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賣,就算了,我又沒逼著你。」

楚玄露出一副得逞的神情,陳留孫滿眼陰沉,他自覺明白了楚玄的陰險用心,楚玄就是要用這種不可思議的超低價,來激怒他,讓他不去挑戰。

東唐我說了算 ,他絕不能讓楚玄得逞。

楚玄不希望他繼續挑戰下去,他就偏要挑戰下去。

將五十萬買的飲江丹賣出六萬,確實很虧,可要挑戰贏了,別說六萬白玉錢,就是六枚白玉錢,他也大贏特贏。

到時,白馬學院就是他的地盤,他想怎麼挖就怎麼挖。

這麼一想后,陳留孫咬牙說道:「六萬就六萬!我賣了!」

「啊?六萬你都賣?」

楚玄驚問出聲,那表情,那眼神兒,驚訝得那叫一個傳神。

見到楚玄那猝不及防的驚訝,陳留孫瞬間心裡爽了,比喝了蜂蜜還要甜,笑道:「不錯,我就是賣!楚院長,你是不是很失望!」

「我有什麼失望的?」楚玄剎間將表情恢復,淡淡然說道:「你才只付了六萬白玉錢,還差整整九十四萬白玉錢呢!」

「哼!讓你裝,看你裝到什麼時候!」陳留孫心裡恨著,又咬牙取出了第二瓶丹藥,「楚院長,我可不止只有一顆丹藥!這是玄階中品的破厄丹,可以破除厄跡,修復重傷!價值一百萬白玉錢!」

「五萬!」

「噗……」

陳留孫有吐血的衝動,他知道楚玄會出很低的價,所以,他將丹藥的價錢報得很高,可楚玄比他還狠,竟然降到了五萬。

這架式,完全是不想讓他挑戰!

但是,他不會退縮,都走到這一步了,不管多坑多黑,他都會一路走下去。

「楚院長,你夠狠!但你的希望,永遠不會實現!」陳留孫拿出了一大堆的丹藥,「含湖丹十顆,怒熊丹十顆,脫胎丹五顆,壯骨丹九顆,強血丹二十顆,凝魂丹三顆!楚院長,這些丹藥,夠一百萬白玉錢了嗎?」

「不夠!」

「還不夠?這麼多,還不夠?楚院長,做人不能太心黑,你不就是怕挑戰輸了嗎?所以,你就一直說不夠不夠的!」

「你……」楚玄額上青筋綻出,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誰說我怕挑戰輸了?江長老實力那麼強,我用得著怕嗎?看看你自己拿出的丹藥,基本上都是粗製級別的,這樣的丹藥吃多了,那是會要命的!你竟然還想賣一百萬白玉錢!我缺丹藥嗎?笑話!給你算三十萬,已經算是便宜你了!你湊不夠,就不要挑戰!你不賣,就請轉身,向後走,我逼你賣了嗎?」

楚玄不帶停頓的,一口氣說出來,一幫武者初聽到,還真覺得有那麼幾分道理,陳留孫臉色卻黑得像鍋底,再要命,那些丹藥也絕不止只三十萬白玉錢。

可是,楚玄總拿挑戰來刁難他。

陳留孫眼射狠光,都走到了這一步,怎麼能半途而廢呢?

他取出一個用碧木打造的盒子,「地階下品丹藥,滾河丹!雖然剛剛達到粗製級別,但仍花了我五百萬白玉錢!楚院長,你告訴我,這枚滾河丹,值不值五十九萬白玉錢?」

「……」

楚玄欲言又止,眼裡湧出天人交戰的目光,陳留孫看得清楚,嘴角冷笑十分,他知道楚玄肯定想說不值,一千個一萬個想打壓滾河丹的價錢。

但地階下品的品階,滾河丹的名頭,卻不是楚玄隨便就能打壓下去的。

楚玄真要這麼做了,就會引起眾怒!

所以,楚玄才猶豫!

