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

玄火獸受到這樣的挑釁,狂暴起來,其中的火焰噴騰而出,衝擊血霧而去,同時衝擊火山,噴發到火山之外。剛剛就讓人心悸的火焰,再次騰高三成,整個空間被燃燒的徹底扭曲,只剩下火的世界。

「他還活著。」剛剛以為許楓死了一些玄者,這時候驚駭異常,顯然是對方的挑釁,才讓玄火獸的狂暴加劇。

火焰的狂暴,把血霧再次逼的消弭。

「嗷……」

慘叫之聲不斷,從鬼丹之中不斷的射出鬼士,這些鬼士的實力十分恐怖,掃除的陰邪之力,把狂暴的火焰擋住。擋住之後,這些鬼士居然向著中間的玄火獸激射而去,落在玄火獸的四面八方。與此同時,從他們之中爆發出一股股陰邪之力,向著玄火獸鎮壓而去。

這些鬼士顯然懂得陣法,力量集中在一起,組成一個巨大的血色圓盤,覆蓋而下,空間塌陷。

「碰……」

玄火獸噴發出一股股火焰,衝擊血色圓盤而去。血液圓盤進不得,同樣玄火獸的火焰也激蕩不出。兩股力量在哪裡相持。火焰和血霧不斷被熄滅和被灼燒。

賀老看著這一幕,心頭一喜:「就是此時!」

就在此時,賀老的身影浮現,手指結著印結,猛的激射想玄火獸。

許楓看著賀老激射到玄火獸中央,一股股熾熱的火焰灼燒到賀老的靈魂上,卻發現賀老並沒有因此有著消散,反而更加的凝實,在許楓感覺驚奇的時候,賀老落在火焰的中央,一道道印結不斷的結起來,一股股靈魂力量打入玄火獸體內。

在一股股靈魂力量打入下,玄火獸更是狂暴,一股股力量從其中噴發出來。激蕩的整個空間都震動,甚至火山都為之搖晃。在外面的玄者,感覺到輕微的搖晃,一個個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何等力量,才能讓如此大的山川搖晃?

玄火獸爆發的恐怖火焰,讓鬼丹中的血霧也爆發出來,鎮壓玄火獸而去。雖然玄火獸爆發的力量恐怖,可是鬼丹也不差。火焰的力量,徹底被壓制。

玄火獸的力量被壓制,在其中的賀老更是輕鬆,一道道靈魂力量激射到玄火獸中。賀老的印結結的很快,十分的繁瑣和複雜。許楓雖然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但是能看出這定然是一種秘法,而且等級還不低。

越和賀老相處的久,許楓越感覺到他的神秘。賀老不只是能一道氣息讓葉家的太上長老恭恭敬敬,更是能讓帝國的閣老如同券一樣的狼狽退走。至於他的見識淵博等等,更是不用說了。

特別是,殘留不多的靈魂力量,都能讓他成為霸主級別的存在。那當年的賀老,會是何等的恐怖?這樣一個人,身份會簡單的了?怕是也是威震大陸的強悍存在。

賀老手中的印結不斷的結起來,在靈魂力量不斷射出下,這些靈魂力量開始緩緩的射出一道道光芒,光芒慢慢的凝聚,在火獸身上,漸漸的有著一個圖案出現,圖案古樸神秘,更是有著符篆的氣息在上面散發。

這圖案出現,玄火獸額頭出現一個淡淡的印記,這個印記金黃,呈現墜星。在閃爍之間,靈魂力量不斷的收縮。原本還狂暴的玄火獸,開始瘋狂的收攏爆發出去的火焰,股股火焰進入它的身體之中,而金黃的印記就更是善良。

也許是感覺到火焰的瘋狂退泄,鬼丹湧出的血霧,這時候也緩緩的收回,一隻只鬼士再次射入鬼丹之中。漫天的火焰,和血霧同時收回。

在外面的玄者,看著貫穿天地的火焰居然再次收回火山,而原本的股股熱浪也消失的一乾二淨,一個個面面相窺。其中一些玄者,更是驚呼道:「是收復了?還是他被燒死了?」

場中的許楓,看著玄火獸不斷的變小,到最後化作一個光點,落到了賀老的額頭,進入了賀老的靈魂之中,之前灼熱的氣息,也消失的一乾二淨。

見玄火獸消失,許楓瞪眼看著賀老問道:「賀老,你沒事吧?」

賀老搖搖頭道:「有著鬼丹的牽制,收復它並不礙事。收復玄雷我比不上你,但是在玄火上,你卻比不上我。」

==晚上七點的火車去廣州。估計第三更寫不完。還有,再告訴你們一個秘密,蝸牛也喜歡男人== 許楓翻手把鬼丹送入古鼎之中,想起鬼丹剛剛不斷射出的鬼士,心想要是自己能掌控的話,足以在大陸橫走了。可是許楓也知道,這絕對是妄想。別說他掌控之法,就算有的話,以他的實力妄想掌控這等強者的鬼丹,只有一種結果,那就是被反噬而死。此時的許楓,對鬼丹此時爆發的力量不傷害他,就已經很滿足了。

