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然是看見北冰王和許楓的出現,已經覺得自己沒有了半點勝算。

「嗯哼?看來我這王殿當中的龍椅,也是被你弄壞的吧?」

北冰王說道。

「是又如何!正是我一掌擊碎的!」

「沒什麼,一座龍椅罷了,不過,我很好奇,你憑什麼說穆野會遭受報應?難道殺了你,就有報應么?」

「北冰王,你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了,就算是你們能夠聯合『劫』,你們也絕對不可能是我們大聯盟的對手,哼哼,要知道,我們大聯盟當中可是有著專門研究對付你們的高科技,到時候,你們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嗯?」

北冰王眼前一亮:「專門對付我們的高科技,我倒是很有興趣知道呢!」

「哼,想套我的話么?我可是不會出賣大聯盟的,只是奉勸你們一聲,到時候不要死的太慘!」

「王上,這小子嘴巴一直欠抽的很,我這就將他殺死,省的他在這裡胡言亂語!」

穆野說道。

北冰王搖搖頭:「穆野,你剛剛對付這人,消耗了幾分煞氣?」

「七分,墨傑斯的實力也不弱的!」

穆野雖然不明白北冰王為何要這樣問,不過他還是點頭回答。

北冰王冷笑起來:「也就是說你現在只剩下三分煞氣?」

「是的,王上!」

穆野依然不清楚北冰王的意思,不過,他隱隱覺得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

不過,事已至此,他不敢朝著最壞的方面去想。

「三分煞氣么?」

北冰王聲音停下的那一刻,他右掌猛然一動,一道煞氣從他掌心當中迸發而出,直接轟向穆野。

穆野倒飛而出,口中噴射出鮮紅的血漬,他雙眸模糊,嘴裡一直說道:「這,這是為何?」

「他說的沒錯,你的報應來了!」

北冰王淡淡說道。 穆野滿頭霧水,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到底什麼狀況,北冰王竟然朝他出手了,而且一掌便是將他打到吐血。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北冰王想殺了自己不成?

而且他還說這是報應。

「哼,穆野,你這蠢貨,看來這次要連同我一起死在這裡了,不過,北冰王,我很想知道,我猜的究竟是不是對的,之前你們兩人蠱惑這蠢貨加入你們,實際上是因為你的實力根本就沒有復原?」

墨傑斯說道。

「不錯,你算是個有頭腦的遠古龍族人,居然還知道金剛鬼影這門秘法,不過,只可惜這傢伙殺了本王的手下,他必死無疑!」


北冰王說道。

「原來真的是這樣的,北冰王,許楓,你們這兩個騙子,竟然為了博取我的信任,將我派遣去日炎王國,這都是騙局,騙局,你們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復原修為然後將我剷除掉!」


穆野恍然說道:「看來這次真是我大意了,我恨不得當初將你們全部殺死!」

看著穆野咬牙的樣子,北冰王笑道:「恨不得將我們殺死么?只可惜,你一輩子都沒有這個機會了!」

北冰王一掌將穆野擊殺,鮮血流在王殿地面上,北冰王嘴裡呢喃道:「白林,本王不才,總算是幫你報了大仇,就算是你們白家怨本王害死你,本王也絕對不會有半點怪罪!」

墨傑斯眼中也是有些恐懼,不過他還算是鎮定,剛剛和穆野一戰,實際上他消耗大部分的煞氣,此時想要在許楓和北冰王的眼皮底下逃出去是萬般不可能的,等到北冰王的目光移向他的時候,墨傑斯說道:「我知道你們殺死穆野之後是絕對不會放過我的,不過,我這裡依然有你們想知道的東西,我只求不死!」

「那倒要看看你知道的東西,是否抵得上你的性命!」

北冰王說道。

「關於艾斯體內的龍族咒印!」

墨傑斯說道。

「龍族咒印?」

許楓微微皺眉:「你到底知道些什麼,若只是想要活命隨口說說的話,我保證你死的比穆野還要痛苦一萬倍!」

墨傑斯被許楓的眼神嚇壞了,不過,這也證明這艾斯體內的龍族咒印,的確算得上是一個保命的擋箭牌,至少這許楓看上去非常在意艾斯。

這也印證他自己的想法,他說道:「龍族咒印,是我們龍族巫師特有的一門巫術,只要中了龍族咒印,那人體內中的煞氣必定會消失無形,然後頭痛不已,體魄減弱到一個極點,類似於地球上的癌症擴散……當然,這也要看釋放這龍族咒印的巫師厲害的程度,龍族咒印最厲害的一個地方在於施法距離之遠,只要巫師能夠通過冥想感應到你的存在,他就有辦法將咒印釋放到你體內!」

