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塵得意道:「瞬間,就是一秒鐘,一秒鐘之內,我可以移動一百米以上。」

「哇塞,一秒鐘,那你豈不是比木長老還厲害了,木長老恐怕也沒有你這麼快吧,木張來可是氣道十七重的強者啊!。」司馬芸兒震驚無比的說道。

百米距離,即便是木長老,恐怕也需要三秒鐘左右的時間。而蕭塵卻只需一秒鐘,她不震驚才怪。

「怎麼?師姐,你不相信嗎?」蕭塵知道她可能不太相信,於是說道,「那我們下船吧,我就在這海邊沙灘上,給你表演表演我的風影步。」

「嗯嗯,那你表演一下,給我看看。」司馬芸兒滿眼放光的說。

小船就停靠在淺水區,距離沙灘只有幾米遠。蕭塵抱起司馬芸兒再次施展飛天步,幾秒鐘后,輕輕鬆鬆來到了沙灘上。

「放我下來。」司馬芸兒突然想起自己還在生蕭塵的氣,不能讓他一天的抱著。

蕭塵嘿嘿一笑:「師姐,你把眼睛閉上,我要施展風影步了。」

「哦。」司馬芸兒趕緊把眼睛閉上。

「咻!」

一秒鐘之後,蕭塵抱著她飛出了百米之遠。

司馬芸兒趕緊睜開眼睛,滿臉驚嘆,不敢相信。可是,就那短暫的一秒鐘時間裡,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速度的存在。那種感覺,沒有親身體驗,根本不知道從何說起,反正就是在那一秒鐘里,渾身每個細胞都顫抖了。那中感覺叫做濃縮成一個字就是,爽!放大一點就是,超爽!

蕭塵把司馬芸兒放了下來,說道:「師姐,剛才你可能看不清楚,沒關係,我再給你表演一次,看好了哦,眼睛都不能眨哦。」

「嗯嗯。」司馬芸兒像個孩子一樣點頭。

蕭塵深吸一口氣,剛才施展了一次多一點飛天步,又施展了一次風影步,此刻,蕭塵察覺到,他身體里的血液,減少了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說,無論是飛天步,還是風影步,都以血液做為能量。難怪以前施展飛天步的時候,蕭塵會感覺身體有些不適,現在總算是弄明白了。這兩種技能的副作用,就是消耗人體血液。但是蕭塵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只能做到以後盡量少使用。

今天當然是心情大好,必須在師姐面前賣弄一下。

於是,蕭塵在司馬芸兒的注視下,身形突然一閃,「咻」的一聲,眨眼間飛出了一百多米。

司馬芸兒還看著蕭塵原來站的地方,但蕭塵早已經飛到百米外去了。

司馬芸兒半晌才回過神來,然後朝蕭塵飛奔了過去。而蕭塵此刻正在深呼吸,剛剛這一次施展,血液又減少了大約百分之二三左右,身體已經有些不能接受了。此刻蕭塵感覺有點冷,就好比貧血的人會怕冷一樣。蕭塵胳膊上起了雞皮疙瘩了。

「哇塞,師弟,天才師弟!哈哈哈!」司馬芸兒跑到蕭塵跟前,恨不能主動撲到蕭塵懷裡,如果不是她親眼所見,她真的無法相信,原來師弟竟然這麼厲害。雖然上次測試的時候,蕭塵的速度就是最快,但遠遠沒有現在她見到的這般快。

「師姐,美女師姐,哈哈哈!」蕭塵也哈哈大笑。看來師姐已經消氣了。

司馬芸兒卻是很快平靜了下來,說道:「師弟,不錯嘛,看來你平時就是這樣泡妞的吧。哼!」

說完,又把腦袋邁開了。很生氣的樣子。

蕭塵苦笑一聲,心說,師姐啊,我拼了命逗你開心,沒想到你還是在生氣。唉,你對得起我流失掉的血液嗎?

這時,司馬芸兒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蕭塵臉色一變,很不喜歡看到這個人。

「芸兒,你怎麼在這裡?」

司馬芸兒轉過身去,愣了一下,反問道:「我怎麼不可以在這裡?」

張喬雲忙道:「你不是說,你不喜歡任何人嗎?那你為什麼還跟他在一起?」張喬雲瞪了一眼蕭塵,看得出,他對蕭塵也非常不爽。

「哎呀,難道不喜歡就不能跟他在一起嗎?他是我師弟耶。」司馬芸兒狡辯道。

張喬雲苦澀一笑,道:「那你為什麼不跟我在一起,偏偏就要跟他在一起,他到底哪裡好了?他實力又不如我,人品也不如我。」

「張喬雲,你什麼意思?你憑什麼管我?我跟誰在一起,需要你管嗎?」司馬芸兒突然瞪著他說道。

張喬雲忙道:「你發過誓的,你永遠都不會喜歡他,所以,你不可以跟他在一起玩,必須遠離他。」

「哼,你管不著。」司馬芸兒倔強的說道。

「呵呵,原來你發的誓都是廢話啊,我懂了,我懂了……」張喬雲無力的一笑,眼神瞬間有些渙散。為什麼?為什麼她不喜歡我,為什麼我實力比那小子強,而且我們從小青梅竹馬,可是他執意要喜歡他而不喜歡我。天啊,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哼!懂了就好!」司馬芸兒狠心的一哼。