「賀老,有著這地品頂峰的玄火,你的靈魂力量能恢復多少?」許楓問著賀老。

賀老笑了笑道:「離全部恢復還差的遠。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借用我靈魂力量倒是不用擔心損耗了。」

許楓咂舌,沒有想到這等強悍的玄火還不能完全恢復賀老的靈魂力量,可想而知賀老當年肉身在的時候何等強。

「賀老,以你當年的實力,怎麼會淪落到只剩下一個靈魂的地步?」許楓終於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強則強,但是有更強的存在。誰能說自己就是無敵?當年的華夏一族還不是落得全族而亡的地步!自然有人能對付的了我。只不過那等存在還不是你能了解的。或許將來你有機會,可是現在聽到也只是當傳說聽。」賀老笑道。

這一句話,讓許楓絕掉了心思。看著賀老凝視了不少的靈魂力量,對著他說道:「賀老,那我們現在出去吧。」

在賀老的點頭中,許楓快步的向著外面閃去。賀老在來之前說過得到玄火能幫助他淬鍊出三魂。許楓現在是想找一個地方,把三魂淬鍊出來。雖然因為靈魂破碎的緣故,天陽之境是不奢望了。可是達到入靈大圓滿,也多了一分自保之力。只要聚齊三物,就能修復靈魂,想著突破天陽之境了。

和安天南的決鬥,已經剩下沒幾個月的時間了。達到天陽之境,許楓才有一點信心。其他的時間,用來修鍊術法。畢竟,自己也是一個術法師,雖然有著傳承和賀老的指導,可是許楓在術法方面卻沒有花費太多的精力。

……

「長老,我們是上去還是再等等?」一個玄者問道。

「再等等!雖然他收復的可能性不大。可是有一線可能我們就要抓住。不能讓他因為我們上火山的時候,他趁機逃走。」一個老者回答道。

而就在他們目不轉睛的盯著火山的時候,見上面一個人影不斷閃動,向著下面激射而下、眾人看著這個身影,這些人驚愕的同時,一個個馬上又興奮起來:「成功了,他居然真的成功了。」

一眾人直直的盯著跑下來的少年,見他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只是精魄之境的速度,一個個鬆了一口氣,心道真如幾個見到的長老說的那樣,這個少年是用別的手段收復玄火。

想到這,這些人鬆了一口氣,其中一個老者更是說道:「殺了他,剝離出玄火。」

一眾人使勁的點了點頭,一眾人激射而去,把從火山上下來的許楓包圍其中,股股氣勢把許楓鎖定。

許楓看著包圍著四周的人,微微一愣之後就明白他們打什麼主意,笑了笑對著這些玄者說道:「眾位,難道你們不要麵皮不成?居然打起了晚輩東西的主意。」

這一句話,讓一些麵皮薄的玄者面色紅了紅,可是步子卻沒有移開,地品玄火對他們的誘.惑力太大了。

「呵呵,既然是晚輩,那就知道應該把東西送上來孝敬前輩。難道這點,你家中的長輩都沒教你嗎?」一個顯然是不準備要臉皮的老者盯著許楓笑道。

「可是,也不是是個前輩就能給啊。」許楓露出他潔白的牙齒,直直的盯著這些人。

眾人聽到許楓的話,直直的盯著面前的少年,腦海中思索了一下九家的,發現那些傑出一輩的少年好像沒這樣一個人。難道不是九家之外的少年?

這讓眾人皺了皺眉頭,心想難道外界的人這麼快就進來了?那他們還有優勢嗎?

