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噩夢了么?」熟悉的聲音自耳邊響起,朝羽側頭,就望見了燭火中的朝陽。那人還是跟以前一樣,瞳眸烏黑且溫暖,讓人看了就無比安心。

「嗯。噩夢。」朝羽答。

「什麼樣的夢?說來我聽聽?」

「不要。」朝羽有些睏倦的閉起眼睛道。「萬一說了,夢境變成真的怎麼辦。」

「夢都是反的。」朝陽道。「所以,別怕,我在呢。」

「陽……」聽著朝陽的聲音,朝羽終而感覺心中那大片的黑暗已經被驅逐殆盡,她拿起朝陽的手,將之覆蓋在自己臉龐上道。「我是不是讓你不安了?」

「說什麼傻話,你的存在本身對於我來說即是安心。」

「我不理輝夜殿下,你可會不安?」

「比起不安……我覺得擔心更為準確些。」朝陽答。「磐朝遠道而來既是客,總不能我們二人都將磐朝的皇族拒之門外罷?可是……若我去接見他們,你自己獨處的時候,又是否會孤單呢。一想到這些,我就擔心了。」

「嗯……」

「既然你不愛理輝夜,便不用去理她,只是不要氣壞了自己。」朝陽答。「小羽不用勉強自己去做什麼。只要我能為你做到的,我都去做。好不好?」

「嗯……」朝羽紅著鼻尖扁著嘴回答,本來退去的淚水霎時又溢滿眼眶。「陽,我也什麼都可以做,為了你。我不會再那樣對待林輝夜……讓你為難了……」

「鼻尖又紅了……愛哭鬼……」

「我就愛哭,要你管!」

「好好……我管,我管。我都管。」見朝羽似是恢復了些元氣,朝陽笑道。

「嗯……」

後來又跟朝陽說了什麼朝羽也不記得了,她只覺得朝陽的溫暖彷彿日光般將自己包圍,很快便又安然入睡了。

眼見朝羽安心睡去,朝陽起身換下外衣也準備睡,然就在她剛剛熄燈的那一瞬間,卻聽到窗戶被什麼東西砸中。朝陽本能的一抖,決定把剛才那響聲當作自己的幻覺,她顫顫抖抖踮起腳尖準備上床,卻在轉身的時候,玻璃又被敲響了。

「嘶……」朝陽倒吸一口冷氣,看看床上睡熟的朝羽,實在不忍叫醒她,只得自己一個人來到窗邊。內心驚恐的朝陽默默吸了一口氣,她摸索到掛在練慣用的短劍,數到。「一……二……三!」

在窗戶被打開的那一瞬間,明亮的月光霎時灑進屋內。


而屋外那片月光中,正站著年少的林輝夜。

「輝夜!」被林輝夜嚇得不輕,朝陽低吼道。

「陽。」林輝夜笑,眼睛彎起來,月牙兒一般。

「三更半夜的……嚇死我了。」發現是林輝夜以後,朝陽便沒那麼怕了。她把劍掛回原來的地方,單手撐著窗棱躍了出去,正巧落在林輝夜身旁。「怎麼這個時候跑來?」合作交往:偽淑女杠上冷情總裁

「床上被皓兮他們丟了好些個東西,不怎麼想睡。」林輝夜順手將窗戶從外面關起,道。「想著你或許還沒睡,便過來看看,只是才一到就看見你熄燈了。」

好些個東西……是……

朝陽想問,卻最終改口道。

「沒關係,我們靈犀神殿這麼大,還缺你睡覺的房子不成?」朝陽如是道,便牽起林輝夜的手,朝著長廊的深處走去。「我現在就帶你去找房子,他們破壞一個,我們就換一個。他們再破壞一個,沒關係,咱們還有!」

