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雲楓大吃一驚。

「一個非常強大的神魂,連我都看不透。」雲蛻和藹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凝重。

雲楓驚訝了,他當然知道雲蕊心的不同尋常之處,之前發飆,一口氣殺光了那麼多人。


原來體內隱藏著如此強大的力量!

「那她會不會有事?」雲楓擔心。

「不知道。」雲蛻搖頭:「你應該也發現了吧?」

「她的修為進展非常快,一個月前才武者境八階。」雲楓將自己所知道的說了一遍。

當然,雲蕊心一怒殺死近百人的事情,他當然不敢亂說。

「這就對了。」雲蛻點頭:「那股力量,屬於她,也不屬於她,一旦受到刺激,或者精神振奮,就會自然突破。」

受到刺激,精神振奮,就會突破?

雲楓像是見鬼了,這是什麼樣的存在?

這太打擊人了吧?

最後雲蛻又說道:「好生待她,就算她變成另一個人,也希望她能對雲氏家族有點歸屬感。」

雲楓臉色一變:「她會變成另一個人?」

「我也只是猜測,不能肯定。」雲蛻搖頭:「盡量不要讓她受太大刺激。」

雲楓聽得雲里霧裡。

雲蛻拿出一條項鏈:「將這個給她戴上,能隱藏她體內的那道氣息,否則若是被我這等強者發現,可能會對她不利。」

雲楓凝重接過:「多謝前輩。」

「你準備一下,不久之後,會有人帶你去核心弟子所在地,選擇一座無人的修鍊峰。」雲蛻道。

雲楓驚訝:「核心弟子的修鍊峰在另一處?」

「自然。」雲蛻道:「我北宗,加上你,如今也就四個低階核心弟子。唔,低階弟子,也就是武師之下,你是唯一一個後天武者,倒也是難得。」

雲楓驚訝:「北宗,難道還有其他宗嗎?」

雲蛻笑道:「小傢伙,你以為雲氏家族這種傳承了無數年的大家族,真的只有你看到的那麼大嗎?」

雲楓是真的驚訝,他看到的,已經很大了,難道他看到的,還不是全部嗎?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雲氏家族遺棄雲黔,也就合理了。

雲黔雖然也很強,但卻不是頂樑柱的存在,最多就是有點損失而已。

「雲天宗,乃是雲氏家族培養後輩子弟的宗門,共分東西南北四宗,雲天城這裡不過是北宗,此外還有東宗,西宗和南宗。」

「在這種古老勢力中,強者雖然重要,但是天才,才更重要。」

「就好比你和云然,如果宗門真要在你和云然之間選擇一人,宗門一定會選擇你。」

「沒有天賦而慢慢成長起來的強者,只能算是普通強者,普通家族或許很需要,但這種大家族,需要的是精英,只有真正的精英,才能擁有更高的地位。」

雲蛻侃侃而談,將雲楓的很多疑惑都解答了。

原來如此,雲楓這下是真的明白了。

怪不得,之前雲谷長老竟然為了他而訓斥云然宗主。

顯然,云然宗主並不算多麼有天賦,頂多就是一個強者的身份而已。

而且,應該還是靠著時間的積累,慢慢走上前的那種強者,並非一往直前一路高歌的天才強者。

在真正的大家族裡面,強者如雲,普通強者,這種家族根本不缺,他們缺的,是精英,是未來的家族頂樑柱。

普通強者,最多只能一對一,就算慢慢修鍊變得強大了,也最多能戰勝普通的一個同等級強者。

然而一個精英強者,同等級中,卻能橫掃同等級強者,甚至是越級挑戰更強者。


!! 葉辰喝了一口那個叫緹娜的女傭給他端來的咖啡潤潤嗓子后,感覺自己嗓子舒服了不少,確認凌允菲已經睡著後葉辰才悄悄起身,揉了揉坐著有些累的腰部,再給凌允菲蓋上被子確保不會著涼后才離開了凌允菲的房間。

