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實力,其實已經很強大了。可惜,他差的就是一件,甚至是一套,來自太古、上古的法寶傳承。如果他能夠有法寶傳承的話,那麼他的實力,將徹底超越頂尖天驕,再不濟,也能和那些頂尖天驕一戰。」

「可惜,他什麼都沒有。因此,凌天才能將他擊殺。」司徒劍悠悠的說道。

「我明白了。」點了點頭的吳靈兒,便是說道。

「看這一戰吧。這一個月的時間,是凌天最後的機會了。下一個月,就是晉陞天榜的時刻了。一旦踏入到天榜。那麼,凌天就要穿越這些關城,直接踏入到修羅山。那麼,百族戰場,最後一戰,就此拉開序幕,」

司徒劍認真的看著凌天血色的背影,而後悠然開口:「百族戰場,最後一戰,修羅山。修羅山的典故,你知道嗎?」

「我不知道。」嘿嘿一笑的吳靈兒,便是說道。

「修羅山,乃是當年天地大戰的最後戰場。在那裡,上古諸大帝,與那神秘的來敵,進行了最強大的一戰。正是那一戰,人族大帝之王,帝天隕落。也正是帝天的隕落,讓上古時代的諸大帝,全部失去了戰鬥的信心。」

「於是,上古諸大帝,全部隕落。那一戰的結果,也是最終將巔峰一時的上古時代,徹底終結。因此,才進入到現在這個時代。因此,修羅山上,才隱藏著真正的帝器。如果凌天真的是帝天,他就會在修羅山,得到屬於自己的帝器。等到那個時候,他就可以帶著無上的帝器,走出百族戰場,加入超級宗門。」

「最終,走出東荒大地,去見一見那真正的世界。」司徒劍嘆息了一聲,便是說道,「到那個時候,真正的精彩,才剛剛開始。」

「東荒大地,已經這麼大了,外面的世界,比東荒大地更精彩?」

咧了咧嘴,吳靈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東荒大地,在她的眼中,已經非常龐大了。遼闊無垠,更是讓人一眼望不到邊。可是,司徒劍和凌天,都對他說,外面的世界,才是真正最大的。那裡,才是強者的最終追求。

那麼,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呢?


司徒劍笑了笑,卻是沒有開口說話。但是,從司徒劍的表情之中,從他的話語之中,吳靈兒卻是細心的發現了很多的蛛絲馬跡。

想來,那東荒大地之外的世界,應該更加的波瀾壯闊吧!

只是,她最想要的,卻是歸隱山林,和凌天一起過最平凡的日子。她雖然之前,一直想要追上凌天的步伐。可是,她在努力了很久后,卻發現,自己根本不喜歡修鍊。根本不喜歡戰鬥,因為戰鬥太容易死亡,太容易見血,也太容易失敗。

凌天現在不錯,一路走來,幾乎沒有失敗過。可是,這是一條,一次失敗都不能接受的道路。

一旦凌天失敗一次,那麼,他真正會遇到的,就是死亡。

萬一,凌天死了。那麼,她也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可是,這一切,卻都不是凌天想要的。凌天和司徒劍一樣,都喜歡戰鬥的生活,都喜歡那熱血到沸騰的戰鬥生涯。

那麼,這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吳靈兒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現在的她,已經心生退意。也戰鬥了這麼久,該休息一下了。

..

時間很快便是過去了一天,這一天傍晚,凌天重新回到刑天舟的時候,身上的鮮血,已經染紅了白色的衣衫。而且,他的胳膊,也受傷了。這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凌天的眼角,出現了一道傷痕。

這一道傷痕,讓凌天乾淨的臉上,出現了一點的猙獰。

「哈哈,沒有想到,大荒里的妖獸,實力那麼強大。今天連續遇到了二頭六星後期的大妖師。差一點就隕落了。如果沒有百象之體,這最強大的防禦。估計我的身體都要被打穿了。」

雖然在抱怨,可是凌天的眼中,卻是有抑制不住的興奮。

「這麼嚴重的傷勢?明天休息一天吧。」吳靈兒在旁邊,已經顫抖的不行了。可是凌天卻是毫不猶豫的擺了擺手,不在乎的說道:「不用,這點小傷,一會就痊癒了。今天我發現了一個妖獸洞穴。那裡面,貌似有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吸引了無數強大的妖獸保衛。」

