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給我找到蕭逸的消息么,一群飯桶,都是一群飯桶!!」

東洲,一處名為紅袖宗的宗派,此時一個面容冷酷的青年,正一邊摟著兩個姿色不錯的妹紙,上下其手,一邊對面前跪著的不少身穿著宮裝長裙的女子開口呵斥。

隨著他如此話語,那些跪倒在地上的女子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這紅袖宗雖然並不是東洲的超一流勢力,但卻也絕對能夠算得上一流勢力,再加上這個門派主要招收女弟子,女弟子佔據門派的九成人數。


所以,這紅袖宗的外交手段也是不錯和東洲的超一流勢力都有著關係。

按照其正常情況,那都是沒有誰膽敢招惹紅袖宗的。

可是現在……

紅袖宗卻是被眼前這個冷酷青年給佔據,全然成為了這冷酷青年的玩物。

誰敢不從,這冷酷青年都會將其給殺掉。

柳千翔!!

這個冷酷的青年,赫然是從中洲來到了東洲的極樂聖地的道王強者柳千翔。

極樂聖地,聽名字就能一定情況的聽出,這個聖地的所蘊含的隱藏意思。

極樂聖地雖然號稱聖地,但這個地方的武者,卻都是熱衷於雙修。

不論男女,都會採補手段,採補功法。

或是采陽補陰,或是采陰補陽,更甚至采陽補陽,采陰補陰,其門派都同樣有人具備這樣的手段,都同樣有人熱衷於此。

說是聖地,在某些人的眼中,更邪派差不多。

你是我生命中最亮的星辰 ,可這極樂聖地的強大,在中州,乃至整個星雲大世界都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哪怕暗地裡有些人認為極樂聖地的邪派,但卻是沒有人敢明面上如此說極樂聖地。

另外……

就算是極樂聖地如此,那想要加入極樂聖地的武者,已然是數不勝數。

畢竟,這個門派雖然熱衷於採補,但卻也並不是所有人都銀亂無比,還是有著一些正派的人的。要不然,真的弄出天怒人怨的事情,極樂聖地也不可能屹立不倒那麼久。

另外,極樂聖地和其他的聖地,都是有著不錯聯繫的。

其聖地經常會培養出來一些聖女。

這些聖女都聖潔無比,雖然也是學了採補功法,但卻也必然都是處子,都具備獨特的體質。

她們的體質都對與她們雙修的人而言,有著天大好處。

特別是對那些能夠第一次佔據她們的人而言,更是具備難以想象的好處,不少擁有讓人突破瓶頸的功效。

因為如此緣故……

八大聖地不少實力卡在瓶頸的強者,那都是對接連聖地的聖女有著興趣的。

不過,聖女並不是那麼容易培養的。

光是找到一個資質特殊的女子培養,就是比較困難的事情,更別提還要讓其修鍊功法,讓其全然成為男子有著超強好處的超強爐鼎。

而柳千翔作為極樂聖地的弟子,且實力還達到了道王境界,他就是那種比較熱衷於採補的人。

不……

都不能算是比較熱衷於採補!!

而是瘋狂熱衷於採補才對。

他這一身實力,能夠提升到如今這個層次,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採補的關係。

所以……

當他來到了東洲,當他忽然知道了紅袖宗這樣的女子門派后,他就第一時間來到這裡,然後將這紅袖宗給佔領,讓其成為自己的採補對象。

雖然,這裡的女子實力在他眼裡都很弱,但,勝在人數多啊。

異界召喚之華夏英豪 ,收穫。

換做是在東洲,他是絕對不敢貿然這麼做的。

哪怕他是八大聖地的弟子,哪怕他是道王強者都是這樣。

貿然如此霸道瘋狂的佔據一個門派,這絕對是大忌。

每一個地方,都有著一定的規矩。

若是他在中洲這麼做,必然是會有著人跳出來聲討他,乃至擒拿他,斬殺他。

所以,對於他而言,如今在準備東洲能夠這麼做,這簡直就讓他忍不住有了龍歸於海的感覺。


真是太享受了,有木有?!! 在柳千翔的心中,這是一種享受,可對所有紅袖宗的人而言這卻是一種災難。

當此等事情發生了后,所有紅袖宗的高層都全然六神無主了。

她們就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眼前這個傢伙,眼前這個可惡的傢伙,可是,可是一個道王級別的強者啊,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道王級彆強者。

