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日食吧!太陽好像不見了!」

「我去……日食也是能看到太陽的吧!現在天空除了那朵菊花,什麼都沒有了!」

「不對啊!那朵菊花不是光的折射么?太陽都沒了,還折個屁啊!」

整個巨峽市立刻陷入到混亂之中。

而造成這一切的楚蕭,卻是顧不得這些。

因為隨著太陽之光注入葛小倫體內。

沉睡在葛小倫體內銀河之力基因,終於被喚醒了過來。

轟!

葛小倫體內的人類細胞在一瞬間被銀河之力加以改造,擁有了即便是像凱莎或者莫甘娜這樣的神,都難以傷及到的不敗體。

代表著諾星最為頂尖的科技成果。

三大造神工程的銀河之力,頃刻間展現在楚蕭的眼前。

楚蕭的腦海中不斷地將葛小倫的不敗體與自己所學的銀河之力理論相互對照印證。

一座新大陸展現在楚蕭的眼前。

楚蕭整個人便是沉浸在知識的海洋中,貪婪的吸取著一切對自己有所幫助的知識。

楚蕭的神體計劃,終於跨出了至關重要的一步。

未完待續! 但為了逼真,還是裝模作樣的在吟誦著,中間夾雜著石像鬼吼吼的叫聲,在一片混亂的氣息里,這一切都成了真的一樣,原本風和日麗的農莊中的氣息開始混亂起來,灰色、黑色的氣息在中年貴族身邊盤旋飛舞,把地上的灰塵捲起來,像是一道龍捲風般,而且正在漸漸變大。

在遠處看著的熱鬧的佃戶們指指點點的說著什麼,中年貴族很是得意,這座惡魔法陣做的的確太逼真了,真沒有白白的花了那麼大的價錢來製作它。

混亂的氣息中,一名少女假扮的怯魔跳了出來,假裝是中年貴族召喚出來的小惡魔。中年貴族渾身血脈賁張,覺得自己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還是那個精壯的小夥子。一身低吼,中年貴族打算放棄隨後的戲碼,直奔著那名少女假扮的怯魔衝去。至於好玩,還不是為了最後那一刻?既然現在已經到了,那麼就開始吧。

虛浮的腳步跑動中,中年貴族看見那名少女身邊似乎又出現了一隻怯魔,身材要比少女假扮的怯魔更小,看上去更逼真。爪牙之間閃爍的光芒也更加犀利,就連身上的晦暗的灰色都彷彿帶著深淵裡邪惡而又混亂無序的氣息一樣。

這是誰做出來的?哪家的裁縫還有這麼好的手藝?並且自己不知道,難道還有給自己的驚喜?哪個人竟然這麼貼心?中年貴族看著那隻新出現的怯魔,估量著裡面的女孩子的身材。應該只有十四五歲,還沒有長熟。像是樹上的青蘋果一樣,雖然酸澀,但卻別有一番風味。那隻小一點的怯魔看上去更容易被蹂躪一些,想著,中年貴族心裡忽的一下騰起一團火焰,灼燒著他的內心,難以自已。

中年貴族已經難以遏制自己的慾念,加快了腳步。直奔著那名新出現的怯魔衝去。又是一隻?還是一樣的身材?難道是自己眼花了嗎?怎麼怯魔越來越多?只有短短的一瞬間,四隻怯魔出現在面前,就像是書裡面寫的那樣,這些少女把小惡魔的特性學的活靈活現,只有數量達到一定程度之後才會攻擊……等等,攻擊? 呆萌嬌妻翻身記

看著三隻后出現的身材矮小,更像是真的一樣的怯魔伸出尖銳的爪子。在背後把那名少女假扮的怯魔撕碎,血肉橫飛,中年貴族眼前一花,就要暈過去。這是怎麼了?只是玩一玩,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自己的莊園殺人?