葉辰剛剛走出凌允菲房間,就看到凌夙正想要開門進來,葉辰伸出手指「噓」了一聲,將門重新關好,輕聲對凌夙說:「剛剛睡著,還是別去打擾了吧。」

「嗯,下樓吃個午飯?」凌夙問道。

「成!」既然凌夙都開口邀請自己去吃午飯了,葉辰也不客氣,於是就跟著凌夙下樓吃午飯去了。

因為蘇月雲的存在,所以凌夙養母並沒有打算下來吃飯,對此,凌夙也很頭疼,不過之前兩個人已經在書房談好了,倘若凌夙的養母一直反對著他跟蘇月雲兩個人來往的話,那麼凌夙只好帶著凌允菲搬出去住了,他並不缺買房子的那個錢。

葉辰安靜吃著午飯,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卻感覺凌夙跟蘇月雲兩個人之前的氛圍有些微妙,正想著自己要怎麼打破這個沉默的午飯氛圍的時候,正巧北原給他打了一通電話,葉辰抱歉對凌夙還有蘇月雲說道:「你們先吃吧,我出去接個電話。」葉辰說完后,就立馬離開了飯廳,走到後花園才接通了北原的電話。

北原弔兒郎當的聲音從手機那頭傳來:「我說葉二少,聽說你在你小侄女的百日晚宴上面臨時帶著蘇月雲跑去了M國啊,還把凱旋暫時交給了你的哥哥,你這是鬧的哪一出啊?要不是葉老爺子打電話給我,問我你有沒有跟我聯繫,我還不知道你去了M國呢?怎麼滴?這是打算跟蘇月雲出國領證?」

北原一開口就讓葉辰很想打他!葉辰解釋道:「傑森說他在M國遇到輕語了,我一時激動就跑了M國了,帶上蘇月雲純屬巧合,並不是非得要帶上她的。」

「什麼?輕語還活著?」北原大吃一驚!他可是一直陪伴著葉辰去看過風輕語屍體,也一手陪著葉辰操辦了風輕語的葬禮的人!

「嗯,還活著,但是她失憶了,現在她的名字叫凌允菲,凌夙的親妹妹,以前的事情她都不記得了,現在身子虛弱得很,精神狀態也不太好,需要調養一段時間.」葉辰說這話的時候,心裏面也是很難過的,畢竟當初若不是他跟蘇月雲的事情,輕語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我滴龜龜!這麼說,在A市那場爆炸案掛掉的女人的屍檢報告應該是被凌夙動了什麼手腳吧!嘖,他還真的是討厭你啊!編造一個那麼大的謊言,不過也是,我要是輕語的親哥哥,我估計巴不得找人打死你!」北原除了驚訝還不忘調侃一下葉辰。

葉辰嘆了一口氣,北原的這話雖然是真的,但是可真的欠揍!「所以我現在在M國真的有事情要忙,凌允菲昨天下午被我跟蘇月雲嚇得差點跳樓,昨天晚上還做了噩夢,現在情緒才稍微好一些,我好不容易說服凌夙讓我陪著允菲一起治療,我估計一時半會A市暫時不會回去了。」

「那要告訴你家人現在的情況嗎?葉老爺爺可是托我來問你的,我要怎麼回答他啊?」北原為難道,「告訴他的話,估計他也會嚷嚷著要來M國看輕語吧,不實話實話的話,那需要找個合適的借口啊!」

「實話實說唄!我會勸他別來的,凌允菲現在可是處於情緒精神隨時失控的狀態,我跟蘇月雲她都不認識,也沒有記起來,現在讓葉爺爺來看的話,估計會嚇到她的。」葉辰伸了一個懶腰淡淡回答道。

北原嘆氣道:「嘖,那我就實話實說了啊!對了,有沒有可能把凌……凌什麼菲帶回A國或者C國治療啊,在她熟悉的環境裡面,應該會好一些吧?要不帶回A市,這樣的話你照顧起來也很方便啊!」

葉辰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涼涼說道:「呵呵噠,你覺得現在凌夙會同意我帶走凌允菲嗎?我又何曾不想把她留在身邊照顧著呢!但是失憶后,她對凌夙年的很,帶不走的!我花費了好大的勁才讓她對我稍微有些信任感,就剛剛給她講了三個小時的故事才把她哄好,講的我口乾舌燥的!蘇月雲那邊也不行,她現在看到蘇月雲還是有些排斥!」