本來她一直以來都很崇拜他的,可是,最近卻莫名其妙越來越討厭他了。一見到他,就好想躲開他。或許,是因為之前一直沒有捅破那層紙,司馬芸兒並不知道張喬雲喜歡她,但自從知道之後,她對他的態度就急轉直下,現在什麼崇拜都沒有了,有的,只是討厭。

而這一切的變化,就連她自己都無法控制。自然而然就變成這樣了。但這也更好的證明,她對他從來沒有過愛情,一直都是友情和親情。如果他們之間一輩子都在親情和友情之上停留,那麼,或許她就一輩子都會視他為好哥哥,一輩子崇拜她。可是現在一切都變了……

看得出來,此刻的張喬雲很心痛,可是,司馬芸兒有的只是渾身的不自在,從來沒有後悔過自己說出去的話。更沒有同情他。

司馬芸兒暗道:「要是師弟沒有女朋友,那我現在就立刻在張喬雲面前,表明我喜歡的人是師弟,可是,師弟卻偏偏已經有女朋友了,如果我現在說喜歡師弟,那豈不是讓師弟這個大壞蛋撿了個大便宜了?不行,我不能表明。但是,我也會讓張喬雲死心。」

… 司馬芸兒認真的看著張喬雲,說道:「雲哥哥,你永遠都是我的哥哥。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干涉我的私人感情。否則,我們之間只能決裂。」

司馬芸兒最後決定,還是給張喬雲留一個台階下,以後還是會把他當哥哥。

張喬雲苦澀的一笑,沒有理會司馬芸兒,而是看著蕭塵,說道:「蕭塵,我們之間,總有一天,肯定要做個了斷的。我希望比賽結束之後,我們能好好打一場,如果我輸了,我以後不再喜歡芸兒,我張喬雲說到做到。如果你輸了,你以後不可以再喜歡芸兒。你敢接受我的挑戰嗎?」

蕭塵只是想笑,心道,就憑你張喬雲,貌似沒有資格挑戰我吧。

「好,我接受你的挑戰。」蕭塵爽快的答應了下來。雖然他沒有資格,但既然這樣能讓他死心,那就成全他吧。

「好,那就這樣定了,具體我們到時候再說。」

張喬雲說完,瞪了司馬芸兒一眼,轉身走了。看來他也有點恨司馬芸兒了。

張喬雲那個怒啊,要不是比賽還沒有結束,他肯定立刻就給蕭塵打個半死了,不過,還好蕭塵已經接受挑戰了,那麼,就等比賽結束在把蕭塵打個半死好了。

一想到要把蕭塵打個半死,張喬雲心裡就稍微好受了一點。看來,這幾天他只能不停的想象蕭塵被他打到半死的樣子度日了。不然他肯定會瘋掉的。女人真的可以讓一個男人瘋掉。尤其像司馬芸兒這麼漂亮的女人。若是真的被蕭塵泡走了,張喬雲肯定會瘋掉。

張喬雲走遠后,蕭塵伸出兩隻胳膊,悠悠的放在司馬芸兒肩膀上,深情款款的說道:「師姐,做我女朋友好不好?以前你已經答應過我一次了,你再答應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沒有你,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你。我的美女師姐,答應我好不好?」

「師弟,那你先答應我一件事情,好不好?」司馬芸兒悠悠的說道。

「好,你說,要我答應你什麼事情?」蕭塵激動的看著她。

「你能不能甩掉你之前的女朋友,只愛我一個人?」司馬芸兒認真的問道。

蕭塵心中一怔,沒想到師姐依舊在糾纏這個問題。可是蕭塵又不想欺騙她說,好,我答應你,我把黃倩她們都甩掉,我只愛你一個人。

如果真的只能選擇一個,那蕭塵只能選黃倩了。這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但問題是,蕭塵想要好幾個啊,蕭塵現在覺得自己真是大意了,以後泡妞,千萬不能讓對方知道自己已經又女朋友的事情。