而他一猶豫,最後必然會說出他滿意的答案。


心念剛落,楚玄嘴裡就吐出一個字:「值!」

這個回答,早在陳留孫的預料當中,陳留孫冷笑,「那我現在可以挑戰了吧?」

「你得先把丹藥交上來。」

「給!」

陳留孫滿懷怨念地將丹藥遞給楚玄,看著丹藥,楚玄心裡笑意濃濃,他之前說得沒有錯,這些丹藥都是粗製,服用過多,危害會很大。

但在他的手裡,數次涅槃之後,就將是完美品階的,藥效十足、威能暴漲。

地階下品的滾河丹就不用說了,那三枚凝魂丹,才是他最看重的。

即使這凝魂丹品階很低,陳留孫買下,不過就是用來提神,可對他而言,那就是靈魂的大補品啊。

心中雖喜,但楚玄卻是臉帶遲疑,手指僵直,略帶慌張地將丹藥接在手中,陳留孫看到,心中冷笑萬分,這丹藥也就是給楚玄保管幾分鐘而已。

最終,丹藥還是會回到他的手裡。

不僅如此,他還要讓楚玄把更多的東西都吐出來!

將白馬學院變成他的地盤,那筆富可敵國的寶藏,就是他的了!

陳留孫越想越激動,猛地轉身,看向江自流,「江長老,我,福地九重境巔峰,比半步輪脈境都還要半步的陳留孫,向你挑戰!」

「請出招!」

江自流淡淡說出三個字,陳留孫眼裡閃過一抹懷疑,都到這個時候了,江自流還能如此鎮定,難道他的氣息,是真實修為的反應,不是用靠某種寶貝散發出來的?

不可能!

沒有人半月不到就連踏兩重輪脈境,江自流的鎮定,定然是假裝出來的,只需要他輕輕一捅,就能捅破。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陳留孫還是小心謹慎地拿出一個爪套!


爪套,名重天!

其主要煉製材料,是地階下品裂金猿的骨頭,輔以玄鐵石、魔鐵石等材料。

更有一枚重若千鈞印!

名字之意,就是比天還要重!

此外,還能三倍加輻他的威能,削弱對方的三成攻擊威力。

絕對的殺人利器!

當初他為了得到重天爪套,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幾乎是搜颳了所有的積蓄才拍賣到手,接著又九死一生,才保住重天爪套。

但那些代價都付出很值,重天爪讓他在福地七重境,就可越階斬殺福地八重境武者,當他福地八重境之時,又能在重天爪的幫助下,斬殺福地境第九重的武者。

現在,他是福地九重境巔峰強者,斬殺剛剛突破的輪脈一重境武,並不是不可能。

事實上,他敢出面挑戰的底牌,就是重天爪。

網游之征戰皇朝 ,陳留孫陰冷一笑,出手之時,大喝道:「玄階上品元技,重天霸轟!」

聲落,風起。

這風,卻不是平常那般給人輕盈的感覺,而是讓人覺得好沉重,重得讓人呼吸不順。

還有陳留孫的五指,霸氣十足,威勢洶湧!

陳留孫得意非凡,這一轟,他超水平發揮了,在對楚玄的怨恨,對富可敵國寶藏的渴望之下,發揮出了十二分的實力。

他相信,重天霸轟肯定能將江自流轟成重傷。

陳留孫戴重天爪時,江自流沒有動;陳留孫轟出元技之時,江自流仍然沒有動;陳留孫爪子離他僅有五寸之距時,江自流還直直站立,彷彿丟了魂一般。

看到這一幕,陳留孫本就十足的信心,變成了絕對!

就在這時,爪子離江自流胸口還在三寸之距時,江自流動了!

第一輪脈狂轉,江自流一指點出!

破繭指!

衝破厚厚蠶繭,獲得新生的一指,地階下品元技!

這一指,沉重之風壓不住,指尖勢如破竹而行,指到何處,陳留孫的氣勢就破到何處。

噗!

不是繭碎,而是陳留孫的重天爪碎了。

陳留孫在接觸到「破繭指」的那一瞬間,臉色已然大變,他感覺到一股磅礴的浩然元力,如劍斬碎了他的風,如刀砍爆了他的轟。

比天還重的重天之爪,卻承受不了江自流一指之重,削弱不了「破繭指」之威,而他增輻的威能,在「破繭指」面前,也是一個笑話。

就像一塊石頭,撞上了一座大山。

碎了。

碎得四分五裂,他的手掌心,瞬間被破出一個血洞,血箭暴射而出。

傷的,不僅是手掌。

他的心脈,他的骨頭,都被破掉。

他重傷了!

