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晚禮服的顧雨妃氣質高雅,深深的事業線都是若隱若現這就讓平日里更多以職業套裝出現的她平添更多的嫵媚妖艷。

陳有為左手處的顧盼兒穿著就保守許多,一襲白裙讓長發飄飄的她很是有種天仙下凡的感覺。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陳有為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身旁小傢伙的清新亮麗固然是光彩照人,不過現場眾多紈絝們關注的焦點還是放在幾乎成為全場焦點的顧雨妃這個長腿妹子。

不管有沒有其他一些不能拿上檯面的想法,陳有為還是深刻能夠感受到,此刻的顧雨妃渾然沒有了平日里的端莊大氣,現在的她給人更多則是一種妖魅人間迷死人不償命的妖精氣息。

「拜託,董公子,我們今天可是不死不休的敵人,不要用這樣親熱的語氣來跟我打招呼好么!」顧雨妃似乎還嫌眾人的目光不夠火辣,高聳入雲的淑胸有意的貼近陳有為健壯的胳膊,更加撩撥刺激著現場眾人的神經。

次奧!

陳有為此刻心中跟眾人的想法一樣,這這樣一個嫵媚之極的妖精簡直就是害人不淺。


「雨妃小姐,不知這位是……」董公子對於顧雨妃的冷嘲熱諷彷彿沒有聽見,笑意盈盈的他禮數十足的將目光放在散發隱隱同類人氣息的陳有為身上。

「好說,我姓陳,你叫我陳公子就是了!」陳有為微微的露齒而笑,在京城裡如魚得水的他對於這樣的場合早就習以為常,他自然清楚越是這樣的地方就要表示出肆無忌憚的霸氣,對方才能不會狗眼看人低的無理取鬧。

對方標準的粵語,甚至可以說是標準的港島式粵語,讓董公子一頭霧水。

小小的港島就這麼大,什麼時候又冒出這樣一個貌似來頭很大的陳公子?雄壯國歌聲中,鮮艷五星紅旗高高飄揚。

站立在港島會展中心大廳某處,滿懷激情參加港島回歸儀式的陳有為唏噓不已。

從此刻起,被不列顛殖民上百年的港島正式回歸祖國,這樣一個普天同慶的天大喜事值得每一個華夏人驕傲自豪。

不管未來的道路港島人民有著什麼樣的痛苦與反思,至少在絕大多數的普通港島市民來說,只要能夠背靠祖國繼續過上幸福安康的生活,那就已經足夠。

陳有為也很清楚,多年來處於華夏大陸同海外勢力直接對抗的第一線,港島未來的日子註定了坎坷不平。更不用說即將到來的亞洲金融風暴對於小小港島的劇烈衝擊,從某種角度而言,回歸華夏的港島註定在回歸之日起就要背負它本身並不心甘情願的負擔。

只不過夾在大國之間所謂的中間地帶使得港島完全沒有實現自己意圖的力量。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而言,這既是港島能夠獲得其他地方沒有可能得到快速崛起的根本原因,也是在一個強大而逐漸走向世界華夏真正邁開大步后,港島只有越來越融合進不斷進步的大陸這才有繼續發展前進的可能。

整個回歸儀式莊重肅穆,同港島商會眾人站立在一起的陳有為自然不曉得,電視直播畫面上雖然只是一掃而過,他那神采奕奕的高大身影依舊為國內眾多有心人所關注。

隆重的升旗儀式結束之後,不列顛王子等外方與會人員紛紛退場,偌大擁擠而寂靜的會展中心繼續進行著港島特區政府相關公職人員的宣誓活動。

微微掃視了周圍俱是表情肅穆的眾多港島商界領袖,陳有為微微嘆息。

小小的港島可謂是代表著自由資本主義的典範,不管身邊這些聲譽還算不錯的商界大佬們如何的擁護華夏中央政府。但是從本質上而言,他們同港島數以百萬計普通市民之間真正的利益訴求有著天然性的鴻溝和對立。

一國兩制這樣一個特殊時期的臨時手段,從它誕生之日起就註定要在彈丸之地的港島引起不斷的波折。從********的根本上來看,除了少數國外顛覆勢力的推波助瀾外,港島內部這種大資本同普通民眾市民之間階級的對抗才是未來矛盾的真正之所在。