真要是玩一玩還沒什麼事情,但是殺人……城衛軍來了。肯定要糾纏自己假扮惡魔的事情,那樣的話麻煩可就大了。剛想要出言阻止,中年貴族愕然的發現怯魔越來越多,好像自己剛剛那段所謂的「咒語」真的把深淵中的怯魔召喚出來了似地。混亂灰色的光影閃動,一隻只怯魔出現在中年貴族的面前。身前身後。

驟然出現的異變讓中年貴族無暇反應,就算是他反應過來。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看見漫天的血肉飛舞,中年貴族的腿一軟,一下子栽倒在地上,眼睜睜的看著怯魔越來越多,房屋的尖頂上甚至都蹲著幾隻小怯魔,猙獰的看著自己。而藏在周圍的少女們已經變成了一團團的血霧,連尖叫和痛呼聲都沒有發出來,便已經被撕碎。

這是怎麼了?這是怎麼了!中年貴族愣愣的看著怯魔們有些膽怯的四周打量著,只是把它們身邊的少女撕碎,卻沒有再多的舉動。這是真的怯魔!自己怎麼會把深淵的惡魔召喚出來?只是想玩一玩,這都是怎麼了!

身後混亂的氣息更重,中年貴族茫然的回頭看去,惡魔召喚法陣迅速的旋轉,一個佝僂著身子的老人的身影出現在召喚法陣之中,手裡拄著一根彎曲的手杖,看那樣子周圍混亂的氣息下一刻就要把它撕碎了一樣。中年貴族傻傻的看著,難道說是自己召喚出來的?不可能啊,要是胡亂說幾句話都會召喚出怯魔,雖然怯魔只是最低級的惡魔,那……自己豈不是已經成了惡魔?身後出現的到底是什麼?難道說是哪個大人物知道自己這裡出現了麻煩,來幫著自己解決的?

求生的慾望讓中年貴族有了一絲力氣,轉身向那個矮小的身影爬去。

但那個身影非但沒有倒下或是被氣息撕碎,反而愈發的清晰,數不清的怯魔鴉雀無聲,就像一群麻雀遇到了天敵一樣,膽怯的看著法陣里那個老人的身影緩緩走了出來。

末日山腳的誇賽魔?中年貴族還記得自己當時也想做誇賽魔來著,都屬於低級的惡魔,但等級要比怯魔高。誇賽魔傳說中的惡魔,智力型,一般是一種巫師形象,拿著木質法杖,擅長詛咒和死亡法術。他是怎麼來的?中年貴族覺得自己的腦子變成了一片空白,不光是怯魔,連誇賽魔都出現了,這是在做夢嗎?

佝僂著身子的誇賽魔走出來,蒼老的臉上布滿了皺褶,每一道皺褶里都像是在述說著他曾經的殘酷與血腥的往事。

誇賽魔也沒有和中年貴族玩那些無趣的對話,似乎對中年貴族不屑一顧似地,四周打量著莊園,物質界的味道顯然讓這隻誇賽魔感到興奮。手裡面拿著的手杖一點,一道邪惡無序的法術落在中年貴族身上。周圍數不清的怯魔的數量還在增加,隨著誇賽魔的出現,它們似乎得到了某種命令,在誇賽魔的指示下,開始撲向中年貴族。

怯魔密密麻麻的身影里,中年貴族被撕的粉碎。一直到死,他都沒有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惡魔,自己真的召喚出來了惡魔!

誇賽魔釋放完邪惡的法術之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彷彿在享受著物質界的甜美氣息,非常喜歡來到這裡似地。

含糊的咒語在誇賽魔嘴裡念出來,幾百上千隻的怯魔開始沖向農莊附近的正在看熱鬧的佃戶們,數量上絕對的優勢,高等級的惡魔的指揮,這一切都讓怯魔有了勇氣去戰鬥。站在高處的怯魔靈巧的借著窗欞、窗檯、磚石、瓦塊躍下,尖銳的爪牙在陽光下散發著犀利的光芒,第二王朝式的建築上留下一道道抓痕。

風和日麗的晴朗天氣也開始暗淡,好像天空的虛無存在也不願意看見深淵中的惡魔就這樣出現在物質界里,合攏了眼睛,不再看下去。一片混亂邪惡的氣息之中,怯魔成群結隊的衝出莊園,那些個正在指指點點看熱鬧的佃戶們猝不及防,被怯魔撕成碎片。更多的怯魔隨後而至,推搡著前面的怯魔,讓他們前進,漫無目的的前進。