「可惜,今天我是沒機會了。夜色深了,貿然進去,一定會出事。等到明天,白天的時候,那些妖獸戰鬥力會下降。那個時候,就是我進去探險的時候了。」凌天笑著說道。

「嗯!」吳靈兒低下頭,眼中淚水不斷打轉。

凌天根本不想要歸隱,他不喜歡那種平凡到沒有滋味的生活。他想要的,就是一個,波瀾壯闊的人生。

「靈兒,你想要豹紋嗎?」凌天看到吳靈兒低下頭,卻是笑了笑說道。

「我,想要。」努力裝出一副高興的樣子,可是吳靈兒卻怎麼也裝不出來。

「你不喜歡啊?那好,我給你殺一頭白狐。白狐的毛髮可是非常柔順的東西。到時候,讓師父給你做一個好看的衣服。」凌天笑了笑,看向了司徒劍。司徒劍撇了撇嘴,沒好氣的看著他,「你看到過,老子做衣服?你以為,老子是什麼人?」

「哈哈,師父這麼神通廣大,連個衣服都做不好?」凌天鄙視的看了一眼司徒劍。卻不料,司徒劍更來氣了:「好,你去殺了白狐。到時候,,我來做。」

「嘿嘿,就知道師父厲害。」凌天嘿嘿一笑,摸了摸吳靈兒的頭髮。

吳靈兒卻是苦澀的再次流下了眼淚:「凌天哥哥,百族大戰之後,我們能不能找一個地方,好好的過平凡的日子?你現在在西楚王朝的地位,沒有人敢和你作對的。到時候,我們就能每天..」

「這個..」凌天卻是楞了一下,最終還是擺了擺手,「這個,百族大戰以後,再說吧!」

「好吧。」吳靈兒再一次失落了。

他走的路,果然和自己不一樣啊! 第二天,天剛明。凌天就從刑天舟上走下,帶著那一桿染著鮮血的長槍,沖入大荒之中,那一處吸引著無數妖獸盤踞的洞穴。

站在洞穴的前面,凌天便是可以感受到,那來自洞穴之中的血腥味道。這是凌天很早之前,就已經察覺到的。也正是因為這血腥的味道,才把他吸引到了這裡。

駐足良久以後,凌天便是手持長槍,緩緩地踏入到這一個洞穴之中。洞穴很是潮濕,血腥味道,更是從四面八方不斷的侵襲而來。凌天的眉頭,也在這個過程之中,不斷的皺起來。

這裡到底隱藏著什麼?才會讓這麼多強大的妖獸,不斷的盤踞而來?

就在凌天,很是疑惑,迷茫的時候,突然,迎面便是有一頭獵狐,轟然咬來。那速度,也是出乎了凌天的意料之外。他本來都以為,自己早已做好了準備。可是,等到這一頭獵狐,衝到他的面前,他才徹底的反應過來。

迎面一拳打來,凌天便是血腥的開始了,自己的殺戮。

獵狐的身子,非常靈活,可是,正因為它的速度非常快,它的防禦力,以及攻擊力,便是隨之下降了很多。加上凌天這一拳,根本就是在獵狐,舊力未竭,新力未生的當間,一拳暴殺而來。

因此,這一頭獵狐,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生命,竟然會在凌天的第一拳上,直接隕落。殺死獵狐以後,一道血光,便是在凌天的長槍之中閃爍而出。接著,這一頭獵狐的身體,便是頃刻之間,徹底的化為烏有。

望著這一幕,凌天的嘴角,不斷的抽搐。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龍血還具備著吞噬的作用?咧了咧嘴,凌天便是握緊手中的長槍,再次往洞穴內部走去。洞穴內部,不斷被凌天開發出來。一直等到凌天,走到第一處拐彎處,凌天終於遇到了強大的對手。

