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了,怎麼聽到chen這麼說就會不開心呢,是我太自私的把chen列入我的名單里了嘛。by果果

chen不管你喜不喜歡果果,我都會喜歡果果。byxiumin

我突然好想一輩子只為果果唱歌。byd。o。

如果可以我好想把果果綁在身邊,她太優秀了,讓我們每個人都好喜歡。by伯賢

果果,我的寶貝,你好像已經走進了我的心。bytao

果果,你是我這輩子唯一的珍寶。如果失去你,我怕我再也笑不出來了。by燦烈

一會兒,客廳里笑成了一邊。 看完了快樂大本營之後。

「我要喝奶奶,然後睡覺!!」果果奶里奶氣的像哥哥們撒嬌。「那寶貝等會,哥哥幫你去拿牛奶,不過哦,因為剛剛寶貝出去出汗了所以要洗澡哦」綿媽寵溺地看著果果。

「好啊,不過果果睡哪裡啊,果果一個人怕,不要一個人睡」「那果果你和我們睡吧,不過你自己挑選你要和哪個哥哥一起睡啊」鹿晗說道說完臉配合的紅了。話音剛落,狼崽們全部期待得盯著果果(我有一種皇帝臨幸妃子的感覺)「唔,今天果果要和藝興哥一起睡。洗澡的話我要鹿鹿陪我」果果艱難的做出了決定。被果果點到名后的兩隻小狼得瑟的要死,而其他人呢都憤怒的看著那兩個人開心的人。「哥哥們,明天果果再選你們啦,好不好嘛」果果見其他人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連忙撒嬌道。「嗯,好吧,明天果果要選我哦」燦烈期待的看著果果。「不如這樣吧,我們像剛剛洗碗一樣,輪著來嘛,這樣哥哥們就不用生氣了啊!」因為覺得自己想到了這麼好的方法而在一邊開心還期待得等著哥哥們的誇獎。「嗯,好吧,這辦法好。」鹿晗看見果果那副樣子就知道果果等著自己的誇獎「對,果果好聰明,buingbuing」奶包應付著他鹿哥也誇著他的最愛。其他人也贊同的點點頭。「對了果果你腳上還有腳泡不能碰水的,怎麼洗澡啊」嘟嘟細心的發現這事。「要不不洗了,不然等下碰到水發炎就不好了」tao提議道。「不行,不洗澡果果難受。」果果抗議道。「那怎麼辦,反正不能碰水」張藝興著急的說。「要不貼個創口貼?」果果提議道,不過很快被狼崽說推翻了。「不行,果果先不說創口貼效果不好,你傷口很大,創口貼不能蓋得住。」綿媽果斷的說著,他一點也不想她受傷,哪怕是一點也不行,聽見這個狼崽們也覺得有道理。「切,這個不行那個不行,難不成你們幫我洗啊。」果果小聲嘀咕著。被世勛聽到了,世勛臉刷一下的紅了。

大家感覺世勛的失常以為他生病了「勛那兒,哪裡不舒服嘛。」鹿晗擔心的看著世勛,還摸了摸世勛的額頭。「沒有不舒服啦,就是就是」果果暗叫不妙,不會是聽到我的話了吧。「說啊,怎麼了,這裡又沒有外人」綿媽也看著忙內。「就是剛剛剛剛果果說我們幫果果洗,這樣我們注意著果果的傷就不會被水淋到還可以洗澡」聽見忙內的話哥哥們也不由得臉紅了。

嗚嗚,真的聽到了,怎麼辦。果果心裡叫器著,人還往伯賢身上蹭想要那自己躲起來「哈哈哈哈哈哈」看見果果這一系列的小動作所有人都笑了,他們的果果好可愛。「笑什麼笑,果果要洗澡啦」果果的臉幾乎可以滴血一樣的紅說完還不望嘟著嘴,原本猶如果凍一樣的嘴巴因為嘟著讓人更像一親芳澤了。「那就照你的方法做吧我們幫你洗」kai本來想嚇嚇這小妮子。「好吧,不過果果要穿著衣服洗,不然我害羞,我剛剛看見行李箱里有游泳衣,我就穿游泳衣洗吧」果果好像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似的說著。「⊙0⊙……」狼崽們很配合的做出了這個動作。「怎麼了,哥哥你們不喜歡幫果果洗澡嘛」果果看見狼崽們一個驚訝的樣子,委屈的說著。「沒有,哪裡會不喜歡,那果果先去換游泳衣,哥哥幫你準備洗澡水」綿媽實在受不了果果這個樣子,就答應了還不望朝自己的兄弟們使眼色。「對啊對啊」狼崽們齊聲的回答。「好吧,那果果去換游泳衣了」說完就要從沙發上跳下去,鹿晗一個眼疾手快把果果,拉近自己懷裡「果果你腳上有水泡不能走哦」「好吧,那鹿鹿抱果果去好不好」「好好吧」鹿晗臉紅著回答。說完就抱著果果去樓上換衣服了。狼崽們也反映過來自己要做的事情就走了。世勛幫果果拿了睡衣還有小內衣和小內褲,kai和燦烈去房間里幫果果那精油還有沐浴乳,嘟嘟去廚房幫果果倒牛奶,伯賢和綿媽在幫果果放洗澡水,還試著水溫,張藝興細心的幫果果那綁頭髮的還有浴巾,藝興來到翻著果果的行李箱發現好多飾品絲帶還有化妝品鞋子還有一些夏裝,幾乎把兩個行李箱塞得滿滿的,而且每樣東西都很漂亮很顯然果果以前是一個精益求精的人而且品味也很好,不像其他小女生穿體恤牛仔褲球鞋,而是一些想雪紡衣連衣裙比較小女生一類的。而tao則是拿著張藝興剛剛哪來的浴巾還有絲帶送到鹿晗手裡讓他給果果。而chen只是在一邊看浴室溫度夠不夠高,會不會讓果果感冒,而大哥珉碩呢在一些溫和的音樂,希望果果可以舒服一點。他們真的好愛果果,用他們的愛呵護著受傷而逃避現實的果果。 「鹿鹿,果果好了,進來吧」果果已經穿好了泳衣,「哦,那我進來了哦……」鹿晗剛進門就呆住了。