隨著怯魔經過每一處,那裡都會留下惡魔混亂的氣息,很淡,可是真實存在。

農莊附近的地域在短時間內,就被怯魔屠戮一空,留下一地的血污與混亂邪惡的氣息,誇賽魔帶領著怯魔開始攻擊鄰近的地方。沒有目的,殺戮就會讓這些惡魔們滿意似地。只是為了殺戮而殺戮,剛剛泛起青芽的麥田被踩倒,無數的怯魔在麥田裡穿梭著,潮水一般席捲農莊附近的地方,吞噬所有能遇到的生命,殘忍而又貪婪。

邪惡、混亂、無序的氣息以暮色城外的莊園為中心開始蔓延。那裡很少有人經過,即便偶爾有普通的行商、路人在大路上遇到成群結隊的怯魔,也難以抵抗,被灰色的潮水淹沒。等城外出現了惡魔的消息被發現,傳到暮色城的城市議會與神殿聯盟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

神殿聯盟派出騎士和聖武士、神官去消滅外圍的怯魔,並把莊園封鎖。神官探查后發現這裡被深淵溢出來的混亂、邪惡、無序的氣息污染,但這股氣息卻並不是很強。就在神殿聯盟的神官、騎士、聖武士想要全部剿滅這股意外出現在暮色城外周圍的深淵混亂力量的時候,卻得到了神殿聯盟的命令,封鎖這個莊園,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夜幕降臨,在夜色里,神殿聯盟的帶隊騎士雖然對這道命令並不理解,但命令卻得到了堅決的執行。出現深淵混亂力量的莊園被嚴密的封鎖,最開始還有一些怯魔想要衝出來,但都被騎士們毫無懸念的絞殺了。漸漸地,莊園周圍安靜下去, 九山劍魔

暮色城裡依舊安靜,知道這個消息的人不多,城市正在漸漸地恢復著元氣,矮人酒吧里也開始有人喝著矮人特製的黑麥酒在吆五喝六的吹噓著在大瘟疫中,自己是如何死裡逃生的。

平靜而又安和的暮色城就像是一灘池水,安靜的水面下,暗流涌動。

萊斯丁穿戴著最莊重、正式的服飾,坐在一輛普通的馬車上穿梭在城市裡許多大人物的府邸之間。一箱箱的金幣、珠寶從馬車上搬下來,不著痕迹的送到每一個有權利影響到神殿聯盟與城市議會的大人物的面前。理由並不充分,但在金幣的黃橙橙的光芒下,理由什麼的已經不再重要了,萊斯丁也沒有太多的要求,都只是一些個小事情,那些個大人物們做到這種事情只不過是說句話而已。(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第三百一十七章反虛空能力

銀河之力是什麼?

楚蕭反覆地問著自己。

通過對葛小倫的身體解析,這個答案漸漸浮現在楚蕭的眼前。

首先,銀河之力的力量應該分為兩部分。

第一部分便是諾星文明的科技結晶,被譽為三大造神工程之一的銀河之力工程。

豪門甜寵:公主的契約

所謂不敗體在楚蕭的研究下,終於解析完畢。

不敗體是建立在數據化神體的基礎上,讓銀河之力的數據永恆化。

永恆化的神體賦予銀河之力幾乎無解的防禦力與極為綿長的生命力。

原著中,葛小倫不論遭遇怎樣的傷害,都能夠毫髮無損,便是因為不敗體的存在。

而不敗體所代表的便是銀河之力的防禦力。

第二部分便是銀河之力的攻擊力。

銀河之力的攻擊力來自於時光神基蘭對於虛空領域的研究成果。

反虛空能力!

在這裡必須先提一下什麼叫做虛空領域。

所謂虛空領域指的是已知宇宙之外那些不可知宇宙,即為虛空領域。

通俗來說,如果把超神宇宙比喻成一台電腦中的數據,這股數據被稱之為主物質世界。

那麼虛空領域便是指電腦之外的世界,即次生物世界。

從這點上來看,次生物世界,也就是電腦之外的世界,能夠直接的改變電腦內的數據設定。


次生物世界有著改變主生物世界的能力。

那麼,問題便來了!