那是一頭頭,有著豹紋的老虎。這些老虎的實力,非常強大,一個都是具備著土著王侯的實力。不僅如此,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凌天的身子,剛剛出現,那些之前還在沉睡的老虎,就全部站起身來。

旋即,一聲聲低吼,便是不斷的傳來。

「小子,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回去吧!」為首的一頭老虎,竟然口吐人言,也是讓凌天渾身上下,都打了一個寒顫。這是什麼情況?一頭老虎,口吐人言,不僅如此,那其他的老虎,也是上下打量著凌天。

最終,一個個都是搖了搖頭。

似乎根本看不起,這個消瘦身影的少年。

很正常,在大荒之中,弱肉強食的環境下。這些妖獸,本能的對一些弱者,根本不堪在眼中。它們甚至,都不會對那些,太弱小的對手下手。因為,它們認為,那是一種,對自己的侮辱。

聳了聳肩的凌天,無語的開口說道:「你們讓開吧,我不想殺死你們。」

「狂妄!」為首的老虎,狠狠地說道,接著,便是四肢狠狠地踩在地上,接著,它們便是朝著凌天的身影,猛然衝來。這麼多頭妖獸,這麼多頭,實力強大的老虎,一窩蜂般的沖向凌天,消瘦的身影。


這個畫面,太刺激,即便是凌天,都有些不敢接受。

不過,咬了咬牙,狠狠地攥緊手中的長槍,凌天的一步,便是猛然踏出。接著,他手中的長槍,便是劃過一道絢爛的光彩,直接砸向了沖在第一的老虎。

那口吐人言的老虎,此刻卻是顯得,很是弱小一般。

被凌天的一槍掃中,身子直接爆開一團鮮血,接著,它的身影,便是猛然朝著後面爆射出去。這還沒有完,接著,這頭老虎的身影,便是狠狠地砸在了一旁,無數個老虎的身體上。

接著,一頭頭老虎的身影,便是如同牌面一般,直接翻滾在地。無數的妖獸,一窩蜂的衝來,卻又一窩蜂一般的朝著後面爆射出去。前後的時間,也不過只有幾息而已。

可是,時間根本不等人。凌天看都不看,這些爆射出去,翻滾在地上的老虎屍體,便是一步猛然踏出,接著,他的身子,就如同隕石一般,轟然朝著遠處殺去。

這一路上,他一共遇到了十幾波妖獸的圍攻。

可是卻都有驚無險的殺了過去。即便如此,凌天也是越來越感到吃力。一直衝到洞穴的最深處,凌天才看到,一具古老滄桑的屍體,躺在地上。似乎,早已在歲月的深處隕落。

看到這一幕的凌天,心頭猛然一震。接著,他便是深深吸了一口氣,一步踏出的同時,他的速度,也是到達了巔峰。這其中,無數的妖獸前來阻攔,卻都是被他輕鬆擊敗。

甚至,連那一桿長槍都沒有用過。

即便如此,這戰鬥也是進行的非常艱險。

因為,凌天是故意不用那一桿長槍,他要的就是鍛煉自己的身體強度。百象之體釋放出來的同時,他的速度,幾乎到達了巔峰。腳下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只是到達了最後,他的身前,再次出現了一頭妖獸。

這是一頭犀牛。

赤紅色的犀牛,看起來,很是兇猛,可是只有凌天看了出來。這是一頭受了傷的犀牛,看起來,十分兇猛。可是,其實實力肯定不會剩下多少。不僅如此,凌天更是上下打量了一下,看出來了這一頭犀牛,所存在的其他問題。

「你是誰?為何要在這裡?」犀牛獸,緩緩地開口說道。

凌天卻是頓住了腳步:「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具屍體,我要了。」他傲氣的說道,並且,那目光更是挑釁一樣的看向了,那一具人族屍體。