雖然蕭塵之前也有做這方面的工作,但做的不夠好,最後還是讓師姐知道了。即便張喬雲不說,師公也跟她說了。唉,只能怪師姐太聰明。

看到蕭塵遲遲不回答,司馬芸兒心都碎了,這麼說來,她在他心裡,還是沒有其他女人重要。

這時候,她才再次感覺到再也不會相信愛情了。

蕭塵看出了師姐的心事,忙道:「師姐,你先答應我嘛,以後的事情,咱們以後再說。而且,男人為什麼就不能有幾個女朋友?師姐,你對我太苛刻了吧。我愛她們,跟愛你一樣多,你要我甩掉她們,是不是太殘忍了?」

司馬芸兒出身傳統家庭,你想想,她的家族可是華夏上古家族,雖然古代的時候男人確實可以三妻四妾,可是現在早就已經不是那樣了,她父母從小跟她說的就是一夫一妻。所以,她肯定無法接受蕭塵的說法。反而,她似乎聽見了心碎的聲音。不是因為蕭塵不夠愛她,而是因為蕭塵太花心了。而且花心的這麼直接。

司馬芸兒反問道:「我很殘忍是吧?那我問你,為什麼女人不可以有幾個女朋友?」

「呃!」

「呵呵,回答不出來了是吧?回答不出來就好,以後,我的心思會用在修鍊上,什麼愛情,我再也不想談了。修鍊才是王道。」

「師姐,別這樣嘛。」

司馬芸兒冷笑道:「我就這樣,好了,別再說什麼了。至於你跟張喬雲要怎樣怎樣的,跟我沒有任何關係。再見!」

「師姐,不要。」蕭塵又撲上去,緊緊的將她抱住。

司馬芸兒絲毫沒有掙扎,但是,她那滿臉的冰冷,足以凍僵蕭塵的身體。

蕭塵不管那麼多了,直接強吻了上去。

司馬芸兒依舊沒有絲毫反應,蕭塵就好像吻在一個木偶上一樣。這時候,司馬芸兒眼角滴落了幾滴眼淚,眼淚無聲的往下掉。

蕭塵吃了秤砣鐵了心,不然怎麼叫做泡妞高手,既然她不反抗,那就先上了她再說。

蕭塵把她攔腰抱起來,立刻去遠處尋找旅館什麼的。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了一個小旅館,也不知道那些組織住在裡邊,蕭塵直接去開了一個房間,幸好還有一間空房。

雖然是小旅館,但條件還可以,地上和被子什麼的,都非常乾淨整潔,一塵不染。

蕭塵把師姐放在床上,然後去關門,把門關好反鎖后,回到了床上,這時候司馬芸兒眼睛都哭紅了,卻是一動不動,蕭塵看了非常心疼,但是,不管了,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跟她進行結合。機會錯過了就不會再來。

蕭塵一絲一絲剝開了她的衣服,奇怪的是,她竟然還有些配合,這又什麼怎麼回事?

本來蕭塵一直很愧疚的,覺得自己是在犯罪,可是,她竟然還把背抬起來,好讓蕭塵解開她後面的扣子。這配合的也太不像話了吧。

蕭塵頓時從愧疚,轉變成了激動。

泡妞寶典上說,通往女人靈魂的地方,就是女人的蔭道,只要通往她的靈魂后,那麼她就會全心全意愛上自己了。

蕭塵這樣想著,就放心大膽的脫去了師姐的最後一道防線,師姐依舊似有似無的配合,把肥臀抬起來,好讓蕭塵退下她的最後一道防線。

蕭塵雙手攀上了師姐的碩大的山峰,師姐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緊接著,蕭塵把自己的衣物也褪去了。然後,直接就攀上了師姐十六歲的精美絕倫的身體。一切都比想象中來的順利。簡直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司馬芸兒沒有任何叫喚和反抗。雖然沒有環抱蕭塵,但嘴上也配合起來了。

蕭塵激動的要瘋了,本來打算是要強上的,但現在這種情況,這根本就是情投意合,蕭塵實在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蕭塵此刻感覺自己么么噠,幸福的要死了。

……

兩個小時后,蕭塵已經成功抵達了師姐的靈魂深處。師姐開始盪開始浪,開始呻開始吟,隨著蕭塵的吸允和抽抽,師姐忘記了疼痛,忘記了一切,修長的玉手緊緊勾著師弟的脖子。兩個人像是多年的夫妻一樣,心靈相通,相互愛愛。

總之,蕭塵就這樣把美女師姐搞定了。事後,司馬芸兒雲淡風輕的說,是蕭塵強勁了她。但蕭塵只是嘿嘿的笑。什麼也不用說了。

蕭塵總算是明白了,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女人,而像師姐這樣的女人,她嘴上說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有用自己的老二,才能讓她原形畢露。當然,前提是她心裡本來就很喜歡蕭塵。

… 第一輪第二波的戰鬥,似乎頗讓觀眾滿意,因為兩人打的很默契。表面上看上去非常激烈。而且到最後居然打了個平手,打到第十一分鐘的時候,各自主動跳下了擂台。這真是「無損」戰鬥。


