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活身穿著白色的汗衫,寬鬆的長褲,一副普通人裝扮。比起之前那套長袍裹身,貴氣十足的行頭,白活還是覺得這樣穿舒服、順眼。

萊茵則穿了一件藍色露臍弔帶,白色短褲,性感又不失俏皮。對於她來說,出遠門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穿上好看的衣服。雖然白都沒有明文的限制和禁令,但作為眾人皆知的「白王女僕」,代表公家形象,自然還是要穿得大方得體一點。

萊茵緊緊跟在白活的身後,四個鐘頭以來一直如此。「白活,我們休息一下,再繼續趕路,好嗎?」她站定腳步,身邊剛好有一塊平如鏡面的磐石。


白活回過頭來,不發一語。自從無常宮出來,他就一直是這個樣子。只是在萊茵告訴他往左走、往右拐、向前進的時候點點頭表示聽到。他轉過頭去,又向前走了兩步,才不情不願地倒退著回到了萊茵的身旁,一屁股坐到了磐石上。

萊茵輕嘆一聲,坐到了白活的旁邊。她想生氣,因為白活是第一個敢不跟她說話的男人,哪怕自己以前不小心失手摔碎了白王的杯盞,白王也只是沖她一笑,跟她溫柔地說一句「沒事」。而眼前的白活,卻為了一個傻胖子跟自己慪氣,還不搭理自己。連萊茵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自己居然還能在這樣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身後跟了足足四個鐘頭。換做以前,她一定會覺得自己瘋了。

但是,那又有什麼辦法呢?人是她帶回來的,承諾是她給許的,保證是她做出的,到頭來,白活親眼看到阿福慘受**的那一刻,就連她自己都不禁為之一顫。她發自心底地感到愧疚,而且是自有記憶以來的第一次。

雖然身為女僕,好歹也是白王的女僕,換算成泱泱大國里的地位,至少也是個嬪妃級別。白王又沒有老婆孩子,萊茵自然成了白都心目中的女王殿下,若不是名頭上掛著「女僕」二字,萊茵的地位似乎比聖徒還要高一等級。

萊茵越想越氣、越氣越熱,最後向後一仰,乾脆躺在了磐石之上。

白活倒也沒想跟她說話,他又累又渴,要不是時時刻刻回想著阿福那張面目全非的臉,他早就哭天喊地地要回白宮。他沮喪地望向山脈的遠端,層巒疊嶂、盡頭湮沒於霧靄。他的雙腳在磐石一旁的沙地之間來回掃蕩,黃沙揚起、裸土外露,恨不得把整條山脈都給蕩平,一路暢達,直抵泰蘭。

「乒」

腳底傳出清脆的聲響。他頗感意外地低頭去看,居然是一塊青灰色的鐵板。他低頭用手撲了撲上面的沙塵,發現上面還有幾道模糊的紋路。是一個手掌的形狀。好奇心的驅使,白活把手掌貼在了上面。

萊茵似乎覺察到了什麼,起身看著彎腰撫地的白活,「你在幹什麼?」

白活剛要回頭,然而沒等他張口解釋,萊茵便一把將他推開。

「轟」的一聲,一塊足有四五米寬的巨大岩石猛然墜落在磐石之上

大地開始劇烈地震顫,狂風驟起。林立的怪石,無不晃動搖曳,沉沉欲墜。山禽齊飛,野獸嘶鳴,瀰漫的揚塵遮天蔽日,黃沙咆哮著襲向天空……

「別愣在這,快跑!」

萊茵剛要伸手去抓白活,眼前卻突然一黑,失去了意識。

而在前一秒的混沌之中,她似乎聽到了白活痛苦的嘶喊。 零睜眼的時候,時間已過晌午。午後陽光無私地填斥著房間的每個角落,溫暖而不灼人,力度剛好。

特大號懶腰伸過,緊接著一聲響徹整個「零度空間」的吶喊「酒!莉!」呼之欲出。再平常不過的一個早晨。

「零度空間」是零給自己宅邸所起的名字,一向特立獨行的他,不知道從哪學到這些時髦辭彙,自從成為聖徒、入駐家宅的那一天起,他的地盤就叫這個名字。

他將每天起床后的這聲「酒莉」,驕傲地稱作「大召喚術」,因為不出十秒,酒莉就會火速趕到事發現場,看著春風得意的零半躺在床上,赤著上身,朝自己鬼臉、壞笑,抹去一頭冷汗。狼來了的故事,在聖徒聖侍之間似乎永遠不會發生。