完全不理朝陽的自說自話,林輝夜的目光全部凝聚在那隻牽著自己的手上。

好溫暖。

這雙手……這個人……

都……

好……溫暖。

「對了,你今天找小羽,是跟她說了什麼?」朝陽一邊借著月光走在靈犀神殿空曠的迴廊上,一邊道。

「跟她說,讓你安心。」林輝夜答。


「難怪她要問我那些……」朝陽恍然大悟道。「不過……小羽難得的決定……不再不理你了。」

「嗯。」林輝夜邊走,邊漫不經心的聽著。

「所以不要緊,只要以後接觸了,小羽就會慢慢接受你的。」朝陽不厭其煩的安慰道。

「嗯。」林輝夜應著,而後才盯著面前長廊那看不見的黑暗道。「朝陽,你看……那是什麼東西?」

「什……什麼什麼東西!」聽林輝夜話鋒一轉,朝陽就覺得不對勁。她趕忙閉起眼睛,顫抖道。

「就是……一團白白的。」林輝夜側眸,望著朝陽白凈的臉頰笑。

「怎……怎怎怎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東西!我……我我我們快走吧!」

「你閉著眼睛呢,我們怎麼走……」隨著林輝夜低沉溫軟的聲音,朝陽只感覺自己被她摟進懷中,嘴唇很快就被林輝夜覆蓋。

「嗯……」唇瓣輕輕廝磨,那種舒適的感覺讓朝陽臉紅心跳起來,霎時間方才驚恐的感覺蕩然無存。


感覺懷中的朝陽無比乖順,林輝夜將她抱的更緊了,她輕輕啃噬著朝陽的那兩片柔軟的唇瓣,怎麼也捨不得鬆口。

漫長的親吻也不知何時結束的,朝陽只聽林輝夜在她耳邊輕聲道。

「舒服么?」

朝陽只覺得整個臉頰*辣的,魂魄彷彿還停留在九霄雲外。

「什……什麼舒服不舒服……」

「我親你的感覺。」林輝夜笑,她挑起朝陽低下的頭,強迫她望著自己道。

「我不知道……」就這麼望著林輝夜狹長幽黑的眼睛,朝陽答道。然還不等林輝夜說些什麼,她便感覺那孩子用雙手勾下自己的脖子,竟主動吻了上來。

「要……再試一次,才知道。」 `P`*WXC`P“P`*WXC`P`好像變成了一個永遠不會醒的夢境,很久很久以後朝陽依舊還會這樣想。

那個夢境於深夜和白晝之中穿行,不斷的循環重演。

她似乎永遠都清晰的記得那夜溫暖的月色和月色中的林輝夜。

沒有一刻模糊過。

【你恨不恨大哥?】

也不知道為什麼,走在神殿迴廊中為林輝夜領路的時候,朝陽總會想起那日在山谷間自己跟蘭若的談話。

那時候,蘭若懷著朝礫的孩子,卻眼睜睜的看著他成親……

【我怎麼會恨他?】記得那時候,那個女子這樣回答。【我都還來不及用自己的人生愛他,哪裡恨得起來……】

【我不懂。我完全不懂蘭若你說的話。】

朝陽確實不懂。

連外人看了都覺的萬劫不復的事情,她……真的……能不恨嗎?

【那是因為陽少君還沒有喜歡的人罷?】然那女子卻只是笑道。【有了,便會懂了。】

懂?

懂什麼?

如此走著,朝陽想。

若……有一日林輝夜也做了讓我痛徹心扉的事情。

我也不會恨她么?

因為我會來不及愛她,所以無法去恨嗎……

「呆陽,你在想什麼?」見朝陽只顧往前走,林輝夜道。

「想很深奧的東西。」朝陽鼓氣回答。

「你的重點難得不奇怪了。」見朝陽忽略了「呆陽」這個稱呼,林輝夜抬手去摸她的頭,卻被那孩子一把打掉了。

「不是說了不要摸我的頭。」朝陽回頭怒道。

「因為你個子矮,要是我不低頭,你就摸不到我。」林輝夜笑。「所以只能我摸你的頭了。」

「林、輝、夜!」

「所以……你剛才在想什麼深奧的東西,說來我聽聽?」

「要……要你管。」忽然想起自己剛才在想的事情,朝陽霎時臉紅了。她扭過頭去,走的更快了。就連朝陽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把林輝夜跟喜歡不喜歡聯繫在一起,因而更加糾結……

「有鬼哦。」

「……」雖然覺得很沒出息,但是朝陽確實是一步也不敢走了。

「不告訴我剛才你在想什麼,我就讓那些孤魂野鬼抓走你哦。」林輝夜慢悠悠的跟上來,卻見朝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她彎下腰側望朝陽的臉頰,卻見那人竟然哭了。「喂……朝陽……你哭什麼……」

