自語的猜測道:「該不會是王琪琪跟蘇彤她們吧?」

四眼亦是一臉難以置信的小聲嘀咕道:「不會吧?難道鎮守廢棄倉庫二樓的刺客聯盟殺手們都死了?」

兄弟二人不敢再往下想了,因為後果實在是太可怕了。

即使四眼的女人小靜,跟三胖的戀人李思賢都不在下面。

僅僅是王琪琪、蘇彤、唐寧、戴曉麗等女孩中任何一個出現問題,兄弟二人都不知道該如何向蔣少龍交代?壓根兒就是無言以對。

片刻之後,三胖扭頭問道:「老四,怎麼辦?」


現在這個時候,四眼的腦袋裡也同樣亂糟糟的,理不出一絲頭緒來。

無奈的情況下,四眼只能硬著頭皮回答道:「先下去看看再說吧!」

三胖聞言點點頭應和道:「也對,反正我們總不能就這樣留在廢棄倉庫三樓頂層天台乾耗著吧?」

說完,三胖將背在身後的四眼輕輕放到地面上,一臉認真的叮囑道:「老四,你身受重傷行動不便,暫時就留在這裡吧。」

三胖說的是實話,四眼心裡也十分清楚,現在不是自己逞強的時候。

否則,以四眼現在的狀態,只會成為三胖的累贅,拖其他人的後腿。

想到這裡,四眼只好無奈的點頭答應道:「那好吧,三哥,給我留一把槍防身就可以了,其它武器彈藥你們全部帶走吧,說不定能派上用場。」

三胖倒也不客氣,回答道:「成!那我們先下去了,你自己小心點,老四!」

「嗯……」

目送三胖等人順著鐵梯爬了下去,沒有聽到槍響聲,證明雙方沒有碰頭,也就意味著黑衣人沒有衝上三樓。

自此,四眼這才徹底安下心來,握緊手中的武器,在廢棄倉庫三樓頂層天台入口處附近,找了一處臨時掩體藏了起來。

四眼不敢有半點鬆懈,時刻保持著十足的警惕性,生怕黑衣人軍團狗急跳牆,再來打廢棄倉庫三樓頂層天台的主意。

再看三胖這邊,率領兩名下屬,循著聲音跑了過去。

很快,三人便在其中一個房間內,找到了王琪琪、蘇彤等年輕少女。

「吱嘎……」

推開房門的一剎那,幾個女孩兒都被嚇得連連後退,躲在牆角處相互擁抱在一處,縮成一團。


唯有戴曉麗握著一把手槍,將黑洞洞的槍口瞄準大門。

「咔嚓!」

「咔嚓咔嚓……」

或許是房間內沒有燈光的緣故所致,戴曉麗的視野並不是很好,還未來得及看清楚來人的長相,便瘋狂的扣動扳機。

聽到熟悉的頂針撞擊聲之後,一馬當先走在最前方的三胖,整個人都愣在原地動彈不得。

好半天,三胖這才意識到自己並沒有中彈,而且渾身上下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只見,三胖伸出右手,擦了擦額頭上滲出來的汗珠,用一種略帶埋怨的語氣問道:「我了個去,戴曉麗……咱們好歹是同學一場,你也不看看是誰就開槍啊?」

聞聽此言,戴曉麗這才瞪大雙眼,滿臉尷尬的回復道:「我……我……怎麼會是你呢?對不起啊三胖。」

「哎……」

幸虧三胖心理素質還算可以,否則,就剛才那一下子不被當場嚇尿才怪呢。

無奈的情況下,三胖只好擺了擺手臂,懊惱的問道:「戴曉麗,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你們幾個怎麼躲在這裡?紹子華他們人呢?」

其實,三胖此時心底里還是感到蠻自豪的。

畢竟,以前在m市海洋大學里的那段時光,戴曉麗仗著哥哥的勢力,在校園中橫行霸道、無所不為。 而那個時候,四眼跟三胖只不過是兩個名不見經傳的**絲男而已,連抬頭與戴曉麗直視的念頭都沒有,就更不用說像現在這樣在她面前理直氣壯的說話了。