「喂,叫我過來幹嘛?」

「沒啥事,想見見你。」百試不爽又百無聊賴的開場白,這是零的專屬,而且從來不膩。

「見完了,我該走了。」酒莉轉身,又如常般被叫停。

「等等,我的新睡袍呢?昨天那件打架的時候給人扯破了。忘了讓他們賠我,就讓白王把他們給放了。」零故作委屈地眨了眨眼睛,繼而理所當然地,沒有得到酒莉絲毫的同情。

「早就給你放到衣櫃里了。」

零嘿嘿地笑笑,「還是我家酒莉懂我,不用我說就提前都給我備好。不過,裸睡還挺舒服的,酒莉要不要也試試?」

酒莉的臉又紅了,「免了,你管好自己就行。不過話說回來,我進門時看到你那件破破爛爛的睡袍,昨天晚上應該是一場激戰吧?」

零一臉深沉地低下頭去,思忖了數秒,「昨晚我打完架就回來了。『激戰』?沒有吧,我自己睡的。」說完,眉毛一挑,目光牢牢鎖定在酒莉的臉上。

酒莉忍無可忍地搖了搖頭,「我回去了。」

「等等,其實昨天來的那些人根本就是些渣渣,我陪他們演了會兒戲,讓他們先高興高興,沒想到就把衣服給弄破了。真晦氣。你看,我身上這不都好好的。」零挺了挺胸,露出結實的胸脯、雙臂,果然毫髮無損,連汗毛都很齊整。

「行,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我還有事兒呢。」零一個翻身跳下床去,旁若無人地拾起了地上的睡袍。他沒有撒謊,他確實是裸睡的,一絲不掛的那種。哪怕閉眼只需零點零幾秒的速度,酒莉還是沒能躲過剛剛的一幕。

「零!」酒莉緊閉著眼睛,一臉憤懣。零的日常行為,已經嚴重地毀掉了她的三觀。但沒有辦法,誰讓他是自己的老大呢……酒莉真怕哪天被他傳染。

「怎麼啦?」零已經站到了酒莉的跟前。

「你穿好衣服了么?離我遠點……」她還是閉著眼睛。

「太傲嬌可是沒有男孩子敢追你哦,」零兀自地笑笑,回身坐到了床尾。「哦,對,忘了你還有個雪路。」


酒莉默不作聲,仍是那副傲嬌的姿態。

「好了,不逗你了,我給你看樣東西,人命關天國家大事。」零說。

「那……你別騙我,你真的穿好衣服了?」

「千真萬確如假包換,不信你過來摸摸看。」

酒莉如獲重釋地鬆了口氣。她睜開眼睛,一封信件出現在零的手中。「這是什麼?」

零燦燦一笑,「來,我給你讀讀。親愛的酒莉,冒號。遠方的你,現在過得還好嗎,問號。我好想你,句號。我們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見面了,句號。在沒有見面的這段日子裡,逗號……」

「別讀了……把信給我。」酒莉伸手就要去奪,卻被零輕巧地躲開。

「剛才是我編的,這其實不是給你的情書啦。」零的嘴角收攏起笑意,「真實的內容自己拿去看。」

酒莉伸手接過信件,本想挖苦兩句,鄙視一下零的無聊。卻被信件的抬頭將注意力給捉去。

「挑戰書?」酒莉抬頭看看零,零微微點頭,示意她繼續念下去。

「『零,聽聞你是白都排行第三的聖徒』……」

「繼續念啊。」

「『但依我來看,你就是』……」

「繼續。」


「還是別念了吧。」酒莉尷尬地折起手中的信件,卻被零一把奪過。

「『但依我來看你就是個只會吃軟飯的小雜種如果不服就在三天後來風田鎮與我一戰輸了的人給對方跪叩三個響頭從此以後退出聖徒行列再也不以聖徒自居違者自認烏龜王八蛋若不應戰便是縮頭烏龜』。」零忽略了所有的標點,一口氣從頭念到尾。

「這……誰給你的?」酒莉看著眼前獰笑的零,既想笑又給憋住。

「這孫子沒寫落款,這是第一宗罪。」零豎起一根指頭,又緊接著立起第二根。

「他在信里的措辭太過幼稚,這麼幼稚的人都敢挑戰我,對我本身就是一種侮辱,這是第二宗罪。」

接著第三根。「他把地點約到白都以外的小村鎮上,還要浪費我查地圖的時間,這是第三罪。」

又有第四根。「他在白王回來以後,而不是回來之前給我下戰書,這是第四罪。」

酒莉明白這『第四罪』的含義,白王不允許白都人民私鬥鬧事,包括聖徒在內。一經發現,嚴懲不貸,趁著白王回來之前光明正大赴戰,總比在白王眼皮底下偷偷摸摸前去要好。她忽然想起了什麼,但決定還是先聽完罪狀再說。

