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芒的速度快的連楚南都有些看不到其蹤影,只能看到一條如流星般的光芒,從蒼穹中橫掃而過,擊中妖尊。

在這精芒之下,妖尊根本毫無反抗之力,慘叫一聲,身形頓時一個歪栽,朝著天空中跌落。

妖尊知道不妙,當機立斷,立刻祭出御靈。

「什麼人!」

化身綠色小人,從天靈之中掙脫而出,想要繼續逃跑。

就在此刻,綠色小人面前的虛空,陡然一陣扭曲,繼而憑空浮現出一個綠袍老者,擋住了他的去路。

綠色小人猝不及防,一下便撞在這老者身上,被老者單手緊捏,擒了下來。

瘋魔榜排名前五名的絕世強者,在這個老者手中,竟然走不過一招,就被秒殺。

面前一幕接著一幕,深深的衝擊著在場所有人的靈魂。

連楚南都驚疑不定,臉色沉下來,眯著眼看著那老者。

自己雖然能夠勝過鴻尊,但也絕不會這麼輕鬆,也需要頗費一些手腳。

可是這個人,僅僅一擊便徹底斬殺掉鴻尊,實力決然不在自己之下。

難不成,這個老者是洞虛境強者!?

諸般念頭在楚南腦海中猶如閃電般掠過,心情也格外的沉重。

看來這一次,真的是棘手了。

在萬眾矚目下,綠袍老者的臉色卻沒有絲毫變化,布滿老皮的臉上沒有半點笑容,玩味的看了看手中不斷掙扎著的鴻尊,蒼老嘶啞的聲音聽上去極為怪異。

「呵呵,躲了老夫這麼多年,這一次你終於自投羅網了。」

鴻尊驚恐的慘叫著,可是無奈怎麼也掙脫不了老者的手中。

綠袍老者終於笑了一笑:「不錯的御靈,恰好老夫的傀儡還欠缺一個強大的御靈魂魄,正愁著沒地方取呢,現在就地取材了。」

聞聽此言,鴻尊臉色變化難堪到極點,驚恐大叫:「殺了我吧,殺了我!」

被煉化作為傀儡的魂魄,必選抹去其本來靈魂中的意識,將其變為無主魂魄。

這種煉魂抽絲之痛,比死更難受!

那尖銳的求死的尖叫,聽著人心中直發寒。

可是綠袍老者並沒有聽他多言,袖袍翻卷之下,便將鴻尊的御靈收納入一個小匣子中,老者的臉上終於露出笑容。

隨即,幽幽的看著楚南,朝著楚南虛空跨步走過來。

他的每一步都是風輕雲淡而且極為緩慢,可是速度卻快的令人乍舌,比之血遁之下的鴻尊,速度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且滿臉輕鬆之色。

縮地成寸?

楚南眼睛一眯,泛出陣陣寒芒。

看來,這個綠袍老者真的是洞虛境強者無疑了。

縮地成寸,必須要建立在對空間法則的理解與參悟之上,只有參透領悟空間法則,才可以壓迫,褶皺空間,壓縮空間使出縮地成寸。

這種舉手投足間,展露出的氣勢,著實讓人心驚不已。

老者面目溫和的看了看楚南,流露出的眼神,彷彿一個無形的大手,在逼迫著楚南,迷惑著楚南。

「真是個不錯的小後生。多謝你,幫助老夫抓住了弒我外孫的罪魁禍首。」老者的聲音在這一刻,親切的好像一個長輩,在對晚輩說著話:「你跟老夫的孫子,長得很像呢。」

楚南不明白他到底有什麼意圖,不敢大意,眯著眼睛,戒備的看著老者,沉聲問:「你想要幹什麼?」

「呵呵。」老者的笑容,越發的和善親切:「老夫,想與你做一筆交易,如何?」


(祝大家十一國慶快樂!!第一更到!) 第307章把地圖給老子!