此時,另外幾名少女聽到三胖那再為熟悉不過的聲音之後,也紛紛圍了過來。

戴曉麗則低頭不語,槍口朝下。

三胖趁機一把奪下戴曉麗手中的槍械,拿在手中擺弄了一會兒,這才發現原來是彈夾都打空了,裡面沒有子彈了,心想:怪不得剛才只有頂針撞擊的聲音響起,沒有子彈射出呢。

無形之中,三胖撿回一條小命。

即便如此,三胖仍舊被嚇得面色蒼白,到現在想想都還會產生一種心有餘悸的感覺。

「對不起啊三胖,我真不是故意的……」

道了個歉之後,戴曉麗瞅了瞅三胖,發現對方沒有動怒的架勢,這才繼續解釋道:「事情是這個樣子的……」

原來,自從四眼離開廢棄倉庫,前去追擊黑衣人突擊小隊之後,負責在正面牽制的黑衣人主力軍團,便前前後後發動了數次大規模進攻。

再加上三胖又帶走了兩名下屬,令原本就顯得捉襟見肘的防守力量,顯得更加單薄了。

期間,紹子華率領為數不多的防守人員,成功打退了黑衣人主力軍團能發動的兩次小規模入侵。

可是,又有兩名防守方人員陣亡,以至於面對黑衣人主力軍團發動的第三次進攻,及時紹子華拼盡全力,也顯得有些無力回天。

為了避免出現更多的傷亡,紹子華不得不下令全部防守方人員,撤退至廢棄倉庫三樓,死守石質階梯入口處。

孰料?之前那幾名被送上來的傷員,卻在這個關鍵時刻清醒過來大半。

尤其是那些身受重傷的刺客聯盟殺手,非常具有職業精神,發現紹子華等人陷入苦不堪言的鏖戰之中,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生命危險,在第一時間拎起槍支頂了上去。

庶女正妻 ,足夠?

?給現有的防守方人員,這才擊退了黑衣人主力軍團發動的第三次進攻。

只不過,這一次防守方人員付出了更為慘重的代價。

經過戰後初步統計,紹子華一方只剩下了七個人,而黑衣人主力軍團雖然在樓梯中留下了二十多具屍體,對於他們來說只不過是皮毛罷了,壓根兒就沒傷到筋骨。

防守方人員從表面上看起來個個都精神抖擻,充滿了鬥志。

唯有紹子華一人心裡清楚,大伙兒的現狀,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就算再健壯的體格、再牛叉的實力,也禁不住黑衣人主力軍團發動的車輪消耗戰術。

出於對王琪琪等人的安全著想,紹子華特地讓女孩兒們留在三樓,並且命令戴曉麗負責保護她們的安全。

爾後,紹子華率領僅存不多的幾名防守方人員,趁著黑衣人主力軍團停止攻擊的間隙,在短時間內撤進廢棄倉庫二樓。

誰曾想?由於紹子華走得太急,竟然忘記給戴曉麗留下一點彈藥。

再加上戴曉麗之前一直跟在紹子華身後,參與了前幾次條件較為艱苦的防守阻擊戰,手槍中的子彈早就打光了,卻對此毫不知情。

因此, 凡塵一劍

了解到整件事情發生的經過之後,三胖從隨身攜帶的彈藥箱中,取出兩個填滿子彈的手槍彈夾,遞到戴曉麗面前,道:「喏,這個給你,省著點用,下次可千萬別再把槍口對準自己人了。」

「喔……好的。」

戴曉麗的話音剛剛落下,三胖便率領兩名屬下一溜小跑,沖向廢棄倉庫二樓。


當三胖等人抵達廢棄倉庫二樓防線之時,還未來得及觀察這邊的具體情況,便發現一夥兒全副武裝的黑衣人,正沿著石質階梯偷偷地摸了上來。

三胖二話沒說,端起懷抱當中的輕型機槍,將槍口對準樓梯間的空隙,開始對黑衣人主庺主力軍團進行瘋狂的掃射。

其實,三胖這樣做並非是想要擊殺黑衣人,只不過是打算暫時用火力壓制對方而已。

之所以會這樣做,三胖想要創造一點時間,檢查下廢棄倉庫二樓內的具體情況。

要知道,從剛才下來到現在,三胖都沒有精力去仔細觀察。

「噠噠噠……」

一陣令人震耳欲聾的機槍轟鳴聲過後,黑衣人主力軍團的攻勢果然被壓制住了。

連石質階梯都被機槍子彈給打成粉末了,試想一下,一連串手指粗的子彈打在**上,會產生怎樣的後果?

相信沒有哪一個黑衣人,傻到用血肉之軀抵擋機槍子彈,給身後隊友們創造衝鋒機會的。

值此緊要關頭,從防禦工事內站起一道黑色的人影,用一種十分激動的語氣問道:「三哥,你們終於回來啦?這可真是太好了!」

三胖一邊抓緊時間更換機槍彈夾,一邊扭頭張望著,紹子華那張被戰火硝煙熏出來的髒兮兮的臉,赫然映入三胖眼帘之中。

「嗯……」三胖輕描淡寫的點頭回應了一下,繼續開口問道:「其他人都到哪裡去了,紹子華?」

紹子華低頭不語,像是霜打的茄子,徹底蔫了……

隨後,紹子華伸出右手指了指自己腳下,如實回答道:「所有弟兄們都在這裡了。」

被紹子華這樣一提醒,三胖不由得定睛過去,這才驚訝的發現,原來在防禦工事後面還露出幾個人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