「你已經做到了很多頂尖天驕都做不到的事情。不過,適可而止吧。你只有一次生命,隕落了,就不好了。」犀牛獸也是傲氣十足的說道。

兩個人的傲氣對話,卻是碰撞出來了更為摧殘的火花。

「既然如此,那麼對不起了。」無奈的一笑,凌天便是再也不留手。手中的長槍,揮舞出一道絢爛的血痕,便是朝著這一頭犀牛獸,猛然砸來。犀牛獸,最為強大的就是防禦力。

可是,相應的,它的速度和攻擊力,就有些欠佳了。

那樣的話,凌天就有信心,將它徹底擊敗了。

其實,從看到犀牛獸的第一眼,凌天就已經想好了對應的一切方法。因此,一槍出手的瞬間,他的攻擊力,便是悄然無聲的運轉而來。磅礴如海的太初之力,轟然運轉在長槍之上。

加上龍血,帶給長槍超強的戰鬥力。這一槍,在穿越虛空的時候。更是爆開了一聲聲清脆的爆響。

犀牛獸,是一頭,到達了很高級別的妖獸。已經通靈,因此,在看到凌天的絕強一槍之後,直接往後退出一步。

只是可惜,它的退步,卻給了凌天,更多的機會。

長槍,轟然刺出,直接砸在了犀牛獸的眼睛上。一聲悶哼,犀牛獸的眼睛,直接被洞穿,在凄慘叫聲之中,凌天的拳頭,便是如同雨點一般,轟然砸落。

犀牛獸且戰且退,剛剛退出數步,便是被凌天一槍再次刺穿胸口。這一次,犀牛獸,再強的防禦力,也無法抵禦凌天的攻擊力。

直接破碎開來。

肉體的破碎,只是一個開始。

僅僅是一瞬間,凌天那磅礴的太初之力,就在犀牛獸的體內爆炸開來。緊接著,犀牛獸的屍體,便是栽落在大地上。根本連一點反擊的空間和時間都沒有。就被凌天直接格殺。

這還只是一個開始,凌天腳踏著犀牛獸的屍體,一步一步的走來,直接踏入到,洞穴的最深處。

這裡,聳立著一塊石碑。石碑之下,便是一具早已死去很久的人族屍體。

「沒有想到,竟然會有人族強者,死在這裡。這真是讓人唏噓啊!」嘆息了一聲的凌天,便是扛起了這一具屍體,轉身便走。

這一幕,也讓他想起了半年前,自己就是背著司徒劍的屍骨,才闖出了一條,屬於自己的強者之路。

這一次背著這一具屍體,凌天卻一點想法都沒有。唯一想的,就是能夠將這一個,同為人族的同胞,救出去的信念。

之前他已經用神識,掃查了一圈,這裡再也沒有一個東西。

一路走出去,一直走到洞穴的最外面。凌天才累的喘息不已。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將這一具屍體,放在地上。便是呼嘯了一聲,想要找一個地方,挖個坑,給這個屍體入土為安。


只是,當他剛剛挖出來一個巨坑的時候。那一具屍體卻是猛然顫抖了一下。這一幕,也被凌天,仔細的看到了。他猛然驚醒,十分警惕的看著這一具屍體。

「沒有想到啊?這樣也不死?」凌天已經發現了,這一具屍體的生命跡象。

「狠天不能多把手,狠地不能被洞穿。我就是上古狠天大帝。」突然,屍體睜開眼睛,接著,那一雙有神的眸子,便是看到了凌天的身影。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凌天,便是搖了搖頭。

「帝天?沒有想到,最終我還是被你所救。」古屍嘆息一樣的開口。

「狠天大帝?你就是狠天大帝?」凌天沒有理會,這一具古屍之前的話語,直接開口問道。狠天大帝點了點頭,便是說道:「上古時代,我們都失去了一切。只求你能夠帶領著這一個時代,殺出重圍,再也不要重蹈上古時代的覆轍。」嘆息了一聲的古屍,旋即開口說道。

「真的嗎?」凌天撇了撇嘴,為何每一個人都說自己是帝天。難道,自己很的是帝天?疑惑不解的同時,凌天便是上下仔細的打量著這一具古屍。接著,他便是看到,這一具古屍,最終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如果帝天都失去了信心與希望,那麼我們還如何生存?」無奈的狠天大帝說道。