「交易?」

楚南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不知道這個綠袍老者到底在賣什麼關子,他遲疑的問:

「不知前輩尊姓大名,為何偏偏看上晚輩一人,晚輩何德何能能入前輩法眼,也不知道前輩想與晚輩交易什麼?」

綠袍老者袖袍再次翻卷著,拿出一柄小匣子,愛惜的撫摸著,語氣溫和道:

「老夫乃是噬靈鬼祖,聽聞你這次獲得了冰凌之主的地圖,也不知是真是假。」


綠袍老者接著道:「老夫一直都欽佩仰慕冰凌之主多年,可是無奈天人相隔無法相見,這一次老夫想問你借這地圖,看上一眼。也好滿了老夫多年的願望。也算老夫欠你一個人情,你覺得如何?」

噬靈鬼祖的話說的倒是很漂亮,他畢竟是洞虛境的強者,出手搶奪一個小輩的東西,恐怕傳出去,會讓天下人笑話。

不過說是借看,但意圖已經很明顯了,正是沖著這地圖而來,恐怕是有借無還吧。

聽到噬靈鬼祖幾個名頭,已經有修者忍不住先行離開了,剩餘的圍觀修者,臉色也是變得極為難堪。

噬靈鬼祖,是瘋魔榜上排名第二的修者!

真正的洞虛境強者。

而且其手段極為陰毒,凡是得罪了他的人,噬靈鬼祖並不殺掉對方,而是將對方的靈魂抽取出來。

煉魂抽絲,煉製成傀儡供自己奴役萬年。

別以為這種很好受,那煉魂抽絲之痛豈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

簡直生不如死。

否則的話,鴻尊也不會尖叫著,乞求對方殺了自己。

噬靈鬼祖說出這句話,已經是很給楚南的面子了。

大家心中暗嘆,怕是這一次,寶物輪不到自己頭上了。

誰知楚南聽完這句話后,卻是想也不想,便搖頭斷然拒絕道:「不如何,不借。」

此話一出,瞬間所有人都沸騰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是吧!他,他竟然拒絕了噬靈鬼祖,這個小子是財迷心竅,要寶物不要命了吧!」

「噬靈鬼祖的面子竟然都不肯理會,看來這個人,已經鐵了心的跟噬靈鬼祖對幹了!難不成,他不知道煉魂抽絲有多痛苦!」

「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來頭,如果不是大家族的子弟,有所依仗的話,那麼簡直是瘋了!」

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詫異的盯著楚南。

楚南的話根本沒有絲毫的迴旋餘地,也沒有顧及噬靈鬼祖的面子,回絕的毫不留情。

果不其然,得到回絕之後的噬靈鬼祖,臉色頓然間便難堪了下來。

噬靈鬼祖眼中流露出一絲暴戾的陰冷與殺意,隨即又稍縱即逝,笑道:「即使你不願意,老夫也不勉強你這個后?個後輩。不如這樣,老夫再加上一個六階靈器,和一個防禦靈符。這個靈符足足可以防禦洞虛境強者的全力一擊。而你,只不過是將地圖借給老夫幾日,好好觀摩觀摩。怎麼樣?」

噬靈鬼祖雖然是這麼說著,可是他還從來沒被洞虛境以下的強者,如此掃過面子。


他心中已然動怒。

哼,想拿老夫的東西,看你有命拿有命享用沒有!就算你小子答應,老夫也必然趁著機會,將你在人後抓住,將你煉魂抽絲,變成傀儡供老夫奴役!

不識時務的小雜種。

只不過這諸般念頭,都是在噬靈鬼祖腦海中一閃即逝,並沒有表現出來。

噬靈鬼祖開出的條件,已經是很優厚了。

白白得到洞虛境強者一個人情,還得到罕見的防禦靈符,更重要的是那六階靈器!