「你說果果怎麼還沒換好啊,」tao還沒看見果果就急得要命「應該快了吧……」綿媽抬著頭希望可以看見果果可是那景象讓他看呆了。其他人看見隊長這樣也以次的抬起了頭,只看見鹿晗像抱小孩一樣抱著一個如海藻般的頭髮被一條乳白色的絲帶不松不緊的綁著搭在一個像牛奶一樣白的女孩身上,嫩黃色碎花上衣在女孩身上很好的詮釋了,兩條白凈細長的手在鹿晗的肩上,儘管女孩只有16歲但身體還是該發育的地方就發育,已經凹凸有致了同時也有著一絲稚氣,又露出了平坦小腹,下面一條同色系的短褲,下面一條女孩很好的把這套泳衣的精髓體現了出來,露在外面的皮膚也是要命的好,白了透著紅在燈光搭在女孩身上更是耀眼極了,如同一塊發光的璞玉,他們現在有了一個很有默契的想法就是好想把果果藏起來,她的美好只能給我們看。

「鹿鹿,他們怎麼了,怎麼都發獃了」鹿晗把果果放在沙發上說著「果果以後不能讓其他男生看見你現在的樣子好不好」「好啊,果果又不會讓別的男生洗澡」「果果,不可以和男生走的很近知道嘛」世勛說著。「好啊,果果就和哥哥們走的很近」「恩,乖」聽見果果的回答顯然讓狼崽們很滿意。「果果喝牛奶」嘟嘟提過牛奶「謝謝哥」果果結果牛奶就喝了起來。果果喝牛奶的時候真的很像小孩子喝母乳一樣,會發出嘖嘖的聲音,讓人聽著很痒痒,好像覺得果果喝的牛奶和他們喝的不一樣,差點狼崽們就要去搶果果手中的牛奶,「喝完了,我們洗澡吧」「好的,」就這樣11隻狼崽外加一隻小白兔在浴室里,狼崽們也不知道是因為室內溫度太高還是害羞,連一個個都紅紅的。而果果更是全身上下都變得嫩紅嫩紅的,讓人有想噴血的衝動。伯賢拿著磨腳石在幫果果輕輕的磨果果的右腳,燦烈也是拿著磨腳石在幫果果磨左腳,都是那樣的小心翼翼生怕把果果的傷口弄濕,chen和kai拿著搓澡綿輕柔的搓著果果的右手像對待曠世珍寶一樣,綿媽和嘟嘟用搓澡巾擦著果果的大腿,還不停的往上面加浴鹽。珉碩和張藝興細心的幫果果在揉捏著小腿希望緩解果果白天穿高跟鞋的疼痛。鹿晗和世勛幫果果洗頭,而tao呢在幫果果敷面膜,果果在他們的手下早已睡著了……

洗好了之後他們又有困難了,果果睡著了,這濕濕的泳衣的泳衣誰來幫她換!!「我們幫她換?」世勛問道。「不行,讓果果知道會生氣的」綿媽說道,其實是怕自己受不了。「難道讓她穿著濕衣服,會悶出病來的」鹿晗猶豫著,畢竟果果太誘人了,他沒有自己能抵住果果的魅力。「那這樣吧,同意幫果果換的舉手」都舉手了。所以11隻硬著頭皮幫果果解開上衣帶子,一解開袋子上衣就滑落了下來,一對美好又稚氣的小白兔出現在11隻狼崽面前「吸」所以人都倒吸了一口氣。最先反映過來的鹿晗用浴巾幫果果圍住,然後世勛把衣服提給鹿晗疙瘩著說,「鹿哥,你你幫果果換換吧」鹿晗咽了咽口水,怎麼可以我怕我不行啊!!不能這麼對我,又不能喊出來,於是小聲地說「一起啦」還賣萌的看著其他10。10狼崽實在抵不住鹿晗小鹿般的眼神就答應了。 於是鹿晗把果果抱在懷裡然後盡量不去碰果果然後小心翼翼又撇開著不看果果的視線,可是視線會自然而然的看著果果,而且果果的體香一直衝刺著他的味覺,他有一種要把果果吃了的感覺,旁邊的10隻也有和鹿晗一樣的,果果在他們11隻狼般的眼神中不安的扭了扭身子,鹿晗覺得他的身體有點發熱了。然後看著果果,可以轉頭兩人的嘴碰在了一起。

而夢中的果果夢到嘟嘟拿著牛奶給她喝,然後她就猛地吸允著鹿晗還發出嘖嘖的聲音。鹿晗瞪大了眼睛,果果,你在親我嗎,你喜歡我,還是你無意識的。其他10也瞪大了眼睛看著前面真親著正歡的人。果果,你喜歡鹿晗嗎?還是你夢見你再喝牛奶了所有人的心聲。。。


後來,鹿晗也受不了果果這樣的吸允,但有不能深吻所以只好對開,而這時他們已經幫果果換上了睡衣,而夢中的果果發現牛奶搶走了,就是亂抓亂爬鹿晗止都止不住,因為鹿晗半抱著果果坐在沙發上,兩邊一個是燦烈,一個是世勛。

而因為果果亂動而11隻怕她受傷,又怕不對她的意會醒來,所以只是把果果圍在中間,不一會果果爬上了燦烈的腿上燦烈順勢把果果抱住防止果果,而果果小嘴還微張的像是繼續喝奶的寶寶,不一會果果湊到了燦烈的嘴然後開始瘋狂的吸允,燦烈看見這樣的果果,突然沒有來的覺得好滿足。

果果或許我已經中了你的毒了,10隻看見這樣的果果,第一份反應就是不能讓果果和別人睡,而且不可以讓果果與任何男生有關係除了我們,這樣的果果是毒,無葯可解的毒。看見這樣的果果細心的嘟嘟知道果果只是把燦烈和鹿晗遐想成喝牛奶,然後連忙去廚房拿了一大瓶牛奶。直到燦烈被果果吸允的嘴都麻了沒辦法只能把果果扯開,因為明天有活動,總不能腫著張嘴去吧。

被燦烈扯開的果果又開始湊,這次11隻知道該怎麼做了,然後都乖乖的含一口牛奶然後把嘴湊過去,就這樣11隻就這樣輪流的用這樣的方法喂著果果,「我看我們還是去買個奶瓶吧,不然這娃肯定得把我們的嘴巴給吸成香腸嘴了。」tao摸著自己的嘴說著。「我覺得有道理」伯賢覺得很有道理。「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鹿晗也同意。「那既然都這麼認為的話明天我們去幫果果買奶瓶」綿媽說道。「嗯」10隻小狼都贊同的點頭。「那我們去睡覺吧,明天還有活動呢」鹿晗說道。「嗯,那我先抱著果果去睡了」張藝興說著把果果抱了起來然後回自己的房間了。

