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遠輕聲道:「開車累了一路,給我吧,我把一帆放在床上。」

黃曉麗點點頭,志遠接過一帆,輕輕的把一帆放在了床上。

兩人走出了卧室,歐陽志遠凝視著黃曉麗,眼裡透出濃濃的情意。

黃曉麗看著志遠,臉色紅紅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歐陽志遠伸出雙手,一下把曉麗緊緊地摟在了懷裡。

黃曉麗一聲輕嚀,依偎在了歐陽志遠的胸口。

兩人就這樣,靜靜的擁抱著,不再分開。聽著彼此的呼吸和心跳,感受著互相依偎的溫馨。

不知道,過了多久,黃曉麗抬起臉來,凝視著歐陽志遠。

志遠低下頭,嘴唇一下子印在了黃曉麗柔軟的嬌唇上,兩人熱烈的吻在了一起。

「志遠……我愛你……志遠……志遠……。」黃曉麗喃喃的,臉色紅紅的,飽滿的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志遠使勁的親吻著曉麗的嬌唇,讓黃曉麗透不過氣來。

黃曉麗嬌吟著,嬌軀發軟,呼吸急促。

歐陽志遠一邊親吻著黃曉麗,他的雙手,伸進了曉麗的胸口,握住了那雙飽滿堅挺的山峰,使勁的揉搓著。

黃曉麗感覺到了志遠下面的堅挺,正頂在自己的下面,這讓黃曉麗開始迷醉起來。

她感到,自己最柔軟的地方,開始濕潤。

志遠低聲道:「曉麗……我想……要你。」

黃曉麗呢喃著道:「小壞蛋……我也想要你……。」

歐昂志遠抱起黃曉麗,走向另外一間卧室,志遠剛走一步,兩人的耳朵中傳來一帆的叫聲。

「媽媽……爸爸……。」

這一聲媽媽爸爸,讓兩人瞬間清醒過來。

歐陽志遠快速的放下黃曉麗,兩人連忙跑向一帆睡覺的房間,一帆翻了個身,又睡著了。

小丫頭在說夢話。

歐陽志遠和黃曉麗互相看了一眼,笑了起來。

這小丫頭,真會攪局。

兩人笑著來到了客廳,坐在沙發上,互相看著,依偎在了一起。

志遠看著黃曉麗,小聲的熱切道:「曉麗,今天不回去了吧。」

黃曉麗當然明白,歐陽志遠想幹什麼,她伸手握住了志遠的手,低聲道:「志遠,我下午就回去,明天還要上班。」

歐陽志遠一聽,苦笑道:「那啥?呵呵,不要我了?」

黃曉麗伸手打了一下歐陽志遠笑道:「小壞蛋,心裡不想做好事。」

歐陽志遠笑道:「什麼不想做好事?難道,那件事是壞事?呵呵,這個壞事,可是人人都想做呀。」

「呸,小壞蛋,我就不想做。」黃曉麗說完,臉色紅了。

歐陽志遠的雙手,再次伸進了黃曉麗的胸口裡,握住了那雙飽滿,輕輕地揉搓著道:「這次想做了嗎?」


黃曉麗被志遠揉搓的透不過氣來,連忙討饒道:「你個小壞蛋,快那開手。」

歐陽志遠依依不捨的從黃曉麗的胸口抽出來笑道:「看你還說假話吧。」

黃曉麗連忙整理好衣服,嬌嗔的瞪了一眼歐陽志遠。

志遠輕輕地摟住黃曉麗道:「曉麗,你下午帶著一帆去前進市,你上班,一帆怎麼辦?」

黃曉麗道:「我和市機關幼兒園說好了,把一帆放在他們那裡,全托。」

歐陽志遠道:「曉麗,還是我帶一帆吧。」

黃曉麗低聲道:「志遠,哪有男人帶孩子的?我帶一帆,小丫頭不能沒有母愛。」

黃曉麗這樣一說,歐陽志遠也說不出來什麼。

「曉麗,你要調到燕京去?」歐陽志遠看著黃曉麗道。

黃曉麗道:「我媽媽退休了,我爸爸也快退了,兩位老人需要照顧,我要回燕京照顧父母。」

歐陽志遠捧起黃曉麗的臉,低聲道:「你調到燕京,咱們見面的時間就少了。」

黃曉麗看著志遠,低聲道:「小壞蛋,你可以到燕京找我。」

歐陽志遠道:「我聽說,李吉昌那傢伙在燕京,你要小心那個傢伙,他一直對你不懷好意。」

黃曉麗笑道:「你個壞傢伙,別人都不懷好意,就你一個人純潔。」


歐陽志遠一下吻住了黃曉麗的嬌唇道:「我也對你不懷好意……。」

「啊……救命呀……。」黃曉麗誇張的大叫著。

下午兩點的時候,黃曉麗帶著一帆,離開了湖西市。

在高速路口,一帆小丫頭,在車窗后,揮著小手,大聲道:「爸爸,再見,記得來看我和媽媽。」

歐陽志遠揮著手道:「寶貝,我會去看你們的,再見寶貝。」

看著一帆漸漸的遠去,歐陽志遠的心情,變得惆悵起來。 第三百四十六章爆炸

第三百四十六章爆炸

歐陽志遠回到了湖西大酒店,立刻把寒萬重叫來。

最後一個金面聖騎士殺手沒有出現,這讓歐陽志遠很是擔心。這個傢伙隱藏在什麼地方?他什麼時候向亨利發動進攻?