「好吧!」凌天點了點頭,便是說道。 「你為何死在妖獸洞穴之中?」這是凌天最想要問的話,自然也是趕快的問出來。狠天大帝,卻是嘆息了一聲,滿臉的愁容:「當年,天地大戰的最後一戰,在修羅山上開始。」

「最終,面對那麼強大的對手,連你都隕落了。更不用說,我們這些人了。於是,樹倒猢猻散,強者也都紛紛隕落。而我也是受到了重創,勉強逃到了這裡,最終也是留了一縷真魂的情況下,隕落了。」

「沒有想到,最終卻在無盡歲月後的今天,與你重逢。想來,這也是你的後手了吧?真不愧是大帝之王,在其他大帝,都徹底隕落的情況下,最多留下一縷真魂的時候,你卻能夠轉世,再度從頭再來。你,真的不錯。」

狠天大帝緩緩地說道,話語之中,不無興奮。

「有你在,我就有信心了。哈哈,這就是我為何在這裡隕落的原因了。」狠天大帝說道。


「好吧。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帝天。不過,百族戰場之中,卻是有無數的老怪物,都說我是帝天。」凌天聳了聳肩,靠在一處牆壁上,緩緩地說道。

「帝天的氣息,整個三界,整個大時代,恆河流沙一般的歲月里,就你獨一份。你不是,那還有誰?」狠天大帝說道,可是,接著他的身體,便是開始不斷的虛弱。

「唉,老戰友,我的身體不行了,恐怕過不了多久,我就要歸墟了。以後,我就真的塵歸塵土歸土了。不過,得知你還活著,你還在奮鬥,我卻是十分的欣慰啊。要是當初,我也向你討教一下,如何將靈魂之體,轉世重生,就好了。現在的你,恐怕已經不知道了吧?哈哈。」

雖然在笑,可是凌天看出來了,狠天大帝很是不甘心。他不想要,讓他的身體,徹底的隕落在歲月的長河之中,可是事實的確如此。人再強,也最終還是要塵歸塵,土歸土。

「唉。」雖然和狠天大帝,只見過一面。可是凌天卻知道,這個傢伙,根本就是一個戰爭狂,不過可惜,他已經在歲月之中,徹底失去了戰鬥力。


「好了,我也沒有什麼好給你的了。這是我的一件法寶,可以將你的速度,提升數倍。可惜,已經在那一戰之中損傷了。如果沒有損傷的話,速度就會提升無數倍。不過,這也是你的造化。」

「如果沒有損壞,給你,你也用不了。真沒有想到,有朝一日,我也能給帝天寶物。給帝天造化。哈哈,這就是那個寶物。」說著,狠天大帝,便是從懷中,掏出來一雙戰靴。

這一雙戰靴,是雪白色的。

其中,蘊含著一種,讓凌天感到無比震撼的力量。那就是精純的太初之力,可惜,雪白色的戰靴,卻是有了一些,碎裂的痕迹。這就是戰靴損壞的地方吧。凌天接過這一雙鞋子,便是高興的穿了起來。

狠天大帝欣慰的看著凌天,而後說道:「再見,老戰友。我要塵歸塵,土歸土了。希望以後,你能夠給這個時代,帶來希望,帶來曙光,阻止那一群人成仙。他們一旦成仙,對這個時代,這個世界來說,都是災難。」

「好的。」凌天點了點頭,卻是突然想起來了什麼。他詫異的看著狠天大帝,「您說什麼?什麼成仙?」

「就是……」還沒等這句話說完,狠天大帝的身體,便是透明了起來。看樣子,狠天大帝的壽命,終於是到達了極限。

「呵呵,對不起了,老戰友。看來天道不允許我說出來,當年的真相啊。不過,隨著你的修為提升,接觸的東西多了,你就會明白,這一切的秘密。好了,再見!」

坦然的說完最後一句話,狠天大帝的身體,便是徹底的消失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