眾人搖了搖頭,看著許楓說到:「那東西不是你能擁有的。把東西交出來,我讓你離開。」

「笑話!」許楓看著眾人說道,「眾位不要倚老賣老。我雖然沒幾分實力,但是也不見得是一個人就能欺負的。」

「既然你如此冥頑不靈,那我們就只能欺負晚輩了。」一個老人盯著許楓,身影騰飛到虛空,威壓向著許楓覆蓋而下,恐怖的威壓扭曲空間,滂湃至極。

「朝元之境?」許楓瞪眼看著面前的老者,心中驚呼出聲。朝元之境,又稱呼為小霸主。在帝國之中,坐鎮一方是土皇帝的存在。許楓沒有想到,這裡會有朝元之境。不過想到剛剛地品玄火爆發的威勢,頓時就恍然了起來。沒有朝元之境,怎麼敢打地品玄火的主意。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如同他這樣的。

「這裡有三個朝元之境。」老者指了指身邊的另外兩個老人說道,「三人都是三大家族中的頂梁存在。你覺得你斗的過嗎?不想我們親自出手剝離出來,那你就親自拿出來。」

「好大的語氣。」許楓笑了笑,對著三人說道,「小的喜歡搶別人東西,老的也喜歡搶。放過了小的,可是不代表會放過老的。」

這些玄者面面相窺了一眼,不明白許楓說的這句話。反倒是其他一位玄者說道:「這玄火得到,應該怎麼分呢?」

「哼!見者有份。難道你們以為,那樣恐怖的玄火,你們一人之力能煉化不成?憑自己本事,在場的人能煉火多少,那就煉化多少。」

「成交!」

這一句話讓所有人都點頭,心想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主意。那樣的玄雷,他們也不奢望一人能煉化。要不是這個少年鎮壓了,他們甚至不敢去招惹。說起來,還得謝謝面前的少年。

許楓聽到他們現在就開始分贓,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打斷他們說道:「貌似,這玄火還在我手中吧。各位是不是想的太遠了,我還沒準備送給你們呢。」


「呵呵!沒關係,我們親自出手剝奪就是。」其中一人笑著看著許楓。

許楓盯著這些人,笑容不減:「你們在這個空間呆了這麼久。想必也得到不少好處了吧?正好便宜了我。」

在許楓話音落下的時候,許楓的氣息開始飆升了起來:「我趕去收復玄火。難道你們就真的以為是運氣不成?」

許楓的氣息飆升起來,讓一個個玄者面色大變。許楓的氣息很快就達到了天陽之境的層次,還在不斷的上升,短短時間,就達到了天陽大圓滿,之後向著朝元進軍。

這一幕讓一眾玄者面色大變,其中一個玄者更是哼了一聲道:「我就不信,你有這樣的實力。」

「你試試不就知道?」許楓盯著那人。

玄者怒喝一聲,居然真的一拳向著許楓轟了過去。拳頭帶著霸道的力量,劃破虛空,直掃許楓的胸口,天陽之境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許楓看了對方一眼,一道力量打出,跨越空間,狠狠的砸在對方的身上。兩股力量交鋒在一起,爆發一聲悶響,對方被震的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砸出了一個大坑。

「你真當我的氣勢是虛的不成?」許楓淡淡的看著這些人一眼,「都滾,要不然,都死。」

一眾人瞪眼看著許楓,看了看砸在地上的玄者,眼中帶著不敢置信。一個個輕呼了一口氣,對望了一眼,其中一個老者看著許楓說道:「你是那一家的?」

許楓說道:「你們不夠格知道。」

「你……」老者怒急,平息了一下心頭的情緒,這才看著許楓說道,「你找死不成?」

許楓笑道:「那也要看你殺不殺的了我,殺不了我,那就輪到我殺你們了。」

「哼!」這些人雖然顧忌許楓,但是卻不怕,許楓此時的氣息雖然超過天陽之境,但是還未到朝元之境,難道他們有著三個朝元之境還殺不了?

「一起出手,速戰速決,把這小子給殺了。剝奪他的玄火。」其中一個玄者喊道。

這一句話,頓時讓所有人都認同了起來,把許楓包圍在中央,擋住許楓的去路。

許楓突然笑了起來:「原本還怕你們有人會跑惹上麻煩。可是現在,正好都殺了。」

許楓盯著這些人,一個華夏聖乳就已經夠麻煩了,玄火在他身上的事情斷然不能傳出去。要不然,怕是會更加的麻煩。所以,這些人必死。

八家都在許楓自然不好做殺人滅口的事情,畢竟會連累柳家。可是現在只有三家,殺人滅口也有其他六家能懷疑。

想到這,許楓的氣勢再無保留,賀老的靈魂力量湧入許楓的身體之中,恐怖的氣勢從許楓身體之中爆發出來,氣勢橫盪空間。

恐怖的氣勢輾壓的四周的沙石粉碎,股股氣浪翻騰而起,宛如一個絕世霸主似地。而包圍著許楓的眾人,感受到這股氣勢,一個個面色大變,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霸主級別?」一個個驚呼出口,不敢置信的看著許楓,望著許楓那張年輕的面容,更是不敢置信。