你所生活的世界在別人眼中只不過是可以隨意修改的一堆數據!

你的存在在別人手中僅僅是敲幾下鍵盤的事!

你怕不怕?慌不慌?

答案顯而易見!

整個超神宇宙知情者都很慌!

大發明家丁格黑因為研究次生物世界的力量而隕落。

時光神基蘭之所以選擇化為大時鐘融入次生物世界,歸根到底也是對次生物世界的恐懼。

天使女王凱莎,惡魔女王莫甘娜表面上對終極恐懼嗤之以鼻,但內心深處卻是對其忌憚不已。

而死神卡爾更是將次生物世界的未知定義為終極恐懼理論,而不斷努力研究它,解析它……甚至戰勝它!

烈陽星,諾星,德星三大恆星級文明費勁所有精力完成三大造神工程,其目的也是為了應對來自次生物世界的終極恐懼。

一切!幾乎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抵抗那不知什麼時候降臨主物質世界的終極恐懼。

而所謂反虛空能力,便是時光神基蘭化為大時鐘后,通過對次生物世界的研究,所凝聚的科技成果。

通俗來說,反虛空能力便是抵抗次生物世界改變主生物世界的能力。

即然電腦之外的人能夠肆意改變電腦里的設定,那麼,我便設定一道強大的殺毒軟體,具備極強的防火網,來抵抗抑制試圖改變電腦設定的行為。

這便是反虛空能力。

總結一下。

銀河之力,便是由不敗體為防禦力,以反虛空能力為攻擊手段,來應對次生物世界入侵的強大武器。

而對於楚蕭的神體計劃來說,銀河之力的成功解析,為楚蕭的神體計劃塑造出一副完整的框架。

楚蕭需要時間好好消化一番,並且,近快開始自己的神體打造計劃。

呼!

楚蕭長舒一口氣,揉了揉有些發漲地太陽穴,看著依舊處於熟睡中的葛小倫,漏出滿意的笑容。

「趙信,我們直接回超神學院!」

趙信連忙開口問道:「嗯?!不用送他回去么?!難道……他真的跟我們一樣擁有超神基因?!」

「沒錯啊!葛小倫不僅與你一樣擁有超神基因,並且其基因層次非常高啊!」

「有多高?」

「三四層樓那麼高!」

趙信:「比我還厲害?」

「比你生猛數十倍。」


趙信:「……」

看不出來啊!這小子投胎技術這麼好?

「我們直接將他帶到超神學院,正好跟釗大師一起辦理入學手續。」

「這些瑣事便交給你了!」

楚蕭將目光透向車外,繼續說道,「接下來,我要閉關一段時間……」

趙信疑惑道,「閉關?!大哥你這是要突破了么?我們超級戰士也能突破?!」

「這不叫突破,確切的說應該叫做升級!」

一次又凡入神的升級!

雖然步子邁的有些大,但好在有著豐富的理論與實踐支撐,楚蕭自認為不至於扯到自己的蛋。

……

超神學院。

流浪光頭紋身流老師收到了來自杜卡奧上將的視頻邀請。


「老流,你終於回來了!」


「怎麼了杜卡奧將軍,一個大菊花不至於讓你慌張成這個樣子吧!」

杜卡奧擺擺手,道「大菊花的事我們一會兒再談,我們先聊一聊你新招的學生楚蕭。」

流老師一愣,心道這小子絕對給自己惹了極大的麻煩。

「楚蕭這個學生並不是我招的,而是自己選擇加入超神學院的,怎麼?杜卡奧將軍已經跟楚蕭接觸過了?」

杜卡奧將軍一臉嘿嘿,何止接觸,你現在問問整個地球防衛隊的人哪個不認識楚蕭的?

公然調戲自己女兒杜薔薇的事情還沒找這小子算賬呢!

然後,流老師沉默了,杜卡奧將軍也沉默了。

一個想知道楚蕭幹了什麼?一個想知道楚蕭的底細?

兩人都在等對方先開口,但顯然兩人都不願意第一個開口。

良久之後,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

「楚蕭幹了什麼?」

「楚蕭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兩人對視一眼。

「你先說!」

「你先說!」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