果果,你真的好完美,竟然讓我們11個在一天只能無法自拔的喜歡上了呢。雖然你以前和現在性格不同,不過我相信也一定是一個很棒的女孩,真的好喜歡你。能這樣抱著你,感覺好像得到全世界一樣,即使為你犧牲現在的成就也不後悔。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永遠不要,永遠做我們的果果好嘛。by張藝興 「藝興哥哥,獨自一人離開家人來到韓國做練習生那時候肯定很難受很苦,是不是有人會欺負你對不對,然後你就漸漸的從一個活潑的小孩變成了安靜成穩的大男孩對不對,不過果果以後不會讓別人欺負你們的,我要做哥哥們的開心果,還要做哥哥們的保護神,即使我的力量不大。真的很謝謝哥哥你們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出現,以後果果會永遠在你們身邊的,即使是恢復記憶了」張藝興被果果突然發出的聲音嚇了一跳,也把躲在門外的10狼崽嚇了一跳,但又被果果的一段話弄的沉默了,是啊,很苦。

張藝興聽到果果的話一滴晶瑩的淚滴無聲的落在果果的臉頰上,果果原來你都知道,謝謝你果果。張藝興打開燈看見果果說完那段話含著手指睡了「小傻瓜,睡著了還這麼的關心我們,我們也好愛你的,晚安,我的寶貝」說完在果果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後關燈把果果重新擁進懷裡,甜甜的睡著了。門外的狼崽聽到果果的話沉默了,心裡有著做練習生的苦也有著對果果的心裡話感動。直到聽到張藝興說的那段話,也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雖然很苦,但現在很甜因為有果果。by鹿晗

原來這個小傻瓜這麼細心,不過好開心。bytao

確實好苦,不過我現在是慶幸,如果不是我們當年的堅持,我們現在也不能遇見果果。by綿媽

果果,我們會自己保護好自己的也會保護好你的。by世勛

這樣的你,讓我們怎麼能不愛呢。by伯賢

謝謝果果,不過不用保護我們哦燦烈會保護你的,還有他們。by燦烈

我相信你,相信你不會離開我的。by嘟嘟

或許果果你會是我愛的最後一個女孩。bykai

果果,以後我的每一首歌都是為你唱的。bychen

謝謝果果,出現在我們的世界里。by秀敏

就這樣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都去夢周公去了……寂寥的夜晚也漸漸的靜了下來。 「果果,起床了,吃早飯了,不然餓了哦」世勛輕輕地在果果耳邊說著,「唔……」果果動了動身子又睡著了「果果,乖,醒了哦,我們還要去練習。」世勛又說道。無奈果果被世勛叫醒了,抱著世勛的脖子「我要喝奶奶」「好,那我抱你下去喝好不好」「嗯」

就這樣半睡半醒的果果被世勛抱到了樓下,「怎麼果果還在睡呢」秀敏問著,「哥,倒杯牛奶過來,果果要喝」「好的」嘟嘟馬上去倒了杯牛奶過來。鹿晗把果果抱到自己懷裡然後讓果果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後把牛奶提給果果「果果,牛奶哦,快點喝」迷迷糊糊的果果聽到有牛奶可以喝然後馬上伸出自己的爪子然後開始喝了起來,而且還發出「嘖嘖」的聲音。聽見嘖嘖又想起果果也吸著自己的嘴發出這種聲音所以11隻齊刷刷的臉紅了。迷迷糊糊的果果喝完之後終於清醒了,然後抬起頭看見10隻臉紅紅的盯著自己看,果果被他們看的一頭霧水,他們一大早是怎麼了這樣瞪著我看,臉怎麼都紅了呢,咦怎麼沒看見鹿鹿呢,算了先打招呼吧。「哥哥們,早上好,鹿鹿呢,他去哪裡了啊」「我在你後面」鹿晗在後面無奈的回答。

「呀,嚇了我一跳幹嘛在我後面啊」果果被後面的聲音嚇了一跳轉過頭看見鹿晗,馬上抓狂的看著鹿晗。11隻被果果抓狂的樣子逗笑了,「你們笑什麼啊」果果看見他們都在笑自己不滿的說著,說完還微微的嘟著嘴巴。世勛感覺自己快要被果果萌化瞭然后直接虎撲到了果果身上捧著果果的臉一陣親。「呀,哥,都沒親過,怎麼可以呢」燦烈本來也要撲過去,可發現世勛比自己快一步馬上不滿的說著,說完還把世勛給拎開自己撲了上去對著果果也是一陣猛親。「不行,毛燦我也要親,死開」伯賢把燦烈踢開然後也撲了上去,就這樣他們一個個的親,我們慢半拍的果果小朋友發獃發到現在,一直坐在那裡發著呆接受這11隻狼崽的狼吻。

「鹿哥,你說果果怎麼了啊」世勛看見果果坐在沙發上一副天然呆的樣子。「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是被我們嚇到了啊」鹿晗猜想著。「不會啊,我昨天也這麼親過果果啊」不可能被我們嚇到,我又不是我沒親過果果想到這毛燦又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果果好甜的。聽到這邊果果小朋友終於反應過來了,「啊啊………你們你們剛剛在幹嘛。」果果咆哮道。「我們在親果果啊」世勛看見果果不發獃了給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然後回答著果果的問題,「呀~」果果聽見世勛的話馬上跳下沙發到一個角落嘛蒼蠅拍都拿了出來,敢站我便宜你們死定了。然後色迷迷的看著11隻,11隻看見果果的表情頓時覺得果果原來也是個惡魔。