「該死的!這傢伙怎麼會是霸主級別,剛剛的力量,明明只有精魄之境啊。」一眾人面色毫無血色。

……

以為今天寫不完第三章,想不到這一章還順手,寫完了。第三更送上,請求大家支持。要去坐火車了,好激動,鄉巴佬能進城了,羞澀…… 許楓凌空注視著眾人,氣勢輾壓而下,眾人面色瞬間慘白。

「一切結陣,要不然誰都逃不了。」為首的朝元之境玄者大喊道,手中卻發出信號。這樣的強者已經不是他們能抵擋的了,只能發出信號讓家族的其他強者前來相助。他們所能做的就是在家族強者趕來之前擋住對方。

幾人瞬間結著陣法,股股力量爆涌而出,抵擋許楓輾壓而下的氣勢,這些人的氣勢匯聚雖然比不上許楓的氣勢,可是卻能勉強抵擋的住。

許楓見狀,也不以為意,在手中印結結起之間,在許楓印結結起之間,在許楓的頭頂浮現一朵朵烏雲,烏雲之中雷光閃動,轟鳴之聲不斷,狂暴的氣息從烏雲之中爆發出來。

「雷術士?」幾人面色大變,盯著頭頂雷光閃動的烏雲,一個個手中的力量不斷揮舞出來,匯聚在中心,化作巨大的圓盤,把他們牢牢的護衛其中。圓盤轉動之間,四周的靈氣瘋狂的湧入其中,為圓盤提供著力量。

「以為這樣就能擋得住我不成?」許楓落在虛空,居高臨下的看著這些人,手指點動,匯聚在頭頂的烏雲,開始暴動起來,在其中道道雷光凝聚,一道撕裂空間的金色雷電從烏雲之中爆射出來,雷電所過之處,雷霆之聲不斷,空間出現一道裂縫,雷電衝漆黑的裂縫上生生的劈在圓盤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圓盤出現了一道道裂痕,對碰出爆發漩渦一樣的光芒,雷光閃動,圓盤的裂縫更是如同蜘蛛網一樣蔓延開來。結陣的眾人面色大變,一個個手印結起。一道道力量灌入圓盤之中,這才阻止圓盤繼續蔓延出裂縫。

「倒是有幾分本事。」許楓盯著這些人笑道,「不過,你們又能擋住我幾道雷電?」

許楓笑了笑,手臂甩動之間,頭頂的烏雲開始疊加,比起剛剛更為響亮的轟鳴之聲不斷響起。雷光匯聚,一條金龍般的雷電閃現,許楓伸手抓去,金龍般的雷電落在許楓的手中,在許楓手中不斷的閃動扭曲,宛如長龍。

「準備好了吧?那接下我這一擊。」許楓對著這些人笑了笑,手掌猛的一拍,手中抓著的金龍衝擊圓盤而去,金龍雷霆肆虐空間,在許楓的身下出現一道道裂縫,空間在雷電的轟擊下,也如同蜘蛛網一樣四周蔓延開來。

望著這道撕裂空間的雷電,底下的玄者神色驚恐,一個個咬著牙齒,爆喝一身,身上的力量宛如長龍一般灌輸到圓盤之中,剛剛圓盤的裂縫生生的被修復,方圓千米以內的靈氣,全部湧入圓盤之中,光芒大漲,爆發一股力量衝擊雷電而去。

「轟……」

在無數衝擊波爆發出來的同時,許楓爆發的雷電居然被這股力量一擊而散。這讓許楓咦了一聲,盯著這些人笑道:「不錯!我倒是小看你們了,只不過,你能擋得住我幾道雷電?」

許楓的話音落下,伸手向著烏雲中一抓,一條雷龍又被他抓到手中,隨意的向著圓盤丟了過去。

在一聲劇烈的轟鳴聲下,圓盤爆發的力量和雷龍衝擊在一起,擋住了許楓的這道攻擊。許楓見狀也不奇怪,手印結起來的同時,頭頂匯聚的烏雲越來越多,許楓的手猛的插入烏雲之中,一條條狂暴的雷龍被他隨意的丟下轟擊圓盤。