北原聽到葉辰這話,終於哈哈大笑了,毫不猶豫就嘲諷道:「該,誰讓你當初這樣對待小輕語,現在知道錯了吧?你跟蘇月雲啊,就是純粹的自作孽不可活!」

「是是是,是我跟蘇月雲的錯,我活該行了吧!」葉辰想了想,還是把自己的打算告訴了北原,「我打算暫時在M國定居了,凌允菲現在不記得以前我跟蘇月雲傷害過她的事情,凌夙給她編造了很美好的記憶,不願意讓她重新想起來之前發生的事情,我原本想著幫她找回原先的記憶的,但是經過今天上午的相處后,我覺得她現在失憶了也挺好的,我想要重新開始,重新把她追回身邊,這是一場持久戰,我必須要做好準備。」

北原聽到葉辰那麼認真的話,也收斂起來嘻嘻哈哈的態度,開口道:「我支持你的決定,反正現在互聯網技術那麼發達,工作文件什麼的隨時都能在電腦上面處理,相信你的家人也一定能理解你的,但是我還是想要提醒你,風輕語現在雖然沒有了以前的記憶,你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都要重頭開始,但是還是存在著她突然找回記憶這樣的情況,到時候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啊!」

「我知道,凌夙之前也跟我說過了這個可能,讓我在跟凌允菲交流中注意些,千萬不要給她提起來從前發生的事情,這一點我還是很有分寸的!」葉辰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開口問道:「對了,蕭堯那小子住在哪裡來著?我記得他好像之前也有棟別墅是跟凌夙同一個地區的吧?」M國地廣人稀,別墅多處於郊區沿海的一帶,凌夙這棟別墅所處的地區是價格最高,也是最好的,葉辰不是買不起,只是買不到!於是就想著讓自己的好兄弟賣給自己,既然已經決定了要跟凌允菲重頭再來,那麼他就要做好持久戰的全面準備。

「你打個電話約他出來不就知道了嘛!不過,話說,這傢伙天天忙著工作,一副工作狂的模樣,跟我們也少聯繫,我現在還不確定他是不是改了手機號碼了!」北原吐槽道。

葉辰,北原,蕭堯是三個玩的很好的哥們,也是「暗夜」的背後老大,葉辰跟風輕語結婚的時候,蕭堯也有來當過伴郎,不過蕭堯性格極冷,不太喜歡熱鬧,再加上蕭堯的事業主要拼在美洲這一塊地區,跟A國的兩個人有著時差的原因,所以平時沒啥事也不怎麼聯繫,但是三個人的友誼還是保持得十分不錯的!

「行吧,那我待會打個電話去問問他,葉老爺爺那邊就麻煩你去解釋一下了,每次我打電話回去都要給我叨叨叨一大堆的話,所以就麻煩你北原少爺去解決一下了!」葉辰一想到自己的爺爺腦殼就疼,葉老爺爺在得知自己「出軌」后就每次見到自己都要念叨大半天,一打電話來就罵自己是個渣男,葉辰表示心真的好累啊!況且他現在在M國,隔著12小時的時差呢!現在打電話過去也不妥!

「成,那我就幫你說說話,你去忙吧!我也要去睡覺了!掛了啊!」北原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就掛斷了通話。

葉辰也掛斷了跟北原的通話后,找了找通訊錄,找到了蕭堯的號碼,葉辰嘗試著撥通,居然真的接通了!「喂,蕭堯?我是葉辰,我有個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 假如修行之路有巔峰,所有人都走到巔峰了,不能再繼續走下去了,已經到了盡頭。

而在這個盡頭的境界中,那些普通強者,一個人只能對抗對方的一個人。

但是精英天才強者,卻能橫掃一大片,甚至是橫推。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精英強者的珍貴和重要性。