平心而論,華夏的改革開放后從技術手段上給人感覺更是一種國家資本主義的特徵,當然作為社會主義初期階段的華夏大陸有著種種國家資本主義的特徵這也完全符合理論和現實。

從這一點而言,一個實力越來越強大並且有著強大國家資本主義特徵中央集權的華夏大陸,和一個繼續想要維持所謂完全自由資本主義制度的港島之間,如果沒有發生一些耀眼刺耳的衝突那顯然也是不可能。

不管港島那些大財團們對於港島過往的經濟有過再多的貢獻,一旦港島經濟出現持續嚴重低迷和下滑,這些大財團們同港島普通民眾之間理念上的矛盾自然就是日益顯現直到這種矛盾愈發激烈。

大名鼎鼎的古家大佬就是明顯的例證,曾經的古超人在十多年後甚至被港島市民稱之為吸血鬼,這樣讓人感慨的反差實在是讓人唏噓不已。

正是想到港島未來的前程遠不像現在眾人想象的那般順暢,人群中的陳有為目光深邃表情凝重,遠沒有旁人那般輕鬆愉悅。

莊嚴肅穆的回歸儀式終於勝利閉幕,時針指向凌晨三點鐘的時候,與會港島各界名流雖然大多年紀不輕,卻依舊是精神矍鑠神采奕奕。

無論如何,港島回歸這樣的天大喜事對於他們而言,一輩子也就這麼一次,能夠有幸參加這樣的盛世他們此生已經無憾。

走出會展中心大廳,陳有為同顧明飛等人打著招呼徑直離去,同那些多少都身兼港島不少頭銜的本地大佬相比,他此刻要清閑了許多。

「鈴鈴鈴」兜里的手機響起,陳有為剛剛才把手機從震動調整過來,就看見熟悉的號碼打了過來。

「陳大市長出來沒有?我跟盼兒妹妹可是等了你半天了!」顧雨妃這個長腿妹子銀鈴般的聲音在陳有為耳邊響起。

隨著散場的人群來到會展中心開闊的廣場上,陳有為左顧右盼的笑道:「我說你們還有沒有公德心?這都幾點了,居然還是這麼精神亢奮?不休息了?」

「切,今天這種舉國歡慶的時候還睡什麼覺?走,姐妹兒帶你出去好好見識見識港島的夜生活!」顧雨妃嘻嘻哈哈的笑著,旁邊隱隱有顧盼兒輕笑的聲音。

合上手機,陳有為搖頭苦笑,顧氏雙姝現在在港島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這兩個年齡不過二十齣頭的小傢伙尤其是在金融方面更是成績斐然。原本只不過上億的資本經過兩年多不斷的膨脹,現在總資本早就達到數十億港幣。

這樣的金融神話在九十年代的港島其實不算少見,只不過其中很多人大多依附於實力不菲的大公司而不顯山漏水。顧氏雙姝這樣同顧氏集團做過切割的私人小型證券基金能夠有如此出色的成績,尤其還是兩個貌美如花的年輕女子,這就讓她們在業界顯得鶴立雞群。

「嗡嗡嗡」一陣劇烈的馬達聲由遠而近,一紅一白兩輛時髦之極的跑車出現在陳有為的面前。

「有為哥快上來!」笑靨如花的顧盼兒花枝招展的釋放著無敵的青春艷麗。

「快點快點,剛剛跟人約好了一起斗酒,聽說你陳大市長酒量不錯,正好來給我們壓陣!」另一車上的顧雨妃天鵝般高傲的頭顱沖著陳有為微微頜首,那種莫名的高貴艷麗讓陳有為一陣心悸。