在這樣的密集的雷電轟擊下,一眾人死死的抵擋,越來越感覺吃力。雖然他們有著三個小霸主級別的存在坐鎮。可是,相比於霸主卻是天壤之別。何況,還是雷系的霸主級別。

看著圓盤上再次出現的一道道裂縫,為首的幾人喊道:「再堅持一會兒,族中的強者要來了。」

「你們以為還能等到他們的到來嗎?」許楓笑看著他們,「我拼著重傷達到霸主級別,要是這都能讓你們活著,那我也就不活了。」

許楓說完之後,一道道靈魂力量狂暴而出,在許楓靈魂力量掃出的時候,烏雲閃開,其中的雷電之力向著中心匯聚而去。

「九龍破鼎!」

許楓大喝一聲,手印結起之間,狂暴的雷電匯聚在許楓的周邊,一條條雷龍出現在許楓的周邊,片刻見許楓周邊就出現九條金光閃閃的雷龍,雷龍閃動之間,空間出現一道道裂縫,雷光在虛空閃動,十分讓人心悸。而處於中心的許楓,卻如同眾星捧月一樣,落在九龍中心,踩著九龍的龍頭,盯著下面的眾人說道:「擋住這一招,我就放你們離開,擋不住,死!」

死字一出,這些人再無血色,一個個盯著許楓腳下的九條雷龍,驚恐異常。

「喝……」

眾人大喝,股股精元噴出來,湧入圓盤之中,這些人居然不顧身體,生生的把力量再次提升了不少,圓盤暴漲,把他們牢牢的護衛其中。

「你們以為這樣就有用嗎?」許楓笑了笑,靈魂力量掃出,更多的雷光匯聚在九龍之上,許楓手指一點,九道雷龍衝擊而下,毀滅空間,轟隆隆的聲響暴動,在震耳欲聾下,讓天地為之一頓的力量轟在圓盤之上。

原來堅固的圓盤,瞬間粉碎,化作一塊塊能量碎片激蕩四周,四周被夷為平地,漫天的泥沙翻騰而起。雷光在其中穿插不斷。而原本被圓盤護住的眾人,這時候一個個血氣翻滾,被震的倒飛出去,狠狠的砸在地面上,股股血液噴發出來。

三個朝元之境砸在地上,在噴吐的血液染紅地面的同時,身影猛的翻騰起來,強自提起一股力量,想要向著遠處激射而走。只不過,就在他們提起力量的時候,三道雷電劈了下來,劈在他們後背上,把他們騰躍的身體劈入地面之中。


「我沒有讓你們走。你們誰敢離開。」淡淡的聲音在眾人的耳中響起,讓三大朝元玄者更是駭破了膽。

許楓利劍出現在他手中,一件件劃過這些人的喉嚨。同時手不滿,把他們身上的東西都取了下來,許楓也沒有細看,反正之前的丟收颳了。

不過,在許楓收刮的同時,讓許楓驚訝的是,這些人的靈魂,居然莫名其妙的被抽了出現,許楓疑惑的同時細細的查探了一下,才發現是鬼丹把它們的靈魂抽出來並且吞噬了。

解決了這些玄者后,許楓目光轉向三個朝元之境,嘴角帶著一份邪魅的笑。

「你殺了我們,三大家族不會放過你的。」三個朝元之境怒喝了一聲,盯著許楓說道。

許楓露出燦爛的笑容,看著他們說道:「你們放心,我殺了你們,沒人知道是我做的。誰會相信,是一個精魄之境的少年殺了朝元之境的存在?」

「你……」一句話讓三人再無血色,正如許楓說的那樣,不殺他們許楓反倒是有危險,殺了卻一點事情都沒有。


「放心吧!我下手很溫柔的,會讓你們很爽快的死去的。」許楓笑道,利劍向著其中一個朝元之境喉嚨劃過,在他體內的血液從身體之中飈射出來的同時,許楓順手牽羊把他身上的東西都給掃了過去。


當掃蕩完之後,許楓發現對方的靈魂也被鬼丹吞噬進去,許楓能看到對方已經成實質的靈魂在其中掙扎,不過短短時間就沒入其中消失。

許楓咋舌,心中可惜無比,這可是小霸主的靈魂,就這樣被鬼丹給搶了。

許楓輕呼了一口氣,轉頭看向其餘兩個朝元之境,卻見兩者朝元之境面露猙獰,四周無數的靈氣向著他們的身體之中涌去,恐怖的氣勢從他們身體之中爆涌而出。

見到這一幕,許楓面色也變了變。這兩人居然想要自爆,朝元之境的力量何等恐怖。要是真想自爆的話,就算是霸主級別同樣有著極大的危險。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