雲楓算是明白了,大家族看人,估計,看的是天賦,而並非實力。

除非那個人的修為真的已經高到絕巔,已經能問鼎一方,否則很難得到重視。

「當初父親肯定也是了不得的天賦精英強者,若非雲滅是家主,只怕也不能趕走父親吧。」雲楓心中這樣想著。

雲蛻化作一道光,一閃就徹底消失了,無聲無息,不知道從哪個方向走的。

雲楓驚嘆,這等超級強者,真的是來無影,去無蹤。

下了山巔,來到自己的修鍊洞府,發現雲蕊心已經不見了,疑惑看向克神:「雲蕊心呢?」

「走了,你剛跟那個雲蛻人類出去,她就走了。」克神回答。

雲楓轉身就出了洞府。

「你去哪裡?」克神就想追上來。

「你照顧紫衣,我拿點東西給雲蕊心。」雲楓話音落下,人已經快速離開了。

雲楓來到雲蕊心的修鍊洞府,這次是真有事情,不心虛,所以沒有用重瞳偷窺,直接敲門。

「咚咚咚……」敲打厚重石門的聲音。

很快,轟隆隆的聲響中,石門開啟。

雲蕊心看到雲楓,秀眉一皺,美眸中閃過一絲羞怒,這個可惡的傢伙,竟然跟上來了。

雲楓知道雲蕊心肯定誤會了,急忙將雲蛻老人給的金項鏈拿出來:「別生氣,這個,送你的。」

雲蕊心看到金項鏈,美眸亮了一下,不過卻不像看漂亮衣服那麼眼神炙熱,冷聲道:「你要是再提那種無恥的……」

「這個東西能隱蔽你體內的那道氣息,不會被超級強者發覺。」雲楓打斷了雲蕊心的話。

雲蕊心臉色一變:「你……你怎麼知道?」

呃……

雲楓驚訝,雲蕊心難道自己知道自己體內有秘密?

「我當然知道,嘿嘿。」雲楓一臉猥瑣的看著雲蕊心。

雲蕊心身上有著彩光閃耀,雲楓急忙目不斜視,這小丫頭,真是不能受刺激啊。

「快拿著吧,這次我保證不提無恥的要求。」雲楓嘿嘿笑道。

「啪。」雲蕊心一把搶過了金項鏈,雖然她更喜歡漂亮衣服,但是這金項鏈也很好看,她也是很喜歡的。

隨即雲蕊心直接降下石門。

「轟隆!」雲楓猛地用身體硬生生的卡住了厚重是石門。

「你幹什麼?」雲蕊心怒道。

「我還沒提要求呢,給我看看你的真容吧……」

「轟!」

彩光一閃,雲楓直接被轟了出來,飛出去七八米。

「靠啊,這個要求不無恥吧?」

雲楓爬起來,非常的鬱悶:「記住啊,要一直戴在身上,不要輕易取下來。」

沒動靜。

雲楓的聲音不算小,覺得雲蕊心應該聽到了,便轉身離去。

……


回到自己的修鍊洞府,雲紫衣依舊沒有醒來,雲楓不由得有些擔心。

「雲蛻前輩說她沒事,應該真的沒事吧。」

雲楓只能自我安慰,他根本不能探查雲蕊心體內的情況。

沒過多久,一個青年男子來到雲楓的洞府。

這是一個武師強者,看上去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事實上他的年齡可能更大,不過因為強大的修為,讓他不顯老。

普通人的壽命只在一百歲左右,後天武者的壽命足有兩百多歲,先天強者則能三百歲的壽命。

武師級強者更是有四百歲的壽命,二三十歲的年齡,相對於武師強者四百歲的壽命來說,也不過是青少年而已。

能夠在二三十歲就達到武師級境界,這人定然也是天才強者。


「你就是雲楓師弟吧,我叫雲業陵。」這武師強者道:「我是內宗的執法小隊隊長,奉雲谷長老之命,來接你進入內宗。」

「雲業陵師兄。」雲楓友好的點頭。

雖然是同一家族子弟,不過由於是在宗門內,相互之間都稱師兄弟。

當然,也就是相熟的人如此,不熟悉的,看都懶得看一眼,或者直接叫名字。

「雲楓師弟準備一下,隨我出發吧。」雲業陵道。

雲楓皺眉,微微搖頭:「我朋友受傷未醒來,我想等她醒來再走。」

「不必如此,如果你願意,大可將她帶著進入內宗,每個核心弟子都可以帶一定數量的人進入自己的修鍊峰,或是幫打雜什麼的,只要不亂闖,便不會有事。」雲業陵道。

雲楓一喜,將雲紫衣帶在身邊,也好照應,等她醒來,若是不願呆在內宗,再讓她出來便是:「如此甚好,那麻煩師兄帶路。」

雲楓將之前留下的一些妖晶收進空間戒指,將自己的東西都帶走了。

隨即他放開這座修鍊洞府的居住權,讓後來之人可以用身份令牌認主這座修鍊洞府。

雲楓自己的身份牌不變,這身份牌,每一塊身份牌,只能同時擁有一座修鍊洞府。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