「林輝夜,你太壞了,你就知道嚇唬我,威脅我。」朝陽扁著嘴哭得委屈。總裁總裁,真霸道

那一瞬間,林輝夜感覺自己彷彿腳下生了根,被牢牢釘在原地,卻不知該怎麼辦。她只感覺自己那張曾經可以顛倒是非黑白的嘴,在哭泣的朝陽面前竟然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她就站在原地看著朝陽哭,終而輕輕抱住她,道。

「以後,我不嚇唬你,不威脅你。不哭了,好不好?」

「好……」只見朝陽雖扁著小紅嘴,卻努力止住眼淚,這樣答道。

見朝陽這幅小模樣,林輝夜也不知道為何,心下竟然放鬆了。

她想。

雖然自己不知該說些什麼,可是還好……

還好,朝陽懂我。

「小羽……今天不是說好要跟朝陽和輝夜殿下一起下棋的嗎……」眼見臨出門了,朝羽反而黏在椅子上一動不動,小七拉著她的胳膊道。

「還……還是算了。」朝羽皺眉道。「我……我怎麼也笑不出來。」

「又不是一定非要你笑……」小七雖是這麼安慰著,但看到一臉殺氣的朝羽以後還是改口道。「要……要不然你就當林輝夜是一棵大白菜,一塊大石頭,一個大花瓶,不要管她就好了嘛。」

「不管她,管誰……」小七的安慰似乎是有了些效果,朝羽抬起頭來。

小七就見她一雙紅色的瞳中落著陽光,那樣純澈。

「管朝陽。」

「管朝陽什麼……」朝羽泄氣道。

「看什麼不順眼就管什麼!」小七笑道。「你從小不就這樣霸道?」

「去。」被小七逗笑了,朝剛站起來準備出門,就聽門被叩響了,便問道。「誰?」

「朝羽殿下,是我。」門外傳來林輝夜的聲音,還是一樣那麼不討喜。

「不用叫我殿下。」朝羽也不開門,只在房間里回答。「你是大國的公主,如此稱呼我,不知意欲為何?」

「什麼也不為,只覺的你會喜歡罷了。」門外的人雖是這麼說著,卻改口道。「朝羽。我來接你了。」

「接我幹嘛。」朝羽沒好氣道。

喜歡?一個比自己身份高的人陰陽怪氣的叫自己殿下,鬼才會喜歡!

「去找朝陽下棋啊。」門外之人顯然已經忽略了朝羽的無禮,依舊溫聲道。「她等你一上午了。」

「我一上午沒去,也不知是誰害的……」聽林輝夜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朝羽也不好再為難她什麼,便起身去開門。「你……」

就在門被打開的瞬間,朝羽望見了門外站著的林輝夜。那人的裝束很簡單連花簪都沒有一個,但卻透著隱約的貴氣。

尤其是她那被陽光籠罩著的笑容,顯得……那樣溫柔。

朝羽就見那人微微俯□子,朝自己伸出一隻手來,一如那日一樣。我的主神遊戲

「殿下可能原諒我?」林輝夜問。

「不用做多餘的事了。」因為知道林輝夜的本質,因而覺得這番溫柔的光景透著虛假的味道。朝羽只覺心煩意亂,再一次打開了林輝夜伸出的手,徑自朝著朝陽所在的地方走去。

林輝夜望著那人離開的地方收回手,她冷下神色朝後望,就見小七跪在地上,頭也不抬一下。

小七跪著,只感覺頭頂掃過兩道冷颼颼的視線,良久以後,終而離開了。

朝陽是叼著草根蹲在屋外等的,她遠遠就看見了迎著陽光的朝羽和她身後的林輝夜,遂站起來朝她們揮動雙手。朝羽就見那日朝陽笑的特別燦爛,如同明朗的天氣一般。

說是與林輝夜下棋,也不過就是朝陽朝羽的輪番敗陣而已。關於失敗這件事的看法,朝陽朝羽難得的一致,永不言棄。乃至到了後來,朝陽連棋子都摸不上一下。

「小羽……該……輪到我了罷?」等了三局以後,朝陽眼巴巴道。

「走開啦,別吵我。」朝羽一面耐心的盯著棋盤,一邊用一隻手推著朝陽的額頭,防止她靠近。

眼見被朝羽推開,朝陽自知摸不上期盼,就蹲在一旁看。

看……朝羽一盤又一盤的輸。

「有進步。」又是一輪結束,林輝夜道。「若是此子下在右上角小目,說不定能反敗為勝。」

「那是。」朝羽毫不謙虛道。「再來一局!」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