要知道靈器的稀少,在極北之地更是顯而易見。

煉器師實在鳳毛麟角,而極北之地修者眾多,僧多粥少,靈器就尤其顯得格外重要。

況且——

六階靈器的威力,已經遠遠超乎眾人的意料範疇。

恐怕現在,即便算是御靈境巔峰的強者,手中的五階靈器都極為稀少,六階靈器是想都不敢想。

要知道,冰封之甲不過是一個四階靈器,就曾經在風月大陸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雖然冰封之甲有自動護主功能,但也可以體現出靈器的搶手與稀少。

所有人的目光都亮了起來,嫉妒羨慕的看著楚南。

而楚南,卻與眾人想的不同。

他雖然不知道噬靈鬼祖心中所想,但他知道,一旦自己答應這個條件,眾人必然又會對自己覬覦著。

不過是從地圖換成了靈符與靈器,對自己來說根本沒什麼好處。

楚南雖然對這地圖並不是太在意,但此刻,也絕不能答應噬靈鬼祖。

地圖在手,他還有一絲拼的機會。

可以以銷毀地圖為威脅,讓洞虛境強者忌憚。

一旦沒有這個地圖,自己可就真的任人宰割了。

「前輩,看來晚輩只能說不好意思了。」楚南搖搖頭,略帶惋惜的說:「雖然我也很想要六階靈器,但是,相對而言這地圖更讓我感興趣。前輩稍安勿躁,等晚輩研究透徹后,會主動送給前輩,權當賠罪。」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絕,噬靈鬼祖的臉,終於是陰沉下來了,面露寒光,深吸了口氣。

「你!看來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老夫想要的東西,還沒人能夠阻止!」

說著話,噬靈鬼祖的袖袍開始散發綠色光芒,寒氣逼人,眼見著就有要動手的跡象。

此刻——

突兀的一聲渾厚的大笑傳了過來,這笑聲極有穿透力,雷動九霄,整個天地間都回蕩著笑聲,震得人耳膜發疼,頭腦發昏。

眾人心中一凜,又來了一個強者!

極北之地雖然高手如雲,但洞虛境強者也是鳳毛麟角,今日,怎麼全都跑出來了?

這冰凌之主的誘惑,沒想到這麼大。

思慮間,陡然間——


一道隕石般的光華從天而降,直砸地面。

這拖著光芒的隕石般的存在,威力攝人,風馳電掣。

所過之處,空間一陣晃動,產生道道褶皺。

楚南只感覺厲風襲來,颳得人臉都生疼。

「轟!」

隕石砸在地面。

地面顫抖,整個雪華城都在左右抖動。

威力驚人。

光芒散盡過後,地面彷彿被鋼鐵巨人的巨錘擊中,方圓十丈之內全部凹陷進去。

龜裂紋,呈現出放射性,朝著四周散開。

土地一片焦枯,冒著青煙。

楚南又是一陣心驚,這力量,恐怕自己全勝狀態下,都爆發不出來吧。

深坑之中,逐漸浮現出一個人影。

此人,身高八尺。渾身爆炸性的肌肉,極有衝擊力,筋骨好比一條條蟒蛇在遊走。

利刃般的目光,鋒利的直插眾人的心臟。

「哈哈哈,噬靈鬼祖你真是個不要臉的老東西,連小輩的東西你也好意思搶?你也好歹算是洞虛境的老古董,出手對付一個小輩,真是讓老子大開眼界了,哈哈哈。」

從大漢口中發出渾厚的笑聲,帶著絲絲的嘲諷,讓噬靈鬼祖的臉色越發難堪。

後者哼了一聲:「誰說老夫在搶小輩的東西,老夫是與他在商議做交易。王昆,你不在雲霄宗好好閉關突破瓶頸,跟著來這裡瞎湊什麼熱鬧?」

「雲霄宗。王昆?」楚南皺了皺眉,他記得,王占陽便是雲霄宗的人。

王昆不屑嗤笑一聲,很顯然不信噬靈鬼祖,再次嘲諷譏笑道:「果然是人說人話,鬼說鬼話。老鬼,你說老子會相信你的話嗎?」

「哼!」噬靈鬼祖重重一哼,他名號乃是噬靈鬼祖,誰知道這王昆每次見著他,都叫他老鬼。

此刻聽到這個諷刺,噬靈鬼祖終於生氣了,怒哼一聲不再搭理王昆。

王昆砸吧了下嘴,也混不在意繼續道:「老子最近聽小的們說,這一次冰凌之主的地圖重現人世間,老子自然要來看看,要來湊湊熱鬧。看看能不能撿到什麼寶貝。」

說著,王昆把目光瞥向楚南,那意圖很明顯。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