「既然如此厲害,那為何你們巫師不將咒印釋放在我體內,為何要去折磨她一人?」

許楓問道。

「距離越遠,龍族咒印釋放的成功率就越低,遠古龍族總部離這天羅位面十萬八千里,這龍族咒印能夠成功絕對只有一個原因!」

墨傑斯說道:「艾斯修鍊過度走火入魔,導致巫師有機可乘,將龍族咒印釋放在她體內!」

墨傑斯這樣一說,倒是很容易明白了,畢竟修行者一旦修鍊過度導致走火入魔,後果便是不堪設想,被遠距離釋放龍族咒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墨傑斯見兩人沒有疑問,便是繼續說道:「本來以龍族咒印的厲害,艾斯這些天早已被折磨致死,但她還是活得好好的,顯然是北冰王用他的煞氣壓制住了龍族咒印,不過,再次等到艾斯釋放龍力的時候,龍族咒印便會徹底衝破束縛,到時候,艾斯命不久矣!」

命不久矣!

聽到這四個字,許楓眼中滿是怒意,不過,他強忍著,沒有發作!

這是他決不允許出現的事情!

「要徹底解除這龍族咒印,也只有一個辦法,找到釋放咒印的巫師,讓他親手解除,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你知道是誰對艾斯下的毒手?」

許楓說道。

顯然這是重點中的重點,只要能找出那巫師,艾斯體內的龍族咒印,也是迎刃而解。

「不,龍族巫師和我們根本沒有半點聯繫,我只是將我所知道的情況告訴你們罷了,我可接觸不到這麼高層次的事情!」

墨傑斯說道。

北冰王搖搖頭:「僅僅說出這些,就想讓本王放了你,似乎有些太天真了吧?」

「當然,我既然說出艾斯體內的龍族咒印這件事情,就必然還有些情報要告訴你們!」

寵物天王 :「我雖然不知道在艾斯體內釋放龍族咒印的到底是誰,但是我清楚不久之後,遠古龍族會在龍神宇宙當中舉辦一場盛宴,其中就有著一場關於巫師之間巫術的比拼,這也是盛宴上的重頭戲,很多種族中的巫師都會參加!」

「嗯?你的意思是說那個在艾斯體內釋放龍族咒印的巫師也會出現么?」

「總部離天羅位面很遠,實力不強的巫師絕對不可能將詛咒釋放到艾斯體內,而實力強的巫師必定會為了宇宙第一巫師的名譽參加大賽!」

墨傑斯說道。

北冰王說道:「星河當中,三大宇宙之一的龍神宇宙,向來都是遠古龍族的地盤,你想讓我們去龍神宇宙找那巫師,先不說能否找到,就算是找到了,你覺得以我們的實力能夠從那龍神宇宙中活著出來么?」

星河之下,有三大宇宙,宇宙顯然是要強於各級位面實力的,像天羅位面雖然是九級位面,但是其中已經有著不少宇宙級強者了,但是,這些宇宙級強者星級卻是不高,而真正的三大宇宙當中,星級更高的強者也將是風雲際會。

像當初來天羅位面想要斬殺許楓的四星宇宙級強者奧夫,實際上在三大宇宙當中,都算的不得什麼厲害人物。

而那龍族宇宙,顯然已經成為了遠古龍族的地盤,這墨傑斯將巫師大賽的事情說出來,顯然是想讓他們前往龍族宇宙找到那對艾斯釋放龍族詛咒的巫師,但是這和獨闖龍潭,九死一生差不多。

「龍神宇宙還不完全屬於我們遠古龍族,不過,我們遠古龍族人在上面的話語權是最大的,龍神宇宙隊外來人員的查探也最是嚴格,我雖然在總部人微言輕,但想要幫你們其中一人混進去,還是不難的!」

墨傑斯說道。

北冰王冷笑道:「這是讓我們送死么?只要到了龍神宇宙,一切就和你沒有關係了吧?」

「與其說是讓你們送死,倒不如說你們能不能把握住機會,說實話,這也是我唯一能想象出你們能夠短時間內將艾斯體內的龍族咒印接觸掉的辦法了!」

墨傑斯說道:「當然,我也能以龍神的名義發誓,只要回到龍神宇宙,我絕對不會破壞你們的行動!」

「想要以此來保命,實在是天真,本王宣布你的死刑!」

北冰王說道。

許楓卻是搖搖頭:「等等!」

北冰王最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他看見許楓臉色凝重的模樣,便是說道:「你還是決定要相信他么?」