「還有第五宗罪,也是最後一宗罪。」零邊說邊張開第五根手指,前後一抖,表示強調。「他在信中開頭的稱呼,是零,而不是零、大、人。」他的動作停在了「人」字的尾音,酒莉卻沒有獻上他所期待的掌聲。短暫的等待就這樣演變為僵持。他眨眨眼睛,苦苦一笑。內心浮起「知音難覓」的哀思。

「對了,有件事我還忘了跟零、大、人講。」

零正襟危坐,擺出「零大人」應有的姿態,「但說無妨。」聲音渾厚有力,入木三分。

「白王和萊茵大清早就走了,據說又是出遠門。我在來之前,剛好聽到巡城的衛兵在那裡議論。也不知道怎麼剛回來就……」

「太好了!」沒等酒莉說完,零便激動得一躍而起,興奮的那股勁兒像是要把房頂沖開,「你快去收拾行李,我們趁早出發!」

「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難得有人找我挑戰,我還躲著不成?人家信上可都說了,我要是不應戰,那就是縮頭烏龜。我總不能放著讓他當烏龜王八蛋的機會不要,甘心當人家的爸爸吧?」

「對方也是聖徒,萬一……」

「萬一?萬一什麼萬一!我就是萬里挑一,這就是我所理解的萬一。走,別多廢話,回去收拾好行李,咱倆也來個男女同游!」

「但是……」


「你哪來那麼多」

「閉嘴!聽!我!說!完!」酒莉的憤怒,像是一聲悶雷在耳邊炸響,可怕異常。

零木木地看著眼前的酒莉,緩緩垂下撩起的手臂,收起扭動的雙腿,乖乖地坐回到床尾。「我錯了……」

「乖。」酒莉恢復常態,「白都昨天才剛剛遭受黑澀會入侵。今天你和白王要是都出城去,我怕無常一個人應付不來。」

「無常沒問題的,他身邊不是還有那個大塊頭大烏么。再說了,之前白王一個多月不在的時候,我不也是天天在家裡悶著、屋裡閑著,零度空間都快成停屍間了……」說罷,零把頭一歪,眨眼微笑。

「真拿你沒辦法。」

同一時刻。

白活和萊茵已經來到了白都內城以外的奇石山脈。

奇石山脈,如它的名字所昭示的那般,各類奇石縱橫交錯,山路崎嶇,峰巒之間儘是溝壑,卻不見蔥鬱,儘是黃土瘠地,蕭索異常。

午後艷陽十分灼熱,自打出白都內城的那一刻起,兩人已經馬不停蹄地趕了四個鐘頭的路。

白活身穿著白色的汗衫,寬鬆的長褲,一副普通人裝扮。比起之前那套長袍裹身,貴氣十足的行頭,白活還是覺得這樣穿舒服、順眼。

萊茵則穿了一件藍色露臍弔帶,白色短褲,性感又不失俏皮。對於她來說,出遠門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穿上好看的衣服。雖然白都沒有明文的限制和禁令,但作為眾人皆知的「白王女僕」,代表公家形象,自然還是要穿得大方得體一點。

萊茵緊緊跟在白活的身後,四個鐘頭以來一直如此。「白活,我們休息一下,再繼續趕路,好嗎?」她站定腳步,身邊剛好有一塊平如鏡面的磐石。

白活回過頭來,不發一語。自從無常宮出來,他就一直是這個樣子。只是在萊茵告訴他往左走、往右拐、向前進的時候點點頭表示聽到。他轉過頭去,又向前走了兩步,才不情不願地倒退著回到了萊茵的身旁,一屁股坐到了磐石上。

萊茵輕嘆一聲,坐到了白活的旁邊。她想生氣,因為白活是第一個敢不跟她說話的男人,哪怕自己以前不小心失手摔碎了白王的杯盞,白王也只是沖她一笑,跟她溫柔地說一句「沒事」。而眼前的白活,卻為了一個傻胖子跟自己慪氣,還不搭理自己。連萊茵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自己居然還能在這樣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身後跟了足足四個鐘頭。換做以前,她一定會覺得自己瘋了。

但是,那又有什麼辦法呢?人是她帶回來的,承諾是她給許的,保證是她做出的,到頭來,白活親眼看到阿福慘受**的那一刻,就連她自己都不禁為之一顫。她發自心底地感到愧疚,而且是自有記憶以來的第一次。

雖然身為女僕,好歹也是白王的女僕,換算成泱泱大國里的地位,至少也是個嬪妃級別。白王又沒有老婆孩子,萊茵自然成了白都心目中的女王殿下,若不是名頭上掛著「女僕」二字,萊茵的地位似乎比聖徒還要高一等級。