「果果,我們錯了」11隻很與默契的認錯然後委屈的看著果果,果果實在受不了這樣的表情,(敢問11隻同時賣萌誰受得了)「算你們狠,不過我餓了」然後可憐兮兮的看著11隻。「寶貝,在客廳做好了,快去吃吧」綿媽寵溺地摸著果果毛茸茸的頭。「那我去吃了哦」說完就蹦蹦跳跳的走向了客廳。「哥,幹嘛叫果果寶貝」世勛聽見綿媽這麼親密的叫著果果很不爽的看著綿媽,其餘9隻猛地點頭因為忙內說出了自己的心聲。「咳咳,你們都叫果果,我只是想不一樣一點」綿媽尷尬的說著,還象徵性的咳了一下。「為什麼要不一樣累」鹿晗超不爽的看著綿媽。「我就喜歡特殊一點,不行啊」綿媽說完還傲嬌的把頭轉到了一邊。「切,我們也不叫果果了我們也要特殊一點」燦烈看見這樣的隊長說著。「對」伯賢也同意的點點頭。就這樣在客廳吃著早飯的果果無緣無故的出現了11個昵稱。 「芭比怎麼樣,果果像個芭比娃娃一樣,怎麼樣,不錯吧?」世勛想了一會說道,不知道果果會不會喜歡「還不錯,我也想到了一個,奶糖,果果很愛喝牛奶而且笑起來很甜所以簡稱奶糖」鹿晗回答著世勛也把自己想到的說了出來。「一點都不好,看我的,萌果」tao嫌棄的看著他們然後自戀的說出自己想到的昵稱,「切,檬果不就是我們給果果去的名字嘛」世勛鄙視的看了一眼tao,「什麼嘛,不是這個檬果,是賣萌的萌啦,沒文化真可怕」tao解釋道,順帶送了個白眼給他。「呀,哥你最棒行了吧」世勛猛翻三個白眼給tao「你們不要吵了,我也想到了一個泰迪,怎麼樣果果就像我愛的泰迪一樣可愛」燦烈很滿意自己去的昵稱「呀,你真沒新意,看我的軟果」伯賢自戀的想著果果肯定很喜歡。「什麼啊,什麼軟果啊去的是什麼名字啊」燦烈不滿的抗議著。「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呢最喜歡吃軟糖,加上果果的身體軟軟的嫩嫩的,不就是軟果嘛」伯賢很自豪的把自己取名字的想法都想了出來。「嘁~」燦烈不服氣的哼出了聲音。「你們就不要吵了嘛,聽聽我的,芒果,因為果果很想一直小貓在加上果果的名字後面有個果字然後加起來是貓果,諧音就變成芒果了」嘟嘟覺得自己取得很好很有新意。「哥,還不錯哦,我呢就簡單的果子」kai說著。「到我了,到我了我呢是唯唯,因為她是我們的唯一」chen說著,果果你一直是我的唯一。「呀,不錯哦,我呢,就果果名字的第二個字,檬檬」大哥包子說著。「到我了啊,我呢就是嬰妞,嬰兒的嬰,因為果果早上起床和睡覺的時候很像嬰兒,所以叫嬰妞」張藝興解釋著自己取名字的意思。「那我也換一個,就叫星girl果果的眼睛像星星一樣」綿媽看見他們一個個去了好聽的名字也去了一個。

「哥哥你們在幹什麼呢」果果吃好早飯蹦蹦跳跳的跑到客廳,「沒幹什麼啊,嬰妞,你早飯吃好了啊」張藝興問著果果。「你在叫我嘛,可是我不是叫果果嘛」果果說完還指了指自己。「對啊,我們在給你去了昵稱哦,以後我們都會叫你昵稱不叫你果果了哦,不過,你的名字還是白檬果」世勛笑成了月牙眼看著果果。「什麼~~那你們取了什麼名字說給我聽聽」果果一副不會是給我去了什麼難聽的名字吧,一副視死如歸的說著,「你不可以叫你自己叫我,你要叫你自己叫寶貝,應該是『你們去了什麼名字說給寶貝聽聽』」tao在那邊改正這果果的話,「什麼啊,才不要呢」果果很不服氣的說著,「你不這樣叫你自己的話就不給你牛奶喝」綿媽腹黑的說著,嘿嘿牛奶對你這麼重要你肯定會答應的。「討厭,知道了啦,那哥哥你們是不是可以講給寶貝聽聽了呢」11隻看見果果乖乖的聽他們的話一個個都高興的個個都快飛上天了。「我先來,萌果,怎麼樣,好聽吧」tao邀功似的說著,表情那叫一個犯賤。看得果果手痒痒,連忙深呼吸了一下深怕忍不住要打tao。「下一個」果果說著。「我來我來,芭比」世勛賣萌的看著果果,好像說著你一定要喜歡哦,「下一個」果果又是一個省呼吸「我我,泰迪,果果像泰迪一樣的可愛」燦烈一副果果我可以是我最愛的泰迪用在你身上了不能不喜歡哦。「下一個」果果連連兩個省呼吸。「我來,奶糖」鹿晗特自豪的說著。「下一個」果果要忍住忍住。「我來我來,唯唯」chen興奮說著「下一個」(t_t)總算有個正常的了。「我了,我了軟果」伯賢興奮的想著果果一定喜歡,「下一個」果果一副我忍。「我來,檬檬」包子說著,「下一個」還是包子哥正常「到我了,芒果」嘟嘟獃獃的說著。「下一個」「我了啊,星girl,怎麼樣是不是很藝術啊」綿媽一副傲嬌的樣子。「下一個」我忍,我繼續忍「嬰妞,怎麼樣我們都很天才吧」張藝興說著「呀,你們怎麼想出來的,一個都不準叫。」終於果果同學爆發了。「哪裡啊,不是挺好的嘛,多少的可愛,是不是」世勛聽到果果嫌棄他們的昵稱馬上抗議「我……」果果還沒說完就被11隻打斷了「嗯~~」11隻「哎呀,知道了啦,寶貝不喜歡那種名字」果果知道他們指的是什麼然後改正到,「為什麼不喜歡呢,多少好聽啊,有特別」鹿晗說著,一副聽哥哥的准沒錯的樣子「不要嘛」果果撒嬌著。「那這樣吧,如果不同意我們這樣叫你的話,我們就不給你牛奶喝」腹黑的世勛啊「你你好吧」果果發現這關係到自己的牛奶,馬上妥協了。哎奶娃傷不起啊!!「哎呦,真乖」chen揉揉果果的頭。 「你們幾個圍在一起幹嘛呢」一個男聲響起,「額,經紀人哥哥啊,你怎麼來了」綿媽一臉心虛

怎麼辦啊,星girl怎麼辦啊。綿媽用眼神問著鹿晗。

不知道,以奶糖這樣的人肯定會被經紀人拉去做明星的,鹿晗眼神交流著

不行,不能讓泰迪去做明星

是啊,可是怎麼辦,本來軟果失憶前經紀人哥哥就想把軟果拉近公司的

真的,那越加不能讓經紀人哥哥看見唯唯了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啊,要不我們把經紀人哥哥引開然後讓萌果躲起來