「這是唯一能救艾斯的機會,就算是萬般危險,我也要試試!」

許楓說道。

「你可知道龍神宇宙上有多少宇宙級強者,那裡可不是天羅位面,你要考慮清楚!」

北冰王說道。

一旁的墨傑斯都有些忐忑不安,剛剛聽北冰王還要殺他,他簡直有種萬滅俱灰的想法,不過好在這許楓看上去不止是半點在意艾斯,竟然答應和他回到龍神宇宙中。

許楓點頭,顯然考慮清楚。

墨傑斯這才鬆了口氣,這北冰王看上去顯然不像是蠻不講理的人,這許楓只要同意了,他也是沒有半點辦法的。

北冰王嘆了一口氣:「小子,本王真想將這遠古龍族人殺死,以此來讓你斷了去龍神宇宙的念頭,因為本王知道那裡很有可能是個有去無回的地方,不過,你既然決定了,好吧,本王只能期待你能夠帶回好消息!」

許楓搖搖頭:「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其樂無窮,我也是很期待在那龍神宇宙當中會發生什麼事情!」

墨傑斯僥倖沒死,他也是說道:「我這條命也算是你給的,到了那龍神宇宙當中,只要我能幫你的,一定會幫,許楓,你想什麼時候動身?」

「越快越好!」

許楓說道。

北冰王卻是搖頭:「你這小子,就要去龍神宇宙了,難道還不知道多陪陪艾斯么?畢竟,你修鍊的時候,她可是一直無怨無悔在你身旁等候呢!」

「墨傑斯,我們明天出發,今晚我要好好陪陪艾斯!」

許楓點點頭,顯然心裡也是有些愧疚,不論是以前沒有走火入魔的艾斯,還是現在的艾斯,在自己修鍊的時候,她們都是一直在自己身邊默默守護著,這一份安靜的愛,也是讓許楓感動不已,龍神宇宙,只有找到那個巫師,才能將艾斯體內的龍族咒印解除! 艾斯在酒樓當中,像著往常一樣等待著許楓的歸來,只不過,讓她感到意外的是,許楓回來的第一句話便是告訴她要帶她出去逛逛!

夜色撩人,艾斯被許楓帶到深山之上,天空星光點點,良辰美景,艾斯問道:「你怎麼突然帶我上山看風景了?不要修鍊么?」

語氣當中有些小幽怨,畢竟,現在的艾斯不比以前,實際上是小女人心理,自然希望許楓能抽出時間多陪陪她,當然,她對許楓一直修鍊也是分外理解。

「今晚有流星雨呢,想起我也很長時間沒有看過流星雨,怎麼我不修鍊,你倒是有些不習慣了?」

許楓笑道。

艾斯歪著腦袋,眼睛一眨:「你這算是勞逸結合么?」

許楓點頭:「算是吧!」

艾斯抬頭的瞬間,也是剛好看見夜空當中,果真有流星劃過,她閉緊雙眼,雙手合十,嘴唇微動。

許楓知道她在許願,也是沒有打擾她。

艾斯睜開眼睛,滿臉笑容:「在鬼谷的時候,我聽雪兒說過流星,但是還從沒見過,現在看見了,倒是挺驚喜的,你猜猜我剛剛許的什麼願望!」

「不猜!」

許楓搖搖頭:「因為猜中了,你也肯定會說不是的!」

「哼!」

艾斯說道:「能和你躺在這山上看流星真好,我喜歡這樣的生活!」

許楓眼中一絲黯然,不知應不應該這時候和艾斯說自己明天就要前往龍神宇宙。

「你怎麼了?突然不說話了呢?」


艾斯覺得許楓有些奇怪。

後者則是笑道:「沒什麼,只覺得你今天很美,像是天仙一樣在我身邊!」

實際上許楓也是並沒有刻意恭維艾斯,在星光的映照下,艾斯的確美麗至極,而且她身材極好,躺在許楓的身旁,顯然讓許楓心血涌動起來。

「哼,肯定是騙我的!」

艾斯故作生氣道。

而此時,艾斯也是聽到這山頂之上竟然傳來一陣陣女人氣喘吁吁的聲音。

她覺得有些奇怪,一眼看去,遠處的草叢當中,一對男女艾斯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他們兩人都發出喘氣聲音,並且還有些註定讓艾斯覺得面紅耳赤的話語。

「寶貝兒,你身材真棒,太爽了,在這山上,好爽!」

「嗯,嗯,你快點,真沒用,才幾下就不行了,人家還要嘛!」

……

許楓是早就在兩人到這山上,就已經發現有著一對情侶就在不遠處,當然,他沒想到兩人竟然會這般大膽,竟然公然在這山頂上野戰。

不過那男的也實在是有些悲催,興許是太過緊張了吧,兩人野戰沒有一分鐘就結束了,從開始到結束之快,恍若夜空中的流星劃過!

他看著艾斯臉上羞澀的表情,也是覺得好笑,這小妞畢竟還是小女孩的心思,哪裡懂得這些事情,現在怕是心中都不知道在胡思亂想些什麼。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