越是最後的關頭,越是危險呀。

在中國,一定要保障亨利的安全。

寒萬重走了進來。歐陽志遠道:「萬重,最後的那個殺手,一直沒有露面。」

寒萬重道:「這個殺手很沉得住氣,這種殺手不好對付。」

歐陽志遠道:「最後一天,要加強戒備,決不能給這個殺手有任何的機會。」

寒萬重道:「是,歐陽隊長。」

歐陽志遠道:「明天上午,亨利回南州乘飛機回國,咱們要護送他上飛機。」

寒萬重道:「好的,歐陽隊長,我會安排好一切的。」

歐陽志遠道:「任何人企圖接近亨利,對他不利的,格殺勿論。」

寒萬重道:「我知道。」

寒萬重出去后,歐陽志遠又撥通了王超然的電話。

「超然,還沒有那個殺手的消息?」歐陽志遠沉聲道。

王超然道:「歐陽組長,那個傢伙好像銷聲匿跡了,我們竟然沒找到他。」

歐陽志遠道:「還有一天,明天上午,亨利先生就要離開了,你們要加緊找到那個傢伙,幹掉他,絕不能給他下手的機會。」

王超然道:「我們正全力以赴,歐陽組長,只要亨利上了飛機,那人就沒有機會了。」

歐陽志遠道:「最保險的,是找到他,幹掉。」

王超然道:「我們在加緊搜查監控,有消息,我立刻向你彙報。」

歐陽志遠掛上電話。

歐陽志遠來到了亨利的房間。

珍妮笑道:「歐陽醫生,你的夫人真的很漂亮,女兒也很乖巧。」

歐陽志遠笑道:「謝謝珍妮的誇獎。」歐陽志遠沒有和珍妮解釋。

亨利笑道:「歐陽醫生,珍妮剛才一直在誇獎你的夫人呢。」

歐陽志遠笑道:「亨利先生,我的夫人一般呀。」

亨利笑道:「歐陽醫生,明天我就要走了,晚上,一起吃飯,連同你的夫人。」

歐陽志遠笑道:「我夫人帶著孩子走了,晚上,咱們在一塊吃飯。」

亨利一聽歐陽志遠這樣說,笑道:「太遺憾了。」

歐陽志遠道:「亨利先生,你明天乘坐什麼飛機回國?」

亨利道:「有從南州飛往米國的航班,我們正在預訂票。」

歐陽志遠道:「亨利先生,你最好坐包機回去,免得發生危險。」

亨利看著歐陽志遠道:「歐陽醫生,為什麼?」

歐陽志遠道:「你的兩個侄子,聘請了三名金面聖殿騎士殺手,來對付你,但讓我幹掉兩個,還有一個沒露面,我怕他在飛機上對你不利,所以,你們最好包機,到了米國,他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了。」

亨利沉思了一下道:「好的,歐陽醫生,我聽你的,我們包機。」

亨利立刻讓傑瑞去辦理包機。

歐陽志遠道:「亨利先生,為了你的安全,我明天我帶隊送你到南州飛機場。」

亨利很是感激歐陽志遠,他看著歐陽志遠道:「謝謝,歐陽醫生

晚上和夜裡,很平安的度過。

上午九點鐘,亨利和珍妮他們已經收拾好了一切,市委書記宋光明帶人來,和亨利送行。

宋光明對歐陽志遠的工作很是滿意,他結識了國際銀行的亨利總裁和中華投資集團總經理夏振傑,以後,湖西市的建設資金沒有後顧之憂了。

有多少地級市,由於缺少資金,很多的項目不能上馬,干著急呀。

湖西市的飛機場和海陽不凍港,就是個例子。很好的項目,要讓別人來投資,和投資商分利潤效益,這很划不來的。

現在好了,湖西市的任何項目建設,歐陽志遠都能籌集到資金。湖西市的發展,一定會突飛猛進。

「亨利先生,一路平安。」宋光明雙手握住亨利的手,微笑著。

其實,宋光明這種話級,根本沒有機會和亨利握手說話。自己能和亨利握手交流,是沾了歐陽志遠的光。

亨利握住宋光明的手笑道:「宋書記,謝謝。」

宋光明笑道:「亨利先生,我希望,湖西市能和亨利銀行永遠的合作,也歡迎您常來看看。」

亨利笑道:「宋書記,我回經常來湖西看看的。」

常務副市長唐建勇也想過去和亨利握手說話,和亨利拉上關係,但是,他看到歐陽志遠就站在亨利身邊,這讓他不敢貿然的過去。

歐陽志遠走了狗屎運,竟然把亨利的病治好了,自己為什麼不會中醫呀?

唐建勇的心裡,深深地妒忌著。

江宗武同樣沒有機會和亨利握手,他內心的妒忌,比唐建勇還要濃烈。

他也不得不佩服歐陽志遠的運氣和能力。

要死的人,他竟突能治療好。

可惜的是,自己沒有這項技能呀。

歐陽志遠和亨利走在一起,亨利的旁邊,是寒萬重,兩人一左一右的護著亨利上了他的專車。

珍妮也和爺爺坐在同一輛車。

車隊緩緩的向前移動,開出了湖西市。

喬立春坐在歐陽志遠的副駕駛上。

車隊剛出湖西市不遠,在還沒有上高速之前,歐陽志遠讓車隊停了下來。

歐陽志遠的車沒和亨利的車靠在了一起,不一會,車隊再次啟動,上了高速。

歐陽志遠的越野車,漸漸的落後,在整個車隊的後面,向前賓士。

而亨利的專車,測行駛在車隊的前半部。


寒萬重的車隊,開在最前面,還有湖西市特警和警察的車隊在保護。

湖西市到南州中間的距離,有兩座山峰,叫二郎山,高速路從兩座山峰的中間穿過。

兩邊是萬長高的山峰,中間是峽谷。

左邊的山峰半山腰,一名戴著金色面具的外國人,站在那裡,他的眼睛透出惡魔一般的殺意。他的身邊,放著一套微型的火箭發射器。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