「酗酒?盼兒你們不會現在的生活這麼墮落了吧?!」陳有為目光銳利的掃過大大咧咧的顧雨妃,盯著顧盼兒沉聲道。

「才不是呢,別聽雨妃姐胡說,她這是跟人有摩擦了,正好聽說你來了,就特意跟對方約戰好好較量一場!」顧盼兒最是擔心愛郎誤會連忙解釋道。

陳有為表情一緩,搖頭道:「看來你顧雨妃顧大小姐現在這日子真是過的太過輕鬆了,不給你們增加一些挑戰性是不是覺得人生沒有什麼滋味了?」

「哼!」顧雨妃冷哼道:「陳大市長不就是在春城混的風生水起么,這就看不起我們小女子現在做起的成績了!」

「行了,不跟你鬥嘴了,先替你收拾了哪個不長眼的公子哥,我再好好跟你算算賬!」陳有為沒好氣兒的翻了個白眼給對方,坐上顧盼兒那輛白色法拉利跑車,一塵絕騎。

顧雨妃嘴上挺硬,心中卻是柔軟不已,她自然知道自己先斬後奏沒有商量就拉上對方這個好歹也是一個地位不低的紅色子弟,陳有為沒有給甩手而去就真的是給了她不少面子。

跟隨顧氏雙姝來到繁華鬧市一處高檔酒店的頂層觀光平台,那裡一個規模不算小的自助冷餐會正在進行。

顧氏雙姝一行的出現頓時引起全場矚目,尤其是顧雨妃以及顧盼兒這樣靚麗無比的姊妹花,如同雙星伴月般的陪同在身材高大器宇軒昂的陳有為身邊時,無數雙嫉妒的直要噴火的眼睛都差點沒把眼珠子給掉到地上。

「雨妃你來了!」

一個面色陰柔的帥氣公子哥首先迎了上來,不時打量著陳有為的目光充滿不善,這讓陳有為很是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這都是什麼眼神?老子的小****明明是旁邊這位好不好?

一身晚禮服的顧雨妃氣質高雅,深深的事業線都是若隱若現這就讓平日里更多以職業套裝出現的她平添更多的嫵媚妖艷。

陳有為左手處的顧盼兒穿著就保守許多,一襲白裙讓長發飄飄的她很是有種天仙下凡的感覺。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陳有為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身旁小傢伙的清新亮麗固然是光彩照人,不過現場眾多紈絝們關注的焦點還是放在幾乎成為全場焦點的顧雨妃這個長腿妹子。

不管有沒有其他一些不能拿上檯面的想法,陳有為還是深刻能夠感受到,此刻的顧雨妃渾然沒有了平日里的端莊大氣,現在的她給人更多則是一種妖魅人間迷死人不償命的妖精氣息。

「拜託,董公子,我們今天可是不死不休的敵人,不要用這樣親熱的語氣來跟我打招呼好么!」顧雨妃似乎還嫌眾人的目光不夠火辣,高聳入雲的淑胸有意的貼近陳有為健壯的胳膊,更加撩撥刺激著現場眾人的神經。

次奧!

陳有為此刻心中跟眾人的想法一樣,這這樣一個嫵媚之極的妖精簡直就是害人不淺。


「雨妃小姐,不知這位是……」董公子對於顧雨妃的冷嘲熱諷彷彿沒有聽見,笑意盈盈的他禮數十足的將目光放在散發隱隱同類人氣息的陳有為身上。

「好說,我姓陳,你叫我陳公子就是了!」陳有為微微的露齒而笑,在京城裡如魚得水的他對於這樣的場合早就習以為常,他自然清楚越是這樣的地方就要表示出肆無忌憚的霸氣,對方才能不會狗眼看人低的無理取鬧。

對方標準的粵語,甚至可以說是標準的港島式粵語,讓董公子一頭霧水。

小小的港島就這麼大,什麼時候又冒出這樣一個貌似來頭很大的陳公子? 顧雨妃比顧盼兒要大上兩歲,即使如此,今年不過二十五歲的她,在競爭激烈的港島一隅能夠獲得眼下這般耀眼成績,也是足以讓任何對她有所愛慕之人都是欽佩有加。