第一輪決賽還剩下九分鐘。

這時候,泰國妖孽組織這邊一個大漢越上了擂台。這名大漢還是光著身子的。身上的肌肉發達到讓人羨慕。

大漢手中一邊一把大鐵鎚,往擂台上一砸,轟隆一聲,那聲音震耳欲聾。看台上的觀眾頓時知道什麼叫做耳膜撕裂了。有幾個大佬耳朵都流血了。

蕭塵對斷崖道:「斷崖,這名大漢絕對是周斌前輩口中所說的戰鬥狂了。看來他的對手有的受了。」

「哈哈哈,打死一個最好。這樣才真實。」斷崖幸災樂禍的說道。

「喝!」


一聲大喝。印度獄鬼組織這邊的人也越上了擂台。這傢伙卻跟手拿大鐵鎚的大漢相反,渾身瘦的皮包骨。

大漢二話不說,大鐵鎚一擂,只聽「砰」的一聲,一鐵鎚擂在對手的下巴上。

「砰!」對手飛上天空,摔落到擂台外面去了。上台不到十秒鐘,就被干飛了。

「哈哈哈,印度阿三果然被虐了。」斷崖股掌道。

大漢似乎還沒有過癮,大鐵鎚往擂台又一砸,「轟隆」一聲,震耳欲聾,幸好觀眾們剛剛吃過虧,早有防備,把耳朵捂起來了。

當然,像蕭塵們這種級別的強者,那聲音當然絲毫沒有殺傷力,但對普通人和二三重的弱者來說,殺傷力還真不小。有些人因為耳朵出血都已經離場了。

看到印度方面還沒有派人上來,大漢似乎非常怒火,舉起手中的大鐵鎚,雙錘猛的一砸,這次「轟隆」聲更是強大。觀眾們立即捂住耳朵,許久才敢鬆開。但雙手依舊守在耳朵旁邊,說不定那個瘋子時不時又要砸一錘。大家對那個瘋子可謂是又愛又恨。愛是因為他給大家帶去了刺激感,恨是因為耳朵沉受不起那種震耳欲聾的聲音。

終於,時間只剩下最後兩分鐘的時候,印度方面的阿索•卡蒙終於上場了。看來印度獄鬼組織也就剩下這張王牌了。


阿索卡蒙個人實力排名第五,雖然他曾經淘汰賽的時候輸給了排名第七的達日呼德•戴索,但也許那只是個失誤。

蕭塵覺得,這下泰國那個大漢要被阿索•卡蒙虐了。

阿索•卡蒙緩緩的走上了擂台,此刻,距離比賽結束只剩下一分鐘多一點了。

泰國大漢是個心急的傢伙,同樣的二話不說,一錘擂向阿索•卡蒙的下巴。阿索•卡蒙一伸手,抓住大漢的手腕,只聽「砰」的一聲,大鐵鎚反砸在了大漢腦門上。

下一刻。

大漢雙手托著大鐵鎚,眼珠子往上翻白,腳步顫顫巍巍的。看得出來,他已經失去戰鬥力了。


緊接著,阿索•卡蒙一拳飛出,一拳砸在大漢胸口。

就在大漢的身體往外飛出的同時,泰國的托尼•空越上了擂台。時間還剩下半分鐘。兩人必須在這半分鐘之內決出勝負。


阿索•卡蒙自然早就料到托尼•空會上場,手中一顆類似水晶球一樣的東西已經準備好了,水晶球周身散發著黃光。沒等托尼•空出手,水晶球已經以破竹之勢飛向托尼•空。

此刻時間大約還剩下十秒。

托尼•空雙手合掌,身體忽然間騰空而起,然後右手手掌往前推出,類似如來神掌一樣,一掌劈向阿索•卡蒙。而阿索•卡蒙的水晶球自然是飛出了擂台,砸落在外面的草地上,隨即一聲爆炸。水晶球爆炸了!

幾乎在水晶球爆炸的同時,托尼•空的一掌正好對打在阿索•卡蒙的手掌之上,但只是短暫的接觸,阿索•卡蒙的身體就如同風中的紙屑一樣飛離了擂台。

「鐺!」終止時間正好敲響。

毫無疑問,泰國的妖孽組織順利進入六強。而印度阿三的獄鬼組織則是徹底被淘汰出局,領上一枚銀牌,吃吃飯,下午就可以閃人了。

阿索•卡蒙砸落在草地上,草地上砸出一個大坑。但隨即,他就堅強的爬了起來,直到走出第四步的時候,才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看見第一輪結束了之後,周斌忙對蕭塵道:「雪狼,趕緊趕緊,先運動一下,把肌肉都活動開來,你馬上就要上場了。不要緊張,盡量撐過五分鐘。」

蕭塵心說,我看緊張的人是你吧。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