之所以知道這一點,那是因為,眼前這個柳千翔進入她們紅袖宗的時候,竟是全然沒有引動陣法出現半點波動,預警,恍如她們的護宗大陣都是擺設一般。

要知道,她們的護宗大陣可是非常厲害的。

雖然她們並不是什麼超一流的勢力,可因為門派當中女性佔據多數,與那些超一流的勢力都有著聯繫的情況下,她們宗派的護宗大陣彼此超一流勢力都是不弱什麼的。


更甚至不弱什麼不說,某種程度上,更是比之超一流勢力的護宗大陣都還要強大不少。

以她們的護宗大陣,普通的道王級別武者,想要破開,根本不可能!!

這絕對是不現實的!!

可……

就是如此一個情況,就是如此一個情況……

她們的護宗大陣竟然還被人給輕易的破開了,被人給輕易的入侵。

試問,能夠做出這等恐怖事情的人,又怎麼可能會是一個普通人,又怎麼可能會是一個普通的道王強者。

所以……

如此一來,更是讓她們不知道該如何辦才好。

反抗?

這絕對是不切實際的,一旦反抗,整個紅袖宗都必然是會頃刻間灰飛煙滅。

要知道紅袖宗的弟子可是非常多的,一旦滅宗,這絕對是一個災難。

但如果不這樣,那就必然是得臣服。

而選擇臣服,卻是註定了要被眼前這個柳千翔玩弄!!

這讓……

所有的紅袖宗高層都怒火中燒,但一個個卻是都敢怒不敢言。


而且不但是敢怒不敢言不說,還不得不按照柳千翔的吩咐,將門派眾人送給他玩弄。

還好的是……

這柳千翔現目前並沒有瘋狂的禍害紅袖宗,並沒有一下子就將紅袖宗所有姿色不錯的女子都給禍害,而是由這些紅袖宗高層推薦,主動將人送給他,每天都按照他的要求送給他。

還好,門派當中,並不是所有人都對柳千翔這樣的行為,為之憤恨,為之掙扎,為之反抗。

所以……

門派高層就將一些想要攀龍附鳳的人推薦給了柳千翔。

不過,就算是按照這樣的情況,遲早整個紅袖宗不錯的妹紙,都必然得被柳千翔給完全禍害,這樣的情況,若是得不到解決,那麼絕對還是會成為超級災難。

不少妹紙,可是寧願死,都不願意被柳千翔給禍害的。

對於紅袖宗高層的某些態度,以及心中謀算,柳千翔其實都了解,不過他雖然了解,卻是沒有去多理會這樣的事情,而是放任紅袖宗的高層暗自想辦法。

他喜歡這樣的調調。

他喜歡見著這種,走投無路,最終卻不得不臣服的事情。

他最喜歡看到的就是別人的掙扎了,別人越是掙扎,他就越是感興趣,激動。

……

「唰!!」

永恒之心 ,忽然,一道流光在大殿裡面出現,隨著這一道流光的出現,兩個人影出現在了這裡。

其所出現的人,是一男一女。

男的非常帥氣,而女的是無比的漂亮,傾國傾城,沉魚落雁什麼的都不足以完全形她。

「咦?」

伴隨著這兩人的出現,摟著兩個妹紙坐在大殿主位的椅子上面的柳千翔,眼睛忽然一眯,眼中驟然流露出來了一抹非常感興趣的波動。

「蕭逸!!你是蕭逸?!!哈哈哈,有意思啊,真是太有意思了,我真在大罵著眼前這些廢物,沒能找到你的蹤跡的時候,你竟是主動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這實在是太讓人感到開心了,真的,我這一刻非常的開心……」

柳千翔詫異了一下后,緊跟著驀地一邊注視著這突兀出現的兩人,一邊開口狂笑了起來。

是的,蕭逸!!