比起顧盼兒這個不過是前兩年才從大陸來到港島的大陸妹,土生土長的顧雨妃或許在眾多港島紈絝們心中更是值得追捧。

正是有著出眾的容貌過人的身家,哪怕顧雨妃平日里出入這樣無聊的場合併不多,那僅有的偶爾前來也使得她迅速成為港島交際圈裡的寵兒。

眼底閃過對面前這個不知所謂的董公子不屑,顧雨妃嘴裡卻是有意無意的似乎在撩撥對方同陳有為之間的隱約的對抗。

陳有為不為人知的狠狠瞪了在自己面前越發放肆的長腿妹子一眼,卻也只能按照對方的劇本繼續演下去。

「行了,董公子,我們好容易才出來透透氣,你總不能就這樣讓我們站在跟你說話吧!」

顧雨妃橫了訕笑不已的對方,攙著陳有為的臂彎走到宴會裡面最是醒目的位置坐下。

比起參加聚會的眾多紈絝們,獨立門戶而出的顧氏雙姝地位自然要明顯的與眾不同,身家數十億的資產一下子就將這些大多都還是靠家族供養的公子小姐們當即給比了下去。

「董公子不是打賭說今天這個回歸儀式上不列顛那個王子會狠狠的給華夏領導人一個難堪嗎?怎麼我沒有看到啊?」

顧雨妃翻著眼皮,絲毫沒有給殷勤不已的董公子面子,火力全開道:「願賭服輸,董公子,這是八二年的拉菲,請!」

董公子傻眼了,在他看來不過是閑聊時的無聊話題而已,誰曾想這個貌若天仙的億萬美女居然還真的當回事了。

真要是一口氣灌下這瓶酒,恐怕未來幾天他都不用再拋頭露面了。

「雨妃……」

酒量不怎麼樣的董公子,被顧雨妃犀利眼神一瞪,苦笑搖頭改口道:「呃,顧小姐,多謝你的美意,我酒量甚淺恐怕無福享受這樣的美酒!」

陳有為好整以暇的在顧盼兒體貼的服務下點上香煙,輕鬆的吞雲吐霧,眼前長腿妹子的把戲在他眼裡簡直太過無聊。

「怎麼?號稱港島及時雨的董公子在人前向來是豪爽過人,今天在小妹面前卻是如此捏捏扭扭,難不成你這是看不起我?」顧雨妃細眯著平日里迷死人的杏眼,似笑非笑端著紅酒杯看著老臉一紅的董公子調侃道。

董公子?

陳有為細細想了想,大致猜出這董公子的來歷,注意到旁人看向這邊的眼神都有些不對,有心給對方一個台階下,輕輕嘆息出聲道:「不知道董公子跟董超傑先生是什麼關係?」

不時給身邊玩伴使著眼色的董公子一怔,深深的打量著大刀金馬坐在對面的這個陳公子,心下奇怪卻是不得不謹慎小心很是低姿態的輕聲說道:「那是家父,不知陳公子……」

說實在的,董公子眼裡除了顧雨妃這個傲意之極的大美女外,其他人都完全不再他的心上。就算之前有些好奇這個來歷不明的陳公子究竟是何方神聖,被顧雨妃有意的撩撥之下卻早已經是神思飛揚,哪裡還想的了太多。

此刻聽著這陳公子忽然提到自家父親的名號,哪怕平日里在外人心中留有再多的紈絝之氣,此刻也不得不正襟危坐同之前的放浪形骸有著天壤之別。

「哦,剛剛在會展中心同董超傑先生很是開心的聊了一陣,沒想到在這裡居然又跟董公子巧遇一番,看來我們還真的很有緣分!」陳有為沖著對方輕輕頜首,語氣輕鬆,可是嘴裡說出的內容卻讓對方一陣心驚肉跳。

「陳公子剛剛就在會展中心?」

董公子臉上的訝異不是一般的大,默默計算著時間,再聯想到顧雨妃之前的故弄玄虛,頓時恍然。

顧雨妃滿臉不高興的瞪了一眼臉上掛著淡淡微笑的陳有為,火紅圓潤的櫻桃小嘴一撇,心中不滿溢於言表。

「董超傑先生是本港著名的商業人士,能夠同他認識的確是非常不錯的經歷,董公子今天一見之下果然也是人中龍鳳!」陳有為嘴裡說的熱情,不過那依舊是擺出一副牛氣架勢讓旁人更加的忐忑不已。

顧盼兒固然是偷笑不已,暗中咬牙切齒的長腿妹子則是氣惱不已,好容易才找到整治這個對自己圖謀不軌董公子的軟肋,收拾他一番。誰想到這個臭東西居然從中作梗!