砰!

陳留孫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摔出一陣瀰漫血霧。


他眼裡,儘是不可形容之震驚!

眾武者心裡隨之一震,似被砸中一般。

他們還準備著看陳留孫去戳破楚玄的謊言,打爆江自流,踩出他的真實修為。

退一萬步說,陳留孫就算不敵江自流,江自流也要費很大的功夫,才能打敗陳留孫,等江自流元力、精力耗得差不多的時候,他們再去挑戰,那機會就是大大的有了。

不曾想,江自流一指重傷陳留孫。

他們根本沒有看透江自流的真實戰鬥力,搞不明白江自流這一指是用盡了全力,還是有所剩餘。

但無論如何,江自流的強大,毋庸置疑。

陳留孫正盯著江自流,猶是不信地說道:「你……你真的是輪脈二重境?」

【作者題外話】:兄弟們,人在外地,更新有點少,回家就爆發,沒得說! 「你……你真的是輪脈二重境?」陳留孫驚訝問出,楚玄笑道:「從一開始,我就告訴你,江長老是輪脈二重境的,我從不說假話,你卻偏偏不信。」

「那你幹嘛做出一副擔心、遲疑,還害怕我挑戰的樣子?」

「我什麼時候擔心過了?你一個福地九重境的武者,好死不死非得要挑戰輪脈二重境的江長老,我幹嘛要害怕?至於遲疑嘛,我是在想,你身上到底還有多少東西是可以換成白玉錢的!怎麼?我的這些表情,引起了你的誤會?好吧,我表示非常抱歉!」

「噗……」

陳留孫飆血,要不是楚玄那些表情,讓他誤認為楚玄沒有底氣,他絕不會賭得這麼大,還將所有的丹藥都壓下。結果,重天爪又毀了,他又受了重傷,而在白馬學院「為所欲為」的事兒卻離他十萬八千丈,根本沒有影。

他輸了,輸得乾乾淨淨,一無所有。

忽然,陳留孫說道:「楚玄,你是故意的,你故意挖了坑,讓我跳下去!」

「我讓你跳,你就跳?那我讓你變成女人,你就變女人給大家看?」楚玄甩了一句,看向眾武者,「我只是想告訴大家,江長老能找到寶貝在半月不到的時間裡突破到輪脈二重境!那麼,你也可以!他也可以!在座的大家都可以!」

頓時,眾武者眼裡射出精光。

也許楚玄說的話有水份,可是,江自流這個事實,大家親眼目睹!

一指重傷陳留孫!

非一般的強大!

眼下,他們最關注的事,除了富可敵國的寶藏外,就是他們的實力!

白馬學院的寶藏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但如果他們能像江自流一樣,找到寶貝在短時間內變強,對他們絕對是有天大的好處。

比如說,在寶藏出現之後,實力越強,活命的希望就越大,能搶到的寶貝就越多。

大家狂熱了。


楚玄笑容濃了幾分,他花這麼多時間,搞出這麼大的陣仗,為的就是讓他們相信白馬學院有更大的寶藏。

如此,等消息傳出去之後,就會有更多的人來到白馬學院尋寶。

來的人越多,白馬學院的名聲就越大,得到的好處就越多,而陶澤、火靈兒他們的計劃,也就更容易實施,勢力便會更大……

一連串的好處,全在「寶藏」二字上面!

楚玄笑道:「寶貝,在白馬學院的各個地方,哪怕是地上一塊石頭,哪怕是這藏書閣里的一本破書,只要你有一雙發現寶貝的眼睛,幸運女神就將降臨於你身!」

將門毒妃:邪王放肆寵 楚院長,這藏書閣里的書,我們也能看?」

「只要出錢,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出多少?」

「很便宜的。」楚玄嘴角上揚,「第一層,看一本,三分鐘只需要花十枚白玉錢!第二層,每一本,三分鐘需要一百枚白玉錢!第三層,每一本,三分鐘需要一千白玉錢!」

「那三分鐘之後呢?」

「第一層,每多加一分鐘只需再加十枚白玉錢,第二層要一百,第三層要一千!你們可不要小看第一層,雖然第一層的元訣、元技等等都是凡階、黃階,但……」

說到這兒,楚玄一記裂石拳,轟擊在空。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