這一男一女,那帥氣的公子哥模樣的人,赫然是蕭逸,至於那傾國傾城的女子,自然是夢飛飛了。

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自然是因為隨著八大聖地的人來到了中洲。

別人能夠知道這樣的情況,蕭逸同樣是能夠知道。

他蕭逸可從來都沒有什麼坐等著挨打的愛好,相對於被動防守,他更喜歡主動。

所以,在八大聖地收集關於他的情報的時候,他也是同樣收集起來了關於八大聖地這些武者的情報。

要知道在這東洲,如今蕭逸可以說是東道主。


在他掌控了浩瀚王庭的情況下,想要收集一些情報並不難。

再加上這些來至八大聖地的武者,壓根就沒有隱藏自己什麼,都是大大咧咧的直接曝光了自己的的存在。

如此一來,蕭逸想要知道他們的情況就自然更加的不費勁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蕭逸決定了註定出擊后,自然也就找上了這柳千翔。

誰讓這柳千翔一來到了東洲,就佔據了紅袖宗呢。

誰讓蕭逸的身邊有著夢飛飛這等紅顏知己存在呢。

在蕭逸決定主動出擊了后,夢飛飛就給他參考起來了先動手對付誰,在各種參考目標之下,柳千翔排列在了第一目標。

對於夢飛飛這等女子而言,她自然是見不得這等齷齪事情的,她不論怎麼說都是僅僅遜色於八大聖地的大勢力的中洲拍賣行的大小姐。

所以,她對極樂聖地是比較了解的。

雖然紅袖宗的情況沒有暴露出去什麼,但夢飛飛在知道了柳千翔入駐紅袖宗的剎間,就已然清楚了紅袖宗所必然會遭遇的情況。

所以在詢問了一番蕭逸目前到底能夠發揮出多強戰鬥力的情況下,確定蕭逸對上柳千翔是沒有什麼問題了后,夢飛飛就建議起來了蕭逸,先對付柳千翔。

而在柳千翔狂笑的時候,此時周邊的那些紅袖宗武者,彼此目光閃爍,在見到蕭逸的第一時間,都是忍不住流露出來了震驚。

畢竟,柳千翔前不久能夠無聲無息的破開紅袖宗的護宗大陣,出現在了紅袖宗也就算了,畢竟此人來至中洲,來至中洲的八大聖地,可蕭逸就不一樣了。

蕭逸的實力雖然不錯,但畢竟是是東洲本土的武者。

不過,甭管這蕭逸此時到底是怎麼來到這裡的了,既然這蕭逸膽敢主動來到這裡,那麼……

這就說明!!

蕭逸有著底氣,有著一定底氣,要不然,蕭逸就絕對不可能會主動出現在這裡。

且還是帶著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來到了這裡。

隨著如此念頭……

周邊的紅袖宗的武者,在震驚的同時,眼中也是不由自禁的泛起了一定的喜色。

這一刻的她們都希望,都希望蕭逸能夠將眼前這個柳千翔給打敗,乃至將其給斬殺。

若是能夠這樣,那麼她們紅袖宗就能脫離苦海。

「我的出現就又那麼的值得你如此高興?要知道,我出現在這裡,死的人可不一定就是我。」蕭逸聽得柳千翔的狂笑,臉上泛起一抹笑意,似笑非笑的看著柳千翔說道。

「不錯,死的並不一定是你,我知道,你敢這會既然敢出現在這裡,必然是有著一定的底牌,但,就算是你有著一定的底牌,你遇見了我柳千翔,你死的可能性卻是最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