「雨妃,既然有這麼好的酒水何必暴殄天物,董公子也不是外人,我們一起把它給消滅掉如何?」陳有為笑意盈盈的瞅著忿忿不平的顧雨妃提議道。

看著完全沒有平日里那種讓人討厭至極趾高氣揚的董公子,顧雨妃心中的鬱悶莫名的就是煙消雲散。

能夠讓這個平日里牛氣哄哄的董公子如此吃癟,總比讓他灌醉之後的惱羞成怒要好的多。

將後果想明白的顧雨妃輕笑出聲,輕捋齊眉的劉海嬌笑道:「既然陳公子都說話了,雨妃自然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示意旁邊的侍者將拉菲打開,眾人笑意盈盈的端著酒杯相互示意品啜不已。

注意到顧雨妃對陳有為言談舉止間隨意中又帶著幾分尊重,眉梢高高挑起的董公子心下更加疑惑,這個派頭不小的陳公子究竟是什麼來頭?

顧雨妃的來頭在座眾人自然一清二楚,能夠讓這個高傲不已的天之驕女如此低頭的人絕對是屈指可數,更何況這個所謂的陳公子還是如此的年輕。

至少在董公子的印象里,港島這麼一個富豪子弟交際圈裡,還從來沒有見過顧雨妃在任何一個同輩兒面前如此低眉順眼。

一場註定從一開始就鬧不起來的小把戲,在陳有為的摻和下更是草草結束。

抬腕看了看時間已經不早,陳有為更是起身準備離開。

重拾良

董公子那些人會如何的評價的他們,顧雨妃完全不放在心。

多少有些小酒意的顧雨妃完全沒有平日里的溫婉賢良,乘著沒有警察的凌晨時分一路疾馳回到幽靜的半山別墅。

此刻是凌晨四五點鐘,,蒙蒙亮的天邊已經是魚肚白,陳有為整個晚上都是精神亢奮,此刻就更加的睡不下。

今天是港島回歸的第一天,顧雨妃也早早給公司員工放了大假,陳有為既然這個時候無心睡眠心中有事的她自然也就捨命陪君子。

此生不負你情深

「我說盼兒妹妹,能不能不給這個傢伙那麼高的炫耀感好么?」顧雨妃輕捂額頭,一副被打敗的樣子,滿是搖頭道:「這個時候喝什麼茶水,來,這樣好的日子我們應該痛飲一番才是!」

「還喝?」陳有為搖頭無語道:「剛剛這一路你闖了多少紅燈?當心你的駕照給扣下!」

顧雨妃從壁櫥里端過一大堆各式各樣的酒水,嘻嘻笑道:「沒事兒,我那是新車還沒有上牌照,再說我剛剛那車速他們絕對拍不下來!」

顧盼兒在一旁輕嗔道:「好啊,那豈不是說我要倒霉了,我的牌照被他們看的清清楚楚!」

「這下知道什麼叫做誤交損友了吧?」陳有為不無幸災樂禍的笑道。

顧盼兒跟顧雨妃兩個姊妹花打鬧在一起,對於港島情況很熟悉的她完全沒有將這些放在心上。

港島的法律制度固然是很嚴密,可是在這些生活在社會頂層的人士來說,只要不是搞的天怒人怨的天大事情,這樣的小事情自然有人會妥善的處理掉。

想到長腿妹子說的有些道理,陳有為端起酒杯輕嘗淺斟,一副逍遙愜意的樣子。

同兩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說上一些閑話,陳有為終於提到正事上來。

「你們的無限基金現在可以調動的資金有多少?」

「隨時調撥的應該在兩個億,其他大多都在一些長線布局上!」說到自己的專業,乖巧不已的顧盼兒顯然要正色了許多。

顧雨妃心中一動,驚訝道:「你這是要有什麼動作了?」

「不是我有什麼動作,而是從現在開始你們要時刻注意港島金融市場的任何一個小小波動!」

陳有為小口的輕啜略微刺激的酒水,語氣肅穆。

這個時代發展至今有了不少地方的面目全非,至少在灣島方面有了重大變化之後,他也不清楚這對港島影響深遠的金融危機能夠何時到來。

尤其是受到華夏方面嚴厲打擊過的灣島方面,沒有同另一世里那樣島獨理念的大行其道,這也就使得灣島方面對於華夏大陸投資的力度更加的加大。


回歸前的港島其實也是如此,華夏不斷整肅的內部風紀哪怕是對她再有偏見的人士,也不得不嘆服不已。

尤其是蒸蒸日上的華夏經濟在度過了困難重重的硬著陸風險后,國際上大量的讚美聲不斷。更是讓港島以及灣島這些過去在意識形態上有著巨大分歧的華人社會,對華夏大陸有著更加深入的了解和合作。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