萊茵越想越氣、越氣越熱,最後向後一仰,乾脆躺在了磐石之上。

白活倒也沒想跟她說話,他又累又渴,要不是時時刻刻回想著阿福那張面目全非的臉,他早就哭天喊地地要回白宮。他沮喪地望向山脈的遠端,層巒疊嶂、盡頭湮沒於霧靄。他的雙腳在磐石一旁的沙地之間來回掃蕩,黃沙揚起、裸土外露,恨不得把整條山脈都給蕩平,一路暢達,直抵泰蘭。

「乒」

腳底傳出清脆的聲響。他頗感意外地低頭去看,居然是一塊青灰色的鐵板。他低頭用手撲了撲上面的沙塵,發現上面還有幾道模糊的紋路。是一個手掌的形狀。好奇心的驅使,白活把手掌貼在了上面。

萊茵似乎覺察到了什麼,起身看著彎腰撫地的白活,「你在幹什麼?」

白活剛要回頭,然而沒等他張口解釋,萊茵便一把將他推開。

「轟」的一聲,一塊足有四五米寬的巨大岩石猛然墜落在磐石之上

大地開始劇烈地震顫,狂風驟起。林立的怪石,無不晃動搖曳,沉沉欲墜。山禽齊飛,野獸嘶鳴,瀰漫的揚塵遮天蔽日,黃沙咆哮著襲向天空……

「別愣在這,快跑!」

萊茵剛要伸手去抓白活,眼前卻突然一黑,失去了意識。

而在前一秒的混沌之中,她似乎聽到了白活痛苦的嘶喊。 零睜眼的時候,時間已過晌午。午後陽光無私地填斥著房間的每個角落,溫暖而不灼人,力度剛好。

特大號懶腰伸過,緊接著一聲響徹整個「零度空間」的吶喊「酒!莉!」呼之欲出。再平常不過的一個早晨。

「零度空間」是零給自己宅邸所起的名字,一向特立獨行的他,不知道從哪學到這些時髦辭彙,自從成為聖徒、入駐家宅的那一天起,他的地盤就叫這個名字。

他將每天起床后的這聲「酒莉」,驕傲地稱作「大召喚術」,因為不出十秒,酒莉就會火速趕到事發現場,看著春風得意的零半躺在床上,赤著上身,朝自己鬼臉、壞笑,抹去一頭冷汗。狼來了的故事,在聖徒聖侍之間似乎永遠不會發生。

「喂,叫我過來幹嘛?」

「沒啥事,想見見你。」百試不爽又百無聊賴的開場白,這是零的專屬,而且從來不膩。


「見完了,我該走了。」酒莉轉身,又如常般被叫停。

「等等,我的新睡袍呢?昨天那件打架的時候給人扯破了。忘了讓他們賠我,就讓白王把他們給放了。」零故作委屈地眨了眨眼睛,繼而理所當然地,沒有得到酒莉絲毫的同情。

「早就給你放到衣櫃里了。」

零嘿嘿地笑笑,「還是我家酒莉懂我,不用我說就提前都給我備好。不過,裸睡還挺舒服的,酒莉要不要也試試?」

酒莉的臉又紅了,「免了,你管好自己就行。不過話說回來,我進門時看到你那件破破爛爛的睡袍,昨天晚上應該是一場激戰吧?」

零一臉深沉地低下頭去,思忖了數秒,「昨晚我打完架就回來了。『激戰』?沒有吧,我自己睡的。」說完,眉毛一挑,目光牢牢鎖定在酒莉的臉上。

酒莉忍無可忍地搖了搖頭,「我回去了。」

「等等,其實昨天來的那些人根本就是些渣渣,我陪他們演了會兒戲,讓他們先高興高興,沒想到就把衣服給弄破了。真晦氣。你看,我身上這不都好好的。」零挺了挺胸,露出結實的胸脯、雙臂,果然毫髮無損,連汗毛都很齊整。

「行,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我還有事兒呢。」零一個翻身跳下床去,旁若無人地拾起了地上的睡袍。他沒有撒謊,他確實是裸睡的,一絲不掛的那種。哪怕閉眼只需零點零幾秒的速度,酒莉還是沒能躲過剛剛的一幕。

「零!」酒莉緊閉著眼睛,一臉憤懣。零的日常行為,已經嚴重地毀掉了她的三觀。但沒有辦法,誰讓他是自己的老大呢……酒莉真怕哪天被他傳染。

「怎麼啦?」零已經站到了酒莉的跟前。

「你穿好衣服了么?離我遠點……」她還是閉著眼睛。

「太傲嬌可是沒有男孩子敢追你哦,」零兀自地笑笑,回身坐到了床尾。「哦,對,忘了你還有個雪路。」

酒莉默不作聲,仍是那副傲嬌的姿態。

「好了,不逗你了,我給你看樣東西,人命關天國家大事。」零說。

「那……你別騙我,你真的穿好衣服了?」

「千真萬確如假包換,不信你過來摸摸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