那隻能這樣了,不過嬰妞會懂我們的意思嗎。

正當大家想到這裡的時候果果的聲音響了「你是誰啊,你怎麼會在寶貝家呢」果果問著經紀人哥哥。


「你你是那位小姐」經紀人聽到突然發出的女聲然後條件反射般望了過去。發現是他和小趙權前幾天一直都想簽下的女生。

糟了。11隻得心聲「哪位小姐,大叔你認識寶貝嘛,可是不好意思哦,寶貝昨天失憶了所以寶貝現在不認識你哦」果果說完還給經紀人哥哥一個大大的笑容。就因為這麼一個笑容把12隻都給迷呆了,好美啊~大大的眼睛變成了彎彎的月亮閃閃的眼睛從縫隙中發著光芒,巴掌大的臉,粉撲撲的臉頰上一對深深的小酒窩掛在上面,像果凍一樣的嘴巴襯托裡面18顆白白的小牙齒,初陽穿過玻璃射在果果的臉上,讓他們都看呆了,鹿晗最先反映過來,「哥,你有什麼事找我們嘛」鹿晗問著經紀人,其實是不想讓經紀人看到這樣的果果,「就是你們今天8點要拍攝寫真,然後下午訓練,下星期你們就要開首爾演唱會了,要加緊聯繫了,還有怎麼回事,她怎麼會在你們宿舍」被叫到名字的經紀人反映過來之後說了一大串話

「好吧,具體的以後再和你說,那我們準備準備去拍寫真吧」綿媽說道「那寶貝呢,寶貝怎麼辦」果果聽見他們要出去連忙問道。「你可以和我們一起去啊」經紀人心裡打著小算盤,這樣的話以後更加方便可以讓她簽約了。

「好啊,可是哥哥們還沒同意呢」果果聽見經紀人的話興奮的說,後面想到哥哥們又暗淡的了。

「那奶糖就和我們一起去吧,奶糖高不高興?」鹿晗問著果果。

「真的嗎寶貝很高興的呢,謝謝哥哥」果果聽見自己可以去高興的跳了起來。

看見這樣的果果經紀人差點被自己的果果嗆到,拉著綿媽打算去問個究竟「怎麼回事啊,以前她不是這樣的啊」

「星girl,昨天遇到流氓差點被侵犯不過被我們救了,然後醒來的變了一個人一樣。」

「什麼,怎麼會這樣,那她什麼都不記得了」

「對啊,所以我們就幫她取名為白檬果」

「我記得以前她是一個很冷漠的的女生,而且也是特別的,我和趙權找了她好幾次,都被她拒絕了。」

「嗯,不過你現在不會是想讓星girl簽約吧」

「對啊,不過我不會強迫她的,放心吧」「不過你們以後小心點被狗仔或者粉絲看見就不好了」

「好的,不過就算是看見了他們也會喜歡星girl的」

「你叫她星girl,是什麼意思啊」

「那是昵稱」

「…………」 大家好,我是夢小檬,謝謝大家的支持,我第一次寫小說可能寫的不好請大家包涵。另外,exo永遠是12個的,親們不要以為我沒寫凡凡就是把他放棄的意思,不是的凡凡的細分在後面。有什麼意見也可以向我說明的哈,qq群:367480671

大家來到了攝影棚,11隻在那裡忙碌著,而果果呢坐在沙發上捧著剛剛綿媽幫她路上買的奶瓶喝著奶時不時的還皺著霉,而一旁的經紀人,在哪裡一直向果果說著做明星啊什麼的。路過的工作人員快被這對萌寶萌死了,特別是果果拿著奶瓶時不時的還嘟著嘴巴。都拿出手機拍了下來比那11隻都還要受歡迎。這大叔怎麼那麼煩啊,還有這些姐姐為什麼要拿手機拍我啊。我都不能好好喝牛奶,然後繼續無視經紀人。

「大叔,寶貝想吃棒棒糖和蛋糕。」憋著小嘴的說著,「那叔叔馬上幫你去買哦。」經紀人看見果果這樣看著自己感覺心都要融了馬上應允然後飛蹦了出去。

經紀人出去之後,有些姐姐都跑了上來「你叫什麼名字啊」女1「寶貝叫白檬果」果果回答「那你幾歲啊」女2「寶貝今年16歲了」果果回答「那你來這裡幹嘛呢」女3「寶貝是來陪哥哥們工作的」果果回答,腫么那麼多問題,寶貝想哭,哥哥們呢然後鼻子一酸小嘴一憋,「哇嗚嗚~~」「果果不要哭哦」「她怎麼哭了呢」「對啊,對啊,不過好可愛」聽見果果哭聲的11隻馬上飛蹦到果果那裡

「奶糖,你怎麼哭了呢」鹿晗著急的問著,「是啊,芭比不能哭得哦,哭鼻子就不好看的。」世勛也勸著果果,因為有外人在所以不能上去抱果果。綿媽看見這樣的果果心疼死了,但又不能抱她。

「寶貝,沒事了,寶貝因為看不見哥哥們, 婚婚欲動:首席前妻要上位 ,現在好了寶貝不怕了,哥哥你們去工作吧。」果果看見哥哥們,所以停止了哭泣然後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說道。「小傻瓜」看見這樣的果果伯賢真是愛慘了。

然後11隻又回到了拍攝現場那些女生也都走了。「果果,棒棒糖和蛋糕來了,咦果果,你怎麼哭了啊」經紀人回到沙發上發現果果睫毛上的眼淚問道。「沒事啦,果果有好多陌生姐姐來問寶貝問題寶貝怕所以就哭了,哇蛋糕好好吃的樣子」果果說著拿起一塊蛋糕開始吃了起來。

可能是太好吃了果果把蛋糕弄的到處都是,特別是臉上,像一隻小花貓一樣。經紀人看到這樣的果果,又想起失憶前的果果,又一陣鬱悶,怎麼前後不到一星期性格怎麼相差這麼多呢。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以為工作人員已經把一段果果的視頻傳到了網上,果果在喝奶然後回答工作人員的問題,然後又哭了的視頻,當然沒有把那11錄進去。那段視頻傳到網上去之後,就被網友瘋轉,在exo拍寫真的2個小時就被傳了超過1億次。 ——sm社長室——

「咚」門聲響了

「請進」一個很嚴肅的男人正在批改著文件。「社長這裡有段視頻你過目一下。」秘書那著平板給李秀滿看著,李秀滿先看了看標題『神秘奶娃出現在exo拍攝現場捧著奶瓶喝奶萌翻工作人員』然後就點開了視頻看見一個156歲的女孩捧著奶瓶盤腿坐在沙發上,隱約還可以聽見嘖嘖的聲音,而女孩身邊坐著他的員工林炫釣,似乎在和女孩說著什麼,而女孩呢只是認真的喝著奶,有時還會癟癟嘴或者皺眉頭像是在表示自己的不滿,忽然女孩說了什麼,還賣萌的看著林炫釣,沒一會林炫釣就沖了出去。李秀滿看到皺了一下眉,感覺那女孩好像瀅瀅。等林炫釣走了之後女孩開心的笑了,兩個深深的酒窩映了出來,鏡頭也變得近了,李秀滿一下子眼睛瞪得老大,這不就是瀅瀅嘛,可是瀅瀅不是這樣的。一個女生問著那女孩『你叫什麼名字啊』女孩回答『寶貝叫白檬果』有一個女生問她『那你今年幾歲了啊』『寶貝16歲了』『那你怎麼會在這邊啊?』『寶貝來陪哥哥工作的』『那你爸爸媽媽呢』『你哥哥是哪位啊』可能是回了太多問題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女孩嘴一憋看得一個心疼,一陣搖晃視頻結束了。一激動說了髒話「這人怎麼回事,怎麼可以丟下我寶貝出去呢,靠,寶貝不是回中國了呢,怎麼還會在這邊,而且寶貝以前不是這樣的,哎呀,安妮,你現在電話問林炫釣在哪邊,老子饒不了他」聽見這樣的李秀滿,安妮狠狠的打了個寒顫「好好」連忙回答,就出去了。安妮出去出后李秀滿拿起電話打給他的女兒李順心

正在上課的李順心看見老爸打電話馬上接通了「喂,爸,什麼事」壓低了聲音「順心,瀅瀅有沒有回國」李秀滿問著她女兒。「回國了啊,我讓哥送寶貝去機場的」李順心隱隱覺得不對勁了因為昨天瀅瀅沒有和她聯繫,一般瀅瀅飛機抵達之後都會打電話給他的這次怎麼沒有想到這李順心也不在壓低了聲音說了,站了起來,全班同學都像李順心忘了過去,只聽見「爸,是不是寶貝出事了」順心說這話時聲音已經顫抖了。「我也不清楚,剛剛我秘書拿了一段視頻裡面的女孩很想瀅瀅的,這樣,你現在請假到公司來,你路上再看一下那視頻,標題是『神秘奶娃出現在exo拍攝現場捧著奶瓶喝奶萌翻工作人員』,你和寶貝比較熟。」李秀滿也急得凳子都坐不住了在辦公室里來回走,「我馬上就到。」李順心說完直接彪悍的把同座拎開說了句「我今天請假」就飛奔了出去。

「司機,sm公司,麻煩開快一點」李順心上了一輛計程車就開始找那段視頻。這個一定是瀅瀅,瀅瀅怎麼會變成這樣,到底發生事情了,算了先問哥吧於是給她哥哥打電話了。

「哦,順心那,怎麼了,你現在不是應該在上課么怎麼會和我打電話呢。」正在要回學校的李賢奎看見自家妹妹的電話連忙接了起來。「呀,李賢奎你前天有沒有送寶貝去機場啊」李順心說道,因為太急了,連哥都不叫。「呃呃,瀅瀅怎麼了。」怎麼辦,慘了,要是讓順心和爸媽,爺爺奶奶知道我丟下瀅瀅去和女朋友去約會的話,我肯定死定了。「怎麼了?你現在也不用回學校了,去爸公司,到公司再和你算賬。」李順心已經猜到了,肯定是他哥像寶貝撒嬌,然後讓寶貝自己去機場,然後自己沒心沒肺的去玩,這次我和他沒完。李順心心裡憤憤的想著然後說完話就把電話掛了。完全不給李賢奎說話的機會,就掛了電話。「我慘了,哎」李賢奎看見老妹這麼激動,就知道事情鬧大了,連忙把機票改簽然後往自己老爸公司進軍。——sm社長室—— 「咚咚」

「進來吧」現在的李秀滿早已沒有剛剛的鎮靜,向後梳的頭髮已經都幾根掉落在額前了。「社長,我剛剛給林炫釣打過電話了,他現在在路上快要到公司了。」安妮看見這樣的李秀滿被嚇的不清,但還是假裝鎮定的像李秀滿說著,她可不想被炒魷魚。「知道了,你看下面好多粉絲,你去叫10的保鏢保護他們,然後再讓林炫釣到公司後來我辦公室。」李秀滿看見樓下那麼多的人,生怕他的瀅瀅寶貝受傷。可安妮以為是保護那個11隻所以他就打電話讓10保鏢到樓下候著要他們保護好exo。

——車上——

「怎麼還沒到,寶貝想睡覺了」果果實在是太困了。「那芭比到世勛懷裡睡好不好」世勛像果果生出手要抱她。「不要,勛勛太瘦了,寶貝怕疼」果果看見世勛全身沒多少肉就覺得好心疼,她怕世勛難受。「噗,哈哈哈哈」聽見果果的話其他10笑噴了。「芭比,你期負我,你不喜歡勛勛嘛」世勛老大不爽的看著果果於是賣萌到。「那裡有,如果勛勛以後胖了的話寶貝就讓勛勛抱。」話音剛落,被果果弄的直翻白眼。「那軟果要誰抱呢」伯賢一直賣著萌一副選我選我的表情。「那寶貝想想,寶貝要媽媽抱,寶貝發現綿媽還沒抱過寶貝呢,難道綿媽不喜歡寶貝呢」說到這果果衣服很難過的樣子。綿媽看見果果讓自己抱很意外,但看見果果的表情有心疼了,馬上從燦烈和世勛中間的果果抱到自己懷裡。「綿媽怎麼會不喜歡星girl呢,只是綿媽沒機會抱星girl而已」「真的嗎」聽見綿媽的話果果的眸子一下子變得像星星一樣閃著,「真的,真的,真的」綿媽連說了三個真的。「謝謝綿媽,那寶貝睡了哦」果果實在是困了。說完便在綿媽懷裡誰睡去了。「鹿哥為什麼,芭比不讓我抱,讓綿媽抱啊」世勛委屈的看著綿媽和果果。「世勛吶,乖,奶糖只是在向綿隊撒嬌。」鹿晗溫柔的揉著世勛的頭髮,但因為染過好多次的發質變得很差又皺了皺眉。「真的嘛,那果果會向我撒嬌嘛」世勛聽到自己想聽到的答案又追問著。「當然」鹿晗看著眼前這個弟弟。得到肯定的世勛也心情好了起來。「不要,不要,不要救命!嗚嗚」突然發出的聲音讓車上的人都心疼了,這只是一個單純的小女孩,怎麼會經歷過這種事呢。「星girl乖,我們在這呢,不怕」綿媽看見懷裡的女孩因為害怕而皺著深深的眉頭,光滑的額頭也出了一層薄汗,連忙輕柔的幫果果把汗擦乾淨,溫柔的說著。綿媽的聲音像是有魔力一樣,果果馬上安靜了下來。讓11隻還有經紀人都鬆了一口氣,然後都一句話不說,車內可以說一點點聲音都可以聽到。可沒過多久果果又做噩夢了「媽媽,媽媽,不要離開黛瀅,不要離開黛瀅好不好,黛瀅會很乖的,求求你不要離開我嗚嗚」看見果果在夢裡哭泣,原本紅潤的臉蛋現在也變的蒼白,11隻默契的皺眉了。「奶糖,小奶糖,醒醒,不要睡了。」鹿晗湊過去把果果搖醒。被搖醒的果果呆萌的看著11隻,然後撲進世勛懷裡說「勛勛那,不知道怎麼的寶貝現在心裡好傷心,好害怕,你們會離開寶貝嘛」「怎麼會呢,我們永遠不會離開白檬果的。」世勛堅定的說道「就算全世界都不要軟糖,我們也不會離開軟糖的哦」伯賢有加到,聽見這樣的話。終於甜甜的笑了「現在不怕了,不過寶貝要喝奶了」說完還不忘賣個萌。「呵呵,真是的,喏,給你」聽見果果的小撒嬌11隻都會心的笑了,果果接過嘟嘟剃過來的奶瓶又開始吃了起來。11隻又沉默了。

這只是一個16歲的小孩,怎麼會經歷那麼多事呢,好心疼。by綿媽

黛瀅,原來果果原名叫黛瀅,她到底經歷了什麼事情,可以讓一個活潑可愛的孩子變得冷漠呢。by伯賢

奶糖,我的小奶糖,就算全世界都拋棄你,我也會留在你身邊,我不會再讓你受傷了。by鹿晗

小笨蛋萌果,看見這樣的你,我的心好痛啊。為什麼萌果的媽媽要離開萌果,為什麼要讓萌果這麼受傷呢。bytao

我討厭傷害我的芭比娃娃的人。by世勛


果子,你身上到底有多少個謎,是不是每個迷都是讓你以前變得冷漠的原因。bykai

泰迪,燦烈永遠不會放開泰迪的手的,一輩子永遠的緊緊的握住。by燦烈

芒果,怎麼辦,看見這樣的你,我感覺心都有被撕裂的感覺了。by嘟嘟

嬰妞,你到底受了多少打擊,為什麼她們一個個都要傷害這樣好的你呢。by張藝興

唯唯你是在逃避嗎,不過我喜歡你現在的樣子。bychen

檬檬,我們永遠不會離開你的,永遠不會。by秀敏 「babydon』tcry,tonight。當黑夜再次亮起來,babydon』tcry,tonight……」突然一陣鈴聲突然打破了車裡的沉寂。

「怎麼了,社長找我有事嗎?」林炫釣看見自己的電話響了起來,看見是社長秘書糾結了起來。「…………」

「我們正在回公司的路上」林炫釣被安妮問的一頭霧水。

「…………」

「內,我知道了」林炫釣回答道

奇怪,社長找我有什麼么事哈林炫釣自言自語道。「怎麼辦,寶貝想上廁所了」果果臉紅僕僕的說著。「哎一股,泰迪,真的好可愛,忍忍,我們到公司就可以了。」燦烈揉了揉果果的頭,笑容更加深了,軟軟的頭髮加上嫩嫩的頭皮,就像摸小孩子一樣。「好吧,那寶貝憋住吧,大叔快點哦,如果寶貝尿褲子的話,我就我就啊有了我就和別人說,大叔剛才尿褲子了。」果果想不到用什麼理由就隨便說了一個。而正在開車的林炫釣聽到果果的話之後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噗哈哈哈哈哈哈」而車上11隻崽子也無良的笑了起來。而果果呢在一邊數著數,為什麼要數數呢,因為果果想看自己能憋多久。「檬檬,你再說什麼呢」細心的大哥珉碩呢發現了之後就問果果。「哎呦,25,哥哥26不要27吵寶貝28寶貝在數數啦30。」果果邊數數邊回答著秀敏。「好吧,那不打擾你了哦」秀敏看見小孩子一樣的果果露出了寵溺。「鹿哥,你說我們以後幫她打扮好不好,就像小女孩玩得芭比娃娃一樣。」世勛看著果果,心想好想把她打扮的像芭比娃哇一樣,讓她穿著自己喜歡的衣服,肯定很漂亮很可愛,想著想著又笑彎了眼。「這個辦法不錯哦,這樣吧,今天我們晚上不是不用練習嗎,那我們就去幫小泰迪去買衣服,然後我們每天輪著給小泰迪打扮。」燦烈聽見世勛的話也湊了過來,想到可以幫果果打扮就一陣興奮。「是啊,我也同意」鹿晗也覺得這辦法很好。「我也是我也是」伯賢也贊同的說著,所以漸漸地所有的小狼都站成了統一戰線。而正數數數的正歡的果果小朋友,一點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11隻小狼的yy對象。

——sm公司門口——

「啊啊啊啊,真的好萌,好可愛,好像把她帶回家哇」在門外守候的粉絲們都尖叫了起來,至於為什麼呢。回到前面,林炫釣停下了車之後,因為憋尿憋得太辛苦的果果,沒等哥哥們說話就打開了門,而鹿晗看見果果要衝出去就想拉住果果,可是來不及了,果果已經打開車門站在車外面了。而在看見車外面那麼多粉絲之後,就驚呆了,嘴巴成了o型,兩隻眼睛也瞪得老大,如果你經過sm公司的話你就會看見這樣一幕一位穿著上身彩色棉花糖的t恤,下面牛仔背帶短褲,白色蕾絲過膝的襪子下面一雙球鞋,及腰的亞麻色長發頭頂用絲帶綁著兩小撮頭髮,乳白色的絲帶綁在兩個小小的蝴蝶結,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像洋娃娃,挺翹的小鼻子,一張櫻桃小嘴,水水的能泛出水來一樣。因為太震驚而微張著小嘴,眼睛一眨一眨的。前面有一群姐姐都尖叫著拿出手機在拍照。「小奶糖,叫你不聽話。」原來在果果發獃之際鹿晗也下了車把果果護在懷裡。「寶貝只是想上廁所,誰會知道有那麼多人」我只是想上廁所說完還嘟著小嘴。「這麼的粗心,以後我們不在你身邊怎麼辦呢」張藝興來到了果果的還有一邊拉著果果的小手。然後三個人往公司裡面前進著後面跟著一群小狼,可是不知道是那位女生踩了果果的腳還不鬆開,果果一下子摔倒了地上。「啊,好痛」倒在地上的果果下意識的喊道,「奶糖,有沒有事」鹿晗連忙來到她身邊,「怎麼了,痛不痛」張藝興擔心的看著果果。「啊……好痛」不知道誰的腳又踩到了果果的手,頓時讓果果來不及回答的鹿晗和張藝興的問題就痛呼了起來。因為果果的尖叫讓其他的小狼注意了,而粉絲們也不再那麼瘋狂了。「萌果,來我抱你」tao看見果果的臉不知道是因為太疼還是嚇到了而變得很蒼白,心疼得要死。「tao哥哥,寶貝沒……」可是還沒說完果果已經暈倒了。「果果……」看見暈倒的果果世勛馬上從鹿晗懷裡抱過果果,而李秀滿吩咐的10為保鏢也擠了過來,然後再10保鏢的保護下13隻很快的進了公司里,直奔醫務室。而林炫釣去了社長辦公室。 各位親愛的讀者們,我沒有落下凡凡哦,其實女主在失憶前就與我們吳皇認識了。。

在加拿大的某個學校里,一個男孩子在籃球場上揮灑在青春的汗水,(親股們原諒小檬第一次寫小說,詞窮。。。)燦爛的笑容很容易深刻的印在每個人的心裡一樣。而在一個教室的一個小女孩穿著校服,長長的頭髮被隨意的用絲帶綁起來,平靜的看著書,教室里人很少,大多數的男生都望著女生,而女生只能用嫉妒的眼神望著她。『校長也真是的讓我來加拿大做什麼交換生,鬱悶死我了,上課好無聊,明明我都會了啊還要再聽一遍。算了今天還沒和心心打過電話呢,不如逃課吧』(她就是我們的女主果果失憶前,別看她在別人面前那麼安靜淑女其實是個純裝貨,傲嬌啊)說干就干黛瀅拿起書包偷偷的往教室後門溜去。

「心心,想我了沒有啊。」黛瀅說道

「寶貝,我好想你啊,在加拿大適應嗎,不適應就回來,有沒有按時吃飯,新同學有沒有欺負你啊。」李順心看到是她親親乾妹加閨蜜打過來的馬上就見起來管他什麼上課的(原諒我無視了時差—)亂七八糟問了一大堆。

「心心那麼多問題,你讓我想回答那個啊」黛瀅無語了。

「一個個回答咯。」心心翻白眼。

「很好啊,總而言之都很好,不和你講了,我打個電話給乾爹哈,想死他了。」黛瀅心裡是想乾爹把他拯救回國。

「好你個李黛瀅有了你乾爹忘了我是吧,你這個沒良心的,你說說看我好久都沒見你了,我都快想死你了,你盡然就想著你乾爹,你你你」心心聽見黛瀅要掛電話,馬上說了一大通。

「哎呦,心心不是這樣的啦,我只是好久沒和乾爹打電話了有點想他啦,大不了等下我放學和你視頻聊天。」黛瀅聽見李順心一副氣急的樣子,馬上投降道。

「呵呵,逗你玩的啦,那我們放學后視頻咯,你啊,是該和爸爸打個電話了,最近爸爸公司好像股票跌了所以心情很不好,每次都忙到很晚呢,有幾次都沒回家。」李順心也不開玩笑了。


「那心心不和你說了哦,我打個電話過去看看。」黛瀅聽見因為乾爹公司的事心情不好馬上不開玩笑了。臉上的笑臉也不見了。

「嗯,好拜拜。」李順心說道。

「嗯,白白。」黛瀅說完馬上就把電話掛了,又打給了李秀滿。

「寶貝啊,這個時候你怎麼給我打電話了啊。」在辦公室里的秀滿看見是自己寶貝乾女兒打過來的,馬上接了起來。

「爹地,最近還好嗎。」黛瀅聽見乾爹的聲音似乎有點滄桑就很心疼。


「呀,我能有什麼時候啊,到是你,現在不應該在加拿大上課嗎,怎麼和我打電話了啊。」秀滿聽見乾女兒的聲音舒服了很多。

「爹地,心心說你最近都很晚回家,有時候甚至都不回去,公司最近是不是出了事啊。」黛瀅聽見李秀滿逞強的說著馬上說道。

「呀,瀅瀅,會有什麼事啊,別聽你姐姐胡說。」李秀滿一點也不想要自己乾女兒擔心。

「爹地,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哦,說嘛。」黛瀅只好使出自己的絕招。

「哎,好吧,就是最近爹地公司下的一個組合superjunior的一名中國成員想退出,所以我們公司的股票跌了。」李秀滿服了他這個只有12歲的乾女兒了。

「爹地,你不要擔心了,就讓他退出吧,過段時間風波過了在推出其他組合啊,這樣不就可以把媒體注意力引開,爹地不要擔心了。」黛瀅冷靜的分析著。

「呵呵,不愧是我的乾女兒,真是聰明,爹地知道了,在那裡習慣嘛。」秀滿對這個乾女兒喜愛的不得了。

「還好啦,不過我昨天接到學校的電話,讓我這個月交換生結束后,就去韓國做交換生。」黛瀅也對此無奈了。

「我們瀅瀅真棒,來的是后告訴爹地,爹地去接你哦,」秀滿聽見寶貝女兒要來韓國高興的不得了。

「好啊,爹地,那先掛了哦,要開心哦」黛瀅聽見乾爹心情好了很多也放心了。

「嗯,好。」秀滿